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日本是一个重礼仪的国家,平日的用语、对他人的态度、着装都要处处注意。除了礼仪之外,日本人也很重视从古至今传承而来的仪式,比如源自神道教的七五三节(日本独特的儿童节)。满月至百天的新生儿要带去神社参拜,而年满三岁的儿童(不分性别)、五岁的男孩、七岁的女孩都要在 11 月 15 日去神社参拜祈福。
七五三节是小朋友的节日。对于青年而言,最重要的日子就是成人之日了。各位可能也听说过,日本对于成年的概念和中国不同。日本的法定的成年年龄为 20 岁,这是根据明治 9 年制定的课税及征兵基准年龄而来的。而 2018 年提出的民法部分修改意见则会把成年年龄修改为 18 岁,修改后的法律将于 2022 年 4 月 1 日生效。但在这之前,日本人的成人礼依旧会在他们 20 岁时举办,也就是他们读大二的时候。
大多数男孩在日本的成人礼上都穿西服,而女孩则会身着华丽的和服。人这辈子不见得只结一次婚,但却只能参加一次成人礼。因此日本人,尤其是日本的女孩子们会特别珍视自己的成人礼,将其视为一生中宝贵的经历。
虽然我们平时会将日本的传统服饰统称为和服,但在这统称之下却又有着详细的分类。出席成人礼的少女们穿的服装叫振袖,这是一种为未婚女性设计的花纹正装,根据袖子的长度分为大振袖、中振袖、小振袖,如今成人礼上最常见的就是中振袖。
和婚纱一样,振袖的价格昂贵,平时也没什么穿戴的机会,所以许多人会选择租用振袖。振袖的短租价格从 9000日元至 50000 日元不等(人民币 600 元至 3000 多元),更贵的也有。
租赁业务讲究的是双方诚信。而在 2018 年的日本成人之日到来之际,一家和服租赁连锁店却几乎集体休业了,这使得许多女孩错失了自己一辈子仅有一次的成人礼。

“晴天”霹雳

Harenohi(はれのひ,意为“晴天”、“好天气”)成立于 2011 年,是日本和服租赁品牌,有自己的网站,且在日本有六家店铺,分别是横滨港未来店、横须贺店、筑波店、八王子店、福冈天神店、柏店,每家店都位于繁华街道,雇佣的店员也都是女性,整体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
一般的和服租赁都是通过线上完成的,衣服会在顾客使用前两天寄到,当顾客用完后再将衣服打包发回租赁公司,整个过程是见不到人的。许多准备需要在家人或专业人士的帮助下才能完成。Harenohi 则不同,因为有线下门店,所以可以给客户提供许多便利。比如可提供发型、化妆、成人礼当日着衣的服务。如果你愿意多交 35000 日元,Harenohi 还可以提供室内拍照服务,照片可制作成相册。Harenohi 为客户提供了一条龙服务,女孩和家长不必再为了事前准备东奔西跑。
Harenohi 的促销力度大,这也是公司的特点。一些租赁、购买套餐里会包括免费的发型、化妆、着衣服务,将发饰、木屐、提包、披肩作为特典送给顾客,甚至连拍照的服务费都能免掉。如此实惠的套餐吸引了很多顾客,不少因为优质的服务和赠品而选择在 Harenohi 租振袖。特别是在店面辐射范围内,Harenohi 有着很高的声誉。
但人们对 Harenohi 印象都在 2018 年 1 月 8 日改变了。那天是举办成人礼的日子,早上,许多女孩在亲朋的陪同下来到 Harenohi 门店,准备打扮一番,然后去成人礼现场。可当等待他们的却是紧闭的大门以及“本日停业”的告示。一些店虽然开着,但明显人手不足,也不够专业,根本无法满足客户需求。
多家 Harenohi 停业,打电话也没人接,一时间让女孩们不知所措。当日,警方共接到了 200 余件和 Harenohi 有关的报案,女孩们也将这件事发布到社交网络上,很快这件事在社会上传开了。其中不乏花了几十万,甚至一百万日元在 Harenohi 租振袖的家长,但真正受损失还是那些没有振袖穿的女孩们。许多女孩因为这件事而拒绝参加成人礼,一些预定了 Harenohi 振袖的女生还表示很对不起父母。

“晴天”背后的阴霾

Harenohi 的创始人是篠崎洋一郎,在公司“休业”之后,无论是自家员工还是媒体都找不到他了。Harenohi 在成人礼举办之前紧急关门,这和公司的领导人肯定有很大的关系。
Harenohi 的第一家店位于横滨,店面装修豪华,起初也确实持续盈利,后来公司扩张,几年间陆续开了多家分店。篠崎洋一郎还曾考虑过在日本开 100 家 Harenohi,并将业务推广至海外。很可惜,伴随新店开张,Harenohi 并没有迎来进一步的盈利,反而亏损了。
亏损由多方面因素构成。Harenohi 店铺的选址几乎都在繁华地段,这对于每年只会迎来几波商机的企业来说负担过大。其次,Harenohi 后来把木屐、披肩、发饰当作礼品回馈给签约客户,还免费提供着意、发型、化妆、拍照的服务。在日本雇佣专业人士的消费并不低,过于回馈客户使得公司盈利降低。当然,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篠崎洋一郎作为公司领导过于自大,一味地考虑扩张。
Harenohi 是一家为顾客提供华丽服装的店,一般人或许很难想象在这里工作的员工会有什么苦衷。其实 Harenohi 一直都有员工离职的现象,几乎就没断过。但 Harenohi 的“福利厚生”页面却把工作环境描述得非常美好。
  • 租赁签约率约为 80%~90%,事后有提成。若业绩达到当月计划的 200%,当月工资加倍。
  • 除 1、5、8 月份的繁忙期,基本不需要加班,可以准时下班,方便给丈夫做饭。
  • 职场上除社长外全员都是女性,对于女性工作者而言职场环境良好。有不少已婚人士,也有员工取得过产假、育儿假。上司和前辈就像大姐姐一样可靠。
这几条都是 Harenohi 官网记录的。能找到一份收入可观、空闲时间充裕、职场环境良好的工作,无疑是每个日本女性都向往的。但谁能想到,等待她们的却是每天 300 通的“电话地狱”。
据曾经 Harenohi 的员工透露,公司的一般职员要每天至少要给客户打 300 个电话,即使离下一个租振袖的旺季还早,员工依旧得这么干。即便被拒绝,也要在两天之后再次拨打这个号码。这种工作配额压得底层员工喘不过气,除了身体的疲惫,还会影响精神状态,因此各店员工陆续辞职。
尽管公司的经营出现了种种问题,但篠崎洋一郎依旧可以得到 4500 万日元的年薪。他下班后的生活很丰富,爱在俱乐部里炫耀自己的名牌手表。
员工离职率高,加上社长本人的铺张浪费使得 Harenohi 每况愈下。银行不可能给有严重亏损的公司融资,为了填补这个窟窿,篠崎洋一郎下令伪造 Harenohi 的财务报表。通过这种手段,公司在 2017 年获得了 6500 万日元的资金,但这笔钱并没有让公司支持太久。
转眼来到 2017 年 9 月份,这时的 Harenohi 已经无法支付员工的薪水了。

为实现女孩的梦想,站好最后一班岗

面对开不出工资的尴尬状况,篠崎洋一解释道正在进行并购,工资还要等两周。但过了好久,之前的工资依旧没到账,失望的员工们陆续离职。最终,员工数从当初的 49 人变为 10 人。剩下的 10 名员工只有一个目的——不背叛那些期待成人礼女孩们的微笑。
不仅是横滨、八王子店的员工陆续减少,福冈店也受到了影响。Harenohi 福冈店店长就是留下来的 10 名员工之一。彼时已经连续几个月没发工资了,员工也不需要通过打电话拉生意了。虽然对未来有着种种担忧,但既然有了目标,就只能朝着它努力了。
Harenohi 没付款给和服制造方,振袖因此无法寄出。福冈店店长向篠崎反映这个问题时,他只是用“再给我一些交涉的时间”来搪塞。福冈店店长没有坐以待毙,她知道篠崎这个人信不过,于是就开始绕过公司,私底下与其他员工、相关行业的人商量有关来年新成人礼的事项。
Harenohi 福冈店毕竟只是一家分店,缺的东西很多。每当和其他商人谈判时都是福冈店店长自掏腰包,即便她也已经三个月没领薪水了。振袖价格昂贵,仅凭一人之力也不能补全所有费用,但好在经过多次沟通,振袖的制造方也同意破例,毕竟没人想让参加成人礼的女孩们失望。2017 年 12 月,此时距离成人礼还有一个月,在多方努力下,70 多套振袖寄到了,弥补了全店缺货的订单。
Harenohi 横滨店的店长其实也选择留了下来,只不过没有坚持到最后。横滨总店店长曾向篠崎说:“忙完这次成人礼,我就会辞职。”欠着别人工资的篠崎则大言不惭地回应:“如果你要辞职的话,干脆这次也别办了。”或许当时篠崎是想威胁她不要辞职,但这句话直接把隐忍许久的店长逼急了,真的不干了。这之后,Harenohi 横滨总店的员工数降至零。
时间来到 2018 年 1 月 5 日,此时距离成人礼举办还有 3 天。本以为不会再有事的福冈店店长收到了一封邮件,发件人是一直和 Harenohi 合作的美容院,内容是“之前预约的工作正式取消”。福冈店店长或许也猜到原因了,但为了进一步确认,还是联系了公司,原来是总公司没向美容院付钱,谈判也因此破裂了。
成人礼当日福冈店会有123 位女孩来店里做造型,店里至少需要 20 名化妆造型师,明明之前已经谈妥了,却因总公司违约取消了。眼看距离成功近在咫尺,店长也不想放弃,虽然现在已经没有钱付给对方了,但她还是想试一试。于是店长又联系了美容院,说明原因后对方也表示理解,而且对于之前的状况也有所察觉。美容院方面最终同意店长的请求,将在成人之日当天无偿为女孩们提供造型服务。
在成人礼举办之前,Harenohi 高层还叫停了所有和服着衣师。要知道,届时现场有 100 多名女孩,没有专业人士在场,根本无法完成这么多工作。福冈店店长不得不继续联系从业者,声泪俱下地说明了情况。好心的着衣师们最终也同意了,还对店长说:“你放心,我会去的。有没有钱不重要。”
2018 年 1 月 8 日,成人之日当天。除福冈店之外,Harenohi 的其他店都因种种原因不能正常开展工作,一些店遭到了投诉(虽然投诉也没有用)。Harenohi 八王子店则只剩下门脸了,成了一家空店。实际上截至前一天,店内员工还在努力工作,但因为实在找不到着衣师,只好作罢。最终在 Harenohi 福冈店预约的 123 名顾客都顺利参加了成人礼。受到波及的顾客则有 300 多人,她们有些人选择传西服参加成人礼,有些人则放弃参加典礼。

事件后续及影响

事发后,日本各大媒体都针对 Harenohi 事件进行了报道,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公司社长篠崎洋一郎都仿佛人间蒸发一般不知所踪。直到事发 18 天后才露面,之前一直借宿在朋友家。2018 年 6 月 23 日,神奈川警方于成田国际机场逮捕了从美国归国的篠崎洋一郎。同年 7 月 18 日因其他诈骗嫌疑再次被逮捕。8 月 7 日正式向篠崎洋一郎提出起诉。
法庭上有人提出篠崎洋一郎是否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诈骗客户的租赁金,但因缺乏证据,起诉方无法进行辩护。最终判罚篠崎洋一郎因融资诈骗罪获刑 2 年 6 个月,罪名仅此一条。
篠崎洋一郎的愚蠢行为所搞垮的并不只是 Harenohi 这一家公司,而是整个业界。他跨过了这条绝不该逾越的线,让顾客知道租赁服务搞砸了会有多严重的后果。这不单单是钱的问题,对于企业而言是失信,对于租振袖的女孩们而言则是错过了一生只有一次的大事。
为了弥补 Harenohi 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一些人考虑为受害者女孩补办成人礼。八王子市就有 200 多名各行各业的志愿者筹办了一场成人礼,最终有 70 多名女孩参加了这场典礼。
前文我也提到参加成人礼的日本人当时应该读大二,而在 Harenohi 事件结束的两年后,也就是今年,他们迎来了另一个重要的日子——大学毕业典礼。日本的大学毕业典礼与学位授予仪式一般都会在 3 月份举办,今年受 COVID-19 影响,不少日本的大学都取消了毕业典礼,有些则改变了仪式形式。或许当年 Harenohi 事件的受害者在今年又因为肆虐的病毒而错过了另一场重要的仪式。
除银行、相关业内人士、家长,以及那 300 多名没有振袖穿的女孩们,Harenohi 事件还有另一批受害者——当时留守的 Harenohi 员工,她们在没有经济支撑的情况下连续工作了三个多月。福冈店店主东奔西跑最终站好了最后一班岗。而其他店的员工则只能在当日遭到他人的质疑,只能弯腰谢罪。因对他人报以愧疚之情而产生的罪恶感或许会伴随她们一生,即便她们什么都没做错。

I
帝王组_日天
帝王组_日天

1639 人关注

活着
活着

5638 人关注

评论区

48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