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许多人可能对玛丽苏少女漫画穿越鼻祖《天是红河岸》有点印象。少女夕梨穿越到今天土耳其境内安纳托利亚高原上的赫梯帝国,成了大女神伊什塔尔的化身,最后爱情事业双丰收,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不过,漫画里的赫梯人确有原型,他们是古代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民族之一,他们的名称来自叫哈提(Hatti)的土地,这是安纳托利亚的一块旷野,它的王城在今天土耳其境内黑海沿岸的博阿兹柯伊省哈图沙。
赫梯曾是古代地中海区域存在过的最强大国度之一,但赫梯人的起源却神秘莫测。我们只知道他们在公元前50—前30世纪之间来到小亚细亚,公元前19世纪移居到安纳托利亚。古埃及人在文献中把赫梯人称作像亚述人、米坦尼人、巴比伦人一般的强劲对手。大约在公元前三千年左右,哈梯的土地上曾经冒出许多小城市,那时的哈图沙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个,直到公元前两千年左右才渐渐发展成宏伟的王城。公元前17世纪,哈图沙被库撒拉王阿尼塔(Anitta)征服并夷为平地(他被认为是赫梯王或是后来赫梯人的先驱),他还给城市地基与其他任何可能重建并通知统治那里的统治者发出了诅咒。
约在公元前17世纪中叶,赫梯王,被称作“库撒拉人”的哈西里,重建了哈图沙。哈图西里名字的意思是“哈图沙来的人”,或许是他占领哈图沙后为了更方便统治而改的名。由于资料匮乏,我们不知安尼塔毁灭哈图沙后有没有重建,因而难以确定哈图西里是武力攻占了哈图沙,还是只是在废墟上重建了城市。我们比较确定的是,此后赫梯人在安纳托利亚建起了强大的帝国,而哈图沙是帝国的王城,正是这一时期的哈图沙矗立起无数宏伟的建筑,其遗址至今仍依稀可见,例如保护这座王城的城墙长达8公里,墙上有五个大门,包括著名的双狮门与狮身人面像门,在王城较为低洼的地方还建有许多神庙,其中保存最完好的是大神庙,大约在公元前13世纪时建成。
公元前14世纪左右,赫梯帝国的力量达到巅峰,势力拓展到黎凡特北部和上美索不达米亚,为了争夺近东的控制权,赫梯与埃及帝国、亚述帝国和胡里安人的米坦尼帝国不断地发生征战。公元前1285年,为争夺叙利亚的控制权,赫梯帝国与古埃及的拉美西斯二世发生了著名的卡迭石战役,据说动用了5000—6000辆战车,是古代世界最大规模的两轮战车大战,比《摩诃婆罗多》中见俱卢之战的规模大很多。
赫梯人似乎满足于继承他们新家乡的名字,同样,他们对神话和宗教也抱着一种开明的态度。赫梯帝国在全盛时期时共有几十个不同的民族和城市。赫梯统治者在征服其他地区时采纳了各个民族的神话,因而他们的神话体系中拥有数量可观的神祇,光是暴风雨之神就有数名之多。赫梯人把他们的众神成为“千神”,这是因为每座城市、每座山岭,甚至每个泉眼似乎都有它的保护神,另外还有一些神专门掌管四级更替、谷物生长、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等诸多日常事宜。
为了把帝国各部分的神祇和神话同化成一个国家的神,赫梯统治者给不同民族的神祇安插了不同的位置和神职。赫梯人的多元神话体系融合了各地信仰之间的差异,尊重民族的多样性,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不过,为了让帝国真正感觉到统一,必须有一个全国共同的信仰,有一批全国各地到处都认可的重要神祇和神话,在赫梯神话中流传最广的故事讲述众神之间彼此抗衡,以及他们如何影响凡人的命运。其中有一组神话包括赫梯人一些最为重要的故事,它们谈到世界的神秘起源,以及原始众神是如何争夺最高地位的。
赫梯神话中的众神之首叫做塔卢或塔沆纳,一位司暴风雨的战神。他更为人熟悉的名字是特舒卜,一位米坦尼帝国胡里安人的暴风雨和天气之神。在胡里安人融入赫梯帝国后,他们被赫梯帝国的统治者逐渐融合。公元前13世纪,新赫梯帝国的统治者穆瓦塔里二世把塔沆纳任命为他的私人保护神,并宣布他和特舒卜是同一个神。
特舒卜性格暴烈又反复无常,他握有使人们维持温饱并保护他们不受敌人侵犯的神职,需要人类不惜一切去讨好,因为他乘坐公牛拉的战车,随时准备粉碎人类的任何祈求。确实,在美索不达米亚肥沃的平原上,太阳和河流似乎是可靠的丰产来源,但在安纳托利亚崎岖的山区里,炎炎烈日带来的干旱的烈日很容易使田野颗粒无收,一次暴风雨则可以在一夜里毁掉一年的收成。在这种变化无常的气候条件下,赫梯人永远不可能完全摆脱一种灾难降临的威胁感,这也体现在特舒卜本人王权不时受到挑战的“库马尔比系列” 神话中。
就跟希腊神话里的宙斯一样,特舒卜的政权是通过篡夺父亲库马尔比的王位建立的,库马尔比又是通过推翻他的父亲成为神王的。在此过程中推翻了整整一代神祇,被篡位的一代神祇包括名字现在已无人知晓的古老海神,以及如肩抗大地的神乌贝鲁里等。这个神话是赫梯人从被他们吞并的胡里安人那里继承过来的。
库马尔比系列的开头是这样的:“伟大的众神请听!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原始时代,阿拉鲁是天上的主宰。”阿拉鲁坐在王位上,他的近臣安努则率领众神顺从地臣服在统治者脚下,小心翼翼地伺候他,为他斟酒。但这种待遇阿拉鲁只享用了九年,众神发动了叛乱。阿拉鲁为了躲避反叛者,逃到了地下深处,众神推举安努取而代之。现在率领众神跪在新王面前百依百顺的是安努的儿子库马尔比。
九年后,众神第二次发动政变,这一回的领头人是安努的儿子库马尔比。安努知道自己不是库马尔比的对手,就逃走了。但库马尔比抓住他的双脚把他从天上拽下来,握住他的腰部,把安努的生殖器咬了下来整个吞掉了。库马尔比得意洋洋地认为他已经安全了,不会再受到安努或他的后裔威胁了。但被推翻的安努警告他说:“胜利只是虚假的。”因为库马尔比在吞下安努生殖器时也不小心吞下了他的精子,因而怀上了暴风雨之神特舒卜、他的近侍塔斯米苏和伟大的底格里斯河。这个细节或许会让你想起希腊神话中的天神乌拉诺斯?学者们认为,乌拉诺斯被其子克洛诺斯阉割的神话正是受到了这个赫梯胡里神话的影响。它随着早期希腊人从安纳托利亚传入伯罗奔尼撒半岛,以官方认可的奥林匹亚信仰神系的面貌再次出现。
有一种说法是库马尔比把安努的精子吐在地上,不料却从大地中诞生了一群神祇,另一种说法称,那些可怕的精子在库马尔比的肚子里长大,到了约定的时间才分娩。不管哪一种说法对,反正特舒卜就这样出世了,并很快篡夺了父亲的所有权力。库马尔比呼唤智慧之神埃阿(也就是美索不达米亚神话里的那位智慧水神),但无论天上还是地下,没有那一支力量能遏制住狂野的暴风雨之神。特舒卜问道:“现在谁能在战斗中与我匹敌?谁又能战胜我?”
特舒卜就这样篡位成了神王。不过他的父亲库马尔比并没有放弃夺权。他深知自己不是特舒卜的对手,于是安置一系列觊觎王位的年轻神祇来对抗特舒卜。
首先挑战王权的是一位叫作库伦塔的年轻男神,他拉弓射箭,使箭矢像冰雹一样砸向特舒卜,第一箭射中了暴风雨之神的妹妹萨乌斯卡。萨乌斯卡是赫梯人从胡里安人那里引进的丰产与战争女神,相当于巴比伦与亚述人的伊什塔尔,不过眼下她可不是库伦塔的对手。第二箭擦身而过,特舒卜把受伤的妹妹拉进战车,准备进攻,但被年轻男神库伦塔的第三箭挡住了。接着特舒卜的对手又投掷出一块石头,使特舒卜从他的战车中可耻地摔了出来。那位年轻的神库伦塔抓住缰绳,从无能为力的暴风雨之神手中夺过鞭子,宣布特舒卜的战车归他所有,特舒卜现在不再是王,而他将统治天下。
这位年轻神祇统治了若干年,没有遇到过挑战,于是他渐渐妄自尊大起来,拒绝向祖先众神致敬,让埃阿大为震怒,便和库马尔比协商后派出一名使者,试图教育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神祇,却受到了库伦塔的羞辱。埃阿一怒之下命令他的使者到地下世界去找他的兄弟那拉纳普萨拉求援,后者把地面上所有的走兽都召集起来向库伦塔发动进攻。库伦塔尽管很厉害,但还是打不过那么多野兽,身受重伤。特舒卜回来了,把他从王位上轻松地赶走了。
下一个向特舒卜发动挑战的是一名叫作“银”的半神,他是库马尔比和一名凡间女子所生的儿子,是银子的化身。不过他没有获得库马尔比的承认,尽管他和其他神一样威力非凡,却一直被人们忽视,也没有自己的信众,所以当他从母亲那里得知自己的身世后义愤填膺,立刻去寻找父亲库马尔比。库马尔比考虑到把自己推翻的儿子特舒卜还在位上,于是决定利用银。他承认了这个儿子,并培养银推翻了特舒卜成为神王。但银的统治时间并没有比他的前任好多少,很快又被赶下了台。
于是库马尔比又向海神求助。海神把自己的女儿巨人色塔普苏璐茜嫁给库马尔比,两人生下了可怕的海蛇赫达穆。赫达穆是一个庞大强大的怪物,在叙利亚海岸线上兴风作浪,对特舒卜构成了可怕的威胁。暴风雨之神准备进行殊死战斗,他的妹妹萨乌斯卡则在密谋用美人计战胜蛇。她在身上抹上大量香油,在赫达穆从深海底跑出来时迎接他。赫达穆被她迷得神魂颠倒时,萨乌斯卡给他一剂催情药,实际上是一剂催眠药,然后赫达穆就被特舒卜轻松杀死了,他的王位又安全了。
特舒卜的第四个挑战者乌利库米就不那么好对付了,乌利库米是库马尔比的后代,代表山,生下来就被带进地下世界,放在背负着天和地的神乌贝鲁里肩上。库马尔比认为把乌利库米放在乌贝鲁里肩上可以不被萨乌斯卡窥见,长大后便可推翻特舒卜。乌利库米又聋又瞎,不那么容易受到诱惑,所以对特舒卜构成严重威胁。只过了15年,乌利库米的巨大躯干便冲破海面,耸立在海面之上。特舒卜率领着雷和雨,准备对付这个巨人,他试了一切方法,但仍然可耻地失败了,不得不宣告退位。
库马尔比翻来覆去地攻击神王之位,给天界带来了不稳定的局面,也使他的老盟友埃阿的利益受到影响。于是埃阿出面为父子俩进行调解。埃阿走访了背天巨人乌贝鲁里,讨论如何对付乌利库米,乌贝鲁里表示他只觉得肩膀酸痛,压根没注意到居然有一个怪物被放在他肩上。于是埃阿受到启发,向特舒卜提出了一项计划:他们可以用那把凿子切掉乌利库米由玄武岩构成的脚,从此乌利库米成了残疾神,特舒卜终于可以高枕无忧地坐在他的神王宝座上了。
不过,特舒卜的神王地位最终还是没有永远保持下去。公元前13世纪末,邻国亚述的崛起压制了赫梯的力量,而神秘的“海上民族喀斯喀人”的入侵进一步虚弱了赫梯国力,最终导致公元前12世纪上半夜的崩溃,帝国肢解,之后一直成为亚述帝国的属国,直到公元前8世纪被亚述吞并。后来这里成了弗里吉亚人的一个定居点,在希腊、罗马和拜占庭时期仍然存在,但赫梯人创造的安纳托利亚文明与他们的众神早已湮没在黄土之下。

I
席路德
席路德

1948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77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