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我爱CH……的电影

说起《城市猎人》(City Hunter),不少人会回想起那位平日里玩世不恭、风流成性,危难时刻却有勇有谋、从容不迫的城市清道夫——冴羽獠(孟波)。但本人对CH的最初回忆并不是漫画或动画,而是由成龙、王祖贤、邱淑芬、后藤久美子主演的动作电影《城市猎人》。
成龙虽身高和外貌与冴羽獠区别较大,但很好地还原了那种“好色但关键时刻靠谱”的感觉,大哥擅长的功夫喜剧模式也很契合原作的搞笑风格,王祖贤、邱淑贞两大女神的颜值也相当匹配漫画里的“阿香”和“冴子”。说实话,日系漫改还真得学习一下这种讲究神似而不拘泥于外形还原度的做法。
成龙版《城市猎人》不负众望地取得当年香港地区年度总票房第二名,还在全球范围内斩获了2500万美元的票房。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8月,它还被日本网友评为“周刊少年Jump最佳真人漫改影视剧”第二名,可见成龙饰演的冴羽獠也得了许多本土观众的认可。

北条司:我就赚点零花钱

把时间倒回1979年,此时的北条司还在九州产业大学艺术学院读设计科(非服装设计),还是个学生的他想着将来从事电影相关的工作,闲暇之余,北条司听说周刊少年Jump的手冢赏入选作(一等奖)奖金高达100万日元,为了赚点零花钱,他一边兼职一边与同好创作了一部短篇《宇宙天使》,并向杂志投了稿。结果,第18回手冢赏并没有入选作,北条司获得了唯一的准入选作(二等奖),拿到了20万元奖金。而后又受编辑邀请,继续在少年Jump上刊登了两部短篇《我是男子汉!》和《三级刑事》。
1981年,北条司(22岁)从大学毕业。这时,少年Jump的编辑部打电话给他,告诉他之前构思的一部以三位专门盗取名画的女神偷与警察斗智斗勇的短篇故事通过了连载会议。此时的北条司跟许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急着找份工作,尽管有些忐忑不安,但还是抓住了这根橄榄枝,开始从事漫画创作。

紧身衣万岁!

1981年9月,北条司的正式出道作——《猫眼三姐妹》在周刊少年Jump40号上开启连载,故事讲的是,来生泪、来生瞳、来生爱三姐妹表面上经营一家名为“猫眼”的咖啡厅,实际上是专门窃取美术作品的盗贼团伙,她们为了回收父亲的画作而四处盗取名画。刑警内海俊夫负责调查猫眼的案子,但却一次又一次让三姐妹逃之夭夭。内海俊夫不知道,自己的女友“来生瞳”正是猫眼三姐妹的其中一员……
《猫眼三姐妹》一经刊登,便大受好评,然而身为作者的北条司却苦不堪言,自己此前只是出于兴趣画漫画,许多漫画的表现技巧都一无所知,而这时却要与一帮久经历练的职业漫画家同台竞技,在《猫眼三姐妹》连载的初期,他发现自己画的还不如工作室的助手!
而更让他焦头烂额的还是《猫眼三姐妹》的剧情,自己对整个故事缺乏一个大体的规划(毕竟之前只画过短篇),设定方面也欠缺反复的推敲完善,以至于连载的每天都在思索三姐妹该用什么样的偷盗技巧,又或是怎样在俊夫等警察面前不暴露身份。随着《猫眼三姐妹》故事的推进,北条司愈发捉襟见肘。
最终,1984年周刊少年Jump第44号,猫眼的故事以“俊夫与失忆的来生瞳在海边嬉戏”这样的开放式结尾宣告结束。
尽管《猫眼三姐妹》被北条司称之为“画了两星期就腻了”的漫画,但必须承认,北条司通过猫眼获得了巨大的成长,不仅人物的画风变得愈加美型成熟,早前因热爱电影所打下的构图与分镜功底也显现了出来。短短4年,他就从一个外行人成为名副其实的漫画家,那个我们所熟知的“北条司”。

City Sweeper(×)City Hunter(√)

1983年,《猫眼三姐妹》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北条司也开始考虑新作,他反思了连载猫眼时存在的问题:人物设定不够严谨、剧情走向不明确、许多情节过于雷同等,因此考虑到接下来的新作应当是一部“轻松幽默、设定简单”的作品,但还是保持《猫眼三姐妹》里的那种浪漫情怀。于是,《城市猎人》诞生了。
北条司在与责任编辑堀江信彦讨论角色时,一致决定以猫眼第二卷出场的绰号为“老鼠”的怪盗——神谷真人作为男主角的原型,后来堀江信彦坦言:“这个角色非常有朝气,总是自己就会动起来,所以在开会时,我们总是笑声不断的,我一直都希望创作一个以这个角色来当主角的故事,能像这样子,在连载时就遇上下一部连载的主角,真是幸运至极啊”。
由于主角的设定是个原雇佣兵,漫画剧情也涉及不少枪战场景,北条司和责编堀江专门跑到美国洛杉矶的射击学校取材,两个从未有过持枪经验的人就在这里从开始练习射击,中间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北条司有一次在练习射击时,子弹突然卡住了,北条司不以为意地对责编说:“堀江先生,我的子弹射不出来了”。并把枪口对准责编(这得多大仇啊?),幸好学校的教官当场抓住手枪,保护了责编,然后狠狠地训斥了北条司。堀江信彦后来回忆道:“如果当时发生什么意外,我铁定是要被辞退的了,这次可是瞒着公司的取材啊”。
确定好主角后,接下来就是敲定作品名了。有趣的是,两人一开始考虑的并不是《城市猎人》,而是“城市清道夫(City Sweeper)”。不过,当时的总编西村繁男得知后,说:“我年轻的时候,想过将一个武论尊的原作故事(个人推测应该是 1975年连载的《猎犬刑警》ドーベルマン刑事)改做“罪恶清道夫(Crime Sweeper)”,这个名字不是很有我旧时的感觉吗?”这句话被堀江信彦以为是讽刺自己取名太老土!(总编本人是无意的),因此放弃了这个选项。
万幸万幸,作为读者来说,城市猎人四个字简单明了、朗朗上口,单从名称就能感受到整部作品的气质。城市清道夫则笨重呆板许多,要是真的以后者命名,恐怕许多不明所以的读者会让它吃闭门羹。
1983年少年Jump18号,北条司发表了一篇名为《城市猎人-XYZ》(City Hunter-XYZ)的短篇,故事讲述在东京新宿区地铁站东出口的留言板上写上:XYZ,就可以通过美女助手“阿香”联系到一个名为“冴羽獠”的职业清道夫(杀手)。一天,冴羽獠接到一个名为“清水美津子”的女子的委托,原来她掌握了一种可毁灭人类的细菌,但被一些歹徒发现了,一旦自己被他们抓住被迫制造细菌,将是人类的一场空前灾难,清水要求:如果自己落入坏人手中,他必须立刻杀死自己。但最终,冴羽獠还是击败了歹徒,拯救了清水小姐,抱得美人归。
这则短篇颇受读者好评,此外,《城市猎人-XYZ》还蕴藏着两枚彩蛋:一枚是冴羽獠与清水小姐初次会面的场所就是“猫眼”咖啡厅,他打招呼的店家“小夫妻”正是内海俊夫和来生瞳;另一枚就是一个可以载入史册的狗粮了,城市猎人首次亮相,初次邂逅的佳人——清水美津子,她的名字源自北条司的妻子“北条美津子”。
1984年少年Jump02号,北条司再次发表了短篇《城市猎人-双刃剑》( City Hunter - ダブルエッジ ),读者的反应同样热烈,经过前两次的铺垫,1985年少年Jump13号,那个我们熟悉的男人终于要来了!

City Hunter登场!

他身手不凡、枪法百发百中、战斗时诡计频出,无论面对怎样强大的敌人都能反败为胜; 他腰缠万贯、挥金如土,虽不时一贫如洗,却相信“千金散尽还复来”; 他相貌堂堂、风流倜傥,身边常有佳人作伴,出门总是艳遇不断; 他有很多性格怪异却身怀绝技的朋友,并且个个对他信赖有加; 他平日里放浪形骸、不拘小节,关键时刻沉着冷静、足智多谋。 他就是冴羽獠,一个满足了男人所有幻想的角色。
事实上,冴羽獠反映的是许多男性心中的一个“都市英雄梦”。在这里,没有繁重的学习和工作,你不必为了生计四处奔走,每天都经历着紧张刺激的冒险,不时还能邂逅一位位性感诱人的女郎,而敌人最后总会被你打的落花流水,试问,这样潇洒畅快的人生谁不想拥有呢?
当然,如果冴羽獠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快意人生的杀手,那他恐怕不会得到如此之多的读者的喜爱,随着剧情的展开,我们发现这个看似自由自在、所向无敌的男人背负着无比沉重的过去:双亲早早在坠机事故中丧生,自己的记忆也变的模糊不清,多年来从未过过生日,只能参军谋生,长大后又被养父海神诱骗服用天使粉尘,变成一个失去理智的杀人机器;好不容易脱离战场,来到美国组成了初代City Hunter,首任搭档又被自己的仇家牵连遇害;辗转来到日本避难,结果第二任搭档槙村也遭黑帮谋杀…… 阿獠的内心其实一直都很孤独。
CH值得一提的不只是男主角冴羽獠,另一位主角槙村香也让人眼前一亮。那手专门针对冴羽獠的千斤大锤登场时总是让读者捧腹大笑。
“香”这个名字其实取自责编堀江信彦的女儿的名字,在北条司尚未成名之际,是堀江信彦毛遂自荐,主动担当他的责任编辑,猫眼的原稿也正是由堀江信彦带去参加并通过了连载会议,可以说,他正是北条司走上漫画行业的伯乐,北条司便用这种方式投桃报李,两人的关系当真很好。
谈到阿獠与阿香之间的关系,不得不提及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个桥段。
与原本是刑警的哥哥不同,阿香只是一个开朗外向的女生,但为了继承哥哥的遗志,还是毅然选择了当城市猎人的助手,漫画第一卷,阿獠教授阿香射击,可阿香的枪法简直烂到家了,就是打不中人,直到漫画后期,一位歹徒意外抢了阿香的配枪后才发现,阿香的配枪被做了手脚。阿獠实在不忍心这个纯洁的女孩儿沾染上鲜血,便出此下策,不使她背上杀人的罪孽,我们也见证了冴羽獠格外柔情的一面。
另外,我们也能从其他细节中看出阿香对阿獠的独特地位,一见美女就把持不住的阿獠唯独对阿香总是不以为意,嫌弃得很,甚至对阿香的“杀必死”都没反应。不过有句话说“真爱来临的征兆,在男人身上是胆怯,在女人身上是大胆”,阿獠本质还是纯情的男生,面对自己真心喜欢的女生,还当真不敢有实际的非分之举。
在冴羽獠看来,阿香终究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始终不愿意告诉阿香自己那残酷的过去,更不愿意把她带进那个腥风血雨的黑暗世界。这个看似玩世不恭的男人,在这个问题上却始终坚定不移。
而在漫画全作的高潮“游艇大战”中,深情难耐的两人贡献了一个经典的隔窗相吻。
CH主要是以单元剧的形式推进剧情,随着剧情展开,性感妩媚、身手矫健的女刑警野上冴子,高大威猛、憨厚可靠的海坊主,窈窕有致、靓丽动人的怪盗麻生霞……一位位个性鲜明、各具特色的配角也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但CH其实还是包含了冴羽獠的身世这条主线的,大BOSS所属的组织优尼奥·迪奥贝在漫画前期就已登场,却直到整部漫画快结尾时这名BOSS才现身,草蛇灰线,伏延千里。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有人评价,看《城市猎人》是“赏心悦目、美不胜收”,这背后便是北条司日以继夜的对画技的雕琢,一手出神入化的写实画风堪称一绝。细心的读者都能感受到,CH里无论是背景建筑,还是车辆枪械,又或是男女老少,都是一丝不苟。由于故事背景在东京,北条司因此还养成了平日里随时随地佩戴墨镜的习惯,这样方便自己大大方方地观察大街上男女的穿着和体态(难怪美女画的这么好)。
城市猎人中的女性可以说是许多男人的理想型,北条司笔下的美人比例匀称,注重身材协调,会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质美,有人还将其形容为“北条美人”。如今流行的大多是萌系、天然的角色,CH里那样女性在当下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其实倒也不是不可爱,只是总感觉讨好的意味太重,说白了,“太媚宅了”。
在初次接触CH时,不知为何,其中的角色常常给人一种浓厚的“美式”风范,里面的人物无论男女老少都散发着一种开放包容、积极进取的气质。后来仔细思索,这种气质确实是不可复制的,它属于那个蒸蒸日上、朝气蓬勃的昭和时代。
好了,扯了这么多,不如一张图,下面就来欣赏一下吧。
  • 黑白页欣赏
  • 扉页欣赏
  • 彩页欣赏

孟波or寒羽良

许多读者都好奇的一点,怎么小时候《城市猎人》男主角叫做孟波(寒羽良),长大后就变成了冴羽獠了?这其中涉及到一段非常有意思的历史。
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港台地区大量出版社未经日本的合法授权,私自印刷并贩卖盗版日本漫画。为了抢占市场,便于年轻读者理解与接纳,许多日本漫画的主人公名称都经过了本土化处理,例如:《乱马》中的早乙女乱马变成了“姬乱马”、《哆啦A梦》变成了“小叮当”、《足球小将》里的大空翼变成了“戴志伟”。《城市猎人》的主角冴羽獠也在这股浪潮中变成了“孟波”。
中国台湾自1987年之后,漫画出版送审制度自动失效,盗版漫画风行。1989年,东立出版社的《少年快报》创刊,这一份杂志居然融合了当时日本四大漫画杂志(集英社周刊少年Jump、小学馆周刊少年Sunday、讲谈社周刊少年Magazine、秋田书店周刊少年Champion)的代表作,包括《龙珠》,《城市猎人》、《乱马》、《圣斗士星矢》、《电影少女》等,并以30台币的超低价格发售,一经推出便在市场迅速崛起,1992年甚至以23万的发行量创下台湾漫画史的记录。
1992年1月,台湾的出版社迎来全面版权化,东立出版社率先与讲谈社签下《阿基拉》的发行权,《阿基拉》成为第一部拥有正版授权的中文漫画作品,随后,尖端等出版社也纷纷加入正版化的浪潮。
1992年7月,时报出版社出手买下《城市猎人》中文版权,名称也改为“冴羽獠”。但时报为了赶上93年成龙版《城市猎人》的上映热潮,竟安排多人同时负责翻译CH,着急赶工之下,品质可想而知,不仅原作的诸多笑点未能翻译出来,错翻、漏翻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甚至出现了前后人名不统一的低级错误(海坊主、海和尚、海怪),这样的制作自然引发许多读者的不满。而后,大然出版社接手北条司作品版权,直到《非常家庭(变奏家庭)》,大然停止运营。东立最终接手《城市猎人》,并以当年读者习惯的旧翻译套用于新版,只是主角还叫“冴羽獠”罢了,但翻译者东立故意打成了“孟波”,其实就是告知读者,我们用的是大家喜欢的老翻译。
1991年,大陆的海南摄影美术出版社也发行了CH,名称改为“侠探寒羽良”,悲剧的是漫画内容经过大量删改,变为了一个“洁本”。我个人推测,寒羽良的译名应该是顾忌到读者偏低龄,毕竟如果是冴羽獠,很多小朋友第一个字就不会念了。
CH是第一批引进国内的日本漫画,许多对漫画的印象停留在连环画、小人书阶段的国内读者不由得惊呼——“原来漫画可以画的那么好!”

City Hunter永不落幕

回到现实中,我们大多只是一个普通人,当然不可能像冴羽獠那么潇洒,仍然要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为了柴米油盐四处奔波,但心里却也时不时畅想着自己能成为一个逍遥自在的“都市英雄”,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度过一段传奇人生。闲暇之时,听一首《Get Wild》,等有朝一日,定要到东京新宿区的地铁东口,看看那块黑板上有没有写上:XYZ

To be continued……


I
逆风听雪
逆风听雪

11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3372 人关注

评论区

119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