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暗黑天使曾经的母星卡利班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传统,也深藏着诸多秘密。而古卡利班上的骑士团则无疑是卡利班人民的精神具现。猎杀野兽,保卫人民,这是卡利班的骑士之道,然而高贵的卡利班骑士们也同样谙熟于政治角斗。本拙文将依据《荷鲁斯之乱》系列小说中卡利班故事线的相关内容,带领诸位一窥30—31千年那段时期卡利班风云变幻的历史,回味那段腥风血雨的日子。全文约一万五千字,参考书目将会在文末列出。
——塔西佗

卡利班与骑士团的起源

卡利班是一个位于恐惧之眼附近的死亡世界(Death World,帝国分类),行星地表覆盖着茂密的森林。卡利班早在科技时代便被人类所殖民,然而纷争时代肆虐银河的亚空间风暴令卡利班与世隔绝,卡利班的人类文明也退化到了半封建的状态。在大远征到达卡利班以前,卡利班上的人类社会仍然保持着中世纪封建社会的特征——森林中分布着一个个人类定居点,统治贵族们居住在城堡要塞之中,平民则在贵族们的庇护下进行着农业生产生活。然而,卡利班被帝国分类为死亡世界不是没有原因的。卡利班的森林环境十分险恶,森林里不仅有着各种致命的动植物,还有因亚空间污染而扭曲的巨兽(Great Beast)。为此,卡利班的贵族们在许多大型定居点的巨大修道院要塞里建立起了一个个骑士团,这些骑士装备着较为原始古老的动力盔甲,手枪和剑刃是他们的标准配备。当野兽袭扰定居地时,贵族领袖们会宣布一场狩猎征讨,骑士们则会响应号召,搜寻并杀死野兽,完成征讨,保卫卡利班人民。这便是无数代卡利班人的生活方式。
尽管卡利班上有着大大小小的骑士团,但有一个骑士团却与众不同,并且将在卡利班的历史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传说中,它的起源地是一个俯瞰着古老道路的山洞,一位孤独的骑士占据了此地,他在外巡逻,并为他人提供保护。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他的队伍,他的山洞也越挖越深,一座城堡渐渐成形。这群骑士们将自己的队伍命名为The Order(秩序骑士团或大骑士团),象征着坚实可靠、等级体系以及平静秩序。而他们也将自己的要塞命名为奥都鲁克(Aldurukh),这个词在古语中意为永恒之石(Rock of Eternity),象征着骑士团的基石。秩序骑士团与卡利班的其他骑士团相比有着其独特之处。传统的骑士团中,只有贵族才具有成为骑士的资格,然而秩序骑士团却倡导平等,不论出身贵贱,只要能够证明个人的品行与功绩,那么他就能够成为骑士。秩序骑士团这种打破传统的实践,无疑引起了现有骑士团保守派的敌视。顽固的传统主义者们认为秩序骑士团打破了自古以来的文化传统。由此,一场公开战争不可避免。
一支名为绯红圣杯骑士团(Knights of the Crimson Chalice)的队伍对秩序骑士团于奥都鲁克的要塞发起了进攻,这是极具历史性的一场战斗。在绯红圣杯骑士团完成他们对奥都鲁克的围城之前,秩序骑士团的骑士们便成功实施了反击,击溃了绯红圣杯骑士团,绯红圣杯的幸存者们也被追杀殆尽。随着这场胜利,秩序骑士团的未来发展得到了保障,祈愿者们纷至沓来,短短数十年内,秩序骑士团便发展成为了卡利班最强大的骑士团之一。
然而真正改变卡利班和骑士团命运的,是一位半神的到来。

莱恩的巨兽征讨

秩序骑士团的组织架构目前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描绘。骑士团的领袖乃是大导师(Grand Master),下面有诸多导师(Master)作为骑士团的高层人员,此外还有独特的赛弗领主(Lord Cypher)一职。骑士团的普通骑士一般称作战斗骑士(Battle Knight),而骑士团的精锐部队则唤作鸦翼(Ravenwing),鸦翼骑士的特点便是戴着带翼的头盔。尚未成为正式骑士的见习者们则被称为祈愿骑士(Knight Supplicant),他们需要完成一场属于自己的征讨(Quest),戮杀一只野兽,才能正式成为骑士,并且获得“爵士”(Sar)的头衔。
帝皇的基因原体莱恩·艾尔庄森(Lion El’Jonson)降临到了卡利班,他一个人在险恶的卡利班森林中孤独地生存了十年,直到某一天,他遇到了另一位命定之人。
彼时,秩序骑士团的骑士卢瑟正和他的同伴在森林中巡逻。在他们休憩时,森林中走出了一位野人,卢瑟的同伴们十分惊讶,认为那是一只野兽,意欲将其击杀,然而卢瑟却看出此人有着与众不同之处。随后卢瑟把这位野人带回了骑士团,并为他起了莱恩·艾尔庄森的名字,意为“雄狮,森林之子”。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莱恩将会改变骑士团和卡利班的历史。
莱恩被卢瑟带回文明社会后便迅速学习成长,很快便成为了一位技艺精湛又极具深谋远虑的骑士。他和卢瑟无疑是骑士团最具传奇的两位骑士。卢瑟极具个人魅力,擅长雄辩,但却时而显得冒失鲁莽。莱恩则沉默寡言,比较固执,但却有着高超的战略谋划能力。随着骑士团的发展壮大,两人的地位也在逐渐上升。莱恩提出了一个极具雄心壮志的计划——一场消灭卡利班巨兽的征讨。
凭借卢瑟那极其高超的雄辩技艺,卡利班的诸多贵族和骑士团们渐渐开始支持莱恩的大征讨,卡利班的英勇骑士们在莱恩和卢瑟的领导下,猎杀着森林中的一只只巨兽。到了莱恩征讨的第十年,大部分卡利班的巨兽都被戮杀殆尽,除了一个地方——北野之地(Northwilds)。

北野之战

莱恩的巨兽远征没有进入北野之地的真正原因,乃是天狼星骑士团(Knights of Lupus)的存在。天狼星骑士团以其渊博的学者和庞大的图书馆而闻名,他们一直强烈反对征讨巨兽。起初,卢瑟与天狼星骑士团达成了妥协,虽然具体的协议内容不得而知,但天狼星骑士团退回了他们在北野之地的领地,不干预秩序团的巨兽征讨。然而,随着巨兽征讨接近尾声,与天狼星骑士团的冲突终不可避免。
秩序团的骑士们已然深入北野之地,并且与天狼星骑士发生了一些摩擦。天狼星骑士团的领袖萨尔塔纳领主(Lord Sartana)决定亲自来奥都鲁克提出抗议。尽管萨尔塔纳要求与莱恩进行私人会面,莱恩却在奥都鲁克的圆形大厅准备了一场盛大的集会——秩序团的诸多精锐战斗骑士和许多优秀的祈愿骑士都纷纷出场。这无疑是一场骑士团力量的展示。相比之下,萨尔塔纳领主仅仅带着他的三位资深的老骑士到场。萨尔塔纳无疑对莱恩这公然的炫耀感到鄙视,然而莱恩却变本加厉地告诉萨尔塔纳,这场展示是对天狼星骑士团在卡利班地位的一个警醒。两人之间的敌意迅速上升。卢瑟立刻插入调和会面的氛围。萨尔塔纳提及天狼星与秩序团在过去达成的条约,指责莱恩违反了条约,莱恩则指控天狼星骑士杀害了秩序团的骑士,表示曾经的条约已不复存在,并再次表达了自己的巨兽征讨的正当性。莱恩进而表明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的巨兽征讨。最终,这场会面以双方相互宣战而告终。
事后看来,莱恩在这次会面上鲁莽激进的表现似乎是刻意为之。不可否认的是,莱恩早已怀有猎杀卡利班的一切巨兽,进而统一卡利班的野心。这次会面,也许只是为了激怒天狼星骑士团领袖,进而获得向天狼星骑士团开战的正当理由。无论真相如何,战事已然开启,无人能够阻止。
天狼星骑士团的力量难以匹敌强大兴盛的秩序骑士团,他们的兵源和人数一直在减少,但天狼星骑士们如同山中困兽,仍会作出拼死一搏。在一系列交战后,天狼星骑士们退回了他们的修道院要塞——圣格鲁拉(Sangrula,意为血山)——在此,最终之战将会打响。
秩序骑士团包围了圣格鲁拉要塞,并开始实施攻城。对于骑士团的大部分骑士来讲,这是他们第一次经历真正的战争,年轻的骑士扎哈瑞尔(Zahariel)和内米尔(Nemiel)亦在其中。莱恩亲自谋划了对圣格鲁拉的攻城战:在发起总攻前,秩序团持续地对圣格鲁拉要塞进行攻城炮击,而骑士们的总攻将会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同时进行。然而,这个计划的巧妙之处在于,其中三个方向都是佯攻。东墙由攻城塔实施攻城,西墙则利用云梯和钩索突袭。莱恩则将从北面率军发起攻击。而真正的主攻位于南面,由卢瑟和哈达瑞尔爵士(Sar Hadariel)率领。天狼星骑士若是看到莱恩从北面发起攻击,定会将其有限的兵力往北面集中,从而减轻主攻方向的压力。这便是日后所谓的圣格鲁拉式佯攻。
总攻发起后,骑士们很快便突破了圣格鲁拉的城墙,杀入了要塞内。然而,他们却在城堡内发现了惊人的一幕——一排排笼子,里面都装着一只只卡利班巨兽。天狼星骑士打开牢笼,放出了这些巨兽,秩序团的骑士们不得不与巨兽展开厮杀。尽管损失惨重,但在莱恩和卢瑟两人的英勇领导下,骑士们最终将巨兽戮杀殆尽。随后,众人杀入中央城堡,扎哈瑞尔和内米尔最终在城堡上层的图书馆中找到了萨尔塔纳领主。萨尔塔纳向二人控诉莱恩的巨兽征讨的错误,他表示,正是巨兽塑造了卡利班骑士,塑造了他们的文化传统,莱恩毁灭了骑士团的根基,没有了巨兽的威胁,动荡将会在社会内部产生,莱恩将卡利班引上了黑暗之路。言毕,萨尔塔纳当场自戕。
随着萨尔塔纳领主的死去,天狼星骑士团亦不复存在,他们的要塞被彻底粉碎,他们的历史被付之一炬——除了他们所拥有的巨量图书文献。莱恩下令将天狼星骑士团的馆藏文献运回奥都鲁克以作进一步研究。北野对秩序骑士团彻底敞开,莱恩也成为了骑士团大导师。在年迈的老赛弗领主自愿离开奥都鲁克后,莱恩任命了一位新的赛弗领主。尽管众人认为骑士团德高望重的训练导师拉米尔(Master Ramiel)会成为继任,但莱恩却任命了一位身世成谜无人知晓的年轻陌生人成为新任赛弗领主。骑士团逐渐将卡利班的巨兽消灭殆尽,莱恩统一卡利班的愿望已然实现。但卡利班真正的黄金新时代才刚刚开启,天鹰将临,而莱恩早已预知到了这一切。

帝国的到来


“你们是谁?”莱恩问道。
“我是米德里斯。”那位巨人说道,他的声音极其低沉洪亮。他转向他的巨人同伴,继续道,“我等乃是第一军团的战士。”
“第一军团?”卢瑟问道。“谁的第一军团?”
米德里斯转向卢瑟,“人类之主,泰拉统治者,帝皇的第一军团。”
——莱恩一众首次遇见第一军团

第一军团降临到了卡利班。
随着卡利班被纳入帝国的版图,这个星球和社会也随之而改变。帝国的官僚和技术源源流入,曾经的森林被机械教庞大的开垦机器夷平,一座座工厂和生态建筑被修建了起来,先进的技术也被引入。在莱恩的命令下,骑士团的骑士们开始接受阿斯塔特改造的测试,包括扎哈瑞尔和内米尔在内的许多年轻的骑士都将成为阿斯塔特,而一些年迈的骑士——例如卢瑟——因身体条件而无法改造成为阿斯塔特,但他们也接受了延寿强化的基因改造。骑士团也被改组成为了军团。
在整个卡利班都在为迎接帝皇亲临做准备时,也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一小群保守派骑士密谋在帝皇亲临的那一天刺杀帝皇。尽管在帝皇亲临的那天,他们的阴谋被扎哈瑞尔给挫败,但卡利班反叛的种子从未被剔除,它会在未来开花结果……
但此时此刻,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光明的未来发展。莱恩带领新的暗黑天使军团加入大远征,在群星间继续他的征服。

卢瑟的流放

莱恩带领第一军团踏上了大远征的征途,卢瑟则始终作为他的副手——直到萨罗什事件。
萨罗什(Saroshi)是一个人类星球,尽管该星球的统治者表示愿意归顺帝国,但归顺进程却十分缓慢。萨罗什的领导人将原因归结于其冗杂低效的官僚系统,但暗黑天使们却觉得另有蹊跷。萨罗什的领袖为迎接莱恩的到来,准备亲自登上莱恩的旗舰无敌理性号与原体会面。卢瑟在检查萨罗什代表团的飞机时意外发现飞机里竟藏有一个核弹。卢瑟立刻明白了萨罗什人想要刺杀莱恩,但也许是嫉妒与野心冲昏了卢瑟的头脑,想到若是莱恩被刺杀,那么他将会成为第一军团之主,卢瑟决定隐瞒了这件事。在莱恩接见萨罗什领导人时,也许是良心发现,卢瑟又决定返回机库拆除那枚核弹,扎哈瑞尔亦发现了此事。此时,在宴会厅中与莱恩交流的萨罗什领导人突然口出妄言,开始指控帝国邪恶伪善,并扬言将降下审判云云。莱恩一怒之下拔剑斩杀了萨罗什领导人,而此时,机库飞机中的核弹也被激活了。在卢瑟和扎哈瑞尔两人的努力下,他们终于在核弹爆炸前将飞机弄出了机库,核弹在战舰外的太空中爆炸。
莱恩随后下令对萨罗什展开军事行动。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暗黑天使们竟然在萨罗什地下深处发现了一个亚空间怪物的存在,原来整个星球的人民都被混沌所污染。在智库伊斯拉菲尔(Israfael)和扎哈瑞尔两人的共同努力下,这只亚空间怪物得以被放逐,萨罗什也得以重新归顺。卢瑟在事后告诉了莱恩机库中发生的事情。而萨罗什一役后,卢瑟、扎哈瑞尔、伊斯拉菲尔等一众暗黑天使被莱恩下令返回卡利班,他们将回到母星监管军团新兵的训练,直到原体再次召唤他们。
在扎哈瑞尔说话时,卢瑟眼中的光芒似乎消逝了。“啊,那个啊,”他说着,奇怪地压低了声音。令扎哈瑞尔意外的是,卢瑟转过了身,抬头瞥向云端。“那是个谎言,兄弟,”他叹息道。“我们已不再承蒙荣耀,我们在此所做的一切都无所改变。于我们而言,大远征已经结束了。”
——卢瑟等人重回卡利班之时

卢瑟的二度流放

尽管卢瑟被流放回卡利班,成为卡利班之主并监督军团新兵的训练,但他心里仍有不甘。扎哈瑞尔多次向莱恩汇报卡利班的状况,并请求原体召回他们,但消息都石沉大海。
不过,一个机会出现了。一个叫做扎拉蒙德(Zaramund)的世界发生了叛乱,而战帅荷鲁斯打算亲自带军团前去解决这个问题。碰巧的是,卡利班离扎拉蒙德并不远,卢瑟在收到战帅的消息后,决定带兵前去支援,赢得荣誉与尊严。荷鲁斯的影月苍狼、泰丰的死亡守卫和卢瑟的暗黑天使一同镇压了叛乱。战后,战帅打算举办庆功宴,褒奖三支军团浴血奋战的战士们。然而,在宴会中途,莱恩竟突然闯入宴会,其威怒令在场众人除荷鲁斯外纷纷跪下。莱恩当众质问卢瑟为何未经原体允许私自带兵离开卡利班,并要求卢瑟立刻带兵返回卡利班,同时表示自己将带走卢瑟麾下的舰队。扎拉蒙德事件后,卢瑟被剥夺了太空舰队,再也无法离开卡利班。

乱世中的卡利班

卡利班人和泰拉人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卡利班归顺帝国时,一大批泰拉人便移居到了卡利班,协助对星球进行开发。卡利班上建立起了许多工厂,以生产供应大远征的各类武器装备,同时星球上还修建起了供人居住的生态城(arcology),其中泰拉人大都居住在上层,而卡利班人则居住在下层。这种刻意的阶层划分无疑为未来卡利班人和泰拉人的矛盾激化埋下了种子。同时,行星上还有内政部的官僚,为满足大远征日益增长的物资需要,他们对卡利班生产力的要求也是与日俱增。而卢瑟则身处这些繁重的行政管理职责之中,但他仍然恪守着忠诚的骑士精神,履行好自己的每一个任务。智库扎哈瑞尔则在此期间被卢瑟任命为副手。然而,太平盛世从来不会持续太久。
荷鲁斯之乱爆发了。然而,日渐凶猛的亚空间风暴令卡利班与外界的联络几近断绝。而此时此刻,卡利班上也开始酝酿起动荡的风暴。起初,只是零星各处的工人罢工、抗议,后来渐渐开始发生各种破坏行动,有组织的暴动也开始酝酿。治安队也被暴动分子们所渗透,卡利班的警察力量渐渐难以平息动乱,而卢瑟则怀疑卡利班曾经的贵族和骑士皆有参与其中。卡利班的工厂产出因动乱而日渐下降,内政部的官僚则一再催促卢瑟平息动乱恢复卡利班的产出。卢瑟不得不出动卡利班的辅助军部队——卡利班猎兵(Calibanite Jaegers)前去镇压日益猖獗的叛乱。卡利班猎兵的指挥官乃是泰拉裔的莫腾将军(General Morten),莫腾迅速响应卢瑟的要求,将卡利班猎兵部署到发生暴乱的多个生态城。尽管有着内政部长官波斯克(Bosk)的强烈要求,但卢瑟拒绝了部署阿斯塔特的请求。与此同时,卢瑟亦要求赛弗领主找到暴动的领袖,希望通过谈判和平解决卡利班的叛乱。
在赛弗领主的牵头下,卢瑟和扎哈瑞尔二人得以在奥都鲁克会见了叛军的领袖。其中三位都是卡利班曾经的贵族领主,而第四位竟是前骑士团骑士——达维尔爵士(Sar Daviel)。达维尔爵士曾在北野之战中立下汗马功劳,却因其伤势而无法成为一名军团战士。叛军领袖们向卢瑟控诉庄森抛弃了他们,自己去星海寻获自己的荣誉与野心,而令卡利班在此遭受帝国的奴役,卡利班的人民被帝国驱赶入一个个生态城,终日在工厂中劳作,服务于帝国的大远征。叛军领袖们恳求卢瑟加入他们,保卫卡利班的人民,将卡利班从帝国的奴役中拯救出来。卢瑟是一名骑士,忠诚与荣誉乃是卡利班骑士秉承至今的骑士之道。他断然回绝叛军领袖们的请求,并要求他们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停止一切叛乱活动。双方的谈判就此破裂。
星星之火,怎会如此轻易掐灭?很快,整个卡利班都爆发了大规模的叛乱,帝国军在各处都遭到了袭击,猎兵部队疲于应付,但卢瑟仍然拒绝部署阿斯塔特。直到发生在北野之地的一次事件改变了这一切。
位于北野的一座名为西格玛5-1-7的工厂失去了联络。莫腾将军派出了一支两百人组成的加强连前去调查,然而这只猎兵连队也失去了音讯。由于猎兵部队分散在卡利班各处,应对着各地的叛乱,该工厂附近没有更多的可用兵力。莫腾向卢瑟报告了这个情况,同时贤者波斯克则继续向卢瑟施压,表示卢瑟若不处理好这件事,她将向泰拉政府汇报卡利班上的叛乱。扎哈瑞尔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向卢瑟请求派遣阿斯塔特军团介入。最终,在各方压力下,卢瑟同意了扎哈瑞尔的请求,允许他带一支小队前往该工厂进行调查。
扎哈瑞尔带着一支老兵小队来到了西格玛5-1-7,与他同行的还有战团长阿斯特兰(Astelan)。阿斯特兰是泰拉人,作为最初一批加入第一军团的星际战士,他是曾历经过统一战争的老兵。而他之所以也被流放回卡利班,是因为与莱恩发生过的一次冲突。据一万年后阿斯特兰在审讯牧师波瑞阿斯的审讯中所回忆,大远征时期,身为战团长的阿斯特兰和莱恩在一个叫做阿尔泰斯(Altyes)的世界上清除兽人的威胁。尽管最初的攻击消灭了兽人的大部分兵力,残余零星的兽人力量仍然令这场战役拖延了许久。莱恩为了尽快结束这场战役,一劳永逸地消灭兽人,拟定了一个大胆地计划。莱恩决定将兽人逼向北部的城市凯尔蒂斯(Keltis),放任兽人夺取城市,与此同时莱恩则会派兵包围城市,最终将兽人彻底歼灭其中。阿斯特兰坚决反对莱恩将凯尔蒂斯人民当作诱饵的计划,认为应当在平原上拦截兽人。莱恩则认为在平原上打击兽人,会给兽人四散逃离的机会,唯有将它们引入城市,包围其中,方能彻底歼灭它们。尽管阿斯特兰一再反对这种极不人道的作战方式,但莱恩并不会听从阿斯特兰的建议。阿斯特兰最终违抗了莱恩的命令,在兽人抵达城市前便出兵拦截了它们,也使得莱恩彻底消灭兽人的意图落了空。此役后,阿斯特兰便被莱恩流放到了卡利班。
扎哈瑞尔和阿斯特兰一同对这座工厂展开了调查。有意思的是,在行动中身先士卒的阿斯特兰第一次喊出了“为了卢瑟”的口号。工厂里空无一人,战士们决定深入工厂地下进行调查。身为智库的扎哈瑞尔很快便感觉到地下有着混沌污染的迹象。在工厂地下,他们发现了许多怪物虫子,并遭到了这些虫子的攻击。这些虫子与旧卡利班森林中的掠夺虫很像,但体形要大很多。众人一路杀到了工厂地下深处的地热发电机核心,在这里,一只巨大的虫后正在孵化着幼虫,扎哈瑞尔则在此感受到了混沌污染的痕迹。那些失踪的工人和士兵的尸体也堆叠于此。这些尸体纷纷站起,向战士们发起了攻击。暗黑天使们发起冲锋,斩杀着一只只虫子一个个僵尸。扎哈瑞尔积聚起他的灵能力量,向虫后发起攻击,最终杀死了虫后。虫后一死,虫子们纷纷退却,僵尸也不再具有活力。随后扎哈瑞尔一众撤离了工厂,并下令炮艇机夷平了此地。
回到奥都鲁克后,卢瑟、赛弗领主和首席智库伊斯拉菲尔秘密听取了扎哈瑞尔和阿斯特兰所作的报告。扎哈瑞尔认为卡利班受到了污染,尽管伊斯拉菲尔表示帝国最初到达卡利班时并未探测到混沌污染的迹象,但扎哈瑞尔认为这很有可能和卡利班最近愈演愈烈的叛乱有所关系。扎哈瑞尔同时还表示,事后他们清点尸体,发现有几个泰拉的工程师失踪了。众人认为很有可能这几个泰拉工程师受到了污染控制,而他们也很可能逃到了北野的其他地方。最终,卢瑟下令扎哈瑞尔将带人前往北野生态城秘密调查失踪的泰拉工程师,同时阿斯特兰将全权负责卡利班防卫部队的指挥,卢瑟本人则打算闭关思考,在此期间除了赛弗领主谁都不许接见,而在场所有人必须保守西格玛5-1-7工厂事件的秘密,不得向任何人透露真相。
困惑中的扎哈瑞尔决定呼唤黑暗守望者们寻求启迪。黑暗守望者响应扎哈瑞尔的呼唤而现身,它们告诉扎哈瑞尔,卡利班早已被污染,过去之所以没有腐化其居民,是因为黑暗守望者们的努力,以及卡利班巨兽的存在。卡利班巨兽徘徊于腐化最为深重的地方,任何接近的人类都会被它们所猎杀。然而如今,没有了巨兽,卡利班的森林也不复存在,随着帝国深入开发卡利班的地表,人类遭受污染腐化不可避免,卡利班的末日不可避免。扎哈瑞尔并不甘心,他要求赛弗领主再次安排他与叛军领袖谈判,以期解决冲突。这一次,谈判的地点位于北野生态城的地下。扎哈瑞尔再次见到了达维尔爵士,并且惊讶地发现自己曾经的导师拉米尔亦身处叛军领袖之列。扎哈瑞尔向众人透露了西格玛5-1-7工厂的事件,并表示卡利班已经危在旦夕,双方必须立刻停战,应对新的威胁。叛军领袖同时也表示同样的人口失踪事件也在北野生态城地下深处发生。扎哈瑞尔怀疑那些被腐化的泰拉工程师已经在生态城地下开展新的仪式。在与叛军领袖达成共识后,扎哈瑞尔决定带达维尔爵士和拉米尔导师回奥都鲁克面见卢瑟,合力拯救卡利班。回程途中,达维尔爵士告诉扎哈瑞尔,当初天狼星骑士团早就知道卡利班受到污染的事实,天狼星骑士的那些馆藏典籍中有着不少禁忌知识,而现任的赛弗领主——也就是当初莱恩亲自任命的那一位——正是最后一位幸存的天狼星骑士。莱恩毫无疑问知道卡利班被污染的事实,然而他和赛弗领主共同保守了这个秘密。拉米尔认为,莱恩并不信任骑士团。
扎哈瑞尔带领达维尔爵士和拉米尔导师回到了奥都鲁克,并与赛弗领主当面对质,要求觐见卢瑟。同时,阿斯特兰和伊斯拉菲尔也赶来报告称北野生态城发生了大规模暴乱,以及有人在地下暗中实施巫术。扎哈瑞尔使用灵能刺入赛弗领主的脑子,令赛弗最终屈服,并同意带众人前去面见卢瑟。赛弗带着来到了巨石深处的图书馆,找到了卢瑟。卢瑟看起来十分消瘦,仿佛得了一场大病一般。他的双手、手腕和喉咙上都刻写着符号,他控诉莱恩自始至终都知道卡利班被污染了的事实,而为了保守这个秘密,莱恩不惜洒下血海。卢瑟指控莱恩深知卡利班终有一天会因其污染而被帝国毁灭,却对此无动于衷,他指控莱恩抛弃了卡利班和骑士团。此时,伊斯拉菲尔站出来控诉卢瑟的异端言行,并表示将制服卢瑟。伊斯拉菲尔以其灵能压制住扎哈瑞尔,并率先向拉米尔发出灵能攻击,达维尔爵士纵身挡下了那道攻击,此时阿斯特兰亦拔枪指向伊斯拉菲尔,但伊斯拉菲尔速度更快,打掉了阿斯特兰的手枪。伊斯拉菲尔借助这个空挡,迅速向卢瑟发出了一记灵能攻击,然而卢瑟身上所刻画的符号为其抵挡住了灵能攻击,此时赛弗领主拔出了等离子手枪,一枪击中了伊斯拉菲尔的胸膛,这位忠诚的智库最终倒地。
达维尔爵士已死于伊斯拉菲尔的攻击,而伊斯拉菲尔身受重伤但仍然活着。卢瑟下令将其关进天使之塔的地牢中,同时卢瑟命令阿斯特兰立刻逮捕莫腾将军、贤者波斯克和其他内政部高级官员。阿斯特兰露出些许犹豫,但最终接受了命令。随后,卢瑟带着扎哈瑞尔和赛弗领主等人来到了北野生态城地下,找到了正在进行召唤亚空间怪物仪式的泰拉工程师们。在赛弗领主和扎哈瑞尔的协助下,利用他在天狼星骑士典籍中获得的知识,卢瑟成功破坏了仪式,成功驱逐了即将被召唤而来的亚空间怪物。
荷鲁斯之乱的消息终于传达了卡利班,帝国已然四分五裂。就此,卢瑟宣布卡利班将脱离帝国,骑士团将重新恢复荣光。

变节者中的变节者

尽管卢瑟完全接管了卡利班,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卢瑟忠心耿耿。阿斯特兰手下的一位连长,梅利安(Melian)暗中接近阿斯特兰,向阿斯特兰表达了自己对于卢瑟的担忧。他向阿斯特兰暗示,有许多泰拉裔乃至少部分卡利班裔的暗黑天使仍然忠于帝皇,并对卢瑟的变节行为感到忧虑。他们决定对卢瑟采取行动,但卢瑟的追随者有很多,因此他们前来寻求阿斯特兰的支持。阿斯特兰表示认同梅利安的看法,并希望梅利安能召集一次忠诚派主要领袖的会议,一同商讨相关事宜。
阿斯特兰和其他忠诚派进行了秘密会晤,到场的皆是连级以上的军官,甚至还有两位战团长。阿斯特兰向众人表达了自己对帝皇的忠心,并引进了一位新人物——卡利班的帝国辅助军副司令贝萨林·泰兰上校侯爵。阿斯特兰表示泰兰对于卢瑟的忠诚也抱有同样的疑虑,尽管众人对区区一位辅助军军官的用处表示怀疑,但泰兰告诉众人自己防区内有一个几近废弃的星语塔。阿斯特兰进一步表示,在他们孤立控制卢瑟的同时,将派一支部队前去夺取星语塔,并向泰拉和原体发送讯息。众人对阿斯特兰的计划表示认可,并拥护阿斯特兰成为他们未来的领袖。各方就政变相关事宜达成了共识,推翻卢瑟的计划就此开始实施。事后,梅利安向阿斯特兰表示加勒丹连长(Captain Galedan)并未如期参加会议,阿斯特兰表示不必担忧。
三位战团长三位连长突入了奥都鲁克,无人上前阻拦他们,除了掌管着安全面板的那位战士。在轻松解决掉他后,众人冲入了卢瑟的私人房间,控制了卢瑟。阿斯特兰拿出一个全息投影仪,全息影像中显示了另一支泰拉裔忠诚派部队正在前往星语塔,阿斯特兰在通讯中向泰兰上校下达了行动命令,突然响起一声爆炸,加勒丹连长率领他的星际战士连队从四周杀出,同时还有卡利班的辅助军部队,以及空中力量支援。泰拉裔暗黑天使的部队遭到包围,载具遭到打击。此时,室内的忠诚派领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而阿斯特兰则与卢瑟对视,两人心领神会。刹那间,阿斯特兰拔剑砍向身旁的忠诚派战团长,卢瑟也迅速拔刀出击。忠诚派领袖尚未完全反应过来,电光火石间,卢瑟和阿斯特兰两人凭借高超的剑术迅速杀死了在场的忠诚派领袖。在另一边,遭到包围的泰拉裔忠诚派部队在抵抗片刻后亦纷纷投降。
这场变节者的政变因其中的变节者而流产。事后,卢瑟质问阿斯特兰为何不提早告诉他,阿斯特兰则称自己想要刻意引起这些变节者的公开行动。阿斯特兰再次向卢瑟表达了忠心。

“你骗不了我的,兄弟。我知道卢瑟只是我们暂时的盟友,别指望我会相信你真的认为他是你的上级。”
“我对你这想法感到震惊,”阿斯特兰回答道。“第一军只能有一位主宰。我不会再忍受莱恩了,所以我们只剩下卢瑟。”
加勒丹看起来并未被说服,阿斯特兰注视着他,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
“至少,暂时如此。”
——加勒丹与阿斯特兰在政变后的对话

扎哈瑞尔之殒

在阿斯特兰挫败卡利班忠诚派政变的同时,赛弗领主和扎哈瑞尔正在卢瑟的命令下,来到北野生态城的地下继续调查混沌污染的迹象。殊不知,Ouroboros正在卡利班深处开始觉醒。随着两人在地下前行地愈发深入,两人都感觉到了某些异样。赛弗领主认为他们不该继续前进,应该离开这里,但扎哈瑞尔坚持继续前行。赛弗领主遂抛弃了扎哈瑞尔独自离开,孤身一人继续前进的扎哈瑞尔则最终落入了Ouroboros的魔爪。但他再度从北野生态城地表现身时,他已被Ouroboros所腐化。

卡利班的政治游戏

在扎哈瑞尔失踪的那段时间,他的智库学徒们秘密集会商讨寻找扎哈瑞尔的下落。然而赛弗领主却现身打断了众人的秘密集会,智库们惊讶地发现,赛弗领主竟然已经和黑暗守望者结了盟。
与此同时,阿斯特兰和加勒丹则来到了天使堡深处的地牢中,这里关押着此前政变失败的忠诚派。此时,阿斯特兰已被卢瑟授予了骑士团第一导师(First Master of the Order)的头衔,以显示卢瑟对他的信任。但阿斯特兰十分清楚,他和卢瑟只是相互利用相互支持罢了。阿斯特兰拜访了梅利安战团长,尽管梅利安怒斥阿斯特兰叛徒,阿斯特兰却告诉梅利安自己仍然忠于帝皇,终有一天他会推翻卢瑟,只是目前时机尚未成熟。阿斯特兰告诉被囚禁的暗黑天使,当时机到来之时,他会需要他们的帮助与支持……
扎哈瑞尔从北野生态城逃离出来后回到了奥都鲁克,此时他的内心已经有了新的使命——解放Ouroboros。扎哈瑞尔的学徒兼副手瓦萨戈(Vassago)告诉他赛弗领主已经和黑暗守望者结了盟,而扎哈瑞尔很清楚,黑暗守望者和Ourboros乃是死对头。他需要更多的支持,尤其是卢瑟。
阿斯特兰、赛弗领主和扎哈瑞尔三人在奥都鲁克与卢瑟会了面,毫无疑问,他们四人是当前卡利班政治游戏中最主要的四位棋手。扎哈瑞尔的回归毫无疑问令阿斯特兰和赛弗领主感到忧虑,这位智库所拥有的力量十分强大,而卢瑟本人也需要他的忠诚支持。阿斯特兰手下则有着数个忠于他的战团,这也是卢瑟为其授予第一导师头衔的重要原因之一。赛弗领主的影响力则更为隐秘。卢瑟很清楚,这三人都有着自己的目的所在,他们支持他仅仅是出于利益的衡量。
扎哈瑞尔和赛弗领主之间因北野生态城的事件而关系紧张,但卢瑟则率先发言,一方面暗示赛弗领主抛弃了扎哈瑞尔,一方面则表示这一切是源于他自己的决策失误,并表达了自己的歉意。扎哈瑞尔审慎地接受了卢瑟的调停,不打算进一步升级同赛弗领主的冲突。卢瑟为进一步争取扎哈瑞尔的支持,表示他将允许扎哈瑞尔进一步开发他的灵能队伍,并为其开放巨石深处图书馆中禁忌的巫术知识,同时卢瑟还为扎哈瑞尔授予了一个新的头衔——弥斯泰之主(Master of the Mystai),弥斯泰原本是卡利班对于灵能者的一种称呼,而这个新头衔无疑令扎哈瑞尔成为了卡利班智库队伍的领袖。

归乡的天使

数艘帝国的舰船突破亚空间来到了卡利班星系。
最先侦测到它们的是扎哈瑞尔的智库队伍,他们第一时间向卢瑟作了秘密报告,卢瑟迅速下令轨道防御进入全面戒备。阿斯特兰的副手加勒丹碰巧在执勤中得知了这一消息,并转告给了阿斯特兰。阿斯特兰对于自己并未被卢瑟第一时间告知这个情报而感到一丝疑虑。帝国舰船的到来无疑会对于卡利班局势未来的发展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它们抵达轨道会花上十天的时间。提前几小时知道有什么区别吗?”
“几小时内会发生很多事情。例如,对防卫指挥官下达的第一道命令。由谁下达的,确切的措辞怎样?我们是否应该实施额外的火炮操作,以确保他们在接到通知的那一刻准备好开火?我们是否能够在关键位置上安排好懂得变通的执勤军官,以同舰船抵达的通告保持协调?如果我们能掌控这些事务,那我们将洞若观火。加勒丹,争夺卡利班主要权力的派系斗争正在酝酿。”
——阿斯特兰与加勒丹的对话

这是来自第一军团的舰船,大部分都是运输船。扎哈瑞尔和阿斯特兰在地表亲自迎接,阿斯特兰还带了五十位暗黑天使作为荣誉卫队。归来天使的风暴鸟降落到了卡利班,从飞机上走下来的,乃是战团长贝拉斯(Belath)。
贝拉斯和阿斯特兰曾经在大远征时期因为征服某个人类世界的策略问题发生过冲,但两人再次相见时并未流露出过多的情感。阿斯特兰询问贝拉斯战争的进展如何,贝拉斯则称自己只同卢瑟交谈,并且他将会快离开。在前往奥都鲁克的途中,贝拉斯表示自己在下降途中看到北野生态城的废墟,并询问二人北野生态城发生了什么事,扎哈瑞尔打算作出进一步解释,阿斯特兰却抢先表示只是一些小叛乱,并且已经得到解决。两人都意识到了贝拉斯略带指责的口吻。扎哈瑞尔向贝拉斯问起自己的兄弟内米尔的情况,贝拉斯却遗憾地表示内米尔已经死了。扎哈瑞尔进一步询问内米尔是怎么死的,贝拉斯却闪烁其词。扎哈瑞尔突然暴起,向贝拉斯发出灵能攻击,击垮了贝拉斯的精神,探出了贝拉斯脑海中的真相——内米尔因违抗莱恩命令而被原体一掌击碎了脑袋。阿斯特兰拉开了两人,但兄弟惨死的情景已深深刻在了扎哈瑞尔的脑海之中。
卢瑟为贝拉斯举行了一场隆重的欢迎仪式,当贝拉斯踏入天使堡的大厅时,在场的暗黑天使军官们纷纷为他喝彩鼓掌,仿佛再现古老骑士团的传统仪式。贝拉斯对此感到很是不安,表示自己来此只是与卢瑟私下交谈的。卢瑟遂遣散了在场的暗黑天使们——除了赛弗领主、扎哈瑞尔和阿斯特兰。尽管贝拉斯一再表示自己只和卢瑟交流,但卢瑟则坚称这三人是他信赖的副手。卢瑟询问莱恩是否还活着,贝拉斯却并不太确定,他表示自己是奉考斯韦恩(Corswain)之命回到卡利班的。考斯韦恩已经成为了莱恩的大总管——卢瑟的替代者。贝拉斯进一步揭露了当前荷鲁斯叛乱的局势,莱恩在与暗夜领主作战的萨拉马斯远征结束后,决定兵分两路,原体本人带两万战士前往了五百世界,考斯韦恩则带领剩下三万战士继续追击泰丰的死亡守卫。而此次贝拉斯返回卡利班的使命,便是前来征召更多的暗黑天使新兵,加入战争。
贝拉斯请求征召三万新兵,卢瑟却显得不太情愿。阿斯特兰直言,贝拉斯所述的也许是真相,也许只是个谎言,他们并不确信贝拉斯的忠诚所在。扎哈瑞尔亦表示支持阿斯特兰的看法,卡利班之外他们无人能够信任,也许莱恩前去和基里曼结盟,也许莱恩已经倒戈荷鲁斯。贝拉斯则坚称考斯韦恩是绝对忠诚的。最终,卢瑟开口了,他希望贝拉斯能接受扎哈瑞尔的灵能测试,以检测他的忠诚。尽管贝拉斯对于此般羞辱怒不可遏,但他最终还是接受了。
扎哈瑞尔进行灵能试探后表示贝拉斯所言皆是真实的,卢瑟随后向贝拉斯表达了歉意,同时表示自己将做好准备重新加入军团。贝拉斯却说卢瑟误解了他,考斯韦恩并不打算解除原体的命令,卢瑟依然要继续呆在卡利班,自己只会带走训练的新兵。
贝拉斯走后,阿斯特兰立刻表示应该杀了贝拉斯。卢瑟断然回绝了他,并进而称自己会保卫卡利班和骑士团的安全和未来。阿斯特兰质疑若让贝拉斯带走三万新兵,他们将无法保卫卡利班。扎哈瑞尔此时站出来,认为众人此时此刻应当团结目标,并向在场众人抛出了那个一直尚未提出的疑问——他们是否愿意背弃对莱恩的誓言。

“我们全都要明白一件事,并且要就此目的而团结一致,即便我们在其他事情上有着不同的观点,这很重要,”这位灵能者说道(译注:指扎哈瑞尔)。“我们当中有任何人不愿背弃对莱恩的誓言的吗?我们是否同一条心,决定原体已不再值得我们的效忠?”
这个问题在众人心中萦绕片刻。阿斯特兰第一个作出了回答。
“需要我再一次大声说出来吗?我不欠莱恩任何情义。”
“我们每个人都遭到了他的不公正对待,我们曾以为他是我们最伟大的兄弟,”卢瑟缓缓说道。“无论是出于有心还是无意,他已对我们所有人施加了过度的惩罚。我还要说的是,我们已不再是暗黑天使了,这也很重要。他们才是泰拉的武器,雄狮的子嗣。”
“骑士团已然光复,只缺其名,这有何区别?”阿斯特兰说道。
“有很大的区别,”赛弗领主回答道。“骑士团独立于世。若我们不再是暗黑天使,那他们将成为外人。成为敌人。”

言毕,弥斯泰之主、赛弗领主和第一导师,向骑士团大导师卢瑟致礼效忠。
当贝拉斯再次返回卡利班地表时,带来了一位智库同伴——阿斯蒙蒂斯(Asmodeus)。扎哈瑞尔和阿斯特兰二人再次接待了他们,扎哈瑞尔和阿斯蒙蒂斯也暗中用灵能试探对方。为了防止阿斯蒙蒂斯窥探到阿斯特兰的脑海,扎哈瑞尔将自己的灵能伸入阿斯特兰的大脑,却惊讶地发现阿斯特兰有一层强大的灵能防护层,能防止他人利用灵能窥探他的脑海。阿斯特兰后来向扎哈瑞尔解释,他作为当初帝皇打造的第一批死亡天使,获得了帝皇为他们铸造的一层强大的灵能防护,以作为统一战争时期抵抗诸多强大灵能者的屏障。
贝拉斯再次来到奥都鲁克与卢瑟会面,卢瑟向他展示了一万名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暗黑天使新兵,并承诺他会满足贝拉斯三万暗黑天使大军的要求。卢瑟强烈要求贝拉斯手下的暗黑天使一齐光临奥都鲁克,为这一历史性的时刻举行一场凯旋盛宴。尽管贝拉斯十分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妥协了。于是,一场盛宴在天使堡展开,卢瑟亦将进一步施展他的计划,他已交代赛弗领主暗中接触归来的部分老兵,试探他们的忠诚。但暗怀阴谋的并不只有卢瑟一人……

血色盛宴

盛宴开始了。贝拉斯和他的四位军官,以及31位暗黑天使老兵出席了这场盛宴。阿斯蒙蒂斯用灵能保护着在场的暗黑天使,以免他们的脑海遭到灵能试探。出席盛宴的还有一位特别的人物——炎翼的直选校尉格里芬(Griffayn)。出席的暗黑天使之间也有着微妙的关系,他们或是相互传递着信息,或是相互点头致意,亦或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扎哈瑞尔密切关注着在场的每个人,暗中评估着他们。
赛弗领主此前已于格里芬暗中接触,并表示炎翼校尉格里芬可能会选择效忠骑士团,而在场的炎翼成员也有可能会随着他们的主子动摇。扎哈瑞尔此前也很阿斯蒙蒂斯有过接触,表示这位智库有一定可塑性。但贝拉斯的作用才是重中之重。卢瑟开始在盛宴上向众人施展他的雄辩术,扎哈瑞尔和他的学徒们则暗中利用灵能试探着在座的暗黑天使,同时避免引起阿斯蒙蒂斯的注意。
卢瑟赞誉着归来的英雄们,向他们讲述着卡利班的历史与传统。他那技艺精湛的雄辩术感染着在场的众人,也暗中播下了反叛的思想。扎哈瑞尔和他的学徒们开始为在场的暗黑天使端上酒杯,那些被认为易受卢瑟影响动摇的人被呈上了金色的酒杯,而那些不为所动的人则被呈上了银色的酒杯。卢瑟易在大厅上方的长廊中安排好了自己的战士,监视着盛宴。扎哈瑞尔分发完酒杯,卢瑟的演讲亦达到了高潮。
此时,贝拉斯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阿斯特兰已经夺取了他在轨道上的舰船。贝拉斯立刻质问卢瑟这是怎么回事。卢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并解释说自己对此不知情,格里芬则让贝拉斯冷静,听大导师解释。卢瑟此刻终于道出了他的宣言——“是时候让卡利班脱离帝国的枷锁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卢瑟迅速抓住机会,开始对众人进行他的雄辩说服,激发起暗黑天使们对于卡利班的情感,并述说着莱恩乃至帝皇如何背弃了卡利班,述说着大远征和荷鲁斯之乱中的种种暴行。扎哈瑞尔渐渐意识到,在场的许多人已因卢瑟的言论和自己微妙的灵能干预而动摇。他很快意识到,若在场的暗黑天使们倒向卢瑟,骑士团将前所未有得强大,卡利班将迎来崭新的和平。但卡利班不需要和平,卡利班需要纷争,扎哈瑞尔知道,要解放Ouroboros,要解放卡利班,需要无尽的冲突与纷争。扎哈瑞尔迅速做出了反应,他以一道灵能攻击击中了贝拉斯,并高声呼喊贝拉斯妄图袭击卢瑟。宴会陷入大乱,众人纷纷拔剑抽枪,摆在桌上的酒杯也被碰得七零八落。扎哈瑞尔高呼“杀死刺客!”,现场顿时枪声四起,刀剑相交。混战中,赛弗领主突然拔出等离子手枪朝扎哈瑞尔射击,幸得扎哈瑞尔得学徒纵身一跃挡下了这一击。见刺杀失败,赛弗领主迅速转身逃离现场,扎哈瑞尔迅速动身追逐赛弗领主。
赛弗领主和扎哈瑞尔最终在奥都鲁克的地穴中对峙。扎哈瑞尔表示自己仍然忠于卡利班,赛弗领主则指称扎哈瑞尔效忠的是Ouroboros,扎哈瑞尔则进一步宣称Ouroboros就是卡利班,而赛弗领主则认为Ouroboros是卡利班的囚徒,骑士团才代表着卡利班。赛弗领主召唤出了黑暗守望者,并要求扎哈瑞尔放弃Ouroboros,重新效忠骑士团,而扎哈瑞尔则表示骑士团是为守望者而非卡利班而战,骑士团是守望者们的狱卒,监守着Ouroboros。赛弗领主企图利用黑暗守望者压制住扎哈瑞尔,然而扎哈瑞尔却召唤出Ouroboros的力量,逼退了黑暗守望者,并最终击败了赛弗领主。
在血色盛宴进行的同时,阿斯特兰已带领着加勒丹战团长及其手下夺取了贝拉斯在轨道上的舰船,并控制了贝拉斯的旗舰——战斗母舰“真理之矛”号。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阿斯特兰告诉加勒丹自己要带着这只舰队离开卡利班,前去征服其他星系。然而此时“真理之矛”号却被卡利班的轨道防御系统锁定。
卢瑟的讯息很快传来,卢瑟质问阿斯特兰为何违抗他的命令。卢瑟进而声称自己将派一队骑士前来令阿斯特兰就范,但阿斯特兰却表示如果卢瑟不撤回他们,自己将下令战舰朝卡利班开火。最终,两人达成了妥协。卢瑟将同意阿斯特兰的要求,利用这种舰队在星海中拓展他们的势力范围,而阿斯特兰将继续为卢瑟效命。

新的征程

鲜血既洒,当止戈为仁。格里芬及其手下已效忠卢瑟,扎哈瑞尔被任命为新的赛弗领主。大导师卢瑟已拥兵三万,且舰队在握。卢瑟向众人宣称,骑士团的荣光已然恢复,如今将开启新的远征。他们的首个远征地,乃是扎拉蒙德。而在那里,他将再度遭遇卡拉斯·泰丰与死亡守卫……
卡利班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而卡利班的终局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荷鲁斯之乱后,莱恩率领暗黑天使返回卡利班,却遭到了曾经同袍的攻击。忠诚的暗黑天使们与叛徒展开厮杀,行星破碎,最终一场亚空间风暴令卡利班随之毁灭。目前尚未有小说描写卡利班之战的详细情况,而自卢瑟远征扎拉蒙德到最后卡利班之战这段空白时期,也有待黑图书馆的小说加以填补。骑士团文化造就了卡利班人,然而高贵的骑士们却也倾覆于人性、荣誉与野心的悲剧之中。卡利班的政争如同荷鲁斯之乱的缩影,同室操戈的悲剧总是令人唏嘘不已。忠诚与荣誉,此乃骑士团的信条。卡利班纵然毁灭,但过去的传统仍将在暗黑天使们身上继续传承。
参考书目:
1. The Horus Heresy VI: Descent of Angels
2. The Horus Heresy XI: Fallen Angels
3. The Horus Heresy XXXVIII: Angels of Caliban
4. The Horus Heresy: Master of the First
5. The Horus Heresy: Cypher: Guardian of Order
I
塔西佗的启示
塔西佗的启示

371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78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