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文字7000+,阅读15分钟左右,视频20分钟,感兴趣的话请去视频点赞投币转发~
只狼乘坐木梯进入到仙峰寺的那一刹那,便是有一个女子的声音来阻挡我们前行,我们此时还不知晓这个女子究竟是谁,但这却是我在《只狼》世界里第一次被一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关心,此刻的只狼在心中一暖,并想起了自己凄惨的童年。
这名女子告诫只狼“不要再前行了,如今这座仙峰寺已偏离了佛祖大人的教诲。大家都舍弃了僧人的本分,沉迷于探求不死。”她担心只狼被抓到后恐有不测,但是如果只狼非要进入的话,她亦是不会阻挡,只是让只狼务必小心。

当只狼摇响仙峰寺正殿的铃铛,进入到幻廊击败四个猴子后,可以在仙峰寺的内殿里见到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便是只狼在进入仙峰寺时告诫只狼前路危险的人。而这时我们才真正的知道这个女子究竟是谁。她便是仙峰寺寻求不死的成果——人造的龙胤之子——变若之子——米娘(其实不叫这名字),也就是大家俗称的二老婆(并不是)!
这时我们便知晓了仙峰寺不仅仅要寻求自身的不死,他们还在觊觎着神明、觊觎着樱龙的力量。但变若之子真的就这么简单吗?真的就如同我们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那样背景单薄吗?她真的就是假冒的龙胤之子吗?还是背后其实另有深意,不仅仅是她,甚至连我们都未曾看到这层深意呢?

这一期的只狼研究,依然是由我狗哥来为大家讲解第五期的主题《你根本不了解变若之子!》

变若之子是谁?

变若之子的信息我们从米娘的嘴里得出了最直接的结果——他们是由仙峰寺的僧人制作出来的假的龙胤之子,如今唯一存活下来的只有米娘一人了。这便是米娘对变若之子的定义。 这也是我们最先接触的信息。我们暂且不论这个信息是否完全正确,但是我们此刻便知道了,变若之子并非是限量版,在一开始他们至少还是流水线生产的。

那么变若之子从何而来的呢?

变若之子的由来我们可以从黑狸的对话里得知,他很长一 段时间都作为乱波众的首领,服务于仙峰寺,并为仙峰寺绑架孩子来进行变若之子的研究。这个研究直到三年前黑狸的孩子死去了,他心生愧疚,才脱离的乱波众,不再绑架孩子。而乱波众则在游戏前期几乎便是仙峰寺的情报机构与绑架机构。只有到了后期,內府进攻后才能看到穿着赤甲的类似于乱波众的人物。

那么从此则可以暂定,变若之子的实验对象,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由乱波众从苇名地区绑架的儿童。而且这个实验在三年前依旧在进行。

那么网络上流传的说这些孩子是为了给源之宫祭祀的巫女在半路被掉包的传言是否为真呢?如果为真,这一部分是不是也是变若之子的实验对象的来源之一呢?我的答案是不知道,从游戏里的文本我们完全无法看到有类似的文本描述,因此这种观点既然产生了我只能存而不论。我依然坚持我的原则只采取游戏内明明确确的文本,这些实验对象就是乱波众绑架来的孩子。

从米娘跟只狼的对话里我们知晓,变若之子的实验的孩子似乎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死去,同时通过跟回到幻廊的小太郎对话,我们知晓这些死亡的变若之子很有可能都是在孩子的模样的时候死去了。如今唯一剩下的变若之子只有只狼遇到的米娘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那么那些失败的实验对象都到哪里去了呢?

从金刚山上的各种被绑着手脚的儿童上来看,我们大概就可以猜测出来,这些孩子便是变若之子研究失败后的下场,被随意地丢弃在山间的阴暗面里。
那么既然肉体已经找到了,为何唯一仍旧存活的变若之子——米娘,却说这些孩子,都沉睡在内殿里呢?在击败四个猿猴后得到的残渣里有明确地描述,“幻廊位于生死之间,变若之子们的亡魂也在此漂浮徘徊”。
而那些阻挡只狼前行的猴子,其实是被已经死去的变若之子的亡灵附身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何这些猴子能够主动保护米娘,并非他们晓得人性,而是猴子的体内有着人的灵魂。或许每个猴子的特性就是附身猴子身上的的孩子的个性。当然这并没有文本说明,我只是很喜欢这种温暖的言语,若生前都已经痛苦不堪了,死后便希望其能够有所自由。

注意,这里我们得到一个很有趣的信息——《只狼》的世界里是有生死相交的区域的。这也立刻同时关联上了游戏里的其他两个有趣的地点,一个是通过铃铛回到三年前的平田宅邸,一个是通过祈祷到达樱龙的所在的仙乡。

如果以幻廊的文本为准的话,那么整个游戏里生死界限其实是模糊的。那么弦一郎通过黑色的不死斩——“开门”,把已经去往黄泉的苇名一心召唤出来时的惊悚与不解似乎也可以接受了。

这里或许可以进行一种猜测,变若之子的实验可能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从普通的孩子变为变若之子,如果未曾成功的人,那么就会把尸体抛弃在金刚山里。第二个层次是某些孩子成为了变若之子,但时间长久后便都死去了,这些死去的不完善的变若之子,都沉睡在仙峰寺的内殿当中,灵魂都停留在了幻廊里。第三个层次才是最后的真的变若之子也就是只狼见到的唯一活下来的——米娘。

变若之子的实验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我只狼研究第二期《巴与丈的凄美故事》里得出了变若之子的研究很早便已开始了。 那么在游戏里有没有更加明确的信息把时间点缩小呢?我的答案是有的!(没有我也不会说呀!)

当只狼拔出不死斩,死而复生时,变若之子明确说了:“那只右眼,你承受着龙胤的诅咒吗?”在游戏里能够分辨只狼是龙胤契约者的分别有三人,而这三人分辨的方式是不同的,永真分辨的是脸上的白斑,仙峰寺正殿的即身佛分辨的是只狼的气味,而最后一个,变若之子判定的则是只狼的右眼。

那么就可以判断出来这三个都曾见过龙胤契约者,假设这三个人看到的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最大的可能只有巴,而通过《巴的手记》里我们知道巴认为不死斩是被仙峰上人藏起来的,那么巴亲自到仙峰寺寻找不死斩的可能性就特别大。
既然唯一存活下来的变若之子米娘能够判定出来只狼是龙胤契约者,那么很有可能上一次巴来到仙峰寺的时候,当时的变若之子们亦是看到过了巴,因此米娘才能从只狼的右眼判断出来他亦是龙胤契约者。

我知道大家想问,那时候米娘如果在内殿的话,即便巴来了,或许也根本看不到呀。当只狼询问正殿的即身佛时,他明确地回复了只狼:“已经不在这里了,是我害的……那孩子躲进了内殿里了。”那么即身佛说的不在这里的“这里”究竟是哪里呢?通过后面的内殿的地点描述,我们才能分辨出来,这里是跟内殿相对的正殿。

所以从这里可以判断出来,当时的变若之子们都是在正殿里活动的,而不是如同只狼见到米娘的内殿。那么米娘见到巴的可能性便是更加大了。如果米娘是通过眼睛来进行判断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巴当时的右眼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白化现象了!再结合我第二期的视频,便是把巴的样貌更加清晰了起来。因此变若之子的研究时间点便已经能够明确出来了——即巴与丈活着的时间段里变若之子的研究就已经开始了。如果以上的判断都接近事实的话,这或许就关联出来了另一个问题了。

变若之子与龙胤之子是否可以成长

从我狼学研究第二期《巴与丈的凄美故事》里我们可以判断出来龙胤之子——丈是具有孩子形体的人,现今的龙胤之子——九郎亦是一个孩子形体的人,而如今唯一存活下来的变若之子——米娘这个已经见识过巴的人,依旧是一个孩子的形体。而米娘见到巴的时间点自然是在九郎生下来前,即十多年前。

我们先不去猜想九郎的真实年龄,或许他并非简单的十一二岁,仅仅把他当做一个十岁左右的儿童。那么为何已经在十多年前见识过巴的人依旧会是一个孩子的形体呢?那么从这些隐藏在文本后的信息中便可以在心理有个大概的猜想,龙胤之子跟变若之子的的形体要么是增长的十分缓慢,要么是他们是无法长为成人的形体的。

分析到这里,我们再去品味九郎的话:“龙胤之力是扭曲人生存的方式”或许说这话时九郎嘴里的人,包含的不仅仅是他人,不仅仅是眼前的只狼,更有可能是他自己。这种龙胤的诅咒的恶果从九郎出生时就一直缠绕在他的身上,他自己便是龙胤诅咒的第一个牺牲品。

那么为何要制作变若之子

进入到仙峰寺后,可以直接看到的不死之力只有一种,就是附虫者。从附虫者所处的位置跟其他僧人对其崇拜的举止里我们便知晓了,附虫者在仙峰寺上是处于一种尊崇的地位的。

我们可以在仙峰寺里看到一处专门做人体实验的寺院,从这些实验者身上的衣着已经双手被捆绑在身后的样子,以及形体上,我们可以判断出来这些实验者既不是僧人也不是孩子 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些僧人在做附虫者的实验。当然此话偏离了变若之子的主题,我们按下不表,等讲解附虫者的专题时再说。

当只狼第一次拿到仙峰上人的《永旅经 虫之章》的时候可以得知,仙峰上人的疑惑在于他不知道为什么神龙要给他虫。
等我们再拿到《永旅经 龙之还乡》时,里面明确记载着“吾乃不死之身,一心只盼龙之还乡,吾等皆为不死之身,长久等待下去吧...便可实现前往西方之还乡。”
从前后两个文本便可以得知,仙峰上人得到了龙赐给他们虫的原因。而这个原因便是需要实现龙之还乡,但是龙之还乡则需要龙胤摇篮。而从后面的剧情我们可以明确知道,龙胤摇篮指代的就是变若之子,即米娘。无论仙峰寺制作龙胤之子的最开始的原因为何,但是最终制作变若之子的目的就是龙之还乡。

当米娘决定也要付出自己身为变若之子的使命的时候,他会告诉只狼,仙峰上人去了某个小洞穴里修行。这里可能有很多人不理解,为何一个僧人的修行要到洞穴里去呢,他们难道在洞穴里玩群Pplay?之后只狼在小洞穴里找到仙峰上人 ,并拿到《龙之还乡》后再回来跟米娘对话,只狼会告诉米娘,仙峰上人死掉了。
那么为何作为附虫者的仙峰上人为什么会死掉了呢?不光我们很惊讶,米娘也很惊讶,她认为附虫者应该是久恒不死的。emm虽然我在我的只狼讲解里几乎不会引用到文本外的考据但是这里是个很关键的信息,我想了下需要介绍下现实的一些因素。
狗哥的豆知识小剧场 第二期

在日本的佛教密教系的一个分支里有一种修行叫做肉身佛,也就是我前面一直所说的即身佛。这个即身佛我们可以在仙峰寺的很多地方看到,其实也就是游戏里的附虫者啦。

在日本佛法的修行里如果想成为即身佛的话,需要做以下的几个行为:第一个一千日不吃五谷杂粮,只吃树林中的种子,并运动锻炼身体;第二个一千日只吃松树皮,停止运动并以诵经修练取代;最后独自进入密室入定成为即身佛。

没错最后这个进入密室就是游戏里所说的鸟胎,当然日文自有对鸟胎的解释,我就不在这里列举了。所以从这里可以判断出来如果游戏内外的文化保持一致的话,仙峰上人所谓的到鸟胎修行,其实就是在等死。也就是他在《龙之还乡》里所说的“吾等皆为不死之身,长久等待下去吧”。

通过上面的豆知识从我的理解角度来看,这便是仙峰上人成为附虫者的最后一步行径,无论他是否知道自己会死去,对他而言最后的一步只有等待。仙峰上人是否真的开悟了?他的开悟又到底指向何处?是否他的开悟就是在不死中寻求死亡呢?最后他跟米娘的对话真的就是要告诉米娘他即将死去了吗?

我相信这些比较唯心的问题,答案都是因人而异的。我们暂且不去讨论。但是只狼进入到正殿时,遇到一个坐在佛祖面前的追求即身佛的附虫者。他对只狼的言语十分有趣,他认为米娘躲起来孤零零的一个人是他害的,他无法取悦他的变若之子,即他无法明白为何变若之子说的“尊贵的人,也是人”这句话。
他们这些追求不死的人,在他们眼中似乎永远年轻与不死才是真正的佛教的终点,他们狂妄不堪,想要亲手制作出来超越人本应该有的寿命与能力的变若之子。但是当他们杀害了众多的生灵,真的制作出来不老不死的变若之子后。这个在他们眼中的佛与神的存在的变若之子,却不停地逃离他们,指责他们,最后甚至是隔绝他们。

这个僧人是怀疑更是不解,他不能理解为何追求佛法与不死的他会是错误的,他不觉得杀害生灵是错误,他认为变若之子应该高兴,因为有了这些人的牺牲,米娘才会成为变若之子,才会不老不死,才会成为超脱的存在。这些人的牺牲是值得的,因为他们在追求佛法呀!

或许仙峰上人的开悟便是从此时开始,如果连他们认为的神都在指责他们所作所为是错误的时候,自己才会真的意识到自己的过错。但也正如米娘所说的一般,无论你们如何意识到错误,你们这些人终究是犯下了残酷至极的事情,我这一生都无法原谅你们,而米娘的一生却是永恒。

是的,人生里有些事情,一旦做了便不要再想祈求得到他人的原谅,好解脱自己的罪孽,你们这些人就该背负一生的罪孽。

变若之子的命运

变若之子的命运其实早有描述,无论是龙之还乡的结局还是《永旅经》的文本都揭示了,变若之子的目的就是成为龙胤之子的摇篮。而成为摇篮的目的是带着龙胤之子回归到龙的故乡。当变若之子吃完两个蛇柿后,只狼再跟其对话便知道摇篮的仪式已经完成了。同时米娘会给只狼一滴冰泪,这个冰泪的形成与描述与樱龙的眼泪几乎完全一致。这时米娘这个变若之子的特征不再是与龙胤之子的九郎对应了,反而是跟整个《只狼》世界里最高阶段的神——樱龙对应了起来,并且有了类似的特征。当给九郎服下龙泪与冰泪后,米娘居然可以把九郎吸纳入身体里,同时进行龙之还乡的旅途。而这个旅途便是一种漂泊与不确定,这跟樱龙来到苇名的行为何其相似。

这里我不得不如此猜想。如果说龙泪的服用类似于减弱龙胤之子与樱龙的契约关系或者说诅咒关系,以方便在接下来断绝不死或是复归常人的话。那么与龙泪相近的冰泪其实是另外一种契约的签订。正是吞噬了两个蛇柿——即吞噬了白蛇神!米娘才会成为摇篮,才会产生冰泪,才可以吸纳九郎身体上的龙胤之力到自己的身上。而樱龙我们可以在《樱龙的残渣》里明确知道它是从西方漂流而来。
而米娘成为摇篮,吸纳九郎后,她做的行为却是要龙之归乡。从此处来看,如果上面的假设是正确的话,吞噬了神灵的米娘其实便几近是类似于了樱龙的存在——不老,不死!我们不知道米娘名义上的归乡究竟是否真的会归还这个不死的诅咒。还是会成为另一个樱龙到达另一个为止的地方侵占另一个地域。

如果说米娘就是樱龙的另一个完全的翻版的话,或许正如我只狼研究里的第一章《只狼的前世今生》里做猜想的一样,龙胤之力的诅咒并非是来自樱龙,而是来自樱龙的更上层的神灵。而龙胤的诅咒或许真的是一个更为广大的阴谋。这个阴谋可以无限上溯,即便到了龙之故乡,或许那只不过是无限不死诅咒里的另一个环节罢了。

妈呀,这个时候我再去看看樱龙,或许说不定,大概可能的话,其实人家樱龙一开始或许并非是这个样子,或许在人家的故乡里樱龙一个小姑娘?

仙峰寺与源之宫的不死

我们分析到这里把视角拉大后,便可以发现了一个极其有趣的地方。即樱龙的源之宫与米娘的仙峰寺如此相似,相似到简直是一个是另一个的翻版。

在只狼断绝不死的时间线上,仙峰寺与源之宫都已封闭起来。仙峰寺有大量的僧人在寻求不死,源之宫有大量的贵人跟淤加美人在寻求不死;仙峰寺有罗伯特的父亲在桥廊看守,源之宫有破戒僧在朱桥看守;仙峰寺幻廊第一次进入时需要摇响铃铛进入,源之宫的仙乡进入则需要通过祈祷进入;仙峰寺的米娘吃下蛇柿后成为了龙胤摇篮,而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也得出来,樱龙最开始也很有可能是龙胤的摇篮。

在《虫之章》记载着“据说神圣的龙从西方的故乡而来,为何会将虫赐予给我呢?”
我们暂且不去假设仙峰上人到底有没有去过源之宫,去过仙乡,到底是不是樱龙直接赐给他虫子的,他到底有没有把仙峰寺仿照成另一个源之宫。但是他确确实实通过自己的长久的不死得到了《龙之还乡》的开悟。而这个开悟的结果通过上面一层层地解释翻译过来的话则是:制作出来另一个樱龙,让她返回到龙的故乡,然后吾等才能获得最后的解脱。

此时我真的感受出来一股无法解脱的悲愤之感,即便如仙峰上人通过附虫获得了远超于常人的寿命,在如此长的时间长河里,他依旧没有逃离这个阴谋,他自以为的开悟不过仍旧是更高阶层的神,早已设下的圈套,而他自以为的开悟其实早已在冥冥之中被他人引导,早已成了定数。

当然我不想在一个游戏的解析里引用太多的哲学思想,但我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无奈与虚妄。这个故事的残酷便是如此,弦一郎无论怎样努力,他终究无法阻止苇名的破灭,巴与丈无论怎样想断绝不死,他们终究没有成功,而自以为能开悟解脱的仙峰上人不过是另一个不死的喂鱼人罢了,他们的不死是永远偿赎不完的罪,这些贪恋着神的不死的人,终究会成为神的玩物与奴隶。妈呀,想想都很可怕。这是一个彻头彻尾无法实现解脱的死亡循环,世间的万物都被困在其中永远陷入到轮回里。

但这个故事终究还是存有一丝的希望,如果只狼与变若之子——米娘的向西之旅真的能够找到龙的故乡,真的能够把不死的诅咒还回去的话。或许你我的心中都能留下一丝温暖的慰藉。

结语:更加黑暗的脑洞

但!注意了,我说了注意啦!!以下高能!
我们在游戏文本一开始知晓的是樱龙从遥远的西方漂泊而来。此外我们未曾知晓其他关于樱龙过往的信息。而樱龙之所以停留在苇名是因为他看上了苇名地区久远的土地,除此之外从文本上来看并无他意。直到我们到了仙峰寺,遇见了米娘,拿到了《永旅经》我们才得到了一个信息,而这个信息便是龙之归乡。

我十分十分十分十分 愿意相信仙峰上人的龙之乡是存在着的,是现实的,是可以到达的。 但是除此之外我们无法从任何的文本里二次证明仙峰上人与米娘口中的龙的故乡是存在着的。而作为一个久远到连附虫者都能死去的时光里,仙峰上人所言的开悟,所书的《永旅经》里的龙之乡,他是如何知晓的?究竟是他真的从樱龙的嘴里听到的,还是仅仅作为一个人,一个已经被不死折磨到不得不开悟的人的狂妄至极的妄想呢?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连龙之归乡都是假的呢?那在这个《只狼》的故事里,在最后的原以为最圆满的结局都是一个弥天大谎呢?

我在此刻突然觉得巴跟丈是幸福的,至少他们还知道,自己只要去努力还是有可能达成目标的。但只狼跟米娘,如果也跟樱龙一样在久远的时光里无限地向西漂泊下去,寻找不到他们的目标——龙之故乡。他们究竟会如何呢?会不会在一天又一天地折磨当中疯狂下去,还是会如同樱龙一般,寻找一个久远的土地,扎根了下去。

久远或许是对,当时的人类而言,对樱龙而言那或许就是它生活着时代的土地,而即便是这种土地它亦是寻找不到几处了。或许我们会在另一个千年,万年之后看到另一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女子从东方而来,她看上这里某片久远的土地,便在这里扎下了根。

没错,这便是另一个樱龙的故事。而不死,而龙之乡,早已成为了一个不知从何时开始的骗局,米娘不知道这个骗局从何开始,樱龙亦不知道这个骗局从何开始。远超他们的认知里有一个名为“神”的存在,在掌控与戏谑着一切。他可以肆意地玩弄他手中生物的命运。

叹气~~~在夜里我分析到这里不得不深深地叹一口,并对监修这个故事的宫崎英高,发出我最朴实无华的言语:(哔)我是狗哥,分析到这里,我他喵的都快有点想报复社会了!
I
dogsama
dogsama

2874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88 人关注

评论区

51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