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在6月9日的 EA Play 直播和刚刚过去不久的微软展前发布会上,Respawn 的 ACT 新作《星球大战 绝地:组织陨落》分别公布了13分钟的实机演示与一则2分钟的新预告。目前该作透露出的相关背景已经较为丰富了,我们就借此机会聊聊其涉及的设定与作为正史游戏和星战框架下其他作品的关联。
*《Star Wars Jedi: Fallen Order》译名以EA给出的官方繁中为准。星球大战中文网译法为《星球大战 绝地:陨落武士团》,以供参考。
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早先公布的背景故事,并围绕着4月星战芝加哥庆典上公布的首支预告挖掘一些细节。本部分相关内容推荐阅读Hyperspace星球大战 绝地:组织陨落》预告片要素简析
主角卡尔·凯斯蒂斯(Cal Kestis)是一名绝地武士团的学徒(Padawan),他成功从克隆人战争末期、帝国成立伊始的绝地大清洗66号指令中幸存下来。需要指出的是,在共和国最后的那段光景里,卡尔已经执行过了一系列绝地任务。但根据 Respawn 的介绍,不同于阿索卡或者安纳金这样的“学徒”,他所执行的大多是与左右战局关系不大的次要任务。

卡尔为了躲避帝国的追捕选择隐藏身份并过上了无法寄信任于他人的逃亡生活。在故事前期他身处于中环行星布拉卡(Bracca),是当地废品处理公会(Scrapper Guild,直译为刮刀工会)的一名工人,并向周围的所有人隐瞒了自己同原力的联系。卡尔从事打捞拆解战争期间被击沉的共和国海军主力舰只的工作,从目前的宣传图与影像看来均为狩猎者级歼星舰(Venator-class Star Destroyer)。
而由于在一次意外中,卡尔因尝试拯救阿贝德尼多人(Abednedo)工友普劳夫(Prauf)而暴露了自己的原力技能,由此踏上了逃脱帝国追杀的旅途。
值得注意的是,该作大量元素同2016年的正史外传电影《侠盗一号》形成了呼应,我们先从几个细节谈起。在首支预告的一个镜头中,卡尔和工友们身处一辆通勤列车,其中一位工人佩戴的面具出现在了《侠盗一号》里的卡夫林星环贸易站(Ring of Kafrene trading outpost)和未知星域行星杰达(Jedha),目前尚不清楚两者有何联系,根据以往的惯例此类细节会在后续的设定书中介绍补全。

而这位工友右边的工人则可能有些来头,他的面具暗示他可能是克雷斯蒂安人(Kerestian),出场于《侠盗一号》和2018年的外传电影《游侠索罗》中的同族赏金猎人艾俄森·杰肯托(Iothene Jacontro)佩戴着相同的面具。由于该作的时间线不与此构成冲突,不排除这位工人就是艾俄森的可能性。
在接下来的镜头中,卡尔切割开了一艘战舰的外壳。场景中出现的是一架共和国时代的埃塔-2 “阿克蒂斯” 绝地截击机(Eta-2 Actis-class Jedi interceptor)。由于大量狩猎者级在克隆人战争期间被用作绝地将军们的搭乘舰,我们无法推测出该战机曾属于哪位绝地武士。卡尔可能由此在逃亡过程中初次接触到了武士团的遗留之物。
绝地截击机
类似于新正史中的类似设定,帝国专门派遣了裁判官(Inquisitor)来追捕曾经隶属于武士团的幸存者,本作反派即为女判官二姐(Second Sister)。二姐初次登场于2018年的正史漫画《达斯·维德:西斯黑暗尊主》(Darth Vader: Dark Lord of the Sith)第十九话——维达城堡第一部分(Fortress Vader, Part I)。

她也是66号指令的幸存者,但最终弃明投暗成为了一名帝国判官,猎杀自己的昔日同袍。漫画剧情中她出场时已经是判官身份,而且并无太多戏份,因此身世背景十分模糊。在该作中也许玩家和星战粉们能揭开她的神秘面纱。
共和国已然沦亡, 帕尔帕廷皇帝以铁腕统治着银河。 皇权之下是帕尔帕廷的徒弟,令人恐惧的达斯维达。 他曾倒向黑暗面,却最终败于欧比旺克诺比之手, 维达被永生禁锢于一套盔甲中以苟延残喘。 而今,他活着只是为了侍奉他的主人,他的帝国。 为保证新秩序的存续,维达领导着一支 属于黑暗面仆人们的组织,即帝国裁判庭。 他们旨在根除摧毁陛下统治的最大威胁—— 残存的绝地武士们……
二姐的光剑目前展示得并不多,但已经可以确定这是一支裁判官们惯用的双刃旋转光剑(Double-bladed spinning lightsaber)。这种光剑一般折叠为半圆型使用,类似于标准的单刃剑,但是展开后就变成了威慑力十足的双刃剑。最为特别的是,双刃旋转光剑的剑口矩阵可以沿着握把周围的轨道旋转,形成一片攻守兼备的圆形区域,甚至能像旋翼一样带人飞行。
在一个卡尔逃脱帝国冲锋队追杀的镜头中,Respawn 招牌的跑墙动作得到了展示。这一场景中出现的是一颗覆盖着极地植物的山地行星,远处可以看见雪山。这颗行星最早出现在官方发布的第一张海报中,确认是一颗本作原创的新星球。
而在随后的场景中,卡尔从一名大共和国军克隆人士兵尸体手中捡起了一个全息记录仪,由此亲眼目睹了那段帕尔帕廷下达66号指令的影像。这位士兵盔甲上的绿色条纹涂装同隶属于第41精英部队(The 41st Elite Corps)的绿连(Green Company)涂装十分相似。这支部队由克隆人军官CC-1004 “葛里”(Gree)率领,征战于各个存在原生种族的丛林星球,并参与了第二次吉奥诺西斯战役。

绝地大师卢米娜拉·昂杜利(Luminara Unduli)是这支部队的绝地将军,曾前往伍基人的故乡卡须克(Kashyyyk)作战。由于6月9日EA Play直播中放出的实机演示确认卡尔前往了卡须克,这个场景很有可能就发生在该行星。
卡尔冥想的镜头从周围环境来看很有可能发生在外环行星达索米尔(Dathomir),即为著名的前西斯尊主、银河系地下世界枭雄达斯·摩尔的故乡。
随后出现了本作的关键NPC敌人,肃清部队(Purge Trooper)。这支部队同样最早出场于漫画《达斯·维德:西斯黑暗尊主》,是一支隶属于维达本人和帝国裁判庭(Inquisitorius)的精英部队。值得指出的是,他们在66号指令后才被投入战场,被设定了抹除幸存绝地的指令,因此这是仅有的一支保留到帝国时期的纯克隆人部队。

在漫画中,他们被称为判官部队(Inquisitor Trooper),而该作中的新名字来自另一部正史游戏,手游《星球大战:起义》(Star Wars Uprising)里的肃清部队。旧正史动作游戏《星球大战:原力释放》(Star Wars The Force Unleashed)两部曲(下文简称TFU1/ TFU2)里也出现了同名的帝国部队。

本作中肃清部队装备的电杖(Electrostaff)是一种两端可产生电磁脉冲的武器,可以抵挡光剑攻击。从实机演示看来电杖是于非BOSS的NPC敌人而言唯一能对卡尔造成大量伤害的武器,目前尚不清楚肃清部队是否会使用其同样标配的远程武器,自定义化的DC-15A爆能步枪(DC-15A blaster rifle)。
紧接着初次露面的是原创角色绝地大师希尔(Cere),她将是卡尔的师傅。希尔由美国女演员黛布拉·威尔逊(Debra Wilson)饰演,早先她还在2017年的《狼穴2:新巨人》(Wolfenstein 2:The New Colossus)中出演了曼哈顿反抗军领袖格蕾丝·沃克(Grace Walker)。

希尔于卡尔而言是搭救者,帮助他从布拉卡上脱身。卡尔由于一贯谨慎低调的生存态度已经对曾经的往事渐渐坦然接受,因此面对她关于武士团的言辞持怀疑态度。但希尔承诺只要卡尔相助,就会帮助他完成绝地训练。这样的互助关系构成了本作叙事的根基。
还有一名新角色是未知种族的异星人格里兹·德里特斯(Greez Dritus),他是希尔的飞船毒刺螳螂号(Stinger Mantis)的船长。他拥有蝙蝠状的面部特征,灰色皮毛和白色鬓角十分特殊,但四只胳膊和擅于驾驶的属性十分类似安德里亚人(Ardennian)。
毒刺螳螂号在Respawn官方给出的描述里将会是类似于ME系列中诺曼底号的存在,用作玩家的行动基地。这也意味着本作并非纯线性的动作游戏,多数行星上的区域都可以重复前往,而在快速旅行时并不会触发固定的过场动画,玩家可以控制卡尔在飞船内自由行动。“开放世界”的具体规划则参考了经典的《银河战士》(Metroid)系列,其特点就是在传统的2D卷轴游戏中加入了可供探索的区域,游戏画面被分割成了一个个相互独立却又有连通关系的房间。本作的行星地图设计概念与之十分相似。

而可造访的每颗行星都有用于飞船起降的枢纽,可供休息、存档,以及规划应用技能点。玩家还可以与当地的角色对话,以了解更多关于故事的信息。尚不清楚这部分是否与可能存在的支线任务有关。

毒刺螳螂号外壳的蓝银色涂装即为玩家可以自定义的部分。而这艘船还有一个靠近尾部的生活区,中间是一个小酒廊,可供互动的银河地图也在这里。本作中原创行星的数量和将会出现的设定中已有行星的数量比例大约为一比一。
最终卡尔在某处古迹内点亮了一支神秘的光剑,这支似乎是已损坏光剑的由来本作中大概也会详细揭晓。卡尔的外观,光剑都是可供自定义的,光剑的剑柄和剑刃颜色均可以改变。

在2010年的旧正史游戏 TFU2 中,主角盖伦·马雷克 “弑星者” (Galen Marek “Starkiller”)克隆体的双剑也可以通过更换水晶以实现剑刃的换色,这两支光剑是以其母体,前作主角盖伦·马雷克的光剑为模板复刻的。由于该作同TFU两部曲各方面都十分相似,本文接下来会就细节一一对比。
Trust only in the Force
6月9日的 EA Play 直播放出的13分钟实机演示和10日的微软发布会预告则透露了更多剧情相关的消息,接下来我们针对这两部分进行汇总和分析。
这两段内容都集中于行星卡须克的部分,EA Play 直播中证实了这段剧情发生在主线开始后的3小时左右,也就是故事的中前期。根据对话来看,此时卡尔已经加入了希尔,并为了某些与陨落的武士团相关的事物而来。当然为了对抗日益膨胀的帝国政权无处不在的压迫,他们还有更为紧要的任务。

卡尔和希尔的目的是寻找塔弗尔(Tarfful),克隆人战争时期致力于打击分离主义势力的伍基人老将,目前的卡须克反帝国抵抗运动领袖。对于普通玩家而言更为熟悉的是,他曾出现在EP3电影后半段,和楚巴卡一同帮助尤达逃离了卡须克。
来到卡须克后,卡尔通过水下渗透的方式接近并夺取了一架帝国步行机。这种新型号的步行机最早登场于2014年起开播的动画剧集《星球大战:义军崛起》(Star Wars Rebels),外观类似于早先出现的 AT-AT(All Terrain Armored Transport,全地形装甲步行机)与 AT-ACT(All Terrain Armored Cargo Transport,全地形货运步行机),但具体蓝本是星战系列的知名艺术家拉尔夫·麦奎里(Ralph McQuarrie)于1979年创作的第一幅 AT-AT 概念画。

另外,预告中的这段内容配乐是旋律独特的管弦乐,但能够听出巧妙化用了约翰·威廉姆斯为EP1创作的“The Swim to Otoh Gunga”一曲,完美契合了卡尔游泳的场景。
步行机驾驶舱周围特写与麦奎里的概念画对比
夺取步行机的部分面对媒体进行了实机演示,但没有公布影像。根据 Game Informer 刊登的文章,这段演示使用的难度比公开的13分钟内容更高,精确体现出了该作的战斗部分特点,Respawn 也称之为“魂like”的体验。我节译了一段文字描述:

(完整原文:The true power of the Force
卡尔穿过机体内一个灯光暗淡的飞行摩托库,似乎已经在考虑骑上一辆了,但从车库中掉到通往内舱壁格栅的斜坡上。卡尔窥视着乘员舱,他看到三位摩托士兵试图与绑在座位上的冲锋队士兵们交谈,但他们一动不动,似乎是穿透步行机机身外壳的激光火力杀死了他们。 卡尔迅速地爬起来,点亮了光剑。士兵们反应异常迅速,在交战之前掏出了武器。卡尔开始只是防守,格挡了开针对自己上身的攻击。碰撞使敌人眩晕并乱了阵脚,他利用这个当口快速地向敌人的一侧发出光剑刺击,一击就杀死了他。其他士兵并没有完全摆好阵势,卡尔继续进攻,接连重击两次使另一个敌人东倒西歪。紧接着的下一次挥击超出了敌人的承受范围,还打破了他的格挡条(Block meter,显示在敌对NPC生命值的正下方),最终他被卡尔秒杀。 第三个敌人后退了一步,似乎有些害怕。卡尔原地不动,伸出手使用原力推击把他撞向了驾驶舱的舱门,然后落在了地上。卡尔又一次发动猛攻,冲向前方,在敌人能站起来之前用光剑击杀了他。这段简短的战斗流程快节奏,紧张激烈且充满谋略,因为本作从 From Software 的魂系列作品中中获得的灵感比迄今为止任何其他星球大战动作游戏都要多。
紧接着卡尔就偶遇了索·格雷拉(Saw Gerrera)和他的游击队。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登场就是在《侠盗一号》中,率领着一支与义军同盟分道扬镳的私人武装独立对抗帝国。

而格雷拉初次亮相于动画剧集《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的第2集《两线作战》(A War on Two Fronts),创建了活跃在翁德伦(Onderon)的反分离主义势力武装,日后脱胎为帝国时期最早的抵抗组织之一。他生性鲁莽急躁,多年的斗争生涯使得他倾向于不择手段地打击帝国,极端主义成为了格雷拉游击队的代名词,这也是其脱离义军同盟的直接原因。
格雷拉告诉卡尔自己正加紧在卡须克的抵抗活动,而卡尔说自己在和师傅寻找塔弗尔。格雷拉嘲笑了他关于绝地仍然存在的观点,但当他意识到卡尔说的是实话时,很快就改变了态度。随后他们前往一处帝国树液精炼厂,这里奴役伍基人为强迫性劳动力。卡尔要将关押的伍基人游击队员救出。

卡须克的典型地貌就是被高大的罗希尔树(Wroshyr Tree)覆盖,它们的生长路径交叉融合到一起,形成为更结实的合体树。林冠层的枝干彼此缠绕得非常紧密,成为伍基人建筑的天然依托,从建立起了一座座树城。根据格雷拉的描述,帝国提炼罗希尔树的树液是为了制造一种聚合物,也许这种物质会在剧情中扮演某种重要作用。
接下来的实机演示中卡尔的同伴机器人 BD-1 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一本作原创的机器人是一个探险家机器人,他的重要功能就是帮助探险者不感到孤独或悲伤,所以他可以表达出快乐的情绪并鼓励自己的主人。BD 型号并非独一无二,但由于其制造商很久以前就处于困境之中并缩减了生产,同型号的机器人十分少见。
首先该作的地图会以全息影像的形式由 BD-1 的一只眼睛投射出来。游戏不会在调出地图时暂停,所以玩家在使用地图时需要小心。而且本作中不会存在任何导航点,Respawn 希望玩家可以揭开迷雾自行探索前进。演示中展示了该作多样的前进方式,可以通过不同工具乃至原力帮助选择自己的道路。
同时 BD-1 也会储存用于回复生命值的医疗罐(Health Canister),这一道具类似《黑暗之魂》中的原初之瓶(Estus Flask),直到玩家到达存档点或返回据点毒刺螳螂号才会得到补给。在游戏过程中也可以寻找箱子以获得能够制作医疗罐的物质,BD-1 会自动合成它们。尽管如此医疗罐的携带上限也很低,初始携带的数量则为两罐。

随后卡尔遭遇了本作的第一种特殊杂兵 NPC,外观近似帝国侦察兵的近战士兵。这是本作原创的兵种之一,分别参考了出场于 TFU2 的镇暴部队(Riot Trooper)和新正史设定中的防暴冲锋队(Riot Control Stormtrooper)。两者都标配前文提到的电杖作为武器,而本作中的这一兵种使用的是更为短小的电刃(Electroblade)。
另一兵种则是已有设定的喷火部队(Flametrooper)。初次登场于正史小说《荒野历险记》(Adventures in Wild Space)的这一兵种穿著类似寒冷气候突击冲锋队(Cold Weather Assault Stormtrooper,俗称Snow Trooper即雪地部队)的隔热盔甲,这一作中的喷火部队形象略有细微不同。

在 TFU1 中出现的焚化冲锋队(Incinerator Stormtrooper)则为新正史设定的灵感来源,在旧正史中这支部队隶属于帕尔帕廷皇帝直属的震击部队(Shock Trooper),盔甲外观更接近于普通的帝国冲锋队。
演示中还出现了卡须克的本土生物,是一种球茎腹部布满黄棕色斑点的巨大蜘蛛。这种蜘蛛被称为维绍克蛛(Wyyyschokk),又名织网者(Webweaver),初次登场于1980年的旧正史小说《汉·索洛与失落的遗产》(Han Solo and the Lost Legacy)。它们生活在卡须克丛林结构的底层,虽然智力水平并不确定,但十分擅长集体捕猎,是全银河系最为危险的掠食动物之一。

新正史延续了维绍克蛛这一设定,其在2014年的正史手游《星球大战:突击队》(Star Wars Assault Team)里有过出场。
演示至此也接近了尾声,但两位 NPC 的对话中玩了一个高度知名的星战梗——“I have the high ground”(我占据了高地)。这句台词出处为EP3电影结尾处欧比旺·克诺比同安纳金·天行者的宿命对决,因为欧比旺在星战作品中多次利用地形高度差实现击杀而成梗。相信本作中会有很多类似令粉丝会心一笑的时刻。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在实机演示的最后,卡尔遭遇了一个KX系列的安保机器人,是 BOSS 级别的精英敌人。KX 型号由阿拉基德工业(Arakyd Industries)制造生产,依旧最早出场于《侠盗一号》。电影中的重要角色 K-2SO 就属于这一型号。
两段影像结尾处的画面混剪也透露出了一些信息。首先是一种新敌人,疑似为已有设定的重武器冲锋队(Heavy Weapons Stormtroopers)。这一兵种率先出场于2014年的正史手游《星球大战:指挥官》(Star Wars Commander),装备了自共和国时期就被大规模使用的Z-6转轮式速射爆能炮(Z-6 rotary blaster cannon)。
而另一个镜头出现了又一处《侠盗一号》元素。一架泽塔级重型货运穿梭机(Zeta-class heavy cargo shuttle)被击毁,这一型号的帝国载具是《侠盗一号》原创的新设定。
预告结尾还出现了卡尔与一架AT-ST(All Terrain Scout Transport,全地形侦查步行机)对峙的画面,卡尔使用原力推击将炮火反弹。这一场景和涉及的战斗方式同TFU2中对抗AT-MP(All Terrain Missile Platform,全地形导弹平台)相似,触发QTE后会让玩家操作反弹步行机射来的导弹。本作中应该也会存在类似的QTE要素。
关于这些集中于卡须克的内容 Respawn 也进行了总结,演示和预告涉及的部分仅占卡须克地图的15%到20%。
接下来我们回顾一下旧正史星战ACT游戏的典范TFU1/2来为本文收尾,这两部作品很大程度上构成了本作的灵感来源。下文的故事均不属于新正史,列于传说宇宙(Legends)设定。
 

TFU1: 66号指令下达后的那段岁月里,武士团业已陨落,幸存者们隐姓埋名走向落寞,银河系的黑暗时代降临了。帝国的西斯尊主达斯·维达亲自前往卡须克猎杀前绝地武士肯托·马雷克(Kento Marek),并带走了他幼年的儿子盖伦·马雷克,将其训练为自己的秘密学徒“弑星者”。维达给他的目标是绝地将军拉姆·寇塔(Rahm Kota),然而“弑星者”失手了。
维达对徒弟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他命令“弑星者”前往垃圾星球拉克萨斯主行星(Raxus Prime)以及丛林行星费卢西亚(Felucia)接受试炼,并最终杀死前绝地委员会成员莎克·蒂(Shaak Ti)。但绝地大师临终前的警告在他心中埋下了怀疑的种子:“西斯,永远会互相背叛。你很快就会明白这一点。” 返回师傅那里后,维达告诉他,他们现在将共同面对帕尔帕廷皇帝。然而很快“弑星者”就明白了警告的含义,皇帝命令维达杀死这个年轻的秘密学徒来证明忠诚。他在维达剑下侥幸偷生,将信将疑地开始执行新的使命,去组建一支叛乱力量以分散皇帝的注意力,使他们两人能另寻机会终结皇帝的姓命。
“弑星者”前往贝斯平(Bespin)云城与重伤失明的寇塔将军重逢。亦敌亦友的寇塔让他前去寻找反叛活动的某个接头人,而在卡须克的丛林深处“弑星者”发现那位关键人物正是寇塔线人贝尔·奥嘉纳(Bail Organa)的养女,莱娅·奥嘉纳(Leia Organa)。在公主的授意下,“弑星者”解放了伍基人并为那片土地恢复自由。回到费卢西亚并击败莎克·蒂已坠入黑暗面的徒弟玛丽斯·布罗德(Maris Brood)和她的“宠物”巨大兰斯兽(Bull Rancor)后,“弑星者”最终弃暗投明,成为了寇塔将军的绝地学徒。
然而维达的阴谋昭然若揭。贝尔·奥加纳与莱娅公主、寇塔将军以及日后的义军同盟领袖蒙·莫思马(Mon Mothma)召开一次抵抗活动的会议时,被维达的手下逮捕。维达第二次背叛了自己的秘密徒弟,却又一次没能成功夺走“弑星者”的性命。他踏上了拯救同伴的历程,最终发现他们都被押送去了正在建造的超级武器,战斗空间站死星,并将在那里接受皇帝本人的惩罚。在当时官方并未承认为正史的可选结局中,“弑星者”履行了西斯的法则,杀死师傅维达并成为皇帝的秘密刺客。但显然盖伦·马雷克作为绝地之子,理应迎来更为光辉壮烈的结局。在死星的皇座室里,他只身对抗皇帝以争取时间使得同伴们能够逃脱,最终杀身成仁。作为点燃反抗之火的烈士,盖伦·马雷克的家族纹章被用在了新生义军同盟的星鸟标志上,成为晦暗时代里全银河人民希望的象征。
TFU2“我不是弑星者!不管怎样,不是最初的那位。我只是一个克隆人,被达斯·维达培育出来,以取代老弑星者的位置。”                                               ——1138号实验体 “弑星者”死后的第二年,达斯·维德试图以死去的秘密学徒为样本创造出更为强大和顺从的仆人。一开始大批的克隆体都令他失望,只有1138号试验体带来了成功的可能。然而,新的“弑星者”却被他母体的过往以及盖伦·马雷克对自己的飞行员朱诺·伊克丽普斯(Juno Eclipse)的感情所困扰。他从卡米诺(Kamino)逃了出来,开始踏上寻找朱诺的旅程。
由于寇塔将军同自己母体的紧密关系,“弑星者”决定前往卡托内莫伊迪亚(Cato Neimoidia)上的竞技场以营救母体曾经的师傅。在竞技场内,他击败了巨大而丑陋的造物戈罗格(Gorog)。寇塔向“弑星者”解释帮助自己对寻找朱诺而言的重要意义,说服他一起行动并为义军舰队找到机会进攻卡米诺摧毁那里的克隆设施。但“弑星者”拒绝同寇塔将军回到义军同盟为之效力,他认为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弑星者”,而只想找到朱诺而已。他没有意识到这种感情就是来自母体。新的“弑星者”需要一处地方解开心中的疑惑。
追随原力的指示,“弑星者”一路来到了达戈巴(Dagobah)并在那里见到了尤达大师。进入著名的黑暗面树洞后,“弑星者”经历了一次幻象。他穿着绝地武士的长袍,挥舞着蓝色光剑在洞的内部徘徊,却被无数个自己所包围。接着,他看到了仿佛来自未来的混乱场景,维达雇佣波巴·费特跟踪他,而朱诺在义军护卫舰救赎号(Salvation)上受到攻击并身受重伤。
“弑星者”找到了寇塔,和他一起追随幻象指引回到救赎号。但寇塔没有告诉“弑星者”朱诺就在船上,希望他能自己去亲眼见到她。义军同盟领导层就是否攻打卡米诺产生了分歧,而舰队突然被帝国海军袭击,波巴·费特依照维达之命趁乱抓走了朱诺。悲愤交加的“弑星者”要求寇塔下令进攻卡米诺以救回她,最终救赎号被击沉坠落向了卡米诺表面。
在卡米诺的克隆设施中,“弑星者”被迫同其他克隆体互相残杀,迫切渴望能够向维达复仇。而维达以朱诺为人质,威胁他臣服于自己。“弑星者”照做了,朱诺试图袭击维达失败被推向了深渊,怒火中烧的“弑星者”同曾经的主人对决,而这场对决的结局也引向了不同的两个方向。若是选择最终杀死维达,下手的瞬间“弑星者”会被另一个黑暗面克隆体背刺,结束作为“替代品”短暂而又悲哀的一生。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而在官方承认的结局中,“弑星者”在击败维达后收手,赶来的寇塔和手下们抓捕了维达。朱诺也接纳了他作为“盖伦·马雷克”的身份,感谢他为拯救自己赴汤蹈火,最终以一个吻答复了“弑星者”的感情。
维达被俘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纵然比起两代“弑星者”令人唏嘘的坎坷命运,卡尔的身世与背景略显平淡,《星球大战 绝地:组织陨落》毕竟有着与之相似的时间节点设定和同样为晦暗时代里点亮希望的主题,也许能讲述一段属于新正史的同样出彩的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新正史漫画作品的出品方,Marvel刚刚公布了《星球大战 绝地:组织陨落》的前传漫画,共五话的《黑暗圣殿》(Dark Temple)。其第一话会先于游戏于9月发行,讲述希尔还是绝地学徒时的故事。她和师傅伊诺·科多瓦(Eno Cordova)将前往外环行星翁托索(Ontotho)监督一座圣殿的发掘工作,结果却陷入了本地的冲突。这座神秘的圣殿想必会和本作的故事有所联系,甚至很可能就是卡尔将拜访的地点。
至此对现有的三款预告及实机演示都分析完毕了,Respawn 将对星战宇宙的热爱和精湛的单人体验架构能力成功结合起来,目前呈现出的内容也许缺乏“惊艳感”,但踏实饱满的实机观感与对星战世界观细致入微的把握就已经是惊喜所在。DICE 的两部《前线》固然差强人意,但Respawn的诚意使我们依然可以期待本作能在今年年底为我们带来迄今为止最为精彩的新正史游戏体验。
感谢朋友们能够抽空阅读这篇解析。最后是那句永远不变的祝福,给所有热爱着的人们: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always.
I
Ethan.Blazko
Ethan.Blazko

168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759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