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赛弗(Cypher)是一个与暗黑天使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物,也是如今暗黑天使及其子团所追捕的头号堕天使。他常常现身于无形,在身后留下死亡与毁灭,而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一次又一次逃离了暗黑天使的追捕,一些暗黑天使的导师们相信,赛弗处于某些更高等的力量的保护之下,而他代表着堕天使唯一的救赎机会。赛弗这个名字源于古卡利班骑士团的一个头衔——赛弗领主(Lord Cypher),他是骑士团传统与秘密的守护者。要想了解赛弗领主的源远历史,还需要从一万年前的卡利班讲起。

卡利班骑士团

在卡利班的大骑士团(The Order)中,有着这样一个头衔——赛弗领主,他的职责是守护骑士团的传统与习俗,主持各种仪式,并为骑士团献策谏言。骑士团对于传统极其重视,因此虽然赛弗领主并没有什么实权,但他在骑士团中也具有很高的地位。而成为赛弗领主的那个人,将抛弃他过去的名字和身份,把自己的面容永远藏在斗篷兜帽下,赛弗领主则是他唯一的名号。
第一位出现在故事中的赛弗领主是在大远征早期,彼时卡利班尚未回归帝国,莱恩还尚未成为骑士团大导师,扎哈瑞尔(Zahariel)还仍是个祈愿者——尚未成为正式骑士的新兵。赛弗领主第一次现身是在扎哈瑞尔的入团仪式中,那时的赛弗领主是一个老人。在莱恩和卢瑟发动跨越卡利班剿灭巨兽的远征的同时,赛弗领主一直在骑士团的修道院要塞奥都鲁克(Aldurukh)忠实地履行自己的职责。莱恩的远征进行了十年的时间,最终他统一了卡利班并成为骑士团大导师。按照传统,他将任命一位新的赛弗领主。当时,大家都认为负责训练和教导新兵的拉米尔导师(Master Ramiel,他也是对扎哈瑞尔的成长有着很大影响的一位导师)是最可能的人选,然而,莱恩却任命了一位无人知晓的年轻人成为赛弗领主。传闻称这位年轻的赛弗领主,曾经是天狼星骑士团(Knights of Lupus)的一员——这个位于北部荒野的骑士团因反对莱恩的巨兽远征而被毁灭。莱恩选择一位曾为敌手的年轻骑士成为赛弗领主的原因不得而知,但这位年轻的赛弗领主,在未来卡利班的风云变幻中将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叛乱之初

随着帝皇莅临卡利班,骑士团加入第一军团,赛弗领主这个头衔也传承到了第一军团之中,在卡利班上继续维护着第一军团的传统习俗。在暗黑天使军团旗舰“无敌理性”号六翼开会的房间中,有一尊赛弗领主的雕像,表示着即便是远在天边,赛弗领主也监督着一军团的骑士们维护传统、遵循仪式。在卢瑟被放逐回卡利班之后,赛弗领主便逐渐成了卢瑟身边的亲信之一。然而,回归帝国的卡利班也并不安宁。随着帝国开始开发卡利班,一个个生态建筑群在卡利班上建立起来,卡利班人从他们曾经的村庄中被赶入拥挤的生态建筑,并开始为帝国机器出力劳动,卡利班人和来到卡利班进行建设开发的泰拉人之间的关系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叛乱开始在卡利班酝酿而生,当地常规军疲于应付四处滋生的破坏和叛乱,而卢瑟亦不愿轻易对自己的人民动用阿斯塔特的力量。为了平息叛乱之火,赛弗领主利用那他不为人知的影响力,为卢瑟和叛军领袖之间建立了联系,双方约定进行一场谈判。然而谈判最终并不太成功,叛乱之火随后也开始兴旺燃烧。
在形势开始渐渐恶化之时,北部荒野的一座帝国设施发生了一场意外,一支辅助军部队失去了联系,卢瑟派遣扎哈瑞尔和阿斯特兰带队前去调查,而他们却在那座设施内发现了混沌污染的迹象。卢瑟得知后,要求与赛弗领主单独交流些事情,随后他便深入奥都鲁克的图书馆之中,并下令除了赛弗领主,任何人都不得觐见他。在卢瑟将自己所在奥都鲁克的图书馆中的那段时间,赛弗领主便成了卡利班之主的喉舌,而无人知晓卢瑟究竟在里面做些什么。与此同时,卡利班的叛乱愈演愈烈,扎哈瑞尔多次对赛弗领主要求向卢瑟传达他派遣阿斯塔特镇压叛乱的请求,然而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最终,扎哈瑞尔要求赛弗领主为其安排与叛军领袖再次进行谈判,赛弗领主亦表达了同意。扎哈瑞尔在北部的生态建筑中遇叛军领袖进行了会面,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曾经的导师拉米尔竟是叛军领袖的一员,同时还有其他曾经骑士团的骑士。拉米尔告诉扎哈瑞尔莱恩已经不再信任他们,因此抛弃了他们。达维尔爵士(Sar Daviel)向扎哈瑞尔透露赛弗领主其实是曾经天狼星骑士团的一员,而莱恩之所以选择一位与大骑士团毫无关系的人成为赛弗领主,是为了确保这个人只效忠于莱恩一人,并且能够更好地保守莱恩的秘密。
扎哈瑞尔带着拉米尔和达维尔一行人返回了奥都鲁克,并与赛弗领主当面对质,要求觐见卢瑟。同时,阿斯特兰和智库伊斯拉菲尔(Israfael)也赶来报告称北野生态建筑发生了大规模暴乱,以及有人在地下暗中实施巫术。扎哈瑞尔使用灵能刺入赛弗领主的脑子,令赛弗最终屈服,并同意带众人前去面见卢瑟。赛弗带着来到了巨石深处的图书馆,找到了卢瑟。卢瑟看起来十分消瘦,仿佛得了一场大病一般。他的双手、手腕和喉咙上都刻写着符号,他控诉莱恩自始至终都知道卡利班被污染了的事实,而为了保守这个秘密,莱恩不惜洒下血海(指毁灭了天狼星骑士团)。卢瑟指控莱恩深知卡利班终有一天会因其污染而被帝国毁灭,却对此无动于衷,他指控莱恩抛弃了卡利班和。伊斯拉菲尔则站出来控诉卢瑟的异端言行,并表示将制服卢瑟。伊斯拉菲尔以其灵能压制住扎哈瑞尔,同时向卢瑟发出了一道灵能攻击,然而卢瑟身上所刻画的符号为其抵挡住了灵能攻击,此时赛弗领主拔出了等离子手枪,一枪击中了伊斯拉菲尔的胸膛,这位忠诚的智库最终倒地。随后,卢瑟在赛弗领主和扎哈瑞尔等人的协助下,利用他在巨石图书馆中的那些禁忌图书中习得的知识,驱逐了北野帝国设施地下的亚空间怪物虫子,并宣布卡利班将脱离帝国,昔日的大骑士团将恢复荣光。

堕落天使

赛弗领主和扎哈瑞尔在卢瑟的命令下,来到北野生态建筑的地下继续调查混沌污染的迹象,殊不知,Ouroboros正在卡利班深处开始觉醒。随着两人在地下前行地愈发深入,两人都感觉到了某些异样。赛弗领主认为他们不敢继续前进,应该离开这里,但扎哈瑞尔坚持继续前行。赛弗领主遂抛弃了扎哈瑞尔独自离开,而扎哈瑞尔则最终落入了Ouroboros的魔爪。但他再度从北野生态建筑地表现身时,他已被Ouroboros腐化。
扎哈瑞尔的学生们试图用灵能寻找他们的老师,却遭遇了赛弗领主带着黑暗守望者前来威胁,这也是赛弗领主首次显露出他已和黑暗守望者结为了盟友。
此时此刻,荷鲁斯的叛乱正在银河肆虐,卡利班因亚空间风暴而被隔绝。然而,卡利班的孤立并不会持续太久。一支舰队突破了亚空间抵达了卡利班星系。这支暗黑天使舰队是由战团长贝拉斯(Belath)奉考斯韦恩(Corswain)之命而来的,他的任务是接收卡利班训练的阿斯塔特新兵,为军团的战争提供更多增援。贝拉斯并不知卢瑟已经独立的事实,卢瑟等人亦佯装忠诚,并表示要开展盛宴迎接归来的暗黑天使们。
卢瑟在天使要塞的宴会厅中为归来的暗黑天使们举行隆重的盛宴,但他已暗中计划在宴会上策反这些战士,并让扎哈瑞尔利用他的灵能能力为其提供帮助。卢瑟将会在宴会上发表雄辩演说,在在场的暗黑天使心中慢慢播下反叛的种子,扎哈瑞尔和他的学徒们则会在暗中用灵能影响在场的战士。在宴席尾声,扎哈瑞尔和他的学徒会为宴席中的暗黑天使们端上酒杯,同时暗中用灵能试探每个人的脑海,用不同颜色的酒杯区分出谁会随卢瑟反叛,谁又会忠诚到底。然而,扎哈瑞尔深知Ouroboros的觉醒需要更多的混乱和流血。在卢瑟的演讲达到高潮之时,扎哈瑞尔突然已一道灵能闪电击中了坐在卢瑟身旁的战团长贝拉斯,并声称贝拉斯企图刺杀卢瑟。宴会现场顿时枪声大作,一片混乱,卢瑟埋伏的星际战士和忠诚派发生混战。混乱中,赛弗领主拔出等离子手枪朝扎哈瑞尔射击,却被扎哈瑞尔的一位学徒挡下。赛弗领主见其刺杀扎哈瑞尔的企图失败,便转身逃离,扎哈瑞尔亦动身追逐赛弗领主。
赛弗领主和扎哈瑞尔最终在奥都鲁克的地穴中对峙。扎哈瑞尔表示自己仍然忠于卡利班,赛弗领主则指称扎哈瑞尔效忠的是Ouroboros,扎哈瑞尔则进一步宣称Ouroboros,而赛弗领主则认为Ouroboros是卡利班的囚徒,大骑士团才代表着卡利班。赛弗领主召唤出了黑暗守望者,并要求扎哈瑞尔放弃对Ouroboros,重新效忠大骑士团,而扎哈瑞尔则表示大骑士团是为守望者而非卡利班而战,骑士团是守望者们的狱卒,监守着Ouroboros。赛弗领主企图利用黑暗守望者压制住扎哈瑞尔,然而扎哈瑞尔却召唤出Ouroboros的力量,逼退了黑暗守望者,并最终击败了赛弗领主。
在血腥盛宴进行的同时,阿斯特兰违抗卢瑟的命令擅自带队夺取了轨道上的暗黑天使舰队,并要挟卢瑟远征其他星球。卢瑟最终表示了妥协。事后,扎哈瑞尔成为了新的赛弗领主,卢瑟亦带领独立的骑士团远征Zaramund。
大骑士团于荷鲁斯之乱时期的故事便止步于此,后来的事,便是战后莱恩带领军团返回卡利班,却遭遇了同胞的背叛。卡利班被毁灭,莱恩失踪,堕落天使们被亚空间风暴席卷而走,赛弗领主亦同样下落未知,带他很快就会再次现身,并带来更多的谜团……

被遗忘的战争

二次建军后,暗黑天使军团被拆分为战团,而暗黑天使也首次发现了堕天使的踪迹。尽管历史记录表明,不可宽恕者们在堕天使出现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意识到赛弗的与众不同。然而根据内环的秘密记载,第一个现身于暗黑天使面前的堕天使正是赛弗本人,是他亲自造访巨石,揭露了堕天使存在的秘密,也是他的出现令不可宽恕者们首次建立起了内环这个组织。
历史记录中,不可宽恕者们真正意识到赛弗的危险所在,乃是一场漫长的战役——被内环称为被遗忘的战争(Fogotten Wars)。
这场战役始于31千年中叶,起初是一支复仇天使(Angels of Vengeance)战团的部队进入哥特星区追捕一支兽人舰队,却收到了来自矿业世界利姆诺斯(Lemnos)的一条信息——行星上因争夺矿业权而爆发了内战。但真正引起复仇天使兴趣的是,这条信息使用的是暗黑天使较为古老的战斗代码,同时这条信息还透露当地的一支雇佣兵领袖身着古老型号的动力盔甲,并且有着基因强化的迹象,这无疑暗示着堕天使的存在。
复仇天使的智库通过近距离的灵能探查,探知到了一个被称为“拳击手”(Mauler)的超人,同时发现此人似乎携带着暗黑天使的基因。复仇天使的一连终结者迅速发动了打击,成功俘获了拳击手,并随后被移送至巨石进行审讯。这位堕天使吐露自己的真实名字是Sytrx,并透露还有更多堕天使在哥特星区活动。复仇天使、暗黑天使和狮貂(Lion Sable)战团迅速派遣部队追寻堕天使踪迹。在此过程中,不可宽恕者们也逐渐发现腐化已经扩散到了六个星系,同时,暗黑天使的智库们也发现了赛弗的存在,并且发现赛弗有着很强的能力躲避智库们的灵能探测。
追捕赛弗的行动持续了数十年,直到一个叫布里吉亚(Brigia)的世界。不可宽恕者们相信当地行星防卫军的指挥官——大队长泰利乌斯(Grand Captain Tylius)是一位堕天使,并且在最近与赛弗有过联系。彼时的暗黑天使至高大导师普尔森(Purson)亲自率领暗黑天使、救赎天使(Angels of Redemption)和狮貂的部队对布里吉亚的要塞发动了攻击。令普尔森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在战场上发现了赛弗的踪迹。不可宽恕者们迅速对赛弗展开追捕,而此时泰利乌斯放出了他深藏许久的预备队——一支来自阿尔法军团的混沌星际战士终结者部队被传送到了战场上。整场战争十分惨烈,雄狮之子伤亡惨重,但他们最终取得了胜利。然而赛弗和泰利乌斯两人都成功脱了身。
不可宽恕者追踪的线索最终引向了恐惧之眼。暗黑天使的智库们锁定了位于恐惧之眼边缘的两颗行星——科赛特斯(Cocytus)一号星和二号星。这个区域十分危险且极不稳定,时常会被起伏波动的亚空间所吞噬。为了保险起见,同时不让他们的奇怪行动引起帝国不必要的注意,普尔森决定派遣狮貂战团的一艘打击巡洋舰——卡利班之怒号前往那个区域调查,船上搭载了暗黑天使、复仇天使、救赎天使和狮貂的数个连队。卡利班之怒成功抵达了科赛特斯一号星,并实施了行星登陆。在科赛特斯的地表上,不可宽恕者们发现了一座要塞,一座对天使之塔拙劣模仿的要塞。
增援的请求很快便发出了。至高大导师普尔森收到了关于赛弗的报告后,迅速下令发起进攻。半个暗黑天使和救赎天使战团、复仇天使的三支连队以及整个狮貂战团都来到了科赛特斯。战斗在两个行星上爆发,而赛弗两次都成功逃离。令人疑惑的是,赛弗同时也在向暗黑天使发送讯息,告诉他们他们正步入陷阱,催促他们赶紧离开。
赛弗所言不假,亚空间风暴开始在这个区域积聚,普尔森不得不下令全员撤离。然而,狮貂战团拒绝撤离,普尔森决定带领自己的一支个人护卫队与狮貂继续作战,维护雄狮之子最后的荣誉,同时下令舰队离开该区域,待风暴散去后再行取得联系。
恐惧之眼的风暴愈演愈烈,不可宽恕者舰队最终成功逃离,安全通过了卡地亚之门,但科赛特斯却被恐惧之眼的亚空间风暴所吞噬,至高大导师和狮貂战团也毫无踪迹。然而,暗黑天使再次探测到了赛弗的踪迹,赛弗将暗黑天使引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行星,尽管赛弗又一次成功逃离了,但暗黑天使们却在此发现了伴随至高大导师失踪的秘密之剑和狮盔。
这场战争令不可宽恕者损失惨重,内环决定将毁灭与这场战争有关的记录,狮貂亦被秘密地从泰拉修会的记录中抹去。然而对于赛弗的猎捕才刚刚开始……
以下将以年表的形式呈现出赛弗在一万年间的一些活动:
约31千年 首次接触?
暗黑天使与被称为赛弗的堕天使的首次冲突很可能是在他们探寻新征募世界的征途中。有十数个条目记录了在暗黑天使及其潜在新兵中发生的神秘遭遇、破坏行为和人员伤亡。这些袭击所影响的世界是精心选择的。事后来看,几位智库认为这些袭击是由赛弗发起的。奥尔尼大屠杀(Massacre on Olney)以及在卫星塞斯图斯(Sestus)上最后一架仅存的军团风暴鸟的损失,无疑都带着赛弗的神秘标志。
31千年580年—32千年632年 被遗忘的战争
暗黑天使及其子团复仇天使、救赎天使和狮貂,追寻着数个堕天使的踪迹。线索将他们引至朦胧星域,深入哥特星区。唯有事后分析暗黑天使才意识到为他们铺下的这个陷阱的广度。在这场战役前,赛弗已活动了数百年,但正是在这次事件中不可宽恕者战团才深刻意识到赛弗所代表的危险有多么巨大。
约33千年 真正的被遗忘
《达维奥次经》(Apocrypha of Davio)列举了以下源于暗黑天使的二次建军战团:赦罪天使、救赎天使和复仇天使。此时狮貂的名字已然遗失。
33千年822年 弗米拉克主星之战
赛弗的及时干预阻止了兽人从殒命的至高大导师阿洛肯(Alloken)身上掠夺狮盔和秘密之剑。
33千年997年 普拉克斯救主
救赎天使在他们自己的征募世界上发现了叛乱。赛弗,在普拉克斯救主(Saviour of Praxus)的伪装下,操纵着征兵活动,亲手挑选并训练蛮族战士以提高他们被选中的机率。他在被逮捕前便逃脱了。
35千年 257年 新泰拉过渡期
新泰拉(Nova Terra)的分离主义者宣告了新统治,宣称将替代泰拉元老院。赛弗混迹于这场混乱之中,他的踪迹显露出了在太平星域的起义中占据了权力高位的许多堕天使。传闻称赛弗本人在元议会(Ur-Council)——新泰拉的统治机构——中占据了一个席位。一场大胆的鸦翼打击突袭了新泰拉,但却没能逮捕任何囚犯。
36千年290年—310年 红色异端
在叛教时代期间,红色异端瘟疫(Red Heresy Plague)在堂洛斯星区(Don’lorth Sector)爆发,这是后来被称为无信之疫(The Plague of Unbelief)的战役的前兆。暴风星域的深处有一个星团供养着人口密集的堂洛斯星区。正是在此,古神教(Cult of the Old Gods)崛起了。煽动家和无政府主义者鼓动一个个巢都公开叛乱。不计其数的工人们在红袍祭司的驱使下解开镣铐,摈弃腐尸神皇。对于内政部和国教代理人的恐怖屠戮引来了帝国武装力量的庞大舰队。
试图以迅速的方式终结叛乱,白银颅骨(Silver Skulls)战团孤注一掷进行大规模部署,试图杀死崛起教派的领袖。这场猎捕是灾难性的——空降舱突击遭遇埋伏,多架雷鹰在前往目标途中被击落。唯有暗黑天使死翼和鸦翼部队,以及复仇天使第3连队的抵达,方才遏止了必然的战败。然而,白银颅骨注意到死翼抛弃了战斗而前去追捕一位神秘的袍子星际战士。
在赛弗逃脱前,一位复仇天使的智库探测到红色异端的红袍统治阶层中有数个堕天使。白银颅骨被抛下,任由他们自己摆脱困境。他们最终摆脱了窘境,但却公开谴责暗黑天使;一次正式抗议被提交给了泰拉元老院。
36千年624年 不合时宜的刀刃
尽管难以确定,但这个时间似乎是第一次记录到赛弗被目睹携带着一把星神相位刀——和卡利都斯刺客使用的星神相位剑很相似。这把刀的刀刃能够通过重调维度而进出现实空间,因此它能够绕过护甲和保护场。这把刀于第13次黑色远征开端的某个时刻遗失于一场与被称为欺诈者(Deceiver)的星神的战斗中,然而,那场战斗发生于亚空间之中,并且似乎遭遇了时空连续的怪圈。大部分时候都没有看到赛弗携带着这把刀,但恰如其名地,这把刀时而又会移回他的斗篷之下。
37千年154年 黑湾矿场
扎戈索恩(Zargosoan)走私舰队的少数幸存者在由审讯牧师长莫洛西亚(Molocia)率领的暗黑天使部队的施压下崩溃。他们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位身着斗篷的陌生人一路杀进他们的旗舰“黑针”号(Black Needle),要求谈判。他了解走私者的规则,提出进行战斗仪式——赢得决斗,获得资深船员之位。
在一年内,这位陌生人便升至了顶层,在一场战斗中击败了前任船长。在他的领导下,扎戈索恩舰队——总共五艘船——在黑湾矿场(Black Gulf Mines)一带集中掠夺。在杂乱无章的小行星场和人造轨道平台中,走私者们掠夺了一个又一个采矿建筑群,拉走了许多满载着丰富矿物和燃气的轮船。后来发现,这个矿业群体的领袖——被称为黑湾暴君(Black Gulf Tyrant)——乃是暗黑天使极力追寻的一个人物。
38千年665年 审判官的阴谋
在一场秘密任务中,审判官阿努尔杜斯(Arnuldus)——一位戴着兜帽以掩盖他那丑陋的伤口的人——被赛弗所替代。阿努尔杜斯从未被找到。在利用他的新化身摧毁了许多有关他本人和不可宽恕者战团的敏感记录后,赛弗掌控了阿努尔杜斯的指挥系统并更改了塞普蒂乌斯七号星(Septius VII)的防御系统——导致了一个帝国巢都世界的彻底沦陷。唯有阿尔法军团在此行动中追踪到了赛弗的迹象。
39千年200年—500年 巨眼之内
尽管不可宽恕者并不知晓,赛弗这段时期正位于恐惧之眼内。在那里,时间往往比现实空间中流逝的要长,他联系上了多个堕天使团体。正是在这一段时期,他进一步与多个军团结盟,特别是阿尔法军团。报告称赛弗仍在继续游荡于银河系,而暗黑天使及其子团们追逐着虚假的传闻——有一些是赛弗本人在很久以前布置下的。
39千年518年 百星叛乱
因阿尔法军团经常表里不一,赛弗决定对他们采取报复措施。他有意将黑天使引到祭祀颠覆者阿尔德里克(Alldric the Subverter)的道路上。阿尔德里克为了帮助他的阿尔法军团盟友,耗费了巨大的努力和长久的计划,引领帷幕地区(Veil Region)边境的一大片行星弃绝了帝国的统治。十年内,暗黑天使及其数个子团镇压了混沌邪教徒的起义,并杀死了他们的领袖。
这些行动令赛弗倍加愉悦,因为他不仅报复了阿尔法军团的阴谋诡计,而且还进一步阻挠了暗黑天使。因暗黑天使参加的场战役,他们收到了泰拉元老院褒奖的许多荣誉徽章和战役勋带。严肃简朴的暗黑天使们很少受到这样的嘉奖,却因这情况而感到压力。实际上,内环深感耻辱——因为他们深知,这些徽章是他们没能抓获赛弗的又一次失败标志。
41千年976年 解放阿玛迪斯
赛弗在解放阿玛迪斯的最终战役之时现身了,他及时抵达,集结起面对混沌邪教徒攻势的最后少数防御者。只有一位行星防卫军的士兵幸存了下来,他向这位神秘的袍子陌生人立下誓言,决不会透露这次事件的真相,决不会提及这位流浪星际战士的存在。当这位孤独的幸存者迎接前来消灭残敌的暗黑天使之时,他并未提及那位神秘的救星。
41千年989年 埃斯科凡战役
这一系列事件所知甚少,除了接踵而至的数场血腥战斗,红海盗发誓要杀死赛弗。
41千年995年 帝皇之音的崛起
这是那位被称为“帝皇之音”(the Voice of the Emperor)的人的首个记录。此人自称为帝皇本人的神谕使者,他开始在整个阿格里皮娜星区广播。在许多行星上,新的教派崛起,响应他的召唤,与国教官员发生冲突。
41千年997年 派遣刺客
因“帝皇之音”与日盛行而感到警觉,帝国派遣了多个暗杀处的刺客前去处决那个异端。无人返回。有一个人至少接近了他的目标,他的最后通讯描述目标是一个身着长袍和兜帽的人物,袍子下隐藏着毫无徽记的黑色动力盔甲,并且携带着一把剑和两把古老的手枪。
41千年998年 黑色圣殿骑士事件
一艘黑色圣殿骑士的打击巡洋舰“蛇湾”号(Ophidium Gulf)协助暗黑天使部队追捕被称为“帝皇之音”的那个人。在艰难的战斗之后,黑色圣殿骑士成功俘获了他——然而随后他们便卷入了与暗黑天使的争端,期间两个战团在战斗中短暂交火。尽管最终此人被暗黑天使羁押,但这位袍子俘虏神秘地逃离了,而“蛇湾”号也失踪了。在黑色圣殿骑士的要求下,审判庭被召来进行调查——在审判官阿奇博尔德(Archibald)失踪后,调查结果亦悬而未决。
41千年999年561 贝利亚之怒
死翼大导师贝利亚在皮塞纳四号星(Piscina IV)上将赛弗逼入绝境。贝利亚乃是暗黑天使战团中神枪手,同时也是最令人畏惧的近战战士,然而他的努力徒劳无功。他的风暴爆矢枪错失了目标并且卡了壳,挥舞的寂静之剑离赛弗的兜帽仅有几尺之距,赛弗仍然躲过了打击。贝利亚随后被一大波邪教徒的自杀式攻击所阻遏,赛弗则成功逃脱了。这标志着他第三次逃离了强大的贝利亚。(译注:这一段内容和小说有冲突,小说中赛弗在皮塞纳四号星上并未与贝利亚遭遇。)
41千年999年786 谁在猎捕狩猎者?
观察到鸦翼和死翼为抓获一个囚犯而实施联合行动,审判官拉斯普廷(Rasputin)相信他最终解开了暗黑天使的谜团。在他转身离开战场之时,一阵枪林弹雨差点杀死了他,唯有靠他那闪电般迅速的反应和几乎无法穿透的力场方才让他存活下来。正当一个戴着兜帽的人朝他的位置冲来之时,一场新的冲突爆发了。鸦翼的摩托部队发现了赛弗的踪迹并前去追捕他,而赛弗则在枪杀了审判官之后逃离了。拉斯普廷永远无法完成他的最后报告,而又一次地,鸦翼在追捕赛弗的行动中空手而归。
41千年999年 沉寂的声音
尽管赛弗似乎在支持着第13次黑色远征,但这也许只是个假象。毫无疑问的是,阿格里皮娜星区以及皮塞纳四号星上都发生了暴动,然而这却有着截然相反的效果。集结信仰者煽起叛乱耗费了许多努力。赛弗却与阿巴顿发生了些许摩擦,他们因便宜之计而形成的联盟也随之终结。暗黑天使根据多个通讯信号的来源追踪到了太空深空中的一个广播装置。尽管难以精确测量,但据估计其位置大约位于他们曾经的家园卡利班的残骸尘埃云中。这个信标被迅速粗暴地摧毁。

卡利班之遗

事实上,41千年末的卡利班并非无事发生。相反,那里发生了一场大战,而赛弗在其中无疑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这次事件的起源,还是得从皮塞纳四号星事件说起。
皮塞纳四号星是暗黑天使的领地,这里驻扎着一小支暗黑天使部队,还有一个小堡垒,但更重要的是,这个堡垒的地库中藏着暗黑天使战团的基因种子库。
一群堕天使不知怎的知道了这个秘密。他们来到了皮塞纳四号星,先采用调虎离山之计,伪造虚假的堕天使迹象引走了当地的暗黑天使驻军,随后便侵入了暗黑天使的堡垒。等到暗黑天使的部队意识到自己受骗,迅速赶回时,发现他们的堡垒已被洗劫,基因种子亦遭到掠夺,而洗劫者早已逃离。据当地卫军指挥官描述,有两帮身着暗黑天使颜色盔甲的星际战士造访过堡垒。第一帮领头的是一位背负一把华丽巨剑,带着两把手枪的人物,他们迅速离开了堡垒。而第二帮人出来时则开始对着广场上的平民开火,酿成了大屠杀的惨剧,亦激起了当地民众对暗黑天使的愤懑。
鸦翼追寻着这些堕天使的踪迹,尽管并未再发现赛弗的踪迹,但他们仍然抓获了其他堕天使。在塔尔西斯(Tharsis)上,死翼和鸦翼利用阿斯特兰作为诱饵,诱捕堕天使药剂师阿诺韦尔(Anovel)。尽管暗黑天使成功抓获了阿诺韦尔,但阿斯特兰却趁乱逃离了。然而,这场战斗中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赛弗。在鸦翼仍在塔尔西斯上追寻阿斯特兰时,赛弗现身于鸦翼面前,并要求觐见至高大导师,表示有紧急的消息要传达。审讯牧师长阿斯莫代亲自前来押解赛弗。阿斯莫代试图取下赛弗背负的那把剑,赛弗警告阿斯莫代不要去碰那把剑,但阿斯莫代无视了赛弗的警告。在他触碰到那把剑的那一刻,一道幻象突然击入阿斯莫代的脑海,天空在燃烧,他感到自己的身体痛苦无比,一把剑插入他的腹中,他面前的敌人面目扭曲,两人一同倒地,痛苦剧增。阿斯莫代松开了那把剑,踉跄后退,受到了极大冲击。阿斯莫代最终将赛弗押解到了巨石,在那里,贝利亚亲自现身迎接。然而在两人接近时,贝利亚突然拔剑,意欲斩杀赛弗,阿斯莫代出身抵挡,但自身武艺显然不及死翼大导师,绝望中阿斯莫代喊出了一道口令,定住了贝利亚,并随后为贝利亚洗脑清除了这段记忆。
阿兹瑞尔在面见赛弗前,先秘密来到了卢瑟的囚笼中,解开卢瑟的静滞场后,阿兹瑞尔开始审问卢瑟关于赛弗的情况。卢瑟却说他的赛弗领主已经死了,被一位携带着他主人的剑的猎犬主所杀害。阿兹瑞尔告诉卢瑟赛弗没有死,而卢瑟则又开始疯言疯语,述说着莱恩的救赎和卡利班行将毁灭。阿兹瑞尔最终选择离开。
阿兹瑞尔随后在巨石深处的地牢中面见了赛弗。赛弗向阿兹瑞尔吐露了阿斯特兰等人的计划,并表示自己受到了欺骗。赛弗向阿兹瑞尔保证他会帮助策反阿诺韦尔。在向以西结证实赛弗没有撒谎后,阿兹瑞尔允许赛弗和阿诺韦尔展开对话。两位死翼骑士押解着赛弗来到阿诺韦尔的牢房,两位堕天使对视片刻,阿诺韦尔露出了顺从的表情,他突然起身朝前冲。而赛弗也骤然扭身摆脱两位死翼骑士,将他的镣铐套在阿诺韦尔的头上,扭断了他的脖子。在死翼骑士反应过来将赛弗制服时,阿诺韦尔已经死了。
赛弗被重新关进了地牢,阿兹瑞尔亦拒绝再与他交流。然而,萨福和阿斯莫代在审讯赛弗时却惊讶地发现黑暗守望者出现在了现场,这是史无前例的。萨福亲自拜见阿兹瑞尔,表示至高大导师应该亲自和赛弗谈谈。阿兹瑞尔最终同意再一次与赛弗交谈。赛弗告诉阿兹瑞尔,如今的暗黑天使早已不再负有罪孽和耻辱,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暗黑天使们早已通过对帝国一万年的忠诚奉献而得以赎罪,暗黑天使的罪过不是因为堕天使的反叛,而是选择隐瞒这个事实。赛弗同时还向阿兹瑞尔透露,自己过去七次逃离巨石,都是在至高大导师的许可下离开的。赛弗进一步表示自己将拯救暗黑天使和帝国。阿兹瑞尔并不相信赛弗的话,赛弗也认为阿兹瑞尔确实不应该相信,他要求阿兹瑞尔打开房门。当阿兹瑞尔打开门的时候,惊讶地发现门外聚集了至少三十个黑暗守望者。赛弗最终表示,自己是响应守望者们的要求而造访巨石的。两人遂跟着守望者们走入了巨石深处。
他们最终来到了一个神秘的房间,神器Tuchulcha正位于房间内。以西结亦在守望者们的引导下来到了此地。Tuchulcha向阿兹瑞尔表示,他能够帮助阿兹瑞尔拯救卡利班和莱恩。阿兹瑞尔最终决定前往卡利班。
待巨石舰队抵达卡利班时,他们并非孤身一人。泰弗斯的舰队已经在这里了。双方爆发了战斗。同时神器Plagueheart带着另一支混沌舰队也来到了卡利班,Ouroboros,Tuchulcha和Plagueheart三神器汇聚,相互之间产生的能量开始撕裂现实空间,打开了一条通往一万年前卡利班的时空通道。
而在巨石深处,阿兹瑞尔、赛弗、以西结和Tuchulcha仍在一起争论着,赛弗告诉阿兹瑞尔,Tuchulcha不仅能改变空间,也能扭转时间,Tuchulcha就像是一座桥梁,现在它们正在开启一道时空通道,通向一万年前的卡利班。他们也许能够通过这个通道回到过去,阻止一万年前的灾难发生,但同在卡利班星系的叛徒也可能利用这个通道,回到过去,将堕天使军团带到41千年。阿兹瑞尔拔枪打算摧毁Tuchulcha,但赛弗却上前阻止,他告诉阿兹瑞尔,Tuchulcha无法从物理上被毁灭,并且Tuchulcha存在于整个时间线上,现在将其毁灭,过去的Tuchulcha也会被毁灭,那么过去荷鲁斯之乱的历史将会被改写。赛弗表示自己能够阻止它,Ouroboros正藏于卡利班残骸中的一个小行星上,赛弗请求阿兹瑞尔允许他前去杀死Ouroboros,杀死其一,另外两者便会失败,以此阻止这场灾变。阿兹瑞尔最终同意了赛弗,并派遣一队鸦翼黑骑士随同赛弗前去摧毁Ouroboros。赛弗和四位鸦翼黑骑士们在一个小行星上找到了Ouroboros。黑骑士们与Ouroboros打斗起来,却难以对其造成丝毫伤害。赛弗则一边称必须找到Ouroboros的核心才能杀死它,一边逃离黑骑士们。随后,赛弗抢上了他们来时乘坐的雷鹰,抛下黑骑士们而驶向三神器打开的亚空间裂隙。
最终,阿兹瑞尔下令摧毁了三神器打开的时空通道。赛弗在时空通道被摧毁前驾驶着雷鹰飞向了它,最终也随着时空通道的毁灭而消失了。然而赛弗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风云际会

彼时为四十一千年末,银河发生大剧变。卡迪亚因阿巴顿发起的第13次黑色远征而陷落,大裂隙打开,星炬破灭,黑暗笼罩了帝国。此时,位于马库拉格赫拉要塞深处的静滞场内,罗布特·基里曼在灵族与大贤者考尔的努力之下复活了。归来的原体在击退了围攻马库拉格的黑色军团后,发起了泰拉远征。不幸的是,远征舰队在途中遭遇了红海盗的伏击,基里曼一行人沦为了红海盗的阶下囚。然而,命运不会让原体的征程就此夭折。
一群灵族丑角杀入了红海盗的监牢,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位袍子人——赛弗。赛弗站在基里曼的牢房前,向基里曼提出了一个交易——带赛弗前往泰拉,前去王座,他便会释放基里曼。原体答应了。随后,基里曼一行人跟随丑角和赛弗在囚禁他们的黑石要塞中杀出一条路来,并最终杀入了一个网道门。网道门后,其他堕天使正在那里等候着赛弗。赛弗及其堕天使同伴们跟随基里曼的远征军一同在网道中厮杀,最终成功抵达了月球,并来到了泰拉的王座室前。
基里曼命令禁军逮捕赛弗及其同伴。赛弗在愤怒中拔出他的手枪,然而禁军已将他和他的同伙们团团围住。最终赛弗屈服了,他和他的同伴们被戴上电手铐,投入皇宫的大牢之中。千年来,没有任何囚犯逃离过这监牢,然而仅仅几个小时后,牢笼中的赛弗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在赛弗的神秘逃离后,禁军耗费了巨大的努力,也未能在泰拉上找到他。盾卫连长达里斯(Daryth)带领他的手下和一队寂静修女驶向星海,穿越大裂隙,来到帝国暗面,继续追寻赛弗的下落。而为他们所不知的是,一艘舰身漆黑、标志被掩盖的星际战士巡洋舰正尾随着他们……

达克莫尔大屠杀

来自六个不可宽恕者战团的队伍,包括复仇天使、奉献者和誓约卫士,来到了圣地世界达克莫尔(Darkmor)追寻堕天使的踪迹。然而他们却在此遭遇了恶魔、混沌星际战士和变节者们的伏击。这次事件是自被遗忘战争以来不可宽恕者所遭受的最为严重的损失。一千人的队伍只有不到一百人幸存,而他们之所以能够幸存,得益于赛弗在逃离时将他们引向了一个秘密的传送设备。
赛弗的故事到此就戛然而止了,但他的神秘路途远未结束。进入第四十二个千年,随着卢瑟的逃离,堕天使们亦开始暗中集结,赛弗在黑暗的未来还会扮演怎样的角色?忠诚的天使们,拭目以待吧。
参考文献:
1. The Horus Heresy VI: Descent of Angels
2. The Horus Heresy XI: Fallen Angels
3. The Horus Heresy XXXVIII: Angels of Caliban
4. The Horus Heresy: Cypher: Guardian of Order
5. Dataslate: Cypher – Lord of the Fallen
6. Angels of Darkness
7. Master of Sanctity
8. The Unforgiven
9. Gathering Storm III: Rise of the Primarch
10.Codex: Adeptus Custodes
11.Codex: Dark Angels
I
塔西佗的启示
塔西佗的启示

440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44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