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いつか、届く、あの空に》(后文使用音译简称“一次卡"来代替本作名字)是一部由日本游戏制作公司Lump of Sugar(砂糖社)所发行的游戏。也是该社少数不以废萌为主打的作品。此作由著名脚本家朱门优执笔,砂糖的主力画师萌木原担任原画,为我们讲诉了一座渴望看见星空的小镇上所发生的故事。

朱门优


谈及作品之前我得不先介绍下朱门优。朱门优因为善于使用俳句及他那种独特古风的写作手法被人誉为“文青”(这也是被翻译者咂舌原因之一,华丽优美的文笔虽然增加了作品的观赏性同时也让翻译的难度呈几何式增长)。
善于以景抒情的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浪漫主义者。庞大的世界观以及构筑表里两界差异巨大的价值观并将它们揉捏在一起亦是他的拿手好戏。但是,他的缺点也很明显,不善于写多女主已成为他的一块心病(galgame大多数情况下都需要写多女主路线),作品情节起伏处理不到位,还老喜欢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掉书袋。这些缺点并不能阻碍笔者喜欢上朱门优的作品,他的作品中对儿时誓言的坚定执着,对未知的未来的迷惘探索,歌颂爱情的矢志不渝也是使人喜欢上他的原因之一。

剧情简介


主人公巽策被放逐到空明市,在那里,他遇上了天降的妻子唯井双见。随着交往的深入,他发现这座镇子一到晚上星空就会被云所覆盖,而为了看到星空,每一百年就会有一群女孩子成为“扫晴娘”为实现居民们的梦想而努力,也为了让自己的渴望抵达云的背侧。。。。。

当然,这只是该作品的表面故事。善于里展开的朱门优为其添加构建了以北欧神话为基础,辅以星座、生肖等杂学构筑出了一个庞大的世界观。也写出了隐藏于乌云背后那片星空的真相。

一次卡由于是朱门优早期代表作品,世界观的塑造还稍显稚嫩,打磨的还不够完善,出现了一些都合的情况。笔者玩过后也有过许多疑问,至今未能完美的解答出来。这也是本作评论两极分化严重的重要因素之一。这些风评也一直延续至今,虽然《朝色》中朱门优已经尽力改善,不像一次卡中那样的直白暴露,但还是挡不住群众们的抽丝剥茧。

鉴于剧透等诸多因素,本文后面重点讲述人物,并尽最大可能减少剧透

唯井双见

唯井双见属于本作默认的真女主(剧情锁),也是本作表世界的主要推动者。表世界(共通线)几乎都是围绕这双见这人物所展开的。从男主策进入小镇开始到双井的照阳菜的结束为止,可以说,整个表世界都是因为双见所构成的。当她清楚了自己行为的苍白无力,当她想要了解这事件背后所隐藏的真相时,当她欲承担自己身上所背负的重担时,表世界那安宁祥和的梦境就会碎裂,陷入里世界那潭深黑的污水中去。

双见是唯一一位处于漩涡中央而不知发生何事的人。并非是她自己不愿意寻找真相,而是大家不忍心将真相告知与她。这位面冷心热,不懂得看气氛的女子,从始至终都为他人在着想。她最大的愿望仅仅只是希望能和男主站在星空底下一起静静欣赏那美丽的星光,却在她最重要的照阳菜中用童话般的手法来完成,只是因为这是她奶奶的愿望罢了。
在所有人都不看好她,即使她最深爱的策也开始动摇的时候,她还是依然坚定的去完成下去。她心中难道不知道这种童话般的手法能扫去乌云的概率微乎其微么?她难道不清楚自己所做的一切很可能徒劳无功么?不,她心中明白,即使如此,即使她不能用自己的双手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她也要先达成他人的心愿,她也坚信着自己的好友此芽能够在她失败之后完成清除乌云的责任。所以,她在里世界中了解了真相后是那么的歇斯底里,所以,她才会在最后放弃她深爱的男主去完成使命。
这样的一个女子,她令所有的污泥情不自禁的远离于她,希望直到最后的最后她还是依旧能保持纯洁圣白。如果说樱守姬此芽是一位公主,那么唯井双见就是一位圣女。她就像一捧火焰,用自己来温暖他人。いつか、届く、あの空に,这既是本作的标题,亦是双见最后留给策的话。
在双见故事中,有一个不能被忽略的人。那就是双见的护卫与跟班爱爱爱。在个人看来,爱爱爱在双见线中的描写比另一位女主明日宿伞在她的个人线中的描写更为出色,也更令人心动。三线中,双见线侧重写人物,此芽线写剧情,伞线写设定的写作风格可能也使在双见线中担当配角的爱爱爱比伞更容易令人心动。

爱爱爱是发自内心仰慕双见的女孩,她可以为了双见抛弃自己所背负的命运,将双见的事情处于第一位。在遇见策后从厌恶——谅解——托付——爱慕的转变也让我们清楚的了解到了爱爱爱的内心变化。当她对策说道:”不管今后发生任何事请,请相信大小姐,请永远在她身边“时所表达的无奈与不舍,对即将发生的未来的哀痛,全都凝缩于这一句中。
在双见线的最后,在她那暗喻的表白中,即使知道会听见拒绝的言语,还是向策发问,最后一个人在空荡的大屋中将自己的初恋埋葬。我认为当爱爱爱讲出托付的话语时,那恋情的火苗就已经开始在她的心中种下,虽然最后熄灭的那么直白。我想如果策最后即使对她点头,也会使她自责,因为这是不能说出的爱情,这是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情,只能让它消散,别无他法。

樱守姬此芽

樱守姬此芽是在一次卡中描绘的最为出色的女主。这也使得此芽因此成为砂糖社的看板娘。可能是因为共同性中双见的存在感太强的缘故,朱门优为表歉意将此芽与伞的出场写的尤为细腻。宛如童话中所走出来的人。

梦と现の狭间に船を浮かべて、缓やかに漂いながら。 水滴に変じた鞠で戯れる姫君が、物忧げに微笑むその世界が。 丽し御手に笔を宿し、幻想という名の染料で染め上げた俺の视界。 その瞬间、俺はただの観客だった。 (梦与现实间的小船,缓缓的飘曳着。 掬水嬉戏的公主,微笑着对世界回以忧伤。 倩丽的手似笔,将幻想的染料涂在我的眼中。 在那瞬间,我却只是个看客)
细腻的文字配上如歌的原画CG,加上宛如此芽专属打造的BGM(。。。。。。),将一位公主带到了我们的面前。如果说策与双见小时候的纽带是童话,那么此芽与策的纽带便是公主。对,亦只有公主才能描述此芽。在世人面前讲大和抚子的形象展现,把背后经历的伤痛回咽,只为儿时那段铭记于心的记忆。
初遇策时的紧张与惊讶,听见策有未婚妻时的失落与无助,为了使策讨厌自己而强迫第一次使用骂人的语句来骂策反而吸引策的注意时的紧张与无措,不想看见策的脸却不自禁的用眼角来观察策,无一不在诉说着此芽与策之间曾发生的事。此芽的的纯情也在这些小动作中一一展现。即使明知对方家族与自家势不两立,即使明知这样做可能打破表面上的宁静,但她还是会去做,如同飞蛾扑火般接近。为了大局而矜持身份的此芽,当策出现在她的视野中遍慌了手脚,乱了章程。感情的白纸渐渐被其所填满。少女心只为君之所见,少女思只为君之所思,少女事只为君之所为。

双见似火,此芽若水。点点相思尽汇心泉他人不得知。丝丝真情润物细无声,而非火焰那般引人注目。

此芽和策的故事是揭秘里线故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理清此芽的时间线会对所发生的事情有大致了解(具体请参考最后的背景评析剧透)

明日宿伞

伞线可以算是一次卡中的败笔,夸张的虎头蛇尾与弹跳式的剧情会让人目不暇接。而且伞线与共通线的性格差异巨大也是此线褒贬不一的重要组成因素。和此芽一样,朱门优为了弥补共通线的遗憾也为伞的出场添加了一幅童话色彩。

——遮りを携えたその少女の事を、いったい何と呼ぶべきなのだろう。 少女と目が合った瞬间。 ——その雪景色が、とても优しく彩られて见えた—— 桃色の结晶が舞う园にて。 俺は、妖精と出逢ったんだ。 (和少女视线相碰的瞬间。 这片雪原的景色,看上去是那么的温柔多彩。 在这个桃色结晶飞舞的花园中。 我,与妖精邂逅了。)
上文提过,双见线写人物,此芽线写剧情,伞线写设定。朱门优急于想将未补完的世界观全部塞进伞线。令伞线的说教主义赤裸裸的暴露在玩家面前。无厘头的结尾也值得诟病。

伞的个人魅力几乎都是体现于共通线的那位温柔的大姐姐身上。善于捕捉气氛,总能在合适的时机中打圆场。经常神出鬼没。不知不觉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吓你一跳。也会在对你说了一句告别的话之后消失无踪。

如果双见似火,此芽若水,那伞便像风。不仅是因为她如风般的飘忽不定。也是说她像风一样守护着那小小的4个人的家。她也是飓风,既能吹散笼罩在众人头上的乌云,也能将所有的一切摧古拉朽的破坏。被名为家族所束缚的风,那便是明日宿伞。

结语

朱门优在一次卡中拥有大量的隐喻词语。例如各个主角的名字:双见、策、伞、此芽都各自拥有各自所隐喻的含义。其中策的含义在故事中还拥有三层不同的含义。各自的姓氏也拥有不同的含义。解读这些隐喻也是一次卡的魅力之一。

一次卡为朱门优打响了名声,也使朱门优的受众两极分化,关于一次卡的讨论热度至今未减。朱门优为只会在废萌中玩耍的砂糖社的历史里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也在galgame史中留下了一个响当当的位置。不管一次卡的评论是好是坏,它都已经在我们的脑海里记下了一笔感动。这个描绘家族的故事,这所希望能重新看见星空的小镇,现在也许在东京都的某个角落中还闪闪摇曳着。
-------------------------------------------------------分界线--------------------------------------------------------
以下为一次卡的背景考察与一些设定解析,含有大量剧透。如果你玩过本作并对其中故事有些困惑时,请看下面的内容解析帮助理解。如果未玩过本作或者正在玩本作的人,请千万不要看下面的内容,这会大大降低此作的魅力。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本文为LoVe_Mu翻译整理 以下翻译为いつ空的考据和资料,通过网上有爱之人整理编辑而成,对于全通游戏而却有无法理解之处的玩家可以起到引导、解释的作用。 由于解释中涉及到日文假名读音等问题,因故需要简单的日文50音基础,同时亦保留部分游戏中的固有名称、对白以便于理解。 文中的“我”均指代此WIKI的编辑者。 原文地址:https://bbs.sumisora.org/read.php?tid=11053251 北欧神话 —————————————————————————————————————————————— 「一次卡」虽然以北欧神话为蓝本,但游戏是经过原北欧神话改编而来,所以在设定上会有不同的部分。 ラグナロク(诸神之黄昏) ラグナロク发生之前的流程,北欧神话和「一次卡」有些差异。。不过我们可以将其看成是神话解释的差异。 具体表格我就不翻了,请大家自行查阅百度或WIKI诸神之黄昏的相关词条。 在北欧神话中,顺序是 暴风雪(フィムブルヴェト)发生 →太阳被吞噬&月被撕裂 →世界所有的封印的被解除 →ロキやフェンリル等人开始向神的世界展开进攻(アースガルド*2) →アースガルドの門番ヘイムダルがギャラルホルンを吹いて開戦を告げる →ラグナロク 一次卡中,一般认为是 暴风雪(フィムブルヴェト)发生 →太阳被吞噬&月被撕裂 →红色雄鸡打鸣 →金色鸡冠的雄鸡打鸣 →茶红色的雄鸡打鸣 →ラグナロク 差异比较大的地方,如下几点: フィムブルヴェト的规模以及发生的时间有着很大差异。 北欧神话中的フィムブルヴェト(就那雪)持续了长达三年,在这段时间内,人类的世界(ミッドガルド)已经荒废,并且在ラグナロク之前便开始走向了崩坏之路。虽然认为フィムブルヴェト是ラグナロク的前兆,但却并非跟ラグナロク有直接关系。 在一次卡里,在世界范围内只是某程度上的普通暴风雪。同样发生在ラグナロク之前,但仅持续了较短时间。人类的世界并未受到较大影响。因为作为ラグナロク的预兆,倘若ラグナロク未成立的话,它便会消失,所以可以认为跟ラグナロク有直接关系。 在北欧神话中,因失去了太阳和月亮而导致的ロキ以及フェンリル等的封印解除,这是战争的直接原因。也就是说,只要太阳和月亮存在,封印就不会解除,战争就不会发生。 在 一次卡中,「異ならぬ世の終わりより」章里,オーディン在同フェンリル作战。因为那时太阳和月亮还都健在,所以与封印什么的无关,战争都已经开始。只不 过,在「異ならぬ世の終わりより」里,还未发生ラグナロク。也就是说,「诸神同魔物的决战」跟「ラグナロク」作为两个相互独立的事物来考虑。 ラグナロク开战的信号,在北欧神话中是ヘイムダル的ギャラルホルン。在一次卡中是红色雄鸡的打鸣声。共通点都是失去了太阳与月亮。 在北欧神话中,「开战的信号」就是同字面意思一样的「战斗开始的信号」,在ギャラルホルン被吹响、雄鸡打鸣的时候,ロキ和フェンリル已经开始对アースガルド展开了进攻。就算阻止「开战的信号」,其结果也只会让诸神的迎击准备变迟而造成不利,无法回避终末战争本身的发生。 在一次卡中,倘若作为「开战的信号」的雄鸡不打鸣,ラグナロク就不会发生。比起这么说,可以认为是“只要关键条件没有凑齐”,ラグナロク就不会发生。 要按一次卡来说的话,这个『ラグナロク』或许就是「导致终末和世界毁灭发生的既定的言灵」。 就算发生战争,只要『ラグナロク』这个言灵没有发动,最终结果就尚未决定。这样一来的话,只要回避掉这个言灵,诸神最终将魔物消灭、从而防止了世界的崩坏也是有可能的。 グングニル(永恒之枪) 在北欧神话中,乃是ドヴェルグ(ドワーフ,妖精,矮人)所锻造的、枪尖是钢、枪柄是用梣做成的一把枪。 拥有投出则必定会命中目标的的魔力。 オーディン驾驭过スレイプニル,所以经常可以看到表现为骑马也可以使用的大型枪。 也有过オーディン把枪借给人类的剧情,(虽然能不能完全发挥其能力犹未可知)所以貌似人类也能驾驭该枪。 在一次卡中,グングニル出现了两把。 第一把是オーディン生来就拥有的枪。这是一次卡独立的设定,神话里没有的枪。 之后该枪被插在了之后成为空明市的地方,弃之不理。 不管是オーディン还是樱守姬的御前,都称之为『枪』。虽然看上去是『枪』,但通过策的解对,看透「其并非是『枪』」,乃是正体不明的魔具。 跟北欧神话中所流传的相比,是相当小型的双手枪。枪整体由矿物质或是类似金属的谜之素材构成。中间枪本体部分的周围由其他小部件呈螺旋状环覆而成,不管怎么想这外观设计都不适合投掷和挥舞用。 除了名称相同,跟神话里的グングニル完全是两样东西,与此枪相关的场面无法参考神话。 另外一把枪,则是オーディン把第一把枪遗弃在空明市的土地之后,从矮人那得到的枪。这把才是神话中的「グングニル」。 スットゥング 别名『病める舌』,跟神话中相差甚远,在一次卡中是改变版。 在神话中,是独占了从フィアラル那里夺来的蜜酒的巨人。 在一次卡中,则是被巨人当成养子而养育成人的人类魔法师变化而成的巨人。 曾是オーディン的随从,只是看着オーディン使用的ルーン进行模仿,竟然就能将所有ルーン掌控自如,真是个碉堡的家伙。 同时也是明日宿家的始祖。 用假蜜酒骗了主神オーディン,而后在オーディン追来索要真蜜酒时,通过在オーディン面前狠狠地将蜜酒挥洒一空的行为,来坚持主张「人类的尊严」。 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这一点,或许就是先祖作风的遗传。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全线路共通 平行世界(相异世界) 在「異ならぬ世の終わりより」中,我们将策等人所在的世界称之为“平行世界”。 策所经历的三条线,在平行世界中同时发生。在平行世界中所发生的事件可以认为是相互独立的。 不过,在オーディン那边,三条线中所发生的事件则全部发生。 由于在双见线的世界中スコール被打倒、在此芽线的世界中ハティ被打倒、伞线的世界中フィアラル被打倒的结果,所以在オーディン所处的场景中,ラグナロク的发动条件就消失了三个。 平行世界之间貌似在某处是有联系的。 那么,到底在哪有联系,那个交界线是什么? 或许,人类所居住的世界「ミッドガルド」是平行世界,而在其外侧的世界则都统和为一个世界。 顺便说一句,伞姐所打倒的フィアラル是处于诸神的世界アースガルド同巨人的世界ヨトゥンヘイム两者的交界线上。伞姐都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到达这种地方……果然伞姐有些“诡异得可怕” 至于平行世界中所发生的事件,在具体哪个时间点反映到ミッドガルド之外的世界中,这一点尚不清楚。 只不过,凭感觉推断,在外侧的世界中所发生的事件,会对所有ミッドガルド的平行世界造成影响。 时系列的不一致 在平行世界中,各自时间的行进貌似并不是一致的。 这一点尤其表现在暴风雪发生的时间上。 双见线 6月29日 白天。策和菊乃丸对战的时候。 此芽线 6月28日 夜晚。此芽昏倒在樱花树下而后醒来的时候。 伞线 6月28日 白天~黄昏。伞姐破坏战车、灭掉雲戌亥家之后。 狼追太阳的那个ミッドガルド外侧的世界(统一的“无异”世界)中,作为发生事情的契机的暴风雪,在平行世界中分别发生于不同的时日。 在外侧的世界中,狼追上太阳的时刻,在不同的世界中是不同时日。 因而也就是说,可以认为在各自平行世界中,时间的的行进是相异的。 蛙蟆龙(あまりょう) 包覆空明市夜空的云。 该云是由每隔100年举行一次的仪式而生成的。 成为蛙蟆龙的人是雲戌亥家的女孩。 这样的女孩自出生就身体虚弱,无法活下去。 因此,必须有跟雲戌亥家有血缘的巽家人的生命作为食饵被“吃掉”。 雲戌亥家的蛙蟆龙仪式已经行使长达1000多年。 目的就在于面对ラグナロク时,代替被スコール所吞噬的太阳而人为做出一个照耀大地的第二太阳。 双见是最后的蛙蟆龙,担负着成为第二太阳的使命。 同时,小时来到空明市的时候,受到“饵之诅咒”而被双见“吃掉”生命的人是策。 由于有着为了举行蛙蟆龙仪式的言灵存在,空明市被结界所封闭。 蛙蟆龙(日文是 蛙蟆龍)在日文中能写成“雨竜”和“雨龍”。由字面意思,带来降雨之恩惠的龙。乃是人们信其为“为人们带来吉事之兆,招来幸运”的想象产物。同时在后白河法皇一手操办的祈雨仪式上,也绘于最后登场的舞姫——静所受到赏赐的舞衣之上。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诅咒的结束●解除 —————————————————————————————————————————————— 想要让「饵之诅咒」结束,该怎么做呢。 此芽老师说过「饵之诅咒」是「不死就不会结束」的。 并且,「只要是外力的干涉,不管其力量大小一概不受影响」。 假若就算樱守姬家还未能完全正确理解雲戌亥的力量,也应该并不会跟实际相差太多。 首先,是“无法通过外力来解除”。就算是神也解不开。 恐怕能够直接解除诅咒的人,除了施加诅咒的静本人之外别无他人。 我们认为,作为机关人的此芽爸爸并不能解除诅咒。耐火的机能只是作为一个属性将火炎无效化。从这个“属性”的表达来看,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种“被动”的印象。所以只不过是机关人自身就算受到火炎也不会有效果,而无法解除他人身上所受的雲戌亥之力。 伞姐的话,或许能通过神符来令其无效化。 『呪返』和『镇火』两个神符,大概对「饵之诅咒」不会奏效。『呪返』是自己受到诅咒的时候将其无效化,若能对他人的策使用会感觉很奇怪。而『镇火』则同机关人一样,是一个让自身受到的火炎之力无效化的东西。 不过,倘若通过『死忘』来夺去其「死亡的权利」,或许作为一个结果而言,两者会相互抵消变得无效化。但是,『死忘』看似应该是对“具有生存权利的人”使用的神符,能否对已经失去「活着的权利」的策使用,则是一个疑问。 就个人(WIKI编辑者,非译者)而言,在双见线中最有魅力的场景便是静那句「就算是神也(解不开)」。倘若能如此简单地就解开了,感觉也太逊了啊www 不过,此芽思考过诅咒结束的可能性。 此芽应该是不知道机关人的耐火机能以及伞姐的神符的。 并且此芽理解诅咒的性质。 此芽线的6月28日。在此芽晕倒在樱花树下的场景中,有一段回想策的场景。而那正好是在即将叙述诅咒性质的时候。 「ここまでしてあげたんだから、さく、ちゃんと生きなさいよ」 思わず、あの頃を思い出してそう口にする。 ――でも本当に、これで彼は生きられたのだろうか。 胸にこみ上げる不安は、その事ばかりだ。 或许“做到这一步的话,能够活下去”。 “这样一来他就能活下来了么”这句话中抱有不安——也就从反面说明“这样一来策就能活下来”。 当然,这可能是弥留之际的此芽缩期望的“希望”、“梦话”之类的,或者可能“只是在让自己安心”。 不过, 「饵之诅咒」是剥夺「活着的权利」的诅咒。 受到诅咒的人必须是巽家的人。 在诅咒发动的时点,「活着的权利」已经确定会被剥夺。 只要「活着的权利」被剥夺,诅咒便会结束。 倘若按如此而言,假如因这个诅咒而被剥夺的是 此芽的「活着的权利」的话—— 因为「结婚仪式」的魔法,策和此芽是两个生命 = 共有「活着的权利」。 共有着的话,能够替换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且本来,本篇中也说不清策的生命到底是策自己的还是此芽的。 由于「结婚仪式」而传递过去的此芽的「活着的权利」,因策具有“巽”的性质而被变换过去,从而诅咒也传递给了此芽。 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以此芽的死去而诅咒终结。 原本2个的「活着的权利」当中一个被夺去,另外一个留在策身上的话,或许策就能得救。 只不过,在此芽线中貌似此芽自己完全没有察觉到策身上被施加过两个「饵之诅咒」。 而且,在进入第二部分的时候,两个诅咒共同有效。(请参照此芽线中「过去发生的事件 关于致死之诅咒」) 只有一个「活着的权利」被夺去的话,还有另一个在诅咒留在身上。 想让诅咒全部结束,必须有2个「活着的权利」。 生命相连的策、双见、此芽三人中,必须有两个人死去。 在双见线中……首先是此芽的死,策也在之后不久死掉了。剩下的双见成为了蛙蟆龙。虽然策之后凭借メメ的「意炎」在僵尸化的状态下复活了,不过这已经算是死过一次了。 在此芽线中……双见由于明日宿家(伞姐)的袭击死亡,此芽在樱花树下死去。活下来的策对刚刚死去的此芽使用了「逆式魔枪」,使得死转化为生。(链接「逆式魔枪是?」) 伞线中……此芽在樱花树下死去,双见被伞姐杀死。策因别人的行为而得以解除诅咒。 作为结果,此芽线和伞线中,策活了下来。 游戏中,此芽说过「人家要是死了,他又会再次死去」,这个意思应该是说“不能因为诅咒之外的原因而死去”……大概。由于诅咒即将夺走「活着的权利」而终于要结束。要是被别人杀掉的话,诅咒便无法结束。之类的。 ↑为了符合前后而言。 不过要是这样的话,双见被伞姐杀死的情况下诅咒就不会消失了。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空明市的结界 —————————————————————————————————————————————— 被称为有识结界,是使别人无法分析、认识对象(雲戌亥家相关的事)的结界。被赋予「空明市」=「こうみょうし(koumyoushi)」=「合(kou)皿(myou)子(shi)」=「盒子」(盛放点心之类东西时使用、带有盖子的容器)这样的说法。 其效果有两个。 『赝(がん)』 在三个领域中具有效果。 第一领域:使人无法思考空明市内发生的矛盾,并且会自动修正意识中的矛盾。会让人不把对空明市抱有的疑问当成疑问感觉出来。 第二领域:打消别人进出空明市的意图。无论是从里向外还是从外向里,只要接近边界便会使其拥有沿路返回的想法。 第三领域:让人无法发现雲戌亥家的“真相”。这是个推论,游戏中并没有确实的记述。 『狱(ごく)』 从物理上遮断从空明市内出去的方法。倘若尝试强行出去,会被火炎烧得片甲不留。 雲戌亥家的人,『赝』和『狱』都没有效果。 樱守姬家的人,『赝』不起作用,但『狱』有效。并且,每当有想要夸示自己力量的人去挑战『狱』,结果都是以死亡的失败而告终。樱守姬的御前貌似说过“没用的别去了”。 巽家的人,拥有突破『赝』的资质。只不过,究竟能否实际突破,要看个人能力。就算能够突破,也只能突破到第二领域。 就算是没有异能的一般人,只要从雲戌亥家的人那得到「有识之外」的咒术,便可以突破『赝』『狱』两方。在雲戌亥家的信者中,有受过「有識之外」而同空明市外进行联络、物流的人。 另外,如果有雲戌亥家的人同行的话,『狱』也是可以突破的。 至于策, 双见线中,因メメ的异能『意炎』而受过「有識之外」。 此芽线中,通过靠自己的力量便突破到『赝』的第二领域。 伞线中,貌似策关于有识结界的事情几乎啥都不知道。 此芽线中,策虽然同双见一起通过了『赝』和『狱』,不过说过要是强行通过的话会被烧尽。 在那之后,此芽带着策想要逃离空明市时来到过边界附近,此时(没有双见同行)的策能否突破『狱』是不明的。此芽从策那听说过策曾一度通过的事,或许认为策也是能够自由通过的人。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双见线 —————————————————————————————————————————————— 本层开始存在图表,手机可能无法正常阅读 —————————————————————————————————————————————— 策的生命 变动表(双见线) 受到饵之诅咒的策,在剧情后半身体状况会发生激烈的变动。 在此通过对照剧情里的事件而对变动的流程进行思考。 在此芽线中,因为魔力=生命力,所以推测在战斗中一旦使用异能「解対」,就会相应地消耗生命。 双见线中,身体状况激烈变动的原因大概就是这个。 【生命表】 图标数量: 4:衰弱状态 3:强衰弱(严重衰弱) 2:危险线 1:濒死状态 【基本变动量】 双见:每天 早晨+1,每两天追加一次早晨+1(合计+2) 此芽:每天 早晨-1 策: 每两天一次 早晨-1(虽然每天会-1,不过因为此芽的供给而部分相抵) 6月24日 (朝) ★★★★★☆☆☆☆☆ 蛙蟆龙:可以发动。 ★★★★★★★★★★ 双见:无变化。在此之后双见自身的量不会变化。 ◆◆◆◆◆◇◇◇◇◇ 策:因为饵之诅咒而减少中。 ▼▼▼▼▼▼▼▽▽▽ 此芽:无变化。 (夜)巽家中菊乃丸来袭,策迎战。之后昏倒。 ◆◆◆◆◇◇◇◇◇◇ 策:因发动解对-1。衰弱状态。 6月25日 (朝)策在メメ的照看下恢复了意识。 ★★★★★★★☆☆☆ 蛙蟆龙:通常增加+2。 ◆◆◆◇◇◇◇◇◇◇ 策:通常减少-1。强衰弱。 ▼▼▼▼▼▼▽▽▽▽ 此芽:通常减少-1。 6月26日 (朝)策在メメ的照看下恢复了意识。 ★★★★★★★★☆☆ 蛙蟆龙:通常增加+1。 ◆◆◆◇◇◇◇◇◇◇ 策:无变化。强衰弱。 ▼▼▼▼▼▽▽▽▽▽ 此芽:通常減少-1。 6月27日 (朝) ★★★★★★★★★★ 蛙蟆龙:通常增加+2。太阳模式的能量补充完毕。 ◆◆◇◇◇◇◇◇◇◇ 策:通常减少-1。危险线。作品中无描写。 ▼▼▼▼▽▽▽▽▽▽ 此芽:通常减少-1。衰弱状态。 6月28日 (朝)策的身体状况回复。 ★★★★★★★★★★★ 蛙蟆龙:通常増加+1。溢出中。 ◆◆◆◆◇◇◇◇◇◇ 策:受到此芽的追加供给+2。虽处于衰弱状态,但由于较之前有回复而负担减轻。 ▼▽▽▽▽▽▽▽▽▽ 此芽:察觉到策处于危险线,追加供给。通常减少和追加供给合计-3。濒死状态。 (昼)策、雲戌亥家で茂一と対峙。 ★★★★★★★★★★★ 蛙蟆龙:変化なし。溢出中。 ◆◆◇◇◇◇◇◇◇◇ 策:使用解对用于战斗减少-2? 危险线。 ▽▽▽▽▽▽▽▽▽▽ 此芽:身体无法承受负担死亡。 (夜)ふたみの蛙蟆龍発動。 ★★★★★★☆☆☆☆ 蛙蟆龙:云化-5。 ◆◇◇◇◇◇◇◇◇◇ 策:减少-1? 濒死状态。 达到一定临界点一下会加剧减少说。 6月29日 (朝)策,僵尸状态下复活。 ★★★★★★☆☆☆☆ 蛙蟆龙:无变化。 ◇◇◇◇◇◇◇◇◇◇ 策:通常减少-1。然而因「意炎」而保持僵尸状态。 (昼)双见,太阳化。 ★☆☆☆☆☆☆☆☆☆ 蛙蟆龙:因太阳化-5。 ◇◇◇◇◇◇◇◇◇◇ 策:处于不管如何使用解对也不会减少的最强僵尸状态暴走中。 (空) ★☆☆☆☆☆☆☆☆☆ 蛙蟆龙:无变化。 ◇◇◇◇◇◇◇◇◇◇ 策:杀破狼。 —————————————————————————————————————————————— 此芽和伞怎样了? 此芽 耗尽持续对策供给的生命应该已经死亡。 在终章,樱守姬的御前消失无踪。大概是因为知道了ラグナロク开始的信号,赶不上血的回收而放弃了,从而回到了原来的世界(ニザヴェリール?)。 伞姐 因为策选择了双见,所以什么都不会做进行旁观。 明日宿家本身在世界中继续着“为守护人类尊严”的活动。 伞姐只要还带着「傘」这个名号,或许会以监视「雨=蛙蟆龍」的情况为名目而留在空明市。 饵之诅咒呢?为何策最后活下来了? 虽说是借助メメ的『意炎』而再度活动,不过因为已经死过一次了,在那个时点「饵之诅咒」便结束了。 只不过,之后究竟在哪个时点复活的不明。 策同成为太阳的双见相见时,双见说过 今ならアナタを……押し付けられた役目から解放する事ができる。 私にはもう供給は必要ないんだ。条件はすべて出揃った。 今この時、アナタが生きているのなら、もうこれ以上何かが失われる事はない 虽然这么说,不过之后策立刻说这是「说谎」而否定。 在这之后 アナタは死なせない。死なせるもんか 不过之后立刻 大丈夫。上手くいく。 願いはきっと叶うんだって、そう教えてくれたのはアナタだから。 所以,看起来并非是采取了什么具体的行动。 要都合一点考虑的话, 既然都能通过解对成为剑,说不定通过解对成为“活人”也未尝不可。 还有就是,オーディン“报恩”的结果。 这样则是真正的“依赖于神”了,稍微有点难以认同。 关于ラグナロク 由于想要吞噬太阳的スコール被变成“杀破狼”的策所打到,「ラグナロク」没有发生。 虽然不明「ラグナロク」停止的条件,不过只要先停止「开始的信号」就可以的感觉。 所以,因为打倒了最开始的スコール,也就没有了接下来的发展。大概。 对照北欧神话来看的话,因失去了太阳和月亮都而导致世界中的封印解开,所以解放了ロキやフェンリル,这是导致ラグナロク开战的一个重大原因。所以,只要守住太阳,封印就不会解开,ラグナロク应该也就不会发生。 「意炎(うらやき)」之力 メメ说,「意炎」是「能够把直接情报传送给对象的能力」,「那是与炎相关」。「被送过去的情报会伴随负面的心象侵蚀对象」。 不过,我们认为这之中存在少许误解。或许メメ有意地使用「意炎」的目的就在于产生那种效果。 很有可能,「意炎」未必一定会伴有「负面的心象」。 虽然可以「将与炎相关的情报直接送到」,不过究竟会变成何种心象则全看使用者。 这是从受到「意炎」的策说「メメ的炎是焦心之炎」来推断的。 在双见线中,策受到过两次「意炎」。第一次是在空明之里,メメ使策看到雲戌亥家历史的时候。第二次是死后以僵尸状态复活的时候。其中,第一次是伴有负面心象而发动的。 那么,僵尸化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看到”的可能性很低。 メメ在回忆中说过「要是正对其使用能力时对方死亡」,则能力会因不断维持对方的脑功能而使其僵尸化。 这样的话,就算死后产生的心象未能传达过去,刚开始使用能力时产生的心象应该已经传达过去了。 在稍微往前一点的回忆中也是,メメ认为「策已经看透了什么」。倘若策从「意炎」中看透了“某些东西”的话,肯定是看到了“某些东西”。 看到的东西很可能就是“メメ对策的思慕之情”。明知不会有结果却依旧喜欢上策的“初恋之心”。 メメ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而通过「意炎」对策告白。 策在巽家中同メメ的临别对话中,想必是如下内容。(括号部分是追加解说) 「じゃあな」 「まっ……待って! 待ってよ!」 「俺を止める理由があるのか?」 「……あるよ (だって、好きになった人だから。“死”しかないとわかって行くのを、黙って見送るなんてできない(残りわずかな時間、少しでも愛を見て欲しい))」 「俺を止める事が出来るのか?」 「えっ」 「脅しは効かないよ、メメ。  メメの炎は心を焦がす炎(相手の心を焼き壊す炎、であるとともに、燃えるように焦がれる恋心)だ。それがお前の能力なんだろう?」 「……(「意炎」の能力に、「愛の気持ち」に)気付いてたの?」 「自分を生き長らえさせてくれた(メメの策に対する「愛する人を助けたい」という)理由も考えられないようじゃ、ふたみを助けに行く(策が愛する人を助けに行くという)資格すら得られないさ」 「…………」 「けど、今の俺の心は焦がせない(メメの気持ちには応えられない)よ、メメ――もっと熱いもの(ふたみを愛する気持ち)で燃えている」 「…………」 「同じもの(愛するという気持ち、何も省みずに愛する人を助けたいという気持ち)の在り処を、俺は知ってる」 拳で、こん、と。 メメの胸を叩いた。 メメ虽然说过「虽然本人(策)貌似完全没有甩过我的自觉呢」,不过策肯定是有所自觉的。在知道メメ心意的基础上,“无法回应那份心意”而在「妾」和「新娘」两者中选择了「新娘」。 虽然策经常是一副除自己喜欢的人之外怎样都无所谓的言行举止,不过这里或许是彰显男人风范。 ———————————————————————————————————————————————— 「北谷菜切」具体怎么读? 要付诸文字写出来的话,近似于「チャタンナーチラー」或者「チャタンナーチリー」。 其乃琉球语。 在「北谷菜切」的传说中说到的「北谷村」是「チャタンソン」。通过MS-IME97能很好地把「ちゃたん」打成「北谷」。 策的解对看到的东西是? 在终章,メメ对策说过: 策は、“届く”って、ただそれだけの確信で本当に天へと昇っていった。それで気づいたの。 あなたが解対で見ていたのは、“武器”じゃなかったんだね あなたが視ていたのは―― “想说什么就说清楚啊”的这种感觉。 首先,我们先列举出我们认为策使用过解对的情节。 ●碰触到菊乃丸的刀『村正』之时 ●碰触到茂一的矛『珈蓝』之时 ●同茂一的战斗中使用『北谷菜切』之时 “――お前、この刀の銘を知ってるか? 村正? 徳川を祟る刀? ――違うね。この刀の名前はな、『北谷菜切』だ ……この刀はな、思い出したんだよ。俺が知ってしまったから 村正という銘の“祟りを押し付けられただけの刀”だと思い込まされていたのに、“自分は本物の咒いの刀”だと思い出してしまった。 嘘は暴かれた。 こいつはもう、『北谷菜切』なんだ” ●同静的战斗中使用『雷切』之时 “――使い方を知ってさえいれば、 伝説はすぐにでも事実になるんだぜ” ●到达成为太阳的双见身边之时 “策は、“届く”って、ただそれだけの確信で本当に天へと昇っていった。” ●到达スコール那里之时 ●孩童时期,看到想要杀死此芽的双见之母所持的武器之时 ●在樱守姬宅邸内接近『グングニル』之时 ●被机关人投掷『手里剑』之时 ●在樱花树下碰触到『グングニル』之时 ●使用『逆式魔枪』之时 ●同此芽一起使用『グングニル』之时(?) ●此芽使用『神々の残されたもの(レギンレイヴ)』的真名之时 “真名が解対され『神々の残されたもの(レギンレイヴ)』が開かれたこの槍が、今どれほど神器としての活性を果たしていたか。” ●在雲戌亥宅邸内,碰触到仓库门锁之时 ●碰触到战车之时 ●被菊乃丸刺穿手掌之时 综上,跟武器无直接关系的有三个。 在这之中, “到达成为太阳的双见身边”这个情节,メメ说这是解对。 『神々の残されたもの(レギンレイヴ)』也一样,是将真名解对。 假设策的解对能够看到的是「思想(此处是想い,理解成“感情”也未尝不可)」,那么能够解释大多数项目。 蕴含在武器内部的「思想」,直达天际(双见所在之处)的「思想」,自己是“杀死狼的武器”的这种「思想」。 不过,倘若这是将「思想」具现化的能力的话,就会有种太过万能太过IMBA的感觉。而且,要是将「思想」具现化的能力,小时的策就应该已经实现「作为巽家的人应该拥有才能」这个想法了。 并且,连「真名」都能够解对。 真名表示“那”就是“那样的存在(东西)”。仅仅表示「骸を貪り喰らうもの」力量的性质。很难联想到真名具有「思想」这种深程度的东西。 策所看到的东西,或许是「名字」。 将「名字」解对并发挥其指示效果的能力。 这样的话,『村正』变为『北谷菜切』的名字时,就宛如换了一把刀一样的这件事也可以理解了。 通过认知『雷切』这个名字,或许就将传说化为了事实。 自己的名字是『杀破狼』的话,只要它是狼,不管什么狼都能打倒。 那么还剩下两个问题。 能够到达双见所在之处的理由。 策确信“会到达”。这个确信是解对的结果,得到的东西。 双见的名字亦是「二见」。 既然是去往拥有“再度相会”这个名字的少女身边,必定能够到达。 能够到达スコール所在之处的理由。 ……呃。 这解释起来就有点牵强了。 スコール,在「異ならぬ世の終わりより」中也一样,有着“嘲笑者”的意义, 不过北欧神话中貌似另外还有“紧贴之物”的意义。 嘛,感觉总之没有跑偏吧。 那么,以『杀破狼』的形态回到空明市的策,听到『巽二见』而复活什么的…… 感觉越想越没完没了,中断。 为何メメ最后没有被制裁之炎所烧? 被制裁之炎所烧的,是完成了蛙蟆龙的言灵的雲戌亥。 虽然一度被静所解任,不过再度回到雲戌亥宗家的人们都会被所灼烧。 不过至于メメ,不必说是在解任之后了,就算在被解任之前,比起站在雲戌亥宗家一方。更应该说是站在双见一方的立场。 制裁之炎燃烧之时,已经不属于雲戌亥家的メメ因而平安无事。 为何云戌亥的人要把大地灼烧到几乎干枯? 得到操纵炎的力量的「戌亥」用“力量”打倒了虐杀人们的樱守姬的御前,从而拯救了村落。 然而在那之后,得到力量的「戌亥」,就像在宣示其支配一样,用业火烧死了许多人。 将大地灼烧到几乎干枯,产生的烟终于形成了云。 而后劫火就算因降雨而熄灭,雨停后又会重新燃起新的火炎……不会消失持续席卷天空的是,雲。 这片土地的支配者是雲。 暴君位于戌亥方向。 因故得名『雲戌亥』。 在作品中,『雲戌亥』的起源是这样叙述的。 不过,打完双见线再回头来看的话,这个传言会有违和感。 我们不认为一直以来拼命守护空明市的“王者”会因宣示其权威而让人牺牲。 就算当中有囿于夸示自己力量的人,作为当主的静也不会允许。 而不惜如此也要持续的理由,很有可能是在摸索使蛙蟆龙诞生的方法。 为了克服ラグナロク这个难关而想要造出第二太阳。 为此需要收集星光。 想要让蛙蟆龙来完成收集星光的任务。 虽然已经摸索到这一步了,然而依旧不知道使蛙蟆龙诞生的方法。 为此,尝试了许多方法想要产生「雲」。这正与想要使云消散的「照阳菜」相反。 就像传言中说的那样,或许众多方法中有烧过人。 因而才产生了“通过炎的恐怖而支配”的说法,不过『雲戌亥』的人想必会毫不否认地将此作为“自己所犯下的罪孽”而接受。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此芽线 —————————————————————————————————————————————— 策的生命 变动表(此芽线) 受到饵之诅咒的策,在剧情后半身体状况会发生激烈的变动。 在此通过对照剧情里的事件而对变动的流程进行思考。 此芽因为「结婚仪式」的魔法生命会持续减少。并且,因为这是此芽使用的魔法,所以推测其供给量可以调控。 在此芽的剧情中,双见不会直接产生影响因故省略。 【生命表】 (图标数量) 4:衰弱状态 3:强衰弱(严重衰弱) 2:危险线 1:濒死状态 【基本变动量】 此芽:每天 早晨-1 策:每两天一次 早晨-1(虽然也是每天-1,不过因此芽的供给而抵消) 6月24日 (朝) ◆◆◆◆◆◇◇◇◇◇ 策:因饵之诅咒减少中。 ▼▼▼▼▼▼▽▽▽▽ 此芽:无变化。已经减少过很多。 6月25日 (朝)策,身体状况不佳。 ◆◆◆◆◇◇◇◇◇◇ 策:通常减少-1。衰弱状态。 ▼▼▼▼▼▽▽▽▽▽ 此芽:通常减少-1。 (昼~傍晚)みどの的袭击。 ◆◆◆◆◇◇◇◇◇◇ 策:并没有使用异能因故生命表没有减少,但处于衰弱状态+疲劳。 ▼▼▼▼▼▽▽▽▽▽ 此芽:无变化。 6月26日 (朝)此芽的护理。 ◆◆◆◆◆◇◇◇◇◇ 策:受到此芽的追加供给+1。只是通常的疲劳状态。 ▼▼▼▼▽▽▽▽▽▽ 此芽:彻夜护理。通常减少-1。衰弱状态。 此芽的极度疲劳并非是因彻夜的缘故,而是因为生命供给后陷入了衰弱状态。 6月27日 (朝)みどの,在体育仓库发福利。 ◆◆◆◆◇◇◇◇◇◇ 策:通常减少-1。再度进入衰弱状态。 ▼▼▼▽▽▽▽▽▽▽ 此芽:通常减少-1。强衰弱。 对みどの的反应变迟钝是因为强衰弱。 (午后)策,同此芽他爹遭遇。 ◆◆◆◆◆◇◇◇◇◇ 策:受到追加供给得以回复。 ▼▼▽▽▽▽▽▽▽▽ 此芽:减少-1。危险线。 结合其他线来考虑的话,貌似此芽的生命只要达到一定线以下,就会加速对策供给的节奏。 如果硬要考虑原因的话,可能是因此芽自己已临近死亡,自身维系生命的力量变弱,从而间接地造成策的吸收力变强。 6月28日 (朝~昼)策,同樱守姬的御前对峙。此芽,在濒死状态下前往樱花树下。 ◆◆◆◆◆◇◇◇◇◇ 策:无变化。 ▼▽▽▽▽▽▽▽▽▽ 此芽:通常减少-1。濒死状态。 挣扎着终于到达樱花树下的此芽,一度暂时失去了意识。 策想起了「结婚仪式」的记忆,「结婚仪式」的魔法变得不稳定。 (夜)此芽,意识到对策的生命供给中断了。听信了御前的话,正要使用魔法。 ◆◆◆◆◆◇◇◇◇◇ 策:无变化。 ▽▽▽▽▽▽▽▽▽▽ 此芽:无法维持身体&魔法的余波-1。 此芽对策的生命供给中断是因为策回忆起了「结婚仪式」前后所发生的事情,所以魔法解除。 ↓ 之后立刻使用了逆式魔枪。此芽复活。 —————————————————————————————————————————————— 过去发生的事件 关于死之诅咒 在跟此芽约好见面的地方,策受到了「加速“死亡”结果的魔具」的攻击。 已经受到「饵之诅咒」的策,早已注定在数年后「因饵之诅咒而死」的结果。 而“死之诅咒”将这个结果提前,即刻便成了濒死状态。 之后此芽立刻发动了「结婚仪式」,策的生命得以延缓。 而在此时,身上的「饵之诅咒」到底变成了一种怎样的状态呢? 我(此WIKI的编集者)认为,仍然一如既往地持续着。 诅咒并未终结,而是保持着原本的状态突入了游戏本篇。 首先,在过去的时点策并未死亡。 倘若死亡的话,就算是此芽、无论怎么做也无力回天。 在此芽的终章,曾说过「无法将死去的生命复活」。 因此,「结婚仪式」应该是在策即将死去的时机发动的,从而避免了策的死。 而「饵之诅咒」是「不死就不会结束」。 如果「饵之诅咒」的内容是在「策が受けた『餌の呪い』(链接)」中所想到的话,那么「饵之诅咒」便并非是吸收生命的东西。 即使消耗的生命超过了一个人的生命量,只要没有满足「受到诅咒的人死去」的这个条件,诅咒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双见和伞姐怎样了? 双见 由于策(巽)没有选择双见,因为受到了伞姐(明日宿)的袭击,雲戌亥家全灭,双见被杀。 倘若「饵之诅咒」的性质是如「策が受けた『餌の呪い』(链接)」中写道的那样,双见则已经得到了能够成为蛙蟆龙●太阳化得力量。明日宿不会就那样置之不理。 伞姐 倘若雲戌亥家那边的发展同伞姐线中一样的话,则伞姐会在杀死双见后自杀。因为没有别人(策)的阻止。 饵之诅咒呢?为何策最后还活着? 倘若「饵之诅咒」的性质是如「策が受けた『餌の呪い』(链接)」中写道的那样,则因此芽的死会失去原本共有的2个「生存的权利」的其中一个。剩下的一个则因双见的死而消除。 作为结果,诅咒终结了。策就那样得以活了下来。 在这个时点,此芽是完全的死亡状态。 或许正因为死亡,才能通过「逆式魔枪」的社死→生转换得以复活。(「逆式魔枪是啥?」(链接) 关于ラグナロク ラグナロク停止的状况基本同双见线里一样。 因为在用「グングニル」打倒御前时顺带将想要撕裂月亮的ハティ所打倒,ラグナロク因为没有发生。ハティ弱爆了,一共用了不到1行文本。想必ハティ的话肯定能理解在伞线中被轻易打倒的静的心情。 对照北欧神话的情况也基本同双见线。 只要守住太阳或月亮的其中一个,ロキ以及フェンリル等的封印便无法解开,ラグナロク也就不会开始。 逆式魔枪是? 首先要说明的是,在北欧神话中写的那样出现在此芽线中的「グングニル」,与北欧神话里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它是「一次卡」里所独有的,其性能只能在一次卡的范围内理解。 效果与性能 从『逆式魔枪』的这个名字来看,应该是具有「使什么逆转的效果」的魔具。 其逆转的到底是啥,或许就是「命」。 在此芽线的终章里,“将死去的事物重生”这件事乃「与这个世界的法则逆流而上的行为」。 刺于尸体之上的「グングニル」被吸收从而使尸体得以重生。 在奥丁得到神符的部分中: ――私は天と地とを逆さまに磔となり、世界を逆から見渡した。 生きているこの世界を、生きているものたちを、逆しまに凝視したのだ。 反転する世界は、生と死の転換 在这之后,利用「グングニル」刺穿了自己。 故逆式魔枪的效果可能就是生和死的转换。 刺向生者则其死亡,刺向死者则其重生。 オーディン通过逆着凝视世界而进行了生死转换(这个时点是「死」)后,把「グングニル」刺向自己(死→生的转换)得以复活。 并非是『枪』 策看到「グングニル」后,通过解对看透其并非是『枪』。 これは『槍』なんかじゃない!! これは。 この槍の形をした物体は―――― 虽然当时让我们感觉“你Y想说什么就TM说清楚啊”…… 总之,「グングニル」并不是「枪」。 在双见线中,有解说说到“枪是在柄上插入枪头进行突刺的武器”。 在Cut in中出现的「グングニル」同上述枪的解说有些不同。 枪尖跟柄是一体化的,还有呈螺旋状环绕在柄周围的装饰,这样的装饰会妨碍到突刺以及枪的舞动。并且虽然是枪,但其柄的枪尖也太大了。 那是看似是枪的东西却并非真正的枪。是类似于Cut in中出现的「グングニル」的形态的东西。 这没准是“超大号的箭”。 这个「グングニル」是奥丁出生时就存在的东西。 奥丁出生前的世界是巨人的世界。巨人用的箭或许从人类的尺寸来看就会理解成枪。 如果这是箭的话,那么将此理解成是策解对出其「作为射击武器的效果」从而和此芽一起把其投向御前,这样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要是枪的话,因为是“投掷”,其轨迹会有一种抛物线的感觉,而很难产生游戏中“向上空沿一条直线飞翔”的这种印象。(虽然实际上箭也是抛物线吧) 不过,笔者试图寻找一个拥有类似于逆式魔枪的效果、在神话或者传说上是箭之类的东西,不过并未找到完全符合的记录。 或许真是完全独有的设定。 (NETA考察) 虽然在神话或者传说上没有找到有类似效果的箭,不过却感觉有类似的东西。 的确有过通过突刺可以将濒死的人(虽然并没有死)活过来的事。 并且被刺的那个人正同樱守姬家一样,具备有着特殊名字的力量。 也许,这个『箭』是ジョジy—— 已经得到力量的此芽又受到箭的附加,从而ツァウベル(Zauber) ワルキューレ(Walkure) レクイエm―― 译者:…… 御前的正体 在作品中虽然没有出现名字,不过他恐怕就是ガンダールヴ。*5 ガンダールヴ在北欧神话中是“掌握了魔法的妖精”这个意思的名字。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伞线 —————————————————————————————————————————————— 策的生命 变动表(伞线) 受到饵之诅咒的策,在剧情后半身体状况会发生激烈的变动。 在此通过对照剧情里的事件而对变动的流程进行思考。 伞线中最大的谜题就是6月27日,明明啥事件都没有,策却一下子回复了。理由说白了就是不明白。 本来,在本篇中日期就不相一致。 24日的晚上直到从透舞神社归来时都很健康。 之后明明理应持续了「三天接近于昏睡不醒的状态」,而在过了两天的27日却能各种活跃。 【生命表】 (图标数量) 4:衰弱状态 3:强衰弱(严重衰弱) 2:危险线 1:濒死状态 【基本变动量】 此芽:每天 早晨-1 策:每两天一次 早晨-1(虽然也是每天-1,不过因此芽的供给而抵消) 6月24日 (朝)策:寻找伞姐。发现透舞神社。 ◆◆◆◆◆◇◇◇◇◇ 策:因饵之诅咒减少中。 ▼▼▼▼▼▼▼▽▽▽ 此芽:无変化。 6月25日 (朝)策,因衰弱而无法从床上起来。 ◆◆◆◆◇◇◇◇◇◇ 策:通常减少-1。衰弱状态。 ▼▼▼▼▼▼▽▽▽▽ 此芽:通常减少-1。 6月26日 (朝)策,因衰弱而无法从床上起来。 ◆◆◆◆◇◇◇◇◇◇ 策:无変化。衰弱状态。 ▼▼▼▼▼▽▽▽▽▽ 此芽:通常减少-1。 6月27日 (午后)策忽然能活动了。 ◆◆◆◆◆◇◇◇◇◇ 策:(?)通常减少-1。此芽的追加供给+2。合计+1。 ▼▼▽▽▽▽▽▽▽▽ 此芽:(?)通常减少-1。感到策的衰弱而追加供给-2。危险线。 为了符合前后而言,谜之1日。 6月28日 (朝)策,在公园被打晕。 ◆◆◆◆◆◇◇◇◇◇ 策:无変化。 ▼▽▽▽▽▽▽▽▽▽ 此芽:通常减少-1。濒死状态。 达到一定线以下减少就会加速一说。 (昼)伞姐,袭击雲戌亥家。 ◆◆◆◆◆◇◇◇◇◇ 策:无变化。 ▽▽▽▽▽▽▽▽▽▽ 此芽:无法维持身体,死亡。 此芽怎么样了 此芽 和双见线一样,持续供给策而耗尽生命死亡。 虽然不知道樱守姬家变成了怎样,不过应该也会同双见线一样,御前不见踪影后成为零散的集团。 饵之诅咒呢?为何策最后还活着? 和此芽线同样,因此芽和双见的死而失去了「生存的权利」,诅咒结束。(「以策所受的『饵之诅咒』」成立为前提) 只不过,伞姐线里此芽不会复活。 关于ラグナロク 伞姐飞出了ミッドガルド,打到了宣告ラグナロク开始的三只雄鸡中最开始鸣叫的フィアラル,所以ラグナロク便不会开始了。 唯一一点,要说阻止ラグナロク是伞姐有意识的行动,则稍微有点不一样。 顺便,对照北欧神话而言,打到フィアラル并不能阻止ラグナロク发生。 神话中说,フィアラル鸣叫的时候,ロキ和フェンリル已经向アースガルド开始进攻了。所以就算不鸣叫,アースガルド也会受到攻击,诸神和魔物的最终战争也会开始。 双见怎样了?想介绍给“照”的人是? 长期讨论意见难以统一的「策想要介绍给“照”的人」的正体的问题。在2007年8月举办的C72贩卖的一次卡VFB中(Lump of Sugar2007夏日商品套装),刊载有Lump of Sugar的官方设定。 「策想要介绍给“照”的人」,就是双见。并且,在伞线中メメ也没有死。 メメ没有被杀的理由是因她并非「雲戌亥」那边的人而是服从「双见」的人,因而在消除对象之外。(「いつか、届く、あの空に。」ビジュアルファンブック p110) --------------------------------------------------------------------------- 在发售后一直持续的未解之谜,终于得以解开。 以下乃官方解谜之前玩家们推测的观点,现留在这里。 双见生存说 双见生存说的根据是伞线终章的对白。 それから彼はこう言った。 私はどうしてここにいるのか、そう俺に尋ねた少女だって。 わからないよ、って、その時は答えたんだって。 ごめん、って、言ったって。 どうして謝るのか、と訊かなかった――少女だって。 それから。 よくがんばったな、と――俺にそう言ってくれた、少女、だって。 作品中第一人称是“私(わたし watashi)”的,只有双见。 「よくがんばったな」则对应双见同策分别时说过的「がんばれ」。 从上述而言,可以说这个「少女」就是「双见」。 这是一种想法。 双见死亡说 双见死亡说的最大理由是因为「双见活着的话前后逻辑不相符」。(译者认为那个诅咒原因和效果的推论本来也不太对,它本来前后就不一致,一次卡本身就解说不足没法破233) 倘若双见活着,「饵之诅咒」理应还有效果。并且,伞线中此芽已经死去。这样的话,策也应该因诅咒而死去。但是,因为在终章策还好好地活着,所以双见还活着的话就会很奇怪。 为了阻止蛙蟆龙而行动的明日宿家会放置身为蛙蟆龙的双见不管也很奇怪。 文本里写到了将双见杀死。 假设「少女」是双见,则会成为“策双见去见杀害自己一族的‘罪魁祸首’”。而这样做对双见而言不是很残酷么? 所以因此推测,双见是被杀死了。 那么,「想要让“照”见面的少女」是谁呢。 在终章中,有一个当时杀双见时打碎的手镜逐渐复原的场景,「手镜中映出的,并不是明日宿家的当主,而是已成为一个普通少女的“照”」。 这种一种想法。 (译 者认为,双见活着而策也活着,这并非矛盾。饵之诅咒并非残留下来。可以理解成,因为诅咒是当主静所施展的,而解开的方法除了文中提过的以死相抵外,作为释 放者的静的死亡也可以令诅咒无效化。所以伞线中,双见不必死去诅咒也可以解除,只不过当时伞姐大杀四方的时候并不知道。嘛,这也是推测而已) 策发狂说 以下是2ch作品版『いつか、届く、あの空に。』 卵8個目」讨论串中的回复 796 名前:名無しさん@ピンキー[sage] 投稿日:2007/02/26(月) 08:43:20 ID:/L8Igoz50 伞线的终章,策看到的是妄想。 不久之前还同自己一起生活的人们被残杀, 不止如此,与该一族有关的人皆被杀死—— 亲眼所见如此惨状,看到近在咫尺发生的惨绝杀戮, 破碎的躯体左右横飞,在战车内的狭小空间中目睹眼前的人头被砍飞的瞬间…… 而且,一切一切的中心人物还正是自己喜欢上的人。 这样的策已经变得意识错乱,以非正常的精神看到了妄想。 回到空明市的伞听策说「有想要让你见的人」,然而展现在伞姐面前的 是策从袭击过后的雲戌亥家搬运过来的、 腐烂后一部分已白骨化的双见和メメ的尸体。 「看呐,照。双见她呢……说『你努力过了呢』……。 因为她总是不善于选择言辞,虽然没有直接对我说过……不过,我明白的……。 啊啊……对了,照的话……也明白的呢……?」 「策……策君……策君……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样的展开。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黄昏的终焉 —————————————————————————————————————————————— オーディン报恩的结果 虽然在考察中引入“神的力量”有点略显荒谬…… 假设 终章里奥丁已经回报了阻止ラグナロク的“恩情”的话—— 奥丁在说“报恩”的部分,就可以理解成许多意义,解释并非固定唯一。 貴様たちが何処の神が生み出した世界の結果なのかは知らぬ。 だが、どのような螺旋の系譜を辿ろうと、必ず貴様に―― 貴様たちにこの借りを返そう。 誓った。 ――この『激怒』が誓ったのだ。 私は大空を見上げ、届かない声を張り上げる。 後は、『サク』―― 貴様しだいだ。 貴様が何を選び、何を得るのか。 貴様たち人間にとって「避けようのない未来」に、わずかばかりこの私が干渉したところで―― 選ぶのは貴様たちなのだからな。 因此,可以想到 「虽然打算要报恩,但(作品中)还未报」以及 「总是是为“报恩”而对事件做了干涉。不过其乃经历过错综复杂的(人物、因果关系等)系统后抵达的结果,究竟会有产生什么影响犹未可知」 这两点。 以下是假定后者「已经做过『干渉』但效果不明」成立为前提而言的。 作品中的奥丁,其并非是会配合各自的世界进行缜密辅助的性格。大概。 因而,不管那种结果都会有相似的效果。 在三线的终章,明显地“超常现象”中,在之前都未曾看到有过铺设过伏线的场景是此芽线中「樱花树的复活」。 如果把这看成了奥丁的力量,使樱花树复生的「与这个世界的法则逆流而上的行为」应该就是干涉的内容。 将其对应到三线中,则有: 双见线 理应死去的策的复活 此芽线 早已彻底枯萎腐朽的樱花树复活 伞线 被伞姐杀掉的双见复活 虽然同其他的考察内容完全不相符,不过本来报恩的结果也就没有明确解说,所以只是能想到解释之一。 倘若是奥丁让策等人复活的,成为问题点的就是,这种做法会与守护“人类的尊严”的「病める舌の願い」相抵触。 对此的解释—— 人类这一物种并非失去了尊严 人类并非是靠此干涉才度过的难关。倒不如说,这是神对人类的回礼,可以认为是提高了人类的尊严。 奥丁并非严守约定的性格 虽然发誓「放下屠刀成为贤神」,却几度打破誓言,结果直到最后也没怎么实现。 本来就没怎么想遵守 最后奥丁说过「不管被说是多余碍事还是被轻蔑自己的不逊,我都要守护你们这帮家伙的世界」。 或许スットゥング不再做奥丁侍从的原因,就是因为已经厌恶了奥丁这样的性格……。
I
mxdmfml
mxdmfml

0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017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