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在Project Aces为皇牌空战系列构建的Strangereal世界中,从1995年的Belka战争到近未来的2040年Usea企业战争的每一个冲突中,都缺少不了一连串的政治阴谋,其中大部分的冲突之中都缺少不了Belka人的身影。但在这个世界里发生的所有冲突中,我们真的把一切冲突的根源都责怪在Belka人身上吗?

后尤利西斯时代的重建和G7会议

ANEA大陆上,因采用了Alberto Lawrence勋爵提议的防御性策略而在尤利西斯灾难中几乎毫发无损的艾美利亚共和国(Republic Of Emmeria)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团体一起在自2000年起向受灾严重的邻国埃斯托瓦基亚联邦共和国(Federal Repubulic Of Estovakia)发起了Emmeria-Estovakia重建工作,目的是以开展人道主义援助运动的方式援助Estovakia的重建工作。
但随后由于Estovakia国内基础设施的严重损毁和经济崩溃的影响,Estovakia政府逐渐失去了对全国各地的重要地区的控制,不同派别的军阀崛起控制了全国各地开始互相对抗和掠夺救灾物资迫使Emmeria政府暂缓了援助计划,同时,Emmeria共和国科学和技术部对Sonne岛上的Chandelier大型轨道炮进行了评估,出于对Chandelier作为战争武器的巨大潜力的威胁以及在尤利西斯灾难后缺乏使用目的的担心,导致许多国家联合起来禁止进一步发展小行星拦截系统 ,2002年3月20日,由于Estovakia国内局势恶化,Osea、Emmeria和其他多个国家以Estovakia政府内部腐败为由对Estovakia发起经济制裁和限制战略物资进口。
2004年,ANEA大陆上的国家倡议将ANEA大陆上所有Anea国家统一成为ANEA共和国(Republic of Anea) [1] 。2月1日,ANEA共和国筹备机构成立,以实施这一倡议,同年筹备机构宣布Emmeria城市Manta市为ANEA共和国首都。
Osea联邦国防空军在贝尔卡战争后招募了多名前Belka联邦空军王牌作为增强空军实力的手段,例如作为Wesson军事学院教员的Lina Dietrich [2] ,但也引起了一个由贝尔卡民族主义者政商精英和军人组成的秘密组织“灰人(Grey Man)”的兴趣,他们利用其强大的政治和金融实力在Belka-Osea边界获得了多个战略设施并将卧底特工插入到Osea和Yuktobania的军队和政府中密谋重新燃起Osea-Yuktobania两国间的紧张关系作为对Belka在1995年战败的报复。
12月31日,ISAF和Erusea在科莫纳群岛(Comona Islands)上空爆发大规模空战的同一日,以和平主义者著称的Vincent Harling获得了44312243张选票在2004年Osea联邦总统大选中获得胜利成为了第47任Osea联邦总统。
他上任时世界正处于危机之中:国际社会仍在从尤利西斯1994XF04小行星坠落中恢复过来,Osea联邦自在1995年后接管了饱受战争蹂躏的的南贝尔卡地区后对这块领土全神贯注于重建和吞并,加上Usea大陆爆发的全面战争以法班提的沦陷为结局后USEA大陆继续进行尤利西斯灾难后的重建,Harling根据他的和平主义原则让他选择在USEA大陆上的问题保持中立,但他的竞选伙伴副总统Appelrouth则更加民族主义和鹰派,与Harling的和平主义相抗衡。
Harling的上任让Osea的经济继续蓬勃发展,他在他的第一个执政任期内保持了Osea与Yutobiania共和国联盟的友好关系。而令他的鹰派政治对手大为懊恼的是Harling大幅削减了联邦国防预算用于由Osea和Yuktobiania共同合作的Basset航太中心 [3] 的建设作为巩固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友好关系,以让Basset航太中心成为实现国际空间站的第一步,但此举也让Osea国防武装部队中多名不满他的和平主义的鹰派军官愤而辞职以示抗议和不满。
2006年9月26日,由拒绝向ISAF投降的部分前Erusea联邦共和国空军部队组成的自称“自由Erusea(Free Erusea)” [4] 的叛军夺取了白谷湾(White Vally)地区的一家大型军工厂的控制权,并不断袭击Erusea临时政府和ISAF观察员。ISAF的回应是让Mobius 1参战,平息了叛乱。
同一天,Osea广播公司(Ose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OBC) [5] 播出了揭露贝尔卡战争真相的“勇士与贝尔卡战争”纪录片创造了创记录的24.4%收视率并引起了大量争议。
中USEA联邦(Federation Of Central Usea,FCU) 在大陆战争结束后生产了多架测试型的X-02A Wyvern [6] 引起了“灰人”及其成员北Osea Gründer工业的兴趣,Gründer工业设法从FCU获得了X-02A的设计蓝图并使用了他们著名的成本削减式生产技术制造了至少一架X-02A样机并连同ADF-01 Falken项目的正式生产型设计蓝图交付给Yuktobania空军作为平衡双方实力的手段 [7] 。
2007年4月,Estovakia西部和该国的前首都被以恢复国家的和平与稳定为名义的Lyes统一战线(Lyes United Front,LUF)接管,Emmeria政府为了对这种情况表示善意做出了回应与Lyes中将率领的LUF协调重启Emmeria政府对Estovakia的援助计划。 但LUF反而使用这些Emmeria政府的援助物资来镇压任何反对他们统治的人。
由Gustav·Dvornik领导下的东方派系(Eastern Faction)对Lyes统一战线的行为感到震惊并在其他几个派系的支持下开始动员他从Belka和北Osea招募而来的雇佣兵部队向Lyes统一战线宣战,作为回应,独立关税联盟(Independent Tariff Federation),岛屿联盟(Island Coalitionand)和北部高地(Northern Highlands)派系开始对抗LUF和彼此。 Estovakia内战正式在所有五个派系之间开始。

2008年七国集团首脑会议和方舟之鸟宣言

每个参会国家的代表都支持Osea和Yutobania之间的合作精神,这种精神基本上重新描绘了冷战结束后的全球政治格局。此外在本次会议之后以市场原则为基础的经济和民主,以及在社会正义方面的进展将会加快。关于新一轮核裁军和核不扩散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 Comprehensive Test Ban Treaty,CTBT)正式开始生效,继续促进包括普遍性核不扩散在内的努力仍在继续 。 我们目前正在着手执行“第二次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 II ,START 2)[8],首先是在处理过剩武器级钚问题的方面上取得卓越进展。此外,每个参会国家已达成协议同意为遭受了历史性的自然灾害的USEA和周边地区开辟新的合作伙伴关系以分担难民问题和其他问题的责任。我们的结论是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合作正在取代冲突的时代。 ——GAZE杂志2008年8月21日G7七国集团首脑会议会议特刊
在原定于在威洛民主联邦(Democratic Federation of Wellow) 海岸外一片中立的“无国界”的开阔水域举行的2007年G7峰会在最高级会议筹备官员会议阶段时由于举办地附近的海湾发生恐怖袭击被迫取消后,在2008年成为G7峰会主席国的Osea总统Harling在自就职后以来一直主张有必要在“一个超越国界之间的地方”召开,最终选定8月21日在Osea-Yuktobania联合建造的作为进一步发展航空技术和太空探索的试验性低轨道航天器Arkbird(方舟之鸟)上举行。
参与这次峰会国家有FCU、Osea、Yuktobania、Verusa、Anea共和国、Nordland,以及首次由共同组成G7峰会国家的一名Erusea临时自治政府的代表。在同年Osea联邦总统大选中获得4850多万张选票连任第二届总统任期的Harling总统亲自邀请其潜在对手国中最有右翼倾向的Erusea临时政府的代表目的是通过国际合作解决难民问题和旧Erusea联邦共和国政府残党死灰复燃造成的新的风险因素以帮助促进Usea大陆上的和平 。
尽管Harling执政时期下的Osea政府走上这条激进的和解之路很容易被嘲笑为披着全球主义外衣的霸权主义,但考虑到那些因持续到1995年贝尔卡战争结束后的冲突政策而陷入困境的各方,人们可能会相信他们的诚意。此外人们也高度评价了Harling在他的第一个执政任期内的联邦政府的能力,不仅因为他解决了上届政府留下的战后安全问题带来的混乱,也因为他促进了与世界各地的接触交流和开拓精神并将每个国家的领导人带到了外太空。 [9]
从当时环境中发展出来的科学和技术现在正在为他们自己塑造这些环境。冷战催生了许多不同的概念和计划,它们也现在反过来开始成为一个走上和解道路的世界的重要框架。泰坦的时代已经到来。 ——Our Science杂志2004年8月特刊
在峰会中,各参会国代表签署了关于自结束贝尔卡战争签署的Luman条约后新一轮核裁军和核不扩散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并正式开始生效以促进包括普遍性核不扩散在内的努力。Osea与Yuktobania为首续签了在Luman条约中达成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第二次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处理过剩武器级钚和削减在役战略武器数量的问题上取得卓越进展,拆除Arkbird上的底部激光系统模块以符合第二次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要求。
此外,每个参会国家也已达成协议同意为遭受了历史性自然灾害的USEA大陆和周边地区开辟新的合作伙伴关系以分担难民问题和其他问题的责任。
这个世界属于我们所有人,让我们都和平地使用它。向着地平线和遥远太空的新征程正在我们眼前展开。 ——方舟之鸟宣言
截止到2008年G7峰会前,取代了在USEA大陆战争期间被摧毁的STN设施及后来的Megalith设施后的Arkbird已经清除了相当于地球同步轨道可用面积的80%左右的小行星碎片。此外,逐步将它之后继续处理散落在同步轨道上的空间碎片的行动转向成为具有无与伦比的潜力的空间平台的可能性也正在受到考验。
Osea航天局和Yuktobania国家航空航天局计划利用它作为今后建造国际空间站 [10] 的立足点。FCU和Verusa已经宣布他们将会参与国际空间站项目,这意味着国际空间站项目将成为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的时代到来的标志。
然而不幸的是,Anea共和国最终因为正在进行的Estovakia内战,“ANEA共和国”项目被无限期冻结,所有三个ANEA国家都恢复了各自的身份, LUF击败岛屿联盟和独立关税联盟并控制了一半的Estovakia国土。但由于前线突然扩大导致他们的攻势停滞不前,而东方派系则得益于Gustav·Dvornik和北方高地派系领袖Isaac·Arensk之间的友谊,北部高地派系加入了东方派系,留下了LUF和东方派系作为内战中剩余的两个交战方。
同时,Dvornik指挥下的东方派系部队中有多名自贝尔卡战争后流亡到东部派系里的贝尔卡技术人才和军人,尤其是曾是无国境世界组织创始人Anton·Kupchenko副手之一的Lorenz·Riedel [11] 。他自2007年起就在Estovakia内战中为东方派系作战,并向他们提供了研制XB-0 Hresvelgr巨型空中巡航管制机时所储备的机密技术研究数据。而东方派系正是以此为基础接管了原Estovakia政府在1990年废弃的的离岸石油开采设施并在那里建造了一座大型综合设施以容纳未来的P-1112 Aigaion和配套的空中舰队。
而Emmeria,直到2010年才停止向LUF提供援助物资。

大国纠争:环太平洋战争

十五年前,曾经有一场战争,呃,实际上战争在这个大陆上爆发了很多次,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尝试从北方的山谷入侵南方,但好运从没站在他们那边,而他们的胜利也没能一直持续下去,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时代已经变了,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失去领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国家衰败,他们把自己的工业实力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并用它与世界进行了一场最后的决斗,那是十五年前,他们拼尽一切而战,然而他们未能挽回注定失败的局面,之后Belka人作出不敢想象的决定,在自己的国土上引爆了核弹见证了这场灾难的战胜国们纷纷宣布开始军备裁减,和平又一次降临了,也多亏了他们,看来这个和平的局面会一直持续下去。 ——Albert Genette
2010年的某个时候,一架涂有Yuktobania空军军徽的X-02A [12] 对沙岛空军基地(Sand Island Air Force Base) [13] 进行抵近侦察后被击落,飞行员弹射逃生,而该X-02A之后也被打捞交由沙岛空军基地的第703维修中队进行拆解研究。
2010年9月,在灰人的操纵和煽动下,Yuktobania空军对大洋彼岸的Osea的侦察活动突然大量增加。
9月23日,驻扎在沙岛空军基地的Osea联邦国防空军第5联队第108“Wardog”中队在沙岛附近以西的兰德角(Cape Landers)空域进行训练时与几架从Yuktobania方向起飞的不明身份敌机交战,大多数菜鸟和两名飞行教官在交战中被击杀,只有飞行编队队长Jack Bartlett上尉,自由记者Albert Genette [14] 及Kei Nagase少尉 [15] 幸存返回基地。
沙岛基地以安全理由悄悄没收了Genette的照相机 [16] 和照相机中可能捕捉到了这场冲突的图像(开战之后Genette被基地副指挥官Allen·C·Hamilton少校用个人关系与Osea国防部达成了一项保密协议加入了战争新闻队 ),而国防部则将该事件列为机密并表现出一切正常的样子。
次日的9月24日一架Yuktobania空军的SR71强行闯入兰德角空域后被Osea国防岸防军的自动防空系统网络击伤后试图撤退但被Wardog中队拦截迫使降落, 但一个不明身份的战机中队突然进入兰德角空域与Wardog中队交战,Wardog中队在Jack Bartlett上尉带领下全部幸存,但Bartlett上尉被基地司令Orson Perrault上校召去进行汇报和斥责。
三天后的9月27日,一艘Yuktobania间谍船出现在沙岛附近海域并部署了多架无人侦察机对沙岛基地进行侦察。 Wardog中队起飞击落了所有无人机和一个赶到支援间谍船的不明身份的战机中队,但Wardog 1在交战期间被击落,当搜救直升机到达时,Bartlett上尉已无处可寻并被宣布在行动中失踪。

全面战争

Yuktobania已经对我们宣战了,并在宣战的同时发动攻击,现在我们在圣休利特港内的海军港口正在遭受轰炸。 ——沙岛基地副指挥官Allen·C·Hamilton少校
当Wardog中队的飞行员返回基地时Yuktobania已经正式向Osea宣战并轰炸Osea在圣休利特港(St. Hewlett Port)内的海军港口试图击沉停靠在港内的Osea国防海军第三舰队及旗舰OFS Kestrel,Wardog 4 Blaze被临时指定成为Wardog 1指挥Wardog中队协助Kestrel和她的舰载机联队安然无恙地逃出圣休利特港进入开放水域,9月27日当晚晚些时候,Yuktobania空军对Osea最西端的沙岛发动了突然袭击,Wardog中队再次升空保卫基地。
在袭击期间,从Osea本土赶去接替Wardog中队队长职位的Ford中校试图在混战中降落在沙岛基地时被击杀, 让Wardog 1 Blaze被正式指定成为Wardog中队的队长,Blaze带领Nagase少尉、 Alvin·H·Davenport上尉与中途加入战斗的菜鸟飞行员Hans Grimm空军一等兵一起击退了Yuktobania空军的空袭使沙岛基地免受任何不可挽回的伤害。
9月30日, Osea迅速开始集结部队准备战略反击,位于Osea西海岸的三艘航空母舰 - OFS Kestrel,Vulture和Buzzard试图通过Osea北部的伊格林海峡(Eaglin Straits)后在东海岸集结休整时被Yuktobania海军Scinfaxi级核动力潜水航母派出的舰载机联队袭击,但被Wardog中队和三艘航母的舰载机联队联手击退了他们的攻击。然后Scinfaxi发射多枚Burst导弹轰炸Eaglin海峡内的Osea军舰。
OFS Buzzard、OFS Vulture 及大部分Osea军舰和战机被击沉或击落,OFS Kestrel由于航行进度缓慢幸运躲过一劫,但她的舰载机联队遭到严重伤亡,而Wardog中队也全体存活但被迫撤退到北Osea州海尔拉克空军基地(Heierlark Air Force Base) [17] 进行休整,作为对Scinfaxi远程打击力量构成的战略威胁的回应,Harling总统不得已只能授权决定将在08年G7峰会中为符合第二次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要求而拆除的A-SAT底部激光系统模块装回上Arkbird作为对抗Scinfaxi的手段。
10月3日,带着一批菜鸟飞行员离开Heierlark返回沙岛途中经停麦奈利空军基地(McNealy Air Force Base)的Wardog中队与Basset航太中心防御部队联手击退了Yuktobania空降部队的袭击,让Basset航太中心的质量驱动器顺利发射载着A-SAT激光模块的SSTO飞船 [18] 送往Arkbird
第二天,Arkbird的激光模块安装完毕并投入使用-正好赶上Yuktobania的两栖登陆部队第二次攻击沙岛基地。Wardog中队击沉了登陆舰队保卫了基地,Scinfaxi开始发射Burst导弹但大多被Arkbird使用其激光模块拦截,但Arkbird无法同时拦截多枚导弹,其中一枚Burst导弹击落了所有菜鸟。 Arkbird向Scinfaxi发射激光迫使Scinfaxi上浮以让Wardog设法削弱防御后被Arkbird轨道激光攻击击沉。[19]
在Yuktobania企图占领沙岛未果几周后的10月22日,Harling总统搭乘一架呼号为Mother goose 1的运输机试图前往中立国北角(North Point)与Yuktobania总理Seryozha·Viktrovich·Nikanor举行和平谈判时运输机被友军的SAM防御系统击中误伤后与在阿克森山(Akerson Hill)巡逻的Wardog中队相遇,Yuktobania战机出现试图击落运输机但都被Wardog击落。
Mother Goose 1在飞行员被机上伪装的间谍击杀后,Harling总统和他的秘书被迫驾驶Mother Goose 1执行紧急着陆。为了防止战争过早结束,灰人派出了假装成Osea国防空军第8492假想敌中队的前Belka空军Grabacr中队接替了Wardog中队的任务,暗中绑架了总统(并据称杀死了机上其他乘客),这成为了Harling总统两个月来最后一次露面。
副总统Appelrorth为首的鹰派接管了Osea政府和军队的指挥权,而Yuktobania军队中的鹰派军官对与Harling总统为多年好友的Yuktobania总理Seryozha·Viktrovich·Nikanor发动秘密政变并将他秘密关押。
不久之后,Arkbird因一名灰人间谍隐藏在SSTO补给船从地球运来的补给货物中的爆炸物被引爆而受损使得无法参与行动而退出作战任务, 一名代号为Adler的灰人特工与贝尔卡特工联手渗透上这艘飞船并在驻船工程师John·Harvard不为所知的情况下进行秘密修理改装Arkbird。

仇恨的开端

我们将继续前进,直到在Yuktobania首都沦陷之前,我们不会放下手上的武器。 ——部署在Yuktobania本土的Osea部队最高指挥官Howell将军
10月31日,Osea军队在Yuktobania本土巴斯托克半岛(Bastok Peninsula)发动两栖登陆作战,第一次将战斗带到Yuktobania本土,两天后Yuktobania部队试图通过运输机从该地区运出物资时Wardog中队介入并击落了在德累斯顿(Dresdene)[20]上空撤退的运输机。与此同时凭借着Yuktobania的电子干扰躲过了双方雷达探测的8492中队趁机攻击了德累斯顿工程学院并将其罪行陷害给当时在同一作战空域执行任务的Wardog中队上。所有Wardog中队的飞行员都被指责要为袭击事件负责并被送往欧雷德(Oured)接受讯问。
Yuktobania特种部队为了报复德累斯顿袭击事件,在11月4日同时对Osea平民进行两次恐怖袭击。 Wardog中队和首都防区防空中队一起阻止了Yuktobania特种部队对阿皮顿国际机场(Apito International Air Port)的空袭和装甲突击及大学城巴纳市(Bana City)的化学武器攻击,巴纳市警察局[21]逮捕了在巴纳市释放毒气的所有Yuktobania特种部队成员,而在阿皮顿国际机场的残余Yuktobania袭击部队在短暂占领了机场航站楼一日后也被Osea军警部队联手歼灭。
在报复性袭击发生几天后,Osea军方在Yuktobania境内摧毁了多加(Duga)地区的地下弹药储存设施和位于达玛湖(Lake Dama)北部的秘密ADF-01 FALKEN制造厂,Yuktobania即将完成的FALKEN被推回武器开发阶段。
然而当Osea军队开始进攻时,Yuktobania海军部署了Scinfaxi的姐妹舰Hrimfaxi[21]从拉兹格雷斯海峡(Razgriz Straits)向Osea地面部队发射Burst导弹阻止他们前进。Wardog中队从Emmeria出发向北飞去摧毁了正在补给的Hrimfaxi潜艇让他们获得了“Razgriz的恶魔”[22]的绰号,并使他们成为Osea军队士气的基石。
到2010年11月底,Osea部队攻进吉拉奇沙漠(Jilachi Desert),缓慢地向Yuktobania首都希尼格勒(Cinigrad)靠近,11月29日,Wardog中队被要求召回Osea本土为副总统Appelrorth在十一月城(November City)[23]的和平仪式上进行一次飞行表演并巡逻该地区,在活动中副总统Appelrorth发表了一次非常支持战争的讲话,但人群对副总统的讲话作出了一致的不满回应。
突然Yuktobania战机出现并企图攻击体育场,8492中队阻止了增援部队支援Wardog中队导致Davenport上尉在战斗中被击落并丧生。其余的Wardog中队飞行员在直到增援部队到达前击退了进攻。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Osea第三次尝试用Wardog中队支援地面部队试图攻占希尼格勒路上最后防线的Cruik要塞,地面部队突破了要塞取得了成功开始动员准备进攻希尼格勒,然而在Wardog中队试图进行空中加油返航时,Wardog中队被揭示了Grabacr中队其真面目的8492中队伏击,但成功从伏击中逃离并返回沙岛报告该事件。
但由于曾是8492中队成员的沙岛基地副指挥官Allen·C·Hamilton少校说服了Perrault上校和整个基地人员都相信Wardog中队是Yuktobania间谍,Wardog和Genette在化名为Peter·N·Beagled的前Belka王牌Wolfgang·Buchner[24]帮助下抢到了4架教练机逃离了这个岛屿,但之后他们均被OFS Kestrel下属舰载航空联队联队长Marcus Snow上尉在谷神海上空击落,根据Osea国防空军的官方记录,在这次交战期间所有被怀疑是间谍的飞行员们均被击杀。

Razgriz传说的开始

被遮蔽其光茫的力量不仅是恶魔的工具,有时,也是神的工具。 ——前Belka王牌Wolfgang Buchner
虽然Osea军队失去了作为士气支柱的Wardog中队,但他们继续试图夺取希尼格勒,不幸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地面部队无法在没有Wardog中队的协助下攻占首都只能退回到防御阵地,尽管Yuktobania军队反攻成功收复了一些土地,但在自从Cruik要塞被Osea军队占领后双方都没有取得任何显著的胜利,战争陷入了僵局。
同时,Wardog中队的成员并没有在交战中死亡,相反他们凭借着和Snow上尉一同演出的“帽子戏法”骗过了8492中队后,Sea Goblin营救了Wardog中队的飞行员们并将他们带上了因为舰载机几乎损失于尽而进入Osea西北海岸的基维岛(Kirwin Island)设施成为预备舰队的OFS Kestrel,在舰长Nicholas·A·Andersen上校[25]和Wolfgang·Buchner的指挥下OFS Kestrel和她的舰队脱离国防部指挥独立开始秘密行动,在第二天出发前往救出被灰人秘密关押在南Belka边境瓦尔德雷希山脉(Waldreich Mountains)的Stier城堡的Harling总统。
当我们得知总统回归的消息跑到舰桥上时,他正与Pops和Andersen上校谈笑风生,很显然他整天都被关在这座古老的城堡里看着窗外作为南北Bleka两国分界线的七个原爆点,到最后,Osea没能成功占领Yuktobania首都,战争陷入了僵局,对于Belka这个勇于向世界挑战却被Yuktobania和Osea联手打败的国家来说没有比这更甜美的复仇了,他们让两个国家产生了仇恨,并且希望战争能让两个国家精疲力尽,双方的政府和军队都被他们玩弄于掌间。 ——Albert Genette
在成功地将他从灰人部队解救出来后,总统组建了Razgriz中队作为他的私人秘密中队阻止灰人的阴谋,他们的成员是Marcus Snow以及那些来自Wardog中队的飞行员们(Razgriz 1 Blaze作为其领队,Kei Nagase为Razgriz 2,Snow为Razgriz 3,Hans Grimm为Razgriz 4)。
一条列出了Schirm山的坐标,一个日期时间和Harling总统在他过去两次选举中获得票数表明该信息是给他的加密信息被传送到Kestrel舰队的情报搜集舰OFS Andromeda,12月11日,Razgriz 1 Blaze独自到Schirm山区执行侦察任务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发现8492中队的成员和灰人正在从矿井里的储存设施挖掘出自Belka战争后封存的V1战术核武器,次日Harling总统决定封锁矿井入口不允许更多的核武器被运走,总统命令Razgriz中队攻击矿井入口上方的岩床使其导致矿井塌方,封锁入口并将剩下的核武器与挖掘人员埋在地下矿井里。但至少有两件核武器已经从矿井中取出运走。
12月16日,Razgriz中队按照另一条被传送到Kestrel舰队的加密信息中的指示进入Yuktobania的帕瓦文尼河谷(Payavlenie Ravine)地区时,他们与一个试图拆除其中一枚送往Yuktobania的V1战术核武器的抵抗组织取得了联系。他们请求Razgriz中队从Yuktobania军队的突击中保护抵抗组织,之后Razgriz与相当于Yuktobania空军版本的8492中队的前Belka联邦空军第6航空师第5“Ofnir”中队交战。Razgriz中队击落了他们,后来据抵抗组织成员透露是过去几个月里秘密加入抵抗组织的Jack·Bartlett上尉一直在向Kestrel舰队的OFS Andromeda发送信息。
今日将会是光荣的一日,Arkbird将成为全新开始的献祭品,我们的胜利将会是无法被忽视的完全胜利! ——灰人间谍Adler
OFS Andromeda拦截了一条贝尔卡语的加密信息指出被秘密修理改装完毕并在贝尔卡特工控制下的Arkbird载有最后一枚V1战术核武器并准备对港口城市奥恰布尔斯克(Okchabursk) [26] 进行核攻击并陷害Osea以挑起全面核战争。
12月19日,Osea驻船工程师John·Harvard在意识到Arkbird上发生了什么之后破坏了Arkbird的控制系统并在其紧急逃生舱中从被劫持的Arkbird上弹射逃脱,让Razgriz中队成功在谷神海上空击落 Arkbird。
与此同时,Harling总统一直在试图把他的声音广播给Osea人民让他们看到真相,然而副总统Appelrouth屏蔽了广播并称为“敌人宣传”。总统只能和Sea Goblin潜入欧雷德击败了掌握全国权力的包括副总统Appelrouth在内的Osea鹰派,恢复了Harling的行政权力。
第二天,Razgriz中队被派去帮助Bartlett和Yuktobania陆军情报少校Nastasya Vasilievna Obertas与Yuktobania抵抗组织一起将Yuktobania总理Seryozha·Viktrovich·Nikanor从他被关押的拘留营中解救出来。Razgriz中队支援Bartlett、Nastasya和Nikanor逃上OFS Kestrel。随后赶到的8492中队揭露了自己是Grabacr中队的真面目并试图进行干预,但是Razgriz中队将所有Grabacr中队击落。之后Nastasya少校透露本应被“废弃”的SOLG 已经接受了最近的改装,并向Kestrel舰队的人员提供了一张包含灰人最终计划的加密光盘。
“唯一存在在Yuktobania和Osea之间的东西就是仇恨“ ——Yuktobania舰队指挥官于2010年12月29日在Ceres洋与Kestrel舰队战斗中的无线电通讯。
12月29日,Kestrel舰队与一支庞大的Yuktobania舰队遭遇,Nikanor总理试图广播他呼吁和平的演讲但Yuktobania舰队指挥官声称Nikanor已经投敌并命令他的船只向Kestrel战斗群开火,Kestrel出动Razgriz中队保护Kestrel和三艘决定保护总理而叛逃到Kestrel舰队的Yuktobania战舰,随后一支Osea舰队进入作战海域并将Kestrel舰队以与叛逃的Yuktobania战舰结盟的状况视为叛徒,但Razgriz中队成功击沉了包括Kestrel的姐妹舰OFS Barbet在内的所有对Kestrel舰队表现出敌对行为的舰船。
第二天,Nastasya少校提供的加密光盘被解密的内容显示灰人计划使用装载在现在已经启动的战略轨道直线炮(Strategic Orbital Linear Gun,或SOLG)上的V2来消灭Osea或Yuktobania的主要城市并显示了Gründer工业的现任首席执行官也是“灰人”的一员,在Razgriz中队进行前往苏丹拓(Sudentor) [27] 的任务简报时中即将出发去摧毁Gründer在Waldreich山下的一条隧道内建造的SOLG控制设施时,航行到离 Osea 西海岸的Hollister有几百海里的OFS Kestrel被一艘Yuktobania潜艇发射的两枚潜射反舰导弹击中右舷并开始倾斜沉没,Andersen舰长向弹射组员命令把Razgriz中队紧急弹射升空后命令全员弃舰。
我输了一次又一次,但现在,我终于赢了 ——Osea国防海军第3舰队旗舰 OFS Kestrel 航空母舰舰长Nicholas·A·Andersen,于2010年12月30日下午在登上 OFS Kestrel 的逃生艇并目睹 Kestrel 的沉没后。

战争结束

我是Osea联邦Harling总统,所有战场上的Osea和Yuktobania的军官和士兵请注意,让我们放下武器走出战壕,Osea首都Oured已经从那些趁我不在时篡夺了国家的控制权的人手中摆脱了,正是这些人剥夺了我的自由以及我做正确之事的权利,而现在我又一次站在金色的阳光之下,而且我荣幸地和Yuktobania总理Nikanor站在一起,我们已经化解了我们两国之间极其可怕且不幸的误会,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了。 我是Nikanor总理,Yuktobania共和国联盟的首脑,所有战场上的Osea和Yuktobania指挥官和士兵请注意,请看我此刻正和Harling总统肩并肩手握手站在一起,Harling总统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战争已经结束,但现在还有最后一场战斗要打。 我们了解到让我们产生分歧和敌意的人现在正在准备一个能将我们任何一方一半以上的城市摧毁的武器,现在我们的同志在我讲话的同时正飞往那里,坚决要将这个计划摧毁。我们之间哪个国家会被笼罩在被摧毁的阴影之中,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那一切都不重要,无论是哪个国家遭到攻击,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 所以我现在要求你们,军队里的所有人,如果你能想象一下这个结果的话,请利用你们手中所有资源来帮助我们勇敢的飞行员们,现在他们正向东边飞去去攻击敌人。 至于那些还胆敢躲藏在他们那些憎恨武器后的人们,和平与和谐的光芒必会将你们显形。 ——Harling总统和Nikanor总理在Oured总统官邸Bright Hill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
正在前进的Osea和Yuktobania联合部队聚集在工业区。看来这个地区又一次地陷入战火 ——报道苏丹拓战况的Osea记者
我会得到这些Belka核弹用来威慑参战双方以终结这场愚蠢的战争!别挡我路! ——沙岛基地副指挥官Allen·C·Hamilton少校[28]
当Razgriz中队飞往苏丹拓时,Harling总统和Nikanor总理在欧雷德的总统官邸光明顶(Bright Hill) [29] 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正式结束了环太平洋战争并呼吁他们的部队协助Razgriz中队对付真正的敌人。
Razgriz中队在友方Osea和Yuktobania部队的协助下对Gründer工业以及试图从他们那里获得三枚V1战术核武器的Osea和Yuktobania鹰派部队进行攻击,随后Razgriz中队进入Gründer建造的将北Osea(原南Belka)与北Belka连接起来的大型隧道并与Bartlett上尉一起摧毁了隐藏在隧道中的SOLG控制系统装置,Hamilton少校为阻止Razgriz中队而追着他们进入到隧道内的过程中直到撞上一架被Razgriz 1 Blaze击落的敌机在隧道内弹跳起来的残骸而被击杀,然而,SOLG上的一个故障安全系统启动并将坠入点其计划为欧雷德。

Razgriz的王牌们

我们会向两个国家复仇,Belka终究会夺回南边的土地! ——Belka联邦空军第6航空师第5“Ofnir”中队/Yuktobania空军“Ofnir”假想敌中队队长Michael Heimeroth上尉
2010年12月31日清晨,Razgriz中队从欧雷德的高速公路上起飞前往欧雷德湾拦截并摧毁SOLG。负责确保SOLG能够砸向欧雷德湾的Ofnir和Grabacr中队 [30] 试图阻止他们,但两个中队的所有成员都在战斗中丧生。之后Razgriz中队摧毁了SOLG的核心部件,使其V2在欧雷德上空无害地引爆。
当历史迎来巨变时,Razgriz便会现身,首先它会成为一个黑暗的恶魔,作为一个恶魔,它会用自己的力量将死亡倾泻在大地上,随后便会死去。然而,在沉睡了一段时间后,Razgriz回归。这一次,作为一个伟大的英雄。 ——Albert Genette引述童话故事《给公主的蓝鸽》 [31]

和平降临

关于“Razgriz王牌”的真实身份的猜测比比皆是,这个战斗机中队在环太平洋战争(贝尔卡冲突)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些人仍然坚信这个中队实际上就是Osea国防空军第108中队的沙岛分队,即更为我们熟知的沙岛中队。 据说这个被Yuktobania军队称之为“Razgriz的恶魔”的中队其凶猛战斗力摧毁了他们许多前线作战部队的士气。 到目前为止,关于沙岛中队本身的信息很少。 关于他们的最后一份记录是2010年12月7日一份声称沙岛中队的所有飞机都在谷神海上空被击落的报告,在那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记录。 然而,沙岛中队与“Razgriz的恶魔”有无数相似之处。 无论真相是什么样,这个被誉为王牌,也被誉为恶魔,甚至一度被誉为亡灵的神秘中队的记忆仍然环绕在我们身边。 第48任Osea总统Vincent Harling去年在2013年Osea联邦委员会会议上宣布政府将在2020年向公众公布所有与贝尔卡冲突有关的各部门档案记录。 在宣布这一消息后的讲话中,Harling总统宣布了以下声明: “我们必须让时间揭示这场冲突背后的真相。与此同时,世界已经开始走向全新的道路。” “只要黑暗中那闪耀的烈焰永不熄灭,这条道路就会延续下去。” ——节选自OBN 2014年7月特刊《王牌,恶魔与亡灵:贝尔卡冲突中的神秘英雄》
环太平洋战争正式结束后,在2011年连任的Nikanor总理和Harling总统续签自2008年G7峰会签署的第二次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后的第三次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 3)和宣布在2012年Osea和Yuktobania两国共同开始新一轮裁军和全面战后核武器削减计划以全面减少两国部署在役的核武器和战略武器数量,Harling总统在2013年Osea联邦委员会会议上宣布Osea联邦政府将在2020年向公众公布所有与环太平洋战争(贝尔卡冲突)有关的各部门档案记录。
Yuktobania政府将未能在环太平洋战争期间完工的Alicorn级潜水航空巡洋舰Alicorn号-将这艘Scinfaxi级核动力潜水航母的继任者作为符合第三次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要求和“裁军的象征”出售给总部位于爱德华港的众源集团(General Resources Ltd) [32] 拆解,但后来发现Erusea皇家海军暗中通过众源集团的子公司众源贸易(GR Trading)购买了Alicorn号。
Gründer工业凭借在灰人时期所积累的强大政治和金融实力从环太平洋战争结束后的清算中幸存了下来并与Erusea王国合作使用无人机技术重建Erusea皇家空军。
次世代战斗攻击机的主流设计概念,是让AI完全自主操控,各国都已经开始进行试验机的开发,军火商也在彼此激烈竞争,除了高机动性能及反匿踪性能外,更需要在没有网络连接的情况下依然能有独自单独行动的自主性,能够自主进行思考、判断并生存的钢铁块。如果AI能达到这种境界,那战场恐怕就没有人类可以介入的空间了,而主导开发这些技术的既非空军士官也不是航空技师,而是年轻的电脑工程师。 ——Aces At War 2019官方设定集
USEA大陆上,Erusea临时自治政府选择恢复20世纪90年代之前的君主制,艾尔西亚王国 (Kingdom Of Erusea) 重新建立,政府根据血缘关系找到了上一任国王的孙子:已经成为了平民的D'Elise家族的一对生意人兄弟成为了新一任Erusea国王,但几年后Erusea国王一家不幸在车祸中死亡,在法班提经营裁缝店的国王表兄弟:Rosa Cossette D'Elise的父亲成为新一任Erusea国王,Rosa也因此成为了公主拥有了王位第二顺位权。 [33]
艾尔西亚王国快要战败的时候,发生革命变成了艾尔西亚共和国。然后艾尔西亚共和国又开始打仗、战败,又再次变回了艾尔西亚王国,「王国」和「共和国」,哪个才是不打仗的国家呢?我搞不太懂。 ——Aces At War 2019官方设定集短篇小说《玫瑰》

注释

[1]∶ANEA共和国的概念与尤利西斯灾难中的USEA大陆类似,为了保护Anea国家不受Osea和Yuktobania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所作的努力。
[2]∶Lina Dietrich是贝尔卡战争后结局较好的女性王牌之一。
[3]∶Basset航太中心的布局和设计源于现实中的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
[4]∶自由Erusea之后也在2014年的第二次自由Erusea起义和2019年灯塔战争出现。
[5]∶Osea广播公司(Ose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OBC)的名称源于现实中的英国广播公司(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BBC)
[6]∶FCU的X-02A Wyvern来源源于从白谷湾工厂获得的生产型设计蓝图。
[7]∶ Gründer工业为Yuktobania空军交付了至少一架X-02A样机和ADF-01 Falken的正式生产型设计蓝图也为Osea国防空军制造ADF-01 Falken作为平衡双方实力的手段可以看出Gründer工业也打着自己的算盘。
[8]∶Strangerreal世界中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直到贝尔卡联邦武装部队在自己国土上引爆了7枚V1战术核弹为代价而血腥收场的13年后才正式签署,而第二次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也没有得到彻底履行
[9]∶在2008年G7峰会中将每个国家的领导人带到了外太空的Harling总统和后来倡导合作建设国际太空电梯在另一种意义上实现了无国境世界的理想:消除国家和民族之间的边界。
[10]∶ Project Ace并没明确Strangerreal世界中的国际空间站在环太平洋战争正式结束后是否建立
[11]∶Lorenz·Riedel是皇牌空战系列中少数在系列正传游戏中重复出现的角色之一。
[12]∶有趣的是Project Ace在《皇牌空战5:未颂战争》中并没有对那架对沙岛空军基地进行抵近侦察后被击落的X-02A进行解释,仅用了一个Albert Genette和Wolfgang Buchner在Sand Island空军基地机库前查看机库里的X-02残骸的过场CG提及其存在。
[13]∶沙岛空军基地的名称和设计源于现实中的位于中途岛的同名空军基地
[14]∶自由记者Albert Genette也是皇牌空战系列中少数在系列正传游戏中重复出现的角色之一。
[15]∶Kei Nagase是皇牌空战系列中少数在系列正传游戏中重复出现的角色之一,也是皇牌空战系列中标志性的女性角色,之后在系列游戏中出现了多个和Nagase一样的女性角色。

[16]∶在《皇牌空战5:未颂战争》的故事中Albert Genette使用了各种摄影设备,包括一台使用一种使用者通过将自己与地平线对齐来捕捉图像方式生成完美的水平图像的特殊镜头的 “Horizon Sync”相机。
[17]∶北Osea州的海尔拉克空军基地在《皇牌空战5:未颂战争》和《皇牌空战0:贝尔卡战争》中作为即时过场和补给机场场景出现。
[18]∶ SSTO飞船即(Single-Stage To-Orbit )单级入轨载具
[19]∶Arkbird用它的轨道激光攻击Scinfaxi成为了皇牌空战系列中唯一一个帮助玩家的超级武器
[20]∶德累斯顿与现实中的德国萨克森州首府和第一大城市同名。
[21]∶巴纳市警察局(Bana City Police Department)是皇牌空战系列中少数明确提及出现的地方执法部门如格雷斯梅里亚警察局(Gracemeria Police Department )
[22]∶Razgriz的传说在Strangerreal世界中以由Ellinor Graun撰写及Arno Bester作画的童话故事《给公主的蓝鸽》而广为人知, 根据该童话故事文本,Razgriz是黑暗与光明、“恶魔”与“英雄”之间的一种矛盾的二元性结合体,导致了对其相互冲突的象征意义的几种解释。
Razgriz也是在皇牌空战系列中唯一一个被明确提及的神话生物
皇牌空战5以每个任务之间的加载画面中出现以节选形式出现的一首诗提供了一个Razgriz传说意味深长的复述。自那以后这首诗在皇牌空战系列粉丝和非粉丝中都很受欢迎。虽然作出这首诗的Project Ace成员的确切身份尚不清楚。
在永恒的时间波涛中。 从变化的涟漪中,风暴将会升起。 恶魔的眼睛从深渊中窥视。 看那Razgriz,它的乌黑翅膀
恶魔在黑暗的天空中翱翔 恐惧和死亡在它的影子下留下痕迹。 直到人们联合起来挥舞一把神圣的剑 最后,野兽被杀死了。 当恶魔沉睡时,人类就会互相攻击。 他自己的鲜血和疯狂很快就覆盖了整个大地。 从绝望的深渊唤醒了Razgriz 它的乌黑翅膀在雄伟的光芒中闪耀着光芒
这首诗分为三节。这首诗的三节分为二十多个小段以节选方式在皇牌空战5每个任务之间的加载画面中出现
  • 在任务1–8的第一节节选小段指的是Wardog中队一开始就暴露自己是一个强大的恶魔。
  • 在任务9–19的第二节节选小段指的是8492中队密谋杀害Wardog中队的成员。
  • 第三节,也是最后一节在任务20–27+节选小段指的是当Wardog中队作为Razgriz中队执行秘密行动,并以英雄身份回归时。
  • 与诗的其余部分不同的是,关于“神圣的剑”的讲法相对来说是模棱两可的。很可能是指Marcus Snow上尉在谷神海上空击落了被怀疑是间谍的被称为“Razgriz恶魔“的Wardog中队,因为Snow上尉他的呼号是剑客(Swordsman)
[23]∶十一月城(November City) 从整体结构上的布局和设计可以被认为是受多伦多,洛杉矶和拉斯维加斯启发的混合体。
[24]∶前Belka王牌Wolfgang·Buchner的化名Peter N. Beagle源于现实中的编剧和小说家Peter S. Beagle,他也是在《皇牌空战0:贝尔卡战争》中作为少数不会主动攻击玩家的敌方飞行员之一 。
[25]∶Nicholas·A·Andersen上校直到在片渊须直为皇牌空战Aces At War 2019官方设定集创作的三篇短篇小说之一的《碧绿山丘》中才再次出场,在《碧绿山丘》中以海军上将军衔退休的Andersen上校在后来加入了一家海上打捞公司的Marcus Snow帮助下见到了沉没在海底的OFS Kestrel不久之后离世
[26]∶Okchabursk只是俄文Октябрьск(十月)的错误拼写,与Osea的十一月城(November City) 形成了鲜明对比。
[27]∶苏丹拓(Sudentor) 在德语中意为“南门”。
[28]∶Allen·C·Hamilton在苏丹拓之战的台词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表明他的思想与无国境世界的理想和实现手段相似:旨在通过核威慑来消除国家和民族之间的边界以实现世界和平。
[29]∶光明顶(Bright Hill)没有官方中文译名,光明顶只是作者本人的恶搞译名,不要当真。
[30]∶Ofnir和Grabacr中队的名字来源于北欧神话中的Ófnir和GráBakr,一种啃食世界之树伊格德拉修(Yggdrasil)的树根的蛇形生物,“Ofnir”在冰岛语中意为“梭织物”。
[31]∶童话故事《给公主的蓝鸽》由Ellinor Graun撰写及Arno Bester作画的童话故事,在《皇牌空战5:未颂战争》的故事中,《给公主的蓝鸽》作为Kei Nagase最喜欢的童话故事及Wardog中队变成Razgriz中队的剧情暗示。
[32]∶ 在《皇牌空战3:电子空间》中出现的众源集团(General Resources Ltd)直到Project Ace在皇牌空战7官方日文网站上的FRONTLINE 2012年4月刊才再次出现作为现有设定时间线与 《皇牌空战3:电子空间》 的连接。
[33]∶按照《皇牌空战7:未知空域》的结局,拥有王位第二顺位权的Rosa Cossette D'Elise接照王位继承权她应继位成为新一任Erusea女王。

引用资料来源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Wolfgang_Buchner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Razgriz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A_Blue_Dove_for_the_Princess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Kei_Nagase_(AC5)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Grabacr_Squadron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Ofnir_Squadron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November_City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Basset_Space_Center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Circum-Pacific_War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Untitled_Photo_Selection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Albert_Genette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Vincent_Harling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Aces,_Demons,_and_Ghosts:_Mysterious_Heroes_of_the_Belkan_Conflict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Unneeded_Submarine_To_Be_Scrapped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Estovakian_Civil_War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Razgriz_Squadron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Gr%C3%BCnder_Industries
https://acecombat.fandom.com/wiki/Rosa_Cossette_D%27Elise
I
老J已死勿念
老J已死勿念

116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689 人关注