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I would rather be a monster that believes in something, that would sacrifice everything to make the galaxy better, than be someone who sits on the sidelines and watches as if it has no consequences to them.
摘要语出奥德朗公主,是我相当喜欢的一句话。没什么特别的意义,甚至与我想说的话也无关。只愿分享给朋友们,并以此缅怀Leia Organa和Carrie Fisher。 洁白裙上是绝代芳华,而她的大爱以银河众生为信念,以璀璨星辰为坐标。
星战对我很重要,因此我理解遥远的银河系在同样热爱的朋友们心中的意义。“客观的感想”我认为从来都是一句不靠谱的谎言,自认为客观本身就可能是对他人的不敬。出于此意,希望读下去的朋友姑且放松心情,把满篇胡言乱语当作消遣;若是实在有所冒犯,还是提前致以歉意。原力会与我们所有人同在的。
2019年最后一天的傍晚。我在中央空调令人烦躁的热浪与影院大厅的嘈杂中挤过人群,踏进放映厅后扫视了一眼,才确信似地安稳坐下:没错,观众的确会这么少。两个多小时后,六刷结束的我再次听完片尾威廉姆斯的金曲串烧,只剩下了没有听到《Across the Stars》旋律的遗憾。
是的,至今为止我去看了六遍《天行者崛起》。你问我好不好,我能说啥?该说的大家都说完了,而且句句说在我心上。至于下文那些看起来不太一样的言语,我无意说服任何人——因为实际上里面也不存在什么清晰的观点。
交响乐、梯形渐隐字幕和星海终归是给人带来快乐的,讲故事的人再烂,我也愿意骗自己他们不过是那个遥远银河系在我们世界的传声筒罢了。本文单纯就聊聊现已告一段落的Sequel的这部终章,再夹带点暴言。要是能逗各位一乐,那也值了。感谢星战,感谢大家。
实际上我依然清晰记得12月20日走进影院时的那份心情。名为点映实为提档后的各种泄露和吐槽破坏了大半神秘感,虽然并没有实际构成剧透,但“悬念”说实话本身就不曾存在过。
EP7设定集里从死星二号皇座室到黑暗绝地的海量要素早已暗示了许多,从雪地一战Rey的剑法推断些什么不免有些捉风捕影,到了EP8时Adam Driver看似不经意的一句“她的Princess身份”基本就已经算是盖棺定论了。我从来不喜欢《黑暗帝国》的故事——哪怕只是为了打入敌后,Luke向Palpatine屈膝还是比日后EP8的处理更令我无法接受。但新三部曲复刻这段故事的基本格局本该是最稳妥的打算,只是到了最后一步他们才踩在了点上。
从EP3上映开始接触系列的我不敢自称老粉丝,衍生宇宙篇章也是从接触了数款LucasArts时代老游戏后才开始渐渐补齐。到了新三部曲,不用太多说什么,我想的其实和几年来大家骂过的乃至夸过的都一样。所以那天和友人入座之后,本着放飞自我图一乐的精神,我还是带着微妙的紧张感迎来了熟悉的开场。
然后我被彻底洗礼了——原谅我如莫斯艾斯利郊外沙海般贫瘠的词汇库。每一处恰到好处的致敬糊在一起就变成了甜腻到令人不适的奶油蛋糕,IMAX厅震耳欲聋的音效声中我有些无所适从。在与邻座友人接连不断的本能欢呼中我最终麻痹了自己,甚至在观影中就完成了产生并克服出离愤怒感的完整过程。
很难说在哪一个具体的时间点“原谅”了这部电影,只能归结为从最开始就没有什么幻想。在四年多来无休无止的舆论战争之后,EP9能够选择的方式必然是最为保守的那一种。那么在这个前提下,我的要求大概也无限降低了吧。这种说法极其不负责任,但是我也很难找出更加精确的形容去描述微妙的心境。到最后,我还真挺爽。
没错,我已经放飞自我了
《Rey's Theme》一直是自EP7以来我最喜欢的一首新三部曲配乐,从灵动到恢弘,其背后约翰老爷子谱曲的叙事性也一如既往。在变奏版的旋律中Ajan Kloss地表的丛林长镜头转到了Rey的绝地训练场景,行云流水酣畅自然,即便我从未真正喜欢过这个新主角也不由想起了她初登场时在Jakku落日下同样响起的一曲。
刹那间清晰意识到,她的故事是真的要来为这段史诗收尾了。至于句号画得不那么圆?那能怎么办呢。还能坐在影院里看一部起源能追溯到地摊科幻黄金时代的直肠子太空歌剧,想想竟然也就笑了。
然后是饱受诟病的展开。没错,我也觉得这片子的情怀糊脸有些蠢。随之而来的Pasaana戏份中我们迎来了四十二年一度的庆典、老年昔日云城城主回归、疑似EP1飞梭赛车赛复刻和Rey早已不算秘密的身世的相关信息,以及Chewbacca的“诈死”。对了,还有Knights of Ren与全新TIE/Whisper的尴尬演出,我们甚至不知道为什么Kylo不再使用他的TIE/Silencer座机。
我记住的是Chewie的真正死去。拯救年少的Anakin Solo做出牺牲,为了让众人逃离而独自葬身星球坠毁的烈焰绝对称得上是英勇就义。比起这段已经写成的经典,JJ自作聪明的小手段又算得了什么呢。在对那些旧日故事自娱自乐的回想中,EP9给我带来的观感无时不刻延伸到一些与电影本身相去甚远的地方,甚至使我就此渐渐轻松起来。
这种放松让我以近乎云淡风清的心情看完了Kijimi上C-3PO的“告别”乃至Rey身世的最终揭露。其间一段歼星舰劫狱的走廊枪战戏又是黏腻无比的老梗杂烩,而于大银幕前的我而言却像是又看了一场《世纪争霸战》,一部笨拙的EP4跟风片。那部片中傻呵呵的村庄走道对射,几乎是照搬了死星一号的走廊激战,和多年后EP9的做法如出一辙。
但名不见经传的拙劣模仿和重金开发的IP续作不可同日而语,除了都能被众人列作烂片以外了无共性。可是,释然反而从未如此轻而易举过:毕竟我的既视感来自一部EP4复刻,而不是EP4本身。面对无可复制的经典谁人怀有敬意谁人刻意消费我们都懂,因此仅仅把这些桥段看作是星际冒险故事繁荣时代遗留的残光,就成为了我的选择。自欺欺人罢了,愿君一笑了之。
至于Kef Bir的草原与死星二号残骸场景几乎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Imperial March》的缓声响起恰到好处,但毫不掩饰妄图复刻EP3熔岩对决的剑斗戏就像是拍打在Adam和Daisy两位脸上的冰冷海水本身一样令人寒心,他们竭尽全力的表演已经无法弥补EP9已经酿成的、无处不在的先天缺陷。
而我甚至没有将其与那场命运之战相提并论:两位新时代的主角在黑暗面本能中用等离子剑身近乎野蛮地劈砍冲刺已经足够激烈,浪涛铁锈,亦或炙热岩浆都不过是对决背景的一体两面而已。既然营造出了属于自己的韵味,我就姑且一看。你问我好不好,我只说我还真挺喜欢的。但是我也可以不喜欢——相信我,那种愤怒我懂。这说明我们都还在乎星战,挺好的。
Rey与Luke在Ahch-To的对话中我甚至在试图揣摩Mark Hamill出演EP9时的心情。他对EP8的愤懑似乎是众所周知,但Twitter上喜闻乐见的Luke面对集火后轻松掸去灰尘的Gif这位网瘾老年从来也照单全收。两年过去了,他化身为天行者的英灵出现在遥远的银河系,对昔日死敌的血脉做出了最后的开导。当Luke略有疲乏又不失真挚地露出笑容伸展原力将红色五号缓缓托举出水面时,我突然豁然开朗。
Mark知道迪士尼的荒谬与野心吗?答案不言而喻。但从Kathleen Kennedy到Rain Johnson,又有谁不是对他恭敬有加呢。说老人是否受了什么委屈自然是见仁见智,我倒是自以为是地与他达成了共鸣:贪婪和梦想很多时候就像相互寄生的肿瘤,也没什么事情是可以轻易放下亦或记恨终生的,都在于我们自己的选择。
Mark本人甚至对旧正史里电影之外的Luke传奇都知之甚少,但这并不妨碍他做那个所有星战迷都喜爱的可爱老头与敬仰的天行者大师。他拥有自己的晚年生活,就像另一个遥远银河系里的Luke依然在率领着新武士团驰骋星河一样。
至少他们让他做到了在Dagobah沼泽的未成之事,Yoda的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吧。我暂且放弃了去讨伐那些讲故事的人,但我大概是原谅了故事里的人和故事本身。
抵抗组织为最终战斗的紧锣密鼓准备再昂扬,也不及Chewie听闻Leia已逝的仰天长啸那般令我震颤。就像Poe和Finn的慷慨陈词永远无法比拟Lando提及当年时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我们拥有彼此”的分量。Chewie的怮哭是全片让我真正动了强烈感情的唯一情节,而我想到的是我最为敬仰的Carrie和半年前离世的Peter Mayhew,他再也不会戴起那只毛茸茸的头套了。
一个时代真的结束了,而我大抵是连感慨的资格都没有的。故事暂且落幕,承载故事的银幕告别还有多少不甘与愤懑可言?憎恶的事物总会存在,我们可以选择不去遗忘;而同样铭记于心的光明,正因热爱才会理解。放过自己吧,那毕竟是我们爱着的人们戏里戏外的终焉时刻了。
我相信许多朋友真正难以接受的,是没能让大家欣然认同的新英雄们。而我还是想花一点篇幅讲讲重大争议之一:Rose Tico。我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妄言喜欢,但她的确是仅有的让我颇为在意的新三部曲时代原创角色。Canto Bight一场戏是EP8的败笔我完全不否认,但我相信对Kelly Marie Tran这位演员的无端攻击也是朋友们都唾弃的行为。除去这些因素回到故事之中,Rose却切实地让我有所触动。
主角Rey之外,Finn一直因为得不到深刻塑造广受诟病,EP9剧本中仅有的机会也被浪费在了无关痛痒的暧昧上。因此,他的反抗之路相当缺乏说服力,而Poe的父母是义军时代的突击队员与飞行员,出身设定的根红苗正成为了许多发展理所当然的借口。相比之下,生为矿场奴隶的Rose和姐姐是背负着痛失父母的血仇加入抵抗组织,除了悲剧的始作俑者第一秩序之外,她同样对与新共和国官僚阶级沆瀣一气的富商巨贾嫉恶如仇。
Reach past the thorns and find the Rose
虽然剧本对角色的塑造难以恭维,但这样的故事背景我能够接受。也许是共情泛滥,我非常欣赏Rose的奋起反抗,哪怕EP9中除了更换干练的新发型外她已经被完全边缘化,至少新三部曲为那个银河系创造了一个让我在乎的普通人角色。我知道她在工装外套上从未佩戴过可选的军衔标识,仅仅是因为她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等级如何;我也理解她的坚韧勇敢,因为她的不懈抗争甚至让我可以感同身受。
有些时候我觉得遥远银河系里的英雄们越来越多元多彩是件好事儿。在此一提Ajan Kloss的最终欢庆场景中D'acy和Wrobie的胜利之吻,两位巾帼女杰在斗争中击碎了笼罩于星海之上的铁幕,得以逃脱本会在暴政下面对的惨淡命运。这足以让我在保持对旧日经典虔诚的同时,向着新时代的故事传达出的进步与信念会心一笑。在幕后的秘密中,一切刻意与否都是叙述者的意愿,我只是很愚蠢地把故事信以为真罢了。
随着一曲经典的《Prologue》,援军舰船遮蔽了Exegol的苍穹,而我刹那间周身甚至漾起了一种喜悦的酥麻感。是的,我知道这一幕很唐突;是的,我知道这场决战几乎像是儿戏。但新正史的哪一篇章又真的拥有厚重质感呢?若是在脑海中重复早已知晓的缺憾,挫败感自然也会涌上心头。这里不得不闲扯些题外话,阅读新三部曲的正史作品从来都是一种与自己和解的过程。
不可否认,自然有《余波三部曲》这样优秀的承上启下之作,当然诞生了更多《抵抗组织重生》一类的填坑案例——这本EP8的后日谈由内而外透露出缝补烂摊子的气息。但作者还是贡献了相当多非常“星战”的时刻:街巷跟踪到空中狗斗都是熟悉的味道,Leia和仅存的反抗者们以Ryloth为新据点招兵买马,在第一秩序丧心病狂的围追堵截中为反败为胜再次保存了火种。
我看到在Kathleen Kennedy近乎一片空白的规划与框架下,依然有故事组所召集的创作者们加入这个并不完美的残缺新宇宙,为其尽可能搭起一块又一块砖石。于遥远的银河系而言,这已经是不幸之后的万幸。至少故事还讲着,我们愿不愿意听便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开心就好。
所以当Lando驾驶那艘永远的Falcon带领银河人民赶到之时,我在刹那激动后只有一种疲惫的欣慰。新共和国在近三十载冷战中的不作为早已埋下无数祸根,Hosnian Prime的毁灭只是象征着和平谎言的破灭而已。统治区的人们憎恶第一秩序吗?更多只是无能为力的麻木,就像共和国松散邦联下那些自生自灭的行星一样。从EP8的Crait一役无人增援到Exegol上空的战局逆转,这剧情转折背后的仓促、生涩与不得已的选择撕开了故事外的决策者们丑陋的面目。
而故事里一切却又像是童话:一位年迈的公主将军依然呼唤着铁拳下的芸芸众生去用双手托举起希望,在她身后是一场久违的光荣抵抗。我深爱着她,而我也选择相信每一位面对暴虐与绝望站出来的人们亦然。至于新三部曲电影本身,其实我们也都一直明白。可以更好,但未曾做到;事已至此,宽宏为上。
最终皇座前的一战,无论是“英灵殿”还是略显草率的反杀,乃至Rey和Kylo之间的复杂情愫,我想大家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评判。倒是可以一提绝地们的激励,虽然没能识别出Alec Guinness的声音,但Ashley为Ahsoka说出的那句台词和Aayla Secura再次出现于正史电影还是令我颇为感动。没错,小索卡和Aayla是我相当喜欢的两名绝地。
意外惊喜
至于新三部曲里本该扛起反派主角地位的Kylo从EP7中段开始就显露出相当别样的气质,一部EP8更是惊世骇俗。但一个幼时被形容为“Star-child”般天使的角色是如何走向偏激与沉沦的,片中给出的答案于许多粉丝而言可能连饮鸩止渴都称不上——粗糙的人物处理有目共睹,我倒只是非常喜欢“坏的并不彻底的家伙如何在挣扎中成长”这个概念。
传说宇宙里的Jacen Solo是因为自己保护银河系的极端愿望才坠入黑暗,杀死Luke的妻子、自己叔母Mara的罪行堪比弑父。Ben Solo也许本来会成为如假包换的新正史Darth Caedus,但他和Anakin一样在追逐权力之下曾经真正在乎的是爱。对他来说,这结局足矣。他外祖父没能做到的是拯救所爱之人,而他做到了。“Skywalker”究竟是谁至此已不再重要,Ben的救赎剧情甚至没有资格同EP6的故事相提并论,放在这样一个新三部曲的尾声不失为无可奈何的下策。
我并不是什么Reylo粉,而且是个相当迟钝的人。但是在EP8所传达的那些颇具争议的新理念与对两位主角不遗余力的着墨之后,EP9的这一吻我也就乐呵着笑纳了。太空肥皂剧拍到如此地步,倒是让我感到了些许颇为复古的新奇意味。
我仅仅潦草看完了新武士团系列的《主向量》和《狂攻》,对推动原力设定奇幻化的《黑巢三部曲》兴趣浓厚无奈作为伪粉一直没有开坑啃下去。至于零零散散的短篇或者漫画甚至可以看完就忘,但正说明了有太多天行者家族的恢弘传奇可以去发掘。可能正是因为对这个宇宙知之甚少,面对一部EP9为“天行者崛起”给出的谜底,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坦然。
行文至此就暂且打住,都是一些相当碎片化的个人感受。你问我在想什么?我想七刷了。自不量力借用大尉老师一言:“爽到高斯模糊”。若是再看,我想我已经可以享受EP9了。
我想看的是《Journey to Exegol》紧迫乐声中从Wayfinder到飞向未知空间的转场镜头,是Rose和地勤人员们在《March of the Resistance》旋律里的整修备战,甚至只是遮天蔽日的Xyston级伴着熟悉的进行曲徐徐升起。提啥要求呢,想自己呛自己都难调动情绪了。挺爽的,挺好的。是烂片吗?没错,是啊,我可以回答的毫不犹豫。
顺便再提一最近的事儿。挤出更多闲暇时间之后,我把《曼达洛人》补到了第三集。宇宙剑戟片,太空西部剧,味儿是真的正。然后要做的事说出来都不好意思,得继续去挑战那场Ninth Sister的Boss战了。ACT苦手,诸君见笑。
而一想到大概会主打谍战风格的Cassian上尉个人剧,瞬间有了更多期待。《赤色收割》和《死亡士兵》两本旧正史小说甚至可以来一段星战丧尸惊魂,包容性如此强的太空歌剧至今已是硕果仅存寥寥无几。在庞大背景下去讲述风格甚至题材都截然不同的故事,正是这类幻想宇宙的魅力所在。遥远银河系里的无限可能一直都在延续着。
至于“最恨星战的是星战粉”?谁知道呢。而卢卡斯为了自己在前传整出来的Chosen One预言甚至授意写死Solo家的小Anakin,随之又后悔九十年代早期默许的Palpatine复活剧情是对预言这一新设定的障碍。有关家庭伦理复杂纠葛和原力超人怪力乱神的破事儿,粉丝同官方的战争从来就没停息过,所以再看EP9的故事?一家之言罢了。
暂且放下新三部曲吧,只要我们依然热爱,就能在广袤银河的其他疆域找到新乐趣。哪怕暂时离开这片星海,再度回归时说不定就会收获焕然一新的体会。
祝大家新年快乐。故事总是伴随着我们,原力也会永远与我们同在的。


I
Ethan.Blazko
Ethan.Blazko

207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48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