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译自小岛秀夫著《僕が愛したMEMEたち》一书
日本桥三越总店新馆7层的美术馆前的巨大墙壁上揭幕了一幅海报,由历代的假面骑士的形象拼接而成。骑士们的头上有“变身!”两个大字。周围都是拍照留念的父母和孩子们,父亲们和兄弟们摆着各式各样的“变身pose”。这里是为了纪念假面骑士诞生40周年的《假面骑士展》。拍照留念的人群从40多岁的父母一直到坐在婴儿车里的幼儿,假面骑士粉丝们从昭和到平成年龄跨幅十分巨大。我也和喜欢“假面骑士奥兹”的儿子一起站在没有摆出变身姿势的旧1号之前,口中一边喊着“变身!”一边用iphone拍着照片。这时我看到了墙面上写着的这句话。
“假面骑士教会了我勇气与正义。”
纪念摄影结束后大家有如雪崩一样涌向会场,不知道原作的年轻人们径直走了进去。另一方面,像我一样的资深老粉丝则立刻在石之森章太郎老师爱用的调色板前停下了脚步。调色板还保持着当时作为绘画用具那鲜活的样子,我一边思索着一边放开了牵着儿子的手,向着假面骑士的原稿那边走去,就是在《周刊我们Magazine》上连载的《假面骑士》当时的原稿。分镜、构图、速度感都十分的厉害,美到让人不自觉喃喃自语起来。漫画与电视剧、舞台剧等等之间都有着相通点,不,这应该称之为石之森艺术才对。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儿子已经走向平成假面母子军那里,只有我这样昭和时代的老家伙,还依旧陶醉在石之森老师的漫画原作前。
在那里,我时隔40年又见到了第一次变身的场景,其中写着这样一句话。
“为了守护人类的和平,大自然正义的战士假面骑士。”

《假面骑士》的漫画版(石之森老师本人画的包含1号、2号登场在内的总共6话)与TV版不同,石之森老师的作家性彰显的更加明显。最突出的就是并不像TV版那样一气呵成的“变身”,而是自己带上面具,穿上制服。面具并不是英雄为了隐藏自己身份的便利道具。而是为了回忆起愤怒与悲伤,隐藏改造手术的伤疤所用的“假面”。
漫画版中有一幕我印象深刻的场景(第3话苏醒的眼镜蛇男)。变成改造人的本乡猛在镜子前,看着被“面具”遮掩的虚假面庞和身体一人独自叹息着、苦闷着。
“我既是人类又不是人类,而且还肩负着与所有被称为我的同类的怪物(写作怪物,读作cyborg改造人——译注)为敌的命运。我在这个广大的世界里是孤独一人!”
“但是,就算是孤独一人,正因为是孤独一人——我才必须要战斗!因为能够阻止他们支配世界野心的只有我了!!”
被创造成怪物、异形者的那份孤独与纠葛,从这压倒性的孤独感中诞生的使命感,正是戴上面具成为英雄的动机。
漫画中没有过多的使用“正义”这个词,而是使用了“为了守护和平与自然”这一台词。《假面骑士》是一部惩恶扬善,为了守护和平,只身一人挺身而出的勇气的故事。
系列自身又有着主人公向下一个世代传递接力棒的构成要素。漫画版中,1号的本乡猛在“第4话 13个假面骑士”中被打倒,一文字隼人继承他的遗志成为了假面骑士2号。心和灵魂与下一个世代相连,骑士从与孤独的战斗中解放出来。骑士们世代相连,作为读者的我们也从父辈向孩子们传达继承着。
TV版反映了很多的世间万相。所以40年间《假面骑士》持续传达着的“正义”这一接力棒,也与时代一同变化着。
看完原稿的我再次牵起了平成时代出生的儿子的手,口中不停呢喃着石之森老师的那句口头禅。
“假面骑士为了人类的未来战斗着。”
《假面骑士》是“我们的英雄”。现在更是我们“父子两代的英雄”。我和儿子怀着各种各样的接力棒(MEME),向着未来的方向踏出脚步。

小岛秀夫
2011年8月
I
The Sorrow
The Sorrow

326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459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