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杉果游戏的立场。 该文章属于杉果新媒体团队原创栏目,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杉果游戏」。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原创视频节目(AB 站),微博 @杉果游戏官方微博、@杉果娘Sonkwo。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想要了解更多有关游戏的东西,欢迎关注我们哟!
一般来说,每到春节假期,我爹娘一定要走亲访友、游山玩水。
但今年春节假期情况特殊,为了配合疫情防控,我们一家三口选择宅在家里;又赶上阴雨连绵,从窗外望出去,是灰蒙蒙的天空和冷冷清清的街道,只有全副武装的快递员偶尔路过。
于是老爸老妈只能抱着手机刷。我瞅准机会问:“要不我们来玩个不一样的快递模拟游戏?”
“不。上次你塞给我玩的什么光头老父亲带孩子,路都找不着,没意思的。”老爹想起去年玩《战神》不甚愉快的体验。
“是你前几天玩的那个日本武士上蹿下跳的游戏吗?又血腥又混乱,别玩了。找个电影放放得了。”老妈则对《只狼》等作品的暴力演出耿耿于怀。
我赶紧解释说:“不是不是!这快递模拟器真没那么复杂,就讲美国一男的领着他家娃,四处送快递谋生路的故事,里边有大量电影明星演出的场面,玩起来跟看电影没啥两样。”
不知是这番避重就轻的话起了作用,还是老爹老娘正好刷饱了手机,总之他们同意试试这款“快递模拟器”。我打开 PS4,领着父母从头开始体验《死亡搁浅》。

老爸老妈意外爱看游戏播片

《死亡搁浅》不是适合每个人的游戏,但里头的播片可真是一绝。当取材于冰岛的虚构地貌伴着一曲《Don't Be So Serious》出现时,老妈立刻就被打动了:“这画面,这音乐,感觉还不坏呀……但这样子是美国吗?”
“这个美国已经崩溃了嘛,因为各种灾害,比如淋到就会变老的降雨。幸存者就靠主角 Sam 这种派送员互相联系。喏,就是他。”
画面里,主角山姆正骑着摩托躲避时间雨。老爸仔细打量着这个角色,然后抛出一个我始料未及的问题:“你说他带着孩子,现在他孩子在哪呢?”
我一时不知从哪个地方开始解释,还好接下来山姆偶遇芙拉吉尔,发生了车祸,把老爸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刚刚那女的是主角他媳妇吗?你提过的孩子就是他们的吗?说起来,你啥时候也找个媳妇呀?”老妈不失时机地发问。
“妈,别这样”,我一边操作山姆去山洞躲雨,一边哭笑不得地回答,“这戏好像不是这么个走向,先慢慢看嘛。”
接下来,是山姆和芙拉吉尔两人在山洞躲避看不见的 BT 怪物。这段颇有恐怖片的质感,爸妈也屏息静气地看;直到 BT 远去,游戏角色放松下来,我们才舒了口气。
两位剧中人接着开始讨论什么“杜姆斯”、“时间雨”、“灭绝因子”等高深词汇,但老妈显然更关心其它东西:“儿子啊,你说这是真人演的还是电脑做的呀?”
“严格来说算是真人演的吧。用某些技术手段捕捉现实演员的肢体动作和表情变化,再把放到虚拟场景里。”
“那你老爹这会正操作那男的歪歪倒倒地走路,这些动作也是提前叫演员录进去的吗?”
“我想想,应该也包含部分预先录制的动作,但播放什么是根据你与游戏的交互来决定的。跟电影不一样,玩游戏属于真的参与到虚拟世界中呀。”
“哎,这样啊。我们年轻时听说,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现在游戏发展成这个样子,不知演游戏的是什么,玩游戏的又是什么了……哎,他爹!你怎么把那男的往悬崖带?!”
回头一看,正好看见山姆一脚踏空,纵身跳崖。
老爸老妈整不明白走路玩法
小岛秀夫好像说过,《死亡搁浅》是适合所有玩家的游戏,这话我原本是相信的,送快递嘛,能有多难?
但知道现在才发现,小岛秀夫的话只算部分正确。
《死亡搁浅》的播片环节,连我爸妈也喜闻乐见。甚至几段信息量巨大的过场,比如山姆处理尸体遇袭引发虚爆、山姆的总统养母临终托付,老爸老妈也被演员表演和场面调度牢牢吸引。
但一到实际操作部分,老爸老妈开始“水土不服”。比如在山姆背着养母遗体前往火葬场的任务里,山脉河流徐徐出现,歌曲《Bones》用“I‘m a long way from home”等歌词渲染着悲伤,本是个精心设计的情感高潮,山姆却被玩成了一个醉汉:
我:“小心小心,他歪朝左边了,快按 RT!”
老爸:“哪个是 RT?左手这个键吗?哎呀!摔了。”
老妈:“把人家妈妈摔成这样还了得?换我来!”
我:“他快失去平衡了,RT……不,左右扳机键一起按!”
老妈:“什么扳机?他怎么自己往河里趟了?哎哎哎,漂走了漂走了,这总统她漂走了呀!”
得亏我开了“非常简单”难度,总统顺水滚出几十米,也判定为毫发无损。但从这波混乱中我发现,在 3D 游戏世界中调整镜头、辨别方向、移动角色,对老爸老妈来说是颇有些难度的课题。
没办法呀,他们过去从没有机会接触这类交互方式。这里只好退而求其次,我来操作,老爸老妈负责找路。
我让山姆环顾四周地形,又打开地图,让老爸老妈规划路线。神奇的是,这样定下来的差不多就是最佳路径,不仅能避开大多数崎岖地形,还正好遇上 NPC 预留的梯子。
我猜这是游戏设计使然,老妈则告诉我:“我们年轻时也是走南闯北的,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单是找个路,这还不简单?”
就这样,尽管过程狼狈不堪,山姆还是逐渐接近了焚化场。

最终我没让爸妈喜欢上《死亡搁浅》

好不容易来到目的地,老爸看上去被折腾得够呛:“送这个货也太麻烦了!这批美国人就不能好好修条路吗?”
“这个,他们遭了灾呀,什么时间雨,什么遗体不火化就导致虚爆,所以人人选择闭门不出离群索居,路什么的早还给大自然啦。”
“他们这种样子也是难受。记得他们之前在用机械货柜搞非接触取件,走外边也见不着什么人,天气也是阴惨惨不见太阳,倒让我想起我们这几天宅在家的样子。”
气氛似乎有些紧张,不巧这时播片里放的东西也有些不妙:山姆在焚化总统遗体后接到指令,要把之前获得的 BB 宝宝也一并销毁。看到从一开始就惦记的小娃娃才登场不久就要遭难,老妈不由得坐直了身子,老爸更直接站起身凑近电视看。
所幸在山姆做出抉择之前,怪物 BT 出现在焚化场,山姆只好借助于 BB 的力量。
我赶紧解释说:“这个宝宝具有某种探测功能,大概就是小孩子能看见大人看不见的东西的意思。与装着宝宝的罐子连接,就能发现原本不可见的怪物。接下来这段潜行逃生要不试试看?”
老爸拒绝:“不要,看起来很难,你上。”
我在 BT 群中闲庭信步,甚至故意被抓住,挣脱后尿怪物一头一脸,爸妈却始终有些紧张。
离开 BT 危险区域,伴着悠扬的《Poznań》,山姆一路小跑返回基地,我才想起来问老爸老妈感觉如何。
老爸说:“不喜欢,太压抑了。”
老妈摇摇头:“怎么这故事的调子会这么绝望?”
“别这样嘛!”我一时间弄不明白是啥让他们不喜欢《死亡搁浅》,是差点销毁 BB 的情节,是形如鬼魅的 BT,还是与生活现状的相互映照?“看看接下来这段播片,主角正要接受使命,去逆转这种局面呀。”
我们静静地看着亚美莉向山姆解释远征计划,如何从东到西,重新连接美国。
“简单来说,主角就是要去搞西部开发和村网通。这应该算是件好事吧。”我总结播片内容说。
“是好事没错,就这男的太别扭了。”老爸对山姆的表现并不满意,“明明是个共克时艰的局面,他却不干不脆的。哪像咱们的快递员、外卖员,不管怎样都正能量满满。”
“老爸呀,守得云开见月明呀。”我辩解道,“游戏主角是你操作的,你不抛弃不放弃,他不就能坚持下去了走出困境啦?”
“这种道理我们能不明白吗?”老妈说,“但很多事情不是闷头冲就能搞好的。你看我们玩这游戏磕磕绊绊,送货出事爆炸给人家添麻烦怎么办?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干脆不玩了,让那男的妥妥呆家里陪孩子,这样不好吗?!”
这话弄得我哑口无言。代入山姆的视角,可不存在什么“S/L大法”,如果没两把刷子,确实不该出来浪。
随后爸妈起身离开,重新回归玩手机的状态,《死亡搁浅》之旅默默宣告结束。连这样的佳作也无法让老爸老妈感兴趣,我有点憋闷。
但仔细想想,他们对这款游戏兴致寥寥,除了适应不来操作,也有其它原因。
《死亡搁浅》跟我说,“Tomorrow is in your hands”,然后让我扮演山姆,与其它山姆(玩家)协作,去修复一个破碎的世界。
而在爸妈早就明白,未来全系于我们每个人之手,如今面对疫情,广大劳动者正各司其职,共同奋斗在对抗疫情的战线上。
在这里,有和山姆一样风雨无阻快递小哥,有冒着风险直面病毒的医疗工作者,有火速兴建医院的施工人员,有加班赶制防护物资的操作员……这些平凡英雄身上闪耀的人性光芒,早已使现实的精彩程度不亚于虚构的作品。
有鉴于此,何必执着于让老爸老妈学会去游戏中扮演英雄呢?
这时我想起《死亡搁浅》的结局,山姆和众人携手拯救了世界,他抱着 BB 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现实里我们大家同舟共济,也必定能在与病毒的战争中取得胜利,迎来拨云见日的美好明天。

I
杉果游戏
杉果游戏

204 人关注

玩出花儿来
玩出花儿来

974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