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前言:此系列文章旨在通过《只狼 影逝二度》(下简称《只狼》)游戏内的各种暗示与线索,对游戏中没有明确交代的部分进行推测与猜想。其中会涉及大量并不与游戏直接相关、只是因某些关联属性被笔者假定为“游戏设定取材对象”的内容。因此,虽然本文之本意为揭示游戏原本暗含的设定,但因这种推测与猜想,需以考证者本人的知识深度、广度为基础,又与个人的主观判断密切相关,故很有可能从结论角度来说对读者理解《只狼》的背景设定并无太大直接帮助,更很有可能与其本来面貌相去甚远。
但我依然认为此类行为与文字本身有其意义,即结论或许谬之千里,但考证、推测、以及猜想依然有讨论交流之乐趣和抛砖引玉之意义。写下此文之前我也已经拜读了不少国内外同道中人的文章,其中不少对我启发很大。因此确实很难说本文中所有的想法都源自纯粹的原创。但好在考证的价值更多的在于通过书面调查去“验证”想法,而本文中的这一部分我则有自信是完全来自个人之劳动成果的。
最后需要提前说明的是,文中会涉及历史、神话、民俗学、戏剧等日文文化的很多领域,我本人并非专业人士,提及的典籍资料也均以网络资料为基础,我本人确实都未有读过日文原版,错漏之处还请高人指点,不胜感激。
上一篇:
接上回,说完了仙乡(其实并没说完,之后还会提到)让我们随着源之水顺流而下。跟大多数人一样,最先进入我视线的也是在游戏进展到源之宫之前就在文本中被多次提及的淤加美。对于经常接触日本神话相关的游戏或者动漫的人来说,这个词并不生僻。
虽相关记载有多种说法,但大致来说基本上就是:因为伊邪那美生出火神迦具土时被烧伤阴部最后不治而死,包括淤加美神在内的一些神明,就在伊邪那岐怒而用十拳剑斩杀迦具土时诞生。《日本书纪》中叫做暗龙神(闇龗神くらおかみのかみ)或高龙神(高龗神たかおかみのかみ),闇指山谷,高指山顶,而龗(おかみ,即淤加美)就是龙的古语,从字面就可以知道意思是“盘踞在丛山中的龙神”。因为在日本文化中龙是掌管水和雨的神,所以淤加美神也是日本神话中重要的水神之一。
《只狼》中樱龙出场时的场面正如淤加美一词的本意,因此游戏将侍奉神龙的一族以此命名可以说非常恰当——恰当到其寓意似乎也就正如游戏所直接展现出来的那样。
紧接着引起我注意的则是两个名字: “壺の貴人 維盛” 和“淤加美の長 静”。搭配源之宫的平安时代风格,他们很自然的就使人联想到平维盛静御前。因游戏中对这两个角色并没有描写,所以我们无法找到设定上的直接联系。但在平安时代的环境中使用这样的名字,还是很有可能有其深意的(当然也很有可能只是为了应景而随便用的)。本着From脑“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原则,还是姑且简单介绍一下历史上关于这两个名字的故事。
平维盛是平清盛的嫡孙,平重盛的嫡男。据说长相十分俊美,因曾经在为后白河天皇祝寿时,头插樱支和梅支跳《青海波》(雅乐曲目)之舞蹈,人称樱梅少将,更被称赞有光源氏的风范。但是帅归帅,本人似乎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将军。据说在富士川之战面对甲斐源氏的武田信义望风而逃;俱利伽罗峠之战中又被木曾义仲大败导致平家随后放弃京都。同时因为他的老丈人正是意图推翻平氏政权的鹿谷阴谋事件的主谋藤原成亲,导致他在平氏内部也被孤立和怀疑,源平合战后期于寿永3年(元历元年)在熊野附近海域跳海自杀
静御前想必大家就更熟悉的多了。矶禅师之女,源义经的爱妾,日本古代最著名的“舞娘”(学名叫白拍子,平安时代的一种歌舞伎)。义经不仅是日本著名的三大悲剧英雄之一,更有以其为主角的著名悲剧游戏《源氏》,再加上这两口子在一切能和日本历史扯上关系的作品之中频繁出现,所以关于源义经和哥哥源赖朝这段著名的“兔死狗烹”故事我就不再啰嗦了。
既然都说到静御前了,我要是不提一下游戏里另一个更重要的名字的话,估计会被FGO玩家疯狂嘲讽。巴御前同样是一位平安时代末期的著名女性,且与上两位不同,游戏中的角色巴的设定对其有非常明显的参考。巴御前为信浓源氏武将源义仲(也就是上面提到的大败平维盛的木曾义仲)之妾,在《平家物语》、《源平盛衰记》等多部史料中都有记述,简而言之就是一位相貌出众且武艺超群的女武者,骑烈马、使大弓,《平家物语·觉一本》中称其为“一人当千之兵者”。源义仲在宇治川和濑田之战兵败后,身旁只有数骑时巴御前仍不离不弃伴之左右。源义仲在粟津身亡前不愿巴御前同死,令其逃生,巴御前则在斩落敌将御田八郎师重后说“这是为您最后一次尽忠后”才无奈离开,一般认为她生还下来并从此隐姓埋名(也有一说出家为尼)。
总而言之,游戏中的这两个淤加美族人,他们的名字都来自于源氏,或者确切的说,是侍奉源氏一族的女人。那么回到游戏里来说,很明显在源之宫中,淤加美武士是类似于贵族们的护卫或侍从,那么或许这意味着,目前在源之宫中的贵族们有可能就相当于游戏历史中的源氏一族;而在源之宫角落和平田城的壶中贵人维盛与春长,则是失势的平氏一族。PS:因本人对日本文化历史了解极其有限,关于春长这个名字目前还没有找到可能的出处。按照其读音无论是治长、春永还是晴长晴永,似乎都无法与平源两家扯上关系,所以很有可能是一个并非来自人名的典故(如地名、官位或物品),还望高人指点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好奇过,我们在源之宫中只看到了贵族和他们的侍从淤加美,却从未见到“天皇”,也就是贵族们的王。目前来看有这样几种可能:
1王在皇宫后面的神域里(仙乡)
2王是ぬしの鯉(鲤鱼王)
3王不在宫内
目前来看,这几种可能都有其道理:1的情况下,相当于贵族将樱龙(或巫女?)视为王,那么这和我们上一回说的巫女(みこ)被误传为御子(みこ)、即神子/皇子的猜测是相互是吻合的;2则似乎是目前最有切实根据的一个可能,按照已知的信息,我们可以总结出这样一个由人“进化”(或者说变异)到鲤的过程:人=>水生村民=>贵人=>鲤。两个壶中贵人的对话、以及无论如何都想要成为“京城人”人的村中神官,都在说明这个过程在他们看来,也是一个由低贱到高贵的社会体系
维盛说春长是一族的耻辱,春长则说自己要成为源之宫愚者们永远无法成为的锦鲤。虽然二者是对立关系,但其实无论你给鲤鱼王喂了谁的鱼饵,都会将其杀死。鱼王掉落的白须告诉我们他们的目的分别是“达成使命”和“完成心愿”。所谓达成使命,无非就是需要侍奉的主子不在了,那自己的任务自然就完成了(维盛)。而完成心愿,则显然就是自己成为被贵人们侍奉的主人,即鲤鱼王了(春长)。这似乎也对历史上曾经权倾朝野、软禁天皇甚至操纵废立之事的平氏一族颇有影射之意。
水生村的深处是通往源之宫的唯一入口,源之宫派人用幻术将水生村隐藏起来,实际上是将由水生村到源之宫、由人到鲤的这个社会系统(生态系统?)整个隐藏了起来。那为什么要藏起来呢?估计最明显的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战争
游戏内的多个文本里都有提到在很久以前,曾在贵族与苇名国人之间爆发过战争,从结果来看,应当是如今的苇名人的祖先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取得了绝大部分苇名土地的控制权,而贵族们则退守在源之宫中,用幻术隐藏和保护起了自己最后的领地和社会体系。
那么其实这里有一个很自然的疑问:谁打谁?为什么打仗
虽然源之宫损毁的一半也许会让人猜想是因战争所导致,也有一对双子勇者似乎攻入了宫中,但无首可是因为“护国”才使用了御灵附体之术。而且,如果是苇名人向源之宫发动进攻,那最后明明战胜了,为何如今源之宫却仍然在贵族手中,只留下战死的双子勇士的无首怨灵在宫中水底呢?更何况还让贵族用幻术很好的将自己保护了起来。此外道场挂画中提到あやかし(妖怪),也就是淤加美时,用的也是“来”。
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次很久之前的战争,是贵族带领其麾下的淤加美族向苇名国进攻的。
贵族坐拥奢华的生活,强大美丽(有待商榷……)的淤加美族女武者,更把持着樱龙的福泽可以永享安乐,他们好好的为什么要进攻苇名?道场的挂画中说,需要拥有“神业”,才能使出雷电奉还。什么是神业不得而知,但至少狼是可以用的。那如果说狼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那自然是他从九郎那里获得的龙胤之力了。“雷是源之神鸣”,那龙胤之力自然就是神业了(雷读作かみなり,即神鳴り)。所以这意味着在这场古战争中,苇名国已经就有狼这样的人了。换句话说,至少在那个时候,苇名就已经出现过龙胤的御子了。
因此我们不妨再做一个大胆的猜测,贵族向苇名的进攻的原因,或许正和御子有关,比如,为了抢夺御子,或者从贵族的立场来说,应该说“夺回御子”才更恰当一些。这也就引出了上面我们关于源之宫的王的猜想中的第三个:王不在宫中,代表着王的御子(巫女?)因某种原因来到了下界的苇名,从而贵族为将其夺回引发了与苇名的战争,结果却败于有龙胤之力帮助的苇名国。龙胤的力量也就这样一直留在了苇名直到现在的战国时代,这与官网上描述九郎为“古老一族的后裔”相吻合。
另一方面,失去御子的源之宫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今日之情景。其实上面关于源之宫的3个猜想在一定条件下其实并不是互相矛盾的,这其中的关联恐怕就是游戏故意留给玩家去想象的部分了。比如:在失去龙胤之力(生之力量)后,贵族们空有无限的寿命,但躯体却在逐渐衰老腐化,一些渴望着“青春body”的贵族们转而将长生不老的希望寄托在龙的眷属——鲤(龙影响了源之水,水中生物成为龙的眷属)的身上,从而就有了侍奉鲤鱼之主,进而自己成为鲤鱼之主的行为——从源之宫水底的鱼尸体来看,至少目前的鲤鱼王已经不是第一代了。

うな胆

葦名衆が神棚に供える、雷払いの妙薬
一定時間、雷攻撃によるダメージと 状態異常「打雷」になったときの ダメージを軽減する
雷とは、源の神鳴りだ うなぎは、矮小なれど竜の眷属 神鳴りも、しばらくならば抑えられよう
关于来到苇名的御子,古战争时候的御子我们无从知晓,但我们知道在游戏内最近的两任御子,也就是今天我们这一篇“人名学”的最后两个名字,丈和九郎。
听到丈(タケル)这个名字,第一个会使人联想到的就是“ヤマトタケル”,《古事记》中写作“倭建命(やまとたけるのみこと)”,《日本书纪》中为日本武尊(やまとたけるのみこと)。(其实在这两本书中他还有很多其他名字,就不细说了)他是第12代景行天皇的皇子,是个如假包换的“御子”,《古事记》也有倭建御子之名。他的事迹大多被传送的类似于神话,比如用天丛云剑砍开燃烧的草丛,使其得名草薙剑。总之是个天生神力,东征西讨的战神形象。
总体来说这与游戏里的丈形象相去甚远,但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部分文献中记载倭建命西征是因为伤害了兄长而被父亲流放,因此他一直想要回到故乡,但最后的结局是罹患重病而客死他乡。山梨县实相寺有一株“神代樱”,相传为倭建命东征时种下。这部分似乎有可能成为了游戏内丈故事的原型。
至于说九郎,其实历史上最著名的九郎就是上面提到的源义经,而事实上收养九郎的平田氏的这个姓氏,在现实中是存在的,而且正是清和源氏。大约在室町时代初期被被芦名氏所灭,成为芦名氏的属地之后又被分封给其他家族——没错,芦名(蘆名 あしな)就是现实中苇名(葦名 あしな)这个姓氏一般的汉字写法。也许这暗示着,所谓苇名重臣的平田家,在古代战争以前,也许与源之宫的贵族(如上文,也是源氏)有某种关系,致使龙胤的御子有机会“出逃”到苇名国。这个猜想来自于,游戏内流经平田宅邸的河流叫做“龙泉川”,其意义可以说不言自明。可以说九郎的祖先,也就是古战争时候的那个御子,在战争中发挥的作用似乎和源平合战中的源义经有异曲同工之感,而如今被各方势力抢夺的九郎,则与战后的源义经的境遇有几分相似。
关于丈和九郎,我们在专门讨论龙胤和御子的部分再细说,下一篇让我们把视角移到金刚山,关注一下或许被世人误解了的仙峰寺僧人们。


I
Ryoma
Ryoma

5351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88 人关注

评论区

56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