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为“编舟计划”系列文章第三篇。编舟计划,记录游戏与时代,只收集与游戏相关最优秀的文章。

1

中午十二点,阳光暴晒的街头,奈奈坐在人行道的石栏上,背对马路,左右看了看,迅速脱掉长裤,从包里抽出蓝色连体衣,撑开裤管,抬脚伸进去。
旁边站着将军、阿庆、柯特,三人穿着同款的蓝色连体衣。天热,阿庆把拉链打开一小截,朝里扇风。里面光着,不好意思拉太低。柯特考虑周全,贴身的T恤穿着没脱,热了,把连体衣褪到腰间,凉快凉快。将军满头大汗,他的连体衣里面还穿了件背背佳。他有点胖,肚子微凸,套上背背佳,可以把小腹往回收一收。
整理完毕,大家拎起包,转身朝附近的小树林走。四件连体衣的背后,印着相同的金色数字——“76”。
76号避难所,建于二十一世纪六十年代,可容纳五百人。2102年,核战争毁灭世界后的第二十五个年头,76号避难所大门开启,居民重返废土。

2

三年前,将军买了套《辐射历代作品集》。游戏的包装盒别具一格,做成胖子核弹的造型。胖子核弹是一款可以单兵携带的核武器,服役于2077年,名字取自美国在人类战争史上首次使用的两枚核弹之一。发射原理很简单,通过发射器侧面的高压气瓶,将核弹以抛物线弹射出去,接触目标后爆炸。
单有一颗核弹,不好玩,将军想着,再做个发射器,凑成一套。三代的胖子核弹发射器是扛在肩上的,一只手从后面扶住核弹,另一只手扣动扳机。四代的发射器改进结构,减轻重量,可以双手同时握持,姿势如同握冲锋枪。
将军去废品站捡了一截不锈钢窗框,找来几根铁条,绑在一起,作为发射器的主体框架。量好核弹的尺寸,剪一块塑料广告板,弯成弧形,钻几排洞眼。侧面黄色的高压气瓶,是一个坏掉的自行车打气筒,喷成黄色。捡来的自行车刹车把手,用玻璃胶粘在框架上,这是扳机。前面两个握柄分别是铅笔盒、曼妥思糖果盒。底座是从墙上拆下的废弃的牛奶箱,涂成黑色。
发射器拎在手上,有点沉,将军又给它安装了轮子,方便拖着到处走。

3

售卖辐射系列的道具的网店不多,就算买得到,价格也贵,不如自己动手。辐射系列里的很多东西,不算难做。废土风格,不必讲求精美,尽可能废物利用,拼拼凑凑。将军家附近有两间废品站,他是常客。有什么用得上又不值钱的东西,和收废品的打声招呼,随便捡。工具也简单,锯子、刨子、电钻、胶水、胶带。如果要在金属部件上打孔或焊接,找钢材店的伙计帮忙。将军和这些人混得都挺熟。
只算材料的话,将军做的道具,每件的成本不超过一百块钱。一些小道具,可以直接在日常生活中找到替代品。装糖果的铁盒,贴上“Mentats”的商标,是曼他特。创可贴的铁盒,贴上“CRAM”的标签,是午餐肉罐头。兽医用的针管,后面粘一个刻度表,这是注射器。
核子可乐用的是普通的可乐瓶或 RIO 酒瓶,灌上佳得乐之类有颜色的饮料,再贴上“Nuka-Cola”的商标。瓶盖起初是拿胶水粘在瓶口上,只能摆拍,不能晃动。后来想想,反正用得着,多做几瓶还可以送人,于是花八十块钱买了台压盖器。

4

将军决定再做一把摇摇乐。摇摇乐即手摇式激光滑膛枪,由联邦义勇兵研制。它是十七世纪的滑膛枪与激光激发器的合体,枪身由机械装置和电子部件组装而成,与普通步枪的枪托捆绑。使用时,摇动后部的曲柄,输送弹药。摇一次可充入一枚核融合电池,最多充六枚。充能完毕后,可发射红色的高能激光束。
用哪些材料拼装,想了很久。将军做道具,从不画草图,看见外观相似的,就拿来试试。一天,路过楼下的废品站,看见一个电风扇的马达丢在地上,有了灵感。捡来两个电扇马达,中间夹一个从小推车上拆下的轱辘,组成填弹装置。手摇杆是自行车的脚踏,拆掉踏板,剩下曲柄。
枪管是冰红茶的塑料瓶,缠上黑色贴纸。后面的核融合电池是大可乐瓶,剪下一圈,里面装上荧光棒和电池,接通开关会发光。枪口的射线聚焦器是垃圾桶旁边捡的一个装面膜的塑料圆盒,有个金属搭扣,挺像枪管上的准星。激光束是一根长长的荧光棒,一头插在冰红茶的塑料瓶里,一头插在面膜盒上。找不到红色的荧光棒,买了根绿色的。
支撑枪体的钢管也是从废品站捡的,木头枪托是自己拿刨子刨的。三十块钱买块木头,吭哧吭哧刨了几个小时。
国外也有玩家自制摇摇乐,将军在网上见过,外观精致,但手摇杆是固定的,只能看,不能摇。将军觉得不好玩。摇摇乐摇摇乐,摇起来才有意思。
怎么让它摇起来,动了点脑筋。算好间距,买了个十字轴轴承。这边是自行车的曲柄,那边是电扇马达,通过轴承联动。再去钢材店,找人焊一块支撑部件。装好后,右手端枪,左手摇曲杆,马达和轱辘跟着一起转动。

5

两年前,奈奈买过一套 EVA 的动力装甲,照着图纸拼装上色。EVA 是塑料发泡材料,很多游戏道具都是拿它做的。搜索图纸时,发现网上有很多辐射系列道具的 3D 打印模型。那时不懂什么是 3D 打印,只觉得新奇,道具居然还能打印。暑假在一家青少年培训机构兼职,店里摆了台 3D 打印机,没人会用,奈奈想起网上的那些模型,查资料看教程,自己摸索,成功打印出半个头盔、一把激光步枪。
奈奈今年二十岁,比将军小三岁。他第一次见到将军,是去年夏天,在上海的漫展上。将军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左腕套着哔哔小子,头戴黑礼帽。帽檐一圈粘了十多个姿态各异的摇头娃娃,中间点缀若干绿色的拇指灯。帽子顶部还有一个发光的小风扇,做成避难所大门的造型。
漫展上很少能看到辐射系列的扮演者,奈奈心想,这位肯定是老粉,过去和将军合了影。几天后,有人在贴吧贴出自制的声波发射器、胖子核弹发射器、摇摇乐等道具,问有没有上海本地的同好。奈奈加他为好友,聊了聊,才知道对方就是在漫展上扮演医生的那位。奈奈给将军看了自己用3D打印机打印的激光步枪,将军问他卖不卖。奈奈说,你要的话,给钱就卖。五十块包邮,卖给了将军。
辐射系列最先吸引奈奈的,是游戏里的那些巨型蟑螂。出了避难所,来到核弹镇,遇见戴着牛仔帽的警长。奈奈告诉他,有人正密谋引爆核弹。原以为正义会战胜邪恶,没想到警长因此被杀,留下一个十岁的男孩,成为孤儿。奈奈不忍心,读档重玩。废土之上,对错的界限模糊不清,善意之举不一定带来好的结果。

6

将军那时刚开始拍摄辐射系列真人视频。拍视频是因为做了一堆道具,摆在家里积灰,觉得可惜。看了国外玩家自编自导自演的同人剧集《核子可乐之旅》,每集十来分钟的短片,挺有意思。手头正好有一台家用摄像机,又有道具,不如也拍点什么。拍什么呢?首先想到的是赤龙特种兵。
2066年,为争夺石油资源,中国军队攻入阿拉斯加,中美战争打响。美军部署动力装甲部队,与中国军队对峙。核战爆发前,中国的赤龙特种兵令美军吃尽苦头。他们神出鬼没,擅长隐匿偷袭,因身穿黑色潜行服,被美军称为“黑鬼”。赤龙特种部队的专属服装——黑鬼潜行服,是整个辐射系列,将军最喜爱的战斗服。
《核子可乐之旅》是以美国玩家的视角拍的,将军想围绕辐射系列的中国背景,以赤龙特种兵为主角,拍一段中国人的故事。辐射系列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中国角色,例如温柔妈妈食品厂的老兵、长江号核潜艇的赵舰长,他们已经成为尸鬼,被人遗忘,却仍然恪守职责,渴望重归故土。
将军开始有目的地准备道具,能自己做的自己做,做不了的就买。三百多块钱的避难所制服,买了四套。最关键的是黑鬼潜行服。将军原打算买一件黑色潜水服,外面贴上 EVA 做的甲片,几百块钱就能搞定。但 EVA 材料不够柔韧,没有延展性,不贴身,动作幅度稍微大点,贴在表面的甲片就会翘起来。
黑鬼头盔倒是不难做。用 EVA 做好后,左右两侧粘两个冰淇淋的盖子,后脑勺的圆形部件是酸奶杯的盖子。弧形面罩用的是透明的亚克力板,拿热风枪加热后,慢慢拗出弧度。因为不熟练,手上被烫了好几个泡。

7

奈奈先后买了六台 3D 打印机,放在家里,将军需要什么道具,免费帮他打印:激光步枪、激光手枪、十毫米手枪、哔哔小子、核子可乐、杰特、核融合电池、激光步枪电池,T-45 动力装甲的头盔、肩膀和手臂,T-51 动力装甲的头盔,X-01 动力装甲的头盔。将军骑自行车来拿,顺便带几瓶自制的核子可乐送给奈奈。
高斯步枪,是将军自己做的。高斯步枪又称线圈枪,通过电磁感应推动弹丸加速运动的发射装置。早期的 M72 高斯步枪由德国设计,中国对其作了改进,加装狙击镜,以微型核融合电池供能,后座力更大,增设了枪托以及厚厚的缓冲垫。
将军把两个装白酒的木盒竖着粘在一起,这是枪身。枪管是一根一米多长的塑料水管,喷成金属色。找了两截不同口径的水管,套在枪管前端。最外层的水管,圈好位置,打上一排排洞眼,这是消焰器。中间的电磁线圈,是饭店打包用的圆形塑料盒,买了十来个,把底部剪下来,粘在盖子上。饭盒的中心位置钻孔,套在枪管上。钻头有点小,粘了块刀片,加宽开孔口径。弹鼓是拉面馆的外卖盒,狙击镜是酸奶盒、椰奶瓶盖加小瓶盖,枪柄和枪托这些木头部件是自己刨的,枪身表面的铆钉是图钉,一个个揿进去。
虽然有点糙,但拿到漫展上,还是有人一眼瞧了出来:嘿,这不是高斯步枪嘛。

8

将军构思的剧情大致如下:核战前,一名赤龙特种兵空降至华盛顿,潜入81号避难所,试图窃取 FEV 病毒的样本。FEV 是战前美国研制的一种生物病毒,旨在创造出更强壮更聪明的士兵。赤龙特种兵的任务是将 FEV 病毒带回国内,公之于众,揭发美国政府利用避难所实施非人道生化实验的真相。就在赤龙特种兵成功偷到 FEV 病毒样本,准备撤离时,核战爆发,他被困在避难所的洞穴内。因为感染 FEV 病毒,他变异为尸鬼。脑部受损,记忆丧失。逃出避难所后,他在华盛顿的废墟上四处流浪,知道自己终将变成狂尸鬼。他希望在那一天到来前,找回记忆。
没钱没演员没场地,也没有任何拍摄经验,这么长的故事,要用镜头把它讲清楚,谈何容易。将军想着,先拍些两三分钟的搞笑短片,还原辐射系列的各种梗。不那么难拍,可以慢慢积累经验。玩家看了,会心一笑,也可以攒点人气。
取景是个问题,上海到处是人,不容易找到有废土感的地方。将军日常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不可能跑得太远。找来找去,找到一处小树林,骑车过去二十分钟。路人不多,不会被围观。
第一集是2018年初夏拍的,只有一个场景。将军穿着避难所制服,戴着防毒面具,背对镜头,躺在室外的长椅上休息。哔哔小子的盖格探测器响个不停,吵得他没法入睡。一气之下,他用核子可乐瓶将哔哔小子砸坏,倒头接着睡。结果死于辐射过量,从长椅上滚落下来。
第二集,将军在树林里行走,一路上捡到午餐盒、核子可乐、沾着血迹的锤子,以及一颗未引爆的胖子核弹。最后一刻,核弹从手中滑落。这一集模仿的是玩游戏时的第一人称视角,两只手要腾出来做动作,摄像机只能用嘴叼着。在摄像机上缠了几圈透明胶带,把吊绳粘在上面。拍摄时,牙齿咬着吊绳,吊绳拉住摄像机。高度倒是合适,只是叼久了,牙床酸痛,口水顺着吊绳直往外流。将军开玩笑,这是一台有味道的摄像机。
第三集是在一间狭小的卫生间里拍的。马桶堵了,将军拿马桶刷捣鼓半天,没用,最后用一颗手雷解决问题。拍完后,赶紧将道具手雷从马桶里捞出来,否则,马桶可就真堵了。
有人有时间的话,将军想着,多拍点东西,练练手。如果一切顺利,今年年底先把赤龙特种兵的预告片拍出来,让大家知道有这么回事,再决定下一步是否众筹。潜行服不好做,先拿风衣对付着。头盔加风衣,有点寒酸,但也说得通。黑鬼潜行服在同美国士兵的搏斗中被打坏了,等拍摄正片的时候,再把它放进去。

9

上个月,将军辞了工作,跳槽到一家真人密室店。趁这个空当,他打算拍几集新的短片。从群里拉了奈奈、柯特、阿庆三个人,时间定在周日,计划拍四段,每段两三分钟,预计拍六七个小时。
拍摄前的那天下午,将军在家整理第二天要用的道具,有几个坏了,得修补修补。晚上九点多,骑着自行车,去朋友家拿了一个官方的哔哔小子,照着图纸组装。搭扣有点问题,戴在手腕上,松松垮垮。路过超市,买了几瓶蓝色的佳得乐,灌在贴着“Nuka-Cola”标签的玻璃瓶里,压好瓶盖,准备送给参加拍摄的各位,每人一瓶。
第二天中午,柯特和阿庆在将军家集合。进屋后,阿庆用上海话同将军的爷爷奶奶问了声好。阿庆不算辐射系列的铁杆粉丝,他玩得最久的是《魔兽世界》。2005年国服上线那会儿,他还是十来岁的小学生,偷拿家里的两百块钱,跑去书报亭买了本《魔兽世界》设定集。
将军家养了条狗,中华田园犬,叫丽丽。阿庆弯腰逗了逗狗,问,丽丽今天怎么这么乖。将军说,刚才它瞎叫,被我捏了嘴。丽丽躺在狗窝里,看着大家,一声不吭。狗窝旁边,摆着将军的压盖器。
阿庆脱掉T恤,光着膀子,套上76号避难所的蓝色连体衣。柯特没脱T恤,连体衣拉下来,系在腰间。他的身后插着两把长长的剑,没有剑鞘,剑的表面从上到下包覆着一层薄膜。
柯特今年二十岁,他是从《辐射3》开始,踏上废土。起初玩得小心谨慎,尽量不作恶。他觉得,废土上的每个人活得都不容易,你要是偷鸡摸狗,有人就得饿肚子。每个分支选项前,他都会存档,以免做错什么。一天,他来到十便士大厦,那里食物充足,水源干净,防御坚固,堪称废土的天堂。但只接纳人类,拒绝尸鬼。柯特同情尸鬼,他们曾经是人类,受到辐射和病毒的伤害,外表变得狰狞可怕,因此被人类排斥冷落。他们的内心一定痛苦,就像地铁隧道里的那些尸鬼所说,为什么人类能够住进高楼大厦,而我们只能蜷缩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柯特觉得,人类应该与尸鬼和平共处,应该给予他们平等的待遇。他努力游说,说服十便士大厦的主人,允许尸鬼入住。
最后的结局出乎意料。搬入十便士大厦后,尸鬼屠杀了那里的所有人类居民。废土的世界,弱肉强食,善良和同情反而成为人性的弱点。

10

将军把面具、衣服和哔哔小子塞在印满摇头娃娃的无纺布袋里,核弹、激光步枪、匕首,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道具,装进一个红色的手提箱。脱下111号避难所的T恤,套好背背佳,穿上76号避难所的连体衣,换了副眼镜。和老人打了声招呼,大家下楼出发。
在街角处,和奈奈碰了头。奈奈坐在路边,换好衣服。四个人拎着包,前往附近的小树林。
第一段,将军邂逅剑术大师,拜师学艺。剑术大师由柯特扮演。柯特练过两年剑。学剑,是因为《刺客信条》。他发现游戏里的格挡反击动作,一板一眼,肯定是有讲究的。上网搜索,知道了欧洲历史武术。顺藤摸瓜,找到国内的虎贲骑士团,开始练剑。去年ChinaJoy,柯特在育碧的展台上扮演过《刺客信条:大革命》的主角亚诺。
柯特教将军怎么格挡怎么撤步怎么招架,怎么劈怎么刺怎么砍。两人找了块开阔地,练了二十多分钟。这段是第一人称视角,将军双手举剑,叼着摄像机。树林里蚊子多,忘记带驱蚊花露水,裸露的皮肤被咬得又痒又疼。拍完这段,摘下防毒面具,将军满头大汗。
第二段,阿庆扮演尸体,柯特扮演鞭尸的玩家。柯特戴着头盔,用剑将阿庆刺死,然后捡起汤姆逊冲锋枪,对着阿庆一通扫射。两个大人带着孩子在旁边围观,其中一人奇怪道,宝剑配汤姆逊,这是在拍穿越题材的网剧吗。阿庆歪着脑袋,躺在树旁,将军在他身上盖了块红布。后期处理时,把红布打上马赛克,就像一滩血。
第三段在池塘边,将军、奈奈、阿庆合演了一场追杀戏,最后同归于尽。被阿庆击毙后,将军瘫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让我躺着吧,将军气喘吁吁地哀嚎。

11

将军第一次听说辐射系列,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同学向他推荐《辐射3》,吹得天花乱坠。结果,同学自己没玩,他倒是入了坑。
将军小学玩得最多的,是网络游戏。宠物蛋保底符坐骑法宝,玩了三四年,花掉几千块,压岁钱零花钱几乎全砸在了里头。将军两岁时,父母离婚。父亲与叔叔同住,兄弟俩整天待在家里玩游戏。周末,将军去父亲那里,在旁边看他俩玩。父亲玩《奇迹》,开了脚本,刷金币刷装备刷素材,让将军帮忙捡。将军守在电脑前,捡了一下午。
玩了《辐射3》,将军觉得,以前沉迷的那些网游,全是垃圾。置身废土,没什么规矩可言,为了生存,你得做一些不那么入流的事。将军喜欢这种狂野又带点黑色幽默的感觉。《辐射3》玩了六遍,把地图上的每个地点都踩到了。
初中,将军的游戏瘾很重,不玩就浑身难受。放学一到家,就打开电脑。骗爷爷奶奶说,作业在学校已经做完。第二天早晨,跑到学校对面小区的花园里补作业。爷爷奶奶管不住他,父亲过来,给他的电脑设了开机密码。设的是家里的电话号码,被他猜中。后来改成“123456”,将军猜来猜去猜不到,于是在电脑上安装了一个自动嗅探开机密码的软件。
初二结束时,班主任对将军说,你如果参加中考,会拉低整个年级的平均分,影响学校的升学率,两个选择,要么留级,要么分流。将军被分流到职校。职校的名字,他已经记不清。反正,上课时聊天发呆,老师不会管,考试是开卷考。家人也不再过问,随他玩。
父亲这时候反而不怎么玩游戏了,可能是年岁大了,无心再玩。有几个人真能打一辈子游戏。
工作后,将军心血来潮,做了个《辐射:新维加斯》的声波发射器。声波发射器是单手握持的能量武器,由大山脉基地研制。外观像手枪,枪口为圆锥形,枪管是灰色金属圆筒,插了四个真空管,配小型能量电池包。
将军做的声波发射器,枪管是一个洗发液的塑料瓶,喷成金属色,中间插一根坏掉的麦克风架。五毛钱一个的护发素小瓶,买了四个,灌上蓝色的荧光液,用502胶水粘在洗发液瓶上。五号电池,涂成蓝色,外面包一层黑色贴纸,再把两根粗电线弯成“U”型,粘在电池上,这是能量电池包。十来支水笔的笔管,各剪一截,灌满荧光液,两头用热熔胶密封,绑在枪管上。枪管前端的圆锥形发射口,是从废品站捡的一个扬声器。
这是将军制作的第一个道具,拿在手上,感觉挺像回事。成本也不高,五十块钱不到。

12

年初,奈奈和 QAQ 等人成立了一家模型工作室,制作动漫游戏的手办周边和 COS 道具,取名“南半球”。将军牵线搭桥,帮他们拉到一笔单子,为《辐射:避难所》的国内代理商做一具等身手办。一米九六的摇头娃娃,对成型结构的桩位设计要求很高,涂装难度也不小。这么大的面积,要涂得均匀。整体上色后,还得做出阴影,体现层次感。戴着防毒面具,一点点喷。
晚上八点多,从真人密室店下班后,将军骑车到奈奈的工作室,帮他们做动力装甲。毕业后,将军换过几次工作,最初在一家电信公司。电信公司裁员后,跳槽到乐高玩具店做店员,之后找了份电商客服的工作。上个月,将军去了这家真人密室店当演员。他负责扮演道士和女鬼,戴着头套,躲在密室里,吓唬客人。
奈奈、QAQ、将军,三个人盘腿坐在地上,边打磨边聊天。QAQ 是涂装师,性格随和,不怎么讲话。不管别人说什么,他总是笑呵呵的。奈奈说,他打算给工作室买台二手电脑,对方报价两千多,被他砍到一千多。操,你这有点贱啊。将军抱着胸甲,拿着砂纸,不屑地说。

13

等这个巨型摇头娃娃做完了,奈奈准备再做一套《辐射4》动力装甲的内骨骼,将军想做一套 NCR 游骑兵的护甲。他俩手头已经有三套动力装甲,都是用EVA做的。
用 EVA 做装甲,比较麻烦。上色前,得先涂白色乳胶漆。表面形成膜,颜料才能附着得住。乳胶漆得涂四五遍,涂完第一遍,放在阴凉的地方,晾一星期。之后,每涂一遍,至少晾一两天。将军家没地方摆,只能拿到奈奈家,晾在他家的阳台上。
将军家很小,一间十四平米的屋子,他和爷爷奶奶同住。一张双人床一张沙发,晚上把沙发拉开,铺成单人床。厨房和卫生间与另两家共用,水费平摊,电费各自承担。爷爷奶奶七八十岁,在这间小屋里住了四十多年。将军刚满四个月就搬过来,和他们一起生活到现在。这里邻近商业街,离地铁站也近,地价高,一直没动迁。今年,小区将实施老房改造工程,为每家每户划出独立的厨卫空间。等改造完了,将军准备买一张高低床,这样就不必每天把沙发拉出来推进去。
家里地方小,做道具不方便,只能趴在屋子中间的一小块空地上,或是拿到楼下做。做出来的道具,到处塞。胖子核弹发射器竖在公用厨房的角落里,激光步枪塞在天花板和吊柜的缝隙间。床头钉了两块搁板,上面一层放的是头盔和装哔哔小子的手提箱,下面一层摆着哔哔小子和摇头娃娃,旁边贴着《辐射4》的海报。不常用的道具,塞进包里,丢在桌子底下。其它乱七八糟的小东西,装在塑料袋里,甩到电视机后面。实在放不下的,比如动力装甲,寄存在朋友家。
第三集通马桶的视频,就是在楼道的公用卫生间拍的。把摄像机放在楼梯上,镜头对准卫生间。卫生间又小又脏,兼作浴室。以前没淋浴,烧一壶开水,拎进去,拿个盆,兑上冷水,用毛巾擦洗。六年前,三家共同出钱,装了个热水器。趁着老房还没改造,将军把通马桶的这段视频拍了,很有废土的感觉。
将军通马桶,这是《辐射4》的一个老梗。游戏里,有一群落魄的流亡者,自称英勇军。帮了他们几个小忙后,你莫名其妙地成为他们的将军。在你的带领下,英勇军一天天壮大,但你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他们经常把你召唤过去,处理各种琐事。当你身穿动力装甲手持高斯步枪从西海岸千里迢迢赶回东海岸时,等着你的,可能只是通马桶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
于是有了这个梗:“你好,将军!十松庄的马桶又堵了!”

14

除了丽丽,将军家还养了一只文鸟、一只蝈蝈。将军嫌蝈蝈吵,叫个不停。爷爷奶奶觉得挺好,这么叫,才有夏天的感觉。
蝈蝈挂在将军的电脑桌旁。电脑桌上,摆着两个大老爹的手办,电脑屏幕的壁纸是《生化奇兵:无限》的女主角伊丽莎白。将军很想做一个等高的大老爹,但问题是,就算做出来,也没地方放。动力装甲还可以折起来,而大老爹,光一个头盔可能就有马桶这么大。
如果有一间自己的屋子,我会把墙上钉满钉子,把所有武器道具都挂在上面,再弄几个假人,套上动力装甲和护甲,那就太帅了。将军说。
去上海的前一晚,我打电话给将军,约好第二天在他家碰头。电视的声音、蝈蝈的叫声、老人的讲话声,从话筒里源源不断地传过来。
聊了会儿,将军说,你等等啊,我有点事。手机没挂断,我听见他和奶奶的对话。奶奶说,我想要一双女式的。将军说,洞洞鞋哪分什么男式女式。奶奶说,女式的好看。将军说,那我帮你挑一双粉红色的吧。

(本文由今日头条游戏频道“编舟计划”与机核支持,仅在今日头条与机核相关平台发布。未经授权,内容不得转载。编舟计划,用文字将游戏与时代编织相结。每周一篇,敬请期待。)
I
Dagou
Dagou

810 人关注

人物
人物

563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