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不知道,你们都听没听这周刚发的《H 游戏编年史-之二》。其中的主持人-路人君,就是这期《出来混就靠它了》的受访者。其实,平时,他更活跃在“Gadio”的兄弟台——“一起来 LU 二次元”。听友和主持人们都亲切的称呼他为:Aniki、大哥君、岛野组组长(玩过《如龙》的肯定知道)、水晶球、安德鲁(看过《监狱学园》的绝对明白)。为什么呢?请看下面的图。:)
看完这些或许生猛,或许诙谐的图片,你可能会疑问,他真的是喜欢游戏的人吗?没错!无需质疑,如果,你经常收听“一起来 LU 二次元”的节目,你就会知道 路人君,其实是个傲骄内核的巨汉,时刻闪烁着少女的灵光。做为一个纯正的日式游戏玩家,他的出现,为欧美氛围浓郁的“Gadio”带来一丝春风。
我俩玩的游戏类型大相径庭,不过,我们始终在收集中古游戏上有着一致的心气,加上我和 路人君 居住的距离仅有一站地铁之隔,有空我们就都约饭局畅聊收游戏的乐事与心得。毫不夸张的说,他是“文化沙漠”—南三环中不可多得一片绿洲或者一滩汪洋。

也许通过下面的 Q & A,你会看到水晶球显灵的那一面。(水晶球不是圆形的吗?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不是都一样吗?)

1.什么机缘促使你开始收游戏的?


游戏~对于我来说...抱歉,这个最近经常听到(笑)。

收游戏肯定是因为兴趣和喜欢呀。不过,这些摆在柜子里的游戏,对我来说应该是个纪念,是个证明吧。

时间是宝贵的,人这辈子能活着的时间非常有限,因为喜欢玩游戏,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这方面上。但是在游戏结束之后,留下的除了记忆还能有什么呢?那些感人的故事,那些鲜活的人物,那些美轮美奂的场景。我不想说“那些都留在我的心里”这么不切实际的话,因为记忆这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的淡化。人脑无法做到电脑那样,当你打开特定的文件,就会显示相应的东西,起码我做不到。

有一天我意识到了时间的宝贵,意识到了那些我不想忘记的经历。柜子里摆放的这些游戏,就成为了我记忆的外部载体。每当我拿起或者看到这堆游戏的时候,都会想起那些,我曾经玩的时候的种种和我买这些游戏时的经历。这就是让我收游戏的最大动力。

2.你收藏的游戏里,什么类型的游戏占主要比重?


最多比重的话?我收的游戏基本都是 RPG 和 SLG。所以也谈不上什么最多。玩游戏主要还是看画风和故事,一个游戏玩与不玩,买与不买,好与不好,都由这些方面来决定,在游戏前期宣传的时候画风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决定这个游戏我是否关注,游戏类型决定我会不会去买这个游戏,玩过之后故事的好坏影响我对这个游戏的评价。所以这么些年下来,最后发现收的游戏都是日式 RPG 和 SLG。

3.你收藏的游戏里最喜欢那个游戏,说说和它的故事。


最喜欢的游戏……不瞒你说,我挺怕别人问我这个问题的。“最”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一旦在你心中有了“最”的这个选择之后,其他的东西都会被排在之后,所以喜欢就可以了,不会特地去选个“最”出来。如果愣要是选一个,我选《梦幻模拟战》和《梦幻骑士》还有“传说”系列吧。理由很简单,小时候玩 MD 的《梦幻模拟战 2》,我就开始喜欢上了 漆原智志 的画,因为他笔下的女性人物撸点都很高,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觉得很好看。传说是因为当年看动画很喜欢 藤岛康介,所以才玩的《幻想传说》,故事不错,战斗系统也让我眼前一亮,然后这个系列就这么一直玩到现在。而且这两个系列,是我开始收集游戏时,最先买的系列。终于有个“最”了(汗)

4.你没全还没收到的游戏里,最迫切想买的是什么?


迫切说不上,因为也是给童年买账系列。下一步计划应该是把口袋妖怪的正传系列买全,这个系列我想应该就不用多说什么了,当时玩《口袋妖怪 银》的时候,为了抓 安农,应该是我第一次为了玩游戏而熬夜。而且虽然每代都玩过,不过我从 DS 的《口袋妖怪 珍珠·钻石》才开始买的,之前的那些玩的都是盗版。所以打算下一步把这个系列收一收。

5.别人都说你是 GALGAME 爱好者,你觉得你是吗?


借我朋友的一句话吧。“我并不是个喜欢 GALGAME 的人,只是恰巧我喜欢的游戏大部分都是 GALGAME 而已。”在这个游戏类型大融合的时代,GAL 的定义也在慢慢的被模糊。现在的日式游戏,已经很难明确的分出一个游戏到底属不属于 GAL了,如果把那些 R18 的游戏分出去,我觉得日式的大部分游戏都能被划分到 GAL 的范畴内,毕竟这些游戏中的美少女,确实是被作为卖点的,GAL 也不限制游戏类型。我确实受到这些要素的影响来决定买什么游戏,说我是 GALGAME 爱好者,其实也没什么错。
下一个拿出圧箱底传家宝的人又会是谁呢?
I
andorgenesis4324
andorgenesis4324

222 人关注

人物
人物

559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