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看到机核电台第一次讲述自己喜欢的东方文化,感到很激动。可能很多人感到惊奇,东方project凭借什么能吸引无数像我这样的粉丝,作为一名小小的东方爱好者,我想谈谈东方是如何吸引我的。注:本人是第一次在机核网写文,同时也是东方众中小小的一员,如有错误也希望大家能补充。

如泡沫般幻想的桃花源


标题名出自著名的幽閉サテライト东方同人社团所演奏的一首同歌曲人《泡沫、哀のまほろば》。在著名的《桃花源记》中那“豁然开朗”一词将乱世中的武陵人带入了一个泡沫般的仙境中,而幻想乡也正犹如桃源一般吸引着处于浮躁凡世的我,令我“豁然开朗”。














谈到幻想乡就不能不提起维护幻想乡和平的妖怪贤者“八云紫”了。八云紫中的“”八云在日本的《古事记》中与出云国和用有重重叠起的云之意。出自“八雲立つ 出雲八重垣 妻ごみに 八重垣作る その八重垣を”这句和歌中,而出云是日本神话中最常出现的地名之一,传说日本有许多神明居住与此。而紫一词在日语中读作“ゆかり”的话仅有“事物之间的关联(因缘)”的意思,而读作“ふち”时,则是“领域与其外侧的境界(边缘)”的意思。

八云紫本身在东方文化中就是大结界的创造者,而由紫所维护的幻想乡则像泡沫一般,如虚与实,光与影,其存在与现实若显若离,东方世界中那些精神恍惚的“”外界人”在经历神隐(从人类社会消失、行方不明)返回现世后而感到困惑,泡沫般的桃源看不见摸不着,但又好似近在咫尺。我们所喜爱的属于我们的幻想乡属于我们的东方文化便是如此,它就在我们的旁边,若隐若现。

被现世抛弃之物


在幻想乡中出现的大部分神隐的物件都是被现世抛弃之物,像是被淘汰的游戏机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玩意,而东方系列本身也似乎像是这样超脱于主流事物之外,变得另类非凡。
幻想乡中所居住的妖怪和神明大部分也是被现实所遗弃的。被现世的人类所遗忘的怪物,无法收集到信仰的土著神,甚至说像一些远古的引发一些由妖精引发的自然现象在现世人类的科学技术的面前也是见怪不怪了。例如《东方神灵庙》中的幽谷响子,她是一种当冲着山谷喊叫时,会正直地响应声音的妖怪,但当人们都认为这只是回声的作用后,这样的妖怪就被人们遗忘了,而像这样被人遗忘的妖怪就被幻想乡慷慨的接纳了。
而正是这样的遗忘之物将我吸引。当今的世界科技进步飞快,周围都是各式各样新潮的科技产品,而在当我们在把玩手机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早已忘记了小时候在听到老奶奶讲完那些奇闻异事后那好奇与害怕的感触呢?是不是早就已经忘记了对大自然所本应有的敬畏呢?

而幻想乡的存在,汇集了这样的奇闻异事。幻想乡中发生的各式各样的有趣的事件吸引了我,这一个个故事又让我重温起小时候那样的心情了,传闻中闹鬼的建筑,隐藏在湖中的水怪,会动的巨大机器人。而东方世界给了这样怪异事物一个又一个十分有趣的解释,建筑闹鬼的原因是因为冥界装不下那么多幽灵;湖中的水怪是河童为了吸引人所造的重型机械,会动的巨大机器人其实是人偶师实验的魔法道具。不是枯燥的科学道理,而是一个近似神话般的奇妙故事。这样的奇闻异事不正是原本因为难以解释而吸引着充满好奇的我们的吗?

友善的幻想乡居民们


东方的每一系的故事都是围绕着我们的主角博丽灵梦和雾雨魔理沙以及他们的伙(hou)伴(gong)为了守护幻想乡的平衡解决各种各样的异变。这些异变的原因看似荒谬,实则令人有点伤感,总是有一段的人物经历隐藏在事件引发者的身上:《东方妖妖梦》中的亡灵西行寺幽幽子引发春雪异变的原因表面上仅仅是想让院子后的樱花树西行妖开花,而西行妖下埋藏着的秘密讲述了这位亡灵大小姐身前那悲壮的故事。《东方永夜抄》中的八意永琳将真正的月亮藏起来背后那段与月球公主的亡命历程。《东方风神录》中两位神明从敌人至朋友的曲折。
看似和平的幻想乡的背后总是有一段悲伤的故事,这样的故事让幻想乡的形象变得更加生动饱满。东方的开放与包容,使得更多东方众们对各种设定进行考据与补完,每位人物的名字和相应的游戏文本、弹幕名称、音乐名称中所隐藏的内涵使得人物变得立体,变得个性鲜明,而他们背后的典故也是吸引我的原因。比如我喜欢的古明地恋的弹幕名称夹杂着各种心理学名词,如本我的解放、超我抑制,再加上她那封闭的第三只眼表现的就是这个觉妖怪自我封闭、无意识行为、不能被人感知到这样的行动特点和相应性格特征,而“恋恋”这样的特质为以后如《东方心绮楼》故事中发生的冲突打好了基础,当然也给各个东方同人作者留下了创造空间。东方人物悲壮而跌宕的故事和鲜明的人设正是东方能吸引人的关键。

充满包容的幻想乡


正如先前说的那样,幻想乡就在我们的身边。幻想乡中人类与妖怪维持着可贵的平衡,幻想乡是包容的,幻想乡是能容下差异的。或许就如同幻想乡的平和一般,东方文化也是充满包容与平和的,我们每一个都有属于自己的桃源,有着一个属于自己的幻想乡,如东方著名手书《东方灵灵梦》中最后的那一幕一样,每一个幻想乡都是真正的幻想乡。正是这样的像妖怪与人那样的包容与共存,让每一位东方众都为东方文化添上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颜色,让东方真正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未来的幻想乡


随着时间的流逝,新事物的出现,有不少人流露出这样的担心,担心幻想乡会不会最终被现世遗忘了呢?我们最喜欢的妖精会不会突然溜走了呢?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幻想乡就在我们身边,它若隐若现,它近在咫尺,它触手可及。而未来的幻想乡一定也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I
szharry
szharry

6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01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