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被称为“天鹅之歌”的《暴风雨》(The Tempest)创作于1611年(这里之前笔误写为1911年,现在已改正。莎士比亚并没有活三四百年,也没有领导辛亥革命嗯....),这是莎士比亚唯一一部严格遵循古典主义三一律写成的戏剧,但也是这位大师的最后一部作品。借着剧中人物密兰达(Miranda)之口,莎士比亚表达了对人类未来的无限憧憬:“人类是多么美丽!”《暴风雨》被看做是莎士比亚“诗的遗嘱”,更是其一生的总结性作品。

《暴风雨》的故事发生在大海中的一座孤岛上,岛的主人是善用魔法驱使精灵的普洛士丕罗(Prospero),他将生性丑恶的原住民卡列班(Caliban)收为奴隶,并和他的女儿密兰达居住在这里。普洛士丕罗曾是米兰公爵,然而在位时的他沉浸学术,将国事全部托付给其弟安东尼奥(Antonio)打理。野心者安东尼奥在12年前成功篡位,并将普洛士丕罗与密兰达流放到这座荒岛上。12年后的今天,安东尼奥与当年协助篡位的奈泊尔斯国王亚朗莎(Alonso)等一行人乘船经过此地,普洛士丕罗驱使精灵爱丽儿(Ariel)掀起暴风雨,将他们带到这座岛上。
通过魔法和精灵的力量,亚朗莎等人认识到了自己的罪过并衷心认错。普洛士丕罗没有进一步追究,而是展现了基督教般仁慈博爱的胸怀,原谅他们并与他们和解。同时,美丽的密兰达与奈泊尔斯王子茀第南(Ferdinand)一见钟情,至纯至善的二人在众人见证下喜结良缘。在最后一幕,普洛士丕罗献上独白,即便恶的象征安东尼奥等人依然存在,人性中善的一极终将取得胜利。

之所以要长篇大段地介绍莎士比亚的《暴风雨》,是因为本文将讨论的游戏《奇异人生:风暴前夕》将这部戏剧成功运用进了自己的剧本中。编剧在《暴风雨》原著的基础上加入再创作,使得莎翁与电子游戏的搭配不显违和,反而别有一番特色。通过让剧中角色演出莎士比亚的经典剧目,《奇异人生:风暴前夕》为人物关系埋下了更多细节,也让本作的文艺范儿变得更浓。
于是从《暴风雨》说起,本文将谈谈《奇异人生:风暴前夕》从该戏剧引出的人物关系,以及前作比起正作的亮点与不足。作为一部仅由三章组成的《奇异人生》的前传,它不是完美的,可是游戏从来不需要达到完美;如果你在游玩这部文艺小品时,能体会到哪怕只有短短一瞬的触动,那么我认为它已经是值得一玩的作品。

普洛士丕罗与爱丽儿

《奇异人生:风暴前夕》发生于本传故事的三年前,主角由麦克斯(Max)变为更加年轻的克洛伊(Chloe),而剧情主要着墨于克洛伊与瑞秋(Rachel)二人迅速进展的友谊以上关系。在游戏的第二章节,布莱克威尔(Blackwell)学院将演出莎士比亚的经典剧目《暴风雨》,瑞秋在其中饰演主角普洛士丕罗。克洛伊本来不在这部剧目中,可是妖精爱丽儿的演员因为大火堵路而无法及时赶到,被瑞秋拜托的克洛伊不得不临时出演这一角色。
游戏只为玩家演出了《暴风雨》第一幕第二场的剧情,其中普洛士丕罗与爱丽儿的对手戏占了大头。但是在实际演出中,瑞秋临场改变了原著台词,借助普洛士丕罗之口说出了真正的心声,而饰演爱丽儿的克洛伊回复了她的表白。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普洛士丕罗由女性扮演,其名字由普洛士丕罗(Prospero)变更为普洛士佩拉(Prospera。在此之前有一部朱莉·泰莫导演的《暴风雨》改编电影,也将米兰公爵设定为女性,并更名为普洛士佩拉。角色的性别转换一方面是女性意识的显现,另一方面是因为米兰公爵的无私宽恕更适合通常意义上的女性形象,但这并非本文要讨论的话题,在此不做更多赘述。

原本的关系

原著中,普洛士丕罗的成功复仇多归于得力助手爱丽儿的功劳。普洛士丕罗曾经将爱丽儿从女巫的诅咒中救出,爱丽儿因此为他效命。在暴风雨过去后,尽责的爱丽儿最终获得了普洛士丕罗许诺的自由,这段主仆关系就此结束。在这里,爱丽儿为普洛士丕罗效劳并非出于自愿,而是作为被束缚的一方,要在付出足够多的辛劳后等价交换,赎回自己的自由。

在第一幕第二场中,先是普洛士丕罗告诉了女儿密兰达他们家族的过去,接着普洛士丕罗施法让密兰达睡去,唤爱丽儿上台。爱丽儿讲述了她如何按照指令掀起暴风雨,令普洛士丕罗十分满意。接下来,爱丽儿不满于普洛士丕罗布置的更多工作,向他发问,要求得到自己的自由。按照原著,普洛士丕罗会说她的限期未满,并复述她在被救之前所遭遇的苦难,警告她:“假如你再叽咕的话,我要劈碎一株橡树,把你钉住在它多节的内心,直到你再呻吟过了十二个冬天。”普洛士丕罗便是这样通过强力,使得爱丽儿屈服于自己。

另一种可能

在游戏中,当克洛伊饰演的爱丽儿向普洛士丕罗发出了“我的自由!”的呼声后,瑞秋并没有按照剧本演下去,而是断然拒绝了她的要求:“不!我绝不会同意。”由这一突破口,故事从《暴风雨》转向了原创台词,瑞秋在舞台上借普洛士丕罗之口,向她现在唯一的依靠克洛伊吐露着自己的真心:“我从未说过你对我有多重要;我不习惯暴露我的想法。我最忠诚的精灵,同伴和朋友..…我已经把你紧紧地握在手里,我绝对不会放开。”

“精灵,抓住我的手,我最忠诚的朋友。我再恳求一次:继续为我效劳一阵,辅助我完成我的计划。当计划都完成后,我向你发誓——我们可以一起飞越这座岛,走遍天涯海角,将这一切作为我们旅程的序章。我会努力让你得到无限的快乐,让你因此忘却你的自由。加入这个我最想完成的愿望,你愿意吗?”
用莎士比亚腔表白,爽到。截图水平比较菜,请主要看台词。
在这段半瑞秋半普洛士丕罗的告白中,“普洛士丕罗”不再将“爱丽儿”作为奴役,而是与她并肩前行的同伴。瑞秋否定了克洛伊觉得自己会被抛弃的担忧,向她许诺逃跑计划成功后的无限快乐,并以此代替原著中的威迫来让实为克洛伊的爱丽儿自愿放弃自由。

在《暴风雨》里,普洛士丕罗是强大的,但是他的强大依赖于精灵的协力。爱丽儿是他最得力的手下,没有爱丽儿的普洛士丕罗无法完成复仇,没有普洛士丕罗的爱丽儿当初也无法得救。《奇异人生:风暴前夕》抓住了这一对相互作用的关系并对其改动,将二人纯化为相互依靠的伙伴,进一步深化了两人的羁绊。

在不可避免的暴风到来前夕

《奇异人生》数次强调基于选择的重要性,然而该系列最大亮点之一永远是“对几位女性角色之间关系的探索”,或者,简称为百合。相比起本传的旧友重逢,克洛伊和瑞秋的相识显然更具戏剧性,在故事发生的短短几天内,两人就由普通同学擦出火花,最后升级为可以互相亲吻的“亲密友人”。相比本传的含糊暧昧,前传的剧情展开相当简单直接,仅仅是出自一时兴起的提议,便让克洛伊和瑞秋对彼此产生了兴趣和信任,并且一起度过那个决定了未来命运的逃课午后。
第一章节的开头稍显拖沓,却在克洛伊和瑞秋相遇后车速飙升,不过或许是本人比起日久生情更相信一见钟情的缘故,我并不认为这样的交往进展过于神速。相反的,正是这种盲目的、无考虑的、不计后果的投入,才是个人认为最接近爱情的状态。瑞秋是克洛伊最好的补充,克洛伊有勇而不多虑,心思简单大条。瑞秋充满着吸引力,又令人难以琢磨;在看似完美的表面印象下,她和克洛伊一样向往着自由和逃脱。玩家在游戏中操作的是克洛伊,但瑞秋才是本作真正的中心人物。在玩家跟随着克洛伊的视角,逐渐被瑞秋所吸引的同时,又不禁为二人度过的心动时光而感到难过。因为无论两人如何约定,她们都不可能逃出阿卡迪亚湾,这里就是她们将要天人永隔的场所。
旧日的时光越是美好,在被命运摔碎后就越是令人悲痛。为注定悲剧的故事做前传不是一件容易差事,在观众已经知晓结局的前提下,如何还能留出自由展开的空间便成了决定作品水平的关键一步。(以下隐藏部分涉及《最后生还者》的剧透)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在《最后生还者》(The Last of Us)的DLC《遗弃》(Left Behind)中,玩完本篇的玩家都已经知道,DLC中的新角色莱利(Riley)作为艾莉(Ellie)的好友,早在多年前就因为受僵尸袭击而死。但是DLC的结局没有直接表现莱利的死亡,而是通过被咬后的二人“一起成为僵尸”的纯真约定,带来了美好的假想。但是在画面渐黑后,玩家必然会自己联想到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莱利变成了僵尸,而艾莉却始终也没有等来自己的时刻,就这样在失去好友后一人活下去。真正被遗弃的,是成为了僵尸的莱利,还是无法遵守约定的艾莉?假性开放结局为玩家带来更多回味余地,也将作品的悲剧意味再提一个档次。
《奇异人生:风暴前夕》的最后一章将在12月20日放出,到时完整了的前传故事将会与本传衔接,而无论愿意与否,玩家都要见证瑞秋一步步走向人生的终结。承上启下的第三章节将成为最关键的一章,但是其具体水平如何,只有期待Deck Nine的表现。

缺点不多...假如它不是LIS前传的话

在上文已经提到过,这部作品并非完美。我个人是对它较为满意,但是也得承认它有许多缺点,比如模拟人生般的僵硬动作,略显拖沓的对话,以及一些靠意义甚微的收集来延长游戏时间的桥段。而最重要的是,《奇异人生:风暴前夕》不是一部独立作品,它是极具话题性的《奇异人生》的前传,而作为前传的它必然被期待着有着类似本传的制作风格。

有些遗憾的是,对本传印象深刻的玩家,在游玩这部前传时,可能会发现它不是那么的“奇异人生”。

其一,《奇异人生》的游玩方式建立在时光回溯的多重选择上,但是前传的主角克洛伊并不拥有任何超能力,也导致玩家在做出选择后无法后悔重来。克洛伊可以在一些情景下发动嘴炮(Backtalk)来说服对方从而达成目的,但是多数情况下嘴炮其实可有可无,远远达不到时光回溯的重要性。克洛伊相比麦克斯,对故事的整体走向影响非常小,她更多的是作为被动方参与到这一故事中来。
其二,《奇异人生》在整部游戏中一直强调着蝴蝶效应,选择和结果环环相扣,这不仅导出了基于选择的游玩方式,也构成了其故事核心。《奇异人生:风暴前夕》的选择数量相比本传偏少,且更致命的是,这些选择的存在感十分低,在目前发布的两个章节中,不同的选择仅仅会导致一些对话上的差异,(以及第二章结尾是否可以顺利亲到Rachel)并不会造成进一步的事实影响。前传仍然有着翻身之地,或许第三章节会将前两章做出的所有选择综合起来,根据不同选择做出不同发展。尽管从本传最后一章的尿性看来,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很高。
但是,亲到Rachel这件事太重要了!!!
其三,《奇异人生》在推进主线的同时插入了多段支线人物剧情,也因此塑造起了多个角色的形象。而《奇异人生:风暴前夕》则仅将刻画重点放于瑞秋与克洛伊身上,在细腻描写两人关系的同时缺乏对其他人物的着墨,从而不可避免的导致了配角形象单薄化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一点是,前传的部分角色是来自本传的重要配角,例如维多利亚(Victoria)和内森(Nathan)。在本传已经成功塑造了这些角色的多面性后,前传却显得有些没抓住要领,对他们的描写有些呆板化。例如争强好胜的维多利亚,虽然在本传中也有为了优胜不择手段的黑历史,但是总体上还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来获得优异成绩的校园精英。可是在前传中,维多利亚会因为作业不会做而直接抄袭,甚至干些在对手茶里下药的下三流伎俩,这实在是有些超脱我对这名角色的理解。
在上文提到过,《奇异人生:风暴前夕》的中心人物是瑞秋而并非克洛伊。游戏对瑞秋的深入挖掘使得她成为本作的最大亮点,但是这不足以弥补其他角色刻画缺乏的不足。不过《奇异人生:风暴前夕》本就不是野心勃勃的作品,它目前为止埋下的伏笔比本传小得多,但也因此更容易自圆其说。《奇异人生》的高开低走是我们有目共睹的,虽然这不妨碍它成为一部佳作,但是着实让一章章玩过来的玩家心里落了个空。《奇异人生:风暴前夕》仅仅聚焦于两个人、一段关系和一次出逃,故事内容并不复杂,但是如果能将这一个故事讲好,那就已经是一部圆满的文艺小品。

你读完了,可喜可贺!

在最后的最后,我希望先引用一段对莎翁的评语:
我尊崇这位曾用《奥瑟罗》、《李尔王》洗涤我们的激情、使我们不得不为人们眼前忧患而痛苦的艺术家,而《暴风雨》要迫使我们流出更神圣的眼泪,为纯粹的美而流泪;这个世界和它如何流逝而去给人一种美妙感,它的未来又深深打动了人们的心弦。这种美妙感乃是艺术的最高境界,我们觉得我们要比自身所知的更伟大。 ——奎勒·柯奇
写这篇文章,一方面是为了在第三章节发售前多卖些《奇异人生:风暴前夕》的安利,另一方面则是出自我个人对莎士比亚作品的喜爱。运用莎士比亚戏剧元素的游戏寥寥无几,虽然本作并没有深入挖掘《暴风雨》的内涵,但是看到经典剧目在现代电子游戏载体中得到再现,我着实感受到了惊喜。
同时,有些类似奎勒·柯奇的这段评语,我认为《奇异人生》与《奇异人生:风暴前夕》也存在着类似的风格差异:本传的故事意境更加广阔,涉及到了更多角色和人物关系,同时故事设置了多个小危机和最后的大危机即飓风,让玩家在不断的面对—解决中持续得到刺激,从而保有探索剧情的新鲜感。前传的叙事则略显平淡,少女的心思藏在语气平平的娓娓道来之中,而这些娓娓道来构成了故事主体。剧情展开的速度虽然因此被拖慢,但是也添加了更多日常气息。

然而,这样的日常马上就要在即将到来的第三章里结束了。鉴于第二章和本传之间还有很深的坑没有补,第三章可能要一口气讲完很长的故事。如果你在看完这篇文章后对这部文艺小品以及它的本传产生兴趣,那么我极力推荐你尝试它,并赶上前传第三章节发售的首班车。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在《暴风雨》里,普洛士丕罗狠狠惩罚了安东尼奥一行人,但还是在最后原谅了他们,让他们毫发无损地归家团聚。然而在《奇异人生:风暴前夕》里,将要面对暴风雨的瑞秋和克洛伊,是否也能安然无恙地度过这一劫难,实现两人游历天涯的心愿?
I
UyNad
UyNad

2 人关注

安利大帝
安利大帝

1545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