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前言:昨天《辉夜大小姐》看到一半的时候被“义理”巧克力搞蒙了,一下就没明白过来。”义理巧克力“是什么,难道情人节不都是给心爱的人巧克力吗?

索性度娘:义理巧克力是日本特有的词汇,指在情人节当天,对非恋爱对象和心仪对象的男性朋友送出的你,为了感谢他人平日照顾的巧克力。而这样的一个巧克力,却是日本传统文化观念的缩影。

什么是“义理”?


“义理”这一词汇发源于中国的儒家经籍,之后传入日本。而日本对“义理”的理解更加接近于合乎某些道德准则的处事逻辑。中国人讲求的儒家基本思想中就包括了对“义理”的践履,即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等,其中讲求的道德指向有公有私。

而在日本,“义理”指代的更多是人对“公”的责任与义务,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将日本人的“义理”分为对社会的义理对名誉的义理,这两个”义理“都是指向“公”而非”私“,具体的解释我会在下文详述。

“义理”的产生与集体化生活


日本从八世纪末开始就以及出现了许多类似我国古时藩镇割据时期的地方领主每个领主都有自己的武士,到了德川家族统治时期,日本的等级制度更加森严,人分:士、农、工、商、贱民。管理者认为更明确的等级制能优化社会资源转化效率,提高生产力和确保秩序稳定,严酷的等级制度养成了日本人自古以来的好习惯:各就其位。我们即使在现代也能听到不少对日本社会环境秩序良好的赞誉。

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职位和身份服务社会,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安于职守,这样的传统观念在现在也能看到。而德川家族对于日本农村的一系列禁止分家,兵农分离等政策也使日本从日本村落更加具有地域性质与利益性质。村落封闭自治,村落的自治全靠民主,而村内人与村外很少来往,这样的环境要求每个人都要团结有序,谨守纪律,即使到了20世纪40年代,也有80%的人是在农村成长起来的。
而到了如今,村落变成了有限公司,工民变成了公司职员,现代化的合作关系对每个个体的配合要求更高,社会需要更紧密的合作关系来支撑。由此我们也就看到了日本现在特有的集体化生活。集体主义指的是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日本人更加讲求其在集体中的地位与职务,表现为为个人与单位内其它成员的团结协作、协调一致,及古时对领主和群体利益的忠诚。

这时,每个成员就相应的产生了对其他成员的责任与义务,即“义理”。日本人的“义理”更多方面是为了促进企业或集体更好的进行通力合作而产生的社会性活动或行为,而这种行为许多时候并不是出于个体本身的意愿,但凡任何出自自己本心产生的共情行为我们不能称之为“义理”,每个遵循“义理”行事的人同时遵循一套社会的道德准则,这就是对社会的义理。

能够体现日本集体主义生活的影视作品

《逃避可耻但有用》:
主角公司的新POS系统突然要进行修改,整个办公室的员工听到这个消息很自然地围拢了过去,在职员不断地加班加点与互相帮助下,主角终于和成员在系统上有了突破。这个桥段很好地展现了日本公司的集体主义生活。
而且主角在经过Gakki照料的隔天就开始往公司赶,可谓是要工作不要命啊。
《陆王》
当时只是因为老司机和橙神有在本片出演才去看的,没想到现在会成为我的素材。一开始经营不善的小钩屋决定开创新的业务和跑鞋品牌,从中遇到了极大的阻力。
扮演小钩屋老板儿子的山崎贤人辍学为小钩屋提供技术支持,故事末期被将要被裁员的员工也与老板表达了自己对小钩屋的不舍,似乎大家优先考虑到的都是小钩屋的存亡,从头到尾本剧以小钩屋为核心的员工团体从没有离过心。
能体现集体主义主题的日剧有很多,这里不能一下说完,所以就举两例。

集体主义化社会的弊端:不兼容者出局


尽管有许多剧集都体现人们在集体内部合作下达到目标的欣喜之景,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也少不了被集体主义“出局”的输家。

日本的集体主义主要表现为非血缘性群体的团结合作,而实质日本的血缘和家族意识更倾向于古典西方国家,日本人的血缘意识较为单薄,共同体意识和共同体利益凌驾于个人利益和家庭利益之上。日本人往往将所属共同体称为“家”,日本人正在迫切地追求社会的需要和他人的支持。而这也造就了许多悲剧。
在NHK纪录片《无缘社会》中,有人仅仅因为父母离异就失去了家,被迫独居,甚至在自己的卧室去世10天之久无人问津;有人因不被社会与人感到需要否认自身的价值,寻求死亡;双亲离异、无家可归的学生因故失学,唯一能立足的学校将他赶出了大门。日本直到现在都面临着类似的社会问题:片面强调“义理”以及“个人对社会的适应和顺从”,导致任何可能产生的变故,都会使当事人被社会疏离甚至抛弃;身在其中的人们,也恐惧于被社会离弃,从而违心地去工作生活。

结论:“耻感文化”与“义理”,是一体两面的表征

日本的集体主义更容易让无法融入社会的人抱有耻感,日本民族自武士阶级出现以来,就对“让侍奉的君主失去颜面”此类事件极为敏感,日本人对于名誉的看重,用下面这句话能很好的体现:“丢脸就像树干上的疤痕——时间不会抹去它,只会让它越长越大。”

所以,我们可以看见日本独有的切腹自尽的死法,神风敢死队的板载冲锋等,日本把这种死亡看作是一种洗脱自身罪名或挣得门面荣誉的事情,而不是对现实困境的屈服。

这样的耻辱观,即便到了现代社会也在蚕食着某些人的心智,使得不到社会接纳的他们不断在人生的终点站左右徘徊。
I
深山板蓝根
深山板蓝根

1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1979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