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距离《孤岛惊魂5》这款游戏发售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关于这款游戏剧情的讨论却没怎么停过。很多人无非理解最后核爆或者被洗脑的结局,包括我在内。当然也有人认为这个出乎意料的结局符合孤岛惊魂系列一贯的出乎意料的结局设定。

我花了很长时间去研究这款游戏中隐藏的细节以及设定,并想搞清楚其中一个结局的核弹到底是哪儿来的。虽然最后并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结果,但还是发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东西。

在这篇文章中,你能看到孤岛惊魂5中邪教的原型,游戏中邪教伊甸之门的起源以及预告片分析。

在此感谢森纳映画神奇陆夫人以及学究翻译组、熊猫游戏字幕组对本文的帮助。

游戏原型


伊甸之门的原型是美国的大卫教派,1934年由美国人维克多·胡太佛创立。该教派主张世界末日论,只有与异教徒作战才能在末日中存活下来,并把1959年的4月22日定为世界末日。可到了这一天什么事儿都没发生,教主也换了好几次。最后一任教主是大卫·考雷什,在他担任教主期间大量囤积军火,训练教徒成为武装人员,并将德克萨斯州的卡梅尔庄园设为总部,在1992年6月改名天启农场。后来他们的计划败露,大量囤积军火的行为引起了ATF(烟酒枪炮及爆炸物管理局)的注意。
1993年2月28日,一百名ATF探员出动准备逮捕大卫,没想到遭到了教徒们的埋伏,导致4人死亡16人受伤。后来ATF探员由于弹药不足被迫撤退,而教徒们几乎没有损失。美国政府也因此展开行动,FBI接管此事,450名军警以及装甲车、直升机将农场包围。大卫则将妇女儿童作为人质与政府进行谈判。双方对峙51天后,美国政府迫于压力于4月19日发动进攻。丧心病狂的大卫把整个房屋点燃,他与剩下的76个人葬身火海。事后这件事被称为“韦科惨案”。
不难看出游戏中的伊甸之门与上面描述的大卫教派有很多类似之处:末日论、圣战、囤积军火等等。只不过伊甸之门更显得疯狂与极端。

圣经——邪教的建立

在美国佐治亚州罗马市的白人贫民窟里,生活着席德一家人。老席德家里一共有三个孩子:老大雅各、老二约瑟夫与老三约翰。他们的父亲老席德是一个“虔诚”并且暴躁的老人,他禁止家中的一切娱乐活动,经常殴打孩子们。孩子们的母亲则是一个沉默的女人,对发生的一切感到无能为力。也正因此,老席德经常一边背诵着圣经,一边在醉酒状态下抽打着不听他话的孩子们。并且为了更好让孩子们忠于信仰,他强迫约瑟夫和雅各退学,远离世间的邪恶。此外约瑟夫目睹了许多贫民窟的惨状,有着十分严重的仇富心理,而同情与他们生活的穷人们。
“至于邻居们,他们忙于处理自己的问题,没法关注老席德家孩子的命运。他们并不无情,相反,他们是好人。尽管他们天性仁慈,却因苦难变得坚硬。在我们镇上,大家的工作都是一样的——领取失业救济金。我们以东拼西凑的各种福利,食品救济券,慈善机构和富人区的有钱人们长期资助的流动厨房为生。富人们通过做慈善这种方式寻求良心上的安慰,或是为他们在时尚宴会上的吹嘘炫耀准备素材。”
在约瑟夫7岁时,6月下午的某一天,约瑟夫因为看了蜘蛛侠漫画书而遭受父亲的毒打。同样在这一天,约瑟夫第一次听到了创世主之声。大概的内容就是上帝被人类的自私以及对地球的破坏所激怒,人类很快就会付出代价,接受末日审判。而约瑟夫必须把得到上帝恩惠的人聚集起来,组成一个大家庭。这就是之后我们频繁提到的神谕。

在听到声音的几天之后,三个孩子的人生终于发生了改变。学校的老师发现了约翰后背上的伤痕,她迅速通知了儿童保护部门。保护部门与警察赶到老席德家中,他们逮捕了老席德与孩子们的母亲,剥夺了他们的领养权;而三位孩子被送往了孤儿院接受进一步的检查。在多年之后,约瑟夫通过一位服刑人员得知老席德在刑期结束之前在楼梯摔倒,一命呜呼;而他们的母亲也就从此没了消息。
“我不想念我的母亲。当我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时,她就如同幽灵一般。现在她也许正游荡在某个福利机构中。不过毫无疑问,她肯定非常高兴远离了这个毁掉她一生的男人。她也可能已经死了,不过那不重要,因为她很快就会和其他人一样了。”
到达孤儿院后,约瑟夫接受了心理学家的检查,并且判断出约瑟夫患有“短暂性精神分裂症”、“心理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疾病。然而他们并没有对约瑟夫进行治疗,反而让约瑟夫保持沉默,并在几个月后将兄弟三人送往新的领养家庭。

领养他们的是一对经营农场的夫妇。他们并没有将三位兄弟当作孩子来抚养,反而当作劳工一样使用。他们睡在谷仓里,重复着艰苦的劳动。终于有一天,雅各无法忍受这一切。他放火烧掉了谷仓、马厩、房子、汽车,放走了所有的动物,并且用斧头把养父砍倒。于是赶来的警察将雅各关进了少年拘留中心,约翰和约瑟夫又被送回了孤儿院。

约翰因为长得好看,脾气好,很快被一个非常富有的家庭领养;而我们的约瑟夫就没那么幸运了。因为自己的神谕以及孤僻的性格,他一次又一次被寄养家庭赶了出来,熬到了自己的法定成人年龄。当约瑟夫再一次回到罗马市,发现自己的家已经被富人区取代,自己的家已经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购物中心。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政府的官员认为这个地方应该被改造,让它富有魅力,带来商机。因此住在这里的乌合之众全都被赶了出来,他们的小屋被夷为平地。那些人不过是在地图上比划几下,就断送了几十个家庭的生活。这仅仅是因为有富人要住进来,所以这些穷人就必须要被赶走。在曾属于席德家的土地上,坐落着一家高档宠物店、一家裱框店和一家价格昂贵的理发店。”
约瑟夫开始寻找自己兄弟的下落,但首先他的谋生。他曾在一家酒店担任夜班电梯操作员,并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几个月。好景不长,他因为向客人告诉了“神谕”而开除。接下来约瑟夫频繁进入图书馆,学习了大量宗教知识,试图搞清楚为什么神选择了他?
“在我阅读了所有我能接触的书籍后,发现了一些东西:那些许下誓言不再开口说话的人,跳舞跳到精疲力竭的人,住在洞穴里隐士一样生活的人;那些斋戒的人,发誓独身的人,祈祷从不间断的人,摄入致幻植物与来世的灵魂交谈的人,以上帝的名义鞭打自己的人。他们所有的人都有着同样的目标:他们正在乞求一些东西来填补内心的空虚。这些人知道他们缺少一些东西,一些无法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至少不是在现在的这个世界能找到的东西。他们是这个社会上最敏感的人,最痛苦,最激进,也是最疯狂的人。他们是被选中的圣徒和殉道者。我知道当那个时刻来临,我必须从他们当中选出能同我一起完成使命的人。”
约瑟夫踏上了寻找雅各的旅程。他知道雅各喜欢森林,于是从佐治亚州北部一直走到了田纳西州,靠打各种零工为生,但始终没有结果。于是约瑟夫改变策略,去了亚特兰大寻找约翰,找到了一份垃圾处理工的工作,无奈又因为自己的神谕而被同事告发丢掉了工作。紧接着约瑟夫在精神病院工作。而他发现这些精神病人与外面的人相比更正常。
“令我非常惊讶的是,我发现住在这的大多数病人甚至没有外面的人那么神经错乱。他们只是有一点点的小毛病,他们不太容易保持沉默,无法隐藏自己的怪癖,不愿与世界分享一些自己的秘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唯一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是学习礼仪和控制自己的行为。他们的主要病症是无法接受世界上虚伪的规则,因此这个社会建立了一个监狱,把他们藏了起来。” “这里的人都非常敏感,他们几乎都能感觉到我的与众不同。有些人被迷住了,另一些人则吓坏了。他们被生活折磨得精疲力竭,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被打倒。从那时起,我便知道,那些愿意响应我的号召的人,只能是那些遭受过痛苦和被抛弃的人。纯洁的灵魂会在经历过这个社会发动的永无休止的战争的人中出现,他们中的每个人都已饱经摧残。”
在约瑟夫一次去值夜班的路上,他被三个高大的男人抢劫。当得知约瑟夫没有钱时,三个人狠狠打了他一顿,眼神里充满了蔑视。此时约瑟夫开始怀疑是那个声音毁了他的生活,让他找不到工作,又让他受尽羞辱。不过就在此时,这个声音又来了。这一次,声音又一次向他展视末日,每一个人都会体验到他们畏惧的末日。但人类不会因此灭绝,会有人得到拯救。“几千个纯洁的灵魂将会活下来,创造一个新世界,繁衍生息。”

而约瑟夫已经从一个平民变成了圣父,他必须找到约翰和雅各,完成汇集子民的使命。之后,那个声音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约瑟夫成为了神的代言人。

此时,殴打约瑟夫的男人已经发现了约瑟夫的异样。用约瑟夫描述的话来讲:“他觉得在揍我的时候好像是在帮助我,这让他毛骨悚然。”于是乎这名男子劝住了另外两个同伴,逃离了现场。约瑟夫拼尽全力回到了医院,一只眼睛打肿,肋骨被打断。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些了。

伤好之后,约瑟夫辞掉了在医院的工作,开始再一次寻找再约翰。只不过,这一次约瑟夫意识到材质聪颖的约翰已经改名换姓,并且罗马市也有可能是他生活的地方。于是约瑟夫开始接触罗马市的上流社会,终于在一家律师事务所找到了约翰——而约翰已经改姓邓肯。

约翰被极其富有的邓肯家收养,然而这家也是极端狂热的宗教分子。他们认为约翰不说话是被恶魔附身的表现,不断的用各种驱魔仪式折磨着他。但约翰也在这疯狂的祭典中学会了隐藏自己的内心真情实感,迎合养父母的想法。在被收养期间,约翰成为了优等生,成为了亚特兰大州最年轻的律师之一,并且顺利继承了养父母充裕的遗产。在上流社会生活的他隐藏着自己的想法,成为了优秀的倾听者,一个可以值得信赖的人;富裕的环境也让他堕落,深陷滥交、毒品泛滥的派对中,他也在这种环境中迷失着自我。

见到约翰之后,约瑟夫将自己听见的声音告诉了他,而约翰也欣然抛弃掉富裕的生活,成为了告解神父。
“现在,约翰是我们组织中的告解神父,他让每个人都获得新生,将我的子民们从悔恨和秘密的重担中解放,于是他们可以重生,可以重新开始。他测试想要加入我们的人是否虔诚。他确保了他们的动机都是单纯的。多亏了他,我知道了我们大家庭中的每一个人都全身心投入到了我们必须完成的宏伟计划中,我们中间没有告密者。”
找到了约翰无疑给约瑟夫提供了极大的信心,二人开始寻找雅各。约翰通过自己“约翰·邓肯”的身份开始调查雅各的去向。

如同大多数孩子一样,雅各从少管所出来后加入了军队,被部署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作战。他在战场中表现神勇,杀敌无数,多次获得勋章,也曾经无数次在战场上负伤。后来也是因负伤被迫退役。在战场上,雅各也用枪屠杀了无辜的百姓,甚至用推土机活埋了一个百姓;但同样的,他也在战场上目睹了战友战死的场景。在这些精神折磨之下,雅各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被送到军事医院治疗。在他的补助金花光后,雅各被赶了出去,之后档案中就没有记载他的去向。

约瑟夫和约翰一个一个拜访那些庇护所,终于在某一个庇护所发现了已经不成人样的雅各,把他带了出去。经过了约瑟夫不断的激励与劝导,雅各也找回了自我,成为了守护者。
“如今,雅各扮演者守护者的角色。他从所有被选中的人中挑选出一些意志坚定的,并把他们训练成我们的战士。他教会他们武器使用方法和战斗技巧,他教会他们冷酷无情。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以前都是军人,知道真正的战争意味着什么。但同时,他们也都知道这场战争是不一样的。”
三兄弟彻底聚齐,是时候传道了。约翰通过自己的关系,把一间屠宰场的厂房作为基地。起初,约瑟夫的传道并没有吸引什么人,但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认为,那些像以前他们一样的人会渐渐了解社会的阴暗面,加入到斗争当中。渐渐的,越来越多虔诚的信徒聚集到约瑟夫周围,同时约瑟夫也在剔除着那些不虔诚并且贪图利益的人。在约瑟夫拒绝了一名伪善者之后,此人神秘失踪。约瑟夫彻底也被警察盯上,准备逃亡。

但逃亡归逃亡,你得有个地点吧?约瑟夫是这么记载的。
“我们需要一个远离闹市、远离警察骚扰的避难所,一个我们可以安心发展以在即将到来的可怕灾难中生还的庇护所。所以我们打开了国家地图并想寻找一个我们组织能称之为家的地方。我们很快看中了西北方的山区,一个隐蔽的易守难攻的地点。许多的宗教组织和生存主义者组织在那里建立了基地用来逃避迫害,生活在社会边缘。我仔细地研究着地图,视线一直在蒙大拿州附近徘徊,就在那时,我发现了这个地方。这个名字以细小的字体印在地图上,那是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但是极度充满潜力:希望郡。”
在这场迁徙途中给,约瑟夫不断的传道,吸引更多人加入。加入的这些人当中不乏能工巧匠:木工、农民、警察、建筑师、医生等等。无疑例外,他们都在约瑟夫的教导下重获新生。在大迁徙中,约瑟夫与他的圣徒们躲避着警察与FBI的追击,一路奔波,到达了希望郡。
“一个宽阔繁茂的山谷,伴着波光粼粼的河流,映入我们的眼帘。远处是落基山脉的山麓小丘,山谷侧面环绕着幽深森林,将其与外界隔绝。这里没有几条进出山谷的道路,而这让这里更易进行防守。在掩体的保护下,我们可以抵御围攻,甚至对抗外面的世界。随处可见的谷仓,风力涡轮机和风车彰显了这个地区农业的发达,而在零散城镇中可见的白色教堂塔尖则是另一个可利用的招募资源。这里甚至有小型飞机场。” “我们到达了‘出埃及记’的终点,并获得了超出我们所有预期和梦想的沃土。最后幸存之人将会在这片坑坑洼洼的土地上重生。对所有我们的后代而言,这将是他们祖先的领地,是初始之人的领地。” “这个地方广阔并且没什么人居住。土地肥沃,森林里有很多野味,景色雄壮华丽。但这里的冬天严寒刺骨,城市稀少且相隔甚远。许多遭受孤独折磨的人逃离去了其他地方以寻求幸福。而从他处前来的我们可以告诉这些人,在这以外的地方很难找到幸福。这是一个富有挑战性的地方,为先驱者而生,为勇敢和自信而生。这里为我们而存在,为我们的家庭而存在。这是‘伊甸之门’所属的土地。”
利用了约翰的财富,约瑟夫在希望郡安家生根。而约翰则利用之前熟练的技巧以及充裕的金钱打点好了一切权贵,并且掌握了他们手里的秘密。之后,约瑟夫与约翰继续在希望郡传教,而雅各则开始训练护卫部队。值得一提的是,约瑟夫提到了一名叫做费丝的女子,她负责“当他们无法承受更多(痛苦)时,费丝帮助他们寻得安宁。”
四人组正式成立。他们开始在希望郡修建地堡,种植作物,训练军队。

当然,约瑟夫也提到了希望郡的郡民们。
“自我们来到希望郡之后,许多忠实的追随者加入了进来。他们几乎都是参加了我的布道并因我的箴言受到启示的男男女女。而对其他人来说,从此在‘伊甸之门’获得健康有序的生活是他们最后的希冀。 即使那些源于恶意和嫉妒的关于我们组织莫须有的谣言一直在流传,但在诚实之人当中,我们有着创造奇迹的称誉。事实证明,我们伟大的计划、我们崇高的品德以及我们对彼此的扶持,已经将一些深陷绝望和瘾症深渊的人解救了出来。”
在这本圣经的最后,约瑟夫发出了召唤:
“唯一的疑问就是你是否希望活下去,或者愿意与那个不承认你的世界一同消亡。只有少数人会留下。你理应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知道这是对的。正如同其他人理应死去一般,你理应活着。我们是一个家庭而我是你的圣父。我们将一起走向天堂的大门。”
纵观全篇圣经,这无非就是约瑟夫整个人的发家史,也不难看出这个人拥有的精神问题以及极强的煽动能力。虽然他将这个教说的天花乱坠,但不难看出约瑟夫隐藏了许多东西,这些东西都在游戏中暴露无遗。

官方宣传片

在游戏发售之前,育碧官方曾经发布了一系列官方真人预告片。我发现其中有三个预告片还是很有意思的,便单独拿出来稍加分析。

片子开头,一辆警车追着一辆皮卡不放,在大荒野中奔驰。皮卡车里的男人神情十分慌张。
经过一阵奔波,两辆车开到了希望郡。门口的牌子已经被喷涂上了“罪人”标识。
此时皮卡突然急刹车,后面的警车反应不及,直接怼了上去。警官因为撞击受伤,倒在地上。
皮卡男子则从受伤的警官里抢了手枪,在一个惊慌失措的大娘脸上做了一个祝福的手势。
此时,皮卡男子听到了教堂中的歌声,直接跑了过去。
果不其然,约瑟夫正在教堂中带领圣徒歌唱。
皮卡男子也加入到了合唱的队伍中,不经泪流满面,与之前判若两人。

片子开头,前面提到的皮卡男已经被约瑟夫成功“洗礼”,四周爆出一阵掌声。
下一名接受洗礼的是一名黑人女子,约瑟夫摸着她的脸,陷入了沉思。之后开始进行“洗礼”,但约瑟夫不断的陷入到回忆当中。
此时加入了很多约瑟夫以前的回忆:睡在皮卡里,提着枪四处游荡。
他也曾拜访小镇里的黑人神父,向他寻求告诫。值得一提的是,黑人神父的祷告词跟约瑟夫的某些告词十分相似。
“要寻找真相?让我告诉你们,我知道何处寻找真相,我知道哪里你们可以找到问题的答案。就在你对上帝的信仰当中!而我保证,他将会引领你们走出黑暗,走向光明!你们会知道你们都是神选之人。如果你把上帝放入你的心中,放进你的生活,深入你的灵魂!我可以得到上帝的同意吗!”
之后,闪回中不断出现约瑟夫翻看圣经,不断创作的画面。
紧接着,约瑟夫从水里走了出来,带着满身的纹身与伤疤。
最后,西装革履的约瑟夫来到黑人神父的门口,手持着自己的圣经,叫开了门,带走了他的女儿。神父的女儿在约瑟夫的教养下长大成人,成为了忠实信徒。而接受洗礼的就是她。
不过,恍惚中的约瑟夫没有控制好“洗礼”时间,神父的女儿被淹死了。

好像并没有人在意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已经逝去,尸体被水冲走,又有一个新的信徒等待“洗礼”了。

这个预告片长度在三十分钟左右,并且有一个标题:《孤岛惊魂5——深入伊甸之门》
片子开头,视频创作者亚历克斯正在拍摄最后一期Vlog,与他同行的是萨拉与汉娜。
他们这个Vlog频道主要拍摄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怎么听起来像是GTA4的作死两人组),不过他们马上就要撤退了。亚历克斯要去国外旅游,而汉娜则要加入海军陆战队。
这次他们来是收到了一位叫做马克的希望郡郡民的求助信。他发现在希望郡有一个叫做“伊甸之门”的组织正在慢慢崛起,并且正在劫持人们。值得一提的是,警察认为这些事儿没什么可调查的。这一次,亚历克斯三人就将前往希望郡调查一番。
在希望郡小镇的酒吧中,我发现了有一个酷似游戏中飞行员尼克·莱伊以及秋末镇酒吧女老板
三人组见到了马克,马克说自己的妹妹自愿的离开了家庭,加入了“伊甸之门”。作为哥哥,他坚信自己的妹妹被领袖约瑟夫·席德蛊惑。所以他联系了三人组,将自己的妹妹救出来。
三人组首先在亚历克斯的口袋里安装了微型录影机,加入到了设在帐篷中的传教会。会上,一名穿着华丽的男子正在坐着布道前的陈述,旁边站着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无疑,这二位就是约翰与雅各。
一番介绍之后,我们的主角约瑟夫闪亮登场。
嘿,皮卡这人又出来了。现在可算得上是狂热的信徒了
布道的内容无非就是末日论,这里就不给大家复述了。

这四位并没有像教众一样坐下来聆听,就在那儿傻站着。不过也没人管他们
紧接着,马克发现他的妹妹莱尼和约瑟夫非常亲密。于是大家决定找到更多的证据,以便揭发伊甸之门的罪行。
他们跟随着莱尼一行人来到了一处密林之中,也就是教徒们进行“洗礼”的地方。在这里,四人亲眼看见邪教他们往水里倾倒了某种蓝色药剂(应该就是“极乐”),之后被人按进去进行“洗礼”。进行“洗礼”的正是约翰以及他的手下。(有一个疑点,约瑟夫在失手杀死神父的女儿后就没有在此进行“洗礼”,在游戏中进行仪式的要吗是小喽罗,要吗就是约翰,但并没有证据表明约瑟夫之后就没有亲手举行过仪式。)
正当四人组正想继续拍摄时,雅各已经找到他们了。估计在传教会上不正常的举动早已发现了他们。
约翰也赶了过来,强行将四人进行了洗礼仪式。
此时镜头给到了马克的视角。洗礼后的他出现了幻觉,在迷迷糊糊中他看见约瑟夫向他传道,并且在这篇模糊中出现。
之后,约瑟夫将经历过洗礼的四人带到了一个教堂中。在那里,等待他们的是费丝·席德。
费丝挨个观察了四人。她发现里面的萨拉意志最为薄弱,值得单独辅导。于是萨拉被单独拉出来,剩下三人全都绑在地下室。
约瑟夫和费丝算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一会儿同情萨拉的感受,一会儿约瑟夫诉说自己被上帝召唤的过程。一番下来,已经被“极乐”折腾的不行的萨拉已经是泪流满面。费丝倒了一杯装有“极乐”的茶饮,劝着萨拉喝了下去。(存疑,在游戏中“极乐”可以通过空气来迷惑他人,但倒在茶饮里的极乐并不多,也无法得知到底是因为极乐还是因为约瑟夫和费丝极有煽动的话语让萨拉喝茶的。)
再说另外一边,地下室的三人虽然迷迷瞪瞪的,但起码知道自己得逃出去。亚历克斯发现自己口袋里的录影机还在工作,只要把这些东西上传出去就能得到别人的关注。马克最终挣脱掉了绳子,释放了剩下二人。接着汉娜徒手干掉四名歹徒,来到地面上。三人在屋子里找到了一些武器装备。
三人再一合计,萨拉回头再说,还是得出去。三人一边扎汽车轮胎,一边看哪辆车有车钥匙方便逃走。
没想到这三人还是被发现了。靠着汉娜精湛的枪法杀了几个教徒,但是更多的教徒被吸引来了。
教堂里的约瑟夫听见一阵枪声,说了一声“终末之日”(所以我觉得,丫是不是以为听见枪声就认为是有人来剿灭他,就认为世界末日到了)。但出去一看发现是这三人跑了,立刻带着约翰和雅各去追。
三人发现这次是跑不了了。马克虽然联系了警察但也得几个小时后才能到,视频必须得传出去。于是决定让亚历克斯拿着手机把视频传出去,剩下的俩人火力掩护。
这俩人一开始还能抵抗一会儿,不过人少敌多,最终还是被抓住了。
亚历克斯一路狂奔,用手机录着视频,告诉大家伊甸之门的确是存在的,希望能有人出来救救他们。
最后,亚历克斯被神枪手雅各一枪击倒,但是他的任务已经完成,视频已经上传到网站上,教徒们拿他没什么办法。
约瑟夫倒显得无所谓,还是抱着一副包容心把亚历克斯他们带了回去。
视频上传后点击量超大,最终产生的影响我们并不知道,希望这跟逮捕约瑟夫有一些联系。(此处存疑,视频列表右边微型录影机拍摄的一系列视频,但视频不知道是何时上传的,当然我们不能排除微型录像机可以上传视频的可能性。)
那么这帮博客的命运到底如何?在约翰区的一个屋子旁边的一辆拖车上贴着一个纸条,告诉了我们亚历克斯的命运:在接受了洗礼之后,他仍然试图大量一些反抗者逃出去,并挖了地道方便行动。然而最后行动败露,亚历克斯被吊死,地道则被飞机炸毁。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将为大家讲述游戏剧情以及对游戏剧情的分析,请大家尽情期待。
I
丧狗党党主席
丧狗党党主席

182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68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