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泣5》里的“念诗之王”到底念的是谁的诗?

《鬼泣5》里的“念诗之王”到底念的是谁的诗?

英国浪漫主义文学,威廉·布莱克以及关于游戏隐喻的更多(内有剧透)

蜜蜂_

PC PS4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注:感谢@Sol-太阳桑,根据他的归纳我把游戏中出现的诗句做了补充,有关他的文章详见【鬼泣5】关于大诗人V念的诗的一些考据

作为一个新入坑的手残玩家,我被这个阴沉忧郁好耍酷,中二装逼爱念诗的新角色V迷的晕头转向:这个黑发男人一出场就可以杀我一万次;人不仅长得帅,还能边遛弯读书,顺便补刀打怪,随手一搓就能打出SS+,真的是手残的福音,所以也给了我更多的机会去观察这个角色,发现除了法师以外,他真的是一个诗人。

这个男人杀我

V有一本封皮画着“V”的书,在补(充)魔(人槽)的时候总会掏出来读一读,在战斗开始的过场动画中也不时冒出几句非常中二,但令人印象深刻的诗句。

关于这些诗,在机核放出试玩预告后就已经有大佬发现一些诗的出处并做了科普,而在完整游戏放出之后,我想对游戏中出现的所有诗句做一个系统性的整理,再向大家介绍(安利)一次创作这些诗句的诗人,顺便分享一些我在查找资料中发现的,这个诗人的其他作品与鬼泣相关的更多有趣的东西。

V念过哪些诗?它们出自何处?

在一周目通关之后,我在翻游戏资料时,偶然看到了有关威廉·布莱克的介绍。而V在游戏里念过的所有诗,无一例外都来自这位十八世纪的英国浪漫主义诗人的作品。

具体的介绍我会放在下一个部分,先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些诗句和它们的原文,以及卡普空在中文翻译时做出了哪些润色与改动;

注:本文中出现的所有中文译文全部来自《布莱克诗选》[英]威廉·布莱克.张炽恒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 英文原文及资料来自Wikipedia。

原文:And it grew both day and night,Till it bore an apple bright.

游戏翻译:它日夜不停的生长,甚至结出一个苹果,鲜亮明媚。

原中译:它昼夜不息地抽枝发芽,直到结出明亮的果实。

出处:A Poison Tree,< Songs of Experience>,1794

      一棵毒树,《经验之歌》,1794

 

诗节摘录:And I watered it in fears, 我在恐惧中浇灌,

Night and morning with my tears. 日以继夜以泪水。

And I sunned it with smiles, 我将微笑当作阳光,

And with soft deceitful wiles. 暗藏温柔的欺骗。

And it grew both day and night. 它日夜不停的生长,

Till it bore an apple bright. 直到结出鲜亮的果实。

在游戏最开始出现的一句诗,结合全诗来看真的是对游戏剧情作了深刻的概括,由于篇幅原因没办法引用完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搜看,会是个惊喜。

 

原文:I curse my stars in bitter grief and woe, that made my love so high and me so low.

游戏翻译:在苦涩的悲伤中,我诅咒我的星辰,是它让我的爱恋如此崇高,而我却如此低贱

原中译:我就在痛苦与酸悲中诅咒我的黑星,它使我的爱如此高贵,使我如此低贱。

出处:Song: "When early morn walks forth in sober grey" ,<Poetical Sketches>,1783

      歌: “当晨曦穿着朴素的灰衣缓步前来”,《诗意的素描》,1783

诗节摘录:

Oft when the summer sleeps among the trees,
Whis‘pring faint murmurs to the scanty breeze,
I walk the village round; if at her side
A youth doth walk in stolen joy and pride,
I curse my stars in bitter grief and woe,
That made my love so high, and me so low.

当夏在树林中沉睡的时候,我常常

对着稀疏的微风含糊地喃喃低语着,

绕着村庄徘徊;如果有一个青年

在那僭据的欢乐和骄傲中在她身边,

我就在痛苦与酸悲中诅咒我的黑星,

它使我的爱如此高贵,使我如此低贱。

游戏里的断句更合理一点,而且把拗口的名词换成了形容词,最后一句原中译有两个‘使’,读起来不太流畅。

在《诗意的素描中》还收录了威廉·布莱克的其他颂歌,大多都是对爱情美好的向往,但它们的第三节(就是摘录节)都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情绪,评论家诺思罗普·弗莱称这些不同诗歌之间的对比是“试图找出纯真和经验的对立面”,因此,它们是布莱克后期作品的主题前提。

原文:He who desires but acts not, breeds pestilence.

游戏翻译:有欲望而无行动者滋生瘟疫。

原中译:有欲求而无所行动,就会滋生邪念。

出处:The Proverbs of Hell,< The Marriage of Heaven and Hell >,1793

      地狱箴言,《天堂与地狱的婚姻》,1793

游戏里把pestilence直译为瘟疫,也许是为了对应设定中red grave的悲惨现状?那些被花粉变成干尸的设定确实挺像瘟疫的……

原文:As the air to a bird or the sea to a fish, so is contempt to the contemptible. 

游戏翻译:鄙夷之于卑鄙者,恰如天空之于鸟或大海之于鱼。

原中译:轻蔑之于卑鄙,正如空气之于鸟, 水之于鱼。

出处:The Proverbs of Hell,< The Marriage of Heaven and Hell >,1793

      地狱箴言,《天堂与地狱的婚姻》,1793

原中译的后半句不如游戏翻译的直接且对仗,contempt翻译为鄙夷或者轻蔑都是一个意思。虽然我也不是很懂制作组扯这句话是要表达什么意思……

原文:The cut worm forgives the plow.

游戏翻译:被犁断的蛀虫原谅犁。

原中译:被犁断的虫豸原谅了犁头。

出处:The Proverbs of Hell,< The Marriage of Heaven and Hell >,1793

      地狱箴言,《天堂与地狱的婚姻》,1793

V在击败尼德霍格时引用。

原文:If the fool would persist in his folly he would become wise.

游戏翻译:如果愚人坚持其愚蠢,那他就会变聪明。

原中译:傻瓜如果坚持自己的愚蠢,就会变得聪明起来 。

出处:The Proverbs of Hell,< The Marriage of Heaven and Hell >,1793

      地狱箴言,《天堂与地狱的婚姻》,1793

V在击败尼德霍格时引用。

 

原文:The hours of folly are measured by the clock, but of wisdom: no clock can measure.

游戏翻译:愚人的时间可以由钟表衡量,但对于智者:没有钟表可以衡量。

原中译:愚蠢的钟点用时钟来计数,智慧的钟点则是时钟无法计算的。

出处:The Proverbs of Hell,< The Marriage of Heaven and Hell >,1793

      地狱箴言,《天堂与地狱的婚姻》,1793

有关《地狱箴言》:这其实不是独立成书的一篇,作为《天堂与地狱的婚姻》这一预言书的最有名的章节,威廉·布莱克揭示了地狱谚语,这些显示了圣经箴言书中的一种非常不同的智慧。恶魔般的谚语具有挑衅性和矛盾性。他们的目的是激发思想。

它的一些谚语已经成名:过剩的道路通向智慧之宫。愤怒的老虎比指教的马更聪明。

原文:I have no name,I am but two days old.

游戏翻译:我没有名字;我不过才两天大。

原中译:我没有名字;不过才两天大。

出处:Infant Joy,< Songs of Innocence>,1794

      婴儿喜悦,《纯真之歌》,1794

诗节摘录:

‘I have no name:
I am but two days old.’
What shall I call thee?
‘I happy am,
Joy is my name.’
Sweet joy befall thee!

“我没有名字:
我只有两天大。” 
我该怎么称呼你?
“我很开心,
乔伊是我的名字。” 
甜蜜的快乐降临在你身上!

这一句的翻译基本都大同小异,制作组选用这一句作为V的自我介绍真的是别有深意(详见涉及剧透部分),但原诗真的是很欢乐了,甜蜜又天真的一首诗。

原文:Follow now the beetle's hum, little wanderer hie thee home. 

游戏翻译:小流浪汉,快回你家中。

原中译:小小迷路者,快赶紧回家。

出处:A Dream,< Songs of Innocence>,1794

      一个梦,《纯真之歌》,1794

诗节摘录:

I am set to light the ground,
While the beetle goes his round:
Follow now the beetle's hum; 
Little wanderer, hie thee home!

我打算点亮地面,
而甲虫则绕道而行:
现在跟着甲虫的嗡嗡声; 
小小迷路者,快赶紧回家。

嗯,这个“Little wanderer”可真的一点也不“Little”,V你这是在调侃这个BOSS吗?

原文:While thy branches mix with mine, and our roots together join.

游戏翻译:而你我枝蔓纽结,根部也互相缠绕。

无中译。

出处:Song: “Love and harmony combine” 年代不详。

      歌:“爱与和谐拉手”

原文: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游戏翻译:无

原中译:一沙见世界,一花窥天堂。手心握无限,须臾纳永恒

出处:Auguries of Innocence 1803

       《天真的预示》,1803

是V在补充魔人槽时所念,无游戏翻译。这也是威廉·布莱克最为著名的诗句之一。

V更多的类似诗句但完全找不到出处的话:

Where evil lurks, I must destroy.

何处邪恶盘踞,我必将其摧毁。(威廉·布莱克:这么中二的诗我真的没写过!)

I am the shadow of myself before I have lost everything.

我只是我失去一切的前身留下的阴影。

威廉·布莱克:天才的诗人与画家,孤独的朝圣者

提起威廉·布莱克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一头雾水,其实我们大多数人都读过他的《老虎》一诗,这首诗被卞之琳、徐志摩和郭沫若等众多文学大手翻译过,被选入了小学五年级和高中选修的课本;

郭沫若译文(节选)

老虎!老虎!黑夜的森林中

燃烧着的煌煌的火光,

是怎样的神手或天眼

造出了你这样的威武堂堂?

你炯炯的两眼中的火

燃烧在多远的天空或深渊?

他乘着怎样的翅膀搏击?

用怎样的手夺来火焰?

又是怎样的膂力,怎样的技巧,

把你的心脏的筋肉捏成?

威廉布莱克(1757年11月28日 - 1827年8月12日)是一位英国诗人,画家和版画家。布莱克在他的一生中大部分未被认识,现在被认为是浪漫主义时代诗歌和视觉艺术史上的一个开创性人物。

威廉·布莱克画像

他创作了一个多元化,象征性丰富的人物,将想象力视为“上帝的身体” 或“人类的存在”本身”。虽然布莱克被同时代人认为是他的观点,但后来的评论家对他的表现力和创造力,以及他作品中的哲学和神秘暗流都深表敬意。他的绘画和诗歌被描述为浪漫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并被称为“前浪漫主义”。

出生于伦敦苏活区的威廉·布莱克从小就显示出天才般的文字创作能力与某种神秘的力量,传说他在八岁时曾看到天使聚集在他们农场附近的树上,他一生都狂热地追求神学和神话传说,在文学创作,版画,雕塑和戏剧上都杰出的作品。

他与妻子凯瑟琳·鲍彻共同创作的第一本诗集《诗意的素描》现在随便一本复制品就可以在网上拍出几千美元的价钱,当然除了传世稀少外,精美的插画和装帧也增加其价值。

除了前文提到的几本作品集外,威廉·布莱克其他的作品还有:

通过维基百科可以很方便地查看它们的原文及翻译。

一些有意思的发现

  • 有关Urizen名字的由来:

威廉·布莱克不仅作为一名浪漫主义诗人被人熟知,他另一项伟大的工作是创造了一个私人的神话体系,这些内容大多收录于他的预言书中;

预言书是一系列冗长,相互关联的诗歌作品,借鉴了他自己的个人神话。它们被描述为形成“与英语中最少阅读的诗歌的优点相称的”。虽然布莱克是一名商业插画家,但这些书籍是他用自己的版画制作的,作为一个扩展的,主要是私人的项目。

而他主要的的一本预言书<The Book of Urizen >(《乌瑞森之书》)则详细描述了一个叫做Urize的角色——这个名字是不是很熟悉?就是那个在王座上葛优瘫的树根怪,传说中的“魔界之王”。

一直坐着一直爽

在威廉·布莱克的这本预言书中,Urizen是抽象的表现和人类自我的抽象,是第一个实体。他认为自己是圣洁的,他开始在一本黄铜书中建立各种罪恶,这本书是牛顿发现的赋予摩西的各种规律的组合,以及强迫人类统一的自然神论的一般概念。

Urizen这个角色首先直接在布莱克的“自由之歌”(1793)中被提及,在它与Orc的争执中首先被描述。它被形容为“星空之王”。在<To Nobodaddy>,他获得了“嫉妒之父”的称号。它被创造成一个永恒的自我专注的存在,它创造了自己的永恒,而且,它只是Urizen,抽象的表现,是一开始就存在的人类自我的抽象。最终,他创造了创造的其余部分,但却被永恒本质的其余部分折磨。

布莱克笔下Urizen的形象

在威廉·布莱克的私人神话体系中,Urizen还有子女和更多的神话传说,但这些已经和游戏本身没有更多的联系,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查找相关资料,下面我们接着说回这个古神。

Urizen这个名字可能意味着很多东西,从“你的理性”或希腊语中的意思是“限制”。根据这个解释,我很难不(过度)联想制作组为什么给予BOSS这个名字。

作为维吉尔脱去人性后的半身,Urizen获得了恶魔纯粹的力量与野心,追逐着永恒的力量果实,在Qliphoth的树根里,他就代表了规则和“网”。所以在序章里他有着压倒性的实力,剧情杀几乎是必然的(如果你是纯黑那种高玩当我没说)。他认为自己这种对力量的追求和对但丁的复仇是绝对而纯然的,甚至是崇高而圣洁的。而基于这种意志所诞生的Qliphoth对普通人类降下的罪恶在他看来也是无辜的。

Urizen也是抽象的维吉尔的自我,妄图把V分裂出后获得永恒的时间与生命,但由于这个“限制”,V便成了他的软肋;但强大的力量,复仇的欲望不足以构成完整的永恒,他被人性和怜悯所限制,所以即使得到了Qliphoth果实也没法战胜真正体悟到了自己力量的但丁,直到V与他合二为一,救赎了他也救赎了自己。

当然,以上的这些解读只是我对于这个小小巧合的个人猜想,如果制作组在后续的访谈中解释了有关这些的想法,我会把这些当作私人的胡思乱想的:)

威廉·布莱克作为一个杰出的插画师,他的一生创作了很多精美的插画作品,而其中的大部分都来自他的神话创作。虽然我不知道鬼泣V的世界风格属不属于克苏鲁类(有大佬愿意分析下吗),但从威廉·布莱克的一些作品中我还是能看出类似的风味;

有关V角色本身:诉说渴望的灵魂

最后是一点点对于V的个人感想,或者说表白更合适;

通关之后再看之前的过场动画,发现制作组有关维吉尔和V身份联系的伏笔已经很明显了。从V与但丁初次见面时的那句“我没有名字,我不过两天大”,还有最后那个明显是“V”开头的发音。(五月一日维吉尔分离了Urizen和V,而V来找丁叔是五月三日,正好两天。)

还有用魔剑唤醒沉睡的但丁时借魔宠之口的吐槽“为什么这家伙总是那么幸运”,举剑时的那句“如果你从未存在过”,很难不让人联想他与但丁的过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个时候他对但丁的恨意是真的,但他希望但丁能打败Urizen也是真的,仅仅是人性的一面,就有如此的复杂和矛盾。

在坦白自己的身世之前,他一直都像代号“神秘人”一样,神秘,优雅,带有一种对未来的笃定。让我很难搞清他的立场,他选择帮助尼禄是单纯的利用,还是真心地想要帮助?如果说是利用,那对尼禄明显的关心,捡拾怪物的素材交给妮可还有拖着虚弱的身体去为他找回Sparda无法解释;如果是真心帮助,为何不把真相告知?

V看起来总是很孤独,即使他是唯一一个有三个魔宠同时作战的角色;而奶油和丁叔虽然总在单打独斗,但我知道他们总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无论是那辆魔鬼质量的厢式车还是那间事务所。他们身边有很多伙伴,有可以牵挂的、等他们回家的人,所以即使是一个人战斗也不觉得和世界失去了联系。

但是他没有,从没见过他提起别的什么人,能陪伴他的只有三个魔宠,其中一个还不会说话,这让V虽然在战斗时看起来是最热闹的,但实际只有他一个人;

还有一个细节让我很在意,在尼禄遇到电话亭时,他拿起电话投币,脸上总是带着笑的。这意味着一个可以放松的时刻,他的伙伴会来支援他,甚至还能和女朋友说说话(?)

但V从没有笑过,从第一次的惊讶到慢慢接受天降飞车,他从紧张地站在电话亭里到可以坐着靠在旁边休息,他越来越习惯妮可一行人的存在,在尼禄评价“我们越来越像一个团队”时也没有反驳……他很向往这样的生活。

从来没见到他放松的样子

在游戏的过程中他变得虚弱,甚至变得软弱——越来越像人而非恶魔,当他虚弱地挂在尼禄的臂弯里,蹒跚走向自己的终焉,他说:

“事实上,我也希望受到保护,被人所爱……但我只是孤身一人。生存是我唯一的选择。”

这也许是强大而冷漠的维吉尔借由这个‘懦弱’的人格诉说着自己最深刻的渴望:渴望当年自己是被母亲选择、被保护的那一个孩子。

借由这副快要掉渣的皮囊,他能把灵魂最深的想法说出口,在面对奄奄一息的Urizen,他的语言依旧像诗一般优雅;

“你和我,我们本是一体,毫无二致。

但你失去了我,我也失去了你。

而现在,我们由这种相同感受相互联系,

而你我枝蔓纽结,根部也相互缠绕。”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V意识到了自己的罪,同时意识到了用Yamato分离出的灵魂是不完整的——恶魔的力量不会因为剥离了人类的一面更强大,相反,人性是风筝上的线,斩断了它风筝就会迷失在狂风中。所以当他明白了这一点,一个拥有真正力量的维吉尔才能回来。

所以V最后真的消失了吗?他在作为V存在时是否有着独立的人格?这是一个像忒修斯之船一样的哲学问题,或许他从未存在过,或许维吉尔已经不记得自己的人格对着儿子说出了那样软弱的渴望;

但我相信V的人格还是影响到了重生之后的维吉尔,他在这短短一个多月所经历的,向往的同伴生活,能够填平兄弟之间的沟壑,修复父子之间的空白,回归“爱能拯救世界”的古老命题。

至于我,我还是很想念那个一头黑发,气质忧郁的中二小诗人,当我一周目通关后读到最后的资料,那个固执地在威廉·布莱克的诗集上写下自己名字的小男孩总是会浮现在我眼前;

他有着澄澈的灰色眼睛,全然地纯洁无邪,坚信会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以及受到保护,被人爱着。

I’d curse bright fortune for my mixed lot,

And then I’d die in peace and be forgot.

——Song: "When early morn walks forth in sober grey" ,William Blake,<Poetical Sketches>,1783

419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