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我认为孩子们的心灵就像一本空白的书,在个体生命的前几年,生活将会在这本书上进行浓墨重彩的刻画。刻画的质量将会对这个孩子未来的生活产生深远的影响。 ——沃尔特·迪斯尼( Walt Disney)
苏格拉底一行,被微信这个来自未来的科技巨头邀请,通过时间旅行机器跃迁到了 2077 年,这个时代的人口达到 100 亿, 动物继续在加速消失, 技术奇点还没有到来,但基因技术凶猛发展,意识实现了数字化。 菲利普·迪克,一个被复活的 20 世纪 60 年代的科幻作家,成为这场对话的委托人。而微信产品经理米娜,通过时间漫步短短几十分钟的对话,充分感受到了思辨的力量,决定将内心多年积累的问题都释放出来…… 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继续展开。
休息室回响着淡淡的背景乐《Compass》

用户至上:科技巨头的上瘾法则

主会场的活动还没开始, 三位来到小厅休息等待。 米娜一方面在回味苏格拉底关于自由和奴隶的语句,一方面不由自主地唤醒了许多的产品经理职业生涯中那些关键的问题。 
作为拥有多年实战经验的产品经理,米娜首先想到的不是互联网职业相关的具体技能,或者讨论某个经济学的理论的最佳实践;而是一些更根本的问题, 例如,龙哥曾经的那句“秒变小白”的名句:“乔布斯最厉害的地方是他1秒钟就能变成傻瓜,而马化腾大概需要5秒钟,而我差不多需要10秒钟。” 她想知道,苏格拉底对这句话怎么看?
但是这个职业上的专业讨论需要一些广泛的背景的说明, 即当下人们是如何互联网的,以及产品是如何做出来的。 米娜向菲利普·迪克小声询问道:“我想讨论下当今时代人们是怎样使用科技产品以及介绍科技产品背后的原理,你觉得合适吗?”
苏格拉底抢先回复到:“我很感兴趣你们时代人们的软件、互联网、信息这些事。对了之前菲利普先生,还多次提到你们是个视频的、书写文字消逝的时代。我也很感兴趣那件事。”
迪克也鼓励着说:“这当然是重要的,何况你不仅是软件产品经理,而且还有多年人类学、理论物理的训练。视角可以相当多元。” 
米娜耸了耸肩,深吸了一口气,化繁为简阐述开来:“首先,除了之前介绍的人们在微信每个月有 50 亿人在使用外,还有另外两个当今时代人们无法离开的科技领域:视频和游戏。” 
迪克在旁边补充:“视频就是将动态的画面和声音组合的一种影音,一种媒介; Video,在拉丁语中的词源意思是, ‘我能看见’。”同时拿出手上电子屏幕给苏格拉底演示着。 
苏格拉底,凝神观看了好一阵子,突然惊叹起来:“真是神奇的魔法啊, 抱歉, 我是说, 这种技术简直有魔力一般。 这个技术似乎具备一种时光的穿透力。
米娜回复道:“您这个表述真有诗意。对了,代表我们这个时代最高的艺术形式之一,是一种长视频,被称为电影。菲利普·迪克先生的小说在1982 年被拍成的电影《银翼杀手》,被称为最伟大的科幻片之一呢。 至今为止,我们有 50 万部电影了。不过,这个数相比非艺术的视频短片来说,就很小了。” 
米娜继续加快语速:“有一家叫做油管的互联网组织,诞生于 2005 年,后来与一家搜索引擎的组织合并,成为当今科技七巨头之一。油管上,每天用户上传的视频内容时长就高达150万小时,每天被观看的视频高达 500 亿个。”
苏格拉底沉默起来, 简单计算了下,即使在当今这个网民基数下这些数字对应比例以及所消耗人们的时间总量也实在是太惊人了。 
迪克看出了苏格拉底的忧虑,回复说:“是的, 这是一个「娱乐至死」和「童年消逝」的时代。正如 20 世纪电视时代兴盛时期那会,麦克卢汉和波兹曼等传播学家预言的那样, 当视频这样媒介成本不断降低后, 人不仅无法抵抗娱乐,千年文明沉淀出的儿童的概念都在消亡。”
米娜争辩道:“也不都是娱乐的, 我和朋友们每天都会打开至少几十个公开课,甚至直播观看外太空空间站的科研进展。加上, 油管的强化学习的推荐机制,我经常会关注最新的生物学和认知神经科学的进展。 这种学习的过程,我认为是远远超过传统的被动式教育的。”
苏格拉底开始提问:“我赞同事物的两面性,甚至多面性。 不过,米娜,你代表的是追求知识、提升创造力的新一代女性,是否会有存在一些反例呢?还有迪克,你说童年的消逝是指什么?”
米娜凭借灵敏的产品思维立刻意识到自己所代表的用户群是较小比例的,想起大多用户在手机数每天观看数百个短视频的场景和对应数据,心底是赞同迪克的。继续深入的开始介绍,科技巨头背后的关键运行法则
米娜回复道:“苏格拉底您提到反例和样本统计分析,在我们行业里有一些常规做法。我们会根据用户画像(Persona)和使用场景(Scenario) 以及用例(Use Case)进行需求分析,尽可能将一些大的需求分解成很多小的、容易处理问题和流程。”
迪克点点头,补充:“这在哲学上,叫还原论,笛卡尔在 17 世纪初《谈谈方法》完整的提出了这种思想体系,为科学革命的时代开启做好了的认知基础。 好像你们 IT人还有个另外一个说法,叫第一性原理。 ”
米娜心想SpaceX 创始人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和“秒变小白”都是行业领头人的智慧,我们都还是比较了解的。现在再一次意识到,科学源头果然就是哲学啊。
“是的,有一套科学拆分的方法,不过这个环节里面, 最难的是, 理解这些用户画像, 也就是理解在特定场景下为什么会做一些行为操作?虽然这个行为,通常从软件交互看来,无非是点击、下拉、关闭、返回,但这些的数据聚合就代表一类一类用户的偏好和动机。”
苏格拉底剥茧抽丝,向米娜提问:“请问你如何知道每个用户的动机? 正如我们之前讨论的语言才具有思想的穿透性, 你如何在不与用户对话的前提下获得他们的想法和动机?”
迪克感叹苏格拉底先生果然厉害, 立刻抓住了软件行业最关键和问题,需求和动机的理解
米娜反而高兴起来:“您这个问题一针见血呢, 我在前几年产品经理的生涯喜欢研究 UI、UE 和工程效率等技术内容,后来发现最重要的,可能不是这些,而是对需求的理解力。当我们放眼全球时,发现硅谷那边几十年前就有一套的方法体系了,即一套通用科技产品的法则,是这么一个公式: B=MAT。 一个用户的行为B,由三个方面的因素组成,M 代表动机, A 代表能力,T 代表触发条件。举个例子, 一个用户要观看某个视频,通常出于放松和娱乐的动机,只要条件具备(硬件和网络),用户是天然具有「观看」这个动作的能力的。 
其中 M 动机,大部人是共通的,互联网行业为了简化,会分 「追求快感」和「避免痛苦」、「获取希望」和「躲避恐惧」,「寻求认同」和「避免孤独」等几个维度。对于软件设计者来说,我们很难无法影响用户的动机,A 能力的部分包括:时间、金钱、心理作用、易于理解、从众心理等几个方面。其中心理作用,是可以被设计者「改变」的。 简单来说,我们要改善软件易用性,降低用户做选择的心理成本。”
苏格拉底吸收着这些专业名词,通过联想儿童、日常生活的场景甚至犯罪者的行为后,表示理解和赞同。 询问道:“关于降低用户选择的心理成本,是否有什么诀窍呢?”
迪克皱起了眉头,复活的几个月来,他补充了不少进化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对IT 界这些上帝视角的法则也比较熟悉。 
他带着愤慨大声说:“武断的评价一下,这就是上瘾公式。 所谓改变Ability 中的选择成本,就是利用人本能的心理机制,例如恐惧、贪婪和性繁殖的冲动,这些原始的生存本能情绪和情感机制是普通人难以自我识别的,比如心理学家定义的锚定效应,被所有电商,任何商品的折扣现价之外,一定会标出原价,用户感觉占便宜,容易下单件;比如,人为促进效应,就是给你个进度条的起始点(例如,集点卡的前两个点,已经预先填满),让你感觉容易完成后续步骤获得奖励,看看你们所有对交友软件的资料填写进度、游戏进阶的界面设计;比如,沉没成本效应,所有用户在社交游戏时,和其他玩家对战,每次输都不甘心,于是一直不停想要再来,继续、重来……就是赌博和吸毒的本质一样,剂量不同而已……加上人脑的多巴胺分泌机制,每刷一次,微量的多巴胺,就鼓励用户进行下一轮重复动作。行为的累计,就是产生一种习惯,于是人生就这么失控下去。”
米娜补充:“迪克先生,先等一下,我想您指的是那位获2002年诺尔奖的丹尼尔·卡内曼①的进化心理学研究吧。他们把大脑中进行思考运算时全自动、快速的部分称做系统 1 ;另外理性和逻辑思考的部分,叫做系统 2。人们会在不知觉的情况下,被系统 1 控制,显得不理性、不逻辑,甚至不靠谱。我记得当中一个案例,许多法官在中午吃饭前后做出同类型判决的结果差异很明显,饥饿状态悄无声息的就改变了一贯理性的法官们。 但是,作为有良知科技组织,我们产品的法则不仅强调要以用户为中心,而且不可以作恶(Don’t Be Evil), 我们只是尽可能做到易用和贴心,让用户做选择…… ”
“我觉得以用户为中心这个说法是个表面的事情,但你们的软件商业模式才是决定性的,”迪克说,“比如,广告主导的商业模式的根本决定,你们必须尽可能抢占用户的注意力和时间,不仅如此,为了更好提升广告的用户体验(不反感广告),就会不断收集用户的偏好和隐私数据,请问你们 OKR 管理背后是否有这些标准呢?
苏格拉底快速吸收这些新词汇,还来不及进行道德评估。他首先询问了关于进化论和心理学的相关思想,大呼惊艳。沉思一段时间,随后抛出了一个更加深入的话题: 人性到底是什么? 是人性驱使,还是科技驾驭我们,让我们走在「永不满足」的心灵战争中

灵魂:人性的第一块拼图

聪慧的米娜针对人性的问题开始思辨起来:“苏格拉底先生的提问确实指向科技和人性讨论的核心。 
不过我们如何讨论人性呢?人性看起来有许多共通明显的表现,自私,复仇(易怒和暴力),但也表现出非常多好那一面, 比如同情、感恩以及主动合作。 人是先天写好的,还是可以后天塑造?人性是否真的存在?假如人性被科学证明了,自由意志还存在吗?”
苏格拉底缓缓地回复米娜:“不着急,我们的经验和观察出发,也可以从你们知道的群体特征行为出发, 甚至对宗教、科技和艺术的镜像反思来观察? 对了,你们现在 100 亿多少人还是宗教的信徒?”
米娜有点意识到,通过对宗教和科技的反观,可以有意思的撬动关于人性的探讨,“不瞒您说,虽然物质消费和科技昌盛,但当代可统计的宗教信徒至少占 三分之一, 伊斯兰、佛教和基督以及很多小的地区宗教依然活跃……”
迪克也稍微平静下来, 突然回想起灵魂这个概念就是希腊时代留下的遗产,便提问:“您那个时代提出的二元论和灵魂是怎么诞生呢?”
苏格拉底明白了迪克的指向:“当我们讨论人性,我们无法回避哲学认知上的第一次突破,二元论,即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对立,以及意识和物质的对立。简单来说,灵魂,是你们所说的轴心时代和拜火教的基础上演化出来的。米娜你愿意从现在的视角介绍下轴心时代吗?”
这可是她人类学课程中最热爱的那段时期,米娜接着说:“轴心时代是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1949年提出的,‘正是在这个时期,我们同最深刻的历史分界线相遇。我们今天所了解的人开始出现……最不平常的事件集中在这一时期。’大概在这一时期在中国出现孔子和老子、印度出现了佛陀以及巴勒斯坦出现弥赛亚等先知,希腊出现了荷马。在这数个世纪的时期,人类从某种意义上变得‘更像人’。反省和哲学出现了‘精神突破’;中国人、印度人、伊朗人、犹太人和希腊人合起来创造了某种现代心理学;人同神的关系更像个人追求一种‘内在’目标,而不是与一些在天空、地上,或在祖先中的‘外部’神明的关系。”
苏格拉底回应:“精彩!核心就是人类开始内省,人们开始建立精神世界了。而拜火教(琐罗亚斯德教)演化出一种灵魂概念的三种原型,乌尔瓦尼,是身体中能死后永生的部分;弗拉瓦西,是死后还能在地上生存的部分;还有达依那,即良知。 给予我们巨大启发。”
迪克补充:“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尼采说,琐罗亚斯德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错误之源,是他发明了道德性’。哦对了,尼采是后世极有影响的哲学家,其著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主人翁名字“查拉图斯特拉”,实际上就是“琐罗亚斯德”的另一种音译。 ”
苏格拉底继续补充:“没错拜火教带了对后世宗教深刻的影响, 救世主、来世、天堂、审判等,关键之处在于,人被邀请追随神的道路,但是人有选择的自由。我和柏拉图他们讨论后,毕达哥拉斯认为, 人至少有三个部分组成,肉体、普赛克和赛摩斯。普赛克位于头部,是生命法则;赛摩斯在肺中,主宰“心灵”或“意识”。也即是大家所说的灵魂。
我想请问米娜, 宗教为什么如此有力量? 你认为宗教是邪恶的吗?是利用人性吗?”苏格拉底,紧接着提出下一个问题。
米娜说:“嗯, 这个问题,我知道一些心理学实验可以很好的解释,宗教为什么出现? 这们学科被称为行为心理学, 他们的代表人物之一斯金纳,进行了大量的实验。通过把鸽子放入箱子②,不断调节食物喂食给予奖励方式,发现鸽子可以被轻松控制,进行所谓‘操作性条件反射’;更重要的是, 通过引入随机这种变量后, 鸽子会产生集体性的舞蹈行为。 行为心理学家分析认为,这种迷信行为,可以代表宗教和祭祀的起源。即来自一种对生存渴望和恐惧回避的集体幻想。”
苏格拉底尝试用视觉脑补这些实验下鸽子的舞蹈行为,以及祭祀是人们的表情、咒语和行为。陷入深深的沉思。
迪克继续补充:“行为主义是非常厉害,在 20 世纪的实验成果产生大量成果,能够解释很多系统性的特征,并且具有可重复性。 直接推动了大量社会科学的发展,例如将古典经济学推向行为经济学。 ”
苏格拉底感受到了巨大智慧的震撼,感叹到这些行为主义的研究,果然能够从纯粹的外部观察的视角,也能发现系统行为的一些真相。 不过,也可能有其局限性。
迪克继续拉回到宗教力量的话题,回复说:“我们都知道人们在无知和无助状态下最容易成为信徒,您对宗教的追问,很多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都给予精彩的论述,例如赫拉利在《人类简史》对宗教的法则③ 的解释是:
我们可以说宗教是“这一种人类规范及价值观的系统,建立在超人类的秩序之上”。这里有两个基本要素: 1. 宗教认为世界有一种超人类的秩序,而且处于人类的想象或是协议。例如职业足球不是宗教,因为虽然足球也有许多规则、仪式和常常古怪的惯例,但大家都知道是人类发明了足球,而且 FIFA 随时可能开会决定把球门变大或是取消约为规则。 2. 以这种超人类的秩序为基础,宗教会发展出它认为具有约束力的规范和价值观。例如,虽然现在许多西方人相信鬼混、精灵、重生,但这些信念并未构成什么道德和行为的标准,所以也就不算是宗教。
迪克转向米娜,笑道:“你们崇拜的乔布斯, 被称为乔教主,是不是也有些符合这两个要素?”

白板说:人性的第二块拼图   

苏格拉底对赫拉利的宗教解释表示称赞, 继续发问。如果行为主义者们的结论是相当科学的, 是否我们就不用追问人性呢? 行为主义背后的假说看起来,这也是一种相当进步的理念。这个理念在历史上,有什么重大影响吗?
迪克点头道:“行为主义背后的假说,可以说历史以来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其深远和广泛,在后现代社会的科学艺术和经济政治等诸多领域都意义非凡,被称为白板说。要么, 米娜先讲讲法国大革命吧。”
米娜心领神会,迪克想要介绍法国大革命和启蒙思想家的一些背景,于是娓娓道来:“1789年到1799年是法国进入到社会激进与政治动荡的时期,政治体制在大革命期间发生了众多转变:统治法国多个世纪的绝对君主制与封建制度在三年内土崩瓦解,过去的封建、贵族和宗教特权不断受到左翼政治团体、平民和乡村农民的冲击,传统君主制的阶层观念、贵族以及天主教会统治制度被自由、平等、博爱等新原则推翻。”
“可以说没有法国大革命,就没有当今的世界格局。法国大革命,来自您的思想继承人,主要影响来自约翰洛克。他被成为经验主义的哲学家,是第一个全面阐述宪政民主的思想家。他的著作《人类理解论》也在1690年发表后,直接影响了美国独立宣言的诞生。 整个政治理想,建立在:「让我们假设,人的心灵如同通常所说的那样。是一张没有任何印记的白纸,不存在任何思想。那么,人的心灵是如何形成的呢?人类大脑中所具有的复杂且无穷无尽的想象力是从哪里来的呢?人类拥有的推理知识和能力又从何而来呢?对于问题,我的回答是来源于“经验”。」——即白板说。”
苏格拉底默念着这三个词,自由、平等、博爱,真好。 “我看到亚里士多德在《论灵魂》中也有类似的隐喻,从一定意义上讲,心灵就是任何能够思考的事物,但事实上什么都不是,除非它开始能够思考……”。他继续谦虚地提问:“这里的经验和经验主义代表什么?”
迪克补充:“这里的经验主义(英语:Empiricism)又作经验论,是指相信现代科学方法,相信证据,着重认为理论应建立于对于事物的观察,而不是直觉或迷信。同时代的另外一个代表人物弗兰西斯·培根,也有一句名言,知识就是力量。”
苏格拉底猛拍大腿,激动地喊道:“说的太好了。 这就是我们一直想告诉世人的,世界是可知的,世界和宇宙有自己的秩序,要相信自己,相信知识。”
米娜也一起感慨到:“是的,从可考的25万年前古代祖先们开始使用工具,再到发明壁画艺术,对抗寒冷和饥饿进行植物和动物的驯化,直到7000 多年前发明了文字,知识到了法国大革命前期终于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地位。”
迪克打断:“所以要特别感恩希腊文明带来那么多个的第一,荷马之于文学,泰勒斯之于科学,希波克拉底之于医学,克里斯提尼之于民主,毕达哥拉斯之于数学和音乐、建筑,您和柏拉图之于哲学。”
苏格拉底感受到那种真诚的感恩,认真的回复说,这是全人类的努力。你们说这个启蒙运动,听起来就是了不起思想传承,约翰洛克的白板说之后呢?
米娜因为时常还会思考儿童和教育的问题, 立刻回想起来,匆忙地补充到。 法国大革命前夕,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卢梭。他的才思文藻风靡了当时的整个欧洲,并为后人留下了一系列划时代的巨著,很少有几个哲学家能带来卢梭著作那样的震撼。他在《社会契约论》中振臂高呼,“主权在民”,第一次提出了天赋人权和主权在民的思想,认为理想的社会建立与人与人之间而非人与政府之间的契约关系。
迪克略微打断一下:“也就是苏格拉底先生在《理想国》中提到的理念,只有正直的人才会幸福,善的意志成为是理想国的基础,不过有一点不同, 卢梭将其理论框架完全建立在“人生而自由”的基础之上,也就是说自由意志。”
米娜无法掩饰内心对卢梭的热爱, 继续展开:“他的《爱弥儿》是康德爱不释手的教育大书。他提出三种教育,一种自然的教育,事物的教育和人的教育,卢梭认为好的教育者必须要根据人的自然本性施加教育,力图使这三种教育相对和谐而不相冲突。”
米娜继续道:“直到 20 世纪初,人们才慢慢理解其中的意义和价值,比如, 以孩子为中心的教育,不要时施加教育者、父母的目的,鼓励孩子自身的探索和实践中学习。蒙台梭利女士在意大利,然后在西方国家全力推广全新的教育方法和思想,中国要滞后不少,后来被杜威等教育大师,借由胡适、陶行知、冯友兰等先生引入中国。差不多再相隔一百年之后,直到我的爸爸妈妈出生那会,才逐渐成为一种新常识。”
苏格拉底评论道:“从人性的本质出发,的确是人类社会的最本质的源头啊, 民主如是,教育如是。教育的本质,就在于唤醒吧。”
米娜意识到唤醒两个字的分量。回想起这么多年产品经理的思考和困惑,一个表象的推论思考是, 为什么游戏和娱乐产业突飞猛进,而教育产业却远远滞后时代,大概游戏设计者更懂人性,也更顺应人性,而教育系统的设计者反而要对抗人性。而更深思考是不仅经济系统如此,而且社会系统也是相通的,如果像洛克和卢梭那样把人性的问题,放在系统最底层的核心概念的话,一切都容易变的“可知”和“可构建”起来。
迪克却思考到了另外一个独特的视角,站在艺术创作者的立场,分享道:“是的, 如果不是至从卢梭的「高贵的野蛮人」,相信人性本善。无数爱浪漫主义的诗人、音乐家、画家和作家们,如果人性是恶的,我们的艺术大概只有一种形式,就是如何与恶魔相处。”
但是科学以及逻辑的视角看,还有一个明显的问题, 人性的证据在哪里?

人类共性:人性的第三块拼图

迪克继续深入这个话题:“米娜你相信人性是本恶,还是本善呢? 你们这个时代还有犯罪吗?还有杀人犯、强奸犯吗;你们这个时代还有性交易吗?另外的一面是,人们还热爱音乐和舞蹈吗?孩子们还喜欢画画吗?人们还时常分享和感恩吗?按照18 世纪法国数学和哲学家布莱士‧帕斯卡尔的说法,就是:
人的本性可以用两种方式来考察:一种根据他的目的,此时人就是伟大和无与伦比的;另一种根据数量,正如我们通过群体来判断马和狗的天性,看其奔跑和吼叫,这时候人就是卑鄙下流的。
真的是这样吗?
一连串的直至人性表象和敏感的问题,激发起米娜内心深处的共鸣。 如果不是长期的产品经理训练和思考, 这连串的问题, 会令人无从谈起。 更重要的是, 从苹果iPhone时代开始,越来越多有良知的媒体、科技和知识工作者都开始反思,最有影响力要算是比尔·盖茨(今年 122 岁了),他带来一种思潮,和顶尖学者对话,一起从全人类的视角看问题和解决问题
但面向人性两面性这个话题时,米娜却首先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自己学科开创者,美国人类之父弗朗茨·博厄斯;另一个是计算机科学家Alan Kay(乔布斯的技术思想导师),而不是国际公认的牛津 HDI 人类发展指数④的共享数据。
米娜开动马力,介绍道:“请允许我简要介绍,人类学家博厄斯的时代和观点, 弗朗茨·博厄斯是 20 世纪初德国裔美国人类学家,也是语言学家,在哥伦比亚大学设立人类学系。
博厄斯对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引发的世界大战,有着极为深入的对抗。 在他之前几十年里,达尔文的《物种起源》1859 年被出版后,进化论‘黑暗影响’被以赫伯特·斯宾塞为首的学者们扩展到政治、战争以及社会阶层的方方面面, 认为‘达尔文看待人类的新视角事实上已经为世界提供了终极解释与理性’,并且作为‘适者’的白人自然地凌驾于‘退化的其他有色人种之上’。实际上,正是斯宾塞而非达尔文,创造了著名的适者生存格言。
德国和法国都同时代出现不少斯宾塞式人物。法国克莱芒丝·奥古斯特·罗耶在其著作《人类与社会起源》中就采取了强硬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立场,将雅利安人视为优于其他种族的群体,而为了发展的利益,与低等种族之间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德国动物学家恩斯特·海克尔将奋斗称为时代的口号。不过,海克尔是获得性性状的遗传原理的热情拥护者,而且与斯宾塞不同的是,他支持强大的国家政权。德语国家更多的科学家和位科学家都在抢夺关注,压过对方, 整个社会达尔文主义从理论走线过了学院。 当年轻的阿道夫·希特勒在1907年首次抵达维也纳就读艺术学院时,迎接他的正是这思想的瘴疠之气⑤。 ”
迪克补充道:“希特勒,发动人类历史最恐怖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 6000 万,伤亡总计 1.9 亿人,占当时世界人口的 4%左右,是前所未有的历史罪人。”
苏格拉底表示极大的默哀和愤慨后,对这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发表新的提问:“你们之前提到多次的启蒙运动和科学革命之后,还会出现如此历史倒退的全面战争呢? 为什么说博厄斯的思想,打破了这个至暗时代的瘴气呢? ”
米娜回答:“简单的说,博厄斯的科学研究,重新发现了文化的力量和人类的共性。博厄斯通过对土著居民、移民以及孤儿院的儿童的研究来证明,不同群体的人也可以有同样的潜能。博厄斯认为,原始人的语言并不比欧洲人的语言更简单,它们只是不同的语言而已,例如,因组特人辨别英语的语言发音很困难,就如同我们辨别他们的语言发音同样困难。虽然很多非西方语言缺乏用来表达抽象概念的词汇。例如,这些语言中可能缺乏用来表达超过“3”以上的数词,也可能缺乏用来表达不同于个人善行的通常意义上的美德。但是,这些局限仅仅反映了他们在生活方面的日常需求,不能就此证明他们的思推能力存在缺陷。”
迪克打断:“ 我记得《理想国》里面的提到,针对美诺的知识反驳,苏格拉底先生您找来一个奴隶男孩(因为古希腊时代奴隶无法接受教育学习数学)通过一步一步提问,教会那个男孩如何解一道几何题。
苏格拉底笑道:“是的,我们认为其实每个人早在出生之前就已经拥有了知识,学习就是回忆起这些被遗忘的知识。柏拉图还划分了七艺(算数、几何、天文、音乐和智者的三艺),为任何人设计了一种通向哲人王的五个学习阶段呢。 ”
米娜惊呼:“太厉害了, 博厄斯也是这么做的。博厄斯研究居住于太平洋西北海岸的夸扣特尔人学会了用以表达像善良和怜这样的抽象概念的新词汇。博厄斯注意到,当土著人进入文明社会,获得那些必须要计算数量的事物时,这些人很快就会学会借用文明社会成熟的计数系统。”
苏格拉底试着总结:“通过对比文化差异,大量分析各种原始文化下人的学习力和天生潜能,得出了什么发现性的看法吗?”
“是的,博厄斯强调文化的重要性,但他并不是一个相对主义者,不会认为所有的文化都有同等的价值:他也不是一个经验主义者,不再相信“白板说的主张。他强调说,虽然所谓的欧洲文明比部族文化更优越,但所有人都能达到这种文明程度。博厄斯并没有否认可能存在普遍的人性,也并不否认同一种族的人彼此之间可能存在差异。对他来说,重要的是所有民族都有着相同的基本心智。
迪克说:“博厄斯的思想为平等主义,后来全世界共通价值观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文明之间只有文化差异,没有生物性的核心差异。”
米娜继续:“是的,1911年,博厄斯发表了著作《原始人的心智》,全书系统地囊括了博厄斯主张的人类学四大分支,并在第一章便将矛头直指学界的、尤其是美国的种族偏见问题,对于推动人类平等迈出一大步。对于美国乃至全世界,进入新时代。其学生也都成就非凡, 玛格丽特·米德在进行田野研究,著作《萨摩亚人的成年》改变美国社会对待青少年的方式;露丝·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研究了日本民主和文化的传统,树立了民族和文化研究的新标杆。
对了, 博厄斯的后辈,唐纳德·布朗后来通过 MRI  技术,统计研究了6000 个文明和民族脑神经,1991 年出了一本书,名为《人类共性》,受到了乔姆斯基的通用语法的启发。这些民族和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背后,却有着惊人的发现:从对蛇的恐惧到逻辑运算,从浪漫的爱情到嬉笑怒骂,从诗歌到食物禁忌,从商品交换到对逝者的悼念等数百种特性都可以在有记载的社会中找到它们的存在。共有的这些思维情感和生活方式让我们看起来仿佛归属于一个共同的部落。⑥ ”
苏格拉底开始眼睛发光:“6000 个民族的大脑数据?一个大地球村? 这个 MRI 的技术是怎么回事? ”
迪克也激动地补充道:“简单说,这个磁共振成像 MRI能够对大脑成像,它出现直接推动认知科学高速飞奔起来,就像望远镜之于物理天文的工具意义一样。”   
米娜继续:“有了 MRI ,加上大样本的分析,可以说我们已经找到了人类本性的一些真理。 人类学家唐纳德提炼出其中67种是人类所特有的共性它们全部罗列出来⑦, 从审美,感情,年龄待遇,一直到断奶,武器,天气,尝试控制, 以及世界观。从数据上,全面证明了博厄斯的变革性思想:
如果我们要从人类中选出最为智慧、富有想象力、活力充沛并情感稳定的三分之一,那么所有种族都会出席。”
“可惜的是,这些思想虽然对艺术和科学界有深入的影响,但并没有普及到科技界。 其中最讽刺的,莫过于 iPhone诞生背后的故事了。乔布斯曾经在2007年iPhone第一次推出的发布会上, 引用 Alan Kay 的技术思想, ‘真正对待软件认真的人,都会设计他自己的硬件’,这句话对很多科技组织都有深刻的影响。
不过,后来我们知道,乔布斯部分扭曲了 Alan Kay 的设计思想。早在 20 世纪70年代,受到蒙台梭利和杜威教育思想影响, Alan Kay 首先在施乐实验室发明了图形界面,不仅在应用在早期个人计算机上,更加如何设计出软硬一体的全新教育笔记本 Dynabook,特别是为儿童而设计⑧。 在人机交互和人性的理解上, 有一套更为简洁的人类共性的理论。 ”
米娜补充道:“是的, 我研究过 Alan 的人类共性的简化版,实在太精彩了,例如他指出语言、艺术、音乐是人类先天共性的, 而读写、透视、乐理是非共性,即后天习得的;例如宗教魔法、模式识别、共情感也是人类共性的,相应的模型化、理性慢思考、人权都是后天习得 ……往坏了说,如果产品经理能读懂这些共性解读,可以轻易掌控人性的「数据」。”
苏格拉底听懂了菲利普迪克的视角,追问:“那么这些人类共性的发现,和你们当今世界的科技巨头格局是否有某些对应关系呢?”
米娜似乎突然领悟了, 迪克最开始在提及科技互联网产品如何在“利用”人们普遍的心理效应,以及为何愤怒于书写文字消逝,乃至对自由意志摧毁的忧虑。 也许科技自身,也有其本性吧。想着想着,米娜重新燃起了对人性继续追问和对科技反思的信念。

生命的本质:人性世界的一朵乌云

苏格拉底继续追问:“除了重要的人类共性发现和证据,还有什么让我们开始突破性的认知,人性的奥秘背后,还有到更本质、更底层的统一理论式的理解吗?”
迪克作为硬核科幻作家和量子力学的爱好者,终于忍不住想要开始回顾人类科学史伟大的几次物理学大发现,以及后续引发的一系列生物学的突破。 屏气凝神,认真地说:“我想最重要的人性思想,也许来自近代物理学的大发现。 ”
米娜惊讶的看着迪克直觉上又隐约地有些认同,提问道:“您说的是, 薛定谔当年关于《生命是什么》的重要演讲吧?难道不确定性原理也和人性有关?”
苏格拉底被激发出前所未有的好奇,整装以待,迎接再一次到来的思想时光之旅…… 
米娜突然想起《银翼杀手》中最后隐喻,提问道,迪克先生,您为什么认为诗歌是人性最后的防线呢。
迪克没有正面回复,缓缓地引用了艾米莉·狄金森的一首小诗《头脑,比天空辽阔》:
头脑比天空辽阔 因为把它们放在一起 一个能包含另一个 轻易而且还能容你。 头脑比海洋更深 因为,对比它们,蓝对蓝 一个能引另一个 像水桶,也像海绵。 头脑与上帝相等, 因为,称一称,一磅对一磅, 他们,如果有区别, 就像音节,不同于音响。
文中注释和参考:
  1. 斯金纳箱的机核电台《游戏成瘾背后的行为主义心理学
  2. 赫拉利的《人类简史》
  3. 牛津大学的人类发展指数 HDI
  4. 史蒂芬平克的《白板》
  5. 唐纳德的人类学研究的 67 种Human Universals
  6. Alan Kay 的访谈《手机之父的不满》和 TED 演讲《非凡创见》
后记, 
1、2020年的前十年,是科技巨头封神的十年,大部分人还没意识到科技是如何开始接管这个世界的,她和宗教的异同在哪? 从认识、理解,直至反思,让我们可以活在时间的激流之外。2、站在思想大师们的肩膀上,对知识和科学的新信仰,不仅可以剖析科技的神力,还能守护人性最后的防线。
此随笔首发于机核,未经作者授权,请勿转载。
I
哈姆
哈姆

27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77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