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集合吧 动物森友会》现在是真的出圈了。
不仅是原来的主机游戏玩家在玩,连之前基本上没有玩过游戏的人也纷纷加入进来。在微博,朋友圈,甚至小红书上都能够看到有人在晒《动森》相关的内容。
这个事情很有意思,照理来说,在中国《动物之森》其实并不那么出名。《动物之森》远远不如“宝可梦”,“马里奥”这些任天堂IP在中国出名。也许,这次《动森》的大火和中文版有关,也许是和社交媒体导致的传播范围有关...总之,《动森》火了。
《动物之森》仿佛就有一种魔性,尽管游戏没有爽快的战斗,没有精彩的剧情,也没有让你必须做什么的主线任务(好吧,还贷款确实是主线任务),但是每天钓个鱼,砍树,挖石头,装扮自己的家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停不下来。
《动森》很肝,但是它的肝不是手游或者网游那种枯燥无聊的为了得到什么而不停的做同一个事情的肝,而是一种你停不下来愿意去为它而“肝”的那种“肝”。也无怪乎,很多人感慨,如果《动森》能氪金就好了,那不是氪爆!
所以,如果真的能在《动森》氪金呢?

1

在万能的淘宝上,你什么都能找到,《动森》氪金也不例外。
游戏仅仅发售几天的时间,淘宝上已经开始有了《动森》相关游戏内容的售卖。
没错,很多人所希望的《动森》氪金,在淘宝上已经实现了
其实有关于任天堂游戏的游戏的“淘宝商店”从来没有少过。这个东西卖的最多的就是在《宝可梦》游戏里面了。由于种种的原因,售卖修改作出来的“魔法精灵”已经成为了这个游戏在中国生态链的一部分了。
买它的人有的可能是为了收集,有的是可能为了对战,也有的可能是为了孵蛋。就算你担心修改过的宝可梦会被任天堂ban,在淘宝上,你也可以用很廉价的价格就购买到一批全性格的百变怪,用它们孵蛋孵出来的宝可梦是不会被ban掉的。
当然,有关于这种购买淘宝“魔法产物”的宝可梦在圈子内认知里面一直处于争议的状态,有的人觉得完全无法接受,也有的人觉得既然官方培养宝可梦这么麻烦,我只是想对战,为什么不直接购买对战用的呢?
购买宝可梦这个产业链条已经非常清晰了,毕竟宝可梦本身是有需求的。但是,《动森》的氪金点是什么呢?
当然是钱和点数啦。淘宝商家别出心裁的还给各种氪金项目用“新手版”,“廉价版”等特定词汇来说明。玩家可以在淘宝上面花非常少的钱就买到99万的铃钱,也可以很容易获得游戏内要付出很长时间才能得到的金色道具。
而至于游戏中的机器人,哥斯拉,游泳池这些非常稀有的装扮,你也可以用没多少钱就能够轻易得到。
由于动物之森是一款和现实时间同步的游戏,如果你正常玩这个游戏,要想要获得这些金钱,这些稀有的道具,你可能要花上好多天,甚至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得到,但是靠着万能的淘宝,你只要花上一点点钱,就能够得到这些内容了。
难道你不心动嘛?

2

我曾经毁掉了我的《怪物猎人》。
我记得那是PSP版本的《怪物猎人P3》上。当时上位有一个迅龙是必须要打的任务怪,我当时菜的抠角,用双刀磨了三天就是死活打不过去,当时的感觉就是绝望,痛苦以及难受。
后来,我在网上发现了有金手指这个东西,年少轻狂的我下载了一个金手指并且用到了游戏里面,我把自己的伤害调到了双倍,于是我很轻松的就打败了这个卡了我三天的怪。当时打死了迅龙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但是我并没有觉得我很快乐,反而我觉得我很失落,就是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在这之后我关掉了修改器,可每当我后面的怪打不过去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应该用这个修改器来让自己爽一点。内心中也有另一个声音告诉我:你不能这么做。
在这两种情绪的折磨之下,我最后就没有再玩《怪物猎人P3》这款游戏,我把它束之高阁,过了好久之后忘记了修改器这回事才再次打开。
再次游玩的时候,我又卡关在了迅龙上,但是这次我没有用修改器,而是自己换了武器,选择用长枪靠着自动防御护石慢慢磨死了迅龙。那次,打死迅龙之后,我是真的非常的快乐。
在后来,我也有想过为什么依靠修改器打败了迅龙的我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索然无味,而凭借自己的实力打败它的我却能够那么有成就感,那么高兴。这个可能是我证明了自己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因为我通过设计师的制作体会到了游戏的快乐。
游戏玩家和游戏制作者之间是存在一种博弈的。这更像是一局象棋或者其他什么,游戏的设计者会给你设计各种各样的障碍,也会制作各种各样的困难,玩家克服了这些困难,战胜了最后的敌人,即使他没有获得任何的实质性的奖励,最后会觉得很爽。
你在《只狼》里面死了几千次,最后你打败了苇名一心,你得到了什么吗?你什么也没有得到,但是你快乐吗?这几十个小时的挑战你爽吗?
这是说玩家是抖M吗?是,也不是。游戏本身就是这样的一种机制。只是这种机制会有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怪物猎人》这种和强大的敌人战斗的游戏是一种,《塞尔达 荒野之息》这种开放世界去到处寻找惊喜的游戏也是一种,一本道的《女神异闻录》是一种形式的机制,而像是《动森》这样没有什么目的的游戏也是这种机制的一种表达方式。
而使用修改和氪金的内容恰恰就是破坏了这种和制作者之间的默契。

3

当然,很多人会说“我玩手游也是氪金变强啊,有什么区别呢?”,但是其实手游的Pay to Win或者氪金抽卡游戏是另一个范畴的故事。
手游的氪金变强也有着各种各样的形式,大部分的手游或者页游也并不会简单粗暴的给你一个你氪金多少钱就能秒了所有人这种设计,如果真的这么设计,这个游戏一定会非常无聊。
手游之中,氪金要么是抽卡人物,要么是买一些无关紧要的皮肤等内容。游戏中的数值成长曲线几乎是不会被氪金所左右的。大部分的手游之中,都会很在乎让无氪金玩家享受到基本的游戏乐趣这件事情,毕竟他们的存在才是大R的氪金乐趣。
手游的数值策划一般都需要有甚至比单机游戏更加精细的测试,因为单机游戏可以依靠修改去回调,手游如果进行回档和修改,那将是巨大的事故。用一句比较出名的话来说就是“如何在玩家的头上做一个胡萝卜吊着玩家走?”,这个是考验手游设计者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而在没有氪金系统的游戏中利用修改器/氪金的方式大量的获得本不该拥有的道具,结果会是什么呢?
那就是你会很快的对这个游戏感到厌倦。因为在你购买这种修改出来的虚拟道具的那一刻,你就已经和游戏制作者“投降”了。你主动选择抛弃了游戏的乐趣。
《动森》这个游戏是一个很神奇的游戏。它的神奇之处在于,你是没有什么很多游戏常见的to do list的。当然你可以说明天更新的那几个里数兑换是一种to do list,不过这种内容在你游戏的过程中基本就会随手做完。你的乐趣显然不在于说每天盯着任务完成,那么这个游戏的乐趣在哪里呢?
在很多人对于《动森》相关的介绍中,都会提到一个词那就是“生活”,更准确的说法是“生活本来的乐趣”,因为我们很显然是不可能在一个无人岛上不吃不喝的随意砍树,钓鱼,尽管和现实一样,我们都要还房贷,但是你不还其实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而且随着游戏的进行慢慢就还上了。
我曾经在《魔兽世界》怀旧服,从一级做任务到了六十级,但是在我练级的途中总有人告诉我,你只要花没多少钱就有法师带着你aa队,光速升级,升了级之后你就可以打团本,可以拿到好装备。
但是他们从来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然后呢?”
获得装备是为了什么?获得装备这件事情本身有快乐吗?我在《魔兽世界》中花成千上万获得的风剑和《动物之森》的一个树枝难道不都一样是一行代码吗?除了,我的风剑在主城站着的时候可以装逼之外,似乎这两者没有任何的区别可言。
或者换一种说法,快乐有区别吗?
《动物之森》的成功某种程度上是无法被复制的。它所拥有的快乐,的确是生活本身的快乐,但它更是一种理想化的生活所带来的快乐,这种理想化是没有瑕疵的,是人人友好的,是不用吃饭睡觉不用担心工作的,你唯一可能受伤就是狼蛛和黄蜂,但是就算你一次次倒下,你还是可以站起来继续抓,你不会受伤。
在最近很火的厚大法考罗翔的一个片段中,他曾经讲过一段什么是高级的快乐。大体的意思是人是一种寻找超越的存在,有些快乐虽然是快乐但是它降低了人性的尊严,而有些快乐是能够体现人性的尊严,而越能够体现人性尊严的快乐,就是一种高级的快乐。虽然人可以享受低级的快乐,高级的和低级的之间也并不妨碍,但人始终要向上看的。
“你永远不知道向上看多么快乐。”
在《动物之森》中,你的这种快乐是一种能够体现“尊严”的快乐,你付出了时间,你和动物聊天送礼,你去精心照顾你的家,你去把钓来的鱼,挖来的化石,捉到的虫子送给博物馆,你为岛民搭建起来一个个房子,小伙伴来了你们交换水果,回家种植,你种花浇水拔草。而这种快乐,就是一种高级的快乐。因为它所体现的是你为这件事情所付出的心血,你在这个过程中自然而然的获得了这种快乐。
我没有给标题的这个问题做出解答。但我想很多人应该已经获得了答案,通过捷径去获得的这种一时的愉悦所带来的快乐,真的快乐吗?我们在现实里面已经很匆忙的去追赶一切,在游戏里面还要用现实的货币来让自己更快的得到,然后放弃吗?
我无意于对在淘宝商买这些道具的人进行谴责,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游戏方式,只要不损害他人,这就是个人的自由。但是在现实已经如此匆忙和焦虑,我们每天都要追赶着一切的情况下,亲手把自己的“乌托邦”轻易的毁掉的人,想必最后会和那年拿着PSP怅然若失的我一样,在放下游戏机的时候,就陷入深深的后悔吧。


I
哈斯卡蘸酱
哈斯卡蘸酱

340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3247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