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起义之前
“我们希望波兰独立,因为我们希望俄国自由,我们同波兰人站在一起,因为同一条锁链把我们两个民族缩在一起。”——亚历山大·赫尔岑
在红党左翼起义领导人的计划中,若要革命成功,必须要达到三个条件:进行彻底的土地改革,发动全波兰的农民参战;需要进行彻底地,毫不妥协地武装斗争;需要联合俄国革命党一起战斗。但是在起义初期,三个条件全部落空,为革命斗争的前景蒙上了失败的阴影。
原定的起义领导人,红党左派雅罗斯瓦夫·东布罗夫斯基在1862年8月14日被被捕入狱,起义交由其他红党领导人准备和指挥,如齐格蒙特·帕德列夫斯基。东布罗夫斯基被捕,导致红党在起义前几个月出现了派系斗争,红党右翼如阿加顿·吉莱尔在农民问题上趋于保守,不愿意发动彻底的土地革命,与白党一样幻想西方大国的武力干涉。这样一来,红党本身都无法做到完全团结,为以后的右翼和白党掌权埋下了祸根。红党右翼和白党幻想国际干涉,革命意志并不坚定,具有危险的投机倾向。此外他们坚定反对土地改革,袒护地主,失去了关键性的农民支持。
最关键的是,红党左翼,即无产阶级革命家并没有彻底掌握革命的领导权和军事指挥权,虽然在起义初期左翼拥有领导地位。一旦出现变故,白党与右派便会趁机夺取权力,这是整个革命党最致命的弱点。另一方面,在起义前几个月,帕德列夫斯基和右翼领导人吉莱尔就在伦敦与俄国革命家亚历山大·赫尔岑就起义问题进行会谈与合作,准备联合赫尔岑的俄国革命组织“土地与自由社”一同作战。结果沙皇加大了镇压力度,俄国起义被扼杀在摇篮里,波兰革命者失去了唯一能给予他们重大帮助的盟友。
原定的起义时间为春天,但华沙当局在隆冬时节下达了征兵令,准备提前消灭起义。帕德列夫斯基决定提前行动,1863年1月22日,他将民族委员会改组为临时国民政府,同一天向全波兰发布革命宣言:“所有波兰的儿女们,不分信仰和民族、出身和地位,均是自由平等的国家公民。劳动农民迄今通过缴纳代役租或服劳役而拥有的土地从此无条件地和永远地为其所有。”该法令废除了农奴制,给予任何参加起义的少地、无地农民3莫尔格的土地,号召农民为保卫土地而战,为所有居民授予公民权。
临时政府的计划将全波兰分为六个省,每个省指派一位负责政务和军事的领导人,并为他们指派了作战任务,梅洛斯瓦夫斯基为全军总司令。1月22日夜晚,嘹亮的军歌响彻华沙城。
一月起义
起义是仓促的,无论人数、装备、训练还是指挥,红党的6,000民兵都远逊于俄军。俄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他们拥有5个步兵师,1个骑兵师,6个炮兵旅176门火炮,9个哥萨克团和其他部队组成的10万陆军。俄军吸取前几次起义的经验,迅速将小股部队集结在一起,避免被逐个击破,同时组建多支机动部队主动进攻起义军。维洛普斯基相信起义在一个月内就会被镇压,届时他将继续推动改革事业。
战争初期,起义军勇敢地进攻了许多俄军驻守的城市,但均被击退。帕德列夫斯基率军进攻普沃克,仍以失败告终。从2月开始,红党下令避免与大股俄军正面对抗,改为游击战。相比军事上的失利,红党左翼在农村执行的土改运动颇为成功,他们严厉打击不服从的地主,将农奴真正解放出来,并发动他们拿起武器反抗俄国人。红党的土改运动在卢布林等地区取得了不错成果,农民的支持让他们得以挺过战争初期的军事失败,获得了与俄军长期周旋的资本。临时政府没有忘记发动白俄罗斯和立陶宛地区参加起义,但俄军很快派军镇压,至六月底,白俄罗斯和立陶宛的起义宣告失败,梅洛斯瓦夫斯基的起义军也被俄军打败。帕德列夫斯基英勇抗战,但仍然连吃败仗,直至身负重伤被俄军俘虏,5月15日被执行死刑。
帕德列夫斯基的牺牲让红党左翼丧失了起义的领导权。
另一位起义指挥官是波兹南小贵族玛丽安·兰吉维奇(Marian Langiewicz)将军,他指挥部队多次击败俄军,但造成的杀伤有限。3月11日,他被临时政府任命为起义总指挥,仅一周后就战败逃走,并被奥地利人逮捕。4月,随着红党领导人斯特凡·博布罗夫司机的死亡,白党领袖吉莱尔掌握起义领导权,起义局势进一步恶化。
白党不愿意贯彻土改运动和农民革命,反而主动遏制红党的正确政策。5月15日,瓦迪斯瓦夫·查尔托雷斯基被任命为民族政府驻外国全权代表,为了不让外国人认为波兰在进行革命,白党还拒绝了意大利和匈牙利志愿兵团的支援。红党的土改运动被叫停,白党庇护地主的行径失去了农民的支持,大批农民退出起义。红党夺回权力的斗争失败了,但他们还在坚持战斗,由于起义军奉行化整为零的游击战,俄军始终难以大规模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
普鲁士和奥地利自然对起义怀有敌对态度,但他们也乐于借此削弱俄国在巴尔干的影响力。
白党幻想中的国际干涉终于出现了,在4月17日,英、法、奥地利、瑞典、丹麦、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和土耳其联合对俄进行外交施压,要求沙皇大赦起义军,并恢复波兰在1815年的自治地位。列国确实对俄国施加了战争威胁,但也仅仅是威胁,俄国强硬的拒绝了。就这样,列国乐见俄国被削弱,但也不愿为波兰发动战争,白党幻想中的国际干涉失败了。
实际上,在所有外国中,俄国人民是对波兰起义帮助最大的,他们虽然无法发动起义支援波兰,但也力所能及的援助波兰起义军。几百名名俄国革命者曾与波兰起义军并肩作战,并帮助被判流放的波兰人逃脱。甚至俄国军队中叶不乏波兰起义的同情者,克鲁普斯基中尉就曾帮助波兰人逃遁而差点被枪毙,他的女儿后来嫁给了列宁。
进入秋天,在波俄军多达35万人,他们奉行残暴的镇压政策,其实都是俄国式的老套路,屠杀、流放、没收田产、摧毁乡村,以此震慑胆敢支持起义者的人。这样的暴行不仅发生在波兰,利沃尼亚、白俄罗斯、立陶宛都奉行了这种策略。俄国人的手段奏效了,起义军接连惨败,几位领导人和指挥官相继牺牲。9月,白党放弃了起义领导权。10月,红党的罗姆特·劳特古特将军顶住压力继续领导起义。
劳特古特试图拨乱反正,他将一盘散沙的起义军重新整编为五个军团,施行统一领导,同时对各地的政权也建立了有效的直属领导。劳特古特重新贯彻红党的土改政策,但在白党的错误领导下,起义军丢失了许多根据地,土改的效果有限,但抵抗仍在继续。
1864年3月2日,亚历山大二世决定正式颁布在波兰废除农奴制的法令,废除农民一切封建义务。整个波兰的农民得到了解放,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俄国政府给予地主土地赎金,然后再从农民手里通过税收弥补损失。然而,在波兰废除农奴制的法律在70年前就已经出现了,由科希什丘科在1794年颁布的波瓦涅茨宣言,俄国统治者将波兰农民早就获得的权利扣押了七十年才还给他们。但相比俄国本土农奴,波兰农民已经幸运太多了。3月2日法令实际上结束了波兰最后的封建残余,让全波兰都进入了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这份法令的另一大作用就是釜底抽薪地摧毁了起义军赖以为生的根基,农民获得土地之后很快离开了起义军,劳特古特计划中的军事行动彻底失败,他本人在4月被俘,8月英勇就义。
波兰一月起义在坚持了18个月之后最终失败,在巅峰时期有约20万人参加起义,一共尽行了1229次小规模战斗。起义失败的主要原因包括白党的致命路线错误造成的对革命的破坏、起义太仓促未准备充足、红党左翼领导人过早牺牲、俄罗斯革命没有发展起来。但是宏观来说,波兰在19世纪60年代的尚不具备革命独立的条件,无论是红党发展的阶级斗争还是白党盼望的国际援助,实际上成功的机会都非常渺茫。波兰农民满足于获得土地,而没有强烈的家国意识,这导致沙皇的釜底抽薪之策轻易成功。而扶持一个独立的波兰对列强来说属于成本过高,收益又不稳定的冒险,因为那将同时触犯三个瓜分国的利益。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意大利和匈牙利能独立成功,而波兰屡次失败。
1864年8月5日,俄国绞死了临时政府的所有领导人,两万人戴上镣铐前往西伯利亚。1660座庄园被没收,支持起义的城市被剥脱政治权利,支持起义的修道院也被拆除。但起义本身是值得肯定的,这次起义不应被视为单纯的波兰反抗俄国的起义,而是欧洲自由主义与专制主义的又一次碰撞,大半个欧洲的报纸都愤怒批判俄国人的镇压政策,爱尔兰、英国、法国、德意志各邦、意大利、匈牙利,所有波兰革命者帮助过的国家,都有他们的年轻人拿起武器自发帮助波兰人抗战。在所有国际志愿军序列中,规模最大的是俄罗斯人,这无关民族主义,而是高尚的阶级斗争。
战争的领域包含前联邦国家的所有疆域,社会各阶层都踊跃参战,包括知识分子、贵族、工人和农民。这证明了去波兰化政策的失败,从前是失败的,以后也无法成功。一月起义的另一大积极结果是让沙皇结束了波兰土地上最后一片农奴制度的封建遗存,推动了波兰社会的进步。但是作为惩罚,亚历山大二世废除了波兰仅有的自治权,会议波兰王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维斯瓦边区”这一行政单位,其地位和其他俄国省是一样的。
随着普鲁士逐渐取代法国成为欧陆霸权,波兰最后一丝从西方获取援助的希望也落空了。绝望的现实促使波兰人放弃浪漫主义的起义幻想,转而面对更现实的问题。1863年的一月起义是波兰复国史上起到分水岭作用的事件,也深刻影响了下一代波兰人对国家和民族命运的思考,即以后波兰民族、波兰社会的发展方向在哪里?在更残酷的去波兰化政策到来之时,该依靠什么让人们还能对“波兰人”这一身份感到认同?波兰人该如何继续生存?未来有无重获独立的希望?
这些问题的答案,在当时没人能知道。但就像所有在逆境中努力求生的民族一样,不管多么困难,都不要怕,坚强地面对它,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问题,坚持,才是胜利。
一月起义的三年后,在立陶宛祖沃,一个男婴呱呱落地,他肩负着回答这些问题的历史使命。
下篇讲述在三个瓜分国治下的波兰,从19世纪30年代至19世纪末的文化、经济、社会、宗教和政治变迁。这也是“古代波兰”的终结,下下篇就进入近代,我们更熟悉的历史。
I
益达君
益达君

1297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0416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