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导语:上一期中灭霸分别寻获了灵魂、力量、时间三颗无限宝石,还差心灵、空间、现实三颗宝石就能集齐全部六颗无限宝石,那么灭霸将如何搜集接下来的三颗宝石,他又是否能如愿获得死亡女神的爱慕呢?

正传:

收集者站在自己的博物馆内,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人的来信。

作为宇宙长老之一,他近乎偏执地搜寻着宇宙的珍宝与奇人,然后将之陈列在自己的收藏室里。他富有力量、智慧和技巧,但他仅仅只是利用它们去寻找更多的物件与生命,来为他业已庞博的库藏添砖加瓦。
灭霸的讯息传到了,收集者的机器使他能够和千里之外的灭霸进行实时通讯。

和园艺家一样,收集者很清楚灭霸的来意,因为当灭霸找上同为宇宙长老的Champion时,收集者就开始密切关注灭霸的一举一动。

灭霸同样毫不掩饰,直言来寻求收集者手上的无限宝石——现实之石。

已经有了三颗无限宝石的灭霸本不用对收集者这么客气,他唯一忌惮的就是现实之石的强大威力,虽然收集者并不知道这颗宝石的真实本质,但是宝石持有者能够通过潜意识发挥出宝石的能力,In-Betweener能够打破监狱、Champion能够战无不胜、园艺家能够控制花卉生长,都是因为他们通过潜意识调用了灵魂之石、力量之石和时间之石的力量。

但是聪明如灭霸也知道,自己如果表现的投鼠忌器,同为智者的收集者必然会怀疑这颗宝石是否另有玄机。

所以灭霸笑里藏刀地对收集者说,他本可以杀了收集者直接拿走宝石,但看在之前他们曾并肩战斗过的面子上,他会对收集者宽容一些,他这次并不想置人死地,但同时,他想要的东西必须到手。

所以灭霸提出,他给收集者找来一个和宝石等值的藏品,交换收集者手中的宝石。

收集者很无奈,他又能怎么样呢,他根本不知道手里那颗宝石能做什么,只能被灭霸牵着鼻子走,顺便吐了个槽:这么公平交易、彬彬有礼好像不符合你灭霸的人设啊。

灭霸哈哈笑道:也许是我老了,想温柔一点吧。

说罢灭霸就让收集者等着,他去把那个和宝石等值的藏品找来。
但是灭霸结束通讯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原地紧张地等待着。

此刻的疯狂泰坦是害怕的,如果收集者在他回信之前就来找他,那意味着收集者勘破了宝石的秘密,那样以来他就很难从收集者手下幸存了。

他开始懊恼,自己的虚张声势可能是一步坏棋。但他还是安慰自己说,没有风险,就没有丰厚的回报。

时间过去了很久。

没有任何消息。

灭霸站起来,露出如释重负的嘲讽笑容:尽管收集者有着强大的力量,但他在形而上学的悟性方面从来就没及格过。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灭霸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座驾锁定疾跑者的信号,然后去找他。
到达了指定地点的灭霸却没有看到疾跑者的身影,灭霸探头四处张望。

就在这时,一道疾影闪过并撞坏了灭霸的座驾,灭霸还没有反应过来,疾影就接二连三地驶过,将灭霸的座驾撞的四分五裂,狼狈的灭霸只得抱住最后的残片。
疾跑者得意地停在灭霸面前,询问灭霸是否受够了。

灭霸惊愕地表示原来疾跑者速度居然快到这种地步,超乎他的想象。

疾跑者洋洋自得地说,是啊,有时候他都快把他自己帅瞎了。而他之所以拥有如此神速,全都是因为他额前的那颗紫色宝石。

虽然疾跑者并不知道,但是灭霸和我们都清楚,这颗宝石就是能够支配一切空间的空间之石,疾跑者只不过无意中利用宝石缩短了两点之间的空间,才使得自己的速度快到无以复加。
而他之所以撞烂灭霸的座驾并严阵以待,是因为高天尊(Grand Master, 又译宗师、竞技天圣、棋圣,宇宙长老之首)警告疾跑者,灭霸将会来抢夺他的宝石。

话唠又自恃神速的疾跑者不顾旁人地接着说道,他虽然一向以极速著称,但是自从得到这颗宝石后,他才意识到什么是真正的速度,有时甚至在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开跑的情况下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他快过思维、快过光速,是全宇宙最快的人。

My name is Runner, I’m the fastest man alive.

明显不敌的灭霸却依然激将疾跑者,质疑他最快之名、并声称要测试他的速度。

疾跑者呵呵一笑,说灭霸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选择,然后倏尔消失在目力所极的深空,继而以两倍的速度返回,将灭霸抱着的最后一块座驾残片撞的粉碎。

而灭霸的攻击全部MISS,无一击中。
面对灭霸全无惧色的疾跑者,十分帅气地立下一个Flag, 他高高在上地冲灭霸叫喊:“面对事实吧,萨洛斯,可怜的老年人。在这星辰之下,无一物可染指与我!”

艰难应对的灭霸只好投降,疾跑者威胁灭霸,这事要了结,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痛苦,要么灭霸告诉他、为什么他如此热衷于寻获无限宝石;要么他瞬间将灭霸乱拳打死。

体术被完虐的灭霸只好开始讲述,讲述一切的起源。
六颗无限宝石起源于一切时间之前,那时他们原为一个实体,一个孤独的实体。这个实体不仅有着全知全能的力量,也拥有心智和感情。

当其时,这个实体是多元宇宙中唯一的活物,它存在任何及所有现实之中。

灭霸用了一句很玄妙的话来形容这个实体:

It was all that was and all that was was it.

我们知道上帝曾对摩西说: I am what I am.译者将其译为“神是自有永有的”,所以灭霸对这个古老实体的描述,我们可以草率的理解为“它万有永有,且万有皆备。”

所以灭霸接着说,你可以将其称之为“神”,但他怀疑,在那万古之前、连圣名本身都还未存在。
正因如此,这个古老实体,开始感受到有史以来最为浓重的孤独——一切存在都是他的一部分、除它以外,不会再有任何生命存在。

世上不会再有比它更荒凉孤独的存在,所以它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是那全能的力量不会就这样随风逝去,在它的灰烬中诞生了现存所有的现实。而这个实体的核心转化成了六颗无限宝石,它们是终极的权能,是全宇宙最黑暗的秘密。

而一旦灭霸得到所有六颗无限宝石,他就有资格坐在死亡女神的身畔,平起平坐、举案齐眉。

听完这一切的疾跑者嗤之以鼻,对灭霸深情款款的野心不以为意,并决定亲自收集六颗无限宝石,将这至高无上的神力据为己有。
然而装了半天孙子的灭霸目露凶光,一波反杀即将开始。

灭霸先是实力嘲讽了一波疾跑者的智商(灭霸的吐槽堪称教科书级别),然后说:“以我对高天尊的了解,如果高天尊料到我要来对付你,必然给你准备了一套反制我的策略。可惜啊,我就知道当你以为我必败无疑的时候,会停下来洋洋自得、幸灾乐祸。”
然后灭霸又嘲笑疾跑者身怀稀世神兵却拿来跑步,顺便解释了一波空间之石的加速原理。然后就拿出时间之石,将疾跑者的寿命变老了一百万岁。
灭霸早已看破宇宙长老们的“不朽”只是极缓慢的衰老和极其漫长的寿命,但是终究有个尽头,时间之石就是揭露这个尽头的利器。灭霸从衰老的疾跑者额头摘下空间之石,然后将疾跑者变为了一个婴儿。

相信读者还记得,灭霸出来是为了寻找一个藏品,来交换收集者手中的现实之石,但他为什么一直和疾跑者周旋?

没错,“婴儿疾跑者”就是灭霸拿来交换的藏品!
灭霸的计划不仅使他拿到了空间之石,还使他能够用疾跑者换来现实之石,可谓一石二鸟,但仅仅只是二鸟而已吗?灭霸制定这样一个计划,除了能够获得两颗宝石,还能帮助他实现怎样的战略目的呢?
收集者是疾跑者的叔叔,正等着灭霸拿藏品跟他换宝石。而灭霸的座驾已经被疾跑者撞烂了,灭霸怎么去找收集者呢?

没错,空间之石能够控制一切空间,扭曲、折叠、传送都是小菜一碟。

灭霸抱着婴儿疾跑者,传送到了收集者的博物馆。
而收集者早早架起大炮,准备一等灭霸现身窗外就将他轰杀至渣,没想到灭霸居然直接出现在他的博物馆里,令他大吃一惊。
当他发现灭霸带来的是婴儿状态的疾跑者时,收集者再次大吃一惊。

灭霸对收集者说,这个状态下的疾跑者手无寸铁,任何人都可以对他做任何事情,这其中自然就包括,将其陈列在博物馆里。
收集者一下子动心了,试想他的收藏里将包括同为宇宙长老的族人,多么诱人的一个想法。

于是他让灭霸保证,不能干涉他和婴儿疾跑者的存在,否则不交易。

灭霸一口答允,二人银货两讫,灭霸拿到了现实之石,而收集者准备将婴儿放置在陈列柜中。
拿到了现实之石的灭霸再也无所畏惧,当时就嘲笑收集者,这么个神器拿你侄儿就给换了,然后小小显示了一下现实之石的威力。
眼见大势已去的收集者肠子都悔青了,让灭霸赶紧走人,桑心,嘤嘤嘤。

这时灭霸幽幽地对收集者说:“对了,收集者,我有个事没告诉你。我下在疾跑者身上的时间咒语,是有时限的......”
灭霸话音刚落,婴儿状态的疾跑者就恢复了正常,他揪着叔叔的领子就是一顿乱捶,一边骂他叔叔居然想将他关在这些个玻璃箱里,然后又是一顿捶,可怜收集者在疾跑者的快拳之下被捶成了蛇皮。
截至此时,灭霸只剩最后一颗无限宝石没有集齐,那就是高天尊手中的心灵之石。
作为宇宙长老之首、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的老人精,高天尊最擅长的就是竞技,毫不夸张地说,他是全宇宙最会博弈的人,所以笔者认为最接近的翻译应该称其为“棋圣” ,他是整个漫威宇宙中掌握着最大量的竞技运动的人,同时掌握着接近天文数字的星球文明的竞技运动和棋牌游戏。

他的一生就是和各种宇宙大神或者宇宙级反派打赌,赌赢的人能够赢得一整个大事件。

高天尊最著名的一次竞技是和死亡女神,恕我直言,死亡女神虽然是宇宙五神之一,但是在智商上被高天尊碾压成屎。高天尊赢得竞技之后希望能够复活他的好朋友收集者(那时收集者已死),但是后来发现复活不了,高天尊就牺牲自己的生命换基友复活了。

后来高天尊和地球进行了一场棒球比赛,如果地球英雄胜利,高天尊将答应给地球和平,后来死亡也加入了这次竞赛,竞赛的过程也是阴差阳错,最后的结果是死亡不仅复活了地球已经死去的复仇者,而且也正式赐予了所有宇宙长老真正的永恒不朽不死的能力。(以上两段摘自英文维基及“来自地球的巨人”贴吧)

作为一个早期反派,高天尊还创造了邪恶版的至高中队——险恶中队。

当灭霸来找高天尊时,灭霸很识相地直接对高天尊说,想怎么赌。
高天尊则是直接拿出心灵之石,然后介绍了一番心灵之石的保护措施,他将心灵之石和一个传送装置置于重重力场保护之下,传送装置只识别高天尊本人的生物信息,只要有贼或者捣乱的人想要破坏力场,传送装置就会立刻将宝石随机传送到一个未知的地点,连高天尊本人都无法知道位置,而且传送一完成装置就会自毁,使人无法根据装置上的数据追踪宝石的下落。
灭霸笑道,看来老子不陪你玩这个破游戏是不行了,也罢,你划个道,爸爸我奉陪到底。

于是高天尊开始讲述他将要和灭霸进行的竞技项目,高天尊想让灭霸跟他来一场准军事演习,为什么是准军事演习呢,因为二者将在一个虚拟的精神世界进行交战,规则是每人各穿一套VR战甲互相攻击,只要一方给另一方造成致命打击,盔甲就会自动停止工作,然后自动退出游戏界面,所以输赢也很好判定。
高天尊自负地对灭霸说,你不妨把你那五颗无限宝石也拿出来用,这样更有意思。

灭霸说好啊,为什么不用。

于是二人戴上仪器,进入游戏界面。
但当灭霸一进入游戏世界他就意识到高天尊骗了他,因为他发现这些战甲是真的,而一旦造成致命打击,导致的将不是退出游戏,而是重伤死亡。

果然,战斗甫一开始,高天尊的攻击就往灭霸的喉头招呼,招招狠辣。
但是灭霸居然还很理解高天尊这种耍赖行为,并评价说,他要是站在同一位置,他也会这么做。

然后双方一阵互殴,高天尊故意卖了个破绽让灭霸欺近,但是就在灭霸开火的瞬间,灭霸的武器炸膛了,整个战甲瞬间爆炸,将灭霸湮灭在了火海之中。
以为自己已经获胜的高天尊仰天长笑,说自己身为竞技天尊,本来最不齿耍赖行径,但是这次赌注实在是太高了,他不出千已经不行了。因为他也知道了这些宝石的本质,也想将宝石据为己有。所以他在比赛前就破坏了灭霸所穿战甲的武器系统,然后在战甲中安置了硅基霉菌,除非事先有防备,否则任何人都将被霉菌包裹。
洋洋得意的高天尊没有想到,随着被霉菌包裹的石像落地摔碎,里面露出的竟然不是灭霸,而是一个灭霸模样的机器人。
高天尊大惊失色,但是为时已晚,真正的灭霸拿走了心灵之石,破坏了游戏装置,高天尊的意识跌进了无边无际的精神世界。
尽管高天尊已经失去了意识,但是灭霸依然还是要例行嘲讽一波,高天尊已经知道了心灵之石的威力,却还要将宝石离身保管,如果他带着这颗宝石,那么心灵之石就会揭示参与竞技的灭霸只是一个机器人而已,但他偏偏不用,选择相信自己的赌技,在战斗的一开始就注定了败局。

灭霸继续嘲讽道,已经获得了五颗无限宝石的他有一千种方法可以取走心灵之石,但他就是要用这一种办法秀高天尊一脸。事实证明整个宇宙长老种族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看客们固然为灭霸的棋高一着而叹服,但此处已经为灭霸将来的失败埋下了伏笔,试想,拥有五颗无限宝石的灭霸大可用现实之石抹除高天尊设下的力场,或者将时间倒回高天尊设置力场之前,然后将心灵之石夺走,但他依然选择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来对付高天尊,这和拥有心灵之石却依然选择用赌技对付灭霸的高天尊,有本质的区别吗?乱拳打死老师傅,自信,往往是丰功伟业的绊脚石。
话说回来,灭霸已经拥有了六颗无限宝石,心灵、灵魂、现实、时间、空间、力量,已经完全超出了宇宙立方曾经赋予他的神威。
时间之石:有了它,灭霸将能够深入最原始的过去、到达最遥远的未来,任何曾经存在或将要存在的事物将暴露在他的洞察之下,一旦他发现任何不妥,他都能将之修复到他最满意的状态。

无限,如同等待灭霸塑造的粘土。
空间之石:有了它,距离成了纸上的概念,灭霸能够无处不在或者不在任何一处,他能够随意支配空间,即便是天国也将按照他的审美重新排列。一个崭新的宇宙出现在灭霸的视野里。
心灵之石:有了它,没有任何人能够在灭霸面前隐藏秘密,所有的心灵都将对灭霸敞开大门,他能感受到宇宙中所有生物的梦想与渴望,同时不受这些心智影响。他将在所有的头脑中播种他自己的目标和想法,全宇宙都将被他所奴役。
力量之石:它为其他五颗无限宝石提供动力,正是它使得一切变得可能,它从无尽之尽抽取力量,使思维变成现实,有了它,灭霸再也无所畏惧。
灵魂之石:亚当术士曾用它从敌人身上抽取灵魂,他像所有凡人一样短视,丝毫不知道这颗宝石能够完成何种宏大的愿景。配合其他宝石,灵魂之石是一种操纵的工具,是将生命按照他的喜好进行扭曲的核心。仅仅一个念头,他就能将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变得残暴嗜血、同类相残。他能将负罪者变为圣人,将圣人变为野兽,连死者的灵魂都将归他所有。
现实之石:即便是最理智的头脑也无法理解这难以想象的存在,有了它,灭霸能够修改物理定律,撤销事实的意义,天堂或者地狱,全在他一念之间。

他思即实现。
而他获得这一切之后,唯一想做的,就是长坐于他爱人的身畔。

灭霸高声向死神坦露心迹,他现在已经成为了连死神都必须敬畏的存在,他的存在凌驾于一切之上,甚至超越了混沌与秩序,一切都成了他的一部分,都成了他的奴隶,他即现实、他即无限、他即全能。

他深爱着死神,他认为像死神一样的女子应该有一个相当甚至更加优秀的伴侣,他做到了,全都是为了死神。而他此生所愿,就是做一只小羊,坐在她身旁,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他身上。
狗头人代替死神回应灭霸的表白:女神希望萨洛斯大君明白,萨洛斯大君的每个愿望都将被女神奉若圣旨!萨洛斯大君若想坐在女神身畔,那么你将得到属于你的王座!
说罢,死神的身畔升起一个骨堆王座,灭霸坐了上去,深情地对死神说:“你与我,将共享永恒的极乐。”

狗头人再次替女神回应道:女神说,如果那就是萨洛斯大君的愿望,那么她将长伴大君左右。
灭霸忍无可忍,他冲下王座质问女神:为什么你还在通过你的属下对我传话!我是你的丈夫,我要你直接对我说话!

然而狗头人再次开口:女神的意思是,萨洛斯大君新获得的力量,使得您不再和她平起平坐,而是已经远远超越了她,如果大君的存在是一匹宏伟华丽的织锦,那么女神只不过是这其中的一个小小针脚。女神认为直接和您对话,实在是太不礼貌了。

灭霸一言不发地看着狗头人,然后将他炸的粉碎,飞溅的血迹甚至弄脏了死神的脸,但是死神却不敢发怒,灭霸静静地看着死亡女神,然后转头走出了女神的大殿。
他本可以强迫死神开口跟他说话,他的神威能让死神屈从他的意志,但那不是灭霸想要的,他渴望的是女神的爱慕,而不是盲目的臣服。他感慨自己千算万算,唯独算错了这一步。

他默默的回到无限之井前。

灭霸,萨洛斯,疯狂泰坦,全宇宙最好的阴谋家与骗徒,他的探索超越了一切,本是一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他成功了,他从宇宙大神们手中夺取力量,但他唯独忘了探索自己。
他当今之成就,没有任何人胆敢妄想奢求,但是谁又能想到,封神之路的背后,是一场如此空虚的胜利。
井水边,一滴眼泪滑落。
下期预告:无限手套神器初成,宇宙为之战栗!弹指间一半的生命被抹去,灭霸能否赢回死神的爱慕?复仇者联盟瞬间减员一半,将如何应对?神明议会,论破!
I
Nyarlethotep.G
Nyarlethotep.G

330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68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