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文字大概4000+,可以看下面的视频:谨慎观看文章,内容可能存在虚构,^-^
2015的E3,《最终幻想7 重制版》的预告片毫无征兆地发布了出来,会场一片哗然。我跟小伙伴在家里看着直播就摆着YES的动作。
之后立刻有媒体访问总监之一的野村哲也问道:“怎么回事呀,野村哥,怎么也没提前吱一声。”野村哲也一脸懵逼地说:“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刚刚去问了北濑佳范先生,他说上面写啥就是啥了。
那个时候的野村哲也还承担着《王国之心3》的总监职责。毫无疑问,这他喵的是一个烟雾弹,21世纪的游戏制作商们与时俱进、不约而同地学会了一个相同的技能——画大饼。
有事没事就画个大饼,涨一波关注度,做不做什么时候做,那得往后了说。接下来这游戏流窜出来的消息,自然就是各种炸。什么游戏的主要制作团队是外包的CyberConnect2,不是本社呀。
什么SE跟CyberConnect2闹掰了,转回到公司内部,游戏延期。
什么人力不够,临时招兵买马,然后就是延期、延期、再延期。
直到2019年初,离发售日还有一年的时间,又正式对外发言道:“那啥,咱这个游戏体量大,咱得分章节卖。第一章的内容只有97年的原版《最终幻想7》的米德加城。”
这消息一出就又炸锅了,不光是因为第一章的内容仅有原版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剧情容量,更是因为它买的贵呀!59.99美元等同于任何一个3A大作的价格,要不是游戏售价有档位限制,你SE能买到100美元一章节。
更何况,SE还没说死,人家没说,咱就分两个章节卖,人家只说:“ 当开发团队完成第一章的收尾工作后,我们就会开始考虑第二章游戏的体量问题。在第一章的工作完成后,我们预估第二章的开发会更加有效率。”
你咋这么鸡贼呢?砸地,你还能卖四个章节?所有人都被你消费升级了,普通版都买成皇家收藏版。
正当大家讨论的如火如荼时,同年6月,2019年的E3,SE再次放出预告片,好家伙,明眼人士纷纷表示谴责:“蒂法胸小了!缩水啦!”从原版《最终幻想7》就关注蒂法的胸的玩家直接炸锅,暴言怒吼道:“SE你可以一拖再拖,游戏分期卖,价格拉到满,这我都能忍,但是你不能妨碍我看胸呀!”
于是,延期时,没有负责人及时说明。分章节卖时,没有负责人及时说明。当讨论到蒂法建模的胸部大小时,6月11日的E3预告播出一周后,野村哲也就通过Fami通出来及时解释道:“我向大家保证,蒂法的胸绝地没有缩水,就是勒紧了点。
正所谓:
臭SE死不要脸,一款游戏分期卖,不买不买,谁来都他喵不好使 美蒂法杨柳细腰,多年美梦终成真,真香真香,乳巨才足以人心聚 心胸宽广
《最终幻想7》,我相信有许多小伙伴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游戏RPG,为什么那么多最终幻想,如今在游戏玩家群体里,仍旧有许多人认为最伟大的日式RPG还是《最终幻想7》。
甚至官方出的宣传片,给游戏造势时用的调调就是,你没玩过《最终幻想7》呀,那你这辈子就缺了一个时代的记忆了。
难道《最终幻想7》真的是美到不可方物的境界了?让所有人都向他举起大拇指?
当你怀着我不能被时代落下,别人有的记忆我都得有的心态打开《最终幻想7》时,你看着着棱角分明,需要发挥你想象力的人物,跟蹩脚的视角与常规至极的回合制战斗时。
被许多人推崇的《最终幻想7》的原版就是这个样子,所有的人物在游戏实机画面都是个三头身的小人。任何一个事物之所以能够留下时代的烙印,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游戏足够游优秀,一定是他还赶上了世界性的热点了,所以猪在风口上也是能飞起来的。
《最终幻想7》的发售日是1997年,而这一年也是游戏机上两个阵营正打的如火如荼的时间,索尼的PS1与任天堂的N64。
1997年《最终幻想7》的制作商还是史克威尔,并非是如今艾尼克斯与史克威尔合并后的SE。
索尼与任天堂曾经有过一段恩怨,任天堂曾经与索尼合作开发一款以光盘为载体的游戏机,名为“Nintendo Playstion”,后来由于合同的原因,两家闹翻,这个项目直接流产,最近网络上有人放出了原型机,快被卖到天价了。
这两家合作的时候,另一家游戏制作公司同时也被委托开发一款光盘为媒介的游戏,这家公司的名字就叫做史克威尔。
合作破裂后,史克威尔毫无疑问遭受了巨大的财政损失。随后,索尼咽不下这口气,脱离了任天堂,开发了自己的电子游戏机,也就是大名鼎鼎的Playstion。
有了硬件,就需要软件,那时索尼成立了SCE,开发了一款第一方的RPG——《妖精战士》,而这款游戏能够面市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有史克威尔的帮忙。
这便触怒了任天堂啦。
1995年任天堂为了惩罚史克威尔的行为,把他们为任天堂制作的游戏《圣龙传说》一口气抛售了,导致史克威尔直接背上了34亿日元的亏损。
当时任天堂的销售策略是分批售卖,也就是先卖一批,等卖的差不多了,再放开一批,为了防止卖的的太多,二手市场泛滥,造成游戏过快贬值。即便是如今的任天堂也时常采用这种策略,这也就是为啥如今的游戏御三家里,索尼、微软、任天堂,就属任天堂的开放锁区最晚,网络建设也最慢的原因。
历史遗留下了太多的内部阻力了。
所以说为什么要反垄断,任天堂一家独大,受苦的永远是下面的游戏开发商,这都是血泪一般的真实案例呀。
史克威尔为了防止自己破产,便是孤注一掷地把自己的顶梁柱——最终幻想系列的最新作《最终幻想7》的售卖,放在了以光盘为媒介的PlayStation上。
1997年1月31日,《最终幻想7》上市后,简直卖疯了,在日本市场前三天就卖出了230万套的惊人销量。
为啥这么香呢?因为采用了光盘媒介后,游戏的容量几乎翻了好几倍,这就增加了游戏内容的扩展度,你不仅仅能放进去声音、还能放图片甚至是视频。
而当时N64的容量是64MB,但是光盘CD的容量是650MB。
这就造成了《最终幻想7》,可以在PS的开发里运用当时市面上最好的3D效果,电影级的CG,并且他的叙事方式是电影化的手法,这所有的内容对当时的游戏玩家而言,都是新鲜的。
《最终幻想7》几乎是RPG从2D向3D化转型的一个标杆。之后的《最终幻想8》的电影镜头运用的更加成熟,相信玩过的人永远不会忘记女主角在舞池时的回眸一笑,让人春心荡漾。
《最终幻想7》在PS上的发售,让索尼与任天堂抢夺游戏市场的对战,从势均力敌到脱颖而出,最终获得了那个时代的胜利。
即便是如今许多人对任天堂主机的认识都是从FC,SFC直接跳到WII,中间的N64与NGC虽然也诞生了无数的优秀游戏,但也因为市场占有率的问题,导致除了核心玩家外,很少有游戏能够破圈,让普通人知晓。
《最终幻想7》以980万套的销量在PS的时代落幕。这一销量,足以让其成为当时现象级的游戏。
之后甚至衍生了无数的作品,例如PSP的《核心危机》,CG电影《圣子降临》,游戏里的角色克劳德是忧郁中二少年的模仿对象,蒂法是少年们青春时期的梦中情人。
如今2020年,距离最初发售的1997年,已经过去23年了,即便你是十岁时玩的《最终幻想7》,如今你都30多岁了。
就像许多人需要一个事物来标志自己的青春一样,你可以是恋情,你可以是漫画,你可以是电影,但对众多的玩家,尤其是喜欢RPG的玩家而言,《最终幻想7》就是用来缅怀自己青春的一个事物。
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期待与盼望的原因。
似乎故事在此就可以完美收场了。但是,现实永远比小说精彩。
四年后,由一手缔造了《最终幻想》辉煌的坂口博信,发布了他导演的影片《最终幻想:灵魂深处》。
但这一次的影片并没有盈利,反而造成了9400万美元的巨额亏损。这一次的亏损直接打破了史克威尔的承受能力,当时的最终幻想是怎么一个情况呢?《最终幻想11》是一个网游,没有掀起太多波浪,而正统的《最终幻想12》主要负责人是谁呢?
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游戏制作人松野泰己、这家伙做的而游戏,在FAMI通还不是塞钱通的时候,就做出了一部满分游戏——《放浪冒险谭》,喜欢战棋类的玩家一定都知晓《皇家骑士团》这个游戏。
但松野泰己有个毛病,出东西太慢,这也就导致,史克威尔急需《最终幻想》新作来盈利,但是松野泰己就是做不完。这个时候史克威尔的上层就要想办法了,新作出不来,那就只能想方设法找旧作换的资金流了。
谁在这个时候有这个能力呢?那还用想吗?当然是《最终幻想7》了。
于是史克威尔的高层开启了,《最终幻想7》的骗钱计划,啊,不,是《最终幻想7》的世界观扩充计划。这里就包含了PS2上的《地狱犬的挽歌》,PSP的《核心危机》以及CG电影《圣子降临》。
这一次的世界观扩充计划,很明显是成功了的,《核心危机》让许多没玩过《最终幻想7》的人知道了克劳德、萨菲罗斯、扎克斯,《圣子降临》让许多没玩游戏的人知道了《最终幻想》。
《最终幻想7》在97年时奠定了史克威尔在日式RPG的霸主地位,05-07年的《最终幻想7》的世界观扩充计划,第二次挽救了史克威尔的正统续作难产与公司资金流断裂的窘态。以至于有人会开玩笑的说,什么时候SE要破产了,《最终幻想7》的重制版也就出来了。
如今在2020年4月10日,重制版终于发行了,对原版的老玩家而言,是一个慰藉,终于看到高清化的克劳德一行人了。对05年以后才入坑的新玩家而言,终于可以感受原版的故事了。
而对从来没有玩过《最终幻想7》的玩家而言,我们也终于有机会,能够欣赏这个在老玩家群体里口口相传的大作了。
那么,问题来了,SE究竟是不是要破产了呢?
I
dogsama
dogsama

2877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81 人关注

评论区

76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