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key 系作品中那些不为人知的设定

key 系作品中那些不为人知的设定

本期带大家来看看key 系作品中那些不为人知的设定。

叶佳桐

PC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如果提到 KEY 系作品里的设定,估计大家的印象里是秋子阿姨的果酱、早苗的面包、小鸟的硬币等等因素,本期节目就带大家来看看一些不为人知的设定。

《clannad》中琴美常挂在嘴边的诗

“前天看到了小兔子,昨天是小鹿,今天是你。”

对于一直面无表情的琴美来说,与人交流以及坦率的把自己的心情用语言表达出来都是她所不擅长的地方。我们也很少见到她流露出自己真实内心想法的情况,而能让我们窥视她的心灵世界的唯一入口就是她常挂在嘴边的这一句话。这是琴美和朋也在小时候一起看的书上的句子,原型来自美国作家罗伯特 富兰克林 杨(Robert Franklin Young)的一篇科幻短篇小说《蒲公英女孩》。小说中讲述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一个名叫“朱莉”的小女孩在利用时光机器回到240年前看风景的时候,遇见了误闯进来的马克,在他们之间产生了这么一段对话。

“我猜你是乘坐时间机器来的吧?”

“是的,我父亲发明了一台时间机器。”

“那你经常来这里吗?”

“哦,是的。这里是我最喜欢的‘时光坐标’,我有时在这里站上好几个小时,不停地看这看那。前天我看见了一只兔子,昨天是一头鹿,而今天则是你。”

女孩在遇见马克之后,就深深的陷入了爱河,为此她甚至抛弃了未来的生活,再次利用时光机器回到和马克第一次相见的二十年前,并且隐瞒自己未来人的身份嫁给了他。

对于琴美和朋也来说,他们在分开很久之后,又在因缘结合之下再次相遇。而这个时候朋也却已经忘记了琴美,也忘记了他们在一起的回忆。而能够让琴美忍受这个残酷而又令人痛彻心扉的现实、支撑她坚强的活下来的这句话,又蕴含了多么深沉的艰忍和力量呢。也许正如朱莉的行动所昭示的蕴意一样,对于琴美来说,逝去的时间却无法磨灭在她内心深处扎根的情感,朋也是她的第一个朋友,是打开她所处的封闭世界的钥匙,也是改变她生活的特别的存在……

超统一理论

一之濑琴美的父母所研究的课题“超统一理论”,由于对其理念描述以及发掘“被隐藏的世界”的这种说法,使得很多玩家认为这个理论和《CLANNAD》中的幻想世界有着较大的关联,当然也不能不排除有些人会认为这是麻枝为了故弄玄虚而虚构出来的概念。

而实际上“超统一理论”究竟是什么呢?也就是把使世间万物变化的四种基本作用力——万有引力、电磁力、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用一个概念来归拢的理念,换个直白的说法,也就是把成立这个世界的规则用言语来表达出来。并且在游戏中他们已经推导出来了这个理论,也即是建立了所谓的“神的方程式”。

看上去非常异想天开的理论,但这并非是完全荒唐可笑的空想。在现在的物理学界,将电磁力和弱相互作用力的统一的实验已经成功(弱电统一理论)。

而将强、弱、电磁三种作用统一的“大统一理论”虽然还未获得成功,但是物理学家对于物质世界的描述也已经取得了相当的成就,也发现所有的基本粒子都可以认为是同一“超子”的不同侧面。理论上来说,只要再进一步的话,那么实现基于超弦理论的“超统一理论”也并不只是麻枝准的梦呓了。

月宫亚由的梦

真正的亚由早在七年前的事故中陷入了昏迷状态,之后一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这一点相比大家都非常清楚,也正因此,在雪之小镇和佑一相遇的是“幽灵”状态的亚由的说法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

但是只要在这方面细细思考,就会发现有个会令人产生违和感的地方。脱离了肉体的灵魂在外界飘荡,之后形成的“灵体”被现实的人观察到了,这点姑且还算合理。但是亚由却拥有实体而且能够和人接触,仿佛拥有真正的肉体——这就未免有些太不自然了。

因此也有人提出“思念体”这个概念,那也即是表明现在的亚由是因佑一强烈的思念之力而现身的存在。不过这却需要相当强大的灵能力亦或是超常能力。而在佑一和亚由两人当中(就像舞或是真琴那样)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拥有这方面能力的迹象。而且“思念之力”这一说,更是和佑一完全忘记了亚由的存在这一点矛盾。那么亚由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呢?能够解开这个谜团的关键词就是“梦”。

就像剧情的序盘中频繁冒头的“梦的独语”所昭示的一样,真正的亚由一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做着梦。在梦境中,她还保持着七年前的模样,坐在车站前的长椅上等待着佑一。也就是说,和佑一再次见面的就是“梦中的亚由”。而且从中我们可以得知,亚由和佑一所处的世界就是“亚由的梦境世界”。而事实上只要你从这方面思考的话,和亚由有关联的不可思议的现象都得到了解释。

亚由对自己的服装(书包后面附有的羽毛)完全不自觉的理由。

理应堆满了教科书的笔记的书包却完全空荡荡的理由。

每天按时去上学,实际上却只是去森林的理由。

和无人接听的电话聊天的理由。

等到一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站在商业街的理由。

我想大家都会有过类似的体验吧,时间和空间的都非常的模糊暧昧,这正是自己在梦境中的证据。

不过另一方面来说,《kanon》中的世界是“现实的世界”也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对此我们可以考虑成这是“现实世界”和“亚由梦境”的融合世界。而在这样的世界中,也即存在着两个亚由,然后当亚由梦境结束的同时,也就宣告了这种特殊状态的终结。

观铃的口癖“嘎哦”

对于口癖谁又会想太多呢,不过是为了增加萌点,丰富角色形象的一个手段而已。但是对于观铃来说,她常挂在嘴边的这个词又仅仅是这么简单吗?

她喜欢使用这个口癖的原因,就是因为有喜欢恐龙的这个背景。恐龙会发出“噶哦”的吼声。而且,恐龙在古代就已经灭绝了,对于抱着一颗纯真的心灵的孩提时代的观铃来说,它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中世界的象征。

“嘎哦“这个口癖时常在观铃遇到困难的时候出现,在其中也有无可奈何的失败、被残酷的现实将她单纯的幻想打破的情况。对于后者来说,她想让主角(国崎往人)住在家里,却遭到了家人(晴子)的反对——就是典型的例子。在观铃看来这只是出自对朋友的好意,不过从实际面来考虑的话,让这个年龄的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明显会成为一个问题。但是,在观铃受到伤害的同时,能让她与幻想中的恐龙同一化的口癖,就是使观铃能够忍耐住这个无情的现实、安抚自己伤口的咒语。

对于我们玩家来说,当知道了观铃的悲惨的身世之后,在她强打起笑容说着“嘎哦“的时候,想必都会升起某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吧。理解了观铃的这个口癖,也就是对于她这个人的更深理解的一大步。这并不是只有在这个作品中才会有的奇迹般的设定,而是从年幼期到青春期这段时间,我们不管谁都会有过被现实伤害的经验。

因此,让观铃使用这个口癖,并不是作者大腿一拍就想出来的设定。“嘎哦”虽然写在纸上只有短短的两个字,但是其中却蕴含了大量复杂的感情和隐藏在这下面的长长的故事,能够让这两个字拥有如此的魔力,无疑是麻枝准灌注了心血之后思考的灵感结晶。

若是有人简单的把用这个口癖的观铃当成是笨蛋,甚至沉浸在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之中,对于键子来说无疑是失格的。而对于被现实弄的遍体鳞伤的的我们这些大人来说,不是更应该好好守护住容易失去梦想的孩子吗。

丧失记忆就会死亡的理由

在key 系作品中存在很多神奇的不治之症。这些病症通常表现为丧失自我的存在(泽渡真琴、神尾观铃etc),或者被他人忘记(折原浩平、西园美鱼etc),共通点都在于丧失和他人的联系。产生这些病状的原因我们姑且不论(也无法推理这个病的合理性),但是这个症状却也会是导致患者死亡的最大威胁来源。

为什么仅仅是因为被他人遗忘就会导致自身的死亡呢?如果在现实面上来考虑的话未免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你若是把这个观念带入到key游戏世界中却不会显得突兀。能够让我们认同的理由就在于游戏人物所处的箱庭世界的狭小性。

在key世界登场的人物往往职业不详,家族构成不明,亲友状况一无所知等等,这类我们毫不知情的东西简直举不胜数。在这样的世界里,能让他们维持自我,证明自身存在的关键就在于——与他人的联系。

而在患了不可思议的病之后,失去了自身的记忆的人,也就失去了和箱庭世界的接触点,就好比漂浮在虚空之中一样,很快就会丧失自身的存在意义吧。另一方面,对于陷入了封闭的囚笼里的人来说,她们更像是被世界所遗忘,因此无法和任何人产生接点——就像是剧情后半段的浩平一样——失去了和人的羁绊的他又是靠什么来在这个充满狂气的箱庭世界里生存下去呢。

要是这个角色没有被任何人察觉,或者留在谁的记忆中,那么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她究竟是真实的存在还是梦幻一场呢。在唯心论的key世界中,麻枝选择的必然是后者吧。

化身无数的斋藤君 

首先要申明的关键一点,那就是斋藤只存在一个。他虽然在Visual Art's社(KEY 的母公司)的多部作品中频繁登场,但是那些都只不过是他的化身……总之就是这样的设定(真实身份似乎是Visual Art's社的一个员工),而且为所有的斋藤君配音的声优均为绿川光。被key制作群深爱的斋藤不管在哪个世界里都散发出他独自的魅力。下面一起来数数在各个世界里出现的斋藤。

和佑一同校的喷脸斋藤(Kanon)

秋生认识的小宇宙斋藤(Clannad)

单挑只输给智代的弹力斋藤(智代after)

战斗力超强的面具斋藤(Little Busters)

钓鱼狂人fish斋藤(Angel Beats)

神户小鸟里面的人斋藤千和……(Rewrite)

在《Little Busters!》中隐藏的小捏他

龙骑士07在评价麻枝准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他(麻枝)在每次的作品中都把自己要想表达的东西全部投入进去。”,对于麻枝的《Little Busters!》来说,这部作品更是寄托了麻枝对他整个创作人生的思考以及自我总结吧。也正是因此,他在《LB》中除了启用和《ONE》的“永远世界”概念非常相近的循环世界以外,还在剧情中添加了很多前作中的小捏他。而在不经意之间发现这些熟悉的东西,也无疑是我们玩家享受剧情以外的乐趣之一。

#1 “自动贩卖机上,同时也陈列着名称上写着‘粘稠浓厚…’之类字样的东西”。(共通线5/18)

出自《AIR》的名特产,观铃最喜欢的饮料。Key 世界里的自动贩卖机想必都连通了异世界……

 

#2 “小毬:‘我很怕冷的,一直都是春天就好了~’”(共通线5/18)

《Kanon》中真琴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3 “铃:‘什么?我被数了两次?另外一个我在哪里?’”(共通线5/21)

原型是《AIR》中观铃的名台词“もうひとりのわたしが、そこにいる(有另外一个我,正待在那里)。

 

#4 “恭介:‘来了……来了,我们的Saturday night fever正以很快的速度向我们接近!!’”(共通线5/22)

这句话也是《CLANNAD》中春原阳平的名(迷)言。

 

#5 “她所注视的那个玩偶,确实非常的大。理树:‘是针鼠吧,不过话说回来,眼神来真是凶恶啊……’。”(美鱼线)

出自《Moon.》的吉祥物——主。同样也在《ONE》中作为商品登场(前文有述)。

 

#6 “美鱼:‘我讨厌这么说的直树’”(美鱼线)

同样是《Kanon》中栞的名句:“我讨厌这么说话的人”。

 

#7 “学生:‘高呼三声万岁之后,结束了这场宴会。’”(美鱼线)

这句话就是《ONE》中给七濑翻译的英语题的正确答案。

 

#8 “二木选了一个挂着小布娃娃的钥匙扣。手一按上去就发出了声音,是PIKO、PIKO的谜之叫声。”(加奈多线)

出自《AIR》中佳乃的宠物土豆(种族不明)。

西园姐妹的名字来源于日本小说家绫辻行人的名著《杀人暗黑馆》中的连体婴“美鱼&美鸟”,一体双魂的形态实在是蕴意很深呢。

同样在美鱼线中,西园在和理树一同逛书店的时候,她所提到的小说原型应该就是横沟正史的《本阵杀人事件》,关键字“密室”、“令人意外的凶器”、“改变日本推理小说的历史”,符合这些要素的书籍并不多。而另一本封面描绘着淡淡的女孩子的书是北村熏的《空中飞马》,通过日常推理的先驱这一点可以推断出来。

之后的“虽说悲剧系列的Y非常有名,但我还是更喜欢X”中提到的两本推理小说则是埃勒里 奎因的《Y的悲剧》和《X的悲剧》。

那么,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理树最初从美鱼那里借来的书的真身是什么。条件是:标题中包含“密室”的词语,作者的名字——姓和名使用了同样的字。按照这些条件去搜索的话,那么应该就是这本吧。

有栖川有栖《46番目の密室》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西园最喜欢的小说中的角色。从理树的话中:“她好像是喜欢一个名字看起来和厕所差不多的侦探角色”,我们可以想到什么?好吧,还是别想太深了……在日语中厕所的汉字为“御手洗”,那么顺着这条线索——御手洗洁。他是岛田庄司设计的架空人物,最早登场于《占星术杀人事件》中,有着IQ300以上,通晓世界上所有语言,擅长演奏和占星术等等奇怪的设定。

“撰写小说,然后将其阅读完毕,会为人生只有一次而提出抗议”,这是西园最喜欢的作者所说的话。按照翻译后的语句去搜索却只会徒劳无功,而分析日语的原句风格的话,就会发现村上春树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同时这种说话的风格也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位大文豪呢。

102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