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节选自《斯叶特持有人年鉴【41年版】·历史分册》)
【摘 要】随着近年来考古发掘出来的远古文献日益丰富,有关我们古老祖先的历史脉络渐渐清晰,本文尝试将所有目前收集到的信息串联整合起来,将我们辉煌曲折的远古史的整体面貌呈现出来。为了体现客观性,本文只叙述从远古文献中得到的信息,而不发表作者自身的评论。
【关键词】本图西,希格拉,泰坦,银河理事会,超空间核,萨尤克之怒

超空间的礼物

请将目光投向4000年前,也就是大约银河标准历56世纪的时候。那时,几乎所有现今的星际文明都还被光速的限制围困在行星内,即便有一些能够勉强脱离重力的束缚,也至多进行一些原始而笨拙的轨道探索。他们后来之所以能够顺利地发展出星际文明,几乎无一例外地是因为本图西人的从天而降。
不知从何时起,本图西人就已经成为星际游商,并且建立起贯穿整个旋臂地区的贸易走廊。或许是因为害怕孤独寂寞,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们开始频繁造访一些发展出智慧生命的恒星系,向他们出售先进的航行技术,帮助那些被桎梏于行星之内、但是对满天星光无限向往的民族进入更为广阔的空间舞台。真正使得后进的行星文明一个接一个得以自由地徜徉星海的,是本图西人对超空间跳跃技术的传播。
就像历史发展的惯例一样,当一个文明还被局限于自己星球的时候,很可能认为自己是整个宇宙中唯一的生命,然而随着对跳跃技术的掌握,他们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外星生命和文化。视野的拓宽让大家欣喜不已,不由自主地感谢起传播超空间技术的本图西人。
但是有一点让那些踏足银河的年轻文明心有不满。根据本图西人提供的技术,虽然可以制造出能够瞬间穿越万里星海的带有超空间模块的推进器,但是跳跃的最远距离仍然是有限制的。根据超空间物理学的研究,想要有效地增加跳跃距离,所需要的能量是不可想象的。但是本图西人的飞船却没有这样的航程限制,他们能够随心所欲地想跳多远就跳多远。
人们把这看成是本图西人留一手的表现,认为他们故意把比较粗浅的技术卖给别人,而把最先进的留给自己独享。不过这只是一种怀疑,人们没有确切的理由反驳这一观点,但是也找不出什么确切的理由支持它。
事实上,本图西人的超空间技术来自于他们捡到的一个上古遗物:超空间核。它与我们当初在卡托巴中所发现的超核是同类装置,只是它被发现的年代更加久远,它也是这个银河中发现的第一个超空间核。与我们的科技工作者当初在卡拉克上所进行的工作类似,本图西人根据超核的技术仿制出超空间模块,但是这种仿制带来了很多局限性,正是这种局限性带来了各民族的不满。本图西人那让人艳羡的超远程跳跃能力,来自于对超空间核的直接应用,因为超核只有一个,因此本图西人自己的飞船中真正能够随意跳跃的,也只有一艘——被称为“母港”的超巨型飞船。只不过在本图西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的刻意隐瞒下,这个真相直到许久许久之后才广为人知。
尽管对本图西人珍藏起最先进技术的表现有所不满,但换位想之也是情有可原,因此在最初的一段时期里,银河各族对本图西人还是感激有加的。

文明冲突

虽然与外星人的接触和交往在一开始带来了欢愉之情,但是随着不同的生物特性、不同的社会模式、不同的道德观念和不同的价值取向的深入交往与碰撞,各文明之间的争执与冲突也逐渐多起来,最后终于演化到最顶级的暴力冲突——战争。
一直奉行自由贸易主义的本图西人对硝烟味的反应是神速的,每当哪里的两个比邻文明发生了武装冲突,本图西的母港武装舰队总是能够借着优异的跳跃能力从远方立刻赶到。超出其它文明数个量级的科技使本图西人总是能够滴血不流地制止战争的发生。如果对方不买本图西人的帐而妄图一战的话,母港舰队总是能够轻易地击溃他。借着这种超常的跳跃能力所带来的快速反应能力,本图西人先后平息了银河各处的所有战斗和战争。本图西与坐在谈判桌前的各个文明缔结了和平协议,本图西商队将与各文明保持平等的贸易接触,条件是人们必须积极维护星海之间的和平,任何势力不许对邻国领土生出染指的念头。在见识过本图西舰队压倒性的实力后,没有人会笨到公开反对这个提议,尤其是对于刚刚成为星际国家的各种族来说,同本图西的技术贸易是顺利发展的重要因素。
在本图西人的努力下,整个银河成为一个巨大的贸易共同体,和平维持了将近500年。在这500年间,幼小的文明羽翼丰满了,对宇宙的敬畏感为征服的欲望所取代。各星球之间外交和通信日益频繁,原本起点相差不多的文明逐渐有了强弱分化,随着对太空的不断开发,一些强势者自然而然地会产生对外扩张的需要。但是本图西人的“自由”意志一直压在所有具有远大报复(或者称其为野心)的人的心头。异议与不满开始增长,成长起来的孩子想要独立了,他们认为本图西人没有权利把自己的理念强加给整个银河;本图西人独享远程跳跃技术的芥蒂重新被提起,这一点现在被解释为:本图西人打从一开始就不想让各个文明真正享受到平等交流的权利,他们想成为唯一能够纵横银河的特权种族,成为无冕之王。
不满就好像在密闭容器中被加热的气体,已经膨胀到极点,马上就要大爆炸了。有几次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却被人们自己强行按制住了。500年前的情景重新涌现心头,面对本图西舰队完全无计可施的恐惧感牢牢抓住所有人的心。虽然随着岁月的流逝,时代的进步,现今的银河文明已经大大发展,与本图西的科技差距在缩小,但本图西人的优势仍然是明显的。而且人们普遍认为,本图西拥有很多艘“母港”飞船,因此也就拥有很多支能够进行远距离跳跃的舰队,500年前它们同时出现在银河的各个地方进行镇压,如果现在谁轻举妄动地强出头,惹得它们一起出现在同一个地方,那么对手将面临更加彻底的失败;即便它们仍然各自单独行动,每一个舰队也足够任何人头疼不已。
然而,也有一种看法,认为其实本图西人只有一艘“母港”,因此也就只有一支远程跳跃舰队,如果在银河各地同时掀起战斗,本图西人将难以招架。最后,一些种族决定相信第二种观点,豪赌一把。

泛银河起义与银河理事会的兴起

谁领导的那场波及整个银河的大起义,以及之前是如何严密组织的细节已经为历史长河所淹没了。在同一时间,银河各处爆发了成千上万场战斗。人们押对了筹码,全银河能够进行远程跳跃的舰队只有一支!面对整个银河的战事,本图西人左右支吾,疲于奔命,然而一切努力于大局没有丝毫补益。本图西人只能尽量多的扑灭几处战火,然后祈祷这场抢夺领土的大混乱早日结束。
当所有战乱终于平息后,许多恒星系的统治权被重新分配,曾经为数众多的分散的恒星系国家被百十来个跨星系帝国所取代。
这些领宇广阔、实力雄厚的新兴大帝国联合起来对本图西的单极世界提出抗议,他们要求本图西人同意他们自治,由16个帝国联合组建的“银河理事会”将成为人们自主管理自己的机构,而本图西人不许再插手各国事务;在经济领域他们会继续同本图西人进行平等与和平的交流,但是在政治领域,本图西人只需要管好自己就可以了。当然,如果理事会为维持星际和平而提出要求时,本图西人需要为其提供武装支持。本图西人最后同意了诸条要求。有一些学者认为这其实也是本图西人的初衷,只不过他们在等待各种族真正成长的那一天而已,当这一天到来时,本图西人自然同意他们独立的要求。
据猜测,正是在这段时期前后,本图西人和他们的超空间核的秘密渐渐为人所知。

两个帝国的冲突

在银河理事会的16个创始国中,有两个领土紧邻的国家,一个就是我们的古希格拉,一个即是泰坦帝国。
古希格拉帝国的最高统治机构即名“戴阿米德”,我们从理性时代延续至今的戴阿米德议事会体制就是这种古老机构的延续。在古希格拉中,“基斯”社会体系既已存在,而且我们现在闻名的几个基斯,在古文献中也曾见过其名。这与之前学界广泛认为的“基斯体系是由抵达卡拉克的艰苦历程而催生出来的”观点极度不符。
在“泛银河起义”中,古希格拉帝国和泰坦帝国均大大地扩展了自己的领宇,在吞并狂潮过去后,希格拉帝国拥有了40个有人居住的恒星系。
在大混乱末期,希格拉帝国和泰坦帝国终于碰头了。双方都对几个星系提出主权要求,并为此争战不休。吞并狂潮结束后,这些争执和武力冲突仍然没有停息。最后,那些有争议星球的归属权被送交银河理事会讨论裁决。
戴阿米德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理事会身上,以为他们会公平地处理这些历史遗留问题。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明显有利于泰坦人。更为糟糕的是,理事会勒令建立一个范围达30光年的巨大区域,严格禁止希格拉的舰队进入,否则就会遭到理事会的严厉报复。——有传闻说,所有这一切,都是泰坦帝国对理事会议员使用贿赂、要挟甚至暗杀等无耻手段的结果。
从实力上来讲,希格拉帝国与泰坦帝国势均力敌,加上之前完全把未来交到银河理事会手上而没有进行任何其它的防范措施,面对理事会这些不公平的决定,希格拉帝国陷入全面被动的境地,无法提出任何法理上或者军事上的异议。
如果不改变境况,希格拉人[1]就不得不屈从于银河理事会的命令。

第二枚超空间核

而就在这决定希格拉历史走向的紧要关头,在“大荒之地”[2]的几个未知区域的探险发现了一件可以称为希格拉历史上最伟大发现的人造物品。
大荒之地中横亘着一艘飞船的残骸,这块残骸有着令人骇然的尺度,而且看样子它还不是飞船的全部,而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残骸中心有一块水晶格栅,格栅里面即保存着那件伟大的人造奇迹——超空间核。
第二枚超空间核的发现,意味着希格拉人将具有报复泰坦人的能力,意味着他们可以收复他们所认为应该属于他们的星球和星系;当然,这也意味着他们为自己埋下了日后的祸根。
希格拉人逐渐揭开了超空间核的秘密,显然它和本图西人所使用的那枚一样强劲,可以支持远程跳跃。在对其部件进行大规模的改造之后,希格拉人把它安装在一艘庞大的战舰上,这艘梦幻般的战舰被命名为“萨尤克之怒”号。这艘战舰借助超空间核心的巨大能量,能产生比其它任何希格拉军舰更强大的火力,加上它远距离跳跃的能力,足以让希格拉人粉碎泰坦人的任何抵抗,并且赋予希格拉人超越所有其他种族的特权,成为与本图西人一样“完全自由”的存在!

爆发的怒火

以本图西的高能辐射武器为参照,希格拉海军的每一艘舰艇都被重新改装;它们被整编成一个统一的、庞大的舰队,旗舰就是一直对外保持绝密、但整个希格拉世界都暗中为之骄傲的“萨尤克之怒”号超核战舰。
获悉泰坦海军的一支舰队仗着银河理事会命令的保护,正在希格拉帝国边境上悠然自得地耀武扬威后,希格拉人利用他们能进行远距离跳跃的优势突然穿插,直接挺进泰坦帝国境内,集中全舰队力量消灭他们所遭遇的每一支泰坦卫戍部队和巡逻舰队,然后闪电转移。这样,希格拉人一边前进,一边消灭着泰坦人的有生力量。
当泰坦部队的第一份遇袭报告还没提交到帝国政治中枢——皇帝的宫殿时,希格拉人庞大的星际舰队已经在泰坦帝国首府所在地——泰坦星的环地轨道上严阵以待了。
尽管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无法抵抗这样一支具有压倒性力量的舰队,但泰坦禁军仍勉力抵抗,徒劳地支撑着足够长的防线以待援军到来。可是他们令人敬佩的牺牲并没能扭转战局,随着“萨尤克之怒”号和泰坦皇宫之间最后的阻碍被清除,希格拉人进入高轨道,开始进行行星轰炸。希格拉人准备以外科手术式的打击瘫痪泰坦统治机构,杜绝他们进行报复的可能性。轨道炸弹对泰坦皇宫和泰坦星表面的军事设施进行了整整一天的轰炸。
圆满地解除了泰坦世界的威胁后,希格拉舰队开始撤离。从出发到凯旋,仅仅经过了67个小时!
[1]本文所称的“希格拉人”,如不特殊说明,均指古希格拉人,而不是指银河标准历9510年重新回到希格拉的我们这些“新”希格拉人。
[2]在半个世纪前的大回归中,我们的母舰曾经到过这片星区,并在那里第一次遇到了本图西人。

不可能的决定

在此次打击行动之前,戴阿米德曾经详细地讨论过它将带来的后果,以及银河理事会可能随之而来的制裁和报复。经过漫长的讨论,结论是:只有蔑视理事会的命令才能保卫希格拉的人民,如果任由泰坦占据他们夺走的星球,他们很快就会在军事和经济等各种领域逐步蚕食希格拉内部的疆域,长此以往,希格拉成为泰坦帝国的附庸国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想慢慢地收回那些争议星系也被认为是不能接受的办法,特别是考虑到银河理事会所强加给希格拉的军力限制条款。很明显,内外形势都逼迫人们只能立即采取行动,否则希格拉人的光辉历史将就此终结,只能成为后世史书上的一个小小注解。另一个支持这次打击行动的理由是,第二枚超核的发现体现着萨尤克的意志,既然他选择了希格拉人继承这一强大的力量,那么自然应该使用这种力量来以最小的代价从泰坦人手里夺取胜利。
闪电战圆满完成了。事实证明,超空间核比曾经最乐观的预期还要成功。希格拉人在等待着来自理事会的必然行动。银河理事会在决策方面素以拖沓迟缓而“著称”,德阿米德曾因依赖理事会而在对泰坦的战争中失去先机。根据理事会通常的运做速度,希格拉应该有时间把舰队派遣到边境去占领那些应该属于他们的有争议星系,从而造成理事会不得不接受的既成事实。然而,令人惊奇是,这次理事会的反应速度比任何人预料的都要快,在“萨尤克之怒”号和它的舰队还在回来的路上时,理事会的第一号通谍就到达了:希格拉人必须把超空间核上缴理事会,并从争议地区立即撤军,在那个30光年的巨大禁飞区里撤消所有舰队的军事编制。后继的处理措施,以及超核和希格拉海军的最终命运将在理事会的通常运做速度下被决定。希格拉有24个小时实施通谍,否则后果自负。
戴阿米德的紧急会议由始至终充满了激烈的争论,但有一点很清楚:神圣光荣的希格拉舰队,它拥有远程跳跃能力,它可以赋予希格拉人民粉碎一切敌人的伟大力量;无人能向希格拉人挑战,除了一个例外—— 本图西人。

荣誉高于一切

对于将要和本图西为敌的决定,李尔赫基斯萨马科斯在戴阿米德发表的宣言被保存至今:
“我们是血与火、战争和死亡锻造出来的种族。别人贪恋声名,而我们只看到责任。侵略者视之为死地,我们却仰之为光荣。我们前赴后继,奔赴战场。现在,戴阿米德直面抗战与屈服的决择。我们的对手拥有同我们一样的客观优势,但却具有我们所没有的经验——数百年来实际应用超空间动力的经验;他们还拥有理事会的支持,我们却孤军奋战。如果一个人只准备进行胜局已定的战争,那么他的灵魂就永远得不到检验与洗礼。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窘迫的思考:是否应该向本图西挑战。通往未来的门槛就在我们脚下,跨越它我们会进入一个什么样的明天?是作为荣光的希格拉人为世人永远铭记,还是苟苟蝇蝇地且活、然后为时光的流沙深深掩埋永远被人遗忘?”
戴阿米德最后的决定是明确的。在通牒就要到期的时刻,他们致信给银河理事会表示他们愿意接受通谍中的条款,希格拉海军会在规定的星域内解除武装,超空间核会交由议会保管。希格拉方面只提出一个条件:他们只愿意把超空间核交给本图西母港。——除了本图西人,他们不相信任何人会妥善保管超空间核。
银河理事会如释重负,在他们看来,希格拉人还是在最后关头屈服了,战争的可能性消除了。然而,事实显示希格拉人似乎并没有履行条款的意向:当11个小时后本图西母港“本图西号”来到禁飞区时,它发现虽然所有希格拉战舰都关闭了炮门,但整支舰队阵形严整,不像准备解散,倒仿佛蓄势待发。“萨尤克之怒”号居于舰阵中间,超空间核已经取出,正在等候移交。
随同母港而来的,还有很多艘本图西战舰,它们准备在接收到第二枚超核后进行护送,母港将它们留在后方,孤身进入希格拉舰阵进行转交工作。当它为了对接超核而打开入口之时,四周的希格拉舰队闪电般开始行动。火力发射程序紧急启动,在本图西人做出反应之前,希格拉战舰已漫天而至,发起猛攻。原来,希格拉人的交换条件只是想引出本图西人以便先下手为强,趁其不备地给于其超核容纳舱以直接打击。这是一个大胆的行动,一旦成功地瘫痪了本图西人的超空间核,全体希格拉人的历史将在瞬息间改变。然而,他们严重低估了本图西人的能力、经验和反应速度……
本图西人的反击
本图西人急速反应,母港的停泊舱开始弹射出强大的、警戒已久的战斗舰艇;同时,母港利用超核所产生的巨大能量形成一个强引力场,将停留在后方的其它本图西飞船急速拉近;母港本舰也借助成指数增长的重力场开启了能量护罩和电磁防御场。希格拉的舰队司令震惊了,他沮丧地看着舰队在本图西人绝对优势的经验和技术面前溃不成军。一刻钟之前仿佛就在眼前的胜利,转眼间变成了惨败。
就象本图西人以前参加的所有战斗一样,他们给对手一切投降的机会。可是希格拉人仍在毫无希望地苦战着,萨尤克之怒号不停地跳跃着,迂回支援所有需要它的战舰。然而,本图西母港的战术每次都更高一筹。经过长时间的浴血奋战,希格拉海军唯一剩下的只有他们的旗舰和大片大片的残骸。本图西人再次给予他们投降的机会,同样遭到了拒绝。为了确保超空间核的完整,本图西人瘫痪了萨尤克之怒号的引擎,并开始着手停靠。

亡命牺牲

然而,希格拉舰队司令事先准备了一套紧急方案。艰难地手动解除重力束缚场后,他制定了一条通往希格拉卫星“天使之月”地表的超空间航线,虽然跳跃到如此接近重力源的目的地几乎等于自杀,但他清楚任何正常的航线都无法摆脱本图西人的追踪。他目睹了他曾经引以为豪的舰队被猎杀,他无法保全他的部队,无法捍卫他的荣誉,但他可以保全超核。即使在跳出时舰毁人亡(这几乎是可以肯定的),事先获悉此项计划的戴阿米德也会知道到哪里去寻找超核。超核就是希望,只有今天的亡命牺牲才能拯救明天。

后果

在希格拉星际舰队全军覆没后,银河理事会居然给予了希格拉人和平,当然这是伴随着苛刻条件的:希格拉人永远都不许再组建武装,永远不许对其他人发动战争。希格拉人的威胁随着舰队的覆灭和超空间核的“遗失”而彻底消除了。进一步的制裁几乎没有必要,因为希格拉世界已经因为他们自己的愚蠢举动和顽固的骄傲而差不多彻底瘫痪掉了。
希格拉人万分悔恨,本图西人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懊悔之中。悠悠岁月里,在所有的太空种族中,只有他们——本图西人获得了彻底的自由并拥有远远超越其他种族的力量。这么多年来,他们孤独求败,如今看来,好象终于遇到了一个潜在的对手。“他们有责任剥夺希格拉的力量以防止罪恶的产生”——这听起来是多么堂皇而伟大的事情啊,但实际情况和结果却只配称为万分卤莽。本图西人自己也曾犯下过错误,早期的历史上就出现过他们滥用能力的事件。如果在他们早期扩张的时候曾经有个比他们更古老的、同样能进行远程跳跃的种族,那么本图西人就会象今日的希格拉人那样惨遭围剿。本图西人为希格拉人进行了正式的悼念,在此之后,每艘本图西飞船都解除了武装。他们在银河理事会发表声明道:
“我们撤消我们曾给予理事会的军事支持。本图西人再不会以维护和平为借口发起战争和战斗。我们将默默地旁观这个世界。如果允许的话,我们会在理事会保持和其它种族一样数目的代表。但愿一个新的和平时代会随着我们影响的消除而昌盛繁荣!”
这是最后一件保存在理事会中的有关希格拉事件的文档,随后关于这一事件的记录大都是从其它来源的资料中整理出来的,绝大多数都没有那么正规。

和平的幻灭

然而,新的和平时代并没有象本图西人希望的那样到来。没有了皇帝的统领,泰坦世界陷入了混乱。经过希格拉舰队在境内的清剿,曾经凶悍的泰坦海军现在唯一的剩余力量就是那支一直待在希格拉边境的部队(很讽刺是不是)。这支舰队的指挥官名为锐斯丢(很熟悉是不是),他宣布自己晋升为泰坦海军的最高统帅,——这当然只是一个形式而已。由于他曾是一名在作战中勇敢机智的英雄,他的声明几乎得到了一致的赞同,在整个帝国最需要明确而坚定的领导者的时候,一个海军司令自然是最佳人选。
一脸横肉、毫无仁义之心——这样一位军官在和平时期常常会招来人们对他的猜忌和质疑。然而,泰坦世界现在面临的情况是:皇宫毁灭,整个帝国陷入无边的混乱之中,复仇之声此起彼伏。随着本图西军事力量的回收和希格拉海军的覆灭,锐斯丢意识到他的机会来了。
泰坦对希格拉帝国的入侵推进神速,一路上只有一些零星抵抗,它们当然都被迅速粉碎了。泰坦人给他们途经的每一个有人居住行星加入泰坦帝国的机会,如果拒绝就会被消灭。泰坦已经研制出能扫除行星表面一切生命的武器。他们已经把一切的复仇手段都准备停当,急于在曾经摧毁他们帝国的人身上试试究竟。

血腥的复仇

第一个拒绝加入的星球遭到了令人无法忘怀的残酷对待,以儆效尤。复仇变成了犯罪,千百万无辜的生命在毫无警告的情况下被屠杀。随后,几乎没有行星敢不加入泰坦同盟了。有许多行星即使在屈服后仍然被夷为平地,全因为锐斯丢将军声称,他们投降得太快了,因此很可能是那种惯于顺风倒的不可靠的盟友;还有一些则是投降得太慢了,因此很可能还忠于希格拉。泰坦人的屠杀行径广为人知,因为自从外旋臂贸易路线开辟以来,还从来没有这么多平民在战争中丧生。银河理事会曾对此发出过警告,但锐斯丢置若罔闻。泰坦没有皇帝,制裁警告对他们没有用,因为现在泰坦完全没有政治机构。
对手无寸铁的对手进行如此血腥的屠杀,消息传开后激起了强烈的抗议。许多种族,包括理事会成员国和很多独立的政权,都呼吁本图西人以武力介入此事,但他们不肯。本图西人已经立下了庄重的誓言,虽然他们为希格拉的命运垂泣,但他们不愿重又拾起他们已经屏弃的暴力。他们只愿为锐斯丢和戴阿米德进行斡旋,寻找双方都认可的解决方法

泰坦的要求

锐斯丢的要求很简单:所有希格拉帝国的疆土都并入泰坦帝国,希格拉星成为泰坦帝国新的皇宫所在地——因为她拥有比已摧毁的泰坦星更丰富的资源和更合适的基址。根据希格拉本星各个居民参与摧毁泰坦帝国行动的轻重程度,他们将会被处死或是成为奴隶。
无论戴阿米德怎样努力寻找一个更折中的办法,锐斯丢毫不让步。希格拉已经因为他们舰队的覆灭和超核的遗失而万念俱灰,人们在心理基本都可以接受他们帝国的灭亡和母星的陷落,但即使最绝望的人也不甘成为奴隶。抛去毁灭的创伤,他们准备等待终结。

流放

虽然本图西人为他们对希格拉帝国的覆灭而应承担的责任羞愧难当,但他们仍坚持让当事各方不断磋商,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银河理事会、泰坦世界、锐斯丢和希格拉都能接受的办法。希格拉人必须在一个月的期限内登上开往银河系边缘的亚光速运输船,开始流放生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走多少人就走多少人,任何留下的将会被处死或是成为奴隶。接受本图西人安排的折中办法的人将被放逐到一颗远离贸易区的沙漠行星上。只要他们永远不再发展远距离超空间跳跃技术,他们就可以重新过活;如果他们胆敢用那枚遗失的超核或者另一枚相似的什么核离开那颗星球,他们就会被毁灭。
戴阿米德很快做出了决定,在“死亡”和“流放”之间,几乎所有基斯的萨都一致投票同意给予他们人民生存的机会,无论这样的生存将伴随着多么巨大的艰辛。
就像在大回归中本图西人说的那样,人们不许携带任何人造物品,不许携带任何记载希格拉以往历史的记录。然而,不可思议的是,来自天使之月的指示石还是上了流放船,并一直抵达卡拉克。更为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超空间核,这个唯一可以和本图西强大力量相比拟的人造物品,被秘密地从月亮表面寻回,并同样带上了流放船。[3]我们古老的祖先期望子孙们有朝一日能重新夺回自己的家园和帝国。即使是面对着绝境,希格拉人也在捍卫他们的尊严,并毅然为明天种下火种,而无视拥有超核可能招致的危险。
就这样,希格拉人登上飞船,凝视着家园永远地消失在身后。

结语

目前已知的一切有关古代史的内容,就到此为止了。流放途中的历史和先民们初达卡拉克的历史,我们几乎不可能知道了。任何种族的任何人——甚至包括本图西人——都不允许跟随我们被流放的祖先,因此从其他种族那里不可能找到有关流放途中的记载。卡拉克的赤道着陆场环境之恶劣,使得先祖们在飞船上有可能总结出的资料也毁于一旦,即使搜遍卡拉克远古神话和传说,也无法找到那段历史的影子,甚至连伟大家园希格拉也只剩下一个“天堂”的模糊影像。
再之后就是卡拉克上有记载以来的历史,我们已经再熟悉不过了,其内容已经不是本报告的研究范围。至于今日之后的历史,则是我们和子孙万代要去踏踏实实创造的了。
[3]祖先们是如何做成这两件事的,我们无从而知。一来这发生于古希格拉尾声的动荡时期,二来这是那么绝密的事情,不可能遗留下任何记录,因此,这可能永永远远是一个迷了。
【节选完】
【参考文献】略
【全文完】
I
萨尤克教主
萨尤克教主

95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89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