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解读:关于SCP-RU的商标风波,以及其他

解读:关于SCP-RU的商标风波,以及其他

既然已经提起,那也确有必要说上几句

Holy_Darklight
Holy_Darklight
2019-11-17发布于资讯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虽然确非我本意,然而这场十分丑陋的风波还是摆在了机核的大家面前。那么,这件事情上也确实有必要说几句。首先说明,这不是一篇所谓的CN管理层声明,也不代表任何CN管理层的集体发声言论。尽管我的确可能会提到一些商议的内容,但那只不过是转述某些事实,以及表达一些我个人的观感罢了。
关于这场风波,我无意再次赘言转述,我认为这篇文章已经足够让大家对事件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可以移步参看。

这起风波本质是什么?

事实上,这类风波早就已经不是第一天开始了。SCP-RU作为分部而言,在知识产权上也并不是第一天陷入类似的风波:早在去年或者前年(我个人对时间很不敏感,所以不会刻意去记具体时间),SCP-RU就已经因为某个版权风波甚至一度闹到要与主站分道扬镳。让我们从这一点开始说起,或许能为各位在这件事上提供一些新的参考。
上一起风波,我个人的称呼是CC协议风波。有关于CC协议,日后我有可能专门写一篇文章来对基金会的知产法律基础做一部分说明(也或许不会),但目前,各位只需要知道这份协议是一种放弃大部分知识产权的专属利益权,从而让基金会的设定得以相互通用的一种协议。其核心在于作者的“放弃”:公开声明使用CC协议,就是对自己作品大部分权利的一种放弃行为。
基金会的创作和传播,是默认采取了CC协议的。如果各位有心注意的话,我在机核发布的所有条目(项目和故事)的最后都会有一句话:SCP基金会在机核发布的内容均遵守CC-BY-SA 3.0协议——这当然不仅仅是一种权利性质的声明,也是CC协议本身的要求。得益于CC协议,基金会的作者在创作的时候不需要担心版权授权的问题,可以在基金会内部进行自由的援引和再创作,同时这些新的内容也会即刻成为别人创作的宝藏来源,并且新作品发表时,也不需要再顾虑设定原始创作人的授权问题。对外,CC协议给予了传播者以最简单的方式对原作品进行传播,而无需向作者寻求授权支持的方式。以最为简而言之的话来说:基金会之所以能在10年之内还能算有所发展和成就,CC协议是毫无疑问的基石。基于它,基金会的作者在内部创作,以及对外再传播的时候都获得了大量的便利,而无需过分瞻前顾后。
但另一方面来说,CC协议不可能不存在缺点。CC协议的内核和本质是反独占和反垄断。这对于商业来说可以说是致命的。以机核为例,尽管大家能在这上面看到许许多多基金会的内容,然而,这些内容都不是独占的。读者在B站或者其他的地方也完全有可能读到一模一样的内容。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商业运作来说,这些作品的竞争力实际上并不高——专利、独占、垄断这三个词和金钱收益是怎样的关系想必已无需我再赘言。
让我们重新回到之前的CC协议风波上,根据当时俄罗斯分部(SCP-RU)的反馈,俄罗斯的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是不允许CC协议这种放弃权利的做法存在的。然而也正如我前文所言,CC协议毫无疑问是整个基金会社群的基础,是否采取CC协议对于整个基金会社群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讨论,也无法讨论的基本问题。一方是法律禁止,另一方是不可放弃,这中间从当时来看完全没有调和的余地。在当时,主站对于俄罗斯分部已经下过最后通牒:要么采取CC协议,要么从此分道扬镳。从那时候开始,全球基金会社群(自然也包括CN)就已经做好了彻底失去俄罗斯分部这个历史最为悠久,也几乎可以称得上规模最大的分部的心理准备。
然而这个事情最后却是以一种诡异的姿态不了了之:俄罗斯分部忽然从某一刻起对CC协议被禁止这件事情绝口不提,主站也似乎忘记了曾经的最后通牒。双方至少表面上一直就这么相安无事到现在,这其中究竟是以什么方式获得最终解决,我没有经历过调查不好妄下结论。但我为什么要向大家重提这个事件?因为至少有两件事是可以确定的:基金会社群的法律存在基础在俄罗斯当地存在着严重的水土不服,以及,这确实已经不是第一次我们差点就失去RU分部了。
至于这一次的事件,我想,利益熏心以及CC协议的水土不服恐怕在造就这次风波上起到的力度恐怕是难分伯仲。同时,CC协议不赚钱的本质,让某些想要一口吞掉整个蛋糕的人感到了极大的束缚,直至今日的丑态。

为何绝口不提?

首先,这件事情确实是个麻烦,而且确实很丑陋,以一种最现实最丑陋的姿态在伤害着整个基金会社群。
我和老白最初商议在机核展开这个专题的时候,我的本意只是想让大家去欣赏基金会这些年的一些创作历程和一些小小的成果。正如那句名言:你喜欢吃鸡蛋,但没必要一定要认识下单的鸡。如果是基金会现实社群之中一些确实称得上有趣又有意义的事情,我还可能考虑会说一说,然而如此赤裸裸又丑陋地创伤着基金会社群的事件,我本来是根本不想加以宣扬的。但是也在此说明,我说这些话绝不是对将这个事件展现在机核的大家面前的那位作者的任何意义上的指责,只是表明我个人的态度和想法。
另外,有关于这起事件,我再提一下别的:
CN分部管理层对此种抢注商标并且以此伤害整个基金会社群的行为表示愤慨和坚决的反对,我们确实和SCP-RU站在同一边,并且衷心祝愿RU能度过这一次的难关。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不开展任何的官方众筹,请各位注意。据我所知,基金会主站已经开启了经费众筹的活动,然而CN分部管理层还是认为:我们需要对广大爱好者的钱包负责。整件事情发生在海外,目前来说所有信息仍然只是转述。并且如果真的开启众筹,CN管理层无法确切把控经费的使用途径和去向,同时也难以将国内的众筹经费准确提供到有必要使用的地方。基于上述几个原因,如果我们贸然开启众筹,无疑是对广大CN分部基金会读者的严重不负责任。如各位真的有兴趣尽一份财力,请自行搜索基金会主站的众筹项目。

既然话说开了,真的不妨再说几句

长期以来,基金会在中国境内始终也是处于严重的版权受侵害状态。我们本来也不愿意要摆出一种受害者的姿态,看起来似乎是要讨取他人的可怜一般,但此时说几句大概也无妨。以下所举事例均不具名,就算私信我(怎么你居然还觉得有人会私信你,你在想屁吃)也不会说。
就目前我见过的形式来说,包括某几本小说、某些淘宝商家都是完全无责任使用相关设定。还有某几位UP主(事实上活动并不局限于B站)也是毫无心理障碍,拿来就用。甚至其中还出现了某些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情形。有时候我也心疼译者是真的地位比狗低,人家用完你的译文涨粉涨流量,回过头来译者还要被喷,仿佛跟用你东西是赏你恩赐一般。
有关于基金会商用的态度,从我个人来说我并不反对。正如另一篇文章里Clef的公开信说的一样:“我们忍受着别人从我们的创作之中获益。”但事实上由于CC协议的存在,基金会的作者在写作的时候就早已知道自己对这些作品并没有专属独占的获益权,他们是明白这一点的前提之下去贡献自己的心力的。我不想提什么伟大不伟大的话,那不过是假大空的说辞,从最基本的社会规则角度来说,用了别人的东西道一句谢,说一句原作者是谁真的很过分么?
幸而,这种状况也有所改善,某书的出版,某游戏的发售在正式公开之前都曾联系过我们,询问正确而不侵权的使用方式。对此我们确实感到了一种尊重,也希望未来能越来越好。尽管这些是正面事例,然而未经同意由我单方面公开也恐怕不合适,在此仍然不具名了。
最后我还是要回过头说一说机核,老白和我最初展开这个专题的时候,就是以知道CC协议反独占,并且充分尊重基金会转载规则的前提下进行的。很多时候作者和译者们并不求自己的作品能带来什么实实在在的金钱效益,能得到尊重,就足以回馈作者和译者的苦心了。
文章自是要写,饭当然可以恰。都9102年了,说什么写作纯粹不纯粹有时也不过是一种自我感动。然而恰饭终究也是有姿势的,相互尊重站着把饭恰了,还是以最丑恶的姿态把饭恰了,足以体现出恰饭者的品质如何。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