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译自小岛秀夫著《僕が愛したMEMEたち》一书
在这一页中,有企鹅、8只青蛙、袋鼠、斑马等等好多东西隐藏着哟。
去年的圣诞节,我给孩子买了视觉益智游戏绘本《视觉大发现》的圣诞版。只是把它打开,周围就变成了银色的世界,这也是选这本绘本的理由之一。其实在买这本书的时候对于内容和标题都不是很了解,但话说回来,这就像亲子间玩捉迷藏的感觉一样。
从那天起每晚都要和孩子两个人一起看《视觉大发现》。每看完一册,就会再去把下一册买回来。不知不觉间在年初的时候就把系列全8卷(《I SPY视觉大发现》)都买齐了。

只要玩过一次就能立刻发现《视觉大发现》能够俘获人心的秘密。但是和同样属于视觉探索类的绘本《威利在哪里?》却完全不一样。《威利在哪里?》是准备好明确的寻找对象,以找到完全正确的目标为目的游乐书。相对的《视觉大发现》则不是用图画,而只是用“语言”来给予提示。比如说“青蛙”,什么样的青蛙?什么颜色的?什么大小的?是玩具的吗?是画吗?是影子吗?将这些全部联想起来,在全部的“青蛙”找到之前一直在绘本中彷徨着。如果死抱着自己观念中的“青蛙”的形象是找不到的,要舍弃先入为主的观念,把存在于书中的“青蛙”找出来,这就是《视觉大发现》所特有的乐趣所在。

所寻找的对象既埋在雪中,又藏在影子里,可能在云彩边,又可能与桥和建筑物同化在一起。因为是在玩具的世界里,所以不会是正常的比例大小,为了能够找到目标,必须能够自由地变换心中的比例尺。
《视觉大发现》既不是引导答案的问题集,也不是比拼其成绩的游乐书,所以官方从来没有刊载过任何正确答案。为了代替解答,书中虽然准备好了题目,但又可以自己出题,创造出各种各样的玩法。一个人也好,亲子间也好,可以自由地、重复的享受游玩的乐趣。
就像装在玩具箱里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样,隐藏在各个书页中的玩意儿们不仅吸引着孩子们的兴趣,也勾起了大人们的乡愁。人偶、玻璃球、车模、毛绒玩偶等等玩具,羽毛笔、剪刀、小夹子等等小时候的文具,这些都是作者自己从世界各地的杂货店、古玩店收集来的宝物。都是些能吸引孩子们眼球的玩意儿。每次打开书页看到这些东西,心情就会莫名的好起来,以至于都忘记了寻找,不知不觉开始呆呆地看着这些小东西。
已经老花眼的我也乐在其中,跟视力好坏完全没有关系,没必要紧锁眉头瞪着眼睛。不如说正常视力反而无法好好看出来,作者的目的其实是“视觉欺骗”以及让读者看破误导的陷阱。比的不是眼力,而是头脑。
现在是搜索引擎的时代了,什么都靠自己去寻找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想要找什么的话,用电脑或者手机,简单的google一下就可以了,全世界的人气店家、食物、电影、小说、时尚全都可以轻易的找到,此乃被动接受一切的生活。但是这样一来,原本寻找的喜悦感和费力搜寻最后找到时的宣泄就没有了。所以我才想向诸君推荐《视觉大发现》。在充满各种各样东西的“垃圾堆”里,去“寻”必要的宝物,然后“找”到。当然为了“找到”,还需要一定的灵感。这锻炼的过程之中,也寄宿着MEME。凭一己之力找到东西的这份经验,也一定会越积越多的吧。到那时候一定会感谢找到《视觉大发现》的自己。
来,找吧!

小岛秀夫
2012年3月
I
The Sorrow
The Sorrow

207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14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