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前言:不得不承认,看门狗2以一款3A大作的角度来看,几乎已经没有太多可以挑剔的所在。丰富的玩法,富有诚意的支线任务,隐藏在城市各处的彩蛋内容,甚至是不再脸谱化的街边路人,完全营造出了一幅真实的美国西海岸加州的风情。在这里有缩小版的斯坦福大学(现实的斯坦福有8000英亩),有充满了种族歧视的奴歌(隐喻Google),有混乱但又不乏黑暗秩序的地区帮派。在这里,如果你对美国现在的文化有一定的了解,你便会有极强的代入感。

如果这些都是一个开放世界游戏的应尽职责,那狗2最令人感到振奋的,其实是这款游戏给人带来的整体的“真实感”

看门狗2与GTA5

看门狗2会被人不自觉的拿来和GTA5进行对比,但是这其实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育碧从来不是像R星这样愿意十年磨一剑的公司,他的组织结构和经营理念都和R星大相径庭。GTA5是一款艺术品,是你愿意提前预约半年的三星米其林;而看门狗2则更像是家门口的汉堡王,简单粗暴甚至稍显简陋,但是根据市场的口味时时推出新产品,而且量大、吃得饱。

GTA5是我玩过最真实的游戏,无论是驾驶、射击、人物的动作、表情、剧情整体的设计,都无不完美。只有一个问题,他不够现代。GTA5就像是麦克喜欢看的老式好莱坞大片,剧情老套,从开头你就能猜到结尾,但就是这样老套的剧情,却让你心血澎湃、不能自拔,最后为主角的命运或长吁短叹或振臂高呼。

整个GTA5,是对那个麦克记忆中的旧时代进行一次绝大的致敬。那些旧时代的影子是纠缠了麦克二十年的激情和梦魇,他深夜从床中惊醒有的不仅是害怕、更是空虚。中年危机的主题衬托出的是《拆弹部队》式的、对战场、对真正属于自己的事业的渴望。所以GTA5的整体主体,是Good Old Days。连里面最新潮时髦的富兰克林,内心中想的也都是Family, Friend和Money这种老式的美国价值观。反叛强权?这只是帮朋友脱离险境捎带的东西罢了。这样的叙事结构和游戏想体现出的整体观感,是那个旧日的美国,是一帮老炮儿的青春回忆。

而看门狗2却不同,里面的人极尽新潮,干的事也特别新潮。但最可贵的是,他干的每一件事,黑入别人的手机偷钱、引爆下水管道、操纵别人的车子、伪造犯罪证据吸引警察或帮派、引发大范围停电,都像是现实生活中可能发生的。他没有制造出一种杀出重围中科幻的抽离感、也没有GTA5里那种我们一辈子都遇不到的枪战火并。狗2更像是营造了一种“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的感觉,你往往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很多事情,比如了解他人的情报信息、偷钱或者窃听,这带来的不仅是一种隐秘窥视的快感,更是一种真实感。我们很少会上街带枪跟别人干,却有可能瞥两眼别人的微信聊天。

现代生活的真实感

看门狗2里面存在的滴滴打车系统,将这种真实感推上了一个高峰。这个打车系统比GTA5当中先进了很多,育碧把很多支线任务巧妙地安排在了这个系统里,有时候你载的乘客会把你带到黑帮地点想勒索你,有时候你载的人是一个UP主、要求你陪她做飞车特技,有时候你载的人是你刚愚弄完的科技公司CEO的下属、被你搞的事情焦头烂额但是又觉得大快人心。

一切的一切,都让你觉得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你是这个世界当中真实存在的人物,而不是一个过客——这是看门狗1的问题。主角是一个冷面杀手,他做的一切是为了复仇而不是为了社会,这更像是GTA5的世界观。反抗强权无非是个人恩怨的副产品;而冰冷残酷的芝加哥,则是这场复仇最好的背书。

在看门狗2里,滴滴打车系统和侦察姬系统一起,他们都满足了一个用户基本的需求,就是让我在闲逛的时候有事情做。有时候我不想那么快的推进主线,那我在这个都市闲逛的时候,请不要给我GTA5或者刺客信条式的空旷和无趣,请给我一些事情做。对,给我些事做,这是所有苦心经营的开放世界想要满足玩家的。

而当你闲逛到一个地方的时候,喔,这里有个主线,就顺便推进了吧。然后主线推进之后,这个世界又会产生新的影响,你在滴滴打车或者窃听别人的手机的时候,会得到别人对你的反馈。你在街口闲逛的时候,也会接到新的任务线索。也许是破坏一个黑帮的走私计划,也许是修复一个ATM的漏洞,也许是帮奥克兰大学的穷学生打败斯坦福的富二代,只要你能想到,没有不可以的。
而这次的升级系统是所有游戏的升级系统里最真实、最创新的。我是一个普通人,我没有注入血清也没有魔法系统,我怎么提升我的能力?现代社会的答案是:学习。从何处学习?从人与人的交流当中学习。

这就是DedSec系统存在的意义,一旦你拥有更多的粉丝,就会有更多的人分享他们的技术,你就可以提升你自己。而在地图中黑入某些东西获得的升级点数,则可理解成你上传了某个新漏洞或者技术,以此获得更多的论坛或者APP点数,去学习别人发布的技术。而一切的基础,是粉丝。这个系统的巧妙在于他不再以虚无缥缈的经验来界定人物的成长。到底什么是经验?经验是重复过去的行动,而不是创新的必要条件。我练一辈子毛笔凭什么我可以学会钢笔书法?一切来自于分享,分享导致创新。

看门狗2的世界里,真正实现了万物互联。我可以坐在一个堆高器里,把自己举高高,然后像开车一样穿越整个都市,而在这时候,我或许可以获得很多我之前得不到的高处的钱包或者点数。我可以强行倒退别人的车子,然后上去抢走他。我可以抚摸路过的狗狗,或者对路人跳舞。我走在路上似乎会有人黑入我,我可以找出他然后把他干掉。我看某一个人不顺眼,我不需要自己动手,只要伪造一个犯罪证据就可以让警察叔叔带走他。我愿意的话,可以从所有人的口袋里偷钱、或者让街上的所有车子连环怼。这似乎不是未来,这就是现在。

然而,这样的现实,不可怕吗?

超人与老大哥

在这里终于进入了本文的主体,那就是看门狗2的剧情和游戏本身,一起表达了什么。我从来不认为游戏可以跳出本身的游戏性来聊剧情,就好像你不可以脱离电影的拍摄、演员演技、音效、特效来跟我聊剧情是一样的。一个艺术品的存在是一个整体,尤其是对于看门狗2这样的开放世界来说,单独剥离剧情是愚蠢的。

粗略来看,看门狗2的剧情是非常非常粗浅的。有一个大反派,他们创造了控制全世界的电子设备的系统,让我们之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变得可能。而这些反派则在这个系统里安插后门,牟取暴利。无论是通过ATM漏洞刷钱、用系统漏洞黑掉监控进行警匪交易、还是通过计算你的日常消费饮食提高你的保险金、或者是计算一个人的犯罪可能,似乎这里的反派穷凶极恶,你在街头巷尾都可以听到人们的抱怨声,而我们的主角一行人则是反抗强权的种子,为所有人揭开这些人物的丑陋面纱——听着的确像某些黑客组织的作风。

然而问题是,他们所反叛的系统、不正是赋予他们权力的系统吗,不正是他们肆意妄为替天行道的基础吗?就好像反派一直在说的,DedSec只是他的棋子,也是他的孩子,没有CTOS,就没有DedSec。反派想做的,也是通过Marcus一行人,来制造恐慌,从而加强他对这个城市的控制。你也许会说,只是因为育碧想要加强游戏性、想要让玩家更自由,所以让Marcus可以在这个城市里肆意妄为。但是真是如此吗?育碧想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我们来看看门狗2里的一些系统变动。
首先,这一作取消了善恶值。的确,善恶值、或者辐射3里的Karma,已经是一个落后的系统,这一时代的玩家早已不想受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的拘束了。狗1里的善恶值也更像是对不完整的系统的一次尝试性补完。然而问题是,当主角富有如此强大的近乎金手指的能力的时候,没有了善恶值,是不是对玩家最后的一点约束都消失了?

再看第二个问题,这一作的警察追捕系统做的简单无比,和狗1不同,在狗1里如果你犯事了你会被一个烦到不行的扫描系统追查,然后要用那个驾驶手感稀烂无比的车逃出生天。也许是育碧也被这个系统烦到了,这一作警察的作用几乎没有。你犯事之后只会有一个黑色的警报,如果你能够阻止行人的报警(这简直简单无比,一个按键就可以了),你甚至不会被追捕。而就算你被追捕了,不到3星是不会出直升机的,就算出直升机了,中期你也可以点出一个可以让直升机直接报废的技能,或者你可以气定神闲的开起狙击把驾驶员打死。

看到了吗,这一作的主角与其说是黑客小天才,不如说是法外狂徒。在刺客信条里,你不能随意杀死平民,否则会被系统强制掉线,因为刺客是有道德观的;在GTA5里,想要逃出警察的追捕也是一件很令人烦躁的事情;而在这款游戏里,似乎是育碧就是想营造这种无法无天的感觉,以此引发玩家的思考,那就是,当一个系统赋予了一群人超乎于常人的能力的时候,他们该受到谁的制约?

看门狗世界的混乱,来自于一群自诩自持超人哲学特质的人和1984里的老大哥的斗争。而这和刺客信条里的刺客组织和圣殿骑士的斗争不同的是,这些“超人”的能力竟然是老大哥赋予的,而这些“超人”也更加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狗1里的狗哥是一个杀手,他从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不道德的,既是因为自己的工作害死了自己的侄女,又是因为自己的妹妹因为他的工作排斥他。他是一个赎罪、复仇然后又完成自我救赎(redemption),最后隐身事外默默打击犯罪行动的人(狗2当中可以看到)。他从未声张自己,哪怕他的名头在黑客圈里已经如雷贯耳。他更像是黑夜里的蝙蝠侠,执行着自己的正义,内心却充满了道德的冲突,这样的人格,反而更具戏剧张力和人物魅力。

然而Marcus他们呢?他们更像是漫威里年轻气盛的少年英雄,比如早期的蜘蛛侠,他们很难去思考一些超出自己目标之外的东西,比如自己的行为是否给整个社会造成了影响,是否有副作用。他们隐藏在DedSec的面具下,看似淡泊名利,实际上却竭尽所能的向社会宣传自己。他们是从未长大的孩子,却又是可怕的超人。

育碧的野望

我们可以看见,育碧这几年致力于逃出正反派的二元对立。在《刺客信条:叛变》里,刺客组织因为自己的狂妄和大意险些灭世,导致主角的出走和反叛。在《刺客信条:枭雄》中,主角看似不断地破坏圣殿骑士的阴谋,却让一个小女孩险些因为没有药品而死亡,甚至让英镑差点崩溃。圣殿骑士用尽心血建立了世界中心的伦敦,差点毁在一个愣头青手里。那这个时候,到底是谁有问题?是阴谋设计、最后却让无数人获得福祉的圣殿骑士或者是看门狗里Blume是反派,还是正义感爆棚、却无法无天的DedSec和刺客组织是反派?

或许这个问题就好像超人大战蝙蝠侠或者美国队长大战钢铁侠一样,没有对错,只是站队问题。但看门狗2所带给我的震撼是,他把这种复杂的二元关系拉到了离我们更进的现实世界观当中,你或许不用担心有刺客天降正义给你袖剑抹喉,或者钢铁侠放激光炮的时候砸中你家的公寓,但是你的确应该担心一下你的个人信息是否被获取、你的电话是否被窃听、你的保险费用会不会因为你在饿了吗上点了太多东西而提高,而当这些东西发生时,对你做这些事情的人是Blume还是DedSec,还真的重要吗?
I
高鸿离
高鸿离

2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55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