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这系列新三部曲的终章《天行者崛起》在12月18日进行了点映。作为电影忠实粉丝,我当然选择牺牲晚饭,前往观看。或许是饥肠辘辘影响了我的情绪,在电影院坐了142分钟后,我感到了无限的空虚和失落。乔治卢卡斯曾说“最恨星战的就是星战粉丝”。我真的不想做这样的粉丝,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新史诗的终章能做到令我如此无感?
下文包含大量剧透,You’ve been warned.

优点

先让我把《天行者崛起》令人满意的地方说完吧。
首先,迪士尼技术力仍然行业领先,画面依旧绝美。尤其是死星坠落的那颗海洋星球,波澜壮阔的海浪之中耸立着死星残骸。这场戏的画面完美符合了我对史诗的想象,颇有希腊神话的感觉。
西斯圣地的风格阴郁,邪教气质十足。颇似《权力的游戏》中铁王座的西斯宝座矗立在空旷之中,宛如一把宝剑直插地心。在宝座正对面是类似《西斯的复仇》中议会的众多西斯观览坐席,仿佛古罗马剧场。镜头缓缓横移,无需台词和配乐就能给观众带去庄严肃穆的气息,令人不由得屏息凝神,不敢喘大气。
在精美的画面之外,约翰威廉姆斯的配乐更显功力。《天行者崛起》中有多段星战经典曲目的重新编曲,在烘托气氛的同时又满足了情怀。哪怕你再不喜欢新三部曲,可你也不会讨厌约翰威廉姆斯的音乐,尤其是那《帝国进行曲》的温柔弦乐改编版,实在不由得让人猛男落泪。
讲到情怀,这也是《天行者崛起》做得比较好之处。情怀分再次拉满,兰多卡瑞辛的回归、莉亚公主的离去,在影片最后关头,蕾伊听到了一大串绝地英灵的声音,阿纳金、魁刚、欧比王、尤达、卢克全都回来了。这一幕简直就像《神秘博士》特别篇中十二位博士一直穿越时间来拯救星球一样。
所谓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光靠情怀支撑不住这个终章。最终电影依靠的还是新角色们的演技。整个新三部曲里最重要的一条线就是凯洛伦的救赎之路。
虽然剧本不尽如人意,不过有赖于亚当德莱弗精湛的演技,我竟然对凯洛伦的救赎产生了那么一点点理解,好像这个弑父的马脸小子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亚当德莱弗在与斯嘉丽约翰逊搭档的《婚姻故事》中同样贡献了不俗的演技。我认为他可能是现在好莱坞最擅长演要哭不哭的哭戏的演员之一。
OK,优点说完了,接下去我要堕入黑暗面了。下面有大量剧透,再次警告!

缺点

将帕尔帕廷皇帝拉回来当大BOSS简直败笔中的败笔。
《天行者崛起》的导演J.J艾布拉姆斯在采访中表示他们从一开始就打算把皇帝拉出来。在我看来,这就是在放屁!不要跟我说什么旧正史里皇帝已经复活,我们只从电影入手。
《天行者崛起》一开场凯洛伦就前往西斯星球找到了帕尔帕廷。帕尔帕廷对凯洛伦说斯诺克是他的手下。不仅如此,皇帝居然在这个星球上囤积了大量兵力与歼星舰。帕尔帕廷对凯洛伦说第一军团将在他的领导下成为至尊军团,一举消灭反抗军。
这么多歼星舰在前两部里怎么不出动?为什么要帕尔帕廷弄出斯诺克这个傀儡?他是害怕卢克天行者看到他复活后跑来杀他吗?
从各个方面来看,我都认为《天行者崛起》将帕尔帕廷拉回来当BOSS在仓促之下作出的决定,是对《最后的绝地武士》留下的剧情真空进行抢救后的残骸。
和帕尔帕廷一样突兀的是第一军团中莫名其妙地冒出来一个纳粹长相的新将军,取代了前两部被凯洛伦欺负得够呛的赫克斯将军。为什么赫克斯将军不能继续当第一军团的邪恶代言人了,因为他不够坏吗?
凯洛伦在《最后的绝地武士》中那么一挥刀让整个新三部曲陷入了反派实力严重不足的情况。如果迪士尼打算在新三部曲里尝试新的道路,那就应该坚定地走下去。让凯洛伦彻底成为野心家,让他彻底黑化,让他成为永不被救赎的绝地武士,让他成为“星球大战”的丁蟹!
摇摆的迪士尼不仅搞乱了终章的逻辑,还搞乱了芬恩这个角色的挖掘深度。很多国内影迷对小黑哥芬恩怨念颇深,是的,他不够帅;是的,他是黑人;是的,他经常就种族议题发表政治正确言论。
可芬恩的确是“星球大战”之前从未有过的角色,我曾对他抱以厚望。
蕾伊也好、卢克也好、阿纳金也好,沙漠中的天选小屁孩终成一代大师。我们已经看过三遍了。韩索罗也好、波达默龙也好,走私贩子终成一代将军,我们也看了两遍了。
可是改过自新的风暴步兵,你见过吗?
《天行者崛起》中多次表现芬恩对原力极其敏感,并且他一直想找机会和蕾伊说话。可直到整部电影结束,他也没做什么原力相关的大事,也没跟蕾伊说上话。
为什么不多挖掘一下风暴步兵的反叛?让芬恩去劝降风暴步兵不好吗?让第一军团享受一下牧野之战的临阵倒戈不好吗?再说抛开风暴步兵的设定,芬恩的角色定位和波有什么区别?这个新三部曲的主角小队里真的需要两个插科打诨的小队长角色吗?嘲讽对象有C-3PO和楚巴卡还不够吗?
说到波达默龙,这个类似韩索罗的角色实在是很无聊。由于新三部曲从某种意义上只属于蕾伊和凯洛伦,因此波在主角小队中压根没有什么爱情要素。《天行者崛起》为了弥补这一点,给波加了个在过去走私团伙里的欢喜冤家角色佐伊。佐伊这个角色从设计上看显然有很大程度上考虑了迪士尼卖周边的需要。
佐伊这个角色美不美,当然是美的。酷不酷,当然也是酷的。但我们真的需要这个角色吗?删掉她会对整部电影产生什么影响吗?会对波达默龙的角色行为产生什么影响吗?
压根不会!在前两部电影里根本就没有这个角色的影子。当然,你可以用老三部曲中兰多卡瑞辛或波巴菲特的例子为佐伊辩护。没错,老三部曲中兰多和波巴菲特都只是配角,没什么亮眼戏份,可粉丝依旧喜欢他们。
看上去他们三者好像是一样的,但仔细琢磨一下,他们有根本上的不同。
当乔治卢卡斯在创作老三部曲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让波巴菲特或兰多成为人气角色,他也没有想过要把某个场景还原到迪士尼的星战主题公园里。
可在新三部曲中,这种功利的想法俯拾皆是。《天行者崛起》中当蕾伊一行人追踪信号来到陌生星球,正巧当地的阿拉阿基人正在举行传统庆典。C-3PO也就理所当然地蹦出了一大堆有关这个庆典的信息。
要不要打个赌,我说阿拉阿基人的庆典一定会出现在迪士尼的星战主题公园。
在电影叙事中,这个所谓的庆典根本是赘述。蕾伊一行人在庆典中被第一军团发现,然后兰多出场救下他们。这些事根本不用庆典做背景,随便弄个酒吧集市街头一样成立!
更明显的布局在蕾伊在飞船残骸中找到了一个叫D-O的小机器人,想必它也会像BB-8和Porg一样成为星战周边爆款。
角色数量臃肿,除了蕾伊和凯洛伦外,所有人都得不到一段哪怕三分钟的完整戏份。如此碎片的表达无法让任意两名角色之间建立足够有信服度的关系。
更可气的是,戏份已经这么不够分了,影片还要在根本不合适的场景中添加笑料。在蕾伊小队失踪后,莉亚公主还有闲心跟手下开玩笑!这个笑点非常不合适宜,可J.J艾布拉姆斯为什么不拿掉她呢?
恐怕是因为这是凯丽费雪去世前的仅存不多的片段,他们实在不敢擅作主张将之删去。凯丽费雪的离世给《天行者崛起》增加了不必要的变数。即便我很不满意对莉亚公主的处理,也得承认迪士尼确实已经竭尽全力在维持莉亚公主的角色完整度。
整个故事过于繁复,剧情始终处于不明朗的状态。观众们就像蕾伊小队一样,从A点到B点,再从B点到C点,一直在追寻着渺茫的希望。
希望电影能带给大家一点刺激。
这部电影的动作戏是如此乏味,连凯洛伦和蕾伊之间光剑决斗都那么乏味。风暴步兵们的枪法依然差劲,平庸的运镜和剪辑也无法使战斗变得刺激。特别当我在第一幕尾声见识了蕾伊那过于强大的原力之后,还有什么能让人震惊的呢?
预告片中大肆渲染的蕾伊单挑凯洛伦,就场景来说十分震撼。可惜它发生在第二幕,观众难道会对蕾伊或凯洛伦产生任何一丝丝的担心吗?
对于许多粉丝来说,这部电影里Reylo这对CP被官方承认可能是最大的亮点。
可我从来没有对凯洛伦和蕾伊这对CP产生过任何好感,我甚至不认为他俩之间有什么火花。Reylo这对CP在北美的高人气令我不解。如果你吃这对CP的话,请告诉我为什么你觉得他俩之间有戏。
电影最后有一段令人尴尬万分的“十面埋伏”式生离死别,在CP粉眼中大概是加分项,在我这里那就是大大的扣分项。
在影片最终决战,波达默龙仍然像《最后的绝地武士》中一样向全宇宙发送了求救信号。这次人民总算响应了英雄们的呼声,帝国军上空呈现出一片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这一段类似《海盗电台》的欲扬先抑处理本来应该是最震撼人心的高潮所在。但《天行者崛起》里缺乏对宇宙其他星球人民的生活描写,没有塑造任何值得同情或憎恨的平民角色。这就使最后的反转显得有些“都和主义”。人民没有响应波达默龙上一次的呼救,为什么这次就响应了?是因为兰多卡瑞辛的加入吗?那么上一次在反抗军绝望时,兰多怎么不带头响应?

尾声

说了这么些,那么“星球大战”新三部曲的锅到底该谁来背呢?
回到乔治卢卡斯所说的那句话
最恨星战的就是星战粉丝。
我部分赞同他。
乔治卢卡斯呕心沥血创作的前传三部曲遭到了粉丝的恶评,这让他伤心。他认为星战粉丝并不在乎他对星战的设想,这是很自然的事。
现在他把星战卖给了迪士尼,而迪士尼对星战未来打造的新三部曲一样遭到了粉丝的恶评。
难道是粉丝太贱了吗?
是也不是。
星战粉丝恨的不是星战,而是新的星战。粉丝们爱的永远是自己最初见到的星战,痛恨的永远是为了圈钱而鼓捣出的新内容,尤其是当新内容改变了旧内容的时候。
我为什么恨《最后的绝地武士》?因为它直接打碎并重塑了卢克天行者的形象。人们为什么讨厌《天行者崛起》?因为它让《绝地武士归来》中达斯维达的救赎多少变得有些徒然。
就像“哈利波特”的忠实粉丝们不满J.K罗琳在“神奇动物在哪里”中对宇宙观的添补,金庸小说的粉丝们不满金庸在新修版里的改动一样。星战粉丝同样不满卢卡斯或迪士尼对“星球大战”的增减删改。
当一部文学作品被创作并发表的同时,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就已经不再属于作者一个人。这当然可以解读为读者或影迷的自私,可就是这份自私支撑着整个作品的粉丝社区。
当迪士尼用纯粹的商业开发角度开垦IP,自然会引起社区意见的反弹。
“星球大战”这个IP在中国大陆不算什么热门,在点映场和我一同观影的也就二十人左右,坐在我旁边的有位年约四十以上的中年人,可想而知是有年头的粉丝了。
当电影最后蕾伊对人自我介绍说“我名叫蕾伊天行者”时,我身旁这位男子小声骂道“放屁”。
对于新三部曲,我想我会一直恨下去。

I
巴甫洛夫的忌日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48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