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SCP陷入商标抢注与威胁:SCP维基主站正在被攻击

SCP陷入商标抢注与威胁:SCP维基主站正在被攻击

SCP陷商标抢注与攻击威胁——主站通告:关于授权协议的紧急事态

-暴君-
-暴君-
2019-11-16发布于资讯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11月17日更新:SCP主站已在gofundme发起众筹活动,链接需爬梯。活动发起不到24小时,已筹集3万多美元,目前仍在进行中。
11月13日,SCP主站发表通告称:一名俄罗斯男子Andrey Duksin在欧亚关税同盟中注册了SCP的商标。最近他利用自己注册的商标关闭了VK(俄罗斯社交平台)上的SCP官方主页,不仅如此,Duksin提出了成为俄分维基管理员的要求,并表示他会将维基改造成推销他商品广告的页面。据了解,这一事件在推特上引发了强烈关注,SCP知名作者Clef博士也就此事发表了公开信。
以下为通告全文:
主站通告:关于授权协议的紧急事态
讨论串发起人:Modern_Erasmus 翻译:TimeElapsed
SCP基金会成员们,
6个月之前,我们已经提醒各位注意俄罗斯男性Andrey Duksin的行为:他在欧亚关税同盟中非法注册了SCP的商标。他还利用上述商标威胁、勒索SCP有关产品的合法销售者。另外,他自己的SCP产品完完全全地违反了SCP基金会内容所遵循的CC-BY-SA3.0协议,致使他侵犯了相关版权。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寻求通过Rospatent2撤销Duksin非法商标的局面,局势趋于缓和,但目前看来,状况已然再次升级。
Duksin最近卷土重来,继续威胁和勒索他的竞争对手,并将这种趋势推向SCP基金会本身。他利用自己注册的非法商标关闭了VK社交网站上的官方主页,另包括一个单独的粉丝页。我们试图与VK进行谈判,但是只要商标注册是有效的,他们就仍然会遵守它。Duksin得寸进尺,又提出了成为俄分维基管理员的荒谬要求,并表示他会将维基改造成推销他商品广告的页面,而不再是原来的写作社区。
这些行为不仅威胁着俄分,而且威胁着世界各地的每个SCP分支机构,写手和粉丝。我们与SCP-RU肩并肩,拒绝这些威胁,并正在组织针对Duksin的诉讼,废除其伪造商标,并阻止其继续侵权。SCP基金会社区作为一个出于自愿而创立的组织,考虑到这样做所花的经费,我们平常不会采用这样的措施。
5月份,Duksin的所作所为首次公之于众,当时我们收到了来自大量慷慨的SCP爱好者的捐款,预备集资作为法律基金。但我们没有接受这些请求,因为我们当时认为这种情况可以在官僚体制下解决。而随着事态的发展,这已经是不可能了。对此,我们诚恳地要求任何热爱SCP并有余钱的人将资金捐赠至我们的法律基金,以保护我们全世界的SCP社区。筹款细节我们仍在决定中,一旦捐赠页面准备就绪,我们将在本周的晚些时候发布第二轮公告。
SCP社区针对Duksin的威胁保持统一战线。请使用#standwithscpru标签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相关信息。在您的帮助下,SCP将会继续蓬勃发展。
最后提醒您,虽然对此事表达自己的愤懑是合情合理的,但请不要借此对他人进行威胁和恫吓。
脚注

想象一下中分主页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诸如一刀999、在线陪玩、新品上架之类,以及更多、更多的广告与产品推销帖,是什么感觉。对,就是那样。
如果有人想打钱的话要等一等,这周之内估计就会出新链接。
以下为Clef博士公开信的全文:
Clef博士的公开信 | 我还没有从SCP基金会上赚过一毛钱。
原文作者:DrClef 翻译者:DF-thirteen
直到今天为止对我来说都还算不错。
在SCP基金会变成“大事”时我所接受的一件事就是,除了我以外其他所有人都将从中牟利。制作T恤、钥匙扣,或者销售同人作品的艺术家。人们出版SCP基金会的艺术集或日历。保险杠贴纸。Cosplay服装。诸如此类。
我对此没有意见,因为我确信参与其中的每个人都会牢记SCP基金会协议中的一条关键条款:“相同方式共享”(注1)的概念。你可以收回成本,如果你想的话甚至还可以赚些利润。但你必须记住你不是唯一可以这么做的人。毕竟,我们都在榨取加藤泉老先生的雕像,他十分慷慨地允许我们继续这样做,即便他随时都可以终止对我们的许可。他甚至允许我们在网站上使用他的艺术作品的肖像,只要我们不出售任何基于它的东西。我们一直对此心存感激。
我不得不承认,随着SCP基金会不断扩张,保持这种乐观态度变得越来越困难。完全承认从我和我朋友十年前写的东西里汲取灵感的全方面3A级游戏即将问世,而我只能咧嘴大笑并忍受着,因为他们努力制作了那些游戏,即使我对他们把我们投入时间与精力的工作作为基础的事实有些不满,我也一直在提醒自己,我们的想法并非完全原创,我们从小说里已有的比喻和概念中汲取灵感,而像《Control》和《SOMA》之类的游戏都从中拿走了各自的需要。但我对此没有意见,因为我很高兴知道我所做的事,我创造的角色与世界正在激发其他人的创造力,并且他们也会反过来用自己的方式去激励更多人。就像一道创造力与敬畏的瀑布。
直到今天。
来自ARTSCP的Andrei Dushkin是个他妈的混蛋。他为了个人利益公然违反“相同方式分享”条款,更糟糕的是,他还试图把其他人从合伙中踢出去。他正在利用我们社区建立起来的善意,我们一直依赖这种精神来保持开放的创意社区,他试图把这一切都留给自己。而就我所知,他该在地狱里被活活烧死。
我不知道我能帮上什么忙。但至少,我可以传播消息。
我是以“DrClef”的名义写作的作者。我和SCPRU(注2)站在一起。
脚注
1. 即CC BY-SA 3.0协议中的“SA”,Share-Alike。
2. SCP基金会俄罗斯分部。
说明:SCP中国分部目前没有发起任何以该事件名义进行的众筹或捐款内容。请勿相信中文网络上任何以此名义进行募捐或众筹的内容。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