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参与者

上古卷轴怪话丨阿祖拉和宝盒

根据上古卷轴系列游戏内书籍《阿祖拉与宝盒》改编的相声

2020-05-21发布于故事烩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上周偶然的一个沙雕想法,花了点时间做出来,剧情和原文有出入。
艺术指导:左德 | 脚本:我
下面附上我对原文的翻译,请大家不要被视频内容误导。

阿祖拉与宝盒


  锻莫的古老传说十一 马罗巴·苏尔 著
锻莫(Dwemer)纳切巴( Nchylbar )年轻时酷爱冒险,后来成为一位富有智慧的老人,他一生追寻真理,反对迷信。他有许多发明,并提出了许多以其名字命名的理论。但世上仍有许多事物令他困惑不已,其中,令他最为困惑的,莫过于阿德拉(Aedra)和迪德拉(Daedra)的本质。通过大量研究,他断定许多神是由人类(Men)和精灵(Mer)虚构出来的。
他最大的问题就是,神力的极限在何处?是神在掌握着整个世界,抑或卑微的生物也有能力铸就自己的命运?纳切巴发现自己已近暮年,下定决心要弄清楚这件事的真相。
他认识一位叫阿斯尼克( Athynic )的的奇莫(Chimer)牧师。牧师造访巴萨拉戈·茨图兰姆( Bthalag-Zturamz )之时,纳切巴告诉他,自己要研究神力的本质。阿斯尼克吓坏了,和朋友一起苦劝纳切巴不要去探究这个秘辛,但纳切巴决心已定。最后,看在兄弟情分上,牧师提供了帮助,但他害怕这种渎神之举的后果。
阿斯尼克召唤了阿祖拉(Azura)。与往常的仪式一样,阿斯尼克表达了自己对她神力的敬畏,阿祖拉也表示,不会伤害他。纳切巴和几十名学生带着一个大大的盒子,走进召唤大厅。
“阿祖拉,在这片大地上,您被奉为晨昏的女神,一切神秘的化身,”纳切巴说,他尽可能地让自己友好而恭顺,“据说您无所不知。”
“没错。”迪德拉笑着说。
“那您应该知道,比如说,这个木盒里装了什么。”纳切巴说。
阿祖拉皱起眉头,望向阿斯尼克。牧师慌忙解释:“女神啊,这位锻莫富有智慧,受人尊敬。请相信我,他无意于嘲弄您的伟力,而是想用科学,向他那些多疑的族人,证明您的神圣。我试过向他说明您的力量,但他执意要眼见为实。”
“如果我要用一种方式,让锻莫见识到我的力量,那将远超你对我要求的这件事。”阿祖拉瞪着纳切巴,低吼道,“盒子里是一朵红花。”
纳切巴面沉如水。打开了盒子,向所有人展示--它是空的。
学生们转身去看阿祖拉时,她已经不见了。只有阿斯尼克看到了女神消失前的表情,他吓得说不出话,抖如筛糠。他十分清楚,阿祖拉降下了诅咒,关于神力的知识,以更为可怕的方式被证明了。纳切巴脸色苍白,两脚发软。但脸上毫无惧色,反而充溢着欣喜。老锻莫终于知道了自己追寻的真相,他笑了。
他和牧师各自在两名学生搀扶下走出了房间。
“我精心研究多年,做了无数实验,自学了千百种语言,但真正帮我找到最后真相的,却是年轻落魄之时,为了糊口学到的东西。”这位智者悄声说道。
当他被搀扶回房间时,一片红色的花瓣从他宽大的法袍袖口中飘落。当晚,纳切巴就带着对自己学识的满足,在安详中去世了。
出版商跋:
这是另一个源于锻莫的故事。虽然奥德莫语(Aldmeris)译本措辞有所差异,但故事母题一致。丹莫人(Dunmer)关于纳切巴也有一个类似的故事,但在他们的版本中,阿祖拉最后识破了套路,拒绝回答问题。她因为锻莫的质疑而抹杀了他们的存在,并因丹莫人的渎神之举降下了诅咒。
在奥德莫的版本中,阿祖拉并不是被空盒子蒙骗,盒子里装的是一个能变形成立方体的球体。这个版本和锻莫的版本更为近似,但较难理解。也许这种“近景魔法"是戈尔·费林(Gor Felim)加上去的,因为费林本人就亲自演示过这些戏法。
不论那些神明的本质究竟为何,也不论锻莫究竟做了什么,这篇故事也许揭示了矮人们从泰姆瑞亚(Tamriel)消失的原因——尽管纳切巴和他的族人并不是有意去嘲弄阿德拉和迪德拉,但是他们的怀疑切实让后者感到了冒犯。


I
故事烩
故事烩

692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