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季迁-SeasonShift》是我们CultlessGame(不懂游戏)小组今年九月参与机核BOOOM活动期间制作的横板跳跃游戏,同时包含了要素收集、障碍躲避和解谜的元素,并带有一定的剧情。
游戏主旨取了主题Shift变迁一意。讲述了松鼠们历经四季变迁,在桑海沧田中求得生存与繁衍的故事。游戏中我们又从多个角度对我们的shift进行了阐释尝试,如:四季游戏场景的转变、玩家操作角色的切换及主要玩法的变更(较小)。
具体内容大致为:季的坚果收集——横板过关与追击战、季的地震后房子被毁——推冰块解谜、季的视角切换——加以推石头解密的元素收集、季视角再次切换——运用弹跳元素的爽快横板过关
在概念设计阶段,组员们提出了不少有意思的点子,比如切换听觉和视觉的玩法;把shift解释成“轮班”、换班”的“轮班地下城”;根据人物在地图中的位置切换玩家的能力等。为保证游戏完成度,并考虑到熟悉引擎(pico-8便于上手但后期瓶颈层出不穷)与时间限制,综合各方案情况后,选择了美术小姐姐的想法,松鼠的四季。
但在BOOOM活动当天的试玩现场中,我发现游戏(由于本人表现力的不足)并没能很好地将想说的这个故事传达给各位玩家,只有在进行一番解释和交流后,玩家才会有“原来刚才的画面是想说这么回事”的想法。因此决定借助文字将没能表达清楚的故事再次进行阐述,对当时叙事上的一些不足加以弥补。
敬,一切美好的缔造者。
————————————————————秋————————————————————
入秋,红叶回到地面,阳光掺杂着空气些许的凉。
面对坚果仓紧闭的大门,薛定谔回味着昨晚梦中大快朵颐后口中残留的甘甜,和下巴上没擦干净的果屑。
梦游时又吃了多少,开门前谁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能填满过冬储备的,只有小溪对面松林里,大自然的馈赠。
走着,想起年幼时常偷偷去到松林,望着林叶间隙中透下的一道道阳光,映在眼里时朦胧的环环光晕。回忆起曾有过的一点点活力,和一点点好奇。却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于自己而言,松林即是坚果,走动即是觅食。
仅此而已
离开亲人前,薛定谔怎么也没想到,吃饱,会是自己一生的主线任务。那时想的,只是远山与秘境、邂逅与搁浅,有遗憾却难忘,走走停停的一辈子。未曾想到现在,靠自己活下来,已是筋疲力尽。隐约记得,家里剩的几颗松果,黑乎乎的长了毛,幽幽发蓝的样子,也许是坏了罢。
回过神已经走远,耳边多了些悉悉簌簌。在松林里走一遭,扎人的不止松针——黄蜂的脑子,并不是一直都好使的;毛虫又天生得一副醉人的皮囊,碰上叫你一醉不醒。不像从前,林里的住民,也都成了忠于欲望的行动派。他们看中的,往往也是你看中的。
有时他们看中的,会是你
填满了果仓,过冬应是不成问题的,不由得长舒口气。松林里斗智斗勇,是实在累人的。转身要走,门却开了。
一道黑影窜出果仓,细长尾巴裹挟住战利品,越过薛定谔头顶,轻轻落在小溪前,没发出一点声响。深色毛发隐隐湛着蓝光,逃跑前的侧身一瞥,眼里尽是嘲笑与蔑视。
践行着自己的拿来主义,阿不思十分享受盗窃生活。填饱肚子自然是轻而易举的,最让他欲罢不能的,是那些呆子,气急败坏又不知所措的表情。而上天似乎也总是站在他着一边,走投无路也能抓住命运女神的手,逃出生天。他就这样,平平淡淡地享受着每一天。直到今天,命运的天平指向了另一边。
只是一块石子。平平无奇的石子,就这样静静在树下躺着,一动不动呆在那。
刚刚好,被落叶埋着,没能看到;刚刚好,被追赶着,从这路过;刚刚好,落下这一小步,被绊倒。
趴在地上看着洒落一地的坚果,恍惚间看到,命运像他从前看别人那样看着自己。只能起身,匆匆溜走。
两手空空,第一次
失而复得,薛定谔心里石头落地。忙着回家做过冬准备,没能看到树后粉色的身影。
————————————————————冬————————————————————
这次的大雪来得毫无预兆,叫本来难熬的冬天,字面意义上的雪上加霜。松果的库存有些尴尬,为保过冬,薛定谔决定还是出门一趟为好。
寒冬时节,在外徘徊的觊觎者少了。但要当心疯长的冰刺,地上很滑,稍不小心就会划伤。门前小溪还没结冰,但也足够把住民的灵魂涤离躯体,冰镇封存。
寻觅中,薛定谔发现,松果表面些许的瑕疵被雪花冰晶填充,月光透过结晶折射出的细小光晕,跟着寒风舞动着,变幻莫测却转瞬即逝,弱不禁风却五彩斑斓。
好像......好像在哪见过......好像是绿茵茵的一片。也是这样,跟着风来回飘晃;也是这样,涨涨落落、大大小小;也是这样,傻愣愣地,看了好久好久。
痴痴捧着,看得入迷
蓦地一整眩晕,薛定谔摔倒在地。
大地怒吼,发了癫、狂了心,月亮在瞳孔里乱闯,留下道道光痕。地面震颤,树栽,家毁,粮埋,心焚,雪上加霜。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没呆在家里,几近死里逃生。薛定谔却没有失盗时的焦急和绝望,只是那些光晕,在脑海封装已久的深处,掀开了一角。
一场灾难,一个发现,一幕记忆,一次变迁
转身,沿溪,背影遁于雪夜。
————————————————————春————————————————————
露珠绊倒在嫩草的头顶,跌落,摔在地上,告诉这个世界:
起床!
珊迪舒展身子,细细梳理着自豪的嫩粉色毛发。在她眼里,红代表着幸运。自己一身粉色带来了适度的幸运,不倒霉——没关注过食物也没怎么挨饿,遭遇了地震也没有多少损失。
观察身边的点点滴滴,在生活的细节里找到日日相伴却从未发现的乐趣,是她最爱做的——路边的草是怎么摆头的,树上的沟壑是怎样延伸的,天上的云是怎样赶路的。从没出过远门,也没想过出远门。
直到那个讨人厌的阿不思被她丢在树下的小石头绊倒。
“哈哈,活该。”
“诶?”
“那是谁?”
珊迪的好奇心第一次被日常之外的事物触动。
“他是谁?叫什么?从哪来?他住在哪?”
有些担心,住在小溪对面,抓小偷的那个家伙怎么样了。第一次,珊迪忍不住地想要出门。想去找到他,和他聊聊天,和他认识认识。
“甚至交个朋友!”
“对,去找他!”
“交朋友可少不了礼物!”
“嗯!采些花给他!”
“一些红花!当然是红色,能给朋友带来幸运的花!”
跟随着玫瑰的指引,珊迪开始了离家初体验。
————————————————————春————————————————————
露珠绊倒在嫩草的头顶,跌落,摔在地上,告诉这个世界:
起床!
经过冬天,虽然很困难,但薛定谔还是找了个新地儿,把这变成了新家。天慢慢地也在暖和起来,不用再疲于求生,一点点,拾起了落下许久的好奇,跟珊火零星的活力。
曾经的那些挣扎和彷徨,有点,有点。盖住、封好、沉淀、发酵,和时间散散步聊聊天,走累了再拿出来尝尝,苦还是苦,涩还是涩,多出来的,是一些那时咂吧不出的绵密和香醇。又到看不清楚,走不下去的时候,不会再怕,不会再乏。像见到旧友,拍拍肩膀,再唠两句,再走两步。
“嗯?那边粉色的一团是什么?“
春天,很微妙。
————————————————————夏————————————————————
细雨常伴,池塘里伸出一片片荷叶。好奇的耳朵从花丛里冒出来,小雷达一样。左右打听,问风,问草,问虫子。
“哪有香甜的松果?“
“哪有漂亮的花朵?“
不知不觉,以撒也到了向往门外世界的年纪。珊迪和薛定谔,默许了孩子出发探索的希望。
他们知道,以撒可能经历的一切,他们也期待,以撒可能成为的那个样子。
他还年轻,能在荷叶上跳来跳去。他还年轻,会在世界面前措手不及。
他还年轻,会去试,去经历,去了解,他会成功,会失败,他会挣扎于生存,会好奇于细节,然后,他会成为新的他,成为走过一路变迁的他。
然后,继续上路,像薛定谔,像珊迪,或者一会像他,一会像她。
不变的,只有变迁。
————————————————————秋————————————————————
入秋,红叶回到地面,阳光掺杂着空气些许的凉。
面对坚果仓紧闭的大门,以撒回味着昨晚梦中大快朵颐后口中残留的甘甜,和下巴上没擦干净的果屑。
。。。
————CultlessGame不懂游戏
再次感谢组员忙里偷闲的劳动,感谢机核组织的这次活动和悉心帮助。

I
有人叫白添
有人叫白添

27 人关注

安利大帝
安利大帝

16055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