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译自小岛秀夫著《僕が愛したMEMEたち》一书
就像“Truth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事实远比小说要来的奇异)说的一样,这个世上以现实为蓝本的奇谈故事数不胜数。
这其中我最喜欢“逃出生天”这一类型。《大脱走》、《蝴蝶犬》这两部电影因为在今年重新上映,所以我也再度观赏了一回。还观看了一部虽然不算是“逃出生天”类型的《127小时》。这些片子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以真实事件为蓝本创作的“生还纪录片”。
这回给大家介绍的是吉村昭所著的虚构小说《漂流》。实际上给我介绍这本书的人是作家百田尚树先生。可以说是巧合吧,他在我写的电影杂谈《我的身体70%都是电影》里读到了《蝴蝶犬》这一篇后,本人亲自跟我说“如果喜欢生还类的话,一定要读一读吉村昭先生的《破狱》和《漂流》!”。
《漂流》这本小说,讲述了江户后期发生的一起海难的故事。天明年间,乘坐土佐藩船只的长平等4人因为遭遇了强风天气船只被破坏,漂流到了八丈岛南边的一个叫做鸟岛的地方。这里是一片寸草不生,没有河流也没有山泉的无人岛。几个人在这个环境严苛的活火山岛上度过了12年时光的空前绝后的虚构小说。
“到了这种境地也是没有办法,大家都尽自己所能,在这个岛上活下去吧”。
向着虽然对过去的世界还保留着眷恋,但无可奈何只能面对这残酷的现实的船员们,长平这样说到。
就连船的一片影子都看不到的这座小岛上,完全没有被救援的可能性。长平主张只有适应这个现状,努力的活下去。把唯一能见到的动物信天翁作为食物,并且用它们的蛋来储存可以饮用的水。在信天翁迁徙无法捕捉到的这段时间,就把它们的肉做成肉干储存起来当做储备粮食。长平用优秀的洞察力和行动力引导着人们。
祸不单行,整天吃着信天翁肉、无所事事睡在山洞里的人们,除了长平以外全都病了。
“身体长时间不动,就会变得差起来。人是不可以不运动的。”
收获教训的长平,开始搭配着贝类和鱼类一起食用,太阳好的时候也出去活动活动身体。这就是想在无人岛上生存下来的必要条件吧。与现代的城市人完全不一样,只是为了生存,一直持续着懒惰的生活的话,人是不可能健康的活着的。
《漂流》的有趣之处在于,描写了抛弃过去的世界与人,作为动物活着的前半部,以及计划着怎样才能逃出这个岛屿,作为人活着的后半部两部分构成。
漂流生活过了五年之后的某一天,萨摩藩的一艘船上6名乘客也因为风浪的原因到了这座岛上。已经成为求生权威的长平同样跟他们宣讲着“生存”的心得。但是他们对长平的生存方式不仅不同意,还开始了叛乱。
“我们船员的年龄都已经超过了四十岁,已经不剩几年好活了。无论如何都要离开这个岛回到故乡去。”
长平这个老人用坚毅的话语表达了“活着回去”的决意。开始了从无可奈何只能抱着生存本能的“亡者”的故事向抱着活着回到故乡的目标的“生者”的故事的转变。
I
The Sorrow
The Sorrow

207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145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