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题图 / 流浪地球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刚刚过去的春节档中,最具话题的莫过于《流浪地球》了。虽然这部电影在本身的内容上还有许多肉眼可见的瑕疵和上升空间,也在网络上引起了一些电影爱好者的争论,但作为中国影史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硬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不仅因为良好的口碑获得了超20亿的票房,同时也因较高的完成度,被许多观众和媒体称为“开启了中国硬科幻电影元年”。
毫无疑问的是,《流浪地球》已经成为了中国电影行业,乃至整个文创产业的“现象级”作品。而从IP发展的角度上看,由刘慈欣于2008年创作、拥有大量硬科幻设定的《流浪地球》,本身也有更多的改编方向和潜力——游戏,就是其中的一种重要的类型。

与电影行业一样,科幻题材的游戏在中国也因“缺乏科幻群众基础”这样的理由,长期处于市场空白的状态。而《流浪地球》在电影市场的火爆,显然证明了科幻题材在中国可以成为大众娱乐的发展潜力。这部科幻电影的大卖,也让ACGx情不自禁地想脑洞大开一把:

假如《流浪地球》被改编成游戏,那它应该会是什么样?

驰骋在冰封地球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电影《流浪地球》的故事结构其实有点像公路片,从北京地下城到苏拉威西行星发动机,主人公一行人的冒险都是依靠运载车的移动来实现的。由于行星发动机的作用,地球已经偏离原始公转轨道,整个星球的地表已经陷入冰封状态,所以电影中呈现出来的地球环境都是以冰雪天气为主,而运载车在机械设定上则透着一种重工业的厚重美感。
在这样的大环境设定下,让广大的玩家在这个科幻世界里驾驶包括运载车在内的各种车辆,应该是一件蛮酷的事情。

一方面,《流浪地球》完全可以按照《极限竞速》《GT赛车》《极品飞车》系列游戏那样,推出强调真实驾驶体验,或者单纯强调“爽快感”的赛车游戏作品。毕竟在电影中,主人公一行人从北京到上海似乎并没有花太多时间,而原作小说中则出现了能够4倍音速飞行的家用汽车,这些设定本身就足以支持开发出一款未来感十足的赛车游戏。
另一方面,《流浪地球》还可以按照《欧洲卡车模拟》《美洲卡车模拟》《模拟农场》等真实模拟驾驶游戏的玩法那样,让玩家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下完成各种类型的驾驶任务。
或许这样的游戏并不能让每一位玩家感到血脉偾张,但车辆发动后出现的语音提示,相信都会让所有人会心一笑:

“北京第三区交通委提醒您: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装备外骨骼,化身护卫队执行各种任务?


在电影《流浪地球》中,由地球联合政府军人王磊所领导的CN171-11救援小分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们的任务就是维修行星发动机,保证“流浪地球计划”的顺利进行。

按照《流浪地球》的世界观设定,这些军人一般都会装备外骨骼,在增强穿戴者的体能和战斗力的同时,又能起到防护以及携带更多武器和装备的作用。其中,CN171-11救援小分队中的重火力手张小强的机枪扫射,以及电影后期各国救援队联合起来推动撞针的场景,相信都给不少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实际上在海外,外骨骼一直都是许多3A级科幻游戏大作的“标配”。

比如《辐射》系列中出现的动力装甲,就能让一位普通士兵获得犹如坦克般的防护与火力,而这样的装备本身也特别适合让人类在核战后的废土世界中生存。
再比如《光环》系列士官长那身绿色的“雷神锤”动力突击盔甲,通过与穿戴者的神经系统联动,这套盔甲能够大幅提升斯巴达战士力量、耐力、敏捷性、运动以及反应速度,让穿戴者在真空、水下甚至毒气中坚持作战,其制造成本与一条小型飞船相当。
所以,拥有大量硬科幻设定的《流浪地球》,本身也有改编成射击游戏的潜力。跨越晨昏线,在地球表面的冰封世界、地下城、行星发动机等地进行冒险,完成各类护送任务,让人类的勇气和坚毅镌刻在星空之下。

空间站&地下城经营大亨?


按照《流浪地球》的设定,由于地球已经停止了自转并陷入了冰封状态,这时的人类除了少数宇航员生活在领航员空间站之外,其余绝大部分都躲进了地表下数百米的地下城生活。所以,如何协调空间站和地下城的日常秩序,保证人口发展的稳定和人类所需资源能够正常生产,就成为了玩家所扮演的指挥官能够做的事。
模拟经营是为数不多不含战斗元素,但却仍然能对玩家产生巨大吸引力,被戏称为“一旦开始就完全停不下来”的游戏类型。

比如在《过山车大亨》《模拟城市》《海岛大亨》《辐射避难所》等模拟经营类游戏中,玩家可以按照实际的经营情况,让玩家能够以“上帝视角”合理地规划城市、公园或者个人的发展路径,其中就包括了教育、医疗、安全、经济等诸多元素,及时应对各种突发事件,打造个性化的游戏世界。
同理,持续2500年、100代人类的“流浪地球计划”,同样需要在指挥官的合理安排下,维持人类社会的繁荣及稳定。毕竟没有没有人类的文明毫无意义,这些与大自然相比起来并不值得一提的个体,才是人类和地球能否到达新家园的关键。

人类距离半人马星座只需再来一个回合?


毫无疑问的是,“流浪地球计划”是一项庞大的工程:

刹车阶段:用行星发动机的巨大推力,使地球停转; 逃逸阶段:全功率开动行星发动机,使地球加速驶出太阳系; 先流浪阶段:利用太阳和木星完成最后的加速,驶向人类选定的新家园“半人马座比邻星”; 后流浪阶段:用500年时间将地球加速到光速的千分之五,在滑行1300年后调转发动机,利用700年进行减速; 新太阳时代:地球泊入比邻星轨道,成为其卫星,人类找到新的家园。
倘若要将这个计划做成游戏的话,类似于《文明》系列那样的SLG恐怕就是最合适不过的游戏类型了。

在《文明》系列游戏中,所有玩家都可以在庞大的游戏地图上建立自己的城市,并依靠资源的开发及文化、宗教等产出不断扩大自身的影响范围,按照自身文明的发展情况,在有限的回合之内达成征服、科技、文化、宗教、分数的不同条件胜利。
同样,在地球“流浪”的这2500年时间里,依然需要在保证行星发动机正常运转的同时,保证人类在科技、人口、教育、医疗等方面的不断进步,加速该计划的完成时间。此外,人类或许可能会面临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之间势力平衡的问题,发生内部的武装冲突和战争,甚至还需要面对与其他外星文明的接触……

总而言之,在《流浪地球》的游戏世界中,人类将如何始终保持自身的勇气和坚毅,以及对未来能够成功到达新家园的希望,将会是永恒不变的主题。也许,人类距离半人马星座,真的只需再来一个回合。

当然,以上这些游戏改编方向大概率只是臆想……


如果考虑到中国游戏市场的客观环境,像海外3A级游戏大作那样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为《流浪地球》量身打造一款游戏,其实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是大概率不会发生的事件。取而代之的,往往是各种不同深度的IP联动合作,或者是以抽卡氪金为最终目的的游戏研(huan)发(pi)。

从商业项目运作的角度上看,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毕竟游戏也需要讲究投入产出比,让游戏公司以及背后的资方能够从中获利。而倘若要像海外那样创作出3A级的游戏大作,便意味着将会面临未知的市场需求,以及更高的项目运作风险。这也正是中国游戏市场长久以来一直缺乏3A级游戏大作,很少会涉足科幻题材游戏市场的主要原因。

现在当我们回过头来再度审视《流浪地球》在春节档的逆袭过程,就不难发现这其中既有偶然,也有必然。
在网络上不少关于《流浪地球》的台前幕后故事中,都曾多次提到过“因为制作团队极度缺钱,吴京从客串变为投资人”的故事。

有人认为,正是因为制作团队破釜沉舟式的坚持,才有了“小破球”后来的逆袭;也有人认为,这部硬科幻电影的诞生,离不开老一辈电影人在自身情怀的驱使下,对年轻导演的扶持和帮助;还有人认为,在中国的普通消费者逐渐厌倦了粗制滥造的“小鲜肉”电影制作模式后,吴京是吃准了精耕细作的类型片将会是电影市场发展未来的趋势。

电影市场正在发生的一系列细微变化,其实也不同程度地存在于包括游戏、动漫、影视在内的整个文创产业中。《流浪地球》的市场成功,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许多内容创作者和投资方一直以来“求稳”的思路,而电影市场科幻元年的到来,或许也意味着游戏玩家们心中的“科幻游戏梦”,不再只是这篇文章那样“纸上谈兵式”的美好幻想。

最起码,未来中国的最佳科幻游戏奖,就不必颁给《王者荣耀》了……
I
ACGx
ACGx

299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1869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