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导语:到了年底,很多朋友就会开始总结自己的“年度XX”,比如办公室的传统艺能“机核年度照片”(今年的很快就会发出来了)。但是每年都看同样的内容难免会感觉有点烦,所以今年我们又搞了个新花样——总结一下今年自己觉得最值的消费是什么。我调查了一下同事们这一年的消费,然后选了几位不同类型消费的代表,组成了这新一期的办公室采访。
采访完之后,我还是有和上次采访大家的假期安排时一样的感受——我的同事们的生活真精彩啊。

阿彬

Wing:彬哥好,请问你2019年觉得自己花得最值的一笔钱是什么?
阿彬:人啊,活着就是要开心是不是,靓仔!去年年底的时候没回家,当时突然领悟到人生中很多事情该做就做,不要等。反正我们是不能靠工资存下钱来的,要想实现一些东西的时候还是要想办法赚钱,所以现阶段工作拿到的钱,就拿去赶快实现自己想实现的事情。
所以呢,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下海。
因为埃及已经去完了,所以没有剩下特别想去旅行的目的地。但是去埃及的时候因为没有潜水证,所以没有在红海潜水,留下了遗憾,就想赶紧去考个潜水证,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机会就不会错过。于是今年就花了一笔钱,去考潜水证。
一开始是说和朋友一块去的,毕竟没有去过东南亚,所以想找人一起。但是朋友刚好电影项目比较紧张,请不了假,我又等不了他,就自己去了。
Wing:所以就去了你在节目文章里聊过的仙本那。
阿彬:其实考潜水证很多地方都能考,去仙本那是因为刚好认识人。不过考完潜水证回到现实现实生活中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变化,除了我多了一个Tag——潜水员而已。
仙本那之行代表了我一年的消费走向,就是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一做,想去什么地方旅行就去。
Wing:我记得你下半年还有一场旅行对吧?
阿彬:去了一趟 Serbia!这是一场还愿之旅,之前答应了朋友带他们出去玩,因为他们没出去过,啥都不会弄,连机票都是我帮他们买的,前期付出比较累,不像去仙本那那次我自己看了票就去了。
Wing:去考潜水证这次的花费大概有多少你能透露一下吗?
阿彬:其实花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贵,全部加起来就六七千人民币。在那边住酒店最便宜十七块钱人民币一天。考潜水证那边因为认识教练,所以能打折,最后一两千就拿下了。机票大概三四千,吃饭一共花了一千不到,完了。噢最后多买了个法拉利的乐高,六十人民币。
花钱不一定是要花大笔的钱才有收获感,把你想做的事情做了就可以很开心。
啊对了,想起来一件事。我每次出国住 Airbnb,跟房东自我介绍说“I am Bin”,他们都会眉头一皱,我就要解释,“My name in English means rubbish bin,but in Chinese it means GENTLE,you got it?”
Wing:牛逼,你这句话可能就是这篇文章最大的笑点了。那你明年有什么消费计划吗?
阿彬:活着。
Wing:收皮啦你。就这样吧,感谢彬哥。

蒋工

Wing:蒋工!请问你觉得自己在2019年最值的一笔消费是什么?
蒋工:那当然是 AirPods Pro 了。感觉非常牛逼。
Wing:是你用过的降噪耳机的巅峰吗?
蒋工:其实这是我的第一款降噪耳机。我之前不知道降噪耳机有什么用,而且觉得对自己根本没什么用。用了之后才明白原来降噪耳机是这样降噪的!在办公的时候完全可以无视周围的环境了,只有我自己。
Wing:原来你以前没用过降噪耳机啊。那用了之后符合你对降噪耳机的想象吗?
蒋工:太符合了,我终于可以在公交车上看视频了。我以前用过蓝牙的入耳耳塞,是物理降噪的,确实降噪但是不舒服。用了 AirPods Pro 终于体会到主动降噪的感觉了。
而且我以前用过一代的 AirPods,老出问题,信号经常断,突然一下左边没声音了,卡卡卡然后又好了。现在这好多了,不知道是 mac 系统更新了,还是耳机本身强化了。
Wing:你当时买的时候花了多少钱?
蒋工:1999,我当时是第二批买的。好多人是发布当天就下单,然后送货上门很快就拿到了。我后知后觉,还处于一种“这啥玩意啊,有啥用啊”的状态。后来我试听了一下技术部门另一名成员梓铭的,被震撼了,立刻就去动手买。但是当时网上已经没货了,下单后要等两周才能拿到,我等不了那么久,所以直接给朝阳大悦城的苹果店打电话问,他们说还有几个,我下了班就跑去买了。
我不单自己买了,还给同事河马老师带了一个。不过他觉得完全不香,不是自己买的最划得来的降噪耳机,第三天就让我去退了。
我去退货的时候还遇到顾客和售货员吵架,最后的结果是苹果店赔偿了一个 AirPods Pro 给那个顾客。我觉得其实骂我挺好的,我也想被骂。
Wing:我还以为你们是趁着双十一或者双十二一起买的,我看你们几乎人手一个。
蒋工:我是后面一批了,像梓铭、雨落他们是第一批,老白是趁着双十一买的。
确实挺香的,非常值。

囍字

Wing:靓女你好,请问你觉得自己2019年最值的一笔消费是什么?
囍字:是音乐剧《摇滚莫扎特》的票,法语的《摇滚莫扎特》。
Wing:为什么会去看这部音乐剧呢?是一时兴起还是你就一直很喜欢?
囍字:大学的时候有朋友给我推荐这部音乐剧,看了视频之后觉得挺不错的,不过那时候没想过他们会来中国演出。但是2017年他们就第一次来了中国,那时候在上海有一场,不过我还在上大学,既没钱也没精力去上海看这个,所以就错过了。
当时还在想我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见到他们了。
幸好他们开了一次2018——2019中国巡演,其中包括北京场。去年九月份的时候北京场开票了,我当时就买了今年三月份的票,过完年就正好去看。
Wing:你是特别喜欢米开朗基罗·勒孔特这位演员吗?
囍字:说不上喜欢吧,我是喜欢这部剧,也喜欢这位演员,他饰演的莫扎特让我非常开心。
Wing:问你这个是因为我记得当时你还遇到了一些突发情况。
囍字:对!他们当时是两拨演员轮流来演这出剧,这样就有休息的时间。但是公布演员详情的时间是开演前的一个礼拜,所以我们在开演前一周才知道我们那场并不是小米(米开朗基罗·勒孔特)这组人出演的。当时感觉梦都碎了!
之后我和朋友就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发换票信息,不过也没抱太大的希望。结果,有两位姑娘联系了我们。她们是从台湾飞过来看北京场的,而且是专程来看努诺·雷森德这位替演演员的。我们就很高兴地原价把票出了,然后买了再下一场的票,还买到了位置更好的票。
Wing:那看音乐剧的过程中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让你觉得这笔钱花得特别值吗?
囍字:我就等你这句话了!他们里面有一场戏叫“费加罗的婚礼”,这场戏里演员是穿过观众席登上舞台的。当时为这场戏揭幕的演员停在了我的右手边。其实我当时故意选了一个十字路口的位置,期盼着能有这样一刻,结果就被我盼到了!
他站在我右手边的位置开始念词,念完之后低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伸出了手,我也伸出了我的手,然后就是非常绅士的吻手礼。哇太开心了!无敌开心!这钱花得太值了!
还有就是我后面两排的一个姑娘遇到的一件事。饰演萨列里的演员洛郎·班当时有在观众席奔跑的一场戏,跑完之后他停在了我后面两排的这个姑娘旁边。原本是什么都不会发生的,但是这个姑娘先向萨列里张开了怀抱,然后萨列里就顺势拥抱了这个姑娘。原来还可以这样!
这两件事就足以让我感觉这笔消费特别值了。
《摇滚莫扎特》是当初我完整看完的第一部音乐剧,今年又去看了现场,算是有始有终的一件事情吧。而且莫扎特足够有趣,也足够牛逼......对不起词汇又匮乏了,想半天只想到牛逼这个词能形容它,如果你想试着接触音乐剧的话也许这部有趣而又牛逼的法扎是个不错的入门选项。
Wing:能透露一下这笔消费是多少钱吗?
囍字:不算其他的东西,门票是1080。当时是和朋友一起买的,她男朋友还说要早点买不然只剩最贵的票了,其实我们是专门买了最贵的那一档。
Wing:如果以后还有机会的话你还会去看吗?
囍字:如果他们这批人再来国内演出的话我还会去的。其实之前小米自己来国内办过演唱会我没去,因为我喜欢的还是他饰演的莫扎特,他单独一个人或者不是他演的莫扎特还是差点意思。
Wing:了解了。听了你的描述,加上你脸上灿烂的笑,大概能感觉到这笔消费真的非常值了。

xizongbu

Wing:西总,你今年最值的消费是什么?
xizongbu:对我来说今年买得最可心的两个电子产品都来自下半年,一个是 Xbox One 精英手柄2代。
有了它之后几乎所有高强度的游戏我都得先去设置里把一些别扭的按钮映射到背部的拨片上,比如《战争机器5》的贴墙/翻越、《Ori》的攻击键、《使命召唤 现代战争》的奔跑和下蹲/匍匐等等,以前右手拇指需要承担的大部分多重操作都能以这种方式解决。
再加上我日常工作经常需要在主机上快速截图或录像,这些基本功能也能通过设置和切换快捷键实现,在上手了一段时间后感觉现在已经离不开它了,也强烈推荐给主机/PC玩家,如果您还对这款手柄不太了解,也可以看我之前写过的上手体验。
Wing:平常跟你们打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精英手柄确实能做出很多普通手柄难做出来的操作。另一个电子产品是什么?
另一个也是在年底,那就是Surface Laptop 3。
如果说精英手柄2代提升了我的游戏操作效率,那新的“苏菲”应该就是改善了我的办公和摸鱼效率,配合上面提到精英手柄2代的蓝牙连接,玩起 XGP 的游戏来贼方便,具体就不展开说了。
天天烤灯的时候已经用一篇水文跟大家分享过了,总之对于习惯田字牌的朋友们来说这东西蛮好的。
Wing:好的,感谢西总,本来以为你会说那款灯来着。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日天

Wing:天叔!你今年买的最值的东西是什么?
日天:虽然不太想这么说,但我还是得说今年买的最值得的东西是《宝可梦 剑》,没有什么特殊原因,只是因为它可能是我今年玩得最久的一款游戏了。截至目前我总共玩了230小时,其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孵蛋,对比之下对战打得倒不多了。
Wing:相对以往几作这次算是你投入比较多的一代吗?
日天:其实不是,印象中《XY》玩了700小时以上,也可能更久。除了孵蛋、培养之外,那时候还经常打对战,如果赶上朋友们有空时候还会玩4人双打。但其实4人小组后来就解散了,因为有两个人从《日月》开始就没再玩,而我打宝可梦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而且是一作比一作少。《究极日月》我只打了80多个小时。
但我看到《宝可梦 剑》的游玩时间已经230小时时候我着实震惊了,因为我一直觉得本作的游玩时间可能会再创新低。
Wing:这230个小时你主要花在了孵蛋上?
日天:对,孵蛋是干的最多的事情,也打了网络对战,不过排位赛没怎么打,还是孵蛋比较多。因为突然感觉周围的朋友玩这个游戏的变少了,或者说没什么时间玩了。比如说我有一个朋友,现在正在日本读书,刚好在准备研究生毕业的阶段,没时间玩。然后我就很人道地开启了代孵业务,在孵宝可梦的时候会帮他多孵一只,再帮他练了。
像以前我经常找一些老玩家帮忙,所以感觉自己的宝可梦提升得非常快,很快就能找到自己的打法。现在什么都要自己来,很费时费力,230个小时也有很多是无用的时间。
Wing:那除了游玩时间值回了票价,游戏体验上你感受到快乐了吗?
日天:我在以前的文章和节目里也说过,我这次已经把期待降到很低,但还是挺失望的。一开始说了缩精灵什么的,大家以为就是缩精灵,后来发现地图、单机流程什么的都不行。这些其实我都还 OK ,但是游戏的优化实在是太差了,按键分配也不行,玩着很不舒适。
我最不满的还是宝可梦极巨化的动画,首先是动画很长,浪费时间,再有就是虽然馆主和特殊的 NPC 有独特的极巨化动作,但是这么短的一段竟然都是两个镜头,让人感觉活没整好。
我玩到现在其实已经过了玩这款游戏最快乐的阶段了。在游戏发售三个礼拜那段时间,我和我的朋友组过队伍,切磋过单打,那段时间应该是最快乐的阶段。不过那之后我和这个朋友就没有联机对战过了,因为他沉迷于孵母的、闪光的夜盗火蜥,用来练成“蜘蛛格温”。
看他那样子应该是不孵出来就不会再认真玩对战了。
Wing:那话说回来,你评价一款游戏自己买得值不值的标准是什么?
日天:我觉得游玩时间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标准吧。我既然愿意去玩——无论去刷也好,还是为了对战也好——如果说投入的时间很长的话,那说明我确实很喜欢那款游戏。比如说《泰坦天降》,我印象中自己打到过白金级别,花了很长的时间。后来因为 KD 比实在打不上去了没办法继续涨分,就改成和朋友玩 PVE 了,也玩了很长时间。的确是很喜欢这款游戏。
最起码有一个点是真正吸引我的,所以才会去投入那么多时间。
说回宝可梦的话,新的赛季明年年初就要开始了,赛事规则是可以用一部分超极巨化宝可梦了。我觉得其实按这种赛制的话,GF 即使把所有东西都加回来也可以再列个表规定能用谁不能用谁,不也挺好的吗。我觉得 GF 跌了这么大一个跟头——虽然从经济效益来看没怎么跌,但是口碑确实跌了——这种情况下还是希望他们好好反思一下,吸引新玩家不一定要把老玩家踢跑,同时吸引两拨人并不是矛盾的事情。
Wing:感觉听你这样说,《宝可梦 剑》你就是在做作业,《泰坦天降》这些游戏你是收获了快乐的。那除了游戏你还买了什么自己觉得很值的东西吗?
日天:我买了一个做模型的气泵,叫龟泵,比较小,气压不是那么足,但是还是可以干很多事情,比如我尝试了自己喷指甲。好多这种龟泵可以用来做美甲,只不过里面的涂料和做模型不一样,我就自己试着喷了个指甲。我还帮一个哥们把停车的那个电话号码牌换了个颜色,还给自己的旅行箱喷了个假面骑士的标志。
等于买了这么一个泵也没少干事。
Wing:多少钱呀?
日天:一个泵加一支笔三百多,但是颜料比较贵。但现在其实最开心的是手涂。我不是没去杭州核聚变吗,那个时候我就在家自己手涂正义女神高达的机体,做旧之类的。
Wing:我听二次元新闻你还买了布鲁斯·蒂姆的复制画的签名版,那是收藏品吗?
日天:这就是纯收藏了,大概三四百块钱,其实按理说这个价格一般高,主要的问题在于这个复制画太旧了,折痕和磨损特别多,大概因为是九十年代留下来的,就比较旧了。我觉得这个好是因为我不在乎有多少磨损,这毕竟是创造了哈莉·奎恩这个角色的男人的复制画,而且92版《蝙蝠侠》动画的好多分镜和人设也是他做的,我非常喜欢这位大师,所以就买了。
Wing:明白了,谢谢天叔。怎么感觉你后面说的两个都比《宝可梦 剑》值啊!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在采访结束之后,天叔又在微信上联系我,发来了这样一段话: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书鸣

Wing:这位靓仔你好,我在 G.talk 里看到你分享了自己今年买的最值的东西,有兴致详细聊聊吗?
书鸣:这是一款已经停产的 CONTAX Point & Shoot 相机。
Wing:你是考虑了很久要买吗,还是突发奇想买的?
书鸣:其实是研究很久了买的。因为是已经停产的,所以只能等别人在网上出二手,所以研究了一段时间之后看到闲鱼上有人出就买了。
这是一款胶片机,想买它的首先是因为手感特别好,外壳材质摸起来特别爽。另外就是因为尺寸特别小,带着很方便。普通的 135 画幅的相机基本都和单反差不多大,这一款就三个胶卷暗盒那么大,是我用过最小的。
Wing:这样一款相机大概要多少钱呢?
书鸣:两千七,还好,对这样一个相机来说不算贵。
而且就算不拿来拍照,摸起来都觉得很爽,甚至可以放进口袋里,没事就摸一下。
Wing:懂了懂了,感谢书鸣,又长见识了。

四十二

Wing:四十二,你觉得自己今年最值的一笔消费是什么?
四十二:是 Vtuber 社团彩虹社在情人节的时候出的一套音声,是当时彩虹社的很多成员参与录制的,有好几段。
Wing:这套音声是哪种形式的?
四十二:既有情景的,也有单纯的问候,情人节快乐之类的。
一开始想买的时候只是抱着支持的态度,因为事实上国内的爱好者直接对 Vtuber 进行工商上的支持的途径并没有那么多。你想她们后来的那些东西,比如工商显示器只能在日亚上买,或者合作款的薯片也很难买来支持。所以趁这机会就抱着支持的心态买了。一顿点一顿选,然后发现还挺贵的。还是期间限定的,时间过了之后就买不到了。
听了之后发现这套音声质量非常高,听得非常开心。
Wing:能透露一下花了多少钱吗?
四十二:我一共买了十几个人,加起来是一万日元整。时长的话,有的人比较长的五分钟,短的两分钟。比我想象的贵一点,是我今年单笔最大的精神上的开销,差不多花掉了我两个月买游戏的预算。
不过就买过这一次,后来一些节日她们出了别的,我也没再买。
还买了一个别的东西,算是冲动消费。
当时是在西雅图机场,有一个纪念品店,是一个唱片公司旗下的纪念品店,里面卖各种各样的东西。我在里面买了一套 Field Note,就是在野地里用的记事本,很薄,大小正好合适可以放进兜里,一共五本,封面都特别漂亮,是西雅图附近的一些风景。
我当时就想这是我梦寐以求的记事本,比如我在 E3 之类的地方出差,从兜里拿出来就能用。以后就认准这些类型买。
Wing:这种本子的价格应该是几十块钱人民币左右?
四十二:十美刀,五本,特别好,超值。
Wing:这个听起来确实很值,被你安利到了,突然间就变成了一个安利性质的文章。好的感谢四十二!

弓虎

Wing:请问弓虎爷你觉得自己今年最值的一笔消费是什么?
弓虎:今年也和以往一样,买了很多东西。有堆积的物质资产,也有投资在精神和体验之上的东西。很多都很值得,但是如果要挑一个性价比很高的东西来说,应该是二十天的南极游。
其实抛去转机美国在途径智利前往南极的时间,真正在极圈内只有五天,但是其间经历的,都是值得铭记终生的体验。无论是所见所感,还是置身彼处的意义,都远超过了购买它的货币价值。而且就算以后再去同样的目的地,所得到的收获也不再会超过初见时的感慨。
Wing:去一趟南极需要多少钱?
弓虎:十多万吧,一个人。
Wing:这次去南极是突发奇想吗?还是一次计划很久的旅程?
弓虎:说来不好意思,我是个害怕晕船的人,如果要我自己的话,大概宁愿被打死也不会选择任何需要坐船的旅行。不过这次其实是因为陪母亲一起旅游。但是虽然行程在半年前就定下了,但是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一个被动的突然被安排的路程。
Wing:那你对南极有过向往吗?
弓虎:只能说是一个处于“啊,我知道她,真的很好很优秀,但是好像和我没啥关系诶,反正是我追不到的学姐”一样,在去之前都是一个不存在于生活里的符号吧。
Wing:不愧是你。这次基地之旅你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让你觉得这段旅程很值吗?
弓虎:很特别的体验就是,在南极的游轮上数据是通过卫星传输,一个GB的流量要五十美金,所以那个那个期间和我聊天的朋友都是真朋友。其他的敬请期待鄙人正在编写的游记《在南极躲避企鹅的攻击后再顺劈反击可不可以》(也可能最后不叫这个名字)。
Wing:请一定要叫这个名字。那购物方面你有什么觉得值的吗?
弓虎:性价比最高而且又能说出口的,感觉就是精英2手柄了吧,1代本来就已经很优秀了,二代加上了电池包和无线充电,手感又提升了,是一个很好的实用工具,和电动牙刷一样,是用上以后就直接提高幸福度的好东西。真的很值。
Wing:明白了,我之后再找你探讨一下不能说出口的那些,感谢弓虎爷拨冗接受采访,爱您。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结语
其实我还问了很多其他同事,有的说实在想不起来有什么特别值得,有的同事买的最值得东西非常重合——比如 AirPods Pro 就是好几个人的心头好,所以我只挑了文章中的几位整理成文章。
如果大家也想说说自己今年最值的消费的话,可以到 G.talk 里参加讨论,顺便晒晒图!
I
ARNwing
ARNwing

323 人关注

玩出花儿来
玩出花儿来

974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