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文章包含剧透内容,请注意
2020年2月10日,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落下帷幕,虽然在此前的金球奖上因为获得了最佳剧情片和最佳电影两座重要奖项而成为夺冠热门,但《1917》这部电影最终没能拿下含金量最高的“最佳影片奖”,而是获得了最佳摄影、最佳视觉效果和最佳混音三个奖项。
虽然,这个结果对于喜欢这部电影的人来说是种遗憾,但仔细想想,《1917》在奥斯卡奖上的经历,跟这部电影本身的内容,竟然有着些许的暗合。
《1917》的故事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发生在1917年,此时已经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后期,同盟国与协约国双方的士兵都已经在漫长而惨烈的战争中被折磨的疲惫不堪。在一个普通的早上,两个年轻的英国战士布雷克和斯考菲尔德被授予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他们需要用一天的时间穿越布满各种危险的战线,去阻止另一支被切断了通讯的队伍落入德国人的陷阱之中。于是,在忐忑中,两个人出发了,而这短短一天内所经历的事情,是两个人谁也没能预料到的。
看完这部电影后我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英雄为什么会成为英雄?是命运选择了某个人成为英雄?还是某个人努力之后会成为英雄。带着这个思考我又回顾了一下这部电影,得到的结论是,一个人之所以能成为英雄,既是命运的选择,也要靠自己强大的意志力,二者缺一不可。
回到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影片开始的时候,整个事件跟斯科菲尔德是毫无关系的,因为长官需要的,仅仅是布雷克。之所以选中布雷克,一方面是因为他对地图作业比较精通,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即将走入德军陷阱的那支队伍中,有布雷克的哥哥。我们知道,这个任务充满了各种危险,需要送信的人穿越情况不明的德军战线,敌军到底有没有全部撤离不清楚,自己的部队还在不在原来的阵地上也不清楚,路上有没有埋伏还不清楚,对于已经打了好几年仗的士兵来说,这种摆明了送死的任务没人会做。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符合两个条件其中一个的士兵能担当此任:一、这个人还年轻,还没有成为油盐不进的兵油子,在长官的鼓励和许诺下能够燃烧热血;二、这个人有直系亲属在那支失联的部队里,为了救血亲的命这个人能够不惧怕赴汤蹈火。很不幸,年轻的小胖子布雷克两项全中,成为这个任务当之无愧的人选。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特种作战的概念,一个人单枪匹马的穿越火线终究是件危险的事,怎么样也得需要再来一个战士去在一路上掩护他,于是,斯考菲尔德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也接下了这份任务。
由此可见,拯救1600人性命的这件伟大壮举对斯考菲尔德来说,完全是一个意外,是命运之神的离奇之手点到了他。但此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作为观众的我们也没有意识到。在影片的前半部分中,给我们的感觉就是一脸苦大仇深却又絮絮叨叨的斯考菲尔德陪着一心想要拯救自己亲人的好朋友布雷克穿越危险地带的故事,一个另类版本的桑丘潘沙与堂吉诃德,但就在此时,布雷克死了。
主角的突然立场让所有人都陷入了错愕之中,此时的斯考菲尔德面临着抉择,是继续走下去,还是找个理由把这件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儿给混过去,从前面斯考菲尔德的表现来看,这个充满了不忿的年轻人八成会选择后者,但就在此时,他却选择了继续走下去,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什么命令,也不是为了什么拯救远方的战友,他的念头很简单,就是帮自己的好友实现遗愿。
就是这一个简单的承诺,让他不避火雨穿越火线,最终拯救了1600人的性命,成为了英雄。其实,当我们翻看世界各地的各种英雄的故事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些促成他们成为英雄的最初动机都很简单,或是为了践行许下的诺言、或是不忍看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遭受苦难、或是单纯的想纠正不对的事情,虽然原因五花八门,但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无私。
关于这部电影,里面有两个片段让我觉得非常棒,其一就是在斯考菲尔德在德军的追杀下跳入河中,在河中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挣扎后,终于渡过危难时,身边飘来了大片白色的樱桃花。那一瞬间让我有些泪目,因为此时的斯考菲尔德已经处在生命的边缘,我们能够看到,他抱着浮木的手已经渐渐失去了力气,人也在精疲力尽中慢慢失去意志,甚至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差点淹死,而就在这时,白色的花瓣出现在他身边,就在前一天,他和布雷克刚刚启程不久时,曾经遇到过一片被砍到的樱桃树,乐观开朗的好友布雷克还给他讲述着这些白色的小花朵其实有着各种不同。仅仅过了一夜,两人已经是天人永隔,就在斯考菲尔德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白色花瓣的出现好像是那个乐观开朗的小胖子朋友又回到了身边,这才让斯考菲尔德再一次撑起自己的意志,奋力爬向岸边,而就在爬上岸之后,他就遇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那支队伍,这更让我感觉到,那些白色花瓣就是布雷克的幽灵,就像之前他两次拉起斯考菲尔德一样,他在另一个世界用自己的方式,再一次拉起了自己的战友。
而下一处我喜欢的片段,就在这之后不久。虽然已经找到了任务目标的部队,但这1600人的兵力被摆在绵延数公里的战线上,斯考菲尔德距离中心指挥部还很远,而此时,第一波冲锋即将开始,于是一幕在以往所有战争片中都没有出现过的奇特场景出现了。伴随着哨声,无数的年轻战士冲出战壕,奔向德国人早已设好的陷阱,而在这之中,衣衫不整的斯考菲尔德也迈开脚步与冲锋队伍呈九十度奋力奔跑。
一群人拼命的奔跑,他们在无所畏惧的送死;一个人也在拼命的奔跑,他在阻止这些年轻的生命继续毫无价值的消亡。这段场景是那么的短暂,却又那么的漫长,充满了人文主义气息,我觉得,这个片段,足以进入世界电影的殿堂。
斯考菲尔德最后的奔跑让我想到了马拉松。菲迪皮茨耗尽生命的奔跑,将遥远的马拉松战报送回雅典,为雅典人带去了胜利的喜悦;而斯考菲尔德拼命的奔跑,将远方的命令送到麦肯齐上校的手中,为1600人带去了生的希望,这是多么英雄的壮举,而对于英雄自身来说,他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最后,斯考菲尔德靠着一棵树静静地闭着眼睛,就像他在前一天的这个时候所做的那样,只不过,此刻的他已经是一个英雄了,而那个陪在他身边的兄弟,却再也回不来了。
I
大白羊
大白羊

250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48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