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举报的历史由来已久。
中国从尧舜的时代开始就有了举报的传统,据 据《史记·孝文纪》记载,“尧舜立进善之旌、诽谤之木,政有缺失,民得书于木。”这里的诽谤和现代诽谤不同,更多的是指出过失的意思,和现代诽谤含义并不不同。晋代之后,又出现了登闻鼓,击鼓鸣冤举报,一般针对的都是官员犯错。
到了明清时代,举报又有了变化。那时候,匿名举报是大罪。举报的时候如果主管的官员若只见信不见人,将信展开了就要处罚;如果要是看见了投信的人则直接抓起来,审判量刑。那时候投递匿名举报他人的文书在明清时是有专门的罪名的,叫“投匿名文书告人罪”。这个罪相当严重,匿名投信的人直接处死,主管官员要是看了信,杖一百。
在现代,对于匿名举报一般来说是不进行受理的,匿名举报有可能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同时也会扰乱社会的治安。然而,另一面上,匿名举报却也是举报人本身的保护伞,因为如果不能够保护好举报人,那么也很少有人会愿意实名的情况下,担着风险,对和自己无关的事情进行举报。
2011年,文化部开通12318举报网站,在这个网站上,人民群众可以非常容易的通过填写表单进行举报。在开设这个之后,游戏圈隔三岔五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举报。在5月10号,Playstation发布微博暂时关闭暂停商店服务,同时微博用户森里荧四发微博称“我做到了!”。在过往微博之中,不难发现,他锲而不舍的对索尼国行进行举报,终于在这次自称“大获成功”。

1.

在学生时代,我最为讨厌的就是那种给老师打小报告的人。老师洞悉学生的心理,用学生来管理学生,一些人被选中之后成为了xx委员,对班级里面的行为不定时的给老师反馈。犹记得,在自习课上,他默默的用小本子记下了说话的同学,下课后一一报给老师。老师赞赏了他的行为,然后批评了我们。
学生时代我对这种人非常讨厌,虽然知道他做的是正确的事情,但是这种厌恶感无法消除。在长大之后,我才发现大部分的时候,我的厌恶并不来源于所谓的正义感,而是来源于屁股在哪里。
在学生的这个问题上,老师成功的将“xx委员”和普通学生之间分开了。当他的屁股和我们不是坐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自然会讨厌他的告密行为。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我们对自己的认知,不仅仅是来自于自己本身的,更是来自于整个社会对”我们“,也就是群体的印象。
当这种和我们屁股没有坐在一起的告密者对公权力(老师)进行告密行为的时候,他在某种程度上“背叛”了我们。大家都是被老师管理的学生,本来我们应该互相cover彼此,但是你却向老师打报告,你背叛了自己的阶级。尤其是这种告密涉及到惩罚的时候,这种厌恶感则是更加强烈。
举报者,告密者虽然是对个体的举报,但是如果他的行为涉及到了损害集体的利益,那么就一定会有人站出来反对举报者。即使知道所举报的是正确的“不道德”行为,尽管对这种行为也有着改变的倾向,厌恶感却是无法消除的。这是一种心理上的防御机制。对于“正确”的举报存在反感,是切实存在的。
同学之间互相举报这件事情恶劣的在于,它让同样阶层的普通人互相进行举报揭发,如果是对于更高一阶级的人群进行举报,这种厌恶感则没有那么强。因为很显然,被举报的人和我们是不在一个阶层的,我们和他也不会产生身份认同感上的共情。
阶级的不对等让弱势群体除了举报之外,很难有别的途径去申诉。反之,普通人之间的互相举报所涉及到的反而可能是信任的破裂。对于索尼国行的举报——假如他真的举报了,那么损害的利益不仅是索尼本身的利益,也损害了所有玩家的利益。在这个问题上,索尼和玩家其实是在一个阶层的。
《论语·子路》之中有这么一段:”先秦·孔子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大概意思是说”有个爸爸偷了羊,儿子把爸爸举报了,大家认为儿子很正直,但是孔子说这不是正直,儿子为父亲隐瞒,父亲为儿子隐瞒,这才是正直。
这段话其实在现代有很大的争议,有些人会认为这段是孔子这是用亲情绑架法律。实际上,法律是在某时某刻不断变化的,在古代,法律实际上是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武器。同一阶层的人们的告密行为,只会让社会变成丛林世界。人们之间将会缺乏信任。在儿子举报父亲的瞬间,家庭的基本人伦道德就完全丧失了。如果为了惩治法律的“恶”,而采用了更大的人性之“恶”,那岂不是本末倒置。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夫妻之间没有信任,父子之间互相残害,每个人都用正义的武器去互相斗争,这远比“违法”更加可怕。
举报的行为并不是为了所谓的“正义”。由于匿名举报的义务和权利矛盾性,举报反而变成了一种获得利益的手段。

2.

B站除了常规的分区之外,现在又开了一个锤人区。
当然,并没有这么个分区,而是网友对于愈演愈烈的UP主之间的互锤的一种戏称。严格来说,这个和举报没有太大的关系。所谓的“锤人”的意思指的就是有人会发视频来质疑大的UP主,比如当年最著名的锤人事件就是“卢本伟开挂”事件。
和举报到上面,让人来处理不同。锤人更多的是自下而上的运动。在B站公布了百大UP主这个说法之后,几乎所有的百大UP主都多多少少被人锤了。当然,如果被锤的人真的可能有问题,那么退圈,冷却,甚至被官方封杀也不奇怪。
除了有”实锤“的之外,很多的锤是空穴来风的莫须有。比如说在之前对于美食区up主“徐大sao”的诈捐的质疑,最后“徐大sao”不得不专门发视频澄清解释。对于锤人者来说,可能质疑只是需要做个视频,但是对于被锤的人来说,他却要花很长时间来澄清谣言。
举报和“锤人”的相同点在于,这种盯着别人的错误进行群起攻之的“猎巫运动”,其实是以自己的利益来慷他人之慨。在锤人的UP主发完视频之后,他为自己引流涨粉,然后摇身一变成为了正义使者,他们尚且还要背负锤人UP主这个标签,以后要小心锤人者恒被锤;而匿名举报的人通过举报实现了对他人的攻击,满足了自己的需求,也许还实现了对“正义”的满足感,但是却因为其匿名的原因安全的全身而退。
这几年在网络上,能看到一种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在网上网友们好像都特别有“正义感”,动则高喊”举报“,高举”封杀“,喊着锤人,叫着正义。但是在现实之中,却会对真实发生的事件冷漠的应对。2017年4月,一女子在等红灯的时候被车撞到,周围路人围观,没有人管,结果二次碾压身亡。在这个期间,监控能看到路人就在那儿站着,没人敢碰。
匿名和网络让人能够将自己从现实社会中抽离出来,可以不负责任的行使“正义”的权利。承担举报,封杀的风险是虚无的,森里莹四也好,刘睿哲也罢,换一个ID,继续在网上可以发言,在现实中,当“正义使者”是要承担风险的,把路人扶起来则有可能被讹。
不难发现,当“正义”没有风险的时候,我们倾向于选择“正义”,即使这种正义可能只是自我认知下的自我满足,并不是真的正义。就算我们假设举报游戏的人,是真的觉得这些游戏危害他人应该封杀,那么通过这种匿名举报的方式在实质上只是在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诉求而发声,而不承担举报所带来的义务。
如果因为自己看不惯某件事情,某个人就选择举报,却当自己喜欢的事情被举报了就站在反对举报的大旗下的话,那么这种不真诚地反复横跳的人才是最应该唾弃的。
因为毕竟总要有一种东西要能坚持下去,无论是哪种“正义”,至少要有信念,至少不应该只当一个“利己主义者”。

3.

公共道德有时候和个人价值观之间是存在不统一的。在《最后生还者》之中,最后乔尔要选择是否牺牲艾莉,从公共道德角度上,艾莉自然是必须要被牺牲的,但是顽皮狗在游戏中最终选择了让乔尔拯救艾莉。诚然,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在乔尔的眼中个人价值观大于人类命运,但是这个结局却也让很多人对乔尔不满。在有关于《最后生还者》的讨论上,结局一直非常具有争议。
社会普世的公共道德不是恒定不变的,而是永远在变化的。所有的公共道德只会随着时间不断的改变,在20世纪初的美国,黑人就应该是奴隶;清代的中国女人就要裹脚,男人就要留辫子。这些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公共道德。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公共道德发生了改变,我们现在将其称为了封建糟粕,社会进步。
而在现今的社会之中,由于互联网的普及,公共道德和个人的价值观产生了巨大的割裂。或者换一句话说,现在的社会已经没有了传统意义上的公共道德。尽管,在官方的层面上,一定会有统一的价值观,但是在实际的运行之中,这种统一价值观是不可能,也不会存在的。一个喊着女性结婚就是糟蹋自己的人,和一个喊着夫为妻纲的人,这两种人在社会中都是共同存在的。遗憾的是,人们很难再学会求同存异,而是互相谩骂。
当这种价值观的异同上升到了更高的层面,当举报成为了一颗子弹,那这就变得恐怖了。2016年,在3DM论坛上,就有人在《三国志13》盗版资源因为光荣公司的诉讼而消失之后,选择了对steam进行举报。当然,最后的举报结果是无疾而终。但是对于玩家来说,这种举报的产生足以让人在悬崖边上恐惧。
对于是否支持盗版,在中国其实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这种恐怖在于,它将个人价值观的异同上升到了法律的高度。而举报则变成了法律和个人价值观的矛盾。很多时候,个人价值观和法律是相违背的。因为法律不应该,也不会成为个人价值观的评判标准。比如从法理上来说,Steam上的游戏都是“未经过审核”的游戏,但是从个人道德上来说,玩这些游戏对于我们普通玩家而言是正常且合理的。
法律就是绝对的正义吗?我相信任何一个学法的人都不会认为法律代表了绝对正义。法律在不断的进化,不断的完善。在这个情况下,将个人的价值观上升到了法律高度,并且用这种武器去攻击和自己不同的人,这就如同狐假虎威一般。在PS4发布微博之后,森里荧四发了条微博大喊着“我做到了!”,其中胜利的意味不难体会。
在搜狐新闻对于罗翔老师的采访中,他谈到过绝对正义这件事情。““我们画不出一个完美的圆,但不代表完美的圆不存在,法律在认同绝对正义的基础上可以完善程序正义,最后来实现法治。”所谓的绝对正义也许很难到来。可是如果我们不相信法律总有一天会完善,正义也终会到来,在举报的黑箱里,我们还能相信什么呢?
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通过程序正义来达到真正的绝对正义。可是在这个法律不断完善的过程之中,采用举报的方式,去攻击个人价值观不同的人,这种所谓“正义”只会成为一颗颗射向无辜者的子弹。
I
哈斯卡蘸酱
哈斯卡蘸酱

435 人关注

活着
活着

5641 人关注

评论区

797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