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第五章:筹划

暗蓝色的天空点缀着斑斑繁星。据艾雅介绍艾瑞斯这片领域长年覆盖在冰雪之中,整日都是繁星点点,没有阳光唯有淡淡的月光映射在白色的大地上。这里的居民大都是一些原生的耶蒂人,也会时常有一些其他领域的游民来到这里,这些人有的来此地经商,有的因为触犯了大魔王的律法沦为囚犯,被关押在此地著名的冰牢之中等待审判。不过现任的大魔王已经将这片大陆变成了奴役耶蒂族民众的监狱,很多生活在这里的人也开始自发的团结在一起共同抵御大魔王在这里代言人——冰领主的军队,鬼马他们现在来到的这片反抗军所处的城镇则是其中之一。
“一名人类对于这里的民众来说的确是一个很新奇的东西,更不要说你是一名适任者了。这里虽说是我们反抗军的据点但也可能暗藏一些冰领主的奸细,从之前的情况来看,你似乎是一个对冰领主来说很重要的人物,因此为了不引人耳目还是穿上这个吧。”
艾雅对面前的鬼马说着,在家中的衣柜中拿出了一个奇怪的伪装。鬼马接过去打量着发现这件伪装就是一个披着耶蒂族白色绒毛的套子,套子的顶部是一个兜帽盖住头部,上面留了两个空洞的窟窿。
“哎呀,这件衣服还是算了吧,穿上会感觉很傻的。”鬼马有些无奈的说道。
此时的艾雅却执意要他穿上并说道:“还是穿上为好,接下来我们要去城镇的酒馆去打听一些关于冰领主的消息,那里人多眼杂,况且最近这里的民众对于来到此地的人类并不友好,据说在艾瑞斯领域上有人类作为冰领主的爪牙出没暗中攻击抵抗军,所以为了不引起非议,你还是穿上吧!”艾雅说完,此时白狼高夫却有点不耐烦的走到了门边道:“好了,我不和你们在这闲聊了,你和这个人类去酒馆吧,我要去抵抗军的地下营地汇报情况。”说完便打开门离开了。
“呜呜,呜呜,我...,我...”穿戴完毕的鬼马这时已经大致看上去是一名耶蒂族了,虽然看上去有些奇怪滑稽,可是最让他恶心的是穿上这件伪装让他无法很好的说话,他目前只能吱吱呜呜的不知所云,这真的很不爽。
艾雅呵呵笑了几声,而身旁的塞比鲁却轻轻的叹了口气。“对了,你的头发好像露出来了,这样可不行啊。”说完她又在衣柜中翻腾了起来,“找到了,就是这个!戴上吧!”艾雅手中拿着一顶造型怪异的蓝色巫师帽为鬼马戴好。现在鬼马看起来已经完完全全是一个耶蒂人了,至少是在马戏团工作的。
突然,艾雅家中的地面开始发生了阵阵的震动声,此时的塞比鲁警觉了起来,迅速的观察周围的情形,艾雅却依旧面带笑容的说道:“别紧张,只是一个朋友,我都忘了它还在这里”这时,家中卧室的门被打开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名体型高大,身材健硕的大家伙,一个巨型的雪人。
这个硕大的家伙走到了鬼马的面前,打量了他一会儿便用那双巨大的白手抓住了他说道:“这个家伙好奇怪,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耶蒂人,难道是奸细。”
这时的鬼马来回的挣扎着发出诡异的呜呜声。塞比鲁见状正开始准备攻击的时候,艾雅急忙的解释道:“停下!哈林!这是我们的朋友,快把他放下来。”
说完大雪人挠了挠头上的睡帽便慢慢的将鬼马放了下来抱歉道:“对不起啊,我刚睡醒,做了一个可怕的梦,错把你当成冰领主的爪牙了。”
艾雅向他们解释道:“这是我的朋友大胖哈林,他是生活在艾瑞斯领域的雪人族的一员,也是反抗军的一名战士,不过这家伙喜欢睡觉,醒来总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你们别介意啊。”
这时的塞比鲁问道:“雪人族,是这片大陆的原住民吗,我好像没听说过。”
“是的,其他领域的人很少知道它们这个族群,也的确,雪人族的数量现在已经很少了,有些人传说它们迁徙到其他地方,也有人传说它们用身躯化为了艾瑞斯大地的积雪,时刻祝福着这片大地的居民们,据爷爷告诉我,雪人族曾经是古老艾瑞斯冰地建立者冰巨人的后裔,也可以说是一种退化后的亚种,它们一直都是我们这些后来耶蒂族的守护者,我们一直都将冰巨人作为神灵崇拜者,可是直到现任大魔王的出现以及冰领主的暴政,原先崇拜冰巨人的图腾雕像都被销毁,现在都变成了大魔王的样子...”
鬼马将头套撤下露出了本来的面目说道:“这个所谓的大魔王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啊?在魔界之中难道一直都存在这样一个暴君吗?”
就在艾雅要解释的时候,雪人哈林好像看到了很奇特的东西,它用一双白色的大手拍了拍这个奇怪的人类的头说道:“哇,这个耶蒂人好有趣啊,这张脸怎么长成这样,好有弹性啊。”说着还时不时用手指掐弄着鬼马的脸颊,弄的他不停的作尴尬挣脱状。
这时的艾雅向鬼马解释道:“是的,在这片魔界大陆从诞生以来都存在着一个大魔王,但大魔王并不是唯一的,每位大魔王在临终之前都会亲自任命下一位魔王的人选,而自古以来作为魔王的人选都是在“库玛”一族中挑选,这个神秘的种族据传说是创造魔界世界的众女神的后裔,它们一直以来居住在魔界中心金色地带深处,那里也是整个世界能量熔炉的中心,不过对于我这些处于魔界边缘领域的居民几乎没有人真正去过那里,就是那片领域也是最接近女神的地方。”
这时的塞比鲁不自觉的走上前问道:“那么你知道像我这样的亚魔的由来吗,我一出生就被遗弃在了这片大陆的某处,在长期的流浪生活之中,我唯一想弄清楚的就是我到底属于哪里。”
这时的艾雅看了塞比鲁一会儿,她摇了摇头说道:“很抱歉啊,我也不清楚你属于哪种亚魔族类,好了!时候也差不多了,我想现在酒馆中的人应该很多了,我们也该去那里打听消息了。”
雪人哈林好奇道:“艾雅,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去那里,睡得太久了,想看看外面的环境,对了!我发现一个事情。”说完它挪动着巨大的身躯弯下腰将嘴靠近艾雅的耳边悄悄的说道:“艾雅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我发现你新结交的这个耶蒂人形态诡异,行为可疑,我想可能是个奸细啊。
” 艾雅听完笑着说道:“不是的,他其实是一个人类并不是耶蒂人,放心,我们被囚禁在冰牢的时候就是他和他的这个同伴帮助我们逃脱的。”
哈林挠了挠头上的睡帽问道:“那为什么他要装扮成一个耶蒂人啊?”
“那是因为冰领主对这个人类很感兴趣,它的爪牙一直想抓住他因此我们要保护这个人类并协助他帮助我们结束冰领主在这里的统治。所以说哈林,如果你之后要跟来的话,为了掩人耳目,千万不要向其他人透露这个人类的身份,知道了吗。”艾雅吩咐道,听完哈林憨厚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来到了城镇的街道,这里存在着大量的耶蒂人,它们在城镇中都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做着各自的事情,有商人的叫卖声,有路边工人做工的声音,还不时的从巷口传来耶蒂族小孩玩耍的嬉闹声。鬼马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感慨道:“没想到这里和我们人类世界好像啊,真有些怀念...”就在他感慨之时,哈林用手将头套遮住了他的头,艾雅道:“快把头套戴好,伪装好自己啊,这很重要的,不要再莫名其妙的探出头来说话了。”就这样鬼马只能用呜呜声来表示感慨了,塞比鲁看着再一次轻叹了一口气。
他们一行人来到了城镇的酒馆门前,这时的艾雅嘱咐道:“如你们所见,这里虽然大体上是我们抵抗军的据点,但为了让物资流通,吸纳新进人员,这里也鱼龙混杂,什么样的角色都有,尤其是在酒馆之中更甚,记住啊你们不要多说话,问题由我来问,你们只需要在旁边听听就好了。”
说完他们进入了酒馆之中,哈林跟在他们后面,这个巨大的家伙就如同他们的保镖一样,这样就可以避免酒馆中一些没事找事的家伙来骚扰他们,所以艾雅才答应带着这个大家伙,不过她也吩咐哈林不要多说话,因为这家伙在睡醒之后也会糊涂的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不过最让她担心的是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睡过去,那样的话又要劳烦抵抗军的伙伴们将这个大家伙抬回家中的卧室了。
酒馆中灯火通明,热闹异常,冰冷夜空下的艾瑞斯领域的城镇中,属这里最能让人感受到暖意,大量的耶蒂人在这里举酒畅饮,舆论事情,嬉闹怒骂。看见这般情景的塞比鲁有些打趣的问道:“哼哼,耶蒂人的酒水,应该都是冰镇的吧,我喝了可能会拉肚子的,这片冰地的居民有喝烈酒的吗。”
“恩,有的,不过都是一些外乡商人卖给有着特殊爱好的买家,放心如果你需要的话,这里应该也会有一些烈酒的货存的。”艾雅回答道,这时一旁的身着伪装的鬼马也在吱吱呜呜的说些什么。 他们一行人走到了一处酒桌旁,面前几名耶蒂人正围坐在桌子面前玩着类似扑克牌的游戏,不过他们好像都没什么兴致,只是打发着无聊的时间。
“啊!艾雅来了!真高兴你们顺利的从冰牢逃脱了。”其中一名耶蒂人说道。
此时的艾雅顿了一会儿说道:“啊,我们是刚刚逃脱的,对了,你们怎么知道的。”
这时几名耶蒂人停止了无聊的游戏说道:“是这样的,刚才高夫来到这里喝了几杯,他告诉我们的,不过之后他就去了地下总部筹划打击冰领主部队的事务了,不过说真的,我觉得我们反抗军的势力还不足以和冰领主正面对抗,我还是觉得你一直以来推崇的游击战术比较靠谱。”
几名耶蒂人让出了几个位子,艾雅和鬼马他们坐了下来唯独雪人哈林站在那里,或许这里没有什么座位能容下它的大屁股,不过这也不打紧,此时的它已经站在那里呼呼的睡了起来。
艾雅拿起了一个酒杯喝了几口说道:“我们这次能成功逃脱也是托了这些新伙伴的帮忙才办到的。”她向面前的几名耶蒂人介绍了鬼马和塞比鲁,不过对方却有些防备的说道:“高夫刚才来到这里告知我们要小心防备一些冰领主的奸细,这段时间来,我们多次进攻冰诚堡的计划都被早早泄露出去,反抗军内部可能已经出现很多细作了,他还说尤其是那些新加入反抗军的外乡人,以及不明身份的人,我看你还是小心为好。”这话语中充满了对于鬼马与塞比鲁的不信任。
这时的艾雅却有些不快的说道:“高夫怎么能这样说,我们反抗军从成立之初也有很多外乡人的加入,它们为了这座城镇抵御冰领主的进攻献出了一切,如果我们要强大起来推翻冰领主的话,必须要吸纳一些新鲜的血液,只要是反抗大魔王暴政的魔界居民都可以加入我们,互相猜忌只会让我们的渐渐瓦解...,高夫作为反抗军的创始人,这点他应该了解的,他现在怎么能说出这些。”
这时一名耶蒂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可能是因为它太想尽快的做出成绩吧,毕竟现在这段时间中,我们反抗军内部出现了很多问题,每次对冰领主的打击中都失去了大量的战友,叛徒问题我想应该是存在的。”
蹲坐在一旁的塞比鲁说说道:“我想你们反抗军应该有很多同伴现在都被关押在冰牢之中吧,如果我们能从那里进攻说不定能救出很多有生力量。”
这时面前的几个耶蒂人却摇着头表示这不可能的,艾雅看着面前的这名魔犬族的亚魔思考着,在她看来,冰牢中最难攻克的就是著名的冰墙了,可是这个叫塞比鲁的亚魔却能轻易使用火焰法术融化冰墙,这就说明了进攻冰牢的想法应该是可行的,不过现在的塞比鲁可能还不清楚它体内蕴含的力量,也不知道魔犬族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在此刻艾雅也不愿让塞比鲁知晓这些。
“这个新家伙好奇怪啊,怎么不说话呀,吱吱呜呜的。”一名耶蒂族看着对面坐着的鬼马说道,此时的鬼马有些忍受不了一直隐藏在这可笑的伪装之下,他想尽快的脱去这身蹩脚的耶蒂人皮毛。
“啊,他也是在冰牢中认识的伙伴,不过好像不能说话了,和这个新认识的亚魔是同伴...”说完一名耶蒂人好像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我怎么没看见涂涂鲁那家伙啊,虽说它也不会说话,不过行为的确很喜感,每次都用那种奇怪法术把我们逗得很开心。”
听到这里,艾雅低下了头沉默着,周围的耶蒂人好像意识到什么似的也静静的不再多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一群反抗军的耶蒂人来到了酒馆,它们找到了艾雅急切的说道:“不好了!据探子来报,冰城堡这时已经出动大量的军队开始进攻各个反抗军据点了,高夫叫你赶快回去总部商量对策!”就这样他们一行人立即离开了酒馆来到了坐落在城镇地下的反抗军总部。
“情况怎么样了高夫?”艾雅询问道。
这时的白狼高夫神情凝重的看着艾雅又看了看身旁的鬼马与塞比鲁背过了身子说道:“现在情况貌似很不乐观,据斥候报告,由于之前我们这些反抗军的首领从冰牢逃脱的缘故,冰领主震怒之下已经从冰诚堡派遣了几乎所有的主力部队朝我们这些据点发起进攻,从目前看来往后的攻城战斗不可避免,因此现在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加固这座城镇的防守,调集其他据点的生力军支援这里。”
艾雅思索着,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冰领主已经对反抗军的抵抗不耐烦了,可以说这次的战斗是一种考验也是一次机会,她想了想说道:“或许,我们应该把握住这次冰诚堡空虚的机会,一劳永逸的解决掉冰领主。”
此时的高夫听完转过身来摇着头笑着说道:“怎么可能,尽管冰诚堡中的主力被调走,但冰领主的精锐亲卫队依旧时刻保护着它,况且冰诚堡的冰墙易守难攻,如果从城镇抽掉部队攻打的话,获胜几率很小并且也会导致大本营由于守卫不足被攻破,这种事情如果发生的话,我们可都全完了!”
这时的鬼马走上前来说道:“之前在冰牢中你们也看到了,我的同伴塞比鲁的法术可以轻松击破冰墙,我想冰墙应该不是问题。”
高夫有些厌恶的看着鬼马说道:“哼!你知道什么,就算能突破冰墙,可是与城堡中的亲卫队的战斗也不可小觑,那些家伙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我们会损失大量的军力。”
艾雅有些不解的说道:“高夫,你什么时候变得畏手畏脚了,战争就是这样的,我们必须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只要能干掉冰领主,敌军就会不攻自破,这次冒险是值得的。”
“哼!我这是为全局考虑,冰领主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被打败的,我可不想让我们的部队去赌博,更何况...,况且我们内部可能已经出现了很多的奸细,攘外必须安内,之前我们被抓进了冰牢就说明这一问题的严重性,解决这些问题才是关键...,无论怎么样我的人都必须在这里守卫这座城镇。”
在艾雅看来,通过这么多年来与冰领主的战斗中,她发现无论是高夫倡导的稳扎稳打的防守战术,还是她所倡导的游击战术都无法从根本上重创冰领主的力量,仿佛对方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很多抵抗军的伙伴也渐渐对这种旷日长久的战斗变得厌倦,甚至有些人开始怀疑抵抗的意义何在,这样下去抵抗势力必定会失败。因此现在到了必须找到对方弱点给予重创的时候,也就是说能秘密的进入冰诚堡深处冰领主的房间打败它,这样一切才能结束。自从看到了之前塞比鲁的战斗以及这个人类适任者鬼马所拥有的神秘力量之后,她仿佛看到了希望。白狼高夫依旧坚持着它防守的主张,因此艾雅也不想再多说了,她带着鬼马以及一些跟随她的耶蒂族战士离开了城镇总部。
“我想目前来看也只有这样了,我们从城镇出发去冰诚堡进行突袭,沿途中尽可能的聚集一些抵抗军来帮助你们进入冰领主的房间。”艾雅说道。
这时的鬼马说道:“我和塞比鲁想好了,我们可以突袭冰牢救出一些抵抗军战士,这样也可以增加一些人手。”
艾雅却有些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是这样太浪费时间了,毕竟强攻冰牢是一件很消耗的事情。”这时的塞比鲁很自信的说道:“谁说要强攻的,你和你的人先去攻打冰诚堡就好了,我和鬼马只要秘密的潜入那里就可以办到了,之后我们在冰诚堡会合。”
“真的吗,就你们两人就可以。”艾雅疑惑的问道。
“当然,绝对没问题,你说是吧,鬼马!”塞比鲁自信的说道。
鬼马这时有些勉强的回应道,没想到塞比鲁这家伙这么自信,就靠他们两个就可以,不知道这个家伙在想些什么,不过他还是赞同塞比鲁的计划的。就这样,他们筹划完毕,兵分两路开始出发了。
离别了城镇,鬼马也终于完全脱去了让他难受的伪装和艾雅它们道别。
“你没搞错吧,我们两个人就能完成这次任务?”鬼马还是不相信的说道。
这时的塞比鲁依旧自信的说道:“以目前我们的能力应该不行,不过在去冰牢的途中我们可以不断的变得强大起来。”
“什么,你是什么意思?”鬼马挠着头说道。
“你身后背包里的东西,之前那台微型电脑就是让我们变强大的关键!”塞比鲁神秘的说道...

第六章:抓怪

鬼马搓了搓冰冷的手,卸下背包并从中取出了那台奇怪的微型电脑。
“叮咚”随着开机声响起,泛着绿光的屏幕映射在他的脸上,塞比鲁这时开始向鬼马讲解这台机器的来历。
“这是一台专为进入魔界适任者所配备的个人终端,你可以在这里查看所有遇到亚魔的相关信息,存储物品,甚至其中也存有大量魔界世界的地图信息。另外,你手背上的适任者印记则是支配这台机器的钥匙,也就是说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打开这台机器并使用它。”
鬼马这时正摸索使用着这台终端,和塞比鲁所说的一样,终端中已经记录了很多关于之前遇见亚魔的信息,艾雅的耶蒂人,涂涂鲁的杰克一族...,可是慢慢的他发现,其中一些亚魔的信息已经被终端翻译成了他所认识的人类文字,可是也有一些信息呈现的却是一种无法辨认的文字,比如塞比鲁以及白狼高夫的信息都是这样,鬼马不由得发出了询问。
这时的塞比鲁用手掌挠了挠脸说道:“是的,终端中的一些信息是含糊不清的,有些则完全如同机密一般,这些无法辨认的文字其实是一种存在于魔界的古文字,在亚魔界存在认识这种文字的人虽说不多不过应该能找到,期望在以后能遇到知晓的人翻译出来,说真的,我也一直渴望知道自己的由来...”
这时的鬼马看着终端屏幕疑惑的问道:“可是,在魔界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这种类似于人类的机器...,哇!这里面还可以存储一些从魔界获得的物品,好神奇啊!”
别小看魔界的力量了,在这里的亚魔除了会运用魔术的力量之外,也有一些组织一直以来都从事着一些神秘机器的研究,你们人类世界所用到的这些技术也有很多是从亚魔界学来的,我说过了,很久以来,这两个世界的接触一直都在秘密进行着。
这时的鬼马开始好好的回想起来,他自言自语的说道:“在之前,我在家得到这台机器时,对了,是一个行为与长相怪异的快递员,它给我寄来了原本不属于我的这些东西,然后就莫名的从终端中召唤出了你,这...,难道是一个阴谋吗?”
“喂喂喂!别想歪了,我可是你的好伙伴,鬼马。不过的确值得注意的是,你所遇到的那个陌生的快递员的确可疑,一般来说,作为可以进入魔界的适任者都是有专门预兆的。”塞比鲁说道。
“什么预兆,难道是碰见两个来抓我的耶蒂人吗?”鬼马连忙问道。
“不是的,我所说的预兆准确来说可以说是一种训练,其实你可能不知道。在你们人类世界所出现的适任者除了先天拥有印记之外,还必须去一个秘密的地方进行训练。”塞比鲁表情诡异的看着鬼马说道:“呵呵,可能你还不知道吧,这是一种存在于你们人类世界的神秘集团,这个组织在人类的历史中一直都和魔界进行着联系,据说一些魔界的掌权者也同时在这个神秘集团中担任高管,你们这些适任者正是派往魔界维持两个世界平衡与交流的重要力量,所以说集团会对每一个适任者成员进行一系列培训,列如学习魔界的语言,文字,亚魔界的历史与一些些适当的法术等等。不过这些都不足以让适任者变得强大,这里最为重要的就是利用这台终端了,每个人类适任者都可以利用自己的终端得到魔界亚魔的信息并与它们成为伙伴。首先,适任者会先获得一个自行选择的初始亚魔伙伴,然后在魔界的冒险中通过终端输入亚魔的信息,但在这之前必须击败那些亚魔。通过获得亚魔的信息数据,适任者可以使用终端将所要获得的亚魔真实的从机器中复制出来,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适任者所击败的亚魔是原生亚魔,这些亚魔是有着感情的,是属于魔界的居民而复制出来的亚魔只不过是一个听从适任者命令的实体数据,是没有感情的。”塞比鲁解释了一大堆好像有些渴了,他们二人来到了一个结冰的湖面上,这时的塞比鲁用火焰法术将冰面融化开并饮用着冰凉的湖水。
这时鬼马一只手托着下巴思索着问道:“不对啊,如果说从终端中出现的亚魔都是一些没有感情的数据的话,难道说你也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家伙吗...,哦..,不过你说话的样子有时的确没什么感情。”
这时的塞比鲁听到之后立即停止了手上的事情淘气的吼道:“什么啊!我可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纯生亚魔啊,我的感情可是很丰富的...,在我这俊黑的外表下可是一直跳动着一颗赤诚的心”塞比鲁激动的竖起了红色的尾巴。
随后,它清了清嗓门继续严肃的说道:“这也是我一直想搞清楚的事情,原先我只不过是一名一直流浪在魔界不知身世的亚魔,可是又一次被一群身穿黑色衣服的家伙给俘获了,他们把我从魔界带到了人类世界,之后我发现了,这些人就都是之前提到的那个神秘集团的雇员,他们不仅训练了很多人类的适任者并且还利用他们去抓捕一些纯生的亚魔去做一些可怕的实验,整日我都被囚禁在一个封闭的牢房之中,我的法术在那里没有作用,可是有一天一名体态瘦长,举止诡异,脸上一直面带笑容的黑衣人将我从那里解救了出来,作为回报它要求我将自己数据化进入这台终端机中。”
“数据化?难道说你所说的原生亚魔也可是被分解为数据进入这台机器?”鬼马问道。
塞比鲁摇了摇头说道:“这毕竟也是我奇怪的地方,在魔界的人都知道,人类适任者所运用的亚魔基本上都是数据化的亚魔,也就是说这个神秘的笑面黑衣人可能掌握了这种能力,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之后就如你所见,我被你从这台机器中所召唤出来。”
鬼马挠了挠头叹气道:“哎呀,真是复杂的不可理解啊,我怎么感觉自己一直活在梦里啊。”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存在人类世界的神秘集团是一个不可忽视的不稳定因素,我有预感你们人类世界也存在着一群像大魔王一样的坏人...,好了!话说的一已经够多了,我们要开始出发了,想想吧,如何在去冰牢的途中让自己变得更强吧。”塞比鲁说道。
鬼马边走边研究着终端机,这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说道:“我找到了,这里说道的:“如果适任者想要获得魔界的力量,必须要了解自己所得到的亚魔属性,去魔界的黑杰克制造中心吧,那里可以将你所拥有的亚魔变强,不过可不要操之过急啊。”鬼马读到这里有些不解,他问塞比鲁,可是对方也不是很清楚这里提到的“黑杰克制造中心”是个什么鬼...
艾瑞斯区域依旧是黑夜,据塞比鲁所说,耶蒂人所生活的这里一直都是这样,没有太阳,只有繁星来点亮世界,不过这里有时也显得很安静,静的随时都能听到积雪从树枝上滑下的沙沙声。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来到了一处低矮的雪山附近,由于之前逃离冰牢的路线以及被冰领主的手下的封锁,想要再次到达冰牢也必须要穿过这座雪山。如果说要翻过山去的话并不是不可能,但却很危险,很耗时。好在山中有一些洞穴,也就是说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可以从这些洞穴穿过雪山。
鬼马看了看手上的表,真的不错,手表依旧能用,现在用人类的计时来说应该是到了下午6点左右了,此时的他也有些饿了,毕竟之前在酒馆他没有吃什么东西,只是喝了些冰镇啤酒,想到这里他更觉得有些饥饿了,真不知道那些耶蒂人是怎么活的,喝一些冰酒吃一些雪糕就可以填饱肚子了,他才不需要那些,此时的他需要真正的食物,最好是一些香喷喷的热面包上夹杂着红嫩多汁的烤肠,在上面再撒上一些起司,番茄酱,坐在温暖的餐厅中,依靠着壁炉的餐桌上吃上一口,哈哈哈,那感觉可棒极了。
“喂,小心了!洞穴旁好像有动静。”塞比鲁打断了正在流口水处于遐想中的鬼马。
他们俩来到了洞穴入口处,这时一名陌生的亚魔挡在了他们的面前,有趣的是这名亚魔如同高夫一般,全身白色的毛发,有着尖锐的利齿,金色眼睛的小白狼。不过不同的是这个家伙身材较小,用四只脚站立的,而高夫却如同人类一般用双脚站立。
“你们这些外来者,快走开,这里不欢迎你们。”小白狼用一幅不欢迎的架势挡在他们面前。这时鬼马走上前和气的解释道:“你好,我们只想想穿过这座山谷,你能让我们过去吗。”
小白狼听罢并没有做出回应,它嘶叫了几声,没过一会儿,从洞穴中出现了几名身材高大的白狼同类。这些亚魔似乎对鬼马这些外来者充满了敌意,似乎从它们的眼神中就发出了警告,只要他们想走上前一步,这些白狼就会立即发出攻击。
这时的塞比鲁却并不惧怕这些家伙,它也摆开了战斗的姿势说道:“既然口头上无法说服,那么就用实力来打开一条路吧。”
此时的鬼马也不知如何是好,这时的终端机上显示出了面前的这些亚魔的信息,依旧是无法理解的文字,不过在提示中他发现,如果想要将见到的亚魔数据化为实体,必须在与之战斗的过程中记录战斗数据,这样复制属于自己的亚魔才可以实现。
不由分说,战斗开始打响,塞比鲁依旧展现出他独有的火焰魔术,而面前的几名白狼亚魔却好像不怎么会使用魔术,不过它们的速度与力量却是不错,可以说是以纯物理攻击为主的亚魔。这些白狼仗着数量的优势将塞比鲁围在中间,来回的用利爪与尖齿司机发动攻击而塞比鲁则来回的躲闪,慢慢的在它的周围也产生了一股股火焰气旋,这样就可以保护他不会腹背受敌。终端机哗哗的发出声音,记录着这一战斗中的数据,在提示信息中,鬼马发现塞比鲁的能力也不断的提高着,它的速度,魔力的数据也随着战斗开始了提升,这种升级的感觉就如同在玩电子游戏一般,只不过这一次更加的趋于虚幻中的现实。
时间慢慢的过去,战斗也渐渐进入了僵持,这期间从洞穴中陆续有着增援的白狼亚魔,随着对手数量的加剧,塞比鲁开始觉得体力有些不支,这也是它最为头疼的消耗战,之前在公园中与冰领主的亲卫队战斗的时候也发生过这样的窘境,它深深的感受到仅凭自己的力量是永远无法打败冰领主的。
这时从洞穴深处传来了一声扬长的嘶叫声,随即战斗中的白狼们立即停了下来。塞比鲁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不过让它惊奇的是,这次的战斗比起之前,它发觉自己无论在速度与耐力方面都与之前提升了不少,在面对群攻的时候,他也开始学会如何运用火焰法术保护自己的盲区。
“长老来了,都让开。”一名体态年老的白狼从洞穴中缓慢的走出,在它的身旁却跟随者一名体格异常高大拥有黑色毛发的另类。只见这名黑狼命令着周围的白狼战士让出一条路,它来到了鬼马与塞比鲁的面前,高大的身躯遮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如果你们执意要打的话,我可以奉陪。不过长老有话要说,它可是一个和善的人,所以你们回答它问题的时候一定要表现恭敬,不然我的利爪可不答应。”巨大的黑狼警告道。
这时的白狼老者走上前去说道:“外来者,你们从哪里来啊,要去往哪里啊...?”
鬼马和气的说道“哈哈,你好啊。我们是旅行于魔界的冒险者,现在来到了这只想通过这里,麻烦您老人家允许我们过去啊。”
“呵呵呵,原来是这样啊,年轻人,我想问你啊,在艾瑞斯领域想要翻过这片山谷的方法有很多,为什么你们一定要从我们这里过去啦,并且为此不惜和我们的族人交手。”
“啊哈哈,那是因为我们要赶在今晚之前去一个朋友家里聚会啊。”鬼马和气的编到。
“呵呵呵,年轻人,是什么样的朋友啊,在什么地方啊,据我所知,山的另一边并没有什么人居住啊,唯一存在的是一座巨大的监牢啊。”白狼老者说道。
这时的塞比鲁有些不耐烦的走上前说道:“是的,没有什么拜访,我们现在只想尽快的穿过这里去冰牢解救我们的朋友与同伴。”
这时的巨大黑狼有些防备的说道:“什么!去冰牢解救朋友,这么说你们是耶蒂人反抗军的同伙了。”
“啊,是的,我们也是想帮助它们打败邪恶的冰领主的,我想这应该是作为这片领域中亚魔所共同的愿望吧。”
这时之前那匹小白狼走上前激愤的说道:“才不是呐,我们最讨厌耶蒂人了,它们是我们的敌人!”说完其余的白狼也同样的点着头。
塞比鲁好像有些警觉,它低沉的说道:“既然你们讨厌反抗军,那么你们是站在冰领主一边的了。”
这时的老白狼咳嗽了几声依旧和气的说道:“呵呵呵,并不是这样的,无论是冰领主还是反抗,在这两者中我们都不站队,我们只想忘却这些耶蒂人,独自的生活在这片山谷中,只要它们不要打扰我们就好。”
大黑狼这时看着鬼马他们说道:“好了,长老已经说的够多了,我们不想卷入与耶蒂人的纠葛之中,以往的纠葛已经让我们失去太多了,因此无论是任何外来人都不可以通过我们这里,我劝你们还是快离开吧!”
鬼马思索着,提议道:“如果你们执意阻止我们过去,那我们作为冒险者想听一听你们和耶蒂人的纠葛,说不定我们能帮助你们啊。”
“呵呵呵!”正要转身离去的老白狼这时又回来了,它有些兴奋的说道:“喔,看来你们想听故事啊,我们族人的故事,呵呵,这很好啊,我最喜欢说故事了,特别是说给外来人听,既然你们有需求,我就满足一下自己吧!”
据老白狼说,它们的族人原本并不属于艾瑞斯领域,它们原本的家园位于格林瑞姆领域的丛林之中,但后来因为那里的生存环境恶化导致它们的族群被迫迁徙到了这里。一开始这里出没的耶蒂人并不是很多,但它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便和这些耶蒂人共同生活在这片领域,据说当时的天空还存在着白天而它们也拥有着棕色的毛发,并不像现在这样的雪白。随着时间的发展,这里的气候变得愈加的恶劣,寒冷成为了它们的敌人。这时的耶蒂人也不断的变得壮大,它们开始建立起村落,城镇。这样我们这些狼族的人就可以栖身在耶蒂人的庇护之下。作为交换,我们帮助耶蒂人抵御外族亚魔的侵袭,诸如护送城镇与城镇间的商队,加入城镇的守备部队等等,最终在我们的帮助下,耶蒂人建立了属于自己种族的骄傲冰诚堡,并且它们还推选了德高望重的人担任世代的冰领主,一切都显得祥和平静。
可是好景不长,魔界大魔王突然罢免了耶蒂人选举出来的冰领主并派达了一个怪物成为了这里新的冰领主的人选。并且这个怪物开始传授耶蒂人一种可怕的冰魔术,以及制造一些战争机器。很快力量膨胀的耶蒂人在冰领主的驱使下向我们这些友好的异族发起战争,之后如你们所见,我们的抵抗不断的失败,族人大量的死亡与囚禁,直到现在被逼迫只能生活在这荒野的山谷之中...
鬼马听完老者的叙述思索后问道:“既然你们和耶蒂人有着血海深仇,那么为什么现在耶蒂人反抗军中的首领却是你们族群中的人呐?”
听完大黑狼惊讶的说道:“什么!怎么可能,这个家伙是谁。”
鬼马随即说出高夫的名字并向这些白狼介绍了这一路来关于高夫的情况。
这时的老白狼语气深成的道:“嗯...,高夫啊,的确曾经是我们的一员...,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我们的族群的英雄。可惜它已经在之前抵御冰领主爪牙的战斗中战死了,之后我们将它妥善的安葬了...,可是奇怪的是后来它的坟墓中的尸体却不见了,就好像被人挖走了一样,直到现在我们也无法搞清楚这事情。”
老白狼继续询问着高夫的情况,在它看来这里一定有着深不可测的阴谋,现在耶蒂人内部已经发生了战争。它们作为艾瑞斯领域的居民也到了证明它们族群价值的时候了,一边是反抗军的势力,一边是冰领主的势力,它们也想作为一股新的势力出现。
鬼马说道:“在我看来,导致你们和耶蒂人结下仇怨的罪魁祸首应该还是这个由大魔王任命的冰领主,它的出现是你们两个族群之间冲突的导火索,这样一来我想我们应该有着共同的目标了,无论你们之间有多大的恩怨,现在最为很重要的是现任的冰领主,我想你们应该加入我们一同进攻冰诚堡。”
这时的老白狼没有立即表态,它想了一会儿说道:“可是耶蒂人依旧是个威胁,无论是反抗军还是冰领主,在它们拥有强大力量之后,它们黑暗的一面终究会被激发,大魔王与冰领主只不过是加快了耶蒂人侵略别人的速度,即使击败了冰领主,我们的族群始终还是要保持独立的,之后的冲突看来不可避免啊。”
是的,这些问题是不可避免的,魔界中族群与族群之间的争端就如同人类世界一般,始终无法真正的获得绝对的和解,不过从目前来看,冰领主应该暂时成为了狼族与耶蒂人反抗军共同的敌人了。就这样鬼马和白狼们暂时达成了合作协议,狼族们可以协助反抗军攻打冰诚堡并解救冰牢中的囚犯,毕竟在这些囚犯之中也有一些狼族的同伴...
未完待续
I
avboy
avboy

29 人关注

故事烩
故事烩

7063 人关注

评论区

2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