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参考资料来源: 韩国最大本土维基网站“纳木维基” (1) (2) 旅韩播客“韩国主妇Fion” 韩国网站 BizHankook
《寄生虫》影片的资源上线差不多快一周了,内地各路自媒体大号和网络写手好不容易抓住一个爆点,你方唱罢我登场,要么牵强附会往国际局势隐喻上生拉硬拽,要么故作惊人之语“声讨韩国烂片”(都讨到金棕榈评委头上去了)。其实在韩国观众眼里,《寄生虫》就是一个很接韩国地气的黑色讽刺喜剧,同时揉合了卡夫卡式的象征手法,怎么被附会成这样的?
以下是笔者通过从韩国网站和台湾旅居韩国的专栏作家 FION 那里选取的资料,以“韩国地气”的角度来重新阐释《寄生虫》影片的某些设定。
1.影片中通过台词和情节暗示的主角家庭前史,一个重重努力仍然跌落底层的前中产家庭
电影一开头,金家四口人在家里,外面街上有人喷消毒液,女儿基婷说:“现今居然还有这种消毒方法?”。因为这种街头消毒在韩国的公寓楼聚集区是不常见的,女儿基婷说出这种话证明他们全家其实是刚刚从公寓楼搬进半地下室的环境。
金基宇的高中同学捧着山水景石来到金家居住的地下室。金基泽第一时间认出那是块山水景石,说明金基泽具备基本的生活教养。而稍后同学谈起自己的爷爷是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生(意味着学长是高级军官家庭出身)、平常爱好收集山水景石,而自己准备出国交换留学。有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基宇能有这样家庭出身的朋友,说明青少年时代自身家境也不错。
哥哥基宇在妹妹基婷帮忙炮制证件的时候半吐槽半调侃地说:“你怎么考美术学系老是落榜?”在韩国,家里培养一位考美术学系的学生是非常非常烧钱的,韩国高考分两步:第一步是每年11月的大学修学能力测试,统一考察所有考生的文化课水平,第二步是次年六七月份各大学的招生考试,普通考生和艺术院校考生都得走这两步。 美术考生在考完大学修学能力考试,证明自己拥有基本的文化课水平之后,就得利用寒假参加应对招生考试的美术补习班,价格是三万元到四万元人民币,授课时间四十五天。在开学之后,为了迎接美术系考试,还得继续上半年补习班,收费标准大约是每月一万一千元人民币。也就是说,一个美术生高三中后期在补习班上的花费就是十二万元人民币左右。基婷”老是落榜“,说明金家曾经对女儿大把烧钱重点培养,并没有重男轻女。
此外,影片中提到:金基泽一家开过炸鸡店、跟风开过古早蛋糕店(古早蛋糕店风潮在韩国是2016年兴起,2017年败亡)。在韩国,租店面开店有条规矩:除了缴纳店面租金之外,还得给上一户承租者一大笔钱,金额大约在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人民币,理由是”感谢人家把发财的机会和客流都让给了你“。按时间折算一下,金家开店的时候,刚好还是女儿参加美术高考的时期,换而言之金家那时候都不缺钱花的。
体现金家昔日家境最明显的细节,在于金家全家使用的是2014年5月发售的 LG 旗舰手机 LG G3,这是当年韩国第一款分辨率达到1440p的智能手机,当年上市售价9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六千多。
1995年,韩国有75%的家庭属于中产阶级;2018年,韩国只有58%的家庭属于中产阶级;换而言之,有17%的韩国中产家庭遭遇了阶层下滑,落入平民家庭甚至贫民家庭。金家也是其中之一。影片通过台词也交代过,金基泽在做生意失败后,还在不断努力,做过代客泊车和代驾司机,最后才沦落到底层。金家的遭遇和后来的表现,不是”穷人因为不努力而贫穷“,而是“中产家庭经过重重努力无济于事,仍然跌落到贫民阶层后,原有的昂扬心气儿都给磨没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翻身的机会,于是死死抓住,却没想到已经被打上了不可磨灭的‘贫民’烙印。”
2.基宇一个四次重考生怎么可以做女高中生的辅导老师?
韩国大学本科升学率75%,阿猫阿狗都能考上大学本科。但由于韩国大企业和中小企业工资待遇悬殊,后者给应届生的工资只有前者的55%。名牌大学生占很多,成绩在中等以上的学生卯足了劲头去考名校,尤其是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延世大学这三所学校,但这样也造成了万军万马(没打错字)挤独木桥的局面。
在这种情况下,韩国的复读生都是奔着顶尖名牌大学去的,本身功课并不差,考进普通的地方大学完全绰绰有余。有很多学生像金基宇一样,在服完兵役之后不甘心考进普通大学做普通工作,宁可第三次第四次乃至第五次复读,也要考进名牌大学。这些人的功课都不差,做个女高中生的辅导老师是足够的。
基宇在去朴社长家面试前,对父亲说自己明年一定要考进延世大学。首尔国立大学、高丽大学、延世大学这三所大学,是韩国三所实力最强的综合性大学,人称韩国大学界的“一片天(SKY)”。2010年,韩国全国46.3%的政府局级以上高官来自这三所大学,金融机构50%的 CEO 来自这三所大学,司法考试合格者60.8%来自这三所大学。
2018年,韩国媒体报道,韩亚银行人事部门在2016年招录员工面试时,对七位“一片天”大学毕业生进行人为加分,平均每人加两分;对汉阳大学和东国大学等其他大学出身的应届生故意倒扣分或者打低分,造成其他应届生被无故淘汰。可见,对于中产家庭和平民家庭出身的韩国学生来讲,要想实现一步登天的梦想,拼死考入“一片天”是必经之路。
顺便说一下,按照纳木维基相关条目的记述,韩国大学修学能力考试各科目里,英语是比较能拉低分数的。
3.妻子忠淑是昔日链球冠军,怎么就落到这步田地了?
韩国在1964年奥运会之后,效仿日本奥委会和文部省备战奥运时的做法,开始大搞举国体制的精英体育,疯狂鼓吹奖牌万能,轻视对青少年体育人才的文化课和职业技能教育,对退役运动员的生活保障措施也迟迟没有到位,甚至有亚运会三块奖牌得主求职无门孤独死于家中的唏嘘故事。
4.朴先生和朴太太其实是富一代!
奉俊昊在接受韩国电影媒体CINE21采访时这样讲述朴太太的相关设定:“她是早早结婚了的富家太太,在大学毕业前一年就和初恋情人结婚了,是个很有格调的女人。”
韩国本国的媒体也推算了一下朴先生的经历,他们从朴先生的年龄、从事的行业(IT)、惯乘的车子反向推算,结论是:朴社长是韩国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韩国“第一代风险创业热潮”的受益者和胜利者。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韩国出现了一股以 IT 为中心的风投创业热潮,原先在财阀企业工作的白领员工,有的拿到财阀方面的风投资金、有的自己带着一帮朋友独立杀出一条血路。NC Soft 的金泽辰、NAVER 的李海镇,都是这么起家的。韩国社会对 OLD MONEY 和 IT 领域创业者的印象是不一样的:OLD MONEY 的二世祖和三世祖们给韩国社会的印象是爱耍横、爱摆派头,IT领域的富豪们相对亲民一些。而《寄生虫》全片基本没有朴社长耍横摆派头的戏码。
5. 朴社长和朴太太的住处,说明了他们的丰厚家底
现在首尔的中产和 new money 聚集区江南区,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之后发展起来的,而且韩国的公寓文化也是在那一时期发展起来的。但在江南区发展起来之前,韩国真正的顶级财阀都喜欢居住在汉江北岸老城区山坡上面的独栋豪宅里(首尔城区里有很多山坡),而且尽量远离地铁站和公交车站,以保有良好的私密性,这种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毕竟现代的楼宇里充满了各种保安摄像头等监控设施,而且大家通过共用电梯也比较容易了解某户人家今天有多少贵客上门,对于这种需要发展各路政商人脉的顶级大亨来讲,还是独栋豪宅比较方便。
《寄生虫》设定的故事发生地在首尔城北洞(通过司机接送基婷所到的地铁站可以看出来),城北洞地段的特点就是山坡之上富户云集,随着高度降低居民区的庶民色彩就越强烈,代表性富户有:斗山集团董事长、裴勇俊夫妇、现代百货店董事长、晓星集团董事长、教保生命集团会长。而三星集团的李氏家族则在汉南洞、奖忠洞、梨泰院洞等地有多处住宅都在山坡上。
6.食物和饮品表现主人公的经济地位:
金家一开始登场的时候,全家人饮用的是韩国的国产平价啤酒 Filite,这款啤酒在酿造指标上比较一般,但是比其他韩国国产啤酒便宜近四成,六罐 Filite 售价折合人民币30元。后来金家人在朴社长家找到工作之后,全家改喝日本产的札幌啤酒。札幌啤酒一罐的韩国售价顶 Filite 好几罐,当然也比 Filite 更有啤酒应有的香味。
朴社长家喝的是从挪威进口的高端玻璃瓶装矿泉水 VOSS(VOSS 在中国分为挪威进口版和湖北生产版两种,挪威进口版 VOSS 矿泉水一箱459元人民币,湖北生产版一箱168元人民币),美国 indieware 网站在评论《寄生虫》时,直接就说:朴家天天喝挪威版 VOSS 这件事,是“暴发户最含蓄的象征”。( life's most succinct expression of empty wealth)
7.朴社长的部分设定和情节充满深意,甚至涉及影片主题:
朴社长对来自下层阶级的气味(“穷酸味”)非常敏感和介意,然而在暴雨夜开车回家之后,却闻不到金家在豪宅里狂欢时洒下的美酒和食物的气味——这些美酒和食物都是富人阶层司空见惯的消费品,作为一部讽刺韩国社会现状的黑色讽刺喜剧片,这一设定简直是绝妙之笔。而朴社长这一角色,最终也因对“穷酸味”的敏感而死于非命。
纵观朴社长在全片的表现,除了不自觉地流露出对下层的排斥和轻蔑,既没有违法犯罪,也没见仗势欺人,考虑到小儿子童年受过惊吓,在发生危机时先照顾儿子也是合理。然而,朴社长却死于非命。
如果不拘泥于电影内的情况或私宅的心理,而是用阶层冲突的机制来分析整个电影的话,阶层冲突不分善恶,所以可以解释为:与朴社长个人的品行无关,朴社长只能成为被杀害的牺牲品。 因为阶级/阶层内部某个具体成员的品行好坏、或者阶级/阶层本身的善恶,无法直接决定阶级/阶层矛盾在何时何地以何种形态激化和爆发,更无力决定谁是否从中受害。 实际上,金基泽在所有事件结束后,在地下室看着朴社长的照片一边哭泣一边自责,这一情节有力的支撑了上述的论点。 根据这一解释,朴社长所说的"味道越过界限"意味着底层人试图向上流社会跨越,而朴社长代表上流阶层对此表示反感。 但是,在这里很重要的一点是:‘味道’毕竟还是一种生理刺激。 另外,嗅到‘味道’的行为和对此的排斥感也是人类的本能现象,朴社长闻到"穷酸味"后产生排斥感并不是因为朴社长一家心狠。 因为这个问题本质上是生活环境的差异,观众们完全可以认为这是造成阶级固化的社会体制本身造成的问题。
8.韩国社会不同阶层和媒体对《寄生虫》的看法:
韩国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寄生虫》对于韩国上流社会,是有些地方看不太懂的猎奇喜剧片;对于韩国中产阶级,是令自己百感交集的悲喜剧;对于收入不高的韩国平民百姓,则是凄惨而吓人的恐怖片。
一部分上层人物对朴社长之死感到惊骇和愤懑,首尔高等法院的一位法官就在推特上公开表示:“朴社长究竟做了什么?需要付出死亡的代价?”后来在网民反驳下不得不对推特内容做出修正。
至于媒体评论,以下精选部分韩国影评人评论的短句和简评:
  • 精密而令人悲痛的阶级意识的鸟瞰图 。
  • 奉俊昊终于打开了“那个(人人忌讳的)黑盒子”。
  • 2019半地下室奥德赛。
  • 一部属于“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时代的惊悚片。
  • 通过上升和下降明确地进行表露的辛辣而凄惨的阶级寓言。
  • 令人体会到打到骨头里的痛感的黑色喜剧,看完之后疼痛感还“余韵犹存”。
  • 新时代的《中产阶级的审慎魅力》,要么醉酒要么捅人。
  • 奉俊昊准确地射向21世纪韩国社会的一支箭。
  • 让艺术电影和商业类型片区隔变得没有意义,稀有的电影体验。
  • 通过黑色喜剧描绘的阶级社会的地形图。
附注:本片在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投票时获得所有九位评委一致的赞成票:投票者有《鸟人》的导演伊纳里图、《宠儿》的导演尤格·蓝西莫等人。有电视制作公司向奉俊昊导演提出:鉴于《寄生虫》电影版有很多设定和前史等内容未能详细展开,能否将整套故事设定开发成一部六集或八集的迷你电视剧。奉俊昊先生就这一问题在戛纳现场向蒂尔达·斯文顿女士征求了很多意见。
I
chenzj
chenzj

93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799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