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日落过载》:一场西方社会的解构狂欢

《日落过载》:一场西方社会的解构狂欢

《日落过载》本月会免,而这款“冷门3A”在嘻哈的疯狂背后隐藏着的,是独到的内涵。

freelee

XBOX ONE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一名社会底层的清洁工拯救末日众生,一个虚拟现实角色的自我意识突然觉醒。一对豪门夫妇,为何弃高材生儿子于不顾?一座大都市的民众,如何亲手把自己拖入地狱?敬请关注《走近科学》之《我是一个世界末日的狂欢小能手》……

假如你是一位Xbox One独占游戏《日落过载》的玩家,希望把它安利给自己的朋友,你不妨用上面的这段话。由Insomniac  开发,《日落过载》有着爽快的操作和艳丽的色彩,全程疯疯癫癫、打打杀杀、欢欢乐乐。趁着4月《日落过载》针对Xbox金会员用户免费的机会,不妨一起来日落市释放压力,顺便看看天才的游戏制作商,如何创作一款后现代主义风格的“解构-建构”大作吧。

亚文化大杂烩

光看《日落过载》的封面,我们就知道这是一款不走寻常路的游戏:主角梳着鸡冠头,穿着涂鸦图案衣服和滑板鞋,戴着黄金面具人形象的腰带,拿着一把奇形怪状的武器;变异的怪物张牙舞爪,蓝白色的机器人散发着邪恶的气息;其他角色的造型也有意思,白色衣服的女子戴着一副墨西哥摔跤手面具,边角位置的另一位大姐,穿得像个古代帝国的战士。

《日落过载》封面,看着没一个角色是正经人

这张封面其实集合了非常多的“亚文化”元素。主角呈现典型的“非主流”形象,怪物和邪恶机器人常见于好莱坞B级片,墨西哥人是美国社会的边缘族裔,战士大姐代表Cosplay玩家这个个性鲜明的扮装团体。

普罗大众对“亚文化”常常侧目而视,但在学术界中,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课题。“亚”这个前缀,意味着亚文化往往在不同程度上有悖于社会主流思潮,不过它富有生命力,尤其深受青少年群体欢迎。而经过长时间的发展和认可后,亚文化也能融于主流文化——例如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如今深受大众欢迎,然而以超级英雄漫画为代表的漫画圈,是最常见的亚文化圈子之一。

《日落过载》封面的亚文化元素只是冰山一角,游戏的流程更是把亚文化发扬光大。主角飞檐走壁,可以在电线或者水面滑行,影射青年群体中常见的滑板和跑酷运动;游戏带有“捏人”系统,自定义角色的服装可以通用在男女角色身上,玩家完全能够制造出一个“异装癖”;游戏中的“日落市”,到处是色彩鲜艳造型大胆的涂鸦图案——又是典型的支流艺术标志;游戏的收集元素很“奇葩”,例如滑板鞋、厕纸、人形气球、UFO;游戏角色基本上都是美国社会的边缘人,黑人、拉丁裔、亚裔,清洁工、书呆子、漫画宅;主角死亡后再生时会出现各种不同的串场动画,包括变成丧尸从地底爬出、变成吸血鬼或木乃伊从棺材跳出——这些幻想角色也是B级恐怖片中的常见形象……

除了上述这些比较泛化的亚文化意象外,游戏中还有大量的具体的亚文化形象呈现。游戏角色满嘴《星球大战》、《铁血战士》的经典台词;《魔戒》的“宝物”、《终结者》的杀人机器、《绝命毒师》的杰西、《午夜凶铃》的贞子纷纷乱入;《传送门》、《刺客信条》、《辐射》等关于其他游戏的彩蛋层出不穷……

一个再生场景蕴藏着《辐射》《午夜凶铃》双重彩蛋

亚文化为《日落过载》赋予了大量细节的血肉,它的灵魂,则在于我们谈论一部故事性作品总乐于提及的一点——世界观。

世界末日游乐场

《日落过载》讲述的是一个怪物横行的世界末日故事,但这里没有其他末日向作品的苦大仇深、悲痛欲绝,主角简直如鱼得水。玩家不但通过那些旨在强调游戏快感的操作感受到这一点,连主角自己都一遍又一遍地说:“世界末日真是太好玩了。”

然而主角最早并没有这样的“觉悟”。瘟疫爆发前,主角是一位卑微的清洁工,谁都对他不屑一顾。瘟疫爆发后,主角像其他末日故事的角色一样,仓皇躲闪,直到后来被一位大叔救下并招揽,成为求生团队的一员。这时,一位为主角制造强化道具(Amp)的科学家点醒了他。这位仁兄是一位黑人,说话也充满黑人的嘻哈风格。他在游戏训练关的一段台词,奠定了这款游戏的感情基调:

“世界末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这里没有老板,没有规矩。我自己把它称为‘世界爽末日’(awesomepocalypse)!”

之后主角恍然大悟,开始在日落市的欢乐历险:看到怪物主动骚扰,跟一群玩魔幻史诗Cosplay的奇人打得火热,组织末日摇滚音乐会……其他角色也跟主角一样没心没肺。有的只顾收集漫画书,沉浸在自己的宅男世界;有的感到了无生趣,但原因竟然是末日导致他喝不上昂贵而环保的纯净水;有的对外界漠不关心,只顾和自己养的电子宠物狗一起玩耍;有的角色甚至连领便当都领得很欢乐,例如在一个写着“请勿吸烟”的油井上抽烟然后被炸死。

这个成就,描述的是一个脑残NPC在油井上吸烟被炸死的可笑经历

更有趣的是,角色自己在游戏中疯疯癫癫还不够,甚至频频打破“第四面墙”,向现实中的玩家问好。“第四面墙”是文学领域中的一种比喻,指的是把虚构作品和现实加以区别的东西。任何有意把虚构和现实混淆的手法,都被视为“打破第四面墙”。在《日落过载》中,不少角色都有过“破墙”举动。他们会冲着玩家的方向敲敲打打,似乎他们发现有一块屏幕挡在他们与玩家之间。他们甚至能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游戏角色,这方面在主角身上体现得最明显。

打破第四面墙一例:主角对威胁自己的NPC说“老子武器多着呢”,然后屏幕突然弹出武器选择界面,把NPC吓了一跳

在游戏序幕中,主角拿出手机玩游戏,而这款游戏就是《日落过载》本身。主角的台词,常常是对游戏的常见设计手法的吐槽。例如疯狂科学家正想提示他可以通过射击油桶来引起爆炸时,主角说:“我玩的游戏够多了,我知道油桶有什么用。”又例如主角看到一处远处的风景,他评价道:“这鬼地方我到不了,搞不好是续集的场景吧。”再如主角看到一位剧情NPC,他惊呼:“这人头上不应该有个光标,好让我辨认出来吗?”这些台词很大部分是自言自语,但实际上又不是自言自语,而是对玩家发声。他好像在暗示:“你看,我连自己是游戏角色都知道,这游戏中没什么事情不能发生的吧?”

用非主流拯救世界

颠覆式的世界观和表现方式、数之不尽的亚文化元素,两者在精神上一脉相承,体现某种背离传统、对立传统的精神。用比较“装13”的术语来说,它们是 “解构-建构”的手段或体现。

在哲学史研究领域,德里达利用“解构”(Deconstruction)一词来反思传统西方思维的形而上学模式,探索新的哲学思考手段。从此,“解构”被后现代主义者应用在一切反主流、反传统的领域。《日落过载》野心很大,简直是一次解构现代西方社会的尝试。

作为地球上最强大的经济文化体,西方社会利用自己的话语权,对内对外输出各种“普世价值”。《日落过载》则试图剥下这层价值背后的伪善。按照游戏设定,日落市瘟疫的元凶是一家唯利是图的巨型企业——FizzCo。这家饮料集团为了在市场竞争占得先机,在没有经过安全系数评估的情况下,仓促推出一种叫“过充”(Overcharge)的能量饮料。饮料发售当天,所有喝过过充的人都发生变异,成为丑陋的怪物“突变者”(Mutant)。日落市沦为地狱,制造惨剧的FizzCo不但没打算解决问题,反而派出机器人军队追杀幸存者,试图毁灭证据。FizzCo那群卑鄙的高管们,当然也一早就逃离日落市,留下普通民众挣扎求存。

这是一个典型的阴谋论、怀疑论故事。FizzCo的种种作为,迎合了民众对政府、商业巨鳄等势力组织的不信任感,象征着民主体制、自由交易等美好概念的幻灭。但《日落过载》的解构并不止步于此,主流民众本身也是被解构的对象。在游戏序幕阶段,FizzCo举办了一个“过充”发布派对,一群红男绿女在劲歌热舞中畅饮,他们最后都变成怪物。无处不在的突变者,成为对大众消费主义的讽刺。

这群沉溺消费主义不能自拔的男女,最终都变成怪物

西方人温情脉脉的清教徒式家庭观念也惨遭嘲讽。游戏中,一位高中高材生闷闷不乐,因为不知道自己父母的去向如何。主角为此去寻找其父母下落,最后却发现这段让人瞠目结舌的留言:“如果你听到这段留言,证明你还没挂,太可惜了。我和妈妈准备搬去巴哈马群岛。我们把你信托基金的钱都兑现了,这样妈妈就可以天天开香槟,爸爸也不用找份新工作啦……对了,尝了我们新出的‘过充’了吗?估计你会喜欢呢。”父母不但不顾儿子安危纵情享乐,甚至希望儿子挂掉。这一幕,完全违背我们惯常理解的父母子女之间血浓于水的纽带之情。

讽刺是解构的一部分,但绝非全部。一切有意打破传统的行为都可被视为解构。在一款动作或射击游戏中,武器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一般来说,游戏中的武器再夸张,也基本脱离不了枪、炮、手榴弹等等普遍性的原型。但《日落过载》虽然也有冲锋枪、激光炮等常规造型武器,大多数武器却简直是胡闹。一串爆竹加一个龙头面具,或者一个灭火筒、一个氧气瓶加一只装着火药的玩具熊,便成为拯救末日的超级大杀器。这种解构方式颇有深意。承担救世任务的,不是我们以为威力强大的暴力工具,而是我们身边再平常不过的日用品的创意组合。

奇葩武器大集合,那个熊宝宝的名字叫做泰迪TNT(TNTeddy)

当我们用无厘头的武器屠杀突变者时,其实是这款游戏在执行“建构”(Construction)的步骤。按照后现代主义的观念,解构之后还要有建构的过程,不能光打碎传统,而不提出新的东西。经过《日落过载》解构的现代社会,本质上与世界末日无异。为了解决这个危机,游戏塑造一群社会边缘人,推动他们用大开脑洞的武器走向自强。他们不但具备了迎击突变者的能力(这背后其实还带有冲破消费主义的隐喻),最终更形成强大合力,足以对抗像FizzCo这类庞大的霸权机器。

可见,在《日落过载》中,离经叛道不单单是一种对现实社会的忧思,更是在发出一种“我有我主张”的豪言。那群解放日落市的英雄,处处闪现着非主流人物的独特智慧和内涵。而这份内涵,也最终成为游戏内涵的根源。

艺术佳作的商业失败

《日落过载》的英雄们取得胜利之后,末日废土竟然变成比欣欣向荣的资本主义社会更幸福、更快乐的国度,再次呼应“世界爽末日”的主题。他们热爱的亚文化,也得以根植在日落市,走向繁盛。

然而,尽管游戏角色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游戏本身却没有取得与其艺术成就对应的成功。2015年中,有消息爆出《日落过载》仅卖出32万份,这个数字颇令喜欢这游戏并希望与更多同好交流的玩家失望。

独占于一个弱势平台,为《日落过载》的“仆街”埋下伏笔。微软的早期昏招,导致Xbox在本世代的颓势。“美国国民游戏”《光环》、历史悠久的《古墓丽影》都挽救不了“叉盒子”,《日落过载》又有什么办法扩大传播渠道?

同时,《日落过载》再创新,也并非开创某种3D大作风格的先锋。论恶搞,2013年的《黑道圣徒4》有过之而无不及;论爽快,PlayStation独占的《恶名昭彰》在上世代就已经成名。玩家会预期《日落过载》有自己的特色,但并不至于为了这款游戏入手一台口碑不怎么样的游戏机。他们有适当的替代品满足自己需要。

说到恶搞,这个黑帮大佬兼美国总统并不是要针对谁……

此外,游戏过于剑走偏锋,决定了其受众群本来就窄。尤其是里面的文化元素大部分来自西方世界,对于中文玩家来说相对陌生。美国玩家看到主角挥舞星球大战光剑也许会感到兴奋,我们却只对着一根“电灯泡”一脸懵逼。

同样是针对中文玩家的问题:《日落过载》没有汉化。本来东西方文化就有隔阂,现在多一份语言隔阂,增加了中文玩家的理解难度。《日落过载》玩家是小众,中国的《日落过载》玩家则简直是“微众”了。

笔者“不幸”是微众之一,也因此更加不希望这款精品被埋没。笔者当然不会幻想,这样一篇文章能鼓励读者入手Xbox One,傲然跳进“日落坑”。但对于主机在手又有订阅金会员服务的同志来说,假如这篇文章能让你对《日落过载》产生一点兴趣,愿意趁会免的时候尝试尝试,这也足够让笔者欣慰了。(现在笔者多人模式搜不到人,急需好汉们助力啊!/(ㄒoㄒ)/~~)

38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