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年少时初玩《Mafia》,既不懂英语,也不知故事,更不想了解历史,走马观花,囫囵吞枣,只管打个痛快。年岁大一点,懂得欣赏《教父》与《Mafia 2》中两位 “Vito”的故事,便对西西里黑手党产生浓厚兴趣,多少看了一些相关资料。恰逢最近《Mafia》系列重置版上线,和大家聊聊游戏与荧幕背后真实的西西里黑手党。

西西里黑手党的起源

自古以来,因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西西里岛无时无刻不被被周围的强国所觊觎。先是被希腊人、迦太基人统治,此后又被纳入罗马人的版图,接着拜占庭人、阿拉伯人、诺曼人、法国人和西班牙人又先后统治过这块狭小的土地。
被统治了千年的西西里人民在艰难困苦的岁月中形成了坚韧不拔的性格,也对政府与法律有天然的抵触。他们认为政府是侵略者统治的工具,法律是权贵的走狗,能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家族。
拿破仑战争爆发后,西西里岛的统治权落在波旁王朝手中。因西西里岛恶劣的交通环境与国家动荡,贫弱的波旁王朝无力管控这种局面:19世纪初,西西里岛约有150万人口,但西西里全境的警察的数量一度不足350人。这使得中央政权很难干涉封建领主们的封地,领主们依旧在自己的封地为所欲为。
虽然19世纪西西里岛封建主义开始逐渐瓦解,但这种瓦解非常缓慢。直到1860年加里波第率领“红杉军”解放西西里岛之前,奴仆们面对封建领主依旧需要施行“吻手礼”,这个传统与当时对贵族的尊称“Don”在后来变为了黑手党的文化标签。
在封建领主消亡过程中,土地可以自由买卖,但这并没有给普通农民带来好处,购买土地让普通农民负债累累,而原本从封建领主手中租赁土地的承租人发现了其中的商机。运用已有的资产,承租人与残余封建贵族通过盘剥敲诈农民积累了大量土地与财富,成为西西里岛的新权贵阶层。而普通农民们负债难还,失去土地,流离失所,终于揭竿而起,成为革命党或是盗匪。
在1816年到1848年之间波旁王朝经历了三次大型反王室统治革命,1848年独立革命甚至让整个西西里岛脱离波旁王室16个月。动荡的社会让这些新贵担忧不已,而中央政府软弱无能,无力管控。于是新贵们建立了自己的私人武装部队或是雇佣有名望的本地组织保护自己的土地,这些新贵与私人武装和本地组织被看作是黑手党的雏形。

黑手党发展的主因之一——柠檬与硫磺

18世纪90年代,英国皇家海军让船员定期食用柠檬以治疗坏血病,巨大的需求让柠檬成为了越来越宝贵的商品。
由于柠檬对生长环境要求非常严苛,温暖又肥沃的西西里岛是全世界为数不多能够种植柠檬的区域之一。1834年,西西里岛柠檬出口量超过40万箱。到1884年,当年出口到纽约的柑橘类水果高达250万箱之多,大部分来自西西里岛。
西西里岛的柠檬在种植园在当时成为欧洲最赚钱的农用土地,种植柠檬的利润是岛上种植其他作物平均利润的6倍。而柠檬种植条件严苛:必须要精细土地、树枝需要精细修剪、需要充分的供水,前期的资金投入量比其他作物高很多。而脆弱的柠檬遭遇一点小破坏就能造成极其严重的损失,无论是成熟果实的偷盗还是对果树的破坏都是种植园主必须要面临的风险。正是这种高利润与高风险的特性,受雇保护柠檬种植园成为当时的一项好生意。
随着1860年西西里岛解放迎来资本主义,原本受雇保护柠檬种植园的私人武装与本地组织现在也为自己的利益行动起来。一些新贵地主们与他们合谋垄断产业,而另一些不合作的地主们则被他们敲诈威胁,被迫卖出种植园或是被迫“雇用保护”,垄断产业、保护费、谋杀、暴力统治,黑手党的许多核心要素已经在柠檬种植园里得到体现。
第一位被人所知的受害者正是在西西里首府巴勒莫郊外的种植园里,一名外科医生——格拉蒂。1872年格拉蒂医生通过继承遗产得到了一座4公顷的柠檬种植园,这座种植园的前主人是格拉蒂医生的小舅子,这位小舅子在收到一连串的恐吓信后心脏病发作而死。通过调查发现这些要求分享利润恐吓信是种植园看守者送来的,他当即决定解雇看守者,另雇他人。解雇看守者后,不断有人劝他雇回原来的看守者,甚至包括来调查的警察,但医生执意要雇佣新看守。
新看守到任不久就惨遭枪击,紧接着医生又收到恐吓信要求他在规定日期前雇回原来的看守,否则他和他的家人会遭受刺杀。医生依然执意要保卫自己的种植园产业,雇佣了第二位新看守,却在1875年1月规定日期刚过时就在光天化日下被枪击。随着巴勒莫警察局长开始介入调查此案,惊讶地发现后两任新看守都可能是黑手党成员,他们只是在黑手党家族斗争中的牺牲品。
得知事情真相的格拉蒂医生丢下他的财产与保卫多年的生意,带着家人逃往那不勒斯。逃离前不久,医生才调查到犯下这些罪行的是一个以宗教活动为掩护的名为 “第三方济各会”的修道会。这个修道会的主席、尤迪托的黑手党头目名为安东尼诺·贾莫纳。
贾莫纳出生贫苦,正是1848年与1860年的大革命运动让他抓住了机会获得了权利与财富,到1875年,55岁的贾莫纳在巴勒莫已经是一位与当地法官、政客复杂关系网的上流人士。面对来自巴勒莫警察局长的调查,律师在法庭上作出的陈述是“贾莫纳与他的家族只是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使自己免受枪击或抢劫。”最后法庭能做的只有提出警告并加强监视,没有一个罪犯被绳之以法。
格拉蒂医生并非是第一个被贾莫纳盯上的人,贾莫纳家族在的尤迪托地区势力相当大,他们依托柠檬园的保护费,他们与车夫、零售商、装卸工人结成的关系网使他们可以垄断当地的运输业,强迫地主们雇佣他们的人作为看守者、管家与交易经纪人。工作人员被控制后,他们就可以舒服地收取保护费、分享利润,最终低价购入产业。
而除了柠檬还有另外一种利润极其丰厚的产业:硫磺。
19世纪初,硫磺作为工业革命的重要原材料被广泛应用于肥料、杀菌到炸药等产品中。 西西里拥有丰富的硫磺资源,出口也急剧增长,占当时市场80%的份额。硫磺的出口值在1852年就已经超过柠檬柑橘类水果,成为当地最有价值的出口品。而硫矿的开采在当时非常危险,硫磺极度易燃,粉末于空气中容易产生爆炸,着火还会产生可致命的二氧化硫。
硫磺开采业也在当时被民众视作意大利的丑恶:1883年,就有至少100人死于硫磺矿难事故,还有更多因长期接触硫磺给身体造成严重的损害的工人们,更为发指的是,参与搬运矿石的还有不少的儿童,最小的儿童甚至只有7、8岁。
与柠檬种植园一样,高利润与高风险并存的硫磺矿非常受黑手党的青睐,在后来对一个名为“法瓦拉兄弟会”的黑手党组织调查中,警方惊讶的发现矿区80%的工作人员都加入了这个兄弟会,与柠檬种植园一样,利用工人、运输商、承包商、看守者,从产业的每一个环节偷取利润,不过没等法瓦拉兄弟会接管产业,他们就被警察剿灭。这也是当时打击黑手党犯罪为数不多的胜利。
那时的西西里还有更多像贾莫纳和法瓦拉兄弟会一样的小型黑手党家族运用各种暴力手段,控制着包括柠檬种植园与硫磺矿等利润巨大的产业,利用这些利润开始经营其他产业,大量放出高利贷,并开始垄断当地运输业。他们再将利益分给他们的关系网,一环扣一环形成一套牢不可破的犯罪体系。

黑手党王国

随着黑手党经济力量的增长, 他们更不遗余力地攫取公共权力。意大利统一后,中央政党把持在北方地区的保守右翼势力手中,但在政府公信力缺失的情况下,来自南方地区的激进左翼势力已经与右翼势力势均力敌,争锋相对。黑手党则趁此机会开始在台面下游走,用巨额财富与广阔的关系网进行政治投资,成为西西里岛乃至日后整个意大利的“新型政治家。”
1874年的大选中,全国仅有2%的人拥有选举权,一般几百张选票就可以决定一个选区的选举结果。上文提到的巴勒莫地区柠檬种植园的控制者安东尼诺·贾莫纳拥有的关系网,能够直接控制下辖选区50张左右的选票。利用类似的手段,48个西西里选区中40个选区选举出的议员都来自左翼。而右翼针对这种情况开始对政敌进行诋毁,并试图营造出绝不姑息黑手党与其同流合污的势力的形象。但恰巧这一点,让格拉蒂医生这样的受到黑手党残害的种植园主与商人失望透顶,认为把持中央政府的右翼势力欺骗了自己,于是倒向左翼势力的一边。黑手党则加大了对左翼势力的资金支持,并恐吓选民投票给他们指定的人。
随着左翼联合政府的成立,黑手党得以渗透由左翼势力所组成的巴勒莫政府甚至意大利政府,逐渐洗白自身,进入上流社会。
19世纪80年代的黑手党已经成为乡村的实际统治者,不仅是西西里农村唯一的银行家,现在更把势力范围从农村发展到城市。这时的黑手党成员开始竞选市长和议员, 成立了专门竞选的“ 选举委员会” ,让不少黑手党头目与支持者进入议会,实际地掌握了西西里岛的权利。此时的黑手党已发展为组织极其严密的犯罪集团,真正进入了“ 黑手党王国” 的时期。他们一方面以上流社会的身份出入市议会和市政府, 以合法的手段统治西西里岛, 一方面又肆无忌惮地以暴力维护自己的产业与权威。这时如果有人遇到纠纷或者遭遇黑手党外的犯罪,第一时间都会求助于当地的黑手党而非警察与政府。
英国哲学家伯纳德·威廉姆斯 曾说过:“能够激发人们合作的机制包含四种基本元素:利益、强制、价值和私人关系”。此时的黑手党虽没有拜读过伯纳德·威廉姆斯的文章,但却对这四种机制运用的炉火纯青。蓬勃的产业经济、有效的暴力手段、政界上流人士的身份、广阔的关系网让黑手党在各种事项上“让人无法拒绝”。
这次就先写到这里,大概梳理了一下19世纪黑手党的起源与发展,如果大家觉得还行,接下来想聊聊黑手党一些名词的由来与20世纪的西西里黑手党还有移民到美国的西西里黑手党。
查阅资料有所不足,请大家多多包涵,如有错误,请在评论区留言。
I
knee684
knee684

24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92 人关注

评论区

37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