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

凯特西娜

凯特西娜握紧了拳头,她正前方那个身披金色铠甲的高精灵士兵举剑向她冲来,随后便是一声闷响,士兵未能发出惨叫,便被她捶倒在地,头盔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凹陷。不难想象那头盔下的头颅已经是副怎样的光景。

“没事了,伊思本。”她低声对着自己身后的铁门说道。话音刚落,就听见短暂的摩擦声回荡在这片下水道里——那是门板上的一个小铁窗被吃力地拉开了,里面透出半张神经质的苍老面容,显然那就是伊思本。

“如我所说,女士。”伊思本开口道,“我不会开门的,也没有理由这么做!”

凯特西娜转过身面向那扇门,将自己的皮手套拉紧了些:“世界需要你的帮助,伊思本。巨龙复活了。”

伊思本没有说话,直接关闭了那扇铁窗。凯特西娜有些着急,上手敲了两下,闷响声回荡在这空旷的地下空间里,却只能迎来另一片寂静。

“好吧……你还记得第三个霜落之月吗?”她突然想起戴尔芬的嘱咐,试探着这样问了。

门后的伊思本沉默着,凯特西娜也因此产生了些许担忧。如果伊思本不肯合作,巨龙复活带来的灾难将永无平息之日。海尔根被那黑色锯齿状巨龙摧毁时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居民被烧得不成人形、倚靠在破败的房子角落,那副惨状让凯特西娜永远无法忘怀。

就在她们在这里浪费时间的同时,也许正有同样的惨剧发生在另外的城镇中。一想到这些她就躁郁难安。

正当凯特西娜准备采取其他措施、就连破门而入的念头都涌现出来的时候,铁门传来了令人愉悦的一声“咔锵”声。

门开了。不管“第三个霜落之月”发生过什么,至少它勾起了一丝希望。
——————————★——————————

雪瑞尔

雪瑞尔拉着瑟拉娜的手,把她拽上了冰雪覆盖的山路。“一定要走这种捷径吗?你看你,弄得满身都是雪。”她嗔怪着帮瑟拉娜掸掉衣帽上的雪,瑟拉娜则无动于衷:“我不怕冷的。”只有这种时候,雪瑞尔才会想起眼前的是一头吸血鬼而非人类。但她坚持这么做。过了一会儿,两人才继续踏上旅程。

“继续这样走,很快就能到冬堡了……”瑟拉娜被雪瑞尔刚才的举动搞得有些不知所措,试图说点什么来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雪瑞尔信步在雪中前行,听了这话仅仅是点了点头而已。瑟拉娜无奈地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又开口了:“你一直把我当人类看待?”雪瑞尔毫不迟疑地回答:“是啊~”

感觉不到寒冷的吸血鬼少女不禁打了个寒战:“那还真恶心。”

“恶心?”这让雪瑞尔感到不解。

瑟拉娜点了点头,说道:“你这是一种非常自我中心的想法。”说完,她还特地顿了顿,发现雪瑞尔依旧是一脸的不解,才终于继续说道:“将一个异类当做同类对待,自以为这是一种友善的表现,然而实际上,异类就是异类,总是会携带和人类相悖的天性,你强行忽略我与人类的不同,只会带来更大的矛盾。”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把你当做敌人来对待吗?”

这句话又把瑟拉娜逗笑了,她像看着小孩子一样看着雪瑞尔,说:“你的世界总是这么非黑即白吗?”雪瑞尔再次陷入了不解的沉默。“与其将异类当做同类来自欺欺人地相处,不如在明知对方是异类的前提下,也一样尝试和平共处,这样不是更好吗?”

对于这句话,雪瑞尔给出了不假思索的答复:“我对抛弃了人类身份的生物没有好感,只能用你所谓‘自欺欺人’的方式去相处。”说到这儿,还不忘跟上一句阴阳怪气的“真抱歉啊~”让瑟拉娜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传来,两人脚下的雪地都开始震颤,不得不蹲下才能勉强保持住平衡。一个巨大的黑影迅速掠过天空,那黑影的远古翅膀证明了它的身份:一条巨龙!

“啊,原来它们还没有灭绝……”瑟拉娜看着那巨龙的身影,小声嘟囔着。而雪瑞尔似乎发现了什么,突然伸手把瑟拉娜的身子压低。就在下一秒,巨龙嘶吼着龙语,将热炎喷涂向地面。

远方突然传来了人类的惨叫声,似乎是被龙的火焰烧到了……随着巨龙向远方飞走,雪地中也多了几具被烧焦的尸体。两人拍了拍身上的雪,来到了尸体旁,皱着眉头看着这些惨象。接触过火焰的雪都被烤化了,露出了湿漉漉的地面,只有从这里才能看出积雪有多深。

“不是说龙裔已经复活了吗?看来这位救世主也没有多积极地拯救世界……”雪瑞尔愤愤不平地嘀咕道。这时,地上被烧焦的人中,有个人突然颤抖了一下。

“瑟拉娜!他还活着!”雪瑞尔赶紧蹲了下去,就在那一瞬间,烧焦的人睁开了血红色的眼睛,哀求般地看着雪瑞尔……“是……吸血鬼……”雪瑞尔的手颤抖了起来,一把用魔法组成的匕首在她的手中现了形。

吸血鬼颤抖得更加厉害,身体不住地蜷缩着,就连他的血红色眼睛也在颤抖,这样保持了好一会儿,他便像是认命一般闭上了眼睛。
预计的痛苦并没有到来,雪瑞尔手中的匕首已经消失,转而变成了一束金色的光芒,将治愈的魔法输送到吸血鬼那焦黑的躯体上。

站在一旁的瑟拉娜心中有些欣慰,却随即又感到有些不安。究竟是为什么而感到不安呢?她一时想不起来。

焦黑的皮肤很快被新鲜的皮肤取代,那个吸血鬼很快就在雪瑞尔的治疗魔法下变得好似从未受过伤一样焕然一新。他不再颤抖,也不再蜷缩,重新睁开了眼睛,眼中充满了感激。

雪瑞尔看着被自己救下的唯一的幸存者,思考了半天,觉得自己这时应该微笑一下。

然而,还未等露出微笑,少女的腹部就被什么利刃刺穿了。

她瞪大了眼睛,面部肌肉抽搐了起来,下意识地像腹部摸去。

那吸血鬼手里居然一直藏着把匕首…………少女摸到了喷涌如注的血,倒了下去。

那复活了的吸血鬼立刻爬起身,将匕首无情地拔出,作势要啃噬雪瑞尔的肉。接着,他的脑袋就被一条冰锥刺穿了。站在一旁的瑟拉娜握紧那冰锥,让冰锥在吸血鬼的脑中搅动了一下,确认这卑劣的家伙已经死去之后便将那吸血鬼的尸体丢向一旁。
“雪瑞尔!”瑟拉娜的脸上浮现出了有些焦急的神情,她蹲下来,看着雪瑞尔身上恐怖的创口,在冰雪之中居然还有热气往外冒……雪瑞尔的脸色苍白,五官因疼痛而扭作一团。此时的瑟拉娜似乎只有一个选择,她抓起雪瑞尔的手,说道:“我这就把你转化成吸血鬼,否则你撑不住这种重伤的!”

听了这话的雪瑞尔突然挣扎起来,甩开了瑟拉娜的手,呜咽着对瑟拉娜做了一个“不要”的手势,接着,另一只手上就闪烁起金色的光芒来,治愈的光输送在她自己的身上,伤口以极慢的速度开始愈合。所幸雪瑞尔的脸色也随着愈合的进度而越发有血色了,只是那剧烈的疼痛依然让她感到痛苦不堪。

瑟拉娜就静静地看着雪瑞尔用那么慢的方式治疗自己,眼看着雪瑞尔硬撑着把自己的致命伤治好。

待到雪瑞尔的伤处痊愈如初,她便躺在雪地里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爬起来,继续向冬堡前进。

路过那具死于瑟拉娜的吸血鬼时,雪瑞尔重重地在他的尸体上踢了一脚。
——————————★——————————

艾寇

“匕落……”达瑞欧怯生生地跟在艾寇身后,小声叫道。艾寇转过身面向他,一边后退着前进一边问:“干嘛?”说完就被身后的一条深深的马车辙痕绊得摔了一跤。

达瑞欧停下来,指着刚才绊倒艾寇的辙痕:“我想让你低头看一眼,小心绊倒……”艾寇爬起来,什么话都不想说,他再度背对达瑞欧,继续前进。一阵风吹来,把他的围巾吹了起来。附近的树林也被这阵风吹得哗啦作响,枝叶窸窸窣窣地把一阵安逸递给了这两位行人。
艾寇突然停下了脚步。“怎么了?匕落?”达瑞欧也停了下来,问道。艾寇扭头望向路边的树林,左手在腰间摸出一把造型古早的匕首。仿佛顺应着这个行为,树林中的声响突然变得吵闹,发出了嗡鸣声。那些声音直刺耳膜,越来越近,直到它们的主人从密林中走出……说是“走”,实际上应该是飘出来的。

那是一种由许多条树枝扭曲盘旋而成的人型生物,枝干的缝隙中透出绿色的发光体,而在这些生物周围就是嗡鸣的主人——那是一种像蜜蜂的飞虫,成群结队地“护送”这些人型生物到来。

“是树精!”达瑞欧惊呼一声,而艾寇的右手上已经燃起了一团火焰,他将手朝空中一抡,火舌也顺势从他掌心窜出,随着他手的摆动在半空画出了一道火墙,虫群依旧坚挺地飞在空中,拍打着燃起来的翅膀,直到它们纷纷承受不了烈焰的温度,放弃挣扎,坠落在地面。

而艾寇没有过多地在意虫群,他拿着匕首就冲向了驱使着虫群的树精。虫群也许是怕了艾寇,也有可能是没注意到艾寇的行动,转而向达瑞欧飞去。

达瑞欧象征性地低身闪躲了两下,然后他的双手中就燃起了两团火焰,掌心被火焰灼烧得生疼。他做出了一个投掷的动作,一个火球就窜飞出去,在虫群之中爆开,火势瞬间蔓延了大半个虫群的规模,随后虫子们就纷纷化作红色的流星坠下,那些幸免的虫子分成了两组再度袭向达瑞欧。

此时,又有两个树精驱使虫群飘到了达瑞欧身边,说着听不懂的语言,把达瑞欧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艾寇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达瑞欧双手的火焰魔法越发耀眼,他缓缓摆动身姿,最后突然发力,让自己的周围耀起一圈火光。虽然只有一瞬,却也震慑了这些生物。

随后,达瑞欧将右手高高举起,左手的火光环绕身体,慢慢与右手的火光汇聚。他在一声怒吼之后,将那巨大的火球拍在了自己脚下的地面上。一瞬间,火焰从他脚底蔓延开来,四散横飞,最后将他周围的一切都烧了个精光。

不愧是斯坦达尔的警戒者,显然,至少在火焰魔法方面的造诣,他比艾寇强了太多太多。
——————————★——————————
另一边,被树精灵逼入密林的艾寇正一手拖着大剑,一手倒握着匕首与仅剩的那一只树精对抗。他周围都是死去的树精们枯萎黯淡的尸体。

在艾寇吃力喘息之际,树精的手臂变成巨大的藤条将艾寇直接拍在了一颗大树的树干上。接着手臂绕着树干,顺带也缠住了艾寇的喉咙。

那树精飘到艾寇面前,用那根本辨认不出是脸的部位凑近了艾寇,枝干内的绿光中传出了一长串完全无法听懂的语言,从语调来看,树精竟然越发地感到愤怒。

下一秒,这藤蔓的力度就加强了。如果不是艾寇一直用左手的重剑撑着地面,他现在已经被吊死在树干上了。他挣扎着,将右手的匕首刺进了树精的枝干。那树精怔了一下,随后便如同一颗根植于地面的树木一样一动不动,枝干迅速地枯萎,绿色的光芒也越发黯淡,却又挣扎般地试图再度亮起,这般忽明忽暗了几时之后,支持它飘浮的力量终于消失,它就像晨风省的空中城一样坠落在地,摔成了几块。唯有艾寇脖子上的藤条还固执地不肯放松,随着藤条的枯萎,越发变得像树的枯枝,在窒息感之外平添了一层皮肤的刺痛感。

他丢掉匕首,用空出的右手奋力拉扯着枯藤,终于得以解放。在狼狈落地的瞬间,他还因瞬间从窒息中恢复而头晕目眩了一阵子。摇摇晃晃地重新捡起匕首后,艾寇就拖着重剑踉跄着走回树林外的道路。
——————————★——————————
达瑞欧倒在地上,用手用力地按着自己腿上死死缠绕着的藤蔓,仿佛想把藤蔓撸下去。看到艾寇之后,他本想向艾寇求救,但看到艾寇的脸色那么难看,还是选择了沉默。

而这一次,艾寇先是把剑背回了身上,然后便蹲下查看达瑞欧腿上的藤蔓。

藤蔓连接着达瑞欧附近的一只树精的焦尸,在靠近树精的部分是与树精一样的焦黑状态,而在达瑞欧腿上缠绕着的部分却一如活蹦乱跳的树精一样是鲜绿色的状态。

艾寇看了看右手上的匕首,正在想该怎么办。

这把匕首正是当初他帮助雪漫城的女祭司寻找金树的母树汁时所要用到的,一种叫做“草木灾星”的古旧匕首。当时去拿这把匕首,是因为只有这种能让一切植物枯萎的匕首才能切开阻挡在母树周围的巨大藤蔓。一定就是这个行为害自己成了树精公敌。

没有用草木灾星杀死的树精不会完全枯萎,所以达瑞欧腿上的藤蔓才会这么难以挣脱。艾寇猜测,树精是在被达瑞欧烧死之前做了奋力一搏,刚刚抓住达瑞欧就被火烧得动弹不得,等到树精死亡,藤条也没能松开。现在想要让这藤条枯萎,就只有用草木灾星把它切开。

可是力度太小是切不开藤条的,而如果用力过猛,还有可能把达瑞欧的腿砍下来。最后,艾寇决定像用锯子一样,把匕首的刃贴在藤条上来回摩擦,只要把藤条锯出一个小切口它就会开始枯萎。
他刚要这么做的时候,达瑞欧就紧紧闭上了眼睛,还从喉咙里憋出一句“好吧,看来这条腿是不能要了,你……你最好快一点儿,不然一定会很疼……”又让艾寇哭笑不得。不知是从哪来的灵感,艾寇突然想逗逗他,于是就说道:“好,那你别睁眼,我来给你讲故事,等你听完就完事啦~”

达瑞欧的额头上落下豆大的汗珠,他颤抖着点了点头,眼睛紧紧地闭上了。“嗯……以前有看过一本叫《乞丐》的书,讲述一个落魄王子的故事,我可喜欢这本了,就讲这本好不好~?”艾寇用匕首不锋利的那一侧摩擦着达瑞欧的腿,吓得达瑞欧抖得更厉害了。“可……可不可以讲个……开心一点的故事……”达瑞欧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开心点的故事啊……”艾寇脸上寻乐的表情渐渐消失了,他的动作僵停下来,真的开始回忆起来。

已经有多久没有看过“开心的故事”了?想了一会儿,艾寇又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大概是自己还姓“奥尔文”的时候吧。此时,就连捉弄达瑞欧的兴致也没了。

他动了起来,一边锯着那顽固的藤条,一边说:“我们还真是一点默契也没有啊,警戒者。”达瑞欧“诶?”了一声,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先是看了看艾寇,又看了看正在锯藤条的匕首,发现艾寇从头到尾就没有真的想锯自己的腿。

艾寇笑了一下,继续说:“你从来就没读懂过我真正的用意。不过没什么,本来就很少有人懂~”中午的阳光有些灼热,两人早已大汗淋漓。而艾寇依然耐心地锯着那藤条。达瑞欧看着艾寇的样子,不禁开口问道:“树精不会主动袭击人的……你是不是做过什么?”艾寇愣了一下,没说话。达瑞欧也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问:“你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呀?”艾寇歪了歪头,撇了撇嘴:“你不会想知道的。”

“我想知道。”听了这话,艾寇虽然手上没停,但是表情却凝固了一小会儿:“偷鸡摸狗,自作自受呗。”

“可是你喜欢看书。”达瑞欧这样说,“从小就偷鸡摸狗的人都不爱看书。”艾寇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后他抿了抿嘴,又开始锯起来:“只不过是一点小嗜好罢了。”

达瑞欧看着艾寇被树精弄伤的侧脸,认真地说:“我想了解的就是这点小嗜好。”此时,藤条终于被锯开,它挣扎着颤抖了两下,最终变成了苍白的颜色,萎缩成了脆弱的枯枝。

解脱了束缚的达瑞欧站起来,而艾寇早已走在他前面,向着冬堡前进了。
“我确实该过另外的生活,警戒者。”达瑞欧没说话,静静地跟在艾寇身后。艾寇也不管达瑞欧是否在听,自顾自地说着,就像以往他也会自言自语一样:“我想过成为一个学者,或者发挥自己身为布莱顿人应有的魔法天赋,去做一个宫廷法师,一定也很赚钱吧?”达瑞欧在艾寇身后点了点头,不发一语地听着。

“可惜我遇到了一个对吸食斯库玛上瘾的贼头做师父,于是我也成了贼……你看,没有谁的人生是真正掌控在自己手里的,就连天际的至高王都被一声战吼震碎在王座上。人生路线、未来发展……这些都是应际遇而变的,你自身能够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到头来不过是依照命运安排前行的棋子罢了。有谁能跳脱出这一切,真正掌控自己的生活呢?哪怕是龙裔也未必能做到吧?”
——————————★——————————

(未完待续)
I
咖喱雷沃
咖喱雷沃

12 人关注

故事烩
故事烩

7056 人关注

评论区

8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