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译自小岛秀夫著《僕が愛したMEMEたち》一书
小的时候,柠檬是唯一可以入手的炸弹。像是梶井基次郎的小说《柠檬》“闪耀着光辉的恐怖炸弹”放置在京都一样,到讨厌的地方的时候总会带着加利福尼亚产的柠檬。柠檬就是可以自由运输,由自己掌握的毁灭世界的最终兵器。
上了高中以后,渐渐认识到柠檬炸弹并没有毁灭世界的破坏力。后来听人说有部像《柠檬》一样的炸弹小说存在。情报源是和我一起长大的达郎,那是我与曼陀罗(Datura)的初次相遇。
曼陀罗(Datura) 朝鲜曼陀罗的总称,整体含有生物碱,会使人产生幻听、幻觉、妄想、意识丧失等症状的剧毒植物。在中南美多有种植,是多种药物的重要医疗原料。
打开友人带来的书页,满篇皆是“如果坏掉的话,曼陀罗,一片就能杀死人的曼陀罗”之类的主人公的台词。随后友人丢下一句“很有趣哦”(这句话原文是关西方言,小岛小时候是在关西长大的——译注)后把书塞到“我”怀里走了。
友人借给我的是刚发售不久的村上龙第一部长篇第三人称小说《寄物柜的婴孩》。
我不吃不喝的读着。很是猥杂(这个词不太好理解,可以看看后面小岛的反应——译注)的文章,没有声音也没有画面,一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猛烈的能量发散出来。胃里翻江倒海,耳朵轰轰作响,胸口阵阵发紧,脑袋天旋地转,大腿间的丁丁变得炙热,好几次长长舒气。这本书一边伤害着、一边紧紧抱着“我”。被凶暴的爱抚凌辱的“我”,头一次感觉到能破坏世界的炸弹的必要性。
本书将“曼陀罗”作为“大规模破坏武器”的象征进行了描写。主人公之一的摇滚乐队成员这样说道。
你作为歌手是超一流的,悄悄潜入轻抚着听众的神经,就好像毒品一样,但是想要支配群众光是毒品是不够的,炸弹是必要的,将听众们用毒品构筑起来的白日梦一瞬间摧毁掉的炸弹是必要的。
是的,一瞬间将一切全都摧毁掉的炸弹!这就是“曼陀罗”,这种破坏冲动就是书中流淌出的摇滚魂。“我”既不是无政府主义者也不是自由主义者,“我”只是一个摇滚信徒而已。
所谓摇滚,是一种拒绝既存规则的生活方式,是为了摆脱过去的一种抵抗,是毁灭前任者创造的系统的恐怖分子,是为了甄别未来的MEME的限制装置。
电影来说的话,就是石井聪互的《爆裂都市 BURST CITY》、塚本晋也的《铁男》、大友克洋的《阿基拉》那样的作品。年轻人们为了创造新的世界,而把既有的世界破坏掉,为此必须终结旧的世代,规范、城市、国家,全都要破坏掉,亲人和先祖以及原住民们也都要抹杀。MEME的延续说起来就是有如杀戮一般的世代交替。
“曼陀罗是什么?(中略)把东京变为一片空白的药,如果有人问起就这么回答。”
原来如此,《寄物柜的婴孩》就是青春摇滚小说。“我”在知晓的同时,就向着他们的生存方式同化了。也就相信寻找“曼陀罗”这事就是摇滚。
但是无论怎么寻找都不见“曼陀罗”的踪迹。最终我进入了社会,拥有了家庭,剩下的能量都用于了工作和养育孩子。放弃了把世界像巴别塔那样毁掉,“我”只有认同了“摇滚的时代已经终结”而继续生活下去。
时隔30年再读《寄物柜的婴孩》,过去的“我”所不理解的事,变为第三人称的秀夫终于理解了。秀夫发现,遍寻不着的“曼陀罗”不知何时经由自己的手创造了出来。就像小说的最后“曼陀罗”被撒播向东京一样,秀夫现在正把“我”所创造的“曼陀罗”炸弹,向全世界扩散着!秀夫所广为散播的“曼陀罗”,就是在“我”与世界一起终结后,为了使新“我”诞生的MEME。
合上书页的秀夫,想起了摇滚的时代还未终结的时候。
我们就是《寄物柜的婴孩》。
来吧,醒来吧,毁掉,杀掉,全部都破坏掉吧。
小岛秀夫
2010年10月
I
The Sorrow
The Sorrow

275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22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