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第三次波土战争与维也纳战役——正说波兰史(三十六)

第三次波土战争与维也纳战役——正说波兰史(三十六)

维也纳之战是波立联邦最后一次没有获得足够政治利益的辉煌军事胜利。

益达君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考虑索别斯基篇章的结构,本不打算着重描写战争史,但许多读者一直期待维也纳战役。思付良久,决定用本篇描写“伟大的土耳其战争”和维也纳战役,及索别斯基其他战争史。在下一篇将着重描写索别斯基时期的政治史以及收尾,索别斯基时期的学习价值主要还是政治方面而非军事,尽管后者的璀璨完全掩盖了前者的落寞。

第三次波土战争 Polish–Ottoman War (1683–99)

祖拉诺停战协议过后的七年内,联邦发生了许多政治事件,经过波谲云诡的外交较量和局势变化,索别斯基被迫将联邦的传统盟友从法国变为了哈布斯堡家族。1677年底,受法国帮助,反哈布斯堡家族的上匈牙利公爵,未来的特兰西瓦尼亚大公艾米里克·托克利(EmericThököly)发动了反对神圣罗马帝国统治的叛乱。局势危难,他被迫向穆罕穆德四世求援。

1683年,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四世(Mehmed IV)无视大臣关于俄国才是奥斯曼最大威胁的警告,尽全力打造一支约有200,000人的庞大军队和后勤,在艾米里克的帮助下对神圣罗马帝国发起了史无前例的强大攻势,这场历时十六年,牵动十六个欧洲国家势力的战争又被命名为“伟大的土耳其战争”(Great Turkish War)

“伟大的土耳其战争”和维也纳战役爆发的原因如下:

  1. 苏莱曼黄金时代的军事和政治遗产还没有消失,奥斯曼帝国仍然具有强大的扩张惯性和扩张意愿;
  2. 奥斯曼帝国内部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依靠扩张的胜利果实暂时掩盖内部危机;
  3. 欧洲进入大航海时代,主要贸易路线从西亚逐渐转移至大西洋,奥斯曼帝国贸易经济下滑,必须通过扩张弥补损失;
  4. 三十年战争后,神圣罗马帝国受到削弱。且因镇压新教徒造成内部环境不稳定,匈牙利爆发大规模新教徒叛乱;
  5. 渎圣同盟在西边的策应协助,天主孝子承担了这项任务;
  6. 1679年,维也纳爆发鼠疫,史称“维也纳大瘟疫”,灾难造成半数以上居民死亡;
  • (17世纪末“伟大的土耳其战争”是由波土战争、奥土战争、威土战争、克土战争和俄土战争组成的,期间还有黑山、塞尔维亚、希腊和保加利亚叛乱,本文只讲波土战争部分。)

1683年3月31日,穆罕默德四世的宣战声明送到维也纳宫廷。第二天,“大维齐尔”卡拉·穆斯塔法·帕夏(Kara Mustafa Pasha)的军队从埃迪尔内出发,沿途多个特兰西瓦尼亚盟军和鞑靼人加入,他的军力直线上升。7月初,150,000大军出现在维也纳城以东40公里处,神罗皇帝利奥波德一世携带宫廷家眷从维也纳逃往帕绍,同时向四方盟友求援。

7月14日,浩如繁星的新月旗飘扬在维也纳城下,15日,大维齐尔的劝降书信送到城防司令恩斯特·鲁迪格·冯·斯塔赫姆伯格伯爵(Ernst Rüdiger von Starhemberg)手上。考虑到前几日发生在佩奇多尔托夫的杀降事件,斯塔赫姆伯格与其他指挥官果断拒绝了投降条件。隔绝城内民众与大维齐尔170,000大军之间的是15,000德意志正规军、8,700志愿兵、370门火炮和高耸的城墙。

  • (为快速行军,土军只携带了150门小口径火炮和19门中口径火炮)

维也纳战役(Battle of Vienna 1683.9.12)

土军将城市围地水泄不通,然而攻击时却出现了尴尬局面,他们小口径火炮的炮弹直接被城墙弹开,中口径的破坏力好一些,但数量太少,反而守军的370门火炮可以居高临下全方位轰击进攻的土军。穆斯塔法下令挖掘壕沟保护步兵进攻,然而守军提前布置了许多障碍,土军不得不顶着奥军的炮火清理障碍,这就耽误了宝贵的大个月时间。

在土军忙着挖土时,外界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法国的牵制行动效果有限,神罗正努力集结兵力。同时,杨三世·索别斯基响应号召,破天荒的说服瑟姆集结30,000军队南下支援。他没有等待立陶宛军队,8天强行军400公里前往维也纳。教皇英诺森十一世组建了国际反土联盟“神圣同盟”,甚至遥远的俄国都派宣布加入。9月6日,索别斯基的波兰本部军队越过多瑙河,与扎波罗热哥萨克、萨克森、巴伐利亚、巴登、弗兰肯、斯瓦比亚等其他帝国军队联合起来向维也纳进发。

此时,洛林公爵查理五世(Charles V, Duke of Lorraine)已经在维也纳周边鏖战许久,他致力于骚扰土军补给线,同时尽力支援接近弹尽粮绝的守军。维也纳经过数月鏖战,情况岌岌可危,土军通过壕沟源源不断地向城墙下挖掘隧道实施爆破。9月8日,土军占领博格拉威尔防线的矮墙,准备将后方的主城墙彻底炸毁。

索别斯基抵达维也纳附近与查理五世的军队合并,两位优秀的指挥官用了六天时间安排部署,很快建立了统一的指挥班底,由索别斯基担任65,000~76,000圣盟联军总指挥。联军派遣了两名精通土语的间谍潜入土军内部,负责与守军呼应,告知他们总攻的时间。穆斯塔法意识到了联军的威胁,但他的准备事后来看并不得当,他将防御土军后方的任务交给了鞑靼人和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的盟友。这些军队缺乏坚定的战斗意志和战斗力,局势顺利时尚可凭借数量优势作战,一旦遭遇强敌,溃败甚至不战而逃都是有可能的。

1683年9月12日,维也纳城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天。

当天凌晨四点,索别斯基正在部署作战计划,土军突然发起进攻。穆斯塔法知道自己处境不利,他下令加强对城市的爆破和进攻,试图在联军决战前攻下维也纳。于是他命令负责后卫的部队向联军主动进攻,意在拖延时间。洛林公爵查理五世一马当先率军反击,索别斯基和其他指挥官也开始组织进攻,打到中午,土军后卫受到重创,几个关键村子都被联军占领。近40,000鞑靼军队基本没有对联军造成任何威胁,他们很快撤走了。

决定整场战役成败的战斗发生在下午一点左右,穆斯塔法尽全力动员军队发动反击,同时下令工兵埋设炸弹准备引爆。但顽强的守军不顾一切发起反击,打退了土军工兵,并将炸药全部销毁,在这一刻,土军丧失了最后一次胜利的机会,战争天平倒向了圣盟联军。穆斯塔法孤注一掷,下令全军加紧对城市的进攻,维也纳城附近的战斗异常惨烈。但这也减轻了索别斯基的压力,让他更加从容的调动军队准备发起最强的进攻。

欧洲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骑兵冲锋。

下午4点,联军占领盖尔斯霍夫村,前方一马平川,是骑兵冲锋的绝佳场地。5点,联军又占领了两个村庄,距离穆斯塔法本人的大帐越来越近了。6点,索别斯基终于向全军下达总攻的命令。两位盖特曼:斯坦尼斯拉夫·杨·雅博诺夫斯基与米科瓦伊·杰罗姆·谢涅夫斯基跟随主帅杨三世·索别斯基准备发起总攻,他们将18,000骑兵部队分成四组投入战斗。

在队列最前方的是波兰国王统帅的由24个翼骑兵支队组成的3,000名翼骑兵冲锋阵型,后面则是圣盟联军骑兵和剩余波兰骑兵,最后方则是步兵。他们以力压崩倒、排山倒海的气势从山上倾泻而下,向土军核心地带发动冲锋。

  • (里普卡鞑靼人也参与了这次进攻,他们在头盔上绑着一根稻草,用来区分敌我。)

人们伏在鞍鞯上,战马以最快速度奔驰冲锋。他们像风暴,像怒涛汹涌的洪流,号吼着,爆发着。在他们的重压下,大地在颤抖呻吟。矛旗猎猎作响,盔甲叮当碰撞。3,000名翼骑兵如热刀切黄油般碾碎了一切挡在他们面前的土耳其人,势不可挡地向穆斯塔法本人的大帐进攻。三小时后,奥斯曼大军灰飞烟灭,维也纳战役以基督文明联军的辉煌胜利宣告结束。圣盟联军约有3,500人死伤,土军损失接近20,000。作为首功的奖励,索别斯基得到了对战利品的第一支配权。他在对妻子的信中说道:

“我们的战利品闻所未闻......帐篷,羊,牛和少数骆驼......这是一起没有人预知的胜利,敌人受到了毁灭性打击,他们失去了一切,必须为自己的生命逃窜......斯塔赫姆伯格将军拥抱并吻了我,并称我为他的救世主。进入维也纳后,所有民众都蜂拥赶来争先亲吻我的手,我的脚,我的衣服。他们说:“让我们亲吻这只勇敢的手!”对教皇送去的书信中,索别斯基谦虚地表示:“我来,我见,神征服。”( Venimus, vidimus et Deus vicit

随后,索别斯基与查理五世继续向奥斯曼帝国在匈牙利的领土进攻,与穆斯塔法在帕尔卡尼爆发决战,后者再次大败,损失万余人。1694年,索别斯基告别查理五世独自作战。他分出一部分兵力包围卡缅涅茨要塞,然后带领剩余军队进军摩尔多瓦。然而在摩尔多瓦的几场胜利并没有让波兰取得决定性战果,远征行动不得不终止。随后,因为未能取得与军事胜利匹配的政治收益,以及在国内政治斗争以及外交斗争的失败,索别斯基统治末期在边境修建了一系列要塞被动防守。

1694年6月11日的霍多夫战役成了17世纪最后几年波兰的另一大传奇性历史。康斯坦丁·扎霍洛夫斯基上尉指挥的300链甲骑兵与100翼骑兵被40,000鞑靼骑兵围困在霍多夫村中。他们徒步作战,使用大量栅栏、木桶等障碍物封锁重要通路,让鞑靼人的数量优势无从施展。弹药消耗光后,他们捡起鞑靼人射来的箭再射回去,波兰人在无数次猛攻中坚持了六个小时。鞑靼人劝降无果后留下了1,000多具尸体撤退到卡涅缅茨,波军伤亡不过一百。

1696年,索别斯基在维拉诺夫宫因心脏病去世。

下篇将会着重描写索别斯基时代充满了无奈和失败的政治、外交史,同时对索别斯基的统治做出评价。

对波兰-东欧史感兴趣的人,欢迎加群交流学习!
波兰-东欧史学习交流群号:731688622

88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