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大家好,我是一名独立游戏【划掉】桌游设计师(兼职),这是一款叫《领导力》的桌游。我参加了DICE CON 2019桌游展,在摆摊中,经历了艰苦卓绝的三个日夜。一些有趣的人、事、片段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最终发酵成这篇文章。

1

小梁应该刚上初中,或者才小学六年级。他的母亲一脸困惑地陪在他身旁,问道:“你玩懂了么?”
小梁腼腆地摇摇头,然后熟练地打出了几张员工牌。他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看上去将来肯定能上X大。我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会对“领导力”题材感兴趣——可能是因为盒子上西装革履的猛兽?他坐下来不过短短十分钟,分数已经遥遥领先。
一开始,我试图把他的母亲当做玩家,耐心给她讲着规则。她眼角有皱纹,目光泼辣,但深处却一些畏惧。这是一位为生活琐事操劳半生,并且还将操劳一辈子的妇女。看着她,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面对着女士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和小梁胆怯又跃跃欲试的目光,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管他呢,只要两位中有一个人能觉得好玩,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是我在 DICE CON 2019 摆摊的第二天,这也是我口干舌燥的第二天。
我看着桌子前的其他四位玩家,哑着嗓子说:“每名玩家派出员工之后,就要打出助理牌……”
我话音还没落,小梁就已经把牌打在桌上。按照顺位,他本应该是第四个行动的玩家。我告诉他“可以等别人先打”。我尽力让自己嘶哑的声音显得柔和一些,毕竟不想他背后的母亲觉得,我是在训斥孩子。
小梁点点头,把牌缩回去一点,用手掌盖住。“我等叔叔们先出。”
“叔叔。”我心里咯噔一下。小伙子并不准备把牌收回去。他只是想,应该在轮到自己的时候,再公布周所众知的答案。
小弟弟,游戏可不是这么玩的。
我心下发狠,决定让他明白,为什么这款游戏叫做《领导力》,以及为什么它号称是一款“浑水摸鱼”的聚会游戏。

2

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一束光芒穿过屋顶的窗户,直愣愣地照在我身上。我喝了口水,看着面前两位精力充沛的姑娘,心里满是凄苦。
A小姐是一位心直口快的女性。很抱歉,我不能断言她与我谁更年长,就只能用女性这个笼统的称谓。B姑娘是一个长于思考的女孩。她最经常说“让我想想”,也总在讲“别打断我的思路好不好?”
打断她思路的是A小姐。讲了一天规则,我浑身困倦,就连舌头都有些疲劳。当我试着从车轱辘话里绕出来的时候,A小姐忽然仰天长叹“哦我明白了!”,然后就给B姑娘细细明说,完全不像是第一次接触游戏。当然,我也得在她信马由缰编规则的时候,把真实情况说明白。但总体上,她让我省事了很多。
然而,从第三个项目开始,事情有些不对。不,在第二个项目的时候就有苗头了。每当我运筹帷幄一番、胸有成竹地派出人手之后,A小姐B姑娘就会心照不宣地打出风险最小的那位助理。风险最小,就是项目成了不会得分太多,项目失败也不会有太大损失。然而,这把游戏算上我只有3位玩家,场上的风向完全被她们两个决定了。
这本是一个“玩家扮演领导,带领员工做项目”的游戏。项目【画圈】是重点。只有做成项目才能得分。游戏嘛,玩家肯定追求得分更高——常理应当是这样。项目成成败败,也更像是生活中会出现的情况。
“我问一句,如果大家分数都比0小,怎么算输赢啊?”B姑娘把脸藏在手牌背后,只露出一双求真的眼睛。A小姐在旁边憋着笑。
“就是谁负分少,谁赢啊。”我右眼眉梢跳了跳。心中暗想,“被她们发现了。”
“我就说吧!”A小姐一巴掌拍在B姑娘肩膀上,B姑娘侧身想躲开,紧接着叫了声“疼”。她的脸从手牌背后显露出来,笑容灿烂。两个人交换了一下心照不宣的眼神,再看向满桌的“项目失败”,噗嗤一声又乐开了花。
怎么会有这样的玩家???

3

“宝儿你可想好怎么出牌啊,不能便宜了外人。”操着东北口音的大哥,提醒着自己的妻子。
“诶呀我知道啦,肯定让你得分最高。”含着海南腔调的女士推了推眼镜,抿着嘴,小小的眼睛紧盯牌桌。
这是一对夫妇组合。此时此刻,他们的得分,分列第三第四。他们已经告别胜利果实了,基本上。但他们具备好玩家的优秀品质——绝不放弃。东北哥明目张胆地钻到海南姐手牌后面,皱着眉头,帮她仔细分析情况。
我旁边一位带圆眼镜的圆圆的玩家。他明显不满意夫妇两人的举动,颇不自在地扭了扭身体。然后他轻咳一声……东北哥的目光立刻循声而至。
小圆圆低着头擦了擦汗,东北哥继续盯了他一秒——漫长的一秒——然后环视四方。我们纷纷露出赞许的微笑,东北哥也回报以四颗明晃晃的大板牙,然后回过头继续跟海南姐商量。
我深吸一口气。东北哥笑起来其实挺憨厚的,真的。我抹了一把额头。汗这么多,肯定是热的。
我和小圆圆,以及精算仔互相对视——精算仔是现场另一位戴眼镜的玩家,但很瘦,瘦到“看起来就精于思考”的地步。
东北哥和海南姐看上去真的很想赢,但是他们商量的时间,也真的很久。
“要不要适当放放水呢?”我用目光询问小圆圆和精算仔。
小圆圆立刻回以不置可否的摇头。精算仔思考了片刻,然后坚定地摇了摇头。
我只能叹口气,再以“你们说了算”的表情,摇摇头。
俗话说,好的设计师要学会输掉游戏。可俗话也说,竭尽全力是给对手最大的尊敬。俗话从来没告诉我们,什么样的场合应该使用什么规则。俗话就是碗粥,把甜的咸的对的错的真的假的都烩在碗里,让你自己琢磨。
精算仔终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把“如果你打了这张,然后他打那张,那么结果会怎样”的情况,推导出了四种结果。不,他开始说第五种了。
东北哥和海南姐顶着他热情的分享,交换了一下困惑的眼神,然后派出了一名优秀员工。
啊,看来我没有机会输掉游戏了。

4

吴小姐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打牌的时候频频点头。当轮到别人打牌的时候,她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时而懊悔地嘟囔“怎么能这样……”,时而气愤地嘟囔“怎么能这样!”。
整整五个回合、五个项目,她一直深陷于醒悟和震惊的循环之中。
她是一位漂亮的女士,精致的短发,干练的妆容,得体的衣着,身上也散发着好闻的味道。看到她的时候,我脑海里第一时间反映出,她在CBD/商圈/金融路/华尔街的高级写字楼/高级律所/高级券商/高级咨询公司里众星捧月、来去如风的模样。如此的刻板印象,连我自己都觉得惊叹。
更惊叹的是,她居然直冲着我的摊位而来,然后便坐下了。她是5人游戏的第5位玩家。前面4位——还有我——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心下十分局促。我讲规则的时候,觉得声音有些干涩。另外3位朋友,也稍稍坐直了腰板。
“干嘛呢这是?”我心下犯嘀咕,诧异于自己不争气到这种地步。直到终于进入游戏,我才稍稍放松。仅仅一回合之后,我便彻底松懈了。
真的,无论什么穿着,无论什么工作,坐在桌前的,就只是玩家罢了。
更何况她并不是一个常玩桌游的玩家。她还是一个人来的。从第三回合开始,结局已然注定。
“既然你们都这样了,那我也得意思意思是不是?”她的视线扫过我等众人,笑容中带着坚毅。
我看了看旁边那位朋友,他脸上也堆满笑容,眼睛也笑弯了腰。我们看了看对方打出的牌,咧了咧嘴,连点头的动作都很有默契。我们都意识到,她又会打错一张牌。而剩下一对男女,正在交头接耳,在坚守底线不亮手牌的情况下,互相交换着情报。
然后那对男女撤回了优秀员工,旁边的朋友撤回了优秀员工,我也撤回了优秀员工。
“怎么能这样!”吴小姐惊呼。

5

小梁赢了。他很开心,他母亲也为他感到高兴。
A子和B子在欢声笑语中,把7个项目全搞砸了。但他们凭借扣分较少,分列第一和第二。
游戏结束后,东北哥和海南姐一边走,一边在讨论“输了究竟是谁的锅”。海南姐依偎在东北哥胳膊上,显得十分柔弱。但她不忘对我们表示感谢,并且不停夸赞我们打得好,以及哪里打得好。看着她小鸟依人的模样,以及实则精明的眼神,我心中暗叫“这才是高”。果然,今天打扫家务的任务,又落在东北哥身上。
吴小姐表情复杂地看着我,还竖起了大拇指,说着“不错,真不错。”
他们都挺开心的。他们也都支持了我。我相信,他们能把《领导力》的快乐,分享给更多朋友。
传递快乐,真是太棒了。

后记

我希望用文字传达游戏的乐趣。如果我打动了你,让你对《领导力》这款聚会桌游有了兴趣,请点击这个链接,了解更多。或者,请把你的意见建议告诉我,帮我做得更好。
我的项目正在摩点众筹,进度已经50%。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需要朋友们的支持。
感谢你,感谢机核。



I
故事里的事
故事里的事

31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1855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