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第七章:阴谋

“哇哈哈哈,好吃!好吃!”
幽暗的冰诚堡,冰领主亲卫队长的房间中,斯隆正在享受着呈现在它面前丰盛的晚餐。这些食物大都是耶蒂人的最爱,有冰淇淋雪糕,冰镇的啤酒,酸酸甜甜,色彩斑斓的果冻...。斯隆挺着硕大的肚子将这些统统往嘴里送,吃完一波后身旁的耶蒂人仆人便命令城堡中的厨房开始制作下一波。
这时的斯隆将放在餐桌上的怪异假发拿起并戴在了头上,满意的等待着下一波美味。就在这时,一名亲卫队士兵敲门走了进来开始向它汇报情况:“大人!派往反抗军据点的部队已经出发了,我们亲卫队正在等待队长的下一步指示!”
斯隆听罢用手巾擦了擦嘴边的食物残杂快活的说道:“啊!我们呀...,这样吧!你们先驻守好城堡,多派点人手,机灵点,以防反抗军的偷袭。我随后请示冰领主大人后再做打算。”
对于斯隆来说,那些所谓的反抗势力在它的眼中都不值一提,冰领主的力量才是最为让他担忧与看重的,一方面他要在艾瑞斯讨好冰领主保住自己现在的好日子,一方面他也在不断秘密派遣自己的手下打探魔界其他领域世界以及大魔王的情况,毕竟现在这个冰领主是大魔王所钦定的,可以说这个冰领主根本就不是一个耶蒂人而是一个长相奇葩的怪物,而他做为一个有着野心的耶蒂人,时刻都想成为新的冰领主。他现在所拥有的力量都是冰领主所给予的,冰领主又是大魔王的代言人,这一点让他感觉很不可靠。他想要独自的掌握艾瑞斯的统治权就必须铲除面前的这些障碍,可是这又谈何容易。
身材高大的斯隆迈着嚣张的步子横行在通往冰领主房间的路上,此时在他的脑中也萌生了一个想法,一个利用反抗势力来达到他目的的想法。
“哐啷!”冰领主房间硕大的冰锥凝结成的大门被缓缓的打开,黑暗的房间中发出一阵阵阴冷刺骨的淡蓝色的雾气。这时的斯隆一走进去就感觉全冰凉,是的,即使对于一个耶蒂人来说这里也实在是太冷太暗了。房间中由冰霜凝结成的透明光滑的地面中,映射出了独自一人的斯隆那有些扭曲的倒影,可以说这时的它已经僵在了原地,每次觐见冰领主这种不适的孤立感让它倍感厌恶,有的时候它真想立即上前干掉这个冰领主,之后它就可以将这个房间弄的光亮些,周围都堆满好吃的食物,好看的衣服,以及最为重要的各式各样精美的假发,哈哈,那可是他的最爱啊。
面前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两束发着蓝光的光点,这是冰领主的眼睛,它才是这座城堡,这片艾瑞斯的掌控者,此时这双充满能量的眼睛正注视这一个普通但有着野心的耶蒂人。
“啃咛哐啷...!啃咛哐啷!”黑暗中传来了一种类似冰块之间碰撞的声响,这时冰领主发出了沉重的声音:“啊...,是我的亲卫队长啊,有什么事情吗...”
这时的斯隆有些僵硬的说道:“啊..啊..是的,如你所愿,大人。现在我们的军队已经开始进攻反抗军了,我们亲卫队是否要加入战斗啊...”
“啊...,是这样啊,呵呵呵,记住,对我来说那些反抗势力都如同蝼蚁一般,在我以及大魔王力量的面前这些都不值得一提,有着我无尽能量庇护的冰诚堡是无法被攻克的...,可是,关于你的事情,我很失望...,很愤怒...。”
听到这里,斯隆的背后一凉,它有些惊吓的抿住了嘴,难道说冰领主已经发觉它怀有异心了,还是...?
“你这个无能的家伙,我听说在冰牢发生了一些事件,那些被我们抓住囚禁的反抗军首领竟然在行刑的时候逃脱了,而那个来自人类世界的男孩也顺利的逃脱了,斯隆!你可是向我保证过的,冰牢的警备无懈可击,冰墙中关押的人是不可能逃脱的,难道是你纵容他们逃脱的...?”冰领主有些严肃的说道。
“啊....!不是啊,这绝对没有啊,我正要来这里报告此事的,没想到大人您已经知晓了。”斯隆吓得声音都有些变化了。
“哈哈哈哈!你这个渺小愚蠢的耶蒂人,别以为我深居于冰诚堡就不知晓外面的事情,记住,我的力量是由大魔王陛下所给予的,我就是这里大魔王的代言人,任何在这里发生的事情都逃脱不了大魔王的眼线,也就逃脱不了我的眼线,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冰领主发出了邪恶的笑声。
此时的斯隆又怕又气的暗想着:“可恶啊!没想到大魔王已经在艾瑞斯安插了如此之多的眼线,即使是在我管辖的冰牢也有这么多的眼睛监视着,可恶,事情不好办了...” 想罢,斯隆示弱的说道:“大人,我一直都是您忠实的仆人,您放心,我马上就将那些逃脱的人抓到这里,任由您处置!”
这时的冰领主阴冷的继续说道:“哼哼,知道我的力量就好。告诉你吧,那些反抗军失败是迟早的事情,大魔王已经下达了指令,必须抓住那个从人间来的男孩,他才是我们首要的目标,据说金色宫殿派来的大使已经快要到达艾瑞斯了,而这次大魔王派遣大使的原因主要就是将这个人类男孩带往金色宫殿,所以你和你的亲卫队务必要在大使来到这里的时候将男孩抓住,这样我就可以完成大魔王交代的任务了,作为奖励,他也会赐予我更多的魔力,哼哼哼!”
“可恶啊!你都这么强了,还想变强!没想到除了眼线还派来了个什么大使,艾瑞斯真的这么受大魔王重视吗...!不对,造成这些所有的棘手问题都是因为那个人类男孩,看来我必须要快点抓住这个男孩...,对了!咦嘿嘿,或许这个男孩可以助我成为新的冰领主...”斯隆暗暗盘算着。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我要开始冥思了。”冰领主发出了驱逐令。与其说是冰领主的亲卫队,不如说是它的仆人,唤之吓来,弃之吓去。说是耶蒂人的冰领主,其实就是一个压榨他们的暴君,没有上司对待下属的情感,没有温暖的激励,有的就是无尽的责备与谩骂。要是斯隆当上了冰领主,嘿嘿,可能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至少冰城堡不会像现在这么暗淡阴森,艾瑞斯少一些大魔王的眼线,每个城镇中心都筑立着金灿灿的斯隆雕像,最为重要的是,每个耶蒂人在斯隆的统治下必须带上一个帅气的斯隆假发,哈。
斯隆来到了自己的作战室开始筹备计划,在他看来现在一方面要尽快的攻下耶蒂人的城镇,将那里变成它的势力范围,毕竟进攻那里的部队大都是它的亲信,并且它还有一个杀手锏。另一方面,要尽快派人寻找那个人类男孩以及他的同伴塞比鲁,毕竟这个奇怪的亚魔可以将冰墙给融化并救出男孩,想必之后也会极力的保护男孩。不过斯隆自己并不会亲自前去,它需要时刻的呆在冰诚堡注意冰领主以及城堡周围的动向,冰领主一直都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好了!这次亲卫队出发要派出我最引以为傲的冰锥炮小队,你们小队的每个人都必须给我重视这次的行动,一定要抓住人类男孩,就像上次在人类世界一样。”斯隆自信的说道。’是的,冰锥炮小队,这就是斯隆多年潜心研究的部队,他通过冰领主给予他的一部分冰霜能量与耶蒂人的战争机器所融合,建立了一个以冰霜魔法为弹药火力的一系列部队,其中有参加攻打反抗军城镇的冰锥炮工程战车以及单兵操作的冰锥枪耶蒂兵,呵呵,这些都是斯隆发明的强力武器,不过这些都是建立在冰领主所给予冰能量的基础之上。
---------------------------------------------------------------------------------
冰领主派遣进攻反抗军的部队已经获得了很大的胜利,在此之前,一些势力较弱的反抗军城镇已经被攻克了。现在,这些部队已经开拔到了反抗军所在的大型秘密据点,艾雅与白狼高夫所掌管的城镇。很显然,这座城镇对于冰领主来说早已没有秘密可言了,以往这座城镇只有少量反抗军活动,随着在艾雅与白狼高夫的领导下,这座普通城镇的耶蒂人也渐渐变为了反抗势力的支持者,这里抵抗冰领主暴政的活动也愈加的剧烈,据点的城防逐步坚固,一直以来冰领主的部队都无法攻克这里,或许这一次也一样。
白狼高夫已然早早的在这里建立好了令人满意的防御工事,在很多年前它就在艾雅爷爷遗留下来的一份手稿中获得了建造城镇防御的许多知识,在这位游历过魔界各地的博学长者的启发下他建立了一直以来令攻城者望之声叹的菱形防御城墙简称——菱堡。这种独特的防御性城墙如同其名一般,菱形的城墙导致在攻城战中防守的一方在消耗敌方的攻城武器的时候可以很方便的进攻,几乎没驻防死角。
这时的高夫独自矗立在城墙上俯视着城下的敌军,它对这次防守战很有信心,这么多年来在他的指挥下,敌人都没有成功的攻克这里,这次也一样。不过最让他不安与担忧的就是这次前去偷袭冰城堡的艾雅以及那个不靠谱的人类适任者,在它看来艾雅的行为很不明智,这样行动不但无法攻克冰诚堡反而会被俘虏,而那个人类适任者一直都是一个懦弱没有能力的废材,或许下场无异于被冰领主变为冰冻的玩偶收藏罢了。
“好了!大家开始准备战斗,都给我打起精神来!”高夫展开了金色的利爪眼神犀利的看着敌军的阵势。就在这时,一名反抗军斥候急忙的赶到它身边报告:“高夫大人,城下的一名敌军首领想邀请你前去进行一次秘密谈判,它说这很重要,关系到你的未来。”
“我的未来?”高夫疑惑的问道,的确这次很奇怪,敌人第一次在攻城前要求谈判,难道是它们也知道这座城镇无法攻克。 高夫没有多想,它想看看冰领主在耍什么花招。
就这样,两方的军队暂时僵持在那里。敌方的首领主动要求谈判并识趣的将地点设在了反抗军城镇的一处下水道中,看来这的确称得上是一场秘密的谈判。
阴暗潮湿的下水道之中,敌方的首领早已静静的等待着白狼高夫多时。
“你们所说的秘密谈判到底是什么意思!”白狼防备的朝着敌人的首领走来。 这时隐藏在暗影之中的敌方首领的一只眼睛注视着高夫,而高夫也惊诧了一下。这只眼睛它仿佛认识,这时的它表情开始有些不自然了,就好像被人识破一般的尴尬。
“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慢慢的,在暗影中浮现出了另一个和高夫长相类似的同类,一只独眼的白狼族亚魔。
“什么!葛夫!怎么会是你!”高夫惊异的说道。 这时面前的独眼白狼有些随便的,围绕在高夫周围来回走动着说道:“是我,真是好久不见了老朋友,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我的另一只眼睛是怎么瞎掉的吧!”
听到这里,高夫微微的低下了头,仿佛被别人戳到了心中痛点一般。这时这个名叫葛夫的神秘首领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是这样的英勇,这样的看重荣誉,对抗着冰领主,对抗着耶蒂人,可是到头来你还是没有很好的审视自己糟糕的过往啊...”
“不要再说了,我,我已经克服了过往的事情,现在我是反抗军的首领,我,我要对抗...”这时的高夫表面上的话语强硬,内心却又开始回想起过去的事情。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当时还没有现在的冰领主,没有如今强大的耶蒂人。高夫与葛夫一直以来都是白狼族最为优秀的战士,也是一对要好的兄弟。当时狼族与耶蒂族的关系还很融洽,它们兄弟二人经常在一起玩耍,一起练习战斗技巧,共同进步着。可是慢慢的,随着耶蒂人渐渐强大以及后面冰领主的出现,高夫渐渐的发现耶蒂人危害到了狼族们在艾瑞斯领域的生存,要发动对耶蒂人的殊死抵抗。葛夫却不这么认为,它觉得白狼族之所以开始受到耶蒂人的奴役与压迫都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没有建立起属于白狼族的据点城镇,没有训练属于自己的战斗部队,葛夫认为应该向耶蒂人学习这些来强大自己才是正确的道路。
最终,两个族群还是发生了战争,一开始葛夫和高夫都带领着族人抵抗着耶蒂人的进攻,在战斗中,高夫渐渐对耶蒂人的仇恨愈加的强烈,它号召所有狼族的成员即便是牺牲到最后一个人都要与耶蒂人进行战斗。而葛夫却发现自己兄弟的行为无疑是愚蠢至极的,它们兄弟二人的分歧愈演愈烈,关系也低至冰点,最后,葛夫带领了一批支持它的人离开了狼族,再也没有回来。就这样,白狼领高夫领导着狼族进行着反抗的斗争,可是最后它们还是失败了,在一次战斗之中高夫不幸被敌人杀害,而剩下的狼族成员便将它的尸体带走逃离到了艾瑞斯的深山之中...
“够了!”高夫难受的抱着头喊道,他不想在回忆起过往的悲惨经历,此时的它唯有向前看,这样或许它才不会崩溃。 “快说吧!叛徒!冰领主派你来是有什么阴谋!”高夫凶恶的看着葛夫大声的喊道。
此时的葛夫却依旧随便的来回走动,语气诡异平静的说道:“哼哼,叛徒?如今你还不是围绕在耶蒂人之中吗,曾经那个仇视耶蒂人的高夫,如今却成了它们的首领。”
“至少,至少这些反抗军的人比冰领主好,让我更能看到未来的希望,对,是的...。”高夫有些不自然的低吼道。
“哼哼!很好,既然你认识到了这点,我们接下来的谈判也会容易,顺利许多。”葛夫继续说道:“我并不是冰领主的说客,它也不需要说客。派我来的人也只是一个想成为另一个冰领主的人,而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愚蠢的暴君与阴谋家来达到振兴我们狼族的目的,这不就是我们这么多年来所追寻的吗,尽管之前我们的立场不同但却有着同样的目标,我的兄弟,就让我们就此合作吧,或许这样才能反客为主...”葛夫走到了高夫的耳边细语道出了自己的计划...。
---------------------------------------------------------------------------------
“哗啦!”随着一声火焰法术的袭来,被冰冻在结晶冰块之中的白狼族战士被一一解救。塞比鲁这时候已经开始运用自己的法术向狼族的亚魔们展示如何解救被困在冰牢中的同伴。这时候年老的白狼走了过来激动的说道:“哎呀!好强大的法术,既然可以融化冰领主的冰霜法术,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一些之前被冰领主的冰系法术困住的狼族成员,在此前被困的成员只能被安放在狼族洞穴的深处,很长时间以来狼族的同伴都无法解开这些被困的同胞,或许它们只能永远的被束缚在这些冰块之中,可是没想到这个叫塞比鲁的亚魔竟然拥有破除这种束缚的法术,看来解救冰牢中狼族同伴还是有希望的。就这样过了一夜,清晨,鬼马与塞比鲁带领着一批狼族战士开始向冰牢进发了。
艾雅的人马经过一路上的奔波也已经临近了冰诚堡,这一路上它们没有遇到多少敌人,看来这次冰诚堡的军队应该是倾巢出动了,守城的应该也只有一些冰领主的亲卫队了。就这样,她带领着一批耶蒂人的反抗军来到了临近冰诚堡的一座中立城镇,或许她们可以在这里得到一些补给,打听一些消息,制定对于进攻城堡的计划。

第八章:伪装

白色的艾瑞斯雪地上,一柱金色的光束出现在了冰冷的寒风之中,很快光束便幻化开来向四周扩散。此时的白马美洛面带着诡异笑容与她的亚魔伙伴威利,出现在了这片冰冷的暗淡之地。
“威利,看来这次魔界之行应该会变得很有趣,虽然我有些厌倦在各个世界穿行,去完成一个又一个维持世界之间秩序的任务,但渐渐的我开始发觉当初和她们签下的契约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美好无暇,这或许就是作为棋子的悲哀吧。”白马美洛眺望着远处黑夜中的繁星无奈的说道。
“好了,美洛!我们还是集中精力完成任务吧,我们可没有太多时间在这个领域徘徊。”女孩身旁的亚魔连忙嘱咐道。
没过多久,白马她们来到了一片积雪的松树林之中,她找了一颗易于栖息的空树洞安坐了下来。倚卧在树洞之中不仅能保持适度的温暖,也能很好的将自己的行踪隐藏在暗影之中,这样以来也有利于她进行下一步的计划。此时的亚魔威利有些与不适的颤颤发抖,这里对它来说的确是太过于寒冷了,也只有耶蒂人能生活在这片边缘的极寒之地。可是身旁的白马却没有丝毫的寒意,她一直都是那样面带微笑,自信的注视着前方。
威利与白马的结识并没有多长的时间,作为一名炼狱适任者的白马,早在此之前便已经完成了很多维持魔界与人类世界的任务,可以说这个看似普通的人类女孩体内却蕴含了超乎与魔界与人间的力量,而白马所一直效忠并与她签订契约的“她们”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未知的势力,对于威利来说这些事情白马很少提及。在与威利成为伙伴之前,这个女孩一直都是独自执行任务,直到在一次魔界的任务中她无意中从当地领主的奴役中,解救了威利与它族人的性命,这才导致她们彼此结识。白马一直告诉威利,她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总有一天会帮助创造万物的女神们降临并再次净化人类世界,而当那一天来到的时候,魔界也会遭到类似的变化,原本的规则打破,遭到奴役的族群会得到解救,而后再也不会有残暴的统治,所有的一切都会令人满意。
可是在此之前,从白马的话中,她所一直坚信的事情也渐渐的褪去了原有的光彩。
过了足以让威利适应这里气候的时间之后,在松树林之中发出了一团耀眼的火光,一股股强烈的烈焰气旋将周围松树上的积雪融化蒸发,火焰燃烧着将周围的地面渐渐变为了焦黑色。最终在火光之中两个火红的身影出现在了暗淡的松林深处,打破了原本静寂与冰冷的空气。
此时的白马美洛注视着前方的火光,眼中映着一种兴奋与自信的光芒。
“这就是我在这里所等待的原因,来吧威利!让我们看看机遇是否还垂青于我们。”白马走出了树洞向前方的火光缓缓的走去。
---------------------------------------------------------------------------------------------
弗莱姆大人!我们到了!”两个赤红色身体的庞然大物出现在了烧焦的黑色地面的中心。其中一名有着恶龙的头部,站立身躯大约有5-6米之高。一对钢铁般的牛角矗立在头上的两侧,一双红色散发着火焰的眼瞳凶恶的注视着前方,通红的腹部的肚皮上覆盖着用钢板铸接成的钢铁甲壳,如同暴龙的两只巨大的红色大脚践踏着周围的一切,红色背部托着一条用钢铁铸造成的尾巴,可以说就是传统意义上大boss级别的纯在。而另外一个家伙应该类似是这个大家伙的副官, 也拥有着类似的龙首,赤色的身躯,但却显得有些瘦长,背部也稍稍有些弯曲,眼中充满了对大boss的谄媚与敬畏。
格雷迪!我这是到哪里了,为什么我的士兵没有跟过来!”恶龙弗莱姆有些不悦的说道。
“貌似…,传送们好像出现了一些问题,能量突然消失了,所以…,其他人没有能够过来…“副官有些紧张的解释道。
“蠢货!还不快想想办法!我们这次是在执行大魔王所吩咐的一项重要任务,不能有半点差池…,可恶,你这个家伙真是不可靠,快点!重新建立传送门!“弗莱姆命令道。
瘦弱的副官格雷迪丝毫不敢怠慢,开始运用法术召唤传送通道。
过了一段时间,格雷迪已经尝试重新打开传送门很多次了,可是都以失败而告终。这个可怜的副官每次失败都会被大boos弗莱姆破口大骂,可以说各种侮辱的话都说了出来。
“蠢货!你这个没用的家伙,你以为自己还是一个领主吗,不!你只是我的一个跟屁虫,一个我随时可以捏死的蝼蚁,因为你之前败给了我,而且是惨败!这就意味着你之前所拥有的一切都属于我,可恶!这里还包括你拙劣的传送法术!”弗莱姆骂的有些不耐烦了,它开始张开大嘴想要将面前瘦弱的格雷迪给生吞了。
“等、等一下!我已经尽力了大人!之前建立传送门的任务,我可没有失败过一次,或许是这个地方有什么蹊跷吧…,请大人饶小的一命啊!“
“那就快点想想办法,对了!哼哼,如果这次你没有办法打开传送门的话,我就把你做成一个新的筹码当做补偿吧!”弗雷姆邪恶的说道。
听到这里,格雷迪吓得浑身颤抖着,最终不停念叨着:“大人息怒啊!大人息怒!我可不要成为筹码啊!“
“这些都是我做的,不要再威胁你那可怜的仆人了!“就在这时,一名陌生的声音从暗影中的松树林间传来。随即,一名人类女孩出现在了弗莱姆的面前。
弗莱姆燃烧着的火焰之眼注视了面前的女孩一会儿说道:“哼哼!一个人类,进入魔界的人类,嗯!这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筹码…,小家伙!你又是谁啊!“
“老大!这个应该是一名人类的适任者,据说这些人…”身旁的格雷迪颤抖的说道,可是没等他说完,便挨了弗莱姆的一记揍拳。
“蠢货!我当然知道她是一名适任者…!可是,为什么一名人类适任者会知晓我会来到此地,并破坏我的传送门,为什么,难道是计划好的…,小家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藏在这里等待我一段时间了吧!“弗莱姆带着自信的态度诡异的说道。
“是的!不愧是炎地第一冠军恶龙弗莱姆,不过我并不是一名普通的人类适任者,我想你应该听说过炼狱级适任者吧!”女孩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弗莱姆惊诧了一下说道:“什么,炼狱适任者!嗯…,我好像听说过炼狱适任者的一些事情,据说存在于现世界的这种特殊级别的适任者已经没有几个了。在天界与魔界的斗争之中,就传说出现过很少的拥有强大力量的人类被选者,这些人受到光之女神的祝福,赠予了能在天界穿梭,运用神圣的白之法术的能力。与此同时又受到了暗之女巫的诅咒,获得了能在魔界穿梭,运用幽冥的黑之法术的能力。据说除了拥有这两种法术的炼狱适任者之外,还有着获得了命运女神的垂青的机会,传说这种适任者的运气无人能敌,拥有这最为强大的感知力与观察力,是最恐怖的赌博人选,是的!赌博人选!哈哈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或许...”
弗莱姆说完表情更加的诡异,好像感受到了一种让自己莫名兴奋的快感。
“既然你知道这些,那我就明确的告诉你吧!我想和你做个交易,一个能改变你身份的交易。”女孩嘴角上扬笑着说道。“作为大魔王派往艾瑞斯冰地的大使,我想代替你来完成这个任务,也就是说,你可以离开这片极寒的地带回到炎地继续你的赌博生涯了。”
“我的赌博生涯!哈哈!我已经是炎地第一冠军了,在那里赌博论技术已经没有人能超过我了…!“弗莱姆大笑着说道。
“是吗?没想到你对自己的要求这么低啊,的确,赌徒都是这样,只要有一个看起来好听的头衔就可以一直自吹自擂了,终究会被自己的运势所击败沦为别人的筹码。”女孩轻叹一声讽刺的说道。“这么说吧,如果你接受我的交易条件的话,我可以帮助你打败黑山大王成为全魔界的第一赌神杰克,怎么样。”
“赌神杰克…,这怎么可能,炎地的赌博规则就是黑山大王所创建的,无论是出老千,还是拼运气,几千年以来没有人能赢过它,可以说在炎地黑山大王就是神的化身,如果打败了它的话…。“弗莱姆自言自语道。
这时的女孩打断了对方的念叨说道:“这样炎地之王就是你了,别忘了,作为一个炼狱适任者,我可是受到了命运女神的垂青的,想打败一个黑山大王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你想想吧!如果你成为了炎地的赌神杰克,那么你就可以重新按照你喜欢的方式,重新在炎地制定新的赌博规则了,那是一件多么诱人的事情啊!”
听完了女孩的话,弗莱姆双眼中冒着的火焰飞扬开来,它已经被这诱人的条件所打动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代替我实行大使的职责,不过这样也好,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的话,那么我接受这个交易,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我需要验证你是否是一名真正的炼狱适任者。“弗莱姆说着嘴中突出熊熊烈火向面前的人类女孩发起了进攻……
---------------------------------------------------------------------------------------------
葛夫与高夫的交涉依旧在进行中,从目前的形式来看,无论高夫是否接受对方的提议,白狼族始终是艾瑞斯冰地不可忽视的一个势力。在目前耶蒂族内部发生的争斗之中,身为白狼族的兄弟二人终究都会为了自己同族的利益所努力,即使它们二人的观点存在着一些分歧。葛夫一直以来都想通过冰领主的势力来壮大白狼族的力量,在这次攻城的战斗中,有很多之前跟随它的白狼族战士始终对他忠心耿耿。而现在的高夫也是通过耶蒂族来反抗冰领主的势力扩大自己的声望,可是一直以来让它疑惑的是,自己那段遗失的记忆,在自己被杀死之后的记忆已经完全被抹去了,或许是因为那段记忆太过悲伤,已经被它选择性的遗忘了,因此对于现在的自己它尚且留有疑问,面前葛夫的身影让它觉得依稀模糊。
“你之前说的,你的那只眼睛是被我弄瞎的,可是我完全没有这段记忆了,并且我的这只眼睛也是瞎掉的…”高夫说完不自觉的用手虚掩着自己的右眼。
葛夫笑着说道:“那是被我弄瞎的,彼此彼此,这样我们就扯平了。你所遗忘了一段我们兄弟二人厮杀的记忆,但那都是在你被杀死之后的事情了。“
“不!我不想回忆过去的事情,现在的我是反抗军的领袖!我的目标是推翻冰领主的统治!不要让我回忆起过往的悲伤!”高夫有些焦虑的说道。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的兄弟,没有过去的人也不会拥有明确的未来,是时候让你知道之前发生的一切的真相了。”葛夫依旧微笑着说道。
那是之前蕴藏在高夫记忆中的黑之记忆,或许是因为它被杀死过一次,在白狼族反抗耶蒂人的战斗中,高夫作为族群中的战士被杀死。在那之后它原本被同伴埋葬了的尸体被一个神秘的人挖了出来,冰冷的尸骨经历艾瑞斯冰地无尽的冰雪与风霜最终来到了冰领主的城堡,这一切或许都是冰领主的安排。
冰领主用神秘的法术奇迹般的复活了高夫的肉体,可是失去的却是它以往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忆。冰领主一直以来都对收集各个领域世界的亚魔有着变态的兴趣,在它的宫殿房间之中收集了许许多多被做成的结冰标本亚魔。可是这一切似乎还不能满足它的兴趣,将死去的标本复活成没有记忆,没有灵魂的标本则是这个邪恶领主的最大爱好。
在此之前,葛夫和它的白狼族战士已经投靠了冰领主一段时间,对于领主来说,无论是耶蒂人还是外族人,只要是服从它的统治,甘愿被它驱使,它都一样对待。因此白狼族的战士很快就通过自己战斗技巧得到了领主的认可并独立于斯隆的亲卫队之外,成为了另一个秘密部队。
可是命运总是捉弄人的,那个将高夫的尸体送给冰领主的神秘人似乎也和领主做了一个奇怪的交易,那就是复活高夫,只剥夺它的记忆就可以让其与葛夫进行一对一的战斗。
而最终冰领主竟然也答应了…
“在那次战斗之中,我们各自都失去了一双眼睛…”葛夫将之前发生的概况告诉了高夫…
未完待续
I
avboy
avboy

29 人关注

故事烩
故事烩

7063 人关注

评论区

0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