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近十几年来超级英雄题材电影成为商业片的主流,不少人一听到“美漫”的第一反应可能都是英雄集结的场面。但除了美漫中最常见的“大事件”,一些作者也会创作出独立世界观的故事,,这些故事里不见得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却依旧扣人心弦。
DC 漫画距离最早创立已有八十余年。虽然有着历史悠久的宇宙设定,可游离在主宇宙之外,一些作者又总能为粉丝带来不少颇具深意的独立世界观漫画,比如《致命玩笑》、《天国降临》、《卢瑟:钢铁之躯》。不过这次我想给大家推荐的是短篇漫画期刊《Solo》。

独奏

如果说《致命玩笑》这类独立故事是 DC 给作者的命题作文,那么《Solo》就是为作者准备的空白的画布。“Solo”与故事无关,它更像是个项目的名字。《Solo》是一本相对特殊的美漫期刊,每两个月推出一期,每期 48 页,没有插页广告,每期都会重点介绍一位作家,名字则会被印在标题之上。
《Solo》的概念很像 DC 早年间推出过的 Showcase 系列。Showcase 系列漫画的主要功能并不在于赚钱,而是通过连载合辑的形式测试新角色(新作品)是否受欢迎,从而决定要不要单独推出连载或是砍掉。但与 Showcase 的功利不同,DC 想让作者最大程度地在《Solo》上展现自己的才华,于是 DC 允许漫画家自由创作任何类型的故事,也可以和其他作家合作、申请使用版权角色。只要符合审查,作者可以在《Solo》上画任何东西。
《Solo》里有特别多具有寓言色彩的短篇故事其实并没有借用 DC 旗下角色(这句很重要),而出现版权角色的故事通常也都和 DC 宇宙没什么交集,这或许是 DC 对创作者管得最松的一次了吧。也正是如此,我们才能在《Solo》中既能看到蝙蝠侠和猫女“约会”,也能看到超女心碎,还可以看到为爱而死的杀手,或是死于贪念的小人。个人还是更喜欢《Solo》里 DC 角色的故事,接下来给大家讲讲首期《Solo》里的两个短篇故事。

Date Knight

第一期《Solo》的首个故事名叫 Date Knight,讲述了蝙蝠侠与猫女的一场追逐。
夜晚,歌谭市埃及博物馆的猫塑像橱窗被打破,警卫被击晕。蝙蝠侠赶到时发现展品并没有被取走,这时猫女从角落中现身,嘲讽道:“我真该给你画张地图。”蝙蝠侠则无视了猫女的打趣,说:“如果你想要偷东西的话恐怕早就得手了。”猫女也没有理会蝙蝠侠,只是向他冲了过去。强大的冲击撞破了玻璃,使两人从楼上跌了下去。在坠落时猫女还自信地说道:“夜晚在城里出现的绅士怎么能没有车呢?但别担心,你就坐在后排享受这趟旅程吧,今晚由我来开。”
蝙蝠侠抛出钩爪打算安全着陆,但被在下落过程中割断,这让他们掉落在花贩装满玫瑰的手推车里。起身后的猫女还不忘叼走一支玫瑰。猫女率先爬至高处,但很快被蝙蝠侠扑倒,二人又打破了玻璃,进入一家餐厅,灵活的猫女在刚刚混乱的场面中拿到了一只虾。随后猫女继续领导着这场追逐游戏,二人跑过一扇巨大的广告牌,穿越在哥谭市的楼宇之间,其间猫女一直用语言挑逗着蝙蝠侠。
当蝙蝠侠当荡一幢楼后,他发现自己跟丢了猫女。几乎就在同时,猫女说了一句:“就像我说的,今晚我来开车。”随后一脚把蝙蝠侠踢了下去。当然,猫女是不可能伤害蝙蝠侠的,他把蝙蝠侠倒吊起来——就像他平时对罪犯那样。猫女看着倒吊的蝙蝠侠说道:“我不管其他女孩儿怎么想,我觉得你挺有意思。”随后给蝙蝠侠留下了四个吻,并说:“如果你出对了牌,那么下周六依旧可以约我出来。”

Young Love

在《Solo》本就不多的 DC 角色故事中,有一个我特别喜欢的,这就是第一期《Solo》的第三个故事——《Young Love》。在我看来,这个短篇巧妙地填补了原作《Action Comics》的剧情。
虽然画风变了,但特有的印刷风格依旧能让人看出《Young Love》讲的是黄金时代超级女孩(卡拉·佐·艾尔)的故事。开场是超级女孩的自述:“我还记得一次漫长的飞行。飞船又窄又小。我很害怕,空虚且迷茫。当时的我还不到 15 岁。我感觉是那么的渺小,宇宙却如此浩瀚。那次的着陆我本该丧生,但那时我已经变得很强了。简直是无敌之躯,至少记者会这么说。但可笑的是我现在感到多么无助。”
随后故事正式展开,全篇依旧伴随着超级女孩的自述。她回忆起自己在这个星球上交到的第一个朋友——理查德·迪克·威尔逊。理查德和这个化名为“琳达·李”的氪星女孩都是在孤儿院生活的孩子。
理查德既是琳达·李的朋友,也是她的“敌人”。因某次超级女孩在飞行过程中恰巧被理查德抓拍,理查德就一直怀疑身边的这位女生就是超级女孩,为此两人还展开过几次智斗。面对理查德设下的圈套,氪星人卡拉总能以超级女孩和琳达·李的双重身份坦率应对,即便如此,她还是承认理查德很聪明,而且很帅。
两人再次相遇是在海滩上,此时的他们早已离开孤儿院。是理查德先认出琳达·李的,他凝望她片刻,如同初见那般。这次见面让超级女孩觉得兴奋,起初她还以为是受红氪石的影响,但后来她才知道这是人性的感觉,她已坠入情网。后来两人在大学时期谈了几年恋爱。
卡拉·佐·艾尔很爱理查德,但她并不能因此放弃作为超级女孩的责任。她甚至考虑过告诉理查德真相,告诉他说他的猜测是对的,他的爱人就是超级女孩。但最终她没这么做,只是耍些小手段拖延住理查德,完事后再回来找他。当时超级女孩并没有感觉,但后来她才意识到这些行为或多或少地伤了理查德的心。
后来两人渐行渐远,分开了。就这么又过了几年,直到两周前,琳达在街上又遇见了理查德。和之前一样,这次又是理查德先认出这位老朋友的,只不过这次的他更为主动,直接与琳达拥吻在一起。这一吻让琳达猝不及防,但也令她心跳加速。理查德潇洒地说:“我还有件事,必须先过去,待会儿再回来。我也没有跟你说你有多漂亮?”可是理查德最终没再出现,而超级女孩依旧在拯救世界。
二人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医院,超级女孩从窗户翻进病房。躺在病床上的理查德望着超级女孩说道:“喂,琳达,我无论如何都想再见你一面,你可真是太漂亮了。”超级女孩低下头:“所以你……知道?”“我一直都知道,这就是我想见你的原因。我非常抱歉,我们当时都还小,和你逗乐又很有意思。可我也意识到那些行为给你造成了困扰。对不起。我也很抱歉几周之前没能再去见你,那天和医生见面的结果令我震惊。我就要死了。”
理查德被确诊为癌症,此时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虽然琳达鼓励他要坚持下去,但理查德的一句“我只是个凡人,癌症赢了”把她拉回现实。二人之中,理查德貌似总是主动的一方。他对她说:“我够坚强——坚强到可以面对真相,坚强到可以可以面对你。琳达,你才是需要变得坚强的人——连内心都算上。”之后理查德提出吻别的要求。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理查德。当天晚些时候他死了。我救不了他,救不了他。理查德说得对,真正的力量源自内心,我终将找到它。但不是今晚,今晚我懂得生而为人的感受,今晚我的皮肤依旧刀枪不入……但理查德再也回不来了,我的心也碎成了千百万片。”故事到此结束。
理查德·迪克·威尔逊本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即使在古早的《Action Comics》中也只登场过三次。上世纪 80 年代又在《Supergirl》漫画里出现过一次,从此再也没有作品提起过他,直到《Solo》为其安排了一场死亡。
在《Action Comics》中,理查德费尽心思设计测试琳达。而琳达总能见招拆招,从容应对。她甚至还用上了机器人,让大家相信超级女孩就是个能力出众的超级机器,以此来打消大家的疑虑。
后来二人各自被好心家庭领养,再次见面是在海滩上,《Solo》也描绘了这段相遇。原作中卡拉在这次见面后甚至有了放弃当超级女孩的想法。虽然原作用大量气泡来表现卡拉是多喜欢理查德,但还是在后来与超人的交流中放弃了这个想法,最终还是投身于拯救世界的大业中。相对的,理查德的存在更像是超级女孩成长过程中的一道坎罢了。
在《Young Love》的故事中,理查德虽然死了,但他与超女的故事也总算有了交代。多年后的理查德行为依旧大胆,他毫不掩饰对琳达的喜爱,也毫不怀疑她对自己的爱意。多年以来,理查德一直坚信琳达就是超级女孩,直到她亲口承认后,他终于有勇气向她道歉。

结语

由于《Solo》的个人色彩过于强烈,因此阅读时难免会发觉一些故事吸引不了自己,加之每本把 DC 角色和原创故事装订在一起,DC 粉丝可能会觉得《Solo》的含金量很不高,我也难想象当年有多少人愿意持续购买并完整阅读这本刊物。最终《Solo》于 2006 年被砍,连载的两年间总共推出了 12 本刊物。
《Solo》的取消绝不代表 DC 放弃了鼓励作者自由创作这条路,相反,许多讲述 DC 角色的传记漫画在这之后陆续诞生,动画部门也推出过像《哥谭骑士》、《DC Showcase 原创动画短片》这样的优秀作品。只是不知道在如今这种环境下 DC 何时能再为创作者们准备一块画布。


I
帝王组_日天
帝王组_日天

1623 人关注

安利大帝
安利大帝

16551 人关注

评论区

2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