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注:文中时间点与现实时间点并无关联

蕴藏

美国 科罗拉多州东部 棕榈镇郊外—1968年 10月 11日 下午 15:12
午后的阳光洒在荒野的沥青路面上,一辆暗绿色的公交车正驶往镇区。车外生锈的铁皮上夹杂着黄褐色的泥渍与锈斑。车上坐着的乘客大多数是居住在镇子中的平民,这些人每日都要去往市区工作,购物,交际,过着重复,千篇一律的生活,但这些人所生活的棕榈镇却不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地方。
科莫多市是整个州区的工业与经济中心,而城市周围最大的棕榈镇则为城市的发展,输送了大量的人才与资源。这里大部分的居民都受顾于城市中的高新企业,他们有着同样的期盼,只要自己努力的工作,安稳的生活,一个美好与崭新的国家同样会给予一个他们想要的安全与幸福的世界......
我的名字叫邓普斯盖尔·克劳馥特,受雇于科莫多市一家国际工业巨头旗下的科研机构。机构负责应对敌国的武力威胁,并研制相对应的防御设施,为了避免恐慌,这些工作都是秘密的进行着。现在我正处于一辆普通的郊外巴士之中,周围都是一些镇中的普通居民,家庭主妇,退休的老人抱着乳臭未干的小孩。他们在旁边不断的纠结着一些生活琐事,谈论着一些让人心生厌烦的事情。最让我不适的是从窗外飘进的灰尘夹杂着些许汗味的空气。 我曾经也和他们一样普普通通,对生活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但那都是孩童时代的我。在受雇于机构之前我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学生,在机构之中,他们发掘了我的能力,让我知道自己该走哪一条路,我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厌恶平庸渴望不凡。这次我的目的地是前往镇中的一处宅邸,那里是发掘与培养我的导师爱德华的住所,我应该在正式进入机构工作之前去看望他一次,毕竟他没有家室,身体也不好,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机构与国家的他,或许就是我所效仿的榜样,不过这次拜访也是组织交给我的一次特殊任务。 下午这时的阳光很是刺眼,我讨厌眼睛被刺射到睁不开的感觉,因此我喜欢外出时戴一顶巴拿马帽,它可以帮我遮蔽阳光的照射又能覆盖住我的头发。说实话我不喜欢自己头发的颜色,那金色发白的发色让我感觉太醒目与显眼。我不喜欢这样,但我也不会去修饰它,毕竟这些都是母亲给我的礼物,让我时刻铭记自己的性格。 说到性格,我并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我不喜欢说的太多,言多必失,并且言语之中会出卖自己真实意图。在交际之中,我不喜欢别人看我的眼神,也不希望他们看到我的眼神,我认为那会出卖自己,让别人看出我的所想,我所惧怕的东西,我的弱点,我无法接受这一点,因此我始终佩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当有人奇怪甚至嘲笑我为什么总是戴着一副让人生疏的墨镜的时候,我总是微笑着透过黑色的镜片,看着对方疑惑的眼睛一段时间直到对方将视线移开,在此之后对方便不再提起此事。 在上这辆巴士之前,我发觉自己的皮鞋上的鞋带断开了,正当我弯下腰去重新系上的时候,我放在身旁地上的手提包被一个跑过来的女孩所抢走,但我抬头看去的时候发现那是一个满脸灰尘,头发散乱,但脸庞较好的18岁左右的女孩,透过墨镜我看见她那干瘪的嘴唇以及消瘦的身体。我小跑着朝她喊着:“里面没有现金,只有一些文件,如果你需要的话,过来吧,我给你... ...”的话语,她当时显得很是无助与恐惧,她有些哽咽的抽泣着,我慢慢的朝她靠近并从钱包中抽出了一些钱递给了她,但当她看到我隐藏在墨镜与帽子之下的面容之时,她拒绝了我的好意,丢下手提包并尖叫着跑开了,在那一刻这个女孩仿佛认出了我,但我却从来没有见过她......
棕榈镇区—下午 16:08
巴士缓缓的停下扬起了缕缕尘灰,邓普斯盖尔平稳的下了车。他不自觉的用一只手拂动了一下墨镜。另一只手紧紧攥着手提包的皮质把手,在他的面前不远处就是他的导师爱德华的住处,一间宽敞大气的洋宅。他们所属的秘密机构在棕榈镇为了一些退休干部建立了一块大型的住宅区域。这里居住的都是一些隶属于机构的中高层人员,所有进入住宅区的外部人员都必须出示授权的相关证件并进行严格的审查,因此尽管是机构雇员的邓普斯盖尔也要进行一番排查才能顺利的进入,可以说这次普通的拜访变得更像是执行一次秘密的任务。
邓普斯盖尔(下文简称邓普斯)向手持枪械的门卫出示了特质的证件,这时一名身材魁梧的保安队长带着身后两名武装人员走上前去,他们接过证件开始核实。邓普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保安人员,隐藏在墨镜下那未知的眼神让周围的人有些不快。
领头的队长咧了咧嘴将证件归还过去,他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说道:“我之前见过你,你这幅面无表情的脸让我印象很深,特别是这幅黑色的墨镜,它让我看不清你的‘身份’,请注意这点,这点对于我们很重要,下次检查时我希望你摘去这副伪装。”
此时的邓普斯缓缓将墨镜摘了下来,他的那双遮掩下的眼睛炯炯有神的注视着对方,嘴角微微上扬笑着说道:“恩,我也想起来了,你之前是在新进雇员养成所执勤的安全武装人员,怎么,现在被分派到这里了?”
话说完,对面的这名保安队长摸了摸自己光秃的头顶注视了登普斯的眼睛一会儿,突然他爽快的笑了起来说道:“你还是老样子,当初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成为正式员工,你的那双自信与值得信赖的平静眼神说真的,我很是喜欢,为什么你总是将他掩藏起来。”保安队长说道。
凯伊·费什是我在养成所认识的一名员工,他负责我们这些新雇员实习期间的安全防卫工作,因为我所处机构的特殊性,在执行国家秘密研究计划的过程中,为了保卫科研人员的安全以及处理一些突发情况,机构高层向外界聘顾了一匹安保人员,他们大多来自于军方的退役士兵以及一些安保公司。 来到这里的人都是经过高层仔细选拔的,他们都有着在极端环境下执行安保工作的经验,在入职之前他们也相应的经过一番培训工作,的确!我们所处的环境太过于特殊,很多人都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与精力奉献给了这份工作,但有时候这份工作全并不是那么光彩。机构的每个人都签署了终身的保密协议,因此和外界接触时总会有那么一些疏离感。在长时间的工作中,凯伊已经观察我很长一段时间,起初他对我这副打扮很不喜欢,觉得我是一个对周围漠不关心且对他人始终冷漠的人,就如同其他人员一般。在这里的科研人员大都给人这种感觉,他们每日就像一个机器上的零件一般重复着研究,而我也是这些人之中的一员。 可是在工作之外我却显示另一种状态,我很喜欢观察别人而凯伊也和我一样,他也不断的观察着我的言行,因为在这里工作对他来说太单调了,他之所以参加这份工作只是为了那份待遇丰厚的报酬,毕竟他和我说过,他现在的家庭状况很是不好,父母双亡只有他和一个弟弟相依为命,最近他的弟弟却患上了重病,因此他现在急需金钱来支撑他那摇摇欲坠的家。我其实和他一般,也有一个不怎么完整的家庭,我自小就是一名孤儿,父亲抛弃了我,母亲也因为生产我去了另一个世界,我一直都生活在孤独与危险之中,有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来自于哪里,属于哪里,直到我来到了这个特殊的机构,我发现自己找到了想要的港湾。我不像凯伊心中厌恶这里,我喜欢这种生活状态,这种为了一个崇高的目标每日工作的状态,即使这份工作看似能把人逼疯。 就这样我和凯伊在这里成了一对普通的朋友,彼此说说话,缓解一下沉闷的环境,他经常疑惑我对于这份工作的态度,那和他截然不同的态度,说真的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热衷于这份工作,或许我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至少是一个不会被家庭所拖累的人...
“不过这样也好,比起在养成所的工作,这里会轻松许多吧。”邓普斯笑着对凯伊说道。
“哼哼,的确好了很多,至少这里整日都能看到太阳的日落与日出...”他说着的时候眼睛充满了忧愁,这时的邓普斯的眼神也捕捉到了对方的感情他随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凯伊?”
凯伊轻叹道:“没什么,我的弟弟他过世了。” 听到这里邓普斯的眼神露出一丝惊诧,他将一只手落在凯伊的肩膀上轻轻的拍打了几下缓缓的说道:“我很抱歉!”
检查完毕,邓普斯离别了凯伊,他依旧佩戴着那副深黑色的墨镜,面无表情,平稳的走向黄昏将至下的住宅区深处...
---------------------------------------------------------------------------------------------------------------------------
监控录像中出现了一名男人的身影,在泛着暗绿色的映画中,爱德华注视着这名意料之中的拜访者,他的手中攥着一支吸了一半的卷烟,在烟雾缭绕中他的眼睛微微的眯成缝,嘴中吐露出一团团烟气,此时的他感觉心中有些舒畅与释然。监控中的男人已经按动了门铃有一段时间了,可是爱德华依旧没有反应的吸着烟注视着这名拜访者,就好像在有意戏耍对方一般又或者他只是想置于暗处观察对方一段时间。
监控中的男人不定时的按着门铃,并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意思,就好像对方知晓主人必定在家一般。等待对于这个男人看来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任何人想要得到人生中的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都需要学会等待,静静的思考自己下一步的方向,等待着对方的破绽。在每日重复艰苦的工作中,这个男人早已经等待过太多的事情,在每一次工作研究中的失败,同事之间暗中的竞争,上司的警斥与责罚之中,他慢慢的在等待中学会了思考,学会了在黑暗之中看清局势的发展,就如爱德华一般,这些都是这名导师对于自己的教导。
门缓缓的打开,爱德华面前出现了自己的学生邓普斯的身影,步入老年的他露出了一种老者般特有的平静笑意:“所以说,你始终没有忘却那句话,是的,你的确一点都没变,或许你永远也不会变吧。”
爱德华有些自言自语的邀请了邓普斯进入了房间。 “耐心与思索,黑暗中的智慧,当然,我始终没有忘记这句话,对此我至今受用。”邓普斯安静的说道。
“别急,别急,不要这么快就肯定这句话的道理,相信我,终有一天你会理解这句话中背后的意思,它或许能在必要的时候帮助你,也可能在你最重要的时期毒害你,只要遵从你的内心就行,一切都不要急。”爱德华有些玩味的说道。
“但是有一些人已经很急了,你知道的先生,这次我来是......”邓普斯没有说完便停止下来,他依旧带着他那副黑色的墨镜,即便是在自己老师的家中他也依旧这样。
屋中的陈设井井有条,没有一样东西让人感觉多余,也没有一处位置显露凌乱。爱德华与邓普斯相继的坐在了沙发上开始了交谈。
“暗光计划对于我们的组织,甚至对于整个国家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要如此对待你们这些新进的员工,很不幸是,如今在此或许并不是你的问题,只不过你在糟糕的时间遇上了棘手的事情。相信我,在这个漫长与艰辛的计划之中,你即将学到很多东西,可是今天你来这里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他们或许还没清晰的告知你,这次计划的实质重点是什么,我想你也不希望只沦为他们利用的一个工具。”斯宾塞有些严峻的说道。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它’并不在这里了,你想要我怎么做......先生。”邓普斯说道。
墙角钟柜上的指针显示时间为:4:50
“再过2个小时左右,我的生命就要走向终结了,我知道他们今天已经要得到‘它’,可是你我都知道这份样本是这项计划开始最为关键的一环,我需要你利用这段时间将它带离,好了开始吧,这边走。”爱德华示意对方跟着自己。在爱德华居所的地下室,便是这个老者秘密的研究室了,这里的科研条件设施与养成所一样优越,毕竟这个住宅区也隶属于组织,住在这里的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退休,他们依旧从事着这项计划中的一些环节。
“当你看到这个样本之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要阻止他们得到它,我希望你站在我们这一边,孩子,这项计划并不是表面上那般的简单。”爱德华引领邓普斯来到了研究室中的一处生物培植装置旁。一名全裸,身材消瘦的女人样本出现在了盛满培养液的器皿之中。
“这么说这就是他们想要的样本了,这看上去和之前的失败品没有区别。”邓普斯面无表情的说道。
“的确,不过这名样本之后经过试管受孕之后所产下的第X-27样本就不那么简单了。在这名T-13人类克隆体样本受孕期间我们发现,实验对象曾经在监禁观察期间表现出异常的智力与体力的变化。”爱德华有些兴奋的说道。
邓普斯并没有说什么,他好像在等待什么似的。爱德华示意他继续跟着自己说道:“这次受孕体在初期就产生了这种变化,而在此之前并没有出现任何排异化反应,我这里有一些当时记录的数据,这边......”
他们进入了一处阴暗的储藏间。这里与之前比起来显得凌乱许多,一些书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籍,破旧不堪满是灰尘,布满文件纸张的办公桌前的墙上,安置着一座复式画面监控器。
爱德华不紧不慢地将储藏间昏暗的灯打开,接着走到显得老旧的计算机面前输入了指令,随即多个屏幕上出现了一幅幅画面。
“这就是我们的监控室,可能显得有些老旧,不过从没出现什么问题,我们在这里已经秘密研究这套样本很长一段时间了,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可观的进展。”爱德华看着邓普斯有些期待的说道,在他的身后的监控录像中清晰的记录出新生样本与其代孕体在实验期间出现的惊人的表现,这已经表明爱德华的研究已经向着正确的方向出发。
暗光计划,一个漫长与艰巨的项目,可能我的一生都将奉献于此。对于我们这些新进员工,这项计划大多数的核心研究我并不知晓许多。计划大致的内容是通过生物改造与克隆研究为起始,生产出一批新生并且可控的人类,将这批人类投入到国家军事工业领域的建设之中去。由于这批人类也可以说是样本,他们有着超人的体智方面的能力,且没有性欲与情感,这样一来这批极易管理的对象可在大量节省成本的同时,对本国的科技与军事方面的发展有着巨大的推动,进而超越敌对国达到绝对的领先。 这项计划一直在政府秘密的监视下进行,其中关于道德与法律的问题已经过国家议会临时批准,在宪法修正案发布之前这项计划已经实施,政府也在处于国家安全的前提下对这项计划有很大的政策放宽。不过这些计划之外的政治问题尚且可以解决,但计划之中的研究却出现了很大的阻碍。我们这批新进员工所隶属的防御设施建设部门,主要是针对新生样本表象行为能力与潜在机能进行评估研究。 而核心研究则是由爱德华先生所带领的团队进行,主要是针对生产样本计划的研究,这也是我很渴望的一个领域。在此之前,养成所的学习之中,爱德华先生曾经多次对于我在生物克隆领域中的天赋颇为赏识,在他的教导下我在这一领域之中的进展也很可观,可惜之后组织部门由于一些不可知的原因强行将我调入到现在的部门,或许他与组织之间存在着一些矛盾。而爱德华的研究也开始处于高层严格的管控之中,据说在他的研究中发现多起严重违反法律的事情,比如秘密诱拐国家公民进行人体试验,对实验期间的进展报告作假。从这些看来,爱德华先生的研究方向已经开始偏离了组织原先的意愿。 在这之后他的研究以失败而终,本人也因为退休一直生活在这里,可是似乎只是表面上如此,组织依旧在严格的控制他,可惜近期由于研究计划目前出现的停滞状况,新进的核心研究团队也开始邀请我加入他们的团队,而爱德华研究中的一些重要样本资料依旧在他的手中,他们怀疑这个退休的老家伙在之前秘密研究中留有许多重要进展,于是派遣我来这里说服他交出样本,可是实际的计划是无论我失败与否,在今晚组织都必须得到这份样本。 再过1个多小时,隶属于组织的秘密安全部队就会达到这里夺取样本,如果他执意拒绝那么等待的如他所说的就是死亡。可是现在的问题是,爱德华为何现在如此镇定与自信,难道他并不是...”
“爱德华先生,你所说的‘我们’指的是什么?”邓普斯安静的问道。
“哼哼,今晚他们不可能得到这份样本也无法除掉我,因为这里并没有样本,所有的重要数据都已经从这里消失了,你所看到这些只不过都是一些表面的数据。”说完他在计算机中输入指令。
“我已经启动了数据销毁程序,之前属于我的研究成果你也已经知晓。”爱德华释怀的笑了起来说道:“一个新的研究组织,新的计划,只不过目标依旧不变,变化的是相比之前我们不需要考虑太多研究之外的东西,我不想多说太多,想想吧,邓普斯盖尔先生。你是愿意在剩下来的生命中像一个没头苍蝇一般的在一项注定失败的研究计划中徘徊,还是愿意加入我们开始一个新的,注定震动整个世界的计划?”此时的邓普斯沉默着,爱德华的眼睛微微眯成缝注视着隐藏在墨镜之后这个年轻人眼神,他等待着面前这个人的答案,脸上充满了自信的神情,似乎对这个年轻人很了解,他和自己一样,有着一种对于未知力量的渴望。
邓普斯将眼前的墨镜摘去放在了身旁的书桌上,他用一中莫名可怕的眼神看着爱德华说道:“那么,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
黄昏时分,在通往连接棕榈镇的高速公路上,一名衣衫褴褛的少女正站在公路旁眺望着远方赤色的天际。她的一只满是泥尘的手上攥着一个锈旧的空易拉罐,另一只手微微举起做出一个类似搭车的姿势,干裂的嘴唇点缀着斑斑血迹,泛黄的脸上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珠充满了空洞的绝望。
一队全副武装的灰色装甲车队朝少女的方向驶过,扬起的屡屡烟尘打在少女的身上使得她不由得用一只手遮挡住自己的脸颊。在车队的最后,一辆黑色的装甲车放慢了速度朝着少女缓缓驶来并最终停了下来。
车身的一侧全副装甲的自动门缓缓打开,从车里走出了一名身穿黑色战术服装的魁梧男人。少女渐渐将遮掩的手放下,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身高将近2米的凶恶男人,她的面容没有丝毫的紧张,身体也没有因为惧怕而不自觉的向后退却,只是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迷路了吗,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吗,孩子?”一个夹杂着俄式口音英语的声音传来。此时的少女表情依旧,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高大男人俯视着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女再此问道:“你应该很饿了吧,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少女听便依旧点了点头。
“长官,这应该就是其中一名失踪目标了,请下达命令吧。”车内的一名士兵请示着高大男子。
高大男子转身命令道:“原初任务不变,不过我要给你们几个下达一个秘密任务,你们立即将这个失踪目标带往基地,送去D-X研究部,记住这件事务必保密。”
说完,士兵们便带上这名女孩驱车脱离车队行进的方向。过了一会儿,一架UH-1型武装直升机驶向高大男子的位置并将其接了上去。
“任务依旧继续执行吗,长官?”机上的无线传呼装置发出声音。 “是的,依旧不变,这次任务务必要抓取目标,所有人进入目标区域立即进入战斗警戒状态。”高大男人命令道。
棕榈镇区-秘密组织干休所—下午 5:30
爱德华端坐在地下室的书桌上,他一只手将吸完的烟嘴不紧不慢的放在烟灰缸中,另一只手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站在一旁的邓普斯注视着面前这个老人的一举一动,依旧面无表情的脸颊上,一双眼睛却放出阵阵寒光。
“是时候了,你和你的人按原计划执行,我们一会儿在地下车库会和。” 说完这个老家伙眼中充满了狡猾的神情,他从椅子上起身并示意邓普斯跟着自己。
“这么说来,您已经将这里的防卫系统与武装力量控制住了?”邓普斯没有感情的说道。
爱德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这里我只控制了一部分的武装力量,这些人只听从于我的命令,不过另一些人则是我们下面要处理的问题。”
在这个老家伙看来,眼下想要逃离这里有两个需要解决的问题,首先要在组织派遣的部队到达这里之前完全夺取这里的武装力量,并击溃前来抓捕他的部队。
“那您为什么不早早采取计划逃离这里?难道说...”邓普斯问道。
这时爱德华停下了脚步,他抬起双臂用手抓住邓普斯的双肩说道:“是的,我还需要等你,假如我......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希望我多年来培植的人才就这样离开我。不过还有另一个人。你要记住邓普斯,你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你只需要遵从你内心的意向就行了,无论你的未来如何,这个世界注定会因为“你”而改变。”
走出了地下室,他们来到了当初爱德华的卧室。就在这时,屋外渐渐传来骚动声,渐渐的一些零星的枪声,战斗时的叫喊声以及载具行驶的轰隆声。
“战斗开始了,从此我们再也不能回头了,孩子。接下来我们只要在这里等待我的人来接应就可以了。”
爱德华狡猾的微笑着对邓普斯说道。
“我的人生不需要回头,从来也不会,那只会人变得软弱。”邓普斯说着舒展自己的颈部与拳头,好似为下面的角斗做着准备。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屋外的门被打开,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相继进入了爱德华的位置。
“博士,我们已经疏通了这里的敌人,现在你们可以安全离开这里了。”为首的士兵说道。
“凯伊?没想到你也有份。”邓普斯一下子认出了这名为首的士兵…
在护送小队行进在住宅区的道路上,他们正向前方的地下停车库前进,那里有他们之前安排好的武装装甲车,用于在战斗中运送博士逃离。
就在他们接近目的地之时,前方的地下车库的防爆门被关闭,随后不远处传来枪火的声音。凯伊与士兵们掩护着爱德华与邓普斯迎击突如其来的敌方火力。
“可恶!注意隐蔽,博士的安全第一!”凯伊咒骂着命令道。此时他的传呼机发出了躁动的声音。
“敌人控制了车库大门的控制权!你们必须前往东北的控制塔将大门打开!”传呼机传来了夹杂着枪声的断断续续的声音。 看来,这里在控制塔楼的部队被敌人占领了,凯伊决定现将博士在这里安置掩护,自己带一批人突袭并占领塔楼。
“可是你们的人数并不够,你能行吗?”邓普斯对凯伊说道。
“我和博士保证过会用生命护送他离开这里,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无论如何我都要冒这个险!”凯伊说着开始执行了突袭任务,就在这时邓普斯也跟了上去,他似乎可以帮一些忙?凯伊对于面前这个好友的行为犹豫了片刻后,对邓普斯点了点头并将自己随身的手枪递给了对方。爱德华目睹了这一幕并没有进行制止,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渐渐远去的邓普斯,嘴角微微扬起了自信的弧度。
一路上凯伊击退了一些零星的敌人,他们也损失了一些人,不过最后还是来到了东部塔楼。
“大家注意警戒,里面或许有埋伏,注意侧翼!”凯伊说着看着面前的邓普斯示意他呆在这里不要进去。
可是邓普斯自信的说道:“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听完凯伊只是笑着叹了一口气…
随着塔楼大门被爆破开,一番枪战在楼内展开,持续了几分钟的交火之后,凯伊他们渐渐肃清了楼内的抵抗武装。 通往塔楼控制室的必经之路上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在走廊两边有很多暗门,如果想经过这里的话必须要防备对方躲在暗门中的埋伏,凯伊知道这是考验他多年来经受训练的时刻了,他命令士兵们全体压低姿态,时刻警戒走廊俩边的突袭,即使这样他们也非常危险,有很多人会死,或许他们全都会死在这,永远也到达不了控制室。
随着不断的前进,双方的战斗人员不断的倒下,凯伊的右臂也受到了擦伤。无情的子弹在走廊俩侧射出,凯伊没有顾忌后面的事情,此时的他正集中着自己百分之二百的注意力,可是他依稀能感觉到一发发熟悉的枪声,是的,是他的配枪发出的声音,每次枪响总会有一个敌人随之倒下。
最终,他们还是成功的击倒了盘踞在这里的所有敌人,凯伊也稍稍缓了一口气。今天他有太多的战友死在了自己的身边,这一切对他来说是否值得?
“好了,剩下的人跟我来,打开控制室大门,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凯伊说着,突然他发现自己面前的邓普斯举起枪朝他所在的方向开了一枪。随即“啪!”的一声爆头声音从凯伊身后传来。
“注意你的身后,凯伊。”邓普斯将枪放下面无表情的说道, 此时的凯伊惊诧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随着车库的防爆大门被打开,干休所的住宅区的战斗也进入了尾声,爱德华的部队已经完全夺取了这里的武装力量,他们没有要任何俘虏,所有的敌对的武装全都被残忍的射杀。
棕榈镇区-秘密组织干休所—下午 6:23
住宅区的地下车库,爱德华的部队已经完成了战斗后工作,部队被分为各个小队进入之前准备好的武装装甲车之中,他们计划当抓捕博士的部队突袭这里的时候,用机动与装甲优势开始从这里突袭出去…
恰好邓普斯与凯伊在同一辆车中,而埃蒙德被安排在靠后的车中,为的是让前方的车辆吸引够多的敌方火力,保护博士的安全。
“真没想到你的枪法如此令人惊讶,在我看来你只是一个文弱的研究员,你是在哪里习得这些战斗技巧的?”凯伊好奇的问道。
此时的邓普斯再一次带上了他的墨镜,他自信的说道:“爱德华老师已经培养了我多年,很多时候都是秘密进行的,表面上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新进研究员,可是无论是心理承受能力,应变能力,以及战斗技巧的训练都是秘密进行的,就如同他能秘密策划这次逃离一般,对于很多事情他都能掌控于心,虽然我对他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但我一直视他如自己的父亲,毕竟他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无论是为了他的事业理想还是我自己的前程,这都值得我冒这个险。”
“说说你吧!凯伊,为什么你会帮助爱德华,在我看来你一直是组织的雇员,为什么会中途倒戈。”邓普斯也问起了凯伊。
凯伊微微的低下了头说道:“这么多年来,我的生活就是一团糟,尤其是当我的弟弟去世了之后,我已经完全丧失了对人生的希望,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就当我觉得已经可以结束的时候,是的,爱德华找到了我,他查阅了我之前在军队的服役记录,发觉我的价值并和我做了一个交易。是的,是的,一个看似不可能实现的交易。并协助他逃离这里,帮助他建立属于他新成立组织的私人武装部队,做为交换他可以用他发现的惊人生物科研技术复活我的弟弟,呵呵,是的,让死者复生,这看似可笑的条件的确是我开出的,作为一个绝望的一无所有的人,或许开出这种条件应该并没有那么可笑了吧。”凯伊有些沮丧的说着。
邓普斯透过墨镜注视着面前的这个有些可悲的男人一会儿说道:“这么说来,你依旧相信我和爱德华所说的理想,是的,你应该相信的,因为有时候这个世界显得是那么的无趣,国家与国家发动者无意义的战争与争端,政治家为了政绩禁止许多原本可以让人类进步的技术成果,很多人都活得没有价值,他们只甘愿在这样一个老旧的机械上充当微不足道的齿轮。这个世界需要一股新的活力,而我们所做的是让奇迹发生并让这股活力输送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那,或许是一种新生。”
组织派遣的武装部队已经将干休所团团包围,全副武装的车辆将大门完全封锁,空中的武装直升机巡视着下面的一切,一切看似都在组织的掌控之中。
这时一名表情凶恶,身材高大的男人从这些部队中走出,他来到大门旁的安保室中,拿起通讯广播的对讲机说道:“在我看来这里之前经受过一些小的战斗,不过藏在里面的人听好了,无论最后的胜利者是谁,我希望你们将爱德华· 阿希福德博士交给我们,我们这次来只要他一个人,将他交上来,一切既往不咎。我给你们5分钟考虑,时间一过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话语刚说完,住宅区里依旧一片寂静,这时这个为首的高大男人便命令部队开始向前突进,搜寻目标并击毙一切反抗力量。在地下车库爱德华的部队已经准备完毕,只要对方一接近车库便开启之前安置好的掩护爆破机关,迅速打开防爆大门进行突袭逃离。
轰隆隆,哗啦!
随着一阵阵爆炸与随即产生的掩护烟雾,“哗”的一声,车库防爆大门邹然打开,一辆辆武装装甲车从地下车库冲出。混乱之中,枪火声,榴弹与火箭弹的爆炸声,人的嘶叫声在赤红的天际中回荡…
这时前方突袭的装甲车很多都被摧毁,不过爱德华与邓普斯所在的车辆已经很接近大门了。
凯伊透过装甲车中的观察镜发现前方依旧有着大量的敌人封锁车辆,此时他的双眼并没有惧意。
“就是现在!”凯伊喊道。就在这一瞬间,大门前安置的隐秘遥控地雷被激活,大量封锁的车辆被一一炸毁 ,“哐啷”一声, 突袭的装甲车将前方的车辆残骸撞开迅速的冲出了大门。此时冲出的车辆也仅仅剩下3辆。
---------------------------------------------------------------------------------------------------------------------------
棕榈镇区3号高速公路—下午 6:47
“可恶!”凶恶的高大男子眼看目标就要逃脱急切的登上了一架武装直升机,在棕榈镇的高速公路上演了一场追逐战。
武装直升机通过空中优势发射出的火箭弹很快将其中一辆装甲车击毁,无情的机载机枪在高速公路上扫射着其余两辆装甲车。
装甲车内,凯伊与邓普斯正讨论如何击毁身后的直升机。
“可恶!必须尽快干掉这只嗡嗡的苍蝇,不能让他威胁到博士的车辆!”凯伊说道。
“目前看来必须依靠车内的手持火箭弹对其进行有效打击,关键是在不断倾泻在车体的机枪火力空隙精准的发射一枚才有生机。”邓普斯说道。
“的确,如果不能一击致命的话,那么我们就会被对方的火箭弹击毁,可是这辆装甲车顶舱口只有一处且已经被机枪火力覆盖,这样完全没有机会。”凯伊说道。
“你的车技如何,凯伊,我是说对于驾驶这种武装车辆来说。”邓普斯突然问道。
“哼哼,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让这家伙在山道上漂移!”凯伊自信的说道。
“好的!那么接下来我们这么做…...”邓普斯依旧冷静的说道。
此时的凶恶的高大男人正手持一架RPG火箭弹,他一边口中不断的咒骂着,一边操纵着武器瞄准着其中一辆装甲车:“可恶的老东西!如果不能活着抓住你,那么这辆装甲车就是你葬身的铁棺材,去死吧!”
就在这时,其中一辆车突然急速刹车瞬间置于了直升机的身后,此时的高大男人立即叫喊道:“快停下,悬停在这里!”
“可是长官!另一辆车怎么办!”直升机驾驶员问道。
“相信我!那个老家伙一定在这辆车子中,他想反击!”高大男人说道。
就当直升机悬停做转向姿势的时候,邓普斯从车顶的舱口探出身子,只见他手持一架火箭弹瞄准面前的直升机。
高大男人与他四目而视,两发火箭弹相继射出…,“轰隆!轰隆!”两声,随即一发火箭弹将武装直升机击毁,而另一发则击中装甲车一侧的空地上将车子震翻。
硝烟弥漫在高速公路上久久不能散去,凯伊与邓普斯从翻倒的装甲车中走了出来,他们目睹着面前正熊熊燃烧着的直升机残骸。在残骸的不远处,一名高大男子在地面上挣扎着想起身。
“看来他在直升机被击毁的时候从上面跳了下来,不过你看看他的腿已经摔断了。”凯伊观察后说着。
此时的邓普斯并没有说话,他只是用墨镜中的寒冷眼神审视着面前的这个负伤的人。
另一辆装甲车缓缓行驶了过来,爱德华从车中走了出来,随即一小队士兵将高大男人围在中间。
“爱德华!你这个老东西,我虽然失败了但组织永远会通缉你,即使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一样!”高大男人依旧凶恶的叫骂着。
“谢尔盖·弗拉基米尔,哼哼!组织的走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曾经是一名苏联间谍,被美国政府抓获之后收容了起来,听说他们对你做了一些事情…”爱德华蔑视的说道。
“你这个组织的叛徒!你逃不了多远的,美国政府这个时候已经将你通缉了!你和你的这些同伙都会随着你一同灭亡!”高大男人依旧叫嚣着。
“叛徒?这个国家有时候需要像我这样的叛徒,至于你…”爱德华用脚狠狠的踹在高大男人的伤口处,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叫声他继续说道:“你甚至不是一个美国人,你这个俄国蠢猪,你才是真正背叛祖国的蠢货。”说完老爷子又踢踹了高大男人几脚。
“博士,这个家伙怎么处置?要杀掉吗?”凯伊问道。
“不!不用,这个家伙虽然蠢,但是他的身体或许对我们有一些价值,将他击昏带走!所有人!我们赶快离开这里!”爱德华发出了命令。
这时躺在地上的高大男人由于疼痛正喘着粗气,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走到他的身前抬起脚。
“睡个好觉,大牛…...”
棕榈镇区高速公路—下午 7:00
夜幕降临,漆黑的装甲车内。
凯伊正在日记本上记录着一些东西,他一直有这个习惯。爱德华则不断的观察着对面的邓普斯,他的脸上微微露出狡猾的笑容。即使在这黑暗的夜晚,邓普斯依旧戴着他那双墨镜,静静的看着漆黑的远方,或许他正寻找着在远处微弱的光。
就在此时装甲车的驾驶员将车内的无线电台声音放大说道: ”博士,您应该听听这个。”
渐渐的电台中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声音:“据警方证实,近几年来发生在镇区的多起青年绑架案已有一定的进展,近几日市政府已安置几名被找寻的青年受害者。不过据观察,受害者大都神志不清,目前并没有从中得知更多关于案件的详细线索,与此同时,在三年前失踪,疑其被绑架的英国驻美大使馆大使,约瑟夫先生的一名家眷,也在受害者之中。对于此案件的进一步进展请关注。”
“看来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没有人是干净的。”爱德华听完笑着说道。
“博士,我们现在已经到达指定位置了,2分钟后会有一架CH-47武装运输直升机来接应我们,看来任务还是顺利的完成了。”凯伊向爱德华汇报道。
在那天之后,我的事业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也离我的理想更近了一步。新的组织,新的计划,新的研究项目,最重要的是我不用再回顾那过往平凡的人生,一切都变得愈加的有趣也愈加的残酷了…...
I
avboy
avboy

27 人关注

故事烩
故事烩

692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